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31981章(1 / 1)

            “臣,伍無郁。恭聽圣訓?!狈硐埋R,上官楠兒看著狼狽不堪的伍無郁,瞇眼笑著走上前,然后用手揪住其耳朵,狠狠一擰,伍無郁當即痛呼出聲。驚愕的抬頭看去,只見上官楠兒瞇眼笑道:“陛下問,國師出宮玩得開心嗎?”

            一君一臣,皆是選擇無視了那群御史大臣,你一言我一語,開始商討江湖門派之事。見此,群臣皆是面容發緊,大袖之下的拳頭更是死死攥緊。他們都明白了皇帝的意思,但就是這樣,才讓他們不甘,才讓他們憤怒!微微沉默一陣后,一位重量級的角色終于登場了。

            只見狄懷恩掃了眼沉默不語的張安正,然后上前一步,望了眼伍無郁,沉聲道:“陛下容稟,臣對此事,有不同之見!”尋常御史,無視也就無視??扇糍F為閣老的狄懷恩開口,那無論如何,皇帝也不能無視他。果不其然,只見女帝看了他一眼,淡淡道:“狄卿有何話講?”

            雙手捧笏,狄懷恩躬身道:“老臣以為,國師雖然大同治武之事有功,然其擅殺朝廷命官,亦是重罪。值此之時,不宜再使其掌管鷹羽衛?!贝嗽捯惶?,伍無郁雙眼一瞇,心中頓時明悟。要讓皇帝收回羽主令,奪權嗎?!第一百八十六章:人證

            對于狄老站到自己的對立面,伍無郁其實并不驚訝。身居廟堂的這些日子,其中各方派系,各種關系,他也大致心中有數。就像是一汪平靜的水,不管底下多么暗潮洶涌,藏著多少魚蝦,面上卻始終是無波無瀾的??涩F在一個叫伍無郁的棍子,卻要攪動這汪水,那不管底下是大螃蟹還是小蝦米,都不會坐視不管。

            特別是手持這根棍子的人,還是岸上的女帝。在伍無郁從女帝手中接過權柄的那一刻起,他們就注定不是一條道上的人了?;蛟S……從來都沒是過?!暗仪湎胱岆奘栈赜鹬髁??”女帝瞇眼道:“若此時收回,那藏武之行,國師費盡心力辦的事,豈不要功虧一簣?這天下江湖之武夫,又該如何?

            要知道,錯過現在這個時機,在想整治,就難了?!薄盎乇菹?,”狄懷恩沉著臉,“臣并未說要放棄整治,而是國師不適合再執掌鷹羽衛,行整治之事了。常言道,名正則言順。如今國師擅殺朝廷命官,此乃重罪。若陛下偏袒,不予懲治,必將難以服眾。

            身負如此之名,怎能執掌鷹羽?怎能再為陛下辦事?不如收回羽主令,擇一干臣,令其接替國師整治江湖?!彼經]說收回羽主令后,國師該如何懲處。但這些話,倒也不適合從一位閣老口中講出。只要他說了這話,接下來如何,自然有人開口。

            果不其然,狄懷恩話音剛落,一名名大臣便站了出來?!俺几阶h!”“狄閣老所言,有理!”“陛下不可輕信偏袒,當秉公執法!”“懇請陛下龍視正聽!”“懲處國師!”“……”他們這群人,加上先前的那些御史,人數不可謂不多。

            “求武嗎?”淡淡點點頭,伍無郁來了興趣,看向任無涯道:“那你們呢?鷹羽衛是靠什么吸引武者加入的?”“呃,”任無涯愣了一下,然后訕笑道:“朝廷官職,家人保障。對游俠的清剿,只要得到秘籍功法,朝廷一概不要。其間種種還有許多,一時間難以講清,大人若是感興趣,回去卑職寫給大人?”

            “不必了?!北揪褪且粫r興起,見這么麻煩,他也就沒心思去了解了?,F在的當務之急是什么?看戲!沒錯,就是看戲。你們比你們的,我就在這看著,誰先熬不住,另一邊的勝算就大些!而且……現在三日已過,想必山外邊……

            ——————“大人!三日已過,是否開始行動?”一名穿甲將軍望著武成鴻,拱手道。聞此,武成鴻默默看了眼面前的密林,淡淡點了點頭。于是乎,數騎飛奔而去,通知其他兩個地方的駐軍。而他們這里,隨著這名將軍的一聲令下,無數軍卒從營中,開始搬運干柴!

            成堆的干柴被堆積在山外,一桶桶火油被明晃晃的放在邊上?!叭?,下令伐木,再堆些!”武成鴻負手在后,瞇眼道:“干柴鋪的越長越好,越多越好!勢必要擺出一副,火燒藏武的架勢!”“遵命!”一名名披堅執銳的將士揮舞著利器,重重砍在樹木上,一個個大樹倒下,然后又被人劈砍成柴,運往兩側山林邊緣。

            若是平時,這般大的舉動怕是早就被山中門派發覺了??涩F在,隨著伍無郁在山中胡攪蠻纏的一通鬧騰,現在這種情況,并未被人發現。當然了,只是早一些晚一些的事,畢竟這么大的動作,不可能瞞過去。而且也不能瞞……第一百七十三章:又見白小花

            會武臺上,鐵器相擊。臺下吶喊聲,也是熱沸盈天。真熱鬧啊……伍無郁看著臺上的比武,正看得入神,忽的遠處傳來一名女子驚喜的呼喊?!靶鴰??”側頭看去,只見正是當日分別的白小花。再見舊人,他也是心中一喜,于是便揮手將其召喚過來,然后瞇眼道:“你怎么來了?對了,你爺爺呢?”

            白小花紅撲撲的跑過來,“是我爺爺帶我來瞧熱鬧呢。他說有事,就讓小花先上來……你也來了?”看著面前的少女,伍無郁溫潤一笑,“瞧熱鬧呢?不打算找個門派加入?憑你爺爺的武功,這九大門怕是求之不得吧?”“切!”

            白小花小嘴一嘟,不屑道:“我爺爺才不想加入他們嘞,天天窩在深山老林,無趣透了。對了,”她眼光一轉,笑瞇瞇道:“你們朝廷來這作甚?我還想著來這看完熱鬧,就去神都找你玩呢,沒想到在這碰上了……”找我……玩?怎么玩,玩什么……

            我們感情那么好嗎?尬笑幾聲,伍無郁擺擺手道:“跟你一樣,來瞧熱鬧的,順便辦點事?!薄芭秪”兩人無言,白小花就這么望著他,笑個不停,顯然很開心??粗敌Σ煌5陌仔』?,伍無郁沉吟片刻,笑瞇瞇道:“相見便是緣分,不如白姑娘就跟在貧道身邊吧,等你爺爺來了再說。畢竟現在人多,你一個姑娘家家也不方便?!?br>
            “嗯?!庇昧c點頭,白小花便湊到了伍無郁身邊?!靶鴰熌憬形闊o郁嗎?”聽著耳側的話,伍無郁看著會武臺,淡淡道:“是啊?!薄拔医邪仔』ā薄班?,貧道知道?!薄澳憧梢越形摇』ā甭劼曓D頭,看著面前帶著幾分興奮羞怯的少女,伍無郁愣了愣神,然后抿唇一笑,也沒回復。

            唉,長得帥就是沒辦法,走到哪都有小迷妹。宮里有個楠兒姐,外頭有個小刺客,現在又來個白小花……是要逼我三妻四妾,開后宮???這可不行,俺是老實人嘞……搖搖頭,正準備繼續看比武,誰知目光一凝,竟瞧見了展荊緊緊攥在一起的手,在緩緩滴血。

            “不急,不是說第二日可以上臺尋仇嗎?”伍無郁瞇眼道:“那時允你上臺去尋千手門。對了,千手門中,你打過的你仇人嗎?”展荊這才收回滿是仇恨的視線,喑啞道:“回大人,千手門門主鄭三娘,末將打不過……”鄭三娘?

            伍無郁抬眸,看向臺上面含春色的美婦,摩挲著下巴點了點頭?!爸懒?,到時候你去挑戰千手門,能打過誰就打,打不過就下來,讓風伯上。風伯,你老人家打得過吧?”“這……”風伯遲疑一陣,然后苦笑道:“大人,打到是打得過,只是老夫從不對女人出手啊……”

            “呦?”直起身看去,詫異道:“看不出風伯還挺憐香惜玉?!憋L伯氣的面色漲紅,指著娥姥道:“你休要胡說!當年到底如何,你不知道?我是在救你!都過去多少年了,你還記著?你心眼就這么??!”“是是是,我心眼??!”娥姥斜看了他一眼,嘲諷道:“比不得風尊者風流無雙,心胸開闊,能納百川,老眼昏花!

            “哼!”冷哼一聲,娥姥看向展荊跟艾漁,淡淡道:“老身不知你二人出了什么事,但畢竟老身跟這糊涂老兒不同,能猜出一些。事到如今,有什么事就跟這老不死的說吧,當年你二人師父跟他,關系不淺?!迸P槽,好大一個瓜……

            伍無郁默默挪動一下椅子,跟白小花一起默默吃瓜。只見艾漁先是吃驚的看向風伯,然后霎時淚眼朦朧,可仍是咬著嘴唇不肯開口,一旁的展荊亦是有些吃驚,顯然風伯跟自己師父交情匪淺,他也不知。風伯顫抖半響,盯著二人打量半天,這才咬牙道:“你倆是艾純星的女兒跟徒弟?艾純星當年失蹤,究竟是怎么回事?”

            艾漁再也忍不出,失聲痛哭起來?!鞍?!”緊閉雙眼,風伯心緒翻涌。未曾想,當年好友,竟是這般下場。那時他二人才幾歲?在千手門又是怎么活的……猛然睜眼,風伯沉聲道:“星刀無痕秘技,被千手門奪了?”“沒有,”展荊搖頭,垂眸道:“星刀無痕,師父從來只是口述,并無秘籍。他們沒找到秘籍,因此才囚禁我倆?!?br>
            說到這,展荊臉上浮現一抹苦澀,“裝傻充愣多年,這才護下了師父留下的秘技。逃出來后,我不敢學,怕被人認出來,于是就練了刀法,直到機緣巧合被閣老救下,加入鷹羽,這才敢讓師妹去學……”“懂了!”風伯點點頭,目光深沉地望向臺上,咬牙道:“大人,老夫欲為故人復仇!此時可否?”

            “當然可以!”伍無郁歪著頭,果斷道?!鞍??”風伯一怔,愣愣的看向伍無郁。還以為國師會阻攔,沒想到這么……呃……干脆。第一百七十四章:二尊斗九門“呃,不會耽擱大人的計劃嗎?”風伯遲疑道?!坝媱??”伍無郁笑了笑,擺擺手道:“嗨,哪有什么計劃。再者說了,不還有一句話叫計劃趕不上變化嘛。風伯去吧,鬧一鬧這會武臺。

            唔……以風尊者的身份,就用給故人復仇的名頭。貧道也想瞧瞧,如此一來,他們會有何反應?!币姶?,風伯沉默著點點,不再遲疑,而是一步一步走向了會武臺。每近一步,四周疾風便強上一分。當他臨至石臺前時,四周便已然是狂風大作!

            早注意著這邊的九大門頓時一驚,紛紛上前喝道:“盛會正在舉行,難道國師打算干擾盛會嗎?!”伍無郁在后面起身,擺擺手道:“不不不!跟貧道跟朝廷沒關系啊,這位老前輩說是跟那個千手門有仇,這盛會不是可以消解宿怨嗎?他是來清理陳年往事的?!?br>
            千手門?其他人看向鄭三娘,她也是一頭霧水。于是她低聲道:“本門從來沒見過這老人,定是朝廷高手尋個由頭,要尋釁滋事!”聞此,徐敬秋目光一沉,大喝道:“胡說!便是如此,也需等到次日才可!”徐敬秋說著,又看向風伯。心中頓時大驚,朝廷竟有如此高手?!

            “那貧道管不著,你們自己跟他說吧?!闭f著,伍無郁又坐下來,淡淡道:“古前輩尋個合適的機會,也上臺去說你自己的事吧?!薄懊靼?!”臺上九人一字排開,臺下僅有風伯一人。那些游俠看著這邊,皆是有些不滿?!俺⑦@是想干什么?”

            “就知道他們不會坐等!”“定有陰謀!”“當我江湖無人不成?如此干擾盛會,豈可善罷甘休???”聽著底下的議論,鄭三娘冷笑一聲,上前一步道:“你這老兒是誰?我千手門何時與你有仇?莫不是朝廷尋機發難不成?”聞此,風伯猛然抬頭,發須皆張,雙眸深邃道:“老夫風玄!”

            聲落,只見其腳下輕踏,面前石臺頓時裂開數道丈長裂紋!臺上九人紛紛一退,有些愕然。風玄是誰?倏地,底下有一名負劍老人驚呼道:“風玄,風尊者?!”一語出,四下頓時驚呼起來。一些年輕人不知風尊者的名號,還趕忙詢問身邊前輩。

            只見風伯沉聲道:“當年吾友艾純星入藏武,與你千手門交流暗器之法??赡闱珠T竟然使卑鄙手段,下毒于他!還囚其女兒徒弟,欲奪其秘技!此事,你千手門可認?!”“艾純星又是誰?”“這你都不知道?是當年的四尊者之一,西器,器尊者??!”

            “啊……”鄭三娘臉上青白交加,咬牙道:“胡說八道!我千手門從來沒有做過這等事,明明是你風玄甘為朝廷鷹犬,信口胡謅借機發難!”“那你還記得我嗎?!”展荊上前一步,喘著粗氣道:“我與師妹被你囚在千手門,折辱多年!你還記得我倆嗎?”

            “???是你這小畜生……”鄭三娘話語剛落,頓時發覺說錯了話。正想找補,徐敬秋卻是瞪了她一眼,上前道:“你們全是朝廷之人,皆是一面之詞,絕不可信!此事究竟如何,還得細查!不能擾亂大會!”聞此,伍無郁頓時喊道:“誰說擾亂大會了,尋仇消怨,不也是盛會的目的嗎?風尊者尋仇不行嗎?”

            話語剛落,古秋池亦是飛身而去,望著徐敬秋冷冷道:“老夫亦有一事,尋你碧劍宗!”“你又是何人?”徐敬秋看著又是一名高手上前,頓時頭疼不已?!袄戏蚬徘锍?!”“劍尊者?!”臺下人群中頓時驚呼起來,相比于其他人常年隱匿行蹤,他古秋池可是隔三差五就會顯露蹤跡的。

            右手緊握,徐敬秋咬牙道:“前輩何等威望,竟也甘為朝廷鷹犬?”“呵,廢話少說!”古秋池冷聲道:“吾妻遭人毒害家中,所創的奔雷劍法秘籍也不翼而飛!老夫苦尋多年,終于查到蹤跡,乃是與你碧劍宗徐荼有關!只要你讓徐荼出來一見,與老夫當面對質,老夫絕不對你出手?!?br>
            “荒唐至極,簡直笑話!”徐敬秋環視四周,沉聲喝道:“誰人不知,家父已然去世多年!劍尊者,本座敬你三分,可莫要欺人太甚!”“哼,是與不是,待老夫擒下你,便知分曉!”古秋池說罷,便縱身而去,同時抽劍在手,擊向徐敬秋。

            風伯也沒閑著,在他出手之時,便飛身而去,逼相千手門門主,鄭三娘!趁此時機,伍無郁當即怒吼道:“此乃兩位尊者尋仇之事,其他人等不得參與!否則視為與朝廷為敵!”其實這話純屬扯淡,沒打算出手的也不會出手,而臺上的其他七門門主,自然不可能真就坐視不管。

            一旦被兩位尊者得手,殺了二門門主,那他們面對朝廷勢必將更加危險。轟??!石臺崩壞一角。抬頭看去,只見九門門主與兩位尊者,竟是斗作一團。碎石飛濺,伍無郁目光深沉的看向臺下其他九門之人,然后沉聲道:“去,將山南七門十三派的掌門人帶來!”

            “是!”任無涯躬身一應,領著鷹羽衛飛速而去。不多時,七門十三派,除了柏嶺洞,這些人便全數趕至?!皣鴰煷笕?!我等只答應署名,可未曾答應你要出手對抗九大門!”曾天豪率先開口,不卑不亢的沖伍無郁說道。伍無郁沒有回話,而是望著遠處有些驚慌的九大門的人,淡淡一笑。

            你們過來,跟老子站在一塊,就沖這一點,就夠讓那些心驚肉跳了!畢竟這山南七門十三派,匯聚在一塊,可是一股不弱勢力?,F在看起來,似乎這藏武一行,也沒有多難,多危險啊……“貧道不會讓你們出手,你們等會只要做貧道讓你們做的事,便行了?!?br>
            看著一派淡然的國師,這些人那里還不懂?他們不出手,可是站在這,豈不就算是無聲的表明立場了?不過雖然想到了,可卻沒有一人離去。跟九大門不同,他們的門派根基,可都在藏武山脈之外!第一百七十五章:徐荼現身會武臺上,處處亂坑碎石。

            徐敬秋在其他人的掩護下,一邊抵擋著劍尊者的凌厲攻勢,一邊心中煩躁不已。該死的!臉頰多出一道血痕,徐敬秋連忙后撤一步,看著其他門主為自己擋住后續攻勢,這才松了一口氣,可視線一掃,當他看見伍無郁身前站著的山南七門十三派之人后,頓時大驚。

            難道朝廷要動手了?!還不待他多想,古秋池長劍一蕩,竟是晃開眾人,然后直刺而來。下意識的,徐敬秋手腕一轉,長劍在他手中一拍一壓,便將這一劍的擋了過去。見這招被擋下,古秋池愣了一下,隨即放聲大笑道:“哈哈哈!還說老夫妻子之事與你碧劍宗無關?!這奔雷劍法乃老夫獨創!你徐敬秋,碧劍宗宗主為何會這奔雷劍法?!

            讓徐荼那老不死的滾出來!老夫早就去看過他的墳墓了,里面是空的??!”一陣大喝,其他門主具是一驚,然后稍稍后退幾步,有些不知所措。只見呂斌衣衫破碎,可仍是挺直脊背咬牙道:“徐敬秋!劍尊者妻子之事,到底是不是碧劍宗所為?!”

            徐敬秋大急,怒吼道:“事到如今,你們還執著于此作甚?看不出來嗎?朝廷就是要借二尊者之手,先除去我碧劍宗與千手門!然后再滅你們!”說著,徐敬秋環視四周,沖所有人怒吼道:“莫要中了朝廷的圈套,他們要行滅武之事?。?!我等此刻應當放棄偏見,一致對外!只有如此,才能對抗朝廷,才能保全自身啊……”

            “說得對,我們就該聽徐宗主的話!”鄭三娘剛剛開口,風伯便怒喝道:“與老夫對敵,還敢分神?找死!”說罷衣衫一漲,身形如同鬼魅般的閃過,右手狠狠一壓,便當這其他門主的面,將其擒在手中!見鄭三娘被擒,徐敬秋連忙后退幾步,回神怒吼道:“九大門弟子何在!朝廷欲行滅武之事,我九大門當為江湖榜樣!拼死一戰!

            諸君!九大門若亡,天下江湖各門各派,所有人,誰還能幸免?!唯有拼死一戰了!死戰??!”“死戰!”“死戰??!”一聲聲呼喝響起,渲染著其他武人也是群情激奮起來。曾天豪看著面前的伍無郁,咬牙道:“朝廷真要行滅武之事?!”

            翻個白眼,伍無郁看向瘋狂吶喊的徐敬秋,嘟囔道:“真能掰扯……”然后怒吼道:“肅靜!貧道伍無郁,以大周國師之名,以先師之名,以天尊之名共起大誓!若貧道此來是要蕩平藏武,行滅武之事,必叫貧道十死無生,五雷轟頂,天誅地滅,永不入輪回,生不得安穩,死不得好死!且入地府之后,必遭十殿閻羅神罰,身陷十八層地獄,嘗盡千萬刑罰之苦?。?!”

            看著聲嘶力竭的伍無郁,所有人都驚住了。就連臺上激動的徐敬秋,都愕然張嘴,不知道該說什么。見此,伍無郁心中得意起來,小樣吧,跟老子斗?發毒誓,發這么毒的誓,你見過嗎?就問你怕不怕!得意片刻后,伍無郁沉聲道:“貧道此來,乃是為了造福天下武人來的!諸君請想,兩位尊者雖然在江湖上盛名已久,但朝廷怎會為了他二人如此興師動眾?!

            不可能,不合理??!對不對?”所有人動搖了,仔細一想,還真是這樣。朝廷就算看重二尊者,可也不會如此興師動眾啊?!澳菄鴰焷泶?,打算如何造福我等武人?”有人開口。伍無郁深沉一嘆,然后視線緩緩掃過,恨恨道:“貧道去過嶺南,諸位想必都知道吧。在此之前,貧道對江湖之人,從來沒有半分好感!可去過之后,卻是對嶺南武人,推崇至極!”

            說著,他快步來到白小花身邊,抓著她的手,沖所有人道:“當日反王李涇十萬大軍攻城,環州城百姓危在旦夕,守城之軍已然鏖戰數日,值此危機之刻,是他們,是那些嶺南武人,自發上城,甘為環州百姓奉獻!貧道看著那些人,當真是千般言語,難以訴說。誰言江湖無俠者,他們就是俠!真正的大俠!

            諸君當牢記一句話:俠之大者,為國為民??!”說著,伍無郁松開白小花的手,四十五度仰頭望天,惆悵道:“從那以后,貧道就對天下武人,多有好感??苫鼐┞飞?,遇到名為武者,實為盜匪的江南西道一眾時,心中又開始憤怒起來。其間詳細,貧道不想再說?;鼐┲?,開始日夜思索。為何這江湖,是如此的天差地別?有真正的壯烈之士,也有那些無知匹夫……

            最后,貧道痛定思痛!請命陛下來此,就為了頒布一道法令!只要讓全天下的江湖門派,都記名造冊,存于朝廷。那江湖之中的盜匪之徒,必定難以再藏在偌大的江湖,必定將從所有真正的俠義之士中,暴露出來!”說完,伍無郁沉聲喝道:“所以,此來藏武,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請藏武門派,為天下江湖當個榜樣,率先記名造冊,為這道普惠天下義士法令的推行,做出貢獻!

            咳咳,至于兩位尊者與二門的仇恨,貧道是這樣想的。江湖事就江湖了,朝廷不管,其他無關之人,也不管,如此豈不甚好?”聽著伍無郁一通長篇大論,所有人都是費勁思索起來?!俺⒐娌皇且獪缥??”呂斌忍不出開口。心中一喜,伍無郁當即正色道:“當然!貧道剛剛所發毒誓,句句屬實!此誓言在這絕天峰起,必為天地所證!”

            既然如此……呂斌看了眼其他門主,發現不少人都意動了。是啊,誰閑著沒事想跟朝廷打打殺殺?當自己的山大王不好嗎?非得拼個你死我活……就在事情偏向伍無郁這邊發展的時候,一道蒼老的聲音卻是幽幽響起?!柏Q子胡言。若真各門派皆在朝堂掛名造冊,我輩豈不淪為朝廷鷹犬的口下之肉?再無半點自由不說,是生是死,不也都要仰仗朝廷的鼻息?”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