<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43936章(1 / 3)

            那姑娘擺出一副威儀的架子,可無奈她自己對于這什么什么軍紀軍法是一竅不通,想了半天,卻憋不出一個字來,懊惱地搖了搖頭,伸出蔥管般的手,也不顧整條藕臂全都露在外面,“我說你有罪就是有罪,還不跪下,聽候發落!”

            劉家少爺正疑惑北域到底有幾個葉家,他只把葉枯往高處想,可礙于自身家世眼界有限,一時倒也想不到北王府那邊去,卻也不敢掉以輕心,心道自己來虹仙樓是來喝花酒找樂子,可不是來樹仇家的,只笑道:“原來是葉兄。要早知道這丫頭是你要的人,我說什么也不會不會這么做,這樣,葉兄今天在這里花的銀子,全算在我身上,權當賠禮,兄弟你意下如何”

            這綠綺畢竟已是出落得亭亭有致,而那小丫頭卻還要養上好幾年,她本來是想拿那名叫小楠的小丫頭開刀,給劉家少爺一個臺階下,卻沒想到葉枯對那小丫頭如此重視,竟是直接抱在了懷里,心知這條路是行不通了,這才馬上又調轉了槍頭。

            只可惜綠綺雖然自幼在青樓中長大,淺嘗了世態炎涼,也順理成章地愛上了銀錢,但真要用在自己身上時卻又差了火候,不明白老鴇子的“良苦用心”,眼中閃過一絲恨意,但她既不敢恨這老鴇子,也不敢恨何這劉家少爺與葉枯,只好是把這恨意落在了劉家少爺身旁的胭胭和葉枯懷里的小楠身上。

            葉枯只微微點了點頭,心中將方才那幾人的神情動作細細回味了一番,所謂紅塵煉道心,大多修士都是先修真氣,待真氣積累到了一定程度才著手提升心境,這種方法本是無可無不可,只是修為高了,紅塵中的許多事情自然就見不到,悟不透了而已。

            “公子真是會說笑,什么商量不商量,有什么事您盡管吩咐就是?!蹦抢哮d子心里正為解決了一件事而長舒了一口氣,暗道自己做了這么多年老媽媽的眼光果然是不差,沒見劉家少爺都對這位葉公子禮讓三分么,今天非得把這位小爺伺候好了不可。

            那老鴇子臉色刷的一變,“這,這,這”一連“這”了三聲,卻還是蹦不出個字來,璃渃也就罷了,逃就逃了,這下不知用什么法子迷了個財主回來幫她贖身,這財主的權勢還在那位劉公子之上,比當初害得璃渃家破人亡的那位自是要厲害許多,就算葉枯不來贖人,她也不敢再追究什么了。

            可蘇清清卻不一樣,葉枯把她贖走,就好比挖斷了她家已經長成可還沒有結出果子來的搖錢樹,要是換了個人來這么說,她非得讓人打斷他的腿再扔出去不可,只是民不與官斗,葉枯能讓劉家少爺服軟,那自是萬萬得罪不得的人物。

            葉枯見她面有難色,知她定是不愿意,呵呵笑道:“怎么了只是找你要三個人而已,我還沒碰呢,你這清清姑娘就暈了過去,我這肚子的火可還沒熄。俗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可要是青山都沒了,那留再好的柴在山上又有什么用”

            這個其貌不揚,一臉不正經的老頭,就是實打實我的爺爺,我父親說他失蹤那會,我才剛生下來沒多久,所以我腦海里壓根沒有他的具體印象,今天一見,簡直毀滅了我的幻想;我一度懷疑,我偉岸的父親,難不成是撿回來的……

            老頭似乎也知道我想什么,抬起手來想敲我的腦袋,結果被我一瞪,他悻悻的收回手,道:“乖孫,是爺爺對不住你,你大人有大量,別跟爺爺過不去,你外公那是個木頭腦子,我不一樣,我就這么一個乖孫,還指望你給我老陳家傳宗接代呢?!?br>
            老頭罵人的本事真是一絕,三言兩語氣得白眉老者臉色鐵青,可偏偏對方又打不過他,白眉老者被老頭一腳踹飛到臺下,驚得一眾青家年輕人面面相覷,誰都不敢相信,這個平素在廚房幫工的老人,居然把他們青家的老高手揍得毫無脾氣……

            “只要他們不放出那個玩意,打是打得過,就算是打不過,把他們全部丟進地城里,還是有把握的?!崩项^沖我擠眉弄眼道:“到時候老家伙們就交給我,這些年輕的就給你,我看那個三小姐不錯,體質奇異,乖孫,你要不勉為其難就收了她把,爺爺再傳授你幾招房中秘術,保準讓你知道什么叫做人生巔峰……”

            “那不然呢?你娘是個苦女子,為了生你差點命喪黃泉,你那爹又成天想著天道天道,你又還小,我老陳家不能虧待自家的媳婦,老頭我能做的,也就做點你母親愛吃的,然后把你這些年來在外頭的闖蕩和成長,再告訴給你母親聽……”

            我下意識的回過頭,卻是見到在人群后邊的遠處,一道身穿素衣的女人身影緩緩走來,她步伐極慢,可每一步,她都走得小心翼翼,像是會隨時摔倒一般;她的雙眼堅定望著我,雖然距離還遠,但她的每一個眼神,都是我所魂牽夢縈的思緒……

            我未見過我的母親,但在我的腦海里,始終有著一道模糊的女人身影,她有著常常的秀黑頭發,有著好看的眼睛和鼻子,她比起天底下的女人來都要好看許多,而在今天,當我切確見到這道身影的時候,我知道,她便是我的母親。

            畢竟是血濃于水,畢竟是母子心神相連,即便這么多年沒有見過面,但那種源于骨子里的親切感依舊讓我眼中霧氣彌漫,多少年了,我終于見到了母親;記得小時候,我沒少在村子里闖禍,我不怕他們打我追我,唯獨最怕他們罵我小野種,追打只是讓我身體疼痛,而這一聲小野種,卻能讓我瞬間陷入到絕望和無助……

            大鳳儀是青家人對當任家主長女的稱呼,青家有一條墨守成規的千年規矩,歷代家主的長女,都不得嫁與他人,必須守貞一生,然后再等待雙十成人之后,送入青家的一處地下秘境,至于那秘境里有什么東西,除了青家當任家主和幾個核心老人外,再無其他人知曉……

            本該成為青家真正大鳳儀的母親在十九歲時逃出了青家,一開始青家人倒也沒多看重,以為女子貪玩,等雙十之后再抓回來便是,但沒想到我母親卻認識了父親,結果一發不可收拾,等雙十后青家人再尋找到母親時,她已經和我父親一起,再之后,兩人多次躲開了青家人的追尋,并且有了我……當然,那都是許久前的事情了。

            青驍道:“你爺爺實力雖強,但我自有人能纏住他片刻,而你,身上帶傷氣息不穩,隨便一個青家長輩就可以將你鎮壓,你母親是我的女兒,我自有權力安排她,將她留在青家,這是最好的安排……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留下來,天道將變,眾生滄桑,活著,便是最好的命運?!?br>
            三小姐青嫣喜形于色,她眼中流露出無可隱藏的愛慕,她自知并沒有真正的青家血脈,對她來說,這輩子最大的機會,便是成為青家年輕一輩中的最強者的妻子,而顯然,青家四公子青政無論長相還是實力,都十分滿足她的要求,即便她比他還大了一歲,但仍然擋不住心中的狂熱愛戀……

            反倒是我的母親看了過來,她嘴角笑容苦澀道:“凡兒,六大上古家族都有自己的守護神獸,青家的守護神獸據說是一條青龍,這便是龍墓的由來,青家傳承這么多年,每一任大鳳儀的使命便是終身不嫁,入龍墓,不死不出……”

            在家族內自詡飽覽群書的青家年輕人不在少數,但無一沒人認出來這到底是何物,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們,因為就連見多識廣的青家老者們,此時也是面面相覷,他們倒是在一些古書籍上多多少少見過關于這種存在的介紹,但眼下,沒人敢確定。

            城墻下,上萬條青龍子場面雖然占據了優勢,但他的臉上確看不出有一絲喜悅,從頭到尾,他的眼角余光都在警惕著那條俯身在地縫的太古幽螢,相對于數之不盡的死尸大軍,這頭不知沉睡了多少歲月的上古邪獸,才是青家的最大敵人……

            城墻外,無數的死尸被青龍子給截住,隨即便是一陣撕咬,滿地的尸體碎片隨處可見,宛若一處地獄,不少城墻上平素膽大包天的男人們,被這一幕嚇得臉色慘白,有的人干脆當場干嘔,只是在這腥風血雨中,遠處的地縫里,身軀厚重如小山一般的太陰幽螢慢慢站了起來。

            青龍子下意識的想往后退,但說時慢那時快,天空中一股密密麻麻的尖刺瞬間襲來,一下子將這頭剛才肆無忌憚的青龍子給射成了刺猬,那尖刺是從太古幽螢的頭上發出,勢如閃電,青龍子根本躲閃不見,當場被刺在地面,鮮血淋漓,竟是再無聲息!

            半空中仿佛下起了黑色的雨,它們呼嘯著帶著冷風,將地面上的青龍子當場射殺,少有僥幸逃過尖刺的,轉而被更多的死尸給圍了個水泄不通,接著便是一陣陣絕望的吼叫聲……青龍子一頭頭栽倒在地上,它們終究是活物,在絕對的太古邪獸面前頓時喪失了勇氣。

            我目瞪口呆的看了許久,最后終于得出一個還算過得去的結論:這墻上的符文,特么的肯定是幾千年前就有的,要不然,我不會一個字也識不出來,這符文,可比那什么甲骨文還要深奧得多,一個個就如小蝌蚪尋找媽媽一樣,看得我眼花繚亂。

            我觀察到這些女尸大部分都是散坐在外圍,而真正能靠近到里頭的,卻只有寥寥幾具,在往前一些,氣溫陡然下降,每走一步,我都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都要停止了跳動一般,而在最前面的幾具女尸,似乎都被冰凍住了一般,她們的身體保存完好,血肉飽滿,仿佛坐定睡著了一般。

            其中有兩具離得我稍近一點的,被我不小心觸碰到了身體,我瞬間感到自己的手指傳來了一股凜冽的冷意,下一秒鐘,這兩具冰凍了不知道多少年,上一秒鐘還血肉飽滿的具體,竟是在我的面前如雪花一般碎落了一地,很快便消散在地上再無痕跡。

            我聲音中帶著震驚,這絕對是我生平第一次見到如此威嚴龐大的怪物,它置身于幾堵冰墻中,堅硬的鱗片將那厚達數尺的冰塊磨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縫,忽然間,它打了個響鼻,瞬間一股巨大的氣流從它口中沖出來,一下子將周圍的幾堵冰墻沖得七零八落。

            緊接著,我切確的感受到那幾口龍血竟是被右邊的心臟三兩下便吞噬殆盡,隨即還有些意猶未盡;我頓時身體一震,何曾想到,這幾口龍血就這樣沒了,隨后而來的,便是那幾口龍血被吞噬完轉化成了一股浩蕩磅礴的力量,瞬間充斥了我的身體,幾乎要讓我爆體而亡。

            那是一片血紅的小鱗片,甚至還沒有我的手掌大,我心頭狂喜,一頭便扎了下去,我毫不猶豫張嘴咬住了那塊血色逆鱗,大龍發出一道暴怒的咆哮,但這聲音非但沒有阻止到我,反而還激起了我的渴望,果真是叫得越大聲,我就越興奮。

            我抬頭看向不遠處的城門,在那里,所有的青家男人們都矗立在城頭上,他們身披著刺有青龍圖案的盔甲,手中握著武器,雖然不少人在顫抖,但此刻,青家的男人沒有一個往后退;因為在他們前面,青家的族長身先士卒屹立在眾人面前,有了他做榜樣,青家的男子們眾志成城……

            我肉眼能看到,一具具沒有血肉,只剩下骨架和破爛衣物的死尸匯集成群爬上城墻,然后跳到了青家的男人當中,揮舞著那跟刀劍一般鋒利的骨刃,不時有青家的男人們被死尸擊中,他們胸膛上熱血噴出,花花綠綠的腸子從肚子里被死尸們用骨刃勾出來,鮮血淋漓,死狀慘烈。

            但能當即斃命的都算是幸運兒,因為有不少活人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身上被死尸們纏住,然后一口口被撕咬下血肉,我看到一個年紀和我相仿的男子,他的右手臂被硬生生撕咬成了一截骨頭,可不等他逃出重圍,另外一具死尸已經咬住了的腦袋,尖銳的牙齒將它半個頭都撕咬了下來。

            青驍輕而易舉便擊殺了那些死尸,對他來說無疑是牛刀殺雞,他幾乎都沒有出全力,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了城門外的一團黑影,在那里,一個龐然大物正在靠近城門,它雙眼如血一般鮮紅,身體赫然冒出了數對肉翅,每一次撲閃翅膀,都會有數之不盡的死尸被扇上城頭……

            青驍高高躍起,將自己的氣力盡數傾注在手中的劍上,他越過太古幽螢的肉翅,一劍斬向它的腦袋;我甚至都能看見青驍的劍刃上多了一絲鋒利的光芒,那是諸葛玉樹都無法凝聚出來的劍芒,可真當斬在太古幽螢的身上時,我目光不由得一滯。

            不等眾人回過神來,我爬上城墻跳落下去,龍尸轟然落在城門外,不但一下子震懾住了死尸大軍,就連那頭度過悠悠歲月的太古幽螢,此時也瞪大了眼睛,目光中流露出一絲驚恐,對于它來說,青龍是它的克星,即便是一具尸體,也有著不小的震懾!

            斷裂的劍片在半空中劃過一道藍色的光線,隨即準確無誤的射向太古幽螢,它本能的撲扇肉翅想要格擋掉斷劍,但讓人不敢置信的,那一截不起眼的斷劍在接觸到太古幽螢如千年玄鐵一般的肉翅時,竟如刀切黃瓜一般干凈利落的割斷了它的一只肉翅。

            但死尸大軍終歸不是活物,它們沒有疼痛感,甚至沒有任何思考能力,它們在太古幽螢的威壓下,不知疲憊的沖擊城墻,不一會時間,便有死尸爬上了城頭,在那里,我看到有十幾個青家人發現了缺口,可當他們第一時間補過去時,更多的死尸呼嘯而來,轉眼就功夫便將這十幾號活人撕咬成了碎片……

            太古幽螢似乎對我也格外畏懼,它呼喚周圍的死尸攔住了我的去路,我只看到一大群黑壓壓的死尸呼嘯著向我沖來,接著便是一股濃郁的尸臭味覆蓋了空氣,我隨眼可見到的盡是死尸,它們大都衣衫襤褸,里頭剩下一副慘白骨架,但依然殺氣騰騰。

            不稍幾個呼吸的時間,我已經沖到了太古幽螢的面前,此時在我的身后不遠處,城門已經失守,青家人放棄了城頭,轉而退守到了城內,在那里,他們陷入到混戰中,青政和青嫣滿身是血,他們且戰且退,眼睜睜看著身旁的同伴一個個倒在地上,然后撕咬城碎片……

            青嫣氣得臉色漲紅,但我卻全然不理會這個青家三小姐,我目光忽然落在了角落的一道身影,那個她這會正緊張的雙手捏著衣角,在那么多人面前,她仿佛一個小透明一樣,本就身材不算高挑的她,想要努力踮起腳尖來看我,無奈在她面前的人太多了,她那顆小腦袋探了幾次,卻連我身影都沒看著……

            這個后知后覺的丫頭這才回過神來,連忙紅著臉將我扶下床,我活動了下自己的身體,這才發現身上的傷口都盡數被敷上了藥,我感受著傷口處傳來的絲絲清涼,不用想我都知道,青驍肯定是給我用上了最好的藥,要不然,我也不會這么快醒來。

            不過最后據說有部分死尸沖到了地城的入口,千鈞一發之際,是晉一二和陳老頭挺身而出護住了入口,再后面,青語說是有一個穿得跟流浪漢似的老頭突然出現,他一只手牽著一個小女孩,另外一只手抓著一根樹枝,輕而易舉便將那些死尸給殺了個片甲不留……

            晉一二點頭,道:“化凡師傅可能還不知道,六大上古家族在很多年前,就形成了約定,各自家族的老祖都不得輕易出手,他們都會閉關在祖廟林里,那里有著六大上古家族修建的祖廟,一族一廟,老祖們在那里不管世事,醉心于閉關修煉,要么死去無形,要么超凡入圣……

            我心生失望,大爺的,陳老頭的話不假,這一次能干掉太古幽螢,的的確確是龍血的作用,一想到這里,我又不免得悲嘆,早知道說什么也要把那條龍尸扛回來了,這樣放在斗城里,我隔三差五把龍血當水喝,興許哪天就臨門一腳超凡入圣了。

            如果城墻是盔甲,那么城頭處則是無數個攻擊點的匯集處,我看到每一枚鉤刺下面都有一個小孔,如果有活人站在里頭,只要用一把趁手的劍刃,定然可以讓這堵城墻化為一個絞肉機,更別說在城頭上還有無數的攻擊機關,小至掛刀,大到城門上,還有一把懸掛在半空中的巨斧……

            武大勇介紹道,在我離開的第二天,有一個老者主動來到了斗城,一開始很是看不起大家伙,就在孫小可準備將他趕走的時候,那老頭干脆就在地上畫了一圈,三兩下就將斗城的里里外外都畫了個一清二楚,然后他說,就這么一個城堡虛有其表,如果給他一個月時間,他可以讓斗城變成世間數一數二的殺城,所謂來敵皆殺,有進不出。

            “好,哈哈,不用多禮?!标惱项^看到母親都送了手鐲,自己在身上摸了半天,最后沒摸出來任何值錢玩意,只能當著秦若萱滿懷期待的目光下,一臉悻悻然的道:“乖孫媳婦,爺爺也沒什么好送你的,就送你一個祝福吧,祝你和我乖孫早生貴子,三年抱倆……”

            第二天我起了一個大早,在斗城里走了一圈,如今的斗城比之前又擴大了一倍不止,南側本是群山環繞,但也被開拓出了不小的空間;東邊是一條大河,而在河下,那個造城高人也不知道用了何種手段,硬生生在水下造出了一條走廊,稍微囤積些糧食,絕對又是一處住人的好地方。

            晉一二臉上露出幾分自嘲,道:“守護者?上古家族能守得住自己就不錯了?上古家族們派出了嫡系去祖廟林,已經連續去了三波人,但祖廟林沒有絲毫回應,看樣子,祖廟林可能都放棄了華夏之地……化凡師傅,我得,上古家族還抵不上你的斗門,至少你還能護住一方百姓,可他們,只知道挖坑造什么地下城,哪想過要去救援普通人和抵抗……”

            李恩乖巧的點了下腦袋,我快步順著血跡向屋子走去,而此時,不少膽子大一點的男人已經擋在門口,我順著他們的目光看去,一眼便看見一個全身毛茸茸的東西正蹲著在地上,而在它的身下,一個男人無聲躺著,空能聽到陣陣咀嚼的聲音……

            我一拳砸在離我最近的一頭死物身上,這玩意也不知道是死了多少年的尸體,身上掛著一排排骨架,我一拳在它胸腔上砸開了一個大洞,但這沒有絲毫讓它感覺到疼痛,它張開嘴巴一口便咬來,我也沒客氣,順勢將它的腦袋擰了下來。

            更多的死物猛烈沖擊了過來,它們呼嘯怪叫著,身上散發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道,我剛當盜墓者那會,可是賊喜歡這種帶著土腥味的尸體,因為這味道說明尸體肯定是好幾百年前的人,死了肯定也有陪葬品,但今天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我揮動雙拳,每一次拳頭落下,都會有一個死物散成一堆骨架。

            那是一群身形比普通人還要高大許多的尸體,它們的眼珠子全然猩紅如血,身上則長滿了密密麻麻的紅色毛發,嘴巴更是掛著鋒利的獠牙,這是堪稱巨人一般的死尸,它們從土里爬起,輕松推掉擋路的樹林,所到之處,黑色的血液低落在地上便會冒出一股腐蝕性的黑煙。

            就在這時,一陣痛苦的嚎叫聲傳來,只見巨尸從口中吐出黑色的血液,然后濺射到城墻上的人群;巨尸的血液具有極強的腐蝕性,我見到那個槍法奇準的寸頭中年男人被巨尸的血液濺射到了身上,幾乎就是兩三秒鐘的時間,剛才還沖我露出驕傲笑容的寸頭中年人,活生生被腐蝕成了一灘黑水……

            城門處,李恩早已被嚇得小臉煞白,剛才寸頭中年人離她不到三米的距離,完全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成為了一灘黑水,李恩的身體在顫抖,她捂著嘴巴不讓自己哭出聲,但很快,在不遠處的老民兵們,又有幾個被巨尸的血液所腐蝕,慘叫著掉下城墻,被巨尸瞬間撕裂成碎片。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