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8232章(1 / 1)

            我多看了一眼老鄭,他倒是云淡風輕的,跟個沒事人一樣?!斑@三角鉗你哪來的?”我問?!白约耗贻p時,沒事倒騰做出來的?!崩相嵈蟠筮诌值?,將三角鉗扣住了棺材蓋上的一枚釘子,然后稍稍一用力,那釘子便被拔了出來?!安粚?!”

            我定睛看去,借著火光,發現棺材里頭就放著一件壽衣,除此之外再無其他東西?!耙姽砹?,尸體呢?”牛建國吃驚道。我也不禁皺眉,這要不是來開棺材還真不知道里頭居然是個空棺!“難道尸體被人偷了?”牛建國道。我觀察了一陣,隨即搖頭否定道:“不,我看不是尸體被偷,而是這個老四壓根就沒死?!?br>
            “你怎么知道?”“你看棺材邊角上,有幾個小孔,這明顯是可以用來呼吸的,還有棺材蓋上也沒有打木釘,依我看,老四應該是來了個金蟬脫殼,故意裝作暴斃身亡來躲避別人的尋找?!薄岸惚??娘匹西的他這是要躲誰???難不成是知道你要來找他?”牛建國問道。

            我思索片刻,道:“應該不是躲我,十有八九是另有其人……”我話音剛落,一旁沉默的老鄭忽然回頭看了一眼,隨即道:“有人來了,快找地方藏一下?!崩相嵉亩γ黠@比我們好得多,他這一說,我們幾個連忙躲到了旁邊的一塊大石頭后面。

            半分鐘不到的時間,我們前腳剛藏好,后腳就一撮身影趕了過來。我屏住呼吸抬頭看去,發現來的人都是陌生面孔,四五個人那樣,人數雖然不多,但每一個人的身上都透著一絲凌厲的氣息,看樣子都是高手無疑……這幾個人立即就發現了老四棺槨里的異樣,頓時臉色一變。

            其中有人冷聲開口道:“大哥,尸體不見了,現在怎么辦?”那領頭的是一個瘦高男子,他目光打量了一圈棺材,寒著臉道:“老四應該沒死,回去把那個老太婆抓起來,我倒要看看他出不出來?!睅讉€人來得快也走得快,一見到棺材是空的,當即也沒有多停留,立即往老四的家走去。

            我暗道了一聲不妙,看這場面,那個老阿婆怕是得被他們幾個給抓起來當人質了不可。只是這個老四,怎么一下子如此搶手,不但我在找他,就連外面的人也在尋他,難不成是他身上的舍利子秘密暴露了?我皺眉,好像也只有這個理由才說得過去了。

            “凡兄弟,我們現在怎么搞,有人比我們還看得緊?!迸=▏?。我目光一挑,道:“那幾個人都是外面的,這下沙村可是你的地盤,你說怎么辦?”牛建國一聽,雙眼直冒光,摩拳擦掌興奮道:“娘匹西,那就干他姥姥的,敢在胖爺我的地盤囂張,得先問問我的拳頭!”

            牛建國一下子被我激起了火氣,迅速返回到村子,然后召集了他的那些小弟。不一會功夫,牛建國已經領著十幾個人和我匯合,與此同時,他的小弟也來報告說有人闖進了老四的家,正準備抓那個老阿婆做人質。牛建國一聽,大餅臉上的橫肉顫抖了下,惱怒道:“娘匹西的,還真敢在胖爺我的地盤撒潑,哥幾個跟我走,那些王八羔子,一個都不能放!”

            我眼角余光瞥了一下,這會的楊姐算得上是一絲不掛,身上就蓋著一條薄被,勉強遮去了她雪白的身子;再看看她的肚子,也比之前明顯小了不少,顯然是里面的煞氣得到了壓制。就在這時,我腦海里突然傳來了魔女的聲音?!耙粚o恥男女!”

            我打了個機靈,不由得苦笑。大爺的,剛才和楊姐那兒童不宜的一幕肯定是給魔女看著了,這倒好,活活給她看了個一干二凈。我老臉一紅,連忙穿好衣服,趁楊姐還沒醒過來溜了出去。此時的門外,老鄭正半蹲在一邊,腳下撒著十幾個熄滅的煙頭。

            一見到我出來,老鄭似笑非笑道:“終于舍得出來了?”我一愣,頓時臉就跟著了火似的滾燙?!暗攘撕芫脝??”我道?!耙膊皇呛芫??!蔽覄傁胨梢豢跉?,但老鄭接下來的一句話,讓我有些無地自容。他道:“也就兩三個小時,嘿嘿,年輕就是好啊……”

            我暗吃了一驚,尋思著自己還真是能折騰,居然忙活了兩三個小時,也難怪楊姐會睡得那么香,敢情是累壞了。我摸了摸鼻子道:“那群村姑沒有再來鬧事嗎?”“怎么會沒有,找了幾撥人,都被我打跑了?!崩相嵭ξ?。我抬頭看去,地上確實殘留著打斗的痕跡,只是剛才我在里面太過入迷,完全沒聽到屋外的打斗聲。

            “對了和你說件事,帶我們來的那個老頭,見到我們出事,自己先跑了?!崩相嵉??!斑@個老家伙,真是拿錢不辦事?!蔽一仡^看了一眼昨晚住的老屋,里面已是空空如也,絲毫不見老頭的身影?!皝砹巳龘苋?,都是一些年輕小生,這下沙村藏龍臥虎,我們現在沒有向導,得小心一些?!崩相嵉?。

            我點了點頭,表示認可老鄭的話,我拿出此前從精瘦男子那邊得到的老四照片,道:“我們也要盡快找到老四才行,天知道舍利子在他身上會弄出些什么來?!笔畮追昼姾?,我和老鄭各找了幾個下沙村的村民,詢問了一番,但他們見著照片里的老四,都是一問三不知,說是根本就沒見過照片里的人。

            我對此不由得疑惑重重。老鄭問道:“會不會是那個人故意給錯地址?”我搖頭,“不應該,他沒必要故意給個錯的地址,我懷疑是這個老四應該不怎么露面,所以村民們才不太認識他?!毕律炒謇锖么跻灿星砜谌?,一下子要找出老四來有些不太現實。

            我皺了皺眉頭,事到如今也只能先找個地方住下來,做好長期革命斗爭的準備了。我打量了一圈,目光最終落在了楊姐的家,這整個下沙村,現在也就只有她那邊可以容得下我和老鄭。老鄭干笑了幾聲,明知故問道:“那我們現在去哪?”

            我翻了個白眼,道:“還能去哪,就住楊姐家吧,盡快找到老四?!薄拔覠o所謂,你們年輕人開心就好?!崩相嵰е鵁煹?。我郁悶無比,大爺的,你倒是無所謂,可我和楊姐那已是有肌膚之親,見面總有些怪怪的。。夜幕很快降臨,我和老鄭在下沙村溜達了一圈后回到了楊姐家。

            楊姐的肚子還大著,但比之前明顯小了一些,按照老鄭的意思,這肚子里的煞嬰最終可能會煞氣蛻盡,然后變成真正的嬰兒,到了那時再懷胎幾月,便可以出世成人……楊姐聽到這里,小臉上滿是欣喜,她也不管什么風言風語了,如今能夠憑空懷上孩子,對她來說絕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至少以后不用獨守空房,能有孩子作伴,總比靠男人得強。

            吃過晚飯,楊姐主動刷碗去了,我和老鄭則趁著夜色再次去下沙村打探了一陣,但依舊沒能找著老四的身影。等回到楊姐家的時候,已是大晚上快十一點了,漆黑的屋子里,唯獨楊姐的小隔間內還點著一盞小電燈。老鄭自己先上了二樓的雜貨間找地方睡覺,我落在后頭,尋思著自己也找個地方休息休息時,卻忽然聽到小隔間里傳來了楊姐的聲音。

            “混小子,我肚子又有點疼了?!蔽夷X子一愣,道:“不應該啊,昨晚不是幫你鎮住煞氣了嗎?”“不知道,還是很疼,可能是昨晚的煞氣沒有徹底鎮住……”楊姐的聲音如蚊子一般微弱道。我遲疑了下,但最終還是走入了楊姐的小隔間,一進去,我一眼便見著了楊姐躺在床上,身穿著一件薄絲睡衣,身上的兩只小白兔若隱若現不說,就連兩截潔白如玉藕一般的大腿,更是在我眼中暴露無遺……

            我苦笑道:“楊姐,看你的精神還算不錯,那煞氣應該是除盡了吧,要是沒什么事情,我就去外面睡吧?!薄安灰?!”楊姐一把拉住了我,楚楚可憐道:“我是真的肚子疼,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再說了,外面那么冷,在姐姐這里睡不好嗎?”

            楊姐桃花眼中泛起漣漪,一下子擊中了我的心頭,我就這樣半信半疑的被她拉上了床,然后又開始了鎮壓煞氣的運動?!胍篃o眠后,楊姐滿足的睡去,我這邊卻是精神抖擻得不行。我剛穿好衣服,忽然間,屋門外卻幽幽傳來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第367章 飛僵屋外頭一片漆黑,與那幾具拉著青銅棺槨的尸體慘白的死人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尸體的前面,幾個黑衣人搖動著小旗子,全身包得嚴嚴實實的,反倒是那腰上掛著一個牌子,上面龍飛鳳舞寫著兩個字:盜門?!笆潜I門的人?!崩相嵑鋈坏?。

            我眉頭挑了一下,道:“不一定,盜門的人一向神出鬼沒,哪會這么公然趕著尸體來砸場子?!崩相嵍嗫戳宋乙谎?,流露出幾分贊賞的神色道:“還真是要刮目相看,不錯,盜門雖然勢大,但也不會這么無端生事,看來冷家是真的要對盜門下手了,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這些下夠盜縣的那些散人們喝一壺了?!?br>
            “這也是我們的機會!”我眼中閃過一抹堅定道。幾分鐘后,我和老鄭出了屋,跟在了那幾具尸體的身后。老鄭告訴我,前面的這幾個黑衣人,應該是湘西那邊的趕尸人,也就只有他們,才會有這種本事,可以讓尸體乖乖給他們拉東西,但至于棺槨里頭是什么存在,那就不得而知了。

            幾個趕尸人在下沙村前行了十幾分鐘后,隨即便來到了此前我和老鄭進去過的老屋,他們中有人輕車熟路的打開了老屋的門,但進去沒多久便很快出來了?!袄洗?,子母煞不見了?!币缓谝氯藢︻I頭的開口道?!霸趺椿厥??前兩天不是還在嗎?”領頭的語氣陰冷道。

            那黑衣人搖頭,道:“我也不太清楚,我剛看了,棺槨什么的都被燒了,子母煞應該是被人毀了?!鳖I頭的頓時勃然大怒,目光陰森的掃了一眼被燒得破爛不堪的老屋,眼神愈加的冰冷。但也就是在這時,老屋后頭忽然冒出來了十幾道身影,三五成群的,一下子將幾個黑人給圍了個水泄不通。

            “來者何人?竟敢趕尸來我們下沙村?真當我們是死的不成?”一道粗狂的聲音響起,我抬頭看去,發現說話的是一個胖男人,年齡估摸著應該不大,但看面相有些老成,左臉上留著一道手指長的刀疤,一說話刀疤隨之一動,乍看之下,頗有點嚇人。

            我瞇著眼打量了一圈那十幾個突然出現的人,下沙村里臥虎藏龍,這些人平時很少露面,今晚難得一次性出來了這么多個。黑衣人們迅速背靠背湊在一起,他們人數不多,但在這么多人的包圍下倒也鎮定自若,顯然是有備而來?!袄洗?,現在怎么辦?”有黑衣人問。

            領頭的目光陰冷,一字一句道:“開棺,放尸,殺他們個片甲不留??!”“哦?這樣???”刀疤臉胖子故意將自己的香腸嘴張大成一個‘o’字形狀,然后嬉皮笑臉道:“胖哥我倒要看看,你們這幾個盜門的損色多能鬧騰!”刀疤臉胖子話音剛落,已經有黑衣人搖動了小旗子,很快,我便看見那幾具尸體跳到了棺槨旁,然后突兀將自己鋒利的指甲刺進了脖子。

            下一秒鐘,幾具尸體自脖子以上的腦袋,齊刷刷滾落在地,接著,一股股黑色的血液如噴泉一般從它們脖子的傷口撒在了青銅棺槨。滾滾黑血沾滿了整口棺槨,但詭異的一幕很快出現,青銅棺槨里響起一陣低沉的呼吸聲,棺槨上的黑色血液,則是慢慢被吸得一干二凈……

            我心頭驀地一緊,隱隱感覺到這口棺槨里怕是躺著一具兇殘無比的存在。幾具拉棺的尸體流盡了最后一滴血,它們沒一會便萎縮成了一副干尸,倒在棺槨旁再無任何動靜。反倒是那口吸了不少黑血的棺槨,在沉寂了幾秒鐘后,里面響起了一陣沙啞的呼吸聲。

            “見鬼了,大家一起上,讓這幾個盜門的損色看看我們下沙村的厲害?!钡栋棠樑肿右宦曊泻?,身旁的同伴紛紛呼嘯而上,直撲向那幾個黑衣人。幾個黑衣人連忙出手抵擋,但他們明顯寡不敵眾,沒幾個回合,黑衣人們步步后退,眼看著就要圍剿殆盡時,忽然間,青銅棺槨里傳來了一陣異樣的聲響,似乎有什么東西在猛烈拍打著棺槨。

            所有人都下意識的聚集目光看了過去。眾目睽睽下,青銅棺槨上突然多了一條細小的裂紋,接著是第二道、第三道……短短幾秒鐘的時間不到,整副青銅棺槨已然是布滿了大大小小的裂紋!頃刻間,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青銅棺槨赫然碎裂了一地,里面有一具尸體慢慢站了起來,身穿著古代將服,手持利劍,看似威風凜凜,只可惜那雙無神卻幽綠的雙眼卻出賣了它的本相!

            “是僵尸!”老鄭臉上多了一絲古怪之色,頓了頓后,繼續道:“不,準確來說,應該是一頭飛僵!”“飛僵?”我喃喃念了一遍,心底不由得冒出了幾分冷氣!而眼前這只被老鄭喊作飛僵的玩意,比起跳僵來又是一個升級版,據說是可以踏空凌飛,速度奇快,就算倒斗多年的我,也未曾見過這種兇殘的存在!

            但在今天,小爺我就長見識了,親眼目睹一頭飛僵出現在了那群黑衣人的身后,它雙眼幽綠,嘴露獠牙,猶如地獄死神一般,目光所及之處,那些下沙村的高手們無不膽戰心驚……第368章 刀疤臉胖子飛僵一出來,我便看見那個刀疤臉胖子眼珠子轉了轉,目光明顯有些膽怯了。

            “殺啊,盜圣的子孫們,沒有一個是孬種!”刀疤臉胖大手一揮,佯裝著要向飛僵發起沖擊,其他人見狀,頓時備受鼓舞,紛紛也毫不猶豫沖了上去。但幾秒鐘后,我看到刀疤臉胖子不進反退,已經是暗暗溜到了后頭,一雙賊兮兮的眼珠子直往前面打量,只要稍有不妙,這家伙必定是腳底抹油就跑。

            很快十幾個下沙村的高手轉眼間便對上了一頭綠眼飛僵,戰斗雖然剛開始,但勝負卻早已注定!十幾個下沙村的高手,雖然平素不怎么露面,身手也不錯,但在那頭綠眼飛僵的面前,再強硬的拳頭,都只是肉體凡胎的力量。綠眼飛僵一躍便是十幾米遠,輕輕松松就跳到了十幾個下沙村高手的身后,那些人大吃一驚,卻發現剛才理應跑在前面的刀疤臉胖子,不知道什么時候卻落在了最后頭,剛剛好被那頭綠眼飛僵撞了個正著。

            夜幕下,我看見刀疤臉胖子滿是橫肉的大臉狠狠抽搐了下?!澳锲ノ?,怎么來這了??”刀疤臉胖子還沒回過神來,綠眼飛僵已經鎖定住了他,輕而易舉就將他整個人提到了半空中?!昂茫?!”后面那群不明所以的下沙村高手,還以為刀疤臉胖子很勇敢,特意向綠眼飛僵發起了沖擊,殊不知,那刀疤臉胖子見著他們都在原地發呆看熱鬧,已經是忍不住在罵娘!

            “娘匹西,你們還愣著干嘛?快上??!”“草,你們胖爺我要死了,還在那里看個毛線熱鬧??!”刀疤臉胖子連連破口大罵,直到這個時候,那十幾個下沙村的高手這才回過神來,連忙一窩蜂沖了過去。不遠處的黑衣人們搖動了手中的小黑旗,綠眼飛僵仰天咆哮了一陣,然后將刀疤臉胖子整個人砸飛了好幾米遠,那胖子就跟一顆球似的,偌大的身軀一下子就砸倒了好幾個人……

            旁邊的老鄭看得直搖頭,道:“這胖子,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钡栋棠樑肿右坏沟?,其余的下沙村高手更不是綠眼飛僵的對手,十幾個人呼嘯而上,卻也沒撐到十幾秒鐘的時間就被綠眼飛僵給擊敗,有幾個身手稍差一些的,則當場被綠眼飛僵將身體撕成了碎片,空留下滿地血腥的尸骨!

            這恐怖的一幕震驚了在場的下沙村高手!他們面面相覷,眼中不由自主流露出了駭然的神色??!這完全就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十幾個下沙村高手,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就已經死傷過半,綠眼飛僵還在步步逼近,但下沙村們的高手們,卻是已經無力抵擋……

            “娘匹西,這只僵尸怎么這么猛???”刀疤臉胖子哭喪著臉,他剛才也硬氣了一回,但沖上去的瞬間差點就被秒殺了,手臂上被綠眼飛僵的指甲刺穿,鮮血淋漓,好不慘烈。剩下的下沙村高手傷的傷,死的死,幾個人癱坐在一起,被黑衣人們給圍住。

            “娘匹西,我們下沙村與你們盜門的無冤無仇,你們是幾個意思?”刀疤臉胖子罵道。領頭的黑衣人目光陰冷掃了一眼,冷冰冰道:“沒什么意思,就只是單純的想要滅村!”“滅村?娘匹西,你們盜門是要和整個盜縣開戰嗎?”

            “不錯,盜門將一統所有盜墓勢力,你們盜縣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娘匹西的狗盜門,你懂個毛線,我們盜縣風光時,你們盜門的祖師爺還在做乞丐呢?!钡栋棠樑肿优瓪鉀_沖罵道。領頭的黑衣人冷笑一聲,揮了揮手中的小黑旗,身后的綠眼飛僵隨即齜牙咧嘴的走了過來,血盆大口大張,殺氣騰騰!

            “滅盜縣,先從下沙村開始,飛僵,享受你的食物吧?!睅讉€黑衣人相視大笑,此時的下沙村正是夜深人靜中,誰又能擋得住這頭綠眼飛僵!這時,我已然不動聲色的從黑暗中走了出來,老鄭一開始想攔我,但在看到我堅定的眼神后,索性作罷。

            綠眼飛僵已經走到了刀疤臉胖子的生前,輕而易舉就將他整個人都提了起來,鋒利的獠牙迅速就對準了胖子的脖頸。刀疤臉胖子大叫道:“我命休矣!”月光下,綠眼飛僵的獠牙反射出絲絲滲人的白光!頃刻間,我腳下一動,一躍而起后,雙腳猛踹在了綠眼飛僵的身上!

            綠眼飛僵沒有提防,當即被我踹倒在地,被它舉在半空中的刀疤臉胖子一看得救,頓時滿臉狂喜!“接我一下!”半空中的刀疤臉胖子大喊,我抬頭看了一眼,這廝五大三粗的,少說也有兩百來斤,而且長得還很丑,活生生就是一頭野豬啊,人家都是英雄就美女,我倒好,救了一頭野豬!

            以刀疤臉胖子的體重,我根本就接不住,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偌大的身體從半空中結結實實摔了下來!刀疤臉胖子的大餅臉頓時便與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等他再爬起來時,已是鼻青臉腫得跟個豬頭一樣……“娘匹西,有你這樣救人的嗎?”

            刀疤臉胖子憤憤不平,但這個節骨眼我卻顧不上他!我剛才突襲下手才將綠眼飛僵踹飛的,現在它已經回過神來,一雙兇殘的目光迅速就鎖定住了我的身影……綠眼飛僵張開血盆大口,露出鋒利的獠牙,它眼神冰冷猙獰,恨不得將我碎尸萬段!

            我眉頭挑了一下,已然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壓力!“浪蕩子,你打得過那頭僵尸?”腦海里忽然響起了魔女的聲音?!按虿贿^!”我如實道?!澳钦l給你的信心,居然敢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我咧嘴一笑,道:“不是有你嗎?”魔女一陣無語……

            第369章 一招秒殺魔女并沒讓我失望,不等綠眼飛僵出手,她已經先控制住了我的身體。刀疤臉胖子一臉幽怨的站在我身旁,道:“娘匹西,胖爺我這張帥氣凌人的臉全他娘被你毀了,你得賠償我……”刀疤臉胖子話音還沒落,魔女已經控制著我的身體,直接一拳將他砸暈在地。

            “聒噪!”魔女沒好氣道。我哭笑不得,這魔女真是個暴力狂,一拳下去,那胖子頓時更像豬頭了。?!罢乒竦男⌒?!”老鄭忽然提升了一聲,與此同時,我眼角余光已經見到綠眼飛僵一躍而起,竟是如炮彈一般飛射了過來!我心頭驀地一緊,好在魔女的反應比我快多了,她冷哼一聲,干脆站在原地不動,然后以拳化作掌,再咬破另外一只手的指尖,用鮮血在手掌上畫出了一個‘擊’字!

            綠眼飛僵速度奇快,猶如一道黑影一般,魔女也不急,她撐住心氣,在等待了幾個呼吸后,忽然間,她猛地伸出手,一掌拍在了虛空中,幾乎就是一瞬間的事情,我見到一道黑影忽然停滯了下來,然后迅速化出綠眼飛僵的原型!魔女一掌正拍中了綠眼飛僵的面門,手掌上的‘擊’字一下子印在了飛僵的臉上,只見一陣黑煙冒出,飛僵的臉上竟是憑空冒出了一縷火焰,將它整張臉臉都燒了起來……

            我看得大吃一驚,殊不知魔女這一招居然有這么的殺傷力!綠眼飛僵滿臉火焰,這一刻,它眼中也多了一絲畏懼,但任憑它怎么拍打,臉上的那一縷火焰就拍不滅,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已經將它整張臉都燒成了炭黑色……眼看著綠眼飛僵在地上直打滾,那幾個黑衣人頓時也急了,這頭飛僵可是他們花費了大心血和精力才飼養出來,如今幾乎要被燒成炭,他們再也淡定不了。

            “何方高人?請高抬貴手!”領頭的黑衣人見狀也連忙開口,原本眼中的冷意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全是震驚,即便是他,也沒想到兇殘猙獰的綠眼飛僵,居然會被一招制服!對于領頭黑衣人的話,我全然熟視無睹,能飼養出這種僵尸的人,也肯定不是什么好貨色,手底上少說也沾了不少人命,對于這種人,我不會有絲毫的同情心。

            我嘴里念念有詞,綠眼飛僵臉上的火越燒越大,幾個黑衣人終是看不下去了,連忙對我出手!“該死,殺了這小子,不要放過他!”領頭的黑衣人一聲令下,身旁幾個同伴迅速出手!我目光一凝,冷哼一聲也迅速出手??!面對這么幾個黑衣人,不用魔女,我自己都能搞定!

            我一拳便先撂倒了一個黑衣人,缺少了綠眼飛僵的他們,身手都很一般,我估摸著他們可能都沒有刀疤臉胖子厲害,只是那胖子膽子太小了一些,所以才未打先慫……幾個黑衣人不到一會功夫,便都被我撂倒在地,一個個慘嚎不已,身上或多或少都被我砸斷了骨頭,一時半會只能躺在地上,根本就起不來。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