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26765章(1 / 6)

            就在這時,一名年輕女子,俏麗麗地站起來,脆聲道:“大人,該不該來,是我們自己的事,沒人強迫我們?!眱扇f多人中,有這樣的年輕女子。說實話,很難得。因為只有有這一類女子在,才能更吸引蠻子們,當初伍無郁甚至都設想過,或許最后不一定會有年輕女子愿意。

            沒了翻看的興致,伍無郁便屈肘捧臉,一動也不動的看著楠兒。一會過去,饒是心智堅定如上官大人,也是面上多了一抹緋紅。啪!把手中密冊拍在案上,嬌嗔道:“你看我作甚?”“看你什么時候,給我生個大胖小子?!北臼且痪潆S口調戲,未曾想上官楠兒竟是一下驚站起來,也不去看他,而是匆匆回到了里間。

            不對呀,往常別說是一句調戲,就是更過分的都玩過,那時候還很配合,現在怎反應這么大?心中狐疑,樓梯處卻再次傳來鷹羽的聲音?!按笕?,送請柬的又讓卑職遞句話?!笔浙y子了吧?心中誹腹一句,“說?!薄按笕巳舨蝗?,公主就親自來請?!?br>
            長平來鷹羽?只要一想想,他就頭疼。為何一定要自己去?眉頭一皺,伍無郁又想著左右無事,于是起身道:“知道了,讓恭年備馬,我一會下去?!薄笆?!”來到屋門外,伍無郁抬手輕叩。嘟嘟嘟……“長平非讓我去不可,我不想讓她來衙門鬧。打算去瞧瞧,你去嗎?”

            聽到外間的話,門后臉色慘白的上官楠兒下意識道:“不……”出口的聲音,十分沙啞,她調整一番,穩住心神后這才道:“不去了,我在這看密報,你自己去便是?!睕]發現異常,伍無郁笑道:“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別偷偷吃醋,回來給我臉色看哦?”

            眼神萬分復雜,楠兒坐在屋內椅上,一言未發。見屋里沒動靜,伍無郁撓撓頭,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只得披上一件簡單的白衫,徑直下樓去了。來到小巷口,一隊鷹羽便已然默立在一輛馬車旁,葉誠也在。走到他面前,看著一身羽服,背負裝槍包裹的葉誠,伍無郁笑道:“先跟在貧道身邊,看看其他人辦的事,過幾日告訴貧道想干什么,也好給你安排?!?br>
            聽到這話,一旁的恭年眼中頓時閃過一抹羨慕。大人心中掛名,親自安排,豈能一般?不由得,他對身邊這個有些沉默的青年,更上心了?!安挥?,跟著你,護衛就好?!甭犚娺@話,恭年忍不住,開口提點道:“要叫大人?!比~誠一怔,低頭干澀道:“大……大人?!?br>
            也沒多說什么,伍無郁點點頭,徑直入了馬車之中?!俺霭l吧,去東郊百花園?!薄笆?!”車輪轔轔,一隊鷹羽護衛著這輛馬車,向著東城門而去。端坐在馬車內,伍無郁閉目養神,心中預想著可能發生的事,計較著屆時該如何去做。

            倏地,馬車止住?!霸趺椿厥??”“大人,有輛馬車搶道?!鼻懊婕荞R的恭年補充道:“梁王府的馬車?!绷和??伍無郁眼神一沉,低聲道:“到路邊,讓其先行?!薄笆?!”他這輛馬車,也有標記。鷹羽衛的標記。主動讓開,不生事端,這樣對他無利,但也無害。更何況,那是梁王府的馬車。

            伍無郁看向旁邊的虎賁衛朗將,慎重道:“扮作百姓的兩萬虎賁衛將士,一定要清楚的告知他們,雷聲不響,不可舉刀!最多只能像一個普通青壯一般,赤手空拳去抵抗。萬不能讓蠻子發現他們是軍卒。最好是當作尋常百姓,只要蠻子不動手,他們就安生待在那,靜候時機!”

            “國師大人放心,末將一定傳到?!薄班?,恭年,陶罐的引火,貧道是讓你埋于地下,掏空竹管以續引線,你確定沒做錯吧?到時候三軍皆以雷聲為號,若是引火不響,那可就麻煩了?!薄按笕朔判?!卑職讓人半個時辰查驗一次,絕對沒有問題!”

            “那就好……對了,再去派人叮囑一下孫興田,不見雷鳴,不可離城來此。他們的任務,是在丘陵之外,截殺潰散之卒。因此只能來晚,萬不可來早!絕不能讓人知道,那座小城里有三千騎?!薄笆?!”點點頭,伍無郁又在心中過了一遍,確定沒什么遺漏后,這才微微松了口氣。

            這口氣剛剛松下,一股深深的疲倦便涌上來,眼皮一下比一下沉重,很快,他就昏睡了過去。第二百五十章:蠻騎五萬同一片星月下,百里之外的涼州,卻是不復這般寂靜。涼州城頭,陳廣披甲持刀,望著遠處黑暗中的一具具伏尸體,眉頭緊鎖。

            “大將軍,今天已經派出去三千人了……”身后一名朗將嘴唇顫抖道:“哪有這么打仗的?那不是出戰,是去送死??!大將軍你睜開眼看看,弟兄們是戰死的嗎?他們是被蠻騎玩死的!”默默抬頭看了眼星空,陳廣咬牙道:“今日,絕不能放他們過去!別跟本將抱怨,再派一千人去!”

            “大將軍!”“啪!”陳廣用刀身狠狠拍在這人身上,怒吼道:“聽令行事!”“是……”涼州城外,三名異族服飾的大漢,架馬而立。他們的身后,是密密麻麻的隱沒于黑暗中的悍騎。而他們腳下,卻是橫躺著眾多虎賁衛將士的尸首。

            “哈圖魯!”其中一人滿臉刀疤,模樣狠厲的用西域語不耐煩道:“涼州連根毛都沒發現,我們在這白費什么功夫?!還是去別處看看吧?”“急什么?”名叫哈圖魯的壯漢一臉胡須,嘲笑道:“好不容易見周人如此硬氣,竟敢出城來戰。我們不得陪他們玩玩?”

            “為什么,周人這次不躲在城里,當縮頭烏龜?”另一人皺眉詢問?!罢l知道呢!等等,你們快看,哈哈哈哈,城門又開了,周人又派兵來了!這次誰都別和我搶!月牙國的勇士們!殺?。?!”一騎奔出,身后頓時無數的騎軍隨之而沖。

            “唉,那就等等他?”“等等吧。也好讓周人知道我們的厲害?!薄獤|方日出,晨曦之光乍破茫茫夜空。這一絲光亮照耀下,伍無郁眉頭微微一皺,然后猛然睜開眼。起身扯去身上的毛毯,皺眉道:“來人,如何?蠻騎何在?”

            展荊他們迅速上前,“大人安心,蠻騎未過涼州?!甭劥?,他這才松了一口氣,遠眺西方,一時無言。也不知陳廣是怎么做的,真擋住了蠻騎?!皥螅。?!”一聲大喝傳來,只見一名鷹羽急聲道:“西方發現數騎,應是蠻騎探子!最多一刻鐘,便會到這……”

            “快!”伍無郁怒吼道:“告知前方百姓,讓他們裝作準備撤離的樣子給這些探子看!”“是!”命令下達,荒丘嶺邊緣地帶的百姓們,紛紛拿起包裹,開始成群結隊的向后走。走的,很慢,很慢……而遠處,數名輕騎策馬而止,遠遠瞭望片刻后,然后勒馬而回。

            “報!前面有很多周人村子!很多周人,正在收拾準備逃走!”聽著面前的探報,三國統領互相看了一眼,皆是露出一抹獰笑?!肮?!還是有人的嘛!”“跟先前說的一樣,誰搶到就是誰的!”“月牙國的勇士們,沖?。?!”

            其中一人安耐不住,領軍直撲而去。剩下二人見此,也沒多想,連忙引軍跟上。當他們來到荒丘嶺外后,老遠便瞧見了烏泱泱的擁擠百姓?!芭??!有周人女子!哈哈,沖?。?!”習慣了搶劫行徑,因此一看到這些百姓,他們紛紛都成了虎狼,其中月牙國所部,更是連想都沒多想,就猙獰著撲了上去。

            百騎環繞,可裹萬眾。千騎分張,可盈百里。那么萬騎呢?五萬騎呢?!“哈圖魯,”滿臉刀疤的漢子神情陰鷙道:“怎么不跟上去?”哈圖魯斜眼瞧了他一眼,嗤笑道:“你不也沒去?再等等,前處地形太過兇險,讓那蠢貨為我們探探路也好?!?br>
            “……”當有的百姓包裹中散落出銀兩后,這群蠻騎,徹底瘋狂了。下馬,揮刀,強搶,殺人!亂,前處亂成了一片!而荒丘嶺往后,伍無郁則趴在一處丘陵上,眼神冰冷的注視著這一幕?!按笕?,已有蠻騎進入陶罐所在!”展荊伏地身形,低聲道。

            “告訴底下人,沒有命令,不得引火!進來的只有一部分,還有很多蠻騎在外。忍!”“是!”雷聲不響,三軍勿動。四萬披甲虎賁衛,藏在丘陵最后方,聽著漫天吼叫,皆是攥緊了刀柄。而兩萬扮作百姓的將士,則是牙呲欲裂。

            明明知道自己的刀在哪,明明眼前這群畜生正在叫囂,可他們卻偏偏動不得!此前上面三令五申,一切以雷聲為號。因此,他們只能忍耐。被屠戮的老弱,被扒光的女人,紅著眼的漢子,到處都在彌漫著混亂與血腥?;那饚X外,刀疤臉看了眼身后蠢蠢欲動的騎軍,低低一笑。然后大手一揮,怒吼道:“沖??!”

            又是數萬騎奔騰而出,原地只剩下白檀一部?!按蠼y領,我們也去吧!”哈圖魯身后,一名千夫長舔了舔舌頭,“在涼州周人之所以敢出城,一定是因為這里的百姓還沒遷走。別多想了,去晚了,什么都沒了……”聽見屬下的話,哈圖魯眼睛一亮,揮手就要下令,可又看了眼前方,緩緩搖頭道:“不,在等等。這里太險惡了?!?br>
            “大統領!怕什么?就算真有埋伏,我們也能殺光他們!”“就是??!我們白檀勇士,怎么能待在月牙、安丘之后?沖吧!”“……”聽著屬下勸誡,哈圖魯想了再想,又看了看遠處盡情屠殺強擄的騎士,終是安耐不住,緩緩抽出了腰下彎刀。

            鋒利的刀身折射日光,哈圖魯一夾馬腹,怒吼道:“沖!”“沖?。?!”這最后的蠻騎,終是踏入了荒丘嶺之地。遠處看到這一幕的伍無郁,心底大石終于放下,然后沉聲道:“去,告訴下面,往里走,往陶罐所在走,把他們都引到那里去!”

            “是!”“讓負責引火的鷹羽跟后面的虎賁衛將士都準備好!”“是!”獵人……要收網了!第二百五十一章:大戰“哈圖魯?。?!”一片混亂之中,安丘統帥刀疤臉怒吼而至,染血彎刀在側,咬牙道:“不對勁!”已經殺紅眼的哈圖魯一怔,看著面前熟悉的面孔,這才恢復清明。

            視線四掃,只見他們因地形所限,早已連不成軍。麾下的騎士們更是只顧屠戮,甚至下馬搜搶?!斑@樣不行,下令緩緩撤出?!惫D魯點點頭道?!安?,”刀疤臉陰沉道:“你仔細瞧瞧,除了剛進來的村子里有老人婦女,這里全是男人!你看看他們的樣子,他們的眼神!”

            聞聲看去,只見四周果然全是周人男子,不同于以前,哈圖魯從他們眼中,看不到一絲驚恐絕望,有的,只是壓抑怒火……心中猛然一驚,哈圖魯當即怒吼道:“白檀……”然而,獵物入網,退之已晚!轟!天地為之一靜,人語吼聲不得響!

            轟轟轟?。?!又是一陣驚天雷鳴乍響。戰馬,驚了……哈圖魯腦袋一暈,看著如同神跡一般,到處都是雷鳴狂響,土石亂飛的場景,一時間,陷入了茫然。任由胯下戰馬四處奔騰,將他甩下。三國異族之軍,皆是惶然。但早已壓抑忍耐許久的虎賁衛將士,卻是沒有絲毫遲疑,迅速找到自己的刀槍所在,襲殺而去!

            “殺??!”“宰了他們!”“殺光他們!”“殺??!為死去的百姓跟弟兄們報仇?。?!”“……”帶著刻骨的仇恨,兩萬扮作百姓的虎賁衛將士,率先發動了攻擊。大軍聞雷鳴聲震而動!丘陵之后,四萬披甲虎賁齊齊起身,望著下面土石亂飛之景,怒吼著沖了下去。

            當哈圖魯一頭血污,耳鳴震震的倒在路旁,看到那周人手中刀時,他就明白了一件事,這是陷阱,他們完了!一柄長刀臨頭,哈圖魯腦中眩暈還沒止住,看了眼面前身著布衣,一臉怒獰的周人,掙扎著舉起了右臂。咔嚓!快刀力沉,沒有絲毫遲頓,便將他的右臂砍下,刀鋒不止,深深嵌入他的頭顱之中。

            發泄著怒火的虎賁將士見這人已死,沒有絲毫遲疑,拔出長刀,四顧尋敵而去。長身而立,只見下方雷鳴已停,然廝殺正興!伍無郁怒喝道:“諸軍聽令,不留活口!敵不死絕,死不休戰!”鷹羽充當了傳令兵的職責,飛身丘陵各處,怒吼放聲。

            “國師令,敵不死絕,死不休戰!”“敵不死絕,死不休戰!”“……”戰雖初起,可見終端。大意莽入,軍不得連,卒不見將,將不見卒,分散四野,上馬不得行,下馬不可擋,加之雷鳴神威仍在,這三國異族的五萬蠻騎,算是真如伍無郁預料那般,成了一群待宰的牲畜!

            “大人運籌帷幄,大局已定!”恭年護在身側,瞥了眼底下混戰廝殺,瞇眼恭維?!皫憧匚湓核?,持連弩四散八方丘陵要地,借助地勢,援助虎賁衛殺敵!”伍無郁沒有看他,一雙眼依舊緊盯下方戰場,沉聲道?!笆?!”側頭看了眼旁邊一言不發的展荊,恭年領命而去。

            待到他走,伍無郁這才收回目光,看向展荊。二人相視無言,沉默半響后,展荊這才單膝下跪,“大人,卑職這就去了?!蹦瑥澤韺⑵浞銎?,伍無郁低聲道:“帶著暗部下去,廝殺一陣,伺機離去便是。展荊,要記住,一定萬事小心?!?br>
            “是!大人保重?!闭骨G起身,漠然揮手,任無涯一眾暗部,從一側上來。任無涯更是沖伍無郁呲牙一笑,然后揮舞著寒刀,跟著展荊沖了下去??粗麄兊纳碛?,伍無郁輕輕松下一口氣,然后漠然而立,靜等戰事結束?!惶巵y石之地,安丘統帥刀疤臉視線四掃,悄悄避開混戰處,俯身而行。

            “呸!”灰塵撲臉,他扭頭啐一口,然后繼續前行。倏地,一道破空聲傳來,刀疤臉連忙翻滾,卻仍是避之不及。左臂被一根弩箭,力透射穿,牢牢釘在地上。沒來及慘嚎,他扭頭一看,一名未曾披甲的周人,冷笑著抽刀而來。他不知道,這人就是鷹羽衛。

            身軀在地上一番掙扎,可左臂卻仍是十分牢固。眼看冰冷的刀鋒已經揚起,他怒吼一聲,抽出腰下匕首,果斷用力,將自己左臂砍斷,然后一個挺身,便要將匕首刺入這鷹羽心口。這鷹羽大驚,收刀已然不及,就在這萬急之時,又是一根弩箭射來,將這猙獰的刀疤臉腦袋,射爆!

            黃白紅,三色血污染滿臉龐。他呆呆一愣,便瞧見展荊飛身而至,冷冷道:“蠢貨!射第二箭便是,上前抽刀作甚?!一會找個沒人的時候,快點抽身。在南邊十里處集合!”這鷹羽,便是二百暗部之一?!笆恰睉鸲?,繼續。

            異族之軍,撐不住了。本是驕傲騎軍,無敵野戰的存在,現下在這丘陵之地,竟是這般無力。他們的彎刀,同虎賁的長刀相比,脆且薄,鋒利是不錯,但兩相一擊,彎刀必碎!當他們從一開始的瘋狂中回神時,面對一個個如狼似虎的甲士,心底塵封已久的恐懼,終于蔓延開來。

            特別是許多人發現,自己手里的彎刀,離開急速戰馬后竟是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擊后,腦里的那根弦終于崩了。開始有人放棄抵抗,彎下膝蓋乞降。屬于騎士的驕傲,在這處,顯得一文不值。不過可惜,伍無郁的命令是:敵不死絕,死不休戰。

            因此,哪怕他們乞降,哪怕他們跪俯,鋒利的長刀,仍是高高揚起,繼而重重落下。揮砍間,沒有絲毫遲疑。從丘陵后方,四萬披甲虎賁處,將士們一路橫推,向著荒丘外殺去。所過之處,無論山丘窄道,還是起伏亂石,皆躺滿了尸首。

            無主的戰馬成群擁擠在一處,悲聲嘶鳴。它們曾馬踏四野,它們曾睥睨中原,它們的鐵蹄聲,更曾叫一個王朝膽寒。但現在,它們只是一群普通的畜生,一群乞活驚恐,惶恐不安的畜生。跟他們的主人,一個樣。第二百五十二章:京觀

            荒丘嶺外圍,同內圍一般,一樣躺滿了尸首。只不過,西域蠻族的尸體少些,那兩萬多百姓的尸首,遍地都是。分散在他們中間的虎賁衛將士,也跟內圍不同。沒了潮涌般的袍澤護持,沒了牢固陣型加持下的刀盾配合,他們廝殺起來,很是艱難。

            特別是內圍蠻卒節節敗退向外逃,這里的蠻卒只會更多。而他們,卻沒多少。一處搭建的簡易茅屋內,一名衣衫破爛的女子,蜷縮在一角,神情呆滯。她前面,躺著三四個蠻卒的尸首,而尸首旁,一名不斷喘著粗氣的虎賁衛將士,正艱難從地上,撿起大刀。

            劇烈的喘息聲漸漸平息,外頭廝殺怒吼聲正盛。這漢子沉默起身,提刀走向屋外。將要推門時,卻又轉身,沖一角的女子呲牙一笑,“妹子,打完仗俺要是沒死,娶你行不?”身上衣物不足蔽體,這女子茫然抬頭,看著門口的提刀漢子,熱淚盈眶。

            “好……”“那你可記住,俺叫王虎?!弊詈笠宦暳滔?,名叫王虎的漢子雙手擎刀,怒吼著沖出了屋外?!凹?!”“架??!”荒丘嶺外,原野之上,左驍衛三千騎策馬狂奔,旗幟高揚!“快!再快!”孫興田不住揮鞭,同時連連怒吼。

            他們是雷鳴之后,最后投入戰場的軍隊。同時,也是截斷敵軍退路的最后一支軍隊。蠻族若是退出荒丘嶺,會有多少人?那邊的戰斗,順利嗎?自己這三千人,要攔下多少人?不知道!但他們只能,一往無前。終于,當他們趕到荒丘嶺后,預料中的敵軍,竟是沒有出現。

            是……打完了?怎么回事?敵軍呢?!孫興田心頭一凜,顧不得派斥候,馬鞭一甩,縱馬過去。當來到丘陵前,看見一地尸體后,孫興田沉默了。因為一地尸體旁,最多不到幾百名布衣虎賁,各個如同血人一般,牢牢占據丘道,向里瘋狂砍殺。

            斷臂者單手揮刀,裂耳者怒吼仍強!外面為什么沒有蠻族潰軍?因為被他們擋住了!坐在馬上,孫興田清晰的看到,幾百虎賁前,是多少擁擠的敵軍,敵軍之后,又是多少披甲虎賁!這幾百虎賁衛,當一雪伍無郁所講,十萬大軍今猶在之恥!

            “左驍衛聽令!下馬,與我袍澤,共殺敵??!”孫興田怒吼一聲,抽出腰下長刀,怒吼而去。身后三千騎紛紛下馬,揚起刀芒,怒吼而隨?!皻ⅲ。?!”外間無潰軍,里頭血正濃?!悘V來了,在左驍衛剛剛投入戰場后沒多久,便領著幾百輕騎,快馬趕至。

            他目睹了這丘嶺外圍,圍殲終戰。血色,染透了這里。日光照耀下,顯得極為妖異。他找到了伍無郁,二人沒有說一句話,遠遠看著這邊,眼神一動不動。不知過了多久,當日頭偏西,黃昏將至?;那饚X的廝殺聲,這才消弭?!熬础瓏鴰?!”

            陳廣彎腰,深深一拜。當日他以為的戲言,今日竟成真了。五萬蠻騎,入境不足兩日,竟被全殲于此!聽到陳廣的聲音,伍無郁木然的臉上一動,然后緩緩彎腰,不過不是沖陳廣,而是荒丘嶺方向?!熬次覍⑹??!鄙砗髱装佥p騎紛紛下馬,沉默著握拳捶甲。以這微小的聲音,致敬荒丘嶺中的袍澤。

            “將軍,速去派人,征調所有能征調的駑馬,貨車,越多越好?!蔽闊o郁沙啞聲落,陳廣頓時困惑道:“國師何用?”“裝尸首!裝這些蠻卒尸首?!彼壑袧M是寒光,西望而去,喑啞道:“貧道要在涼州邊地,連夜壘出一座京觀,一座用五萬蠻卒壘成的京觀!我倒要看看,入境的第三日,那些人看到這座京觀,誰還敢來!”

            聲音低沉,卻殺意凜然。陳廣眼皮一跳,看了眼遠處血色山丘,低語道:“國師可知,取尸壘京觀,乃大兇之兆,或為君子所棄?”“貧道眼中無君子,貧道頂上無吉兇?!庇挠耐悘V,伍無郁漠然道:“若有天譴,若有罵名,貧道一肩擔之?!?br>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