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9827章(1 / 8)

            葉枯的記憶不知是什么時候,又與現在相隔了多少歲月,很多東西都似是而非,與以往相比變了大樣,如今的修行又是何等模樣,天地又是何等模樣,由不得葉枯不心生好奇?!奥仿湫捱h兮?!比~枯上一世是朝聞道,夕可死矣,這一世自然不會渾渾噩噩的混吃等死,但凡是過往,皆為序章,現在仍是要重頭來過。葉枯以水木二行入神識沖刷己身,一坐便又是一日,靜到了極處。

            “當官?”老人一愣,原本平靜的臉上頓時露出了驚恐,再瞧了瞧他,作勢就要俯下身去,嘴里更是顫顫巍巍,連句話都說不出。連忙扶住老人,伍無郁低聲安撫,“老人家別怕,不是那些壞官,是好官,來這去教訓那些壞官的,您別怕?!?br>
            一陣手忙腳亂,老人終于又能說話了,但神情還是少了幾分溫和,多了些躲閃,同時更是忍不住詢問,是不是來抓他們這些逃戶的……在伍無郁的連聲保證后,這才安下心。只見老人松了口氣,隨即喟嘆道:“唉,也是嚇怕了,當年跑到這,我跟孩他爹睡都不安穩。生怕官府的,老爺家的,誰來抓……

            現在想想也是,就剩我老婆子一個了,抓就讓他抓,還有甚怕嘞?!毖凵裎?,伍無郁深吸一口氣,沙啞道:“放心,沒人來抓你了,以后會有好日子的?!薄昂萌兆??”老人笑了笑,搖了搖頭,然后問道:“你這娃子說是官,我還真不信,哪有跟我這老婆子這么說話的官。你什么官啊,是縣太爺手下的嗎?”

            “縣太爺可管不了我,我的官,大著呢……”“你這娃子,指定是騙我老婆子,凈說大話。以后可不敢亂說了,要被打板子的……”“好,好,聽您的……”第四百七十八章 相迎國朝田稅,十取其一,到了這,為三至五不足,甚者為六。

            此為田一項,還有許多苛捐雜稅,名頭繁多。糧不足納,若非親眼所見,伍無郁也不敢信。百姓們發現辛苦一年,種出來的糧食還不夠繳納田稅的,活不下去,怎么辦?賣田,賣身。然若遇有善心的士紳地主,尚能有口吃的,若是碰上狠心的,還是活不下去。

            樹挪死,人挪活。大江險,但卻有讓人飽腹的魚蝦。因此,這滄瀾江邊,才多了那么多村子,才活著這么多人。當然,這也并非絕對,但也是大部分。這幾日,伍無郁輕裝簡從,風雨不避,沿著滄瀾江,走過了幾十個村落,見了許多的人,這才得出了結論。

            難得的晴朗天,伍無郁在江南道界邊的一處小鎮落腳。沒去客棧,而是來到了一家宅院內。原本空曠的大院,此時擠滿了人。他們皆是虎背熊腰的漢子,但此刻聚在一塊,卻露出了幾分緊張、期盼的神色。彼此交頭接耳,十分激動。

            “肅靜!”恭年現身,大喝一聲。眾人連忙止住話頭,紛紛看向那緊閉的房門。下一秒,房門打開,伍無郁一身青衫,走了出來。所有人凝住呼吸,只聽他笑著說了句,“諸位安好?”然后便是齊聲呼喊,“參見大人??!”他們,便是伍無郁一早秘密調至這江南道的鷹羽各個頭頭。

            哪怕那新娘與他的血親。他是沐承安的兒子,沐承安骨子里的冷血,他也有,甚至猶有過之。在他看來,所謂沐府女眷,無非是聯姻工具罷了?!瓱艋鹜鞯奈蓍T前,伍無郁靜默好久,才一把推開房門,大步走了進去。剛進去,便看到了趴在桌邊,獨自喝悶酒的沐小雅。

            兩人視線匯聚,只見沐小雅霎時淚光朦朧,“聽說你不見,還以為你……你……逃婚了……”眼神帶著幾分愧疚,伍無郁轉身閉上房門,走上前生硬道:“沐府太大,迷路了?!编坂鸵宦?,沐小雅頓時破涕為笑,然后帶著醉意上前就要抱他。

            “你喝了多少?”伍無郁看著身上的這人,又瞥了眼桌上的一堆空酒壺,不禁微微一嘆,然后半摟半抱,把她送到床上。沐小雅躺在床上,雙眼緊閉,身子卻十分不老實,左翻右滾,說著聽不清的胡話。終于,給她擦了擦臉,脫了靴子外衫,足足忙活到后半夜,她這才窩在被褥里,老實的睡去。

            看著沐小雅的睡顏,伍無郁眼神十分復雜,良久之后,才回身吹滅燭火,摸黑上床。還是兩人兩條被辱。伍無郁嗅著鼻間傳來的酒味,正打算睡下,一旁卻傳來了沐小雅的囈語聲,“我一直都知道,你不喜歡我……你喜歡那個叫上官的女人,你當初說她……說她的時候,眼睛很溫柔……你從來沒有這么看我……

            你在騙我……騙我爹……騙我沐家……”(第五百二十四章 三衛齊聚“都是假的!”沐小雅眉頭緊緊皺在一起,帶著幾分哭腔,“騙子,大騙子,你在騙所有人……我知道,別以為我傻……”是酒后吐真言?下意識的,伍無郁伸手上前,想要撫平她皺成一團的眉心。

            可手指剛剛觸及,便又迅速收回?!安贿^啊……我才不在乎……管你怎么做……”嘴唇一抿,伍無郁輕聲開口,“你爹不是很寵你嗎?”沐小雅眼瞼下的眼珠動了動,卻是沒有回應。見此,伍無郁微嘆一聲,背過身去。她與沐承安的父女關系究竟如何,伍無郁并不想知道。只是剛剛看到這女孩睡夢里才展露的委屈,有些不忍,從而下意識發問罷了……

            終歸最后,他將是最對不起她的人。但是他不曾注意到的是,身后的沐小雅,緩緩睜開了眼,眼神從哀怨到釋懷,最后變得苦澀。沐家上下都沉浸在伍無郁刻意編制的夢境中,一個世襲罔替,就叫他祖孫三代,紅了眼,亂了心。但唯有她沐小雅,看的分明。

            無關智謀,無關心機,只是她沐小雅恰巧,看透了伍無郁的心思而已。對著伍無郁的背影,沐小雅張嘴無聲說了一句話,‘我真不在乎’,然后便重新閉上了眼。同樣的一片月色下,沐府之內,有五個人難眠。一處是廳堂里的沐氏祖孫三人,一處便是這本不該寂靜無聲的洞房。

            該清醒的,被蒙蔽著;該渾噩的,卻清醒著?!獎δ媳狈竭叺刂?,皓月當空。李廣義按劍而立,南望起伏在黑暗中的山脈,身邊則站在秦嘯、陳廣。三人身后,便是密密麻麻的三衛軍卒。終于,陳廣率先開口,“探子回報,確定前面屏障各個山口關隘,都只??諝?。留守兵卒,連一千都不到,只是在虛張聲勢。我們,進劍南吧?!”

            “只是無法與大帥取得聯系,唯恐入劍南,大帥有性命之險?!鼻貒[皺眉開口,“那個來傳帥令的老人,應該是鷹羽高手。他回劍南尋大帥,有三日了吧?我們再等等?”“時不我待!”陳廣沉聲道:“這綿綿屏障,今日是空的,明日誰知會不會有大軍駐守。此時不進,便沒機會了!想想大帥傳話,尋機入劍南,這難道不是最好的機會嗎?”

            兩人各執一詞,然后看向李廣義。只見李廣義半瞇著眼回頭,喟嘆道:“當真不敢信,原來西征的帥印兵符,竟還在……還在大帥手中。本以為我奉旨而來,僅我左驍一衛,未曾想……”聞此,陳廣與秦嘯互相看了看,皆是搖頭嘆息。

            是啊,說出來誰敢信?能調動二十余萬軍的帥印虎符,陛下竟然沒有收回!自己這位大帥,看來是深得帝心啊?!皩④?!”倏地,一名將領從黑暗中走來,喑啞道:“此地如此險要,為何突然撤兵?定是大帥謀劃!末將以為,當速入劍南!”

            秦嘯看了這人一眼,擰眉看向李廣義,“你的人?”“是啊,”李廣義似笑非笑,“也可以說是大帥的人。你不覺得眼熟嗎?西征時,可都靠這位呢,他原是大帥麾下的鷹羽,叫……展荊?!闭骨G漠然而立,站在三位大將軍面前,拱手道:“末將展荊,參見諸位將軍。末將以為,速速帶大軍入劍南為上!只有我們三衛大軍踏上劍南的土地,大帥才是真正的安全?!?br>
            李廣義三人互相看了看,交換一個眼神,然后便見李廣義沉聲道:“也好!進劍南后,三衛接手劍南山防,屯兵于此,等大帥傳信!”“好!”陳廣當即點頭。秦嘯瞇了瞇眼:“不妥吧,這接手劍南山防,勢必要與劍南留守軍卒廝殺,他們雖說不過區區千人,不足為懼。但問題是,一旦開戰,那就撕破臉了。

            臉上沒有惱怒,秦嘯笑了笑,攤手道:“若你陳廣愿代大帥下令,我山南衛上下,皆愿從命?!甭劥?,陳廣臉色一沉,卻是沒有開口。到是李廣義瞥了眼秦嘯,淡淡道:“秦嘯,你我同為國朝大將軍,不妨給你提個醒。咱們與山那邊,成了一家私卒的,不一樣。我知道,情勢所迫,有時候不得不沖人低個頭。

            低頭沒什么,跟在一些人身后混些好處,也沒什么。但別把自己當成他的家將。否則,便是滅頂之災。劍南與山南臨近,沐家與山南那位,聯系頗多。你是不是想著,山南那位樹大根深,朝里通著……呵呵,那位來時,見過你吧?

            若你信我,就忘了那位的話!咱們這位大帥,出了劍南,下一步就是山南!陛下用大帥在洗盤,你還沒看出來嗎?整整三衛的帥印兵符一直不收回,你還沒看出什么?秦嘯,心思活泛沒錯,但要看清時事。大帥,天驕侯,才是日后朝里的大人物。

            今日,你山南衛能來,你秦嘯能來,是因為你沾上了跟隨西征的緣故,是因為陛下還認你是國朝的大將軍,而不是一家一姓的私卒!莫以為那位的姓與陛下一樣,就從了。陛下的姓,跟那位的姓,差的遠吶!要我看,大帥的姓,才與陛下是一個樣的?!?br>
            聽完這段話,秦嘯臉色青一陣紅一陣,攥著拳好久,才咬牙道:“你是這么看的?”“李廣義說的沒錯,這是大勢所趨,秦嘯你想不明白,沒人幫的了你。自己選吧。是帶你山南衛同虎賁、左驍一起,攻入劍南,還是原地駐扎?!标悘V在側開口。

            沉默良久,秦嘯倏地抬頭看向展荊,望著他漠然的眼神,咬牙道:“本將是國朝的大將軍,我山南衛,也絕非誰的私卒!攻入劍南,接手山防!”“好!”陳廣與李廣義互看一眼,皆是眼中帶笑。一刻鐘后,靜默在黑暗中的大軍開始緩緩而動,向著幾近空虛的劍南山防,進發!

            (第五百二十五章 終見古秋池隆州城外,旌旗獵獵。伍無郁披甲而立,他的面前,是一桿大纛。而大纛之下,則是被壓跪著的南詔王子,申威。申威此刻披頭散發,一臉木然,雙眼沒有焦距,好像認命了一樣,再也見不到當初在沐府的神氣。

            他其實到現在還不理解,為什么自己的未婚妻會嫁給別人,為什么明明與他南詔交好多年的沐家,會要殺他……或許不是不理解,而是不愿承認罷了。微風拂過,他抬起頭,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視線緩緩掃過不遠處的一名名甲士,嘴唇半張,然還不等他說出半個字,站在他身后的執刀手,便重重揮下了利刃。

            血濺纛桿,人頭在地幾滾,那死不瞑目,還尚未失去光澤的眸子,正盯著伍無郁。低頭看了一眼,伍無郁深吸一口氣,緩緩抽出腰側長劍,高舉示威,沉聲喝道:“開拔!”左后側的沐隆亦是全甲在身,大步上前,重復道:“伍帥有令,開拔??!”

            甲士按照行軍隊形,開始向南而動。伍無郁瞥了眼沐隆,沙啞道:“此刻起,急行不止。直至出劍南,抵達南詔境?!便迓☆^顱半低,狀似恭敬的回應,“是?!痹谧呱像R車前,他又回頭看了眼身后的隆州城門,沐承安一眾,皆在目送。視線上移,一抹扎眼的紅色,映入眼簾。

            撐著車架,他遙遙望著身著嫁衣,獨自立在城頭的沐小雅,眼神微動?!拔閹?,需要去告個別嗎?”沐隆上前低語。聞此,他收回視線,淡淡搖了搖頭,徑直登上馬車。沐家給他準備的馬車,十分舒適,車內寬敞不說,更鋪著好幾層軟褥,伍無郁一腳踩到上面,竟直接陷了進去。

            沐隆車頭看著他身形一個趔趄,笑道:“曉得伍帥腿腳不便,父親大人特意讓人多放了幾床被褥,就怕連日疾行,顛簸了伍帥?!睕]有回神,伍無郁淡漠道:“有勞了?!闭f罷放下車簾,徑直半躺進去。沐家在這些小恩小惠上,一向很得人心,讓人挑不出半點毛病。

            接下來,馬車搖晃,隨軍向南。遠處城頭上,沐小雅面容精致,視線一直追逐著馬車,不肯離開?!靶〗??!奔t桃走上前,嬉笑開口,“想姑爺了?”她剛剛說完,便看到自家小姐的臉上,竟然掛著兩行清淚?!靶〗?!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姑爺過不了幾個月就該回來了,您別哭啊……”焦急著勸解。

            沐小雅卻是慘然一笑,“不會回來了,若真回來,也不再是我夫婿了……”紅桃的小腦袋瓜,怎么會聽得懂這話的含義?于是她可愛的臉蛋皺成一團,只能攥著小手在一旁,期期艾艾地說著不怎么入心的勸解。過了一會,那馬車徹底消失在她的視線,沐小雅這才收回視線,提袖輕輕擦拭著臉頰。

            “要不小姐,我們還扮上男裝,出城找地方去玩吧?還像以前一樣,好好玩一陣,姑爺就差不多該回來了?!甭劥?,沐小雅搖搖頭,深吸一口氣,拍了拍臉強笑道:“不穿了,以后都不穿男裝了。走,回府?!薄鞍 丁敝髌妥呦鲁穷^,向著沐府走去。

            ————一連三日,伍無郁都待在馬車之中,除了解手外,連吃食都在車上,鮮少在人前露面。這十萬大軍被他的急行之令,束縛身心,每日都精疲力竭。到是沐隆見伍無郁這般‘老實’,還是很詫異的?!拔閹??!便迓◎T在駿馬之上,身形低俯,“這天色漸晚,急行這么久了,要不讓將士們歇息一晚?按照路程來算,十日前能抵達南詔?!?br>
            靠在車壁上,面無表情的伍無郁聞此,喑啞回應,“可?!甭牭交貞?,沐隆瞇了瞇眼,右手一揮,示意近衛去傳令。是夜,車內一片寂靜。伍無郁躺在軟褥上,雙眼睜大,聽著外頭時不時經過的腳步,嘴角掀起一抹嘲諷。不到一刻,這附近經過了三次巡夜將士。

            看來他們對‘護衛’自己這一點,還當真是盡心盡力啊。當外頭腳步聲離開時,他正準備翻個身,誰知一道黑影卻是猛然竄了進來,帶起一陣疾風,而后再無絲毫動靜。但他知道,車內一角,多了一人!刺客?還是……黑暗中,他緩緩坐起身,貼著車壁,希望借助黯淡的月光,看清車內的人影。

            兩人誰都沒說話,沉默了好一會,才聽這人喑啞的試探,“大人?”是古秋池?。?!心中大喜,伍無郁右手猛然攥緊,身軀前探就欲開口。然這時,外頭卻響起了沐隆的聲音,“伍帥?睡了嗎?”輕飄飄一句,霎時如同驚雷炸響耳畔,伍無郁努力讓自己聲音平靜,“正欲睡,何事?”

            “呵呵,末將睡不著,想找伍帥聊聊入南詔后,該如何作戰……不知是否方便?”聲音極近,就在薄薄一層車壁外,甚至撩開窗簾,就能看到他?!拔依Я?,明日吧?!蔽闊o郁出聲拒絕。聞此,車外的沐隆眉頭一皺,低頭瞥了眼自己提著的飯菜,瞇眼道:“伍帥困了?白日不是睡了……”

            眉頭皺起,伍無郁不悅道:“怎地,不能睡嗎?”哪來這么大火氣?!沐隆臉色微沉,靜默一下,隨后道:“既如此,那不打擾伍帥休息了。末將告退……”等了一會,估摸著他應該走了,伍無郁這才望向古秋池,但不等他開口,就見古秋池沉著臉,探身在車窗下,沖他凝重搖頭。

            他沒走!心中當即明悟,伍無郁于是放緩呼吸,不再開口。沙沙沙……一陣風吹過,外頭的沐隆又動了動耳朵,然后這才邁步離去。若被他發現,有鷹羽衛出現在他的車架,那真不知他會做出什么來。不要忘了,這不是別處,而是在十萬大軍之中!

            “老夫,終于找到大人了……”古秋池察覺危機解除,喟嘆出聲,“大人,您所交付之事,皆已辦妥。陛下更是下令李廣義將軍,親率一萬騎來劍南,現下已經與山南、虎賁二衛匯合,展荊也在?!?第五百二十六章 心安聽聞古秋池的話,伍無郁心中大喜,特別是聽聞陛下下令,讓李廣義率萬騎趕來時,他心中郁結已久的紛雜,這才徹底安寧。

            至少,女帝不想殺他!她老人家,想讓自己活著!這個態度,比什么都重要。深吸一口氣,他快速在心中盤算一遍,然后擰眉道:“劍南軍將,皆在此地,北地山防應該已經空了,他們……入劍南了嗎?”“這……”古秋池遲疑道:“老夫來時,三衛大軍便已然匯聚,因聯系不到大人,因此老夫便獨身而來,至于大軍有無進劍南,老夫是在不知?!?br>
            “什么?”古秋池一驚,“大人,老夫來尋您,是要帶您離開啊。此處太過兇險,您一個人待在這,怎么行?”望著他,伍無郁漠然搖頭,“不,這十萬大軍,還在劍南,若我一走,他們立刻就會回過神來,大軍轉身,勢必有一場大戰。倒不如我繼續引他們南下,三衛大軍則速速占據劍南?!?br>
            “可大人您的安?!惫徘锍赜行殡y,“來時老夫還撞見了恭年與葉誠,他們幾人就在這大軍三里外潛伏。還是讓老夫帶您出去,北上匯合大軍吧……”“哦?見恭年了?”伍無郁雙眼一瞇,“這樣,你速速離開,讓恭年去嶺南尋楊硯,葉誠去番渾尋胡利。我這就與你寫兩封信,你讓他二人速速帶上送去。你還北上,把我的命令傳過去?!?br>
            見他根本沒聽自己的意思,反而開始摸黑尋紙筆。古秋池不禁搖頭苦嘆,“大人,您引劍南大軍南下,又能瞞得了幾日?一旦三衛大軍攻入劍南,他們早晚會得到消息的,屆時您身處敵軍之中,怕是會被其怒憤之下,給殺害??!”

            不敢燃燭火,借助微弱的月光費力寫著,伍無郁漠然道:“將信送去,我安全與否,便在這信上?!毙派??古秋池愣了一下,狐疑道:“大人,您之帥令,可通達三衛,但嶺南節度使不在此列啊,更惶恐他國之主。您寄希望于他們,反而不理會聽命于您的三衛,豈不是有些本末倒置?”

            筆尖一頓,他笑了笑,瞇眼道:“誰說楊硯不聽我的?那番渾的胡利可汗,是個梟雄之主,這個機會,他會把握住的。其實只靠嶺南的南營將士,就足以。傳信與他,只是加一份穩妥罷了。莫以為是我深陷十萬軍中,而是這十萬軍,陷入我手!”

            說罷,他不再停留,奮筆疾書,很快便將兩封書信,寫好。將其遞過去,伍無郁沉聲道:“古前輩,速去吧。萬事小心,特別囑咐一下恭年與葉誠,信便是我的命,送至我活,越早越好,越快越好,不可延誤?!币娝囊庖褯Q,古秋池只得嘆氣一聲,將兩封信收入懷中,然后屏息聞聲,察覺到外頭再無動靜后,這才沖他一拱手,靈貓一般,彎身竄出。

            待他離去,伍無郁平靜著收拾好筆墨,然后足足等了半個時辰,見外頭沒有異響,這才大聲喝道:“來人!來人??!”聲響很快就驚動馬車外的守卒,當即便有人快步跑來,“伍帥?”“速喚沐隆將軍來見!”“是!”很快,沐隆便匆匆趕來,進了馬車,燃起燭火,擰眉道:“伍帥何事如此急切?”

            看著他眼底青黑,伍無郁心中暗笑,但面上卻是沉凝似水,深沉道:“我細細想了想,這樣下去,太慢了!”太慢了?沐隆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行軍之速,于是擰眉道:“這還慢?照這般速度行軍,十日內可以抵達……”

            “十日太長了!”伍無郁面色陰沉道:“本侯思來想去,發覺十日,還是太久。我們已經斬殺了申威,大軍南下,已經算是圖窮匕見。南詔與沐家多年聯姻,如漆似膠。你怎知他收不到消息?十萬軍,大多是步卒,騎軍連三千都不到。便是急行軍,也行不了多遠。

            只能日夜趕路,除了必要的休息,不能再停了!”“日夜趕路?”沐隆愕然,睡意被沖散,苦惱道:“可這般急行,將士都已經心生不滿,若連夜里都不讓休息,那……”說著,他反應過來,抬頭看向伍無郁,只見他陰鷙道:“沐??!你以為十萬大軍去南詔,是兒戲嗎?那是要行滅國之事的!將帥當以此為第一要務。連趕路都心生不滿,都抗拒,那還如何打仗?

            莫非是匪當多了,不知兵該怎么當?!”被訓斥的臉色微紅,沐隆深吸一口氣,咬牙道:“不說這個,我去想辦法。但還得問一問伍帥,這般急切,當真是為了……”“沐隆?!焙傲怂宦暶?,伍無郁似笑非笑道:“莫非你以為,我會有什么心思?事到如今,本侯都當上了伍帥,為你沐家領軍南下了,你還心疑本侯?”

            “這……”沐隆看了看他眼中的嘲弄,抿了抿唇角,隨即拱手一拜,沉默退去。一刻鐘后,外頭便傳來了無數聲埋怨,以及將領的喝罵。再等一會,便是有人上前,駕車而行。車輪轉動,伍無郁聽著外頭的將士埋怨,將官的喝罵,勾起了一抹笑意,隨即便扯過一條褥子蓋在身上,舒舒服服地睡下。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