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2章(1 / 6)

            可由于朱見濟需要許多水泥,就導致了時間成本的增加。誰讓運送原材料也要花時間呢?拖拖拉拉的,到了現在才積攢起足夠多的水泥來實施朱見濟的計劃。在處理孫家財產的時候,朱見濟明確提出過要拿孫家的錢去為老百姓修路,造福民生。

            ——————“也先死了?”四月初,正在組織人手把農莊模式朝著直隸其他地區推廣的朱見濟忽然聽到一個很刺激的消息?!八趺此赖??”情緒激動之下的腦中風?還是腦溢血?反正那老頭都折騰這么久了,也該死了?!笆潜簧磉叺氖绦l刺殺的!”

            朱儀沉穩的為小太子講述了發生在草原上的重大火并事件?!鞍⒇葜翰粷M也先專橫已久,起兵反叛,而混戰之中,也先身邊親近阿剌知院的侍衛提前下手,借用急傳軍情的借口,貼近也先,將之割喉?!薄懊晒湃搜巯氯糊垷o首,已然是任由我大明驅逐?!?br>
            朱儀心中有些遺憾,他竟然沒有參與到這樣的大仗中去,不然軍功隨便撈??!朱見濟聽完匯報后深呼吸幾次,最后狠狠的捶了下手,“我要去找父皇!”他催著馬沖把自己那輛羊車牽過來,一坨肉直接蹦了上去。羊車肉眼可見的貼近了地面。

            高大的公羊不舒服的甩了下脖子,然后習慣性的拉動車架,小跑著往未央宮那邊去了。而在朱見濟踏入宮殿大門的同時,景泰帝也興奮的跑出來,顯然是得知了打勝仗的消息?!扒喔鐑?,好事??!”景泰帝激動的抱住兒子——在很多次試圖將好大兒抱起來卻沒有成功后,他已經很習慣蹲下去跟兒子貼貼了。

            “咱們勝了!”“也先都死了!”景泰帝笑的非??旎?,有種第一次收藏美人時的興奮?!澳歉富??對阿剌知院的賞賜呢?”打完了也先之后,阿剌知院志得意滿,根本顧不上自己身上還沒好透的箭傷,有意和大明再重新談判,不讓對方一下子占有那么多地方。

            對此,方瑛也早有預料。狼群在爭奪頭狼地位時,總是能給出很多好處來拉攏助力的,可等頭狼得到了確定,整合了狼群后就會和大明這頭猛虎對上,搶奪起肉食來。所以他率先做出了反應,在雙方還沒有翻臉前,借口要為阿剌知院請功,給他擺了一場鴻門宴。

            宴會中同樣出現了“項莊舞劍”的戲碼,東宮六率成了頭牌,被拉出來演示了一番軍訓?;疸|并發,長弓齊射,以及方瑛“隨口”透露出的此時大明軍備情況,讓阿剌知院的臉色陰沉不定。等他回去以后,想著也先,想著自己,還有他那個才成年不久的幼子,最后還是派人入關,請求皇帝冊封。

            “給他,都給他!”景泰帝搓著手,高興的上了頭,“區區一個蒙古大汗的位子,朕給的起!”“趕緊的讓翰林院起草詔書,禮部那邊準備好寶冊,送去關外!”吩咐完這一些,景泰帝還對著朱見濟感慨道,“真是沒想到,對著那些人,為父竟然有這么開懷的時候?!?br>
            但地位下降帶來的影響仍然不可避免。錦衣衛指揮使是個得罪人的職務,盧忠失去了皇權庇護,以前得罪過的人就找上門來了。以前的好朋友們也紛紛遠離,跟躲狗屎似的。這讓過去受人討好的盧忠有些難以接受。特別是背了黑鍋后為了活命,盧忠一直裝瘋賣傻,尊嚴是被嚴重損壞了的。

            朱見濟就坡下驢,從椅子上滑下來,走到盧忠身前,帶著嬰兒肥的手掌撫上盧忠的背,動情說道,“只是尚可?”“孤曾找人問過你家的情況,這段日子你可滄桑了不少?!薄氨R指揮使,為了皇家,你受委屈了!”“草民當時受陛下恩重,自當肝腦涂地,哪里稱得上委屈?!”

            盧忠激動起來,帶著哭腔說道?!安?,以當時的情況而論,你是不該受這份罪責的!”“草民哪里值得太子這句話……”盧忠放棄掙扎,眼淚就勢滴落在地。短短時間內,太子和前任指揮使心心相惜,充分表達了自己對對方的感激。

            馬沖在一邊腦袋縮著,暗中向盧忠學習和老板對戲的本事。他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感覺這皮子的確需要再厚點。好在朱見濟不喜歡太浪費時間,盧忠也是個有工作經驗的老員工,所以形式主義只做了一點,雙方就結束了互相安慰的話題,進行起了坦率的交談。

            “你應當猜到了孤找你來的目的?!敝煲姖撌侄?,肥厚的背影在爐火和燭光的雙重輝映下,像個渾然天成的球體?!叭缃癯镁謩菘瓷先ワL平浪靜,實則暗流洶涌??上Ч履暧?,又居于深宮,無法探知其中奧秘?!薄肮滦枰藖沓洚敹?,辦點事情?!?br>
            盧忠和小老板有了情感交流后,也敢抬頭了。他瞄著小太子的背影,用很誠懇的語氣說道,“草民駑鈍,沒讀過幾本書,但忠君體國的道理是懂的?!薄爸灰钕乱宦暳钕?,草民自當任由驅使?!薄叭羰枪伦屇阏业娜メ槍Ω吖亠@貴呢?你怕不怕麻煩?”

            “草民只知道天底下最尊貴的只有皇家,若是太子需要,其他人便不能算是高貴士勛了?!敝灰谢始叶档?,讓盧忠咬誰他就咬誰!看看,這當狗的覺悟有多好!動物保護者朱見濟高興的笑出了聲。于是朱見濟也不用多廢話,當場表示,“盧忠,你已經回不去錦衣衛了?!?br>
            “來孤這里當差吧!”“東廠是皇家心腹,不受那些大臣管制,你也不必擔憂被人發現身份?!鼻板\衣衛指揮使在東廠再就業的消息,總能嚇到別人的。為了盧忠考慮,朱見濟打算讓他暗中行事。這樣雙方都方便?!肮卢F在是無法給你明面上的官職,但除此之外,要錢給錢,要權給權,沒有二話!”

            而且不能當官也只是一時的問題,誰都明白太子的地位,景泰帝一去,太子必然繼位。即便景泰帝長壽,在太子長成后,自然有開府任命屬官的權力。更別說朱見濟已經在謀劃讓景泰帝允許自己建設東宮集團了。盧忠的前途,朱見濟還是給得起的!

            “草民謝殿下恩典!”盧忠鄭重的叩拜,正式宣布自己改換門庭。有點遺憾不能自稱“臣”,不過盧忠既然當慣了皇家的狗,也不在乎稱呼方面的事了。服務對象從父親轉移成了兒子,差別也不算太大。大明朝本來就是家族企業嘛!

            朱見濟滿意的點點頭,問他道,“聽說前些年陛下調撥了一些錦衣衛去東廠,若是孤讓你暗中掌管這些人,可有把握?”“可以!”“那些人本就為我一手操練出來的心腹,只要東廠那邊配合,必然不會出問題?!爆F任的指揮使可管不到東廠的事情,工作崗位調動了的錦衣衛只能服從阮伯山這位督公的命令。

            而阮伯山,則是聽朱見濟的!想來在太子吩咐他聯系盧忠的時候,阮伯山就做好了被分權的準備。對于阮伯山來說,把插進來的錦衣衛們隔出去也好。畢竟東廠工作的人都是宦官,那些體格正常的錦衣衛擠在里面,就跟太監混在青樓里一樣格格不入。

            何況阮伯山還不算真正大權在握的督公,平日也指揮不大動那幾十個人。說不定東廠被朱見濟一分為二,反而方便了阮伯山掌控。于是雙方一拍即合。------------第二十五章:太子聽見了南宮的消息朱見濟為了表示自己會是個好老板,當即賞賜了盧忠白銀五十兩——

            可別小看了這五十兩銀子,現在大明的通貨膨脹率可還沒升上去呢。明朝人普遍使用白銀充當貨幣,還要等到中后期。因為那時候西方已經開辟了新航路,全世界的搜刮金銀財寶,只是在大明強大的吸金能力下,這些被西方殖民者辛苦搶奪來的寶藏,轉手又流到了明朝。

            現在一兩白銀,足夠讓普通人家用上一年了。而當初景泰帝賄賂臣子以便讓朱見濟上位,也才扔出去五十兩黃金,由此可以推測,明朝此時的金銀購買力何其強大。也證明了曹吉祥當時搜刮的油水有多少。盧忠感激的接過馬沖遞過來的盒子,將份量不輕的銀子抱在懷里。

            滿滿的幸福。除此之外,朱見濟又特批給了盧忠白銀五百兩,充當事業的準備金。只是重量不小,在盧忠出宮的時候,才會搬到車上跟著他回去。不然加上先前的五十兩,盧忠哪里拿的動?盧忠在外面的行動,也都是要花錢的。朱見濟需要他給自己探聽一些大臣的消息,順便收集社會上的各種情報,讓深居大內的朱見濟可以及時了解到外面的情況。

            畢竟以小太子的年紀出去,一個沒看住還有可能遭到拍花子拐賣。所以朱見濟基本隔絕了微服私訪的可能,很長時間都要待在宮里。也許等皇莊建立起來后,朱見濟才有機會被人拱衛著出宮行走?!拔淝搴钍?、護駕將軍張輗那邊你多注意點?!?br>
            朱見濟著重點名了這兩家。自從第一次朝會結束后,朱見濟就試圖給景泰帝上眼藥,讓他疏遠石亨??上Ь疤┑鄹緵]有意識到這位跋扈將軍的危險,跟著兒子一塊吐槽了一下石亨總喜歡跟他要賞賜后,也只是擺擺手,讓朱見濟別“以貌取人”。

            “石亨是個猛將,不能因為人長的兇,就將之貶斥吧?”在皇帝眼里,將軍貪婪一點,總比他既能打仗又會保持人品拉攏民心更好。而張輗那邊,則是朱見濟讓人普及了下張家情況后,將之記錄上的預防名單。雖然沒有抓到張輗的把柄,但直覺還是讓朱見濟升起了警惕之心。

            特別是張輗作為護駕將軍,是有出入宮廷權力的。他如果真要搞事,很有可能造成意外。盧忠也不問太子為何安排他盯上這幾位,只是接過命令,嚴肅的保證自己必然不負使命?!捌渌氖碌热蘸笤僬f吧?!敝煲姖鞠胱尡R忠去外面找些壯士來東宮當兵,但又想到六率的編制還沒有被批下來,還是需要等一等的。

            在朱見濟的計劃中,東宮六率的組建還是分成幾個部分的。如果景泰帝好說話,那他就讓好爸爸抽調原來三大營中的精銳擔任東宮守衛,并拉攏勛貴集團中的一些人為長官。反之,朱見濟就要自己招兵買馬了。好在咸陽宮的位置距離宮外只有一墻之隔,也方便招攬人手。

            隨后,朱見濟又跟盧忠說了些話,聯系了下感情,就把人打發走了。殿外,阮伯山早已等候多時?!岸焦??!北R忠認識他,面容平靜的和人打了聲招呼。想當初同樣涉及太上皇,同樣是告發罪人的舉報者,兩人的結果卻是一個上一個下。

            不過沒關系,現在他們都成同事了,緣份就是這樣妙不可言?!肮脖R指揮使了?!比畈叫Φ煤軣崆?。盧忠也客氣回道,“不敢當這話,盧某還是一介平民?!薄斑@算什么?跟著太子殿下,指揮使遲早還是會讓您來當的?!比畈嚼^續微笑,然后拿出一份名單,上面全是之前被調撥過來的錦衣衛姓名。

            盧忠一手抱著裝滿白銀的盒子,一手接過。一切盡在不言中。兩天后,大晴。朱見濟結束了早朝,在和景泰帝吃了飯后就跟著老媽杭皇后在御花園里遛狗,順便消食。阮伯山隨侍在一邊,偶爾說兩句俏皮話都得皇后太子哈哈大笑。

            本來景泰帝也要跟著來湊齊一家三口的,只可惜唐美人那邊,由于景泰帝將賜予唐興的田地推遲,使得美人生氣,需要景泰帝過去哄哄。對此,已經貓狗雙全,兒子還時常來看望的杭皇后并不在乎。狗不比男人好?但遛狗遛到一半,杭皇后忽然停下,對著朱見濟面露難色的說道,“近來冬春之交,汪氏那邊的兩個公主,還有南宮的小皇子因此病了……”

            “青哥兒,你有沒有法子,給她們送點藥過去?”汪氏本來是景泰帝的原配,還給子嗣稀少的景泰帝生下了兩個女兒。只是在易儲風波中,汪皇后因為恪守封建道德,反對景泰帝捧自己的親兒子,從而被廢為庶人,幽禁深宮。朱見濟的兩個妹妹也因此失去了父愛,跟著母親一起被囚。

            還是那句話,景泰帝只會自己上心的人處處好,要是踩到了他的底線,那對方就是見識到什么叫做冷血無情的天子。杭皇后在王府時,對于汪氏是很尊敬的,風波過后雖然撿漏上位,但對她仍舊關切。很多時候,汪氏那里缺了什么,杭皇后總會多加照顧。

            可惜前者被囚,后者也只是個掛名國母,一些方面仍然是顧不上的。景泰帝則是不聞不問。宮人們感應到皇帝都態度,也甚少提起前皇后和兩位公主。杭皇后本來也不想多嘴,但兩位公主都病了,太醫那邊敷衍了事,急得汪氏不得不求到杭皇后跟前。

            杭皇后想起去年兒子大病,自己近乎絕望的心情,也感同身受,就找來兒子說了這事。畢竟讓太醫傾力治療兩位公主,出入禁宮,還是需要景泰帝點頭。但顯而易見,杭皇后無法說服丈夫,只能依靠朱見濟了。對此,朱見濟并沒有拒絕。

            他是一個心懷天下的儲君,老百姓他關心,公主他也關心。特別是以他爸的生育能力,估計也就他們三個了,要是公主有什么損失,下一代里連一桌斗地主的都湊不齊。雖然汪氏的屁股沒有跟朱見濟坐在一邊,政治不正確,但孩子是無辜的??!

            但汪氏那邊可以同情,住在南宮和太上皇一塊被監視的錢皇后又是如何?他媽怎么跟這一位扯上關系了?“汪氏先前與錢氏交好,如今兩人都淪落了,只能互相取暖?!碧貏e是錢氏遇上的男人還不好。景泰帝雖說對自己的原配不管不問,但好歹沒有刻意折騰人家,有吃有喝只是沒有自由。

            但太上皇土木帝可不一樣。人的壞是從骨子里透出來的。被囚南宮并且企圖復辟失敗后,朱祁鎮的脾氣越來越壞,有時候還會動手打罵錢氏??蓱z錢氏在聽聞朱祁鎮被俘虜后日夜流淚,眼睛都快哭瞎了,回來以后不僅跟著丈夫一塊被囚,為了滿足朱祁鎮大手大腳的生活習慣,還要辛苦紡織做女紅,托宮人拿出來賣。

            丈夫理所當然,還嫌棄她哭著心煩,寧可去睡宮女,也不愿意去安撫一下原配。結果現在朱祁鎮在南宮生的小兒子病了,還得錢氏托關系來找太醫,最后通過汪氏,傳到了杭皇后耳朵里。杭皇后聽說了,更加同情她的遭遇。但朱見濟不同情。

            他只是感到很失望——沒想到景泰帝再三加強了對南宮的監控,人還是能向著外面傳遞消息。------------第二十六章:太子借題發揮他老媽的政治嗅覺也明顯為負,根本沒有意識到,錢氏的話流出南宮,又通過汪氏遞給她這件事意味著什么。

            宮里面的篩子真的太多太大了!這里面也許還有孫太后的手筆。作為一名太后,她能下手的地方還是很多的。更何況朱見濟還被阮伯山打過小報告,知道景泰帝身邊那個老太監和太后走的近。果然,很多人都靠不住。他和景泰帝只是想讓太上皇待在南宮養老,結果太上皇的所作所為,簡直是要逼得朱見濟帶著人去“劃船”然后意外落水了。

            其實要是景泰帝心狠手辣,何至于有現在的煩惱。不過他爸他媽都心善,朱見濟也不能暴露出自己猙獰的一面,讓他們知道兒子是個面白心黑的豆沙包。所以朱見濟聽完杭皇后說完汪氏和錢氏的事情后,小臉一皺,矯情又做作的說道,“汪氏那邊我可以直接讓太醫過去,可南宮那邊關系重大,總得要和父皇說一聲的?!?br>
            “而且太上皇在南宮榮養,怎么皇子生病都要宮人傳話出來,不直接找太醫?這種事傳出去豈不是要讓人覺得咱們苛待了太上皇?!”“阮伯山,你趕緊帶著人過去探視一下太上皇和小皇子,再看看是不是有宮人對其不敬,又上瞞下蒙,才至于此的!”

            “要是真的查出來了一些違逆之徒,就把他們當場拿下,再安排一些人常駐南宮,讓太上皇一有需要,咱們能早點知道,把東西送過去?!敝煲姖硨χ蓟屎?,語氣焦急的使喚阮伯山。杭皇后對于朱見濟的熱情很感動。其實她一直覺得景泰帝對太上皇有點嚴格,現在兒子搭把手,錢氏那邊的生活應該會輕松一點。

            阮伯山卻是可以看到皇太子的表情。嬰兒肥還沒褪完的臉上,有一雙冷漠的眼眸。阮伯山瞬間聽懂了主子的命令。他哈著腰應下,然后對著杭皇后告退,帶著人就急匆匆的趕去了南宮?!澳俏揖拖热フ腋富柿?,這種事情不能瞞著他!”

            朱見濟看著阮伯山帶人過去,方才轉過身對著杭皇后擺手。杭皇后假裝生氣道,“天天就知道黏著你父皇……”“我作為兒子,總要為父皇分憂嘛!”“就你會說話,快點去吧?!焙蓟屎蟛辉俚⒄`,撫摸著懷里的肥貓放了朱見濟一馬。

            朱見濟笑嘻嘻的墊腳,伸手把肥貓剛剛舔順的毛逆向摸了一把,在肥貓憤怒的叫出聲前,小短腿一撒就跑了?!叭グ呀l將軍宋杰給我叫來!”走在半路,朱見濟黑著臉讓馬沖去給自己叫人。沒多久,一身甲胄的宋杰趕過來?!鞍菀娞?!”

            年紀還不到五十的宋杰有些撐不住自己一身的裝束,接到太子召見的命令后一路小跑過來,已然是氣喘吁吁。但是他的表情仍然警惕小心,就像他的性格一樣。朱見濟已經暗中了解過這位的情況,沒有讓宋杰多辛苦,轉手就為他賜座,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西寧侯,孤剛剛聽說南宮那邊有人對太上皇不敬,以至于小皇子生病卻無法尋來太醫?!薄肮侣犅勚蟊阈闹薪箲],擔心太上皇也因此受苦。所以想讓你差一些人手過去,把南宮中的違逆不敬者抓起來,換一批新宮人過去伺候?!?br>
            “這樣,才能顯得皇家和睦,告慰先祖,為天下表率?!敝煲姖f的振振有詞,一開口就是老道德標兵了。只要他下手夠快,別人就指責不了他??伤谓苋绾温牪怀鏊捓锏恼嬉?,頓時驚訝道,“此事太上皇可知曉?陛下可知曉?”

            朱見濟仍舊是一副“為了大家好”的表情,“太上皇若是知道,也不至于被底下的小人蒙蔽了?!薄爸劣诟富誓沁?,孤等會自然回去解釋?!薄把巯逻€是太上皇的安危重要!當初土木堡被俘后,太上皇便受到了驚嚇,到了現在還要深居南宮休養精神?!?br>
            “想來西寧侯也是關心太上皇身體的?!敝煲姖粗谓軠嫔5睦夏?,話語中滿是真切。宋杰緊張的咽口水,顯然聽明白了朱見濟想干什么。無非是把南宮再次清理一遍。他是一個很謹慎的人,但只有謹慎這么一個優點,是無法讓宋杰以快五十的“高齡”擔任禁衛將軍這個重要職務的。

            更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屬于大明朝的勛貴?!拔鲗幒睢边@個爵位,是一開國就被太祖冊封的,之后太宗更是將公主嫁給了第二代的西寧侯宋瑛,生下了宋杰,所以認真算起來,宋杰和朱見濟還有點親戚關系。不過在此前生活瀟灑的勛貴們在遇到朱祁鎮這位戰神后,便紛紛倒地。

            宋瑛作為當時的西寧侯,以六十余歲的老邁之軀追隨皇帝親征,結果就像前任英國公一樣,同是號為大明名將的宋瑛被坑害致死,死在了一場開始結尾都極其滑稽可笑的恥辱戰爭中。死無全尸,至今都無法找到遺骸。而宋杰因為早產,自幼身體便不好,于是對外只能夸贊其“生性穩重”,卻無法承擔起父輩的榮光。

            就跟別人夸胡瀅一樣。好在宋杰有個好兒子。在變亂之前,宋杰都做好了讓兒子繼承爵位的準備。誰知道老父親會突然去世。景泰初年,宋杰因為過于刺激而病倒,兒子宋誠給他服侍敬孝,隨后景泰三年,二十出頭的兒子為了撐起西寧侯府的榮耀,剛剛成婚就趕去了甘肅涼州。

            眼看在宋誠成長起來之前,西寧侯府要不停的往下坡走,景泰帝顧念老臣,才特意安排宋杰當了禁衛將軍這個職位。所以宋杰對景泰帝是很感激的。而對于一手微操,使得宋家遭遇大難的正統皇帝,宋杰難免有怨氣。因為西寧侯府可不像張家那堆人似的,親兄弟都斗爭不斷。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