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57章(1 / 5)

            “什么地書天書的,仙姑真會說笑,貧道可真是一丁點兒都沒見過?!秉S衫女子上前一步,氣勢有些迫人,那片巴掌大的碧綠葉片,似綠玉一般,夾于其二指之間,“道長何不坦誠一些?”“轟隆?。?!”就在這氣氛微妙之際,震耳欲聾的聲響自那山坳間傳來,只讓人鼓膜生疼。

            在他身后,有烏芒翻涌,黑氣騰騰,閻家的無上玄法被催動到了極致,黑氣之中,赫然是一尊辨不清樣貌的魔影,那頭大魔右臂高舉,竟是與那中年男人做著同樣的動作!這中年男人已是踏在了步羽十三階上,又得了閻家閻訣真傳,出手間是槍出如龍,黑龍盤桓,龍吟震天!

            同上官帝族一般模樣,閻家一族,非直系弟子或是天資卓絕之輩不可修行那與星衍玄觀法齊名的無上玄法:閻訣。那如黑龍般地長槍貫頂刺下,閻訣幻化出的魔影愈發凝實,黑色神芒在翻涌,那尊魔似是在咆哮,可沖霄漢的戰意盡數融入到那一桿長槍之中。

            一如在北木城時,閻昊以浩然戰意壓人,不曾真正出手,便讓那吳亦肅吳公子狼狽不堪,更是差點就要做出那等雙膝跪地求饒的丑事,丟盡了臉面,閻訣本就是以戰養戰的不世玄法,戰意出,殺機現?!皣W!”從這道火焰裂隙望進去,那中年男人瞳孔猛地一縮,似是見到什么驚駭之物,以步羽之心境都無法保持平靜。

            “刷!”“哧哧!”有閻家的這位步羽修士珠玉在前,不需再多言語,眾位修士齊齊出手,各自祭出法寶,施展手段,攻殺那沐浴在烈焰中的龐然大物。呼嘯之間,神芒破空,虛空都在顫栗,這片被封禁的天地似是亦承受不住千百神芒齊耀的威勢,仿佛下一刻就要崩塌了。

            這頭龐然大物似是沒有料到這群渺小如蟻的生靈竟能在瞬間爆發出如此巨大的能量,那黑炎纏繞的長槍刺下,它竟是不閃不避,也沒有組織起任何的防御,直接便被一槍刺穿了頭顱!“吼!”那巨獸被一槍貫穿了頭顱,詭異的是,卻不見有一滴血液噴出,仰天怒吼,圍繞周身的火焰暴漲了十倍百倍不止,山坳之中化作一片火海,那閻家步羽修士的身形連同那千百道凌厲攻勢一道被火海吞沒!

            “老五!”那驚呼出聲的閻家修士正要沖過去救人,火浪卷來,猛烈的火勢迫得他身形一頓,難以前進分毫,這人的修為較那中年男子而言差了不只一籌,需與身旁族人聯手方可抵御這燎原火勢,已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這遭,所有人都將那三層火焰看了個清楚明白。

            便在那烏黑冥火之中,有身影傲然而立,執長槍在手,馭魔影在背,分焰破浪,宛若游龍,激斗那六足四翅之神魔。此時此刻,青銅古殿之前,離火爐中。葉枯與蘇清清湊在一處,透過身前那變換的光影,兩人將外面發生的一切都盡收眼底。

            “葉枯你說,他們誰會贏?”蘇清清有些緊張,兩只好看的眼睛緊緊地盯著那背后生有魔神虛影的中年男子,眼珠子隨著這位閻家步羽強者的閃轉騰挪而轉動,等不到葉枯的回答,倒是先把自己給看的昏了頭去。步羽修士的速度哪里是蘇清清能跟的上的,閻家那修有閻訣的中年男子每一次身形變換,蘇清清都要費老大的一番功夫才能重新找到他所在的位置,但往往是還不待蘇清清看清楚,那閻家的步羽修士就又變換了方位。

            如這位枯發老人般的存在,幾可謂是一部或者地的史書,數千載的歷史沉浮,這其中所蘊含的智慧,足以讓在世之人都為之瘋狂,哪怕是閻、凌這等古世家家住親臨,聆聽其教誨,都不足為奇。只是,這位枯發老人到底看到過什么,又經歷過什么,才會讓他這等存在都陷入了半瘋癲的狀態中,亦神亦魔,難以自救。

            枯發老人卻只是輕描淡寫,就像是在說著一件再普通不過的瑣碎小事般,一語帶過。語不驚人死不休,那枯發老人想了一陣,補充道:“該是五千年前,對,是這個數不假了,我還記得”說到這,他突然就沉默了下去,似是想到了什么不能或不愿與葉枯說的東西。

            這模糊的四五千年與一個明確的五千年并無多大差別,葉枯這時也回過了神來,只覺得有些夢幻,這等活化石般的人物竟就在自己眼前,他們還拉家常似的聊著天?!澳嫌蛐凇比~枯突然想到,在土壩村時,這枯發老人找上自己是為了裂谷的事,只如此便又想到了一樁傳聞,他曾聽聞有一位老人在不該進去的時候進去,又在不該出來的時候出來,好巧不窮,那位老人也是被南域玄宗之人接走的。

            “玄宗太上長老,裂谷”葉枯越想越是心驚,這枯發老人的經歷未免他也太驚世駭俗了些,只他心中這么想著,卻沒有說出來,而是走上前去大咧咧地在青石上坐了?!扒拜?,有什么事能讓閻家的人這么急匆匆的?是不是這云霧下有什么了不得的東西?”這老人不端架子,愿意讓他在身旁坐,葉枯便也不拘于禮,大方請教。

            那被古戰車沖開的云霧只剎那便又都聚攏了來,在那一瞬間,葉枯隱約見得,在那云霧之下,蒼翠一片,似也是茂密的樹林?!安恢?,”似是墊的腳有些麻了,那老人就把腳從屁股底下抽了出來,他似是對這件事并不怎么感興趣,“我記得跟你在一起的還有個女娃娃吧?怎么不見她了?她現在何處?”

            葉枯想到了在古靈的時候,若不是有趙承和老天師鎮住了場面,夏露萍那老女人雖也不敢把他怎么樣,但保不準會給自己什么難堪。說到底都是他修煉時日太短,沒有實力便沒有底氣,葉枯眼中的神采暗了暗,道:“前輩說的可是玄清?她復姓上官,她們家家教甚嚴,才出來一陣就有長輩追來了,現在應該是到了家了吧?”

            “上官?”枯發老人語氣輕極,并不如何意外,在為葉枯二人重塑那血肉模糊的肉身時,他便從上官玄清身上覺出了星衍玄觀法的氣息,“被叫回家了?正是該出來闖蕩的年紀,窩在家里頂什么用?上官一族的人腦子是怎么想的?”

            葉枯一陣無語,奈何這枯發老人就是有這么說的底氣,一個活了這么大歲數的人,批評批評晚輩好像也沒什么問題,“前輩你這可冤枉上官帝族了,是夏家的人把她叫回去的?!薄跋募??”枯發老人這次是真有些疑惑了,不解道:“哪個夏家?”

            這其中的講究,這背后的故事沒人能講得清,或者說有資格有能力知道這事來龍去脈的人是都不會講的,所以便惹出了塵世間不少的閑言碎語。此處“塵世”,說的既是修士的世界,也是那柴米油鹽的凡俗。第二百五十四章 窺山

            到底都是人,都對這離自己有十萬八千里之遙的趣聞軼事感興趣,凡人間是茶余飯后,修士間則是隨處可聊。上官一族因手執天下牛耳的緣故,其家族子弟多四散于古夏各處,旁系甚多,唯有這居于中州上虞古城中的族人才可稱“帝族”二字,才有機會接觸到上官一族賴之以安身立命的星衍玄觀法。

            有人說是兩族男女心意相通,雖身無彩鳳雙飛之翼,卻心有一點相通靈犀,冥冥之中,彼此之間,干柴烈火,只這“一點”便可燃“熊熊大火”,是兩情相悅,無謂門第之見,貴賤之別,引之為人間佳話??莅l老人聽了,只嘖嘖稱奇,在他這不知多少年月的渾渾噩噩中,這片天地中倒是生了不少的趣事,但有變亦有不變,譬如中州的那座都城,便一直是冠之以上虞之名。

            “原來現在只有在上虞的上官族人才能有資格修行這星衍玄觀之法,想在我那時候,可沒有這么嚴苛的規矩,散落南域的上官族人遺可修煉,就連將星衍玄觀法外傳的事也不是沒有發生過?!彼剖侨死狭硕紩傅拿?,枯發老人在大青石上坐久了,不自覺的,整個人就矮了一些,原是他的背不知在什么時候彎了些許。

            枯發老人很是放松,只是在與葉枯閑聊,想了解一些當世的事情?!靶茄苄^法外傳?上官家的人瘋了不成?”葉枯頗感詫異,毫不夸張的說,這玄法就是一族安身立命的根本,也是這些古世家能超脫世俗之上的根本之一?!安豢烧f,不可說啊?!笨莅l老人擺了擺手,這話又是只說到一半便不說了,轉而道:“我本是想著那女娃娃不錯,是個可塑之才,若能點撥一二,也算是結下一樁善緣,可惜了?!?br>
            葉枯心中一動,以這枯發老人的閱歷見聞,說不定就能治愈上官玄清那半張臉上的丑疤,問道:“前輩是想收玄清為徒?”“收她做徒弟?”枯發老人狐疑地看了葉枯一眼,似是在奇怪葉枯怎么會有這種想法,“為什么我要收她這個徒弟?一個人自在逍遙,豈不是甚好,再說,她現在遠在上虞,千萬里之遙,難道我還要攆著她求她拜師不成?”

            葉枯嘴角抽了抽,心想這老前輩可真是“氣度非凡”啊,正要在說什么,一顆心卻猛地向下一沉!兩人坐在大青石上,說話間,那只山岳也似的老龜便已是到了近前,它在大地上邁步,期間自是地動山搖,蒼穹顫栗,但只因枯發老人在這座山頭,這塊大青石上坐了,那股震感便是一點兒都傳不到此處來。

            那龜背上的人影仍是盤坐不動,兀自巋然?!班缓?!”老龜停下了腳步,碩大的頭顱仰天而起,頸項彎出一道弧度,張口巨吼,磅礴聲浪如海嘯一般席卷開來,虛空生痕,似也不堪承受這般重壓,要在這音浪下崩塌!四周,那些在巨龜邁步而來時得以幸存的群山被這有形的聲浪沖擊,似天塌如地陷,轟隆震動,高者大者,其上浮石翻飛,四散激射,而那些矮而小者,竟直接在這一吼之下崩碎開來,土崩瓦解,散做塵泥!

            饒是有枯發老人坐鎮,因這位老前輩自始至終都沒有刻意出手庇護,一切都是自然氣機流轉,葉枯竟也是頓覺胸口沉重,氣悶不已,像是有一塊千萬斤的大石頭壓在胸口,又有巨錘在有規律地錘擊一般。在這如驚濤駭浪般的吼聲中,那老鬼前方的云霧似都被逼退了數里,翻涌不定,無常變換,走白云蒼狗之貌,做千絲萬縷之形,一時間竟有潰散之勢。

            巨龜稍歇,可這一吼畢竟是未能奏功,那盤坐于龜背上的人影仍是巋然不動,只在他身前忽有耀眼金光乍現,一股奇異的波動滾蕩開來,天地間似有一聲輕吟,隨風而起,隨浪而至,猶如脆鈴慢搖,又似金玉鏗鏘!“叮!”似可斬天的金虹破如那為萬里云霧之中,那片封鎖了無盡山川的云霧如同被狂風卷蕩,呼嘯之間,竟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四散潰逃,朵朵云氣,片片云霞,奔八方而去。

            云氣散盡,沒有了阻隔,金曦散落而下,穿透了那被高遠的燦金云層,一束束,一縷縷,萬千光束,直往大地上投射而去。天上地下,復歸清明一片,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沒有了那封鎖了山脈又燒的火紅的云霞遮攔,這片天地方才初現崢嶸。

            此間,連同葉枯身后的山峰一道,八座翠峰共拱,入云霄而上青冥,在那些山峰之上,隱約間,望之,似有宮闕樓閣,依山傍水而成,有衣衫飄袂之象,聽之,似有仙樂飄飛,宮商角徵連羽,有夾玉撞金之音,一副仙家氣象!這八處山峰,如爪如屏,結成一道山環,在這山環之中,八峰拱衛之間,赫然便是層林疊翠,蒼茫而不知幾何,好似一塊精心打磨后的翡翠,鑲嵌在這山環之間。

            只此間,翡翠有瑕,在那片疊翠森林中,無端生出了許多疤痕,是前幾日中那些修士交手時留下的創傷,越是往密林中央而去,這般樹木斷裂,土地焦黑的疤痕便愈發密集。更讓人難以想象的是,在這密林的中央,竟有一座巨大的青銅宮殿,宏偉無比,巍然間,沉渾屹立,磅礴之勢威壓四方,其上有赤色銹跡斑駁,似是經歷了千載空悠,萬載風霜。

            那八道山峰向內彎拱,初時,葉枯只覺得它們像是一只奇怪的骨爪,此刻,他才猛然驚醒,這八處高峰竟是齊齊折腰,向這座宮殿低頭納首!如城池般的青銅古殿,出于這八峰環拱之間,在這股古樸與蒼涼之下,天地皆低昂。而在這青銅古殿的周圍,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古建筑群,乍一看去,這些或是半坍塌,或是已完全成了廢墟的古建筑似是雜亂無序,胡亂鋪陳,只有“緊”與“密”可言。

            只從這廢墟中管窺蠡測,便可見其盛時恢宏繁盛。而在這片古建筑群之外,那一圈樹木都已是被伐了個干凈,影影綽綽間,那些修士只如一只只螞蟻,渺小如點。無論事人族還是妖族,亦或是妖獸,眾多生靈皆只在古建筑群的廢墟外活動,好似那片沉寂而衰頹的古建筑群中有什么恐怖的存在,讓他們俱都不敢越雷池半步。

            只此時,葉枯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一雙眼睛只死死盯著那座屹立在古建筑群中央,更是在這片山環正中的宏偉古殿,根本沒有心思去關注這些顆粒般的黑點?!斑@片山川,這座宮殿怎么可能?”這般景象,讓葉枯一下子便想到了在那處被雷劈得光禿禿的山頭上,透過那一截矮樹樁上的“緣”字,與上官玄清一同見到的那處奇景:是八處翠峰,八條銀龍,一座古殿,滿山仙童!

            眼前所見,與那“緣”中一幕是何其相似!只是那八道如匹練般飛流直下的瀑布不見了蹤影,山色鐵青,全不見了那滿山的琳瑯珠玉、仙童仙女,那山峰上的人亭臺樓閣,仙樂飄飛,更想是一種幻覺,而不是真實存在的事物。古殿改顏,那青銅殿宇固然氣勢雄渾,但其上并卻無那道韻斐然的“緣”字可尋,周遭也多出了這大片古怪的遺跡,而那些不速之客們便徘徊在這遺跡之外。

            在葉枯驚疑之中,肩頭被拍了一記,那位枯發老人將葉枯喚回了神來,老人那略微凹陷下去的雙眸好似是兩汪深不見底的寒潭??莅l老人并未刻意窺探,葉枯卻只覺得自己的心中再無半點秘密可言。第二百五十五章 修道修仙那頭山岳般的老龜與那盤坐龜背上的道人,在出手破去了這封鎖天地的云霧之后便都沉寂了下來,伏在一座山峰之側,不再有什么動作。

            這座山頭上,枯發老人拍了拍葉枯的肩頭,將后者從震撼中喚了回來,在艱難地轉過頭,對上老人那深潭般的眼神時,葉枯只感覺心中一空,似是被看了個通透。當初在土壩村時,這位老前輩一拂之下便可讓葉枯記憶中的場景現于世間,若是他想,要見到葉枯記憶中的“緣之殿”怕也不是什么難事。

            出乎意料的是,枯發老人卻并沒有多說什么,真就只是簡單拍了拍葉枯肩頭,見葉枯回過了神來,便不再多說什么,轉身向山峰下行去。青銅古殿在前,而這位老人卻往那宮殿所在的方向背道而馳,似是對這座如城池一般的磅礴的古殿并不感興趣。

            葉枯心中似有所悟,這是這位老人尊重自己,不愿用強,這才沒有出手,老人這遭似是真的要離去了,葉枯急忙趕了上去,他心中還有許多疑問未解,欲想這位不世高人請教。這位玄宗的太上長老歷經五千載而未死,幾可謂是一部活著的史書,葉枯的心中現在有疑團重重,

            這青銅古殿究竟是何來歷?與玄清一道,透過“緣”之一字所見的“緣之殿”又究竟是何物?山中妖獸突然之間實力突飛猛進,先后有白靈等五頭妖獸臻至化境,數不清的妖獸開了靈智,踏上修行之路,與這所謂的“古殿”是否有關?

            那自稱有德道人的胖道士究竟是何來歷?他曾經說在寧安會有異寶現世,不但贈予了葉枯幾人人手一塊道牌,更是親自到了寧安,實在不像是在說謊,但葉枯輾轉寧安數次,卻沒有聽到過半點風聲。從廢石料之上的紋理、廢石料中的骨片,到那些殺陣、那被挖空的地底與那懸空的天河、墜入河中之物河自上游漂來的無瑕女尸再到眼前這片雄奇壯絕又似曾相識的景象,一切的一切,都堵在葉枯的心中,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在親眼見到這身處八峰拱衛之中的青銅大殿后,這些積藏已久的疑惑便一一浮上了葉枯心頭,隱約中,他覺得這里便是這一系列問題的關鍵。這些事情看似是雜亂紛繁,但冥冥之中,或許都與此地有著或多或少的聯系。此番際遇,是好是壞,是福是兇,這位老前輩但若是他肯出言指點一二,甚至更進一步,愿意出手相助,以他的見識與實力,那對于葉枯而言定是莫大的助力。

            長遠來說,五千年不死,老人一身修為早已不知高到了何等境界,莫說是葉枯,便是閻、凌這等古世家的長老,若是有機會,都會愿意常隨其左右,聆聽大道天音,勤修不綴。至少在如今古世家中,明面上,無一人在壽元上可與這位枯發老人相提并論。

            “前輩!曾經和玄清一起的時候,我們一起見到過相似的景象,只是我們見到的殿宇與這山中的一座很不一樣?!比~枯快步趕上,又誠懇道:“您慢些,如果可以,我愿追隨在您左右,聆聽教誨!”這般奇異之事接二連三的撞入葉枯眼中,撞進葉枯的耳朵里,直讓他都有些麻木了,不言其他,單是“兩千七百年前有相似銅殿現世”一事,便足以讓葉枯感到震撼了。

            難道自己與上官玄清透過那矮樹樁上的一個“緣”字所見到的,就是兩千七百年前的那一座殿宇嗎?這件事本身就不可思議,這遭便更是撲朔迷離,那矮木樁上的“緣”字又怎么會記載著兩千近三千年前的事物?上官玄清曾經向葉枯說過,在那座山頭上發生過爭斗,若是她說的不差,那棵樹該是在這場爭斗中才折斷了,留下了一片光禿禿的荒蕪與這一截矮木樁。

            至于那凌家家主和東域巫王隕落于銅殿之內,相比之下,倒顯得沒有那么令人吃驚了,所謂祖巫,不過是東域一地自己的叫法。東域是凌家的祖地,但這片地域除了修真宗門,各大世家之外,更多的是一個個或大或小的部落,這些部落的人稱修士為“巫”,但其本質卻并無多大區。

            這里的生活更近于原始,但這些部落中的人卻絕不是尚未開化的野蠻人,只不過是因為傳統有別,觀念有差而呈現出與古夏其余四域之人不同的穿著打扮與生活方式而已??莅l老人說起這兩千七百年前的事,他那時是清醒的嗎?還是已然墮入了半魔半仙之境,只是后來才清醒,聽人說起過這件事?

            所以,對于上官玄清,枯發老人雖是毫不吝惜贊美之詞,毫不掩飾欣賞之意,但卻不會收她做徒弟,對于葉枯要追隨自己左右的話,他雖是沒有正面回答,但這般卻是說的很明白了。葉枯的感覺很對,這枯發老人只是游走于五千載歲月邊緣的孤魂野鬼,自然不愿,也不會去沾染這五千年后的因果。

            想通了這一點,葉枯不禁為之神傷,任憑你一身修為通玄,強大到不可揣度之境,但世間總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山更有一山高,也逃不過這茫茫天道、冥冥之中的安排?!扒拜呥@青銅古殿如此不凡,其中或許便有破局之法呢?前輩為何不愿一試?”

            所謂“破局”,說的自然是從這般半人半鬼的“局”中解脫出來,兩人中一個是活了幾千年的老烏龜,另一個是神思敏捷的年輕人,有些話不必說的太明,也都能懂各自話中之意??莅l老人笑了笑,平靜道:“不是不愿,是時機未到。塵世中總有太多的牽絆,每次清醒時都會又無端想起幾個,又多出幾個,料來也正是如此,才說修道,而不談修仙?!?br>
            葉枯默然,人活一世,所思所想所見所聞所接觸所熟悉一切的一切互相聯系交織,編起來可不就是一張網,那個人就是這張網的中心,那網絲或是柔韌,或是脆薄,多了不行,少了也不好。所以,是可謂修道,而不謂修仙?!凹热蝗绱?,小子還有一事相求,不知前輩能否答應?”葉枯呼出胸中一口濁氣,抱拳執禮。

            “你這小輩倒是有趣,你所求是為何事?不妨說來聽聽?!崩先撕苡心托?,絲毫不像是一個被瘋魔糾纏而難得清醒的人。葉枯不假思索地說道:“玄清的臉上不知為何,生了一塊丑疤,若是前輩途徑上虞,或是在某處湊巧遇見了她,還請出手相助,畢竟,這女孩子嘛,誰臉上長一塊疤也不會開心不是?”

            枯發老人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葉枯所求,本以為這小子要請教些修煉上的事,卻不想他會為了上官玄清說這一番話,看起來還挺真誠的,不像是違心的模樣?!暗故请y得?!崩先似沉巳~枯一眼,也只淡淡應了一句風馬牛不相及的話,數步邁出,便徹底消失在葉枯的眼前。

            葉枯心中凜然,這位玄宗的老人太過不凡,絕對是他迄今為止遇到的最強的人物,莫看那頭山岳般的老鬼如何龐大,那鬼背上的人又如何一招破去了這封鎖天地的云霧,但那人與這位玄宗的老前輩對上,只怕也不是其一合之敵?!鞍催@位前輩的說法,年輕人就該出來紅塵中闖蕩,而不是說什么跟在他身后聆聽教誨的話?!?br>
            這一番交談,雖然并未具體言及什么與修煉有關的話,但葉枯卻也覺得感觸良多,受益匪淺。那老人剛走不久,在那八峰環拱之中,古建筑廢墟之外忽有一道光柱沖天而起,虛空在涌動,那光柱中的空間似被扭曲了,變換不定?!笆巧瞎偌业娜?,想來也是如方才那破空耳捂的閻家古戰車一般,要請族人來援吧?!?br>
            葉枯只望了一眼,便知道那位上官族人所修的并不是星衍玄觀法,那人只是上官一族旁系的一位修士,并不時上虞主家的人?!扒拜叾谖也灰獡胶瓦M去,我且只走近些,找個高處,也好看個明白?!彼技按颂?,葉枯邁開步子,向著那八峰環拱的山坳間進發。

            第二百五十六章 此間山坳八峰環拱的山坳,鬼斧神工,聚氣藏風,有青銅古殿伏于其間,遺跡成片,歲月留痕。這八座翠峰周遭,或遠或近,都有群山環繞,而那八座直上青云而去的山峰則是這些群山各自的中心,葉枯從那座山頭一路行下,向著這山坳的深處,也就是那片影影綽綽所在的地方行去。

            在那道光柱升起后不久,便又是有數道身影騰空遠去,或是駕馭著蠻獸,獸吼震天,或是腳踏法器靈寶,飄然而行,甚或干脆就是馭虹而行,沒向遠方。這些人離去的背影中都帶著藏不住的匆忙,想來是都未能預料到此間會有這青銅宮殿現世,匆匆而去,都是要將這事盡快稟告上去,好讓各自門中、族中派出人手增援。

            葉枯看的分明,那位騎著蠻獸遠去的赫然便是凌家的騎士,這凌家的根基分明在東域,但其手眼不可謂是不通天,竟是橫跨一域,在北域布局。想來,大概也是東域是那大大小小的部落的天下,凌家固然可超然世上,傲視寰塵,但若要跟整片同樣古老的廣袤東域作對,在那幾乎是鐵板一塊的部落眼皮子底下攪東風云,只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矣。

            連綿成片的古建筑,宏偉的青銅古殿,對于這一代的人而言,都是無盡的未知,只因未知,便會有好奇,好奇這其中埋藏著的古人遺物與其中埋藏著的“神藏”。兩千七百年前,雖也有相似的殿宇現世,但這時間相隔畢竟也太過久遠,試問這眾生蕓蕓,又有幾人能有千載壽元?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