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654章(1 / 2)

            葉枯不敢大意,是怕那葵婆婆又留下了什么后手,有陰陽生于指上,他一把抓住了這根驚惶木拐杖,卻并沒有發生什么異樣。眼下那葵婆婆已是身死道消,她留在這一根拐杖中的精神印記也在漸漸消亡,驚惶木便成了無主之物,幾乎沒費什么功夫,葉枯便在這拐杖中種下了自己的精神印記。

            那“?!弊衷谄?,分明只是一個字,卻似是一段魔咒,非常的不祥。葉枯捏了捏蘇清清的手,在原地站定了,向著那佝僂身影恭敬執了一禮,道:“葉枯參見前輩?!薄疤K清清參見前輩?!碧K清清當即會意,也是恭恭敬敬地一拜,學得倒是有模有樣。

            良久,不見回應。葉枯稍稍將頭往上抬了抬,卻見自己口中的“前輩”仍是專心于鑿刻,手上的銅錘以一種固定的頻率抬起復又落下,連轉一轉身都欠奉。他心中驚疑不定,微微皺了皺眉頭,將聲音又拔高了些,道:“參見前輩!”

            “參見前輩!”蘇清清心中突突突地直跳,她不敢抬頭,見不著那這位前輩的反應,但卻可以聽見,所以葉枯怎么做,她便也照著做就是。就算再專注的人,這下也該是回過了神來了,但這鑿刻石碑的老人卻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仍是沒有轉身,也沒有個回應。

            葉枯心中隱隱有些猜測,用胳膊肘碰了碰蘇清清,自己先行邁開步子,不再是小心翼翼的,而是大步向前,來到了那塊石碑之后,亦是那佝僂老人身前?!叭~”蘇清清抬起頭,見葉枯如此,心中一驚,本想要出聲叫住他,但話到嘴邊,卻不知為何卻又咽了下去,沒有問為什么,快步跟了上去。

            葉枯與蘇清清兩人幾乎是一起來到那佝僂老人的對面的,在那老人的臉上有混沌繚繞,遮蔽了其真容,給人以如夢似幻之感。從這里看去,許是有那塊石碑做襯,那道佝僂身影倒顯得高大了一些,混沌在他身上繚繞,只讓人覺得有些不真實,他就像是歲月長河中的倒影,映在了在這片天地之中。

            銅錘仍是按著既定的頻率一起一落,那石碑上不時有火星迸濺,每一錘都是用了大力氣的,卻偏偏不見那一根釘子移動半點?!八降资巧撬??是真是假?他是真實的存在,或者說僅僅是一個幻影?”葉枯心中難以平靜,若石碑上的字皆是由此而來,這其中的牽扯也未免太大了些。

            蘇清清扯了扯葉枯的衣角,她隱隱約約明白了些什么,勸道:“我們走吧,他不存在是最好,我們也不要管他了,不是說不回頭嗎?繼續登山就好?!比~枯凝視著那塊石碑,沉吟片刻,“你在這里等我?!毕蛱K清清交代完,他便邁步上前,伸手向那塊石碑探去。

            縱使心里大致有了個底,葉枯也依然是不敢嘗試去招惹那隱于混沌之后的身影。石碑是實實在在存在的,觸感冰涼,像是一具涼透了僵硬尸體,葉枯被自己這想法嚇了一跳,暗罵了幾句。渾然不像是人的手?!拔?!”就在這時,一錘落下,火星迸濺,那石碑竟是微微一顫,一股寒意從葉枯指尖涌入,直逼心口而來,那股寒意中似是帶著歲月的力量,是萬年玄冰,徹骨生寒,寒潮漫涌,直欲將他整個人都吞沒了!

            只葉枯與蘇清清與這世界背道而馳,不甚合群。腳踏實地,兩人身形落在山坳間,蘇清清那凝了鵝脂的面容上暈開一層粉意,只若那將開未開,將吐未吐的櫻花點點,又有露珠滾動其上,她到底是個不曾修行過的凡人,從那斷崖落下,怎么也有些不適應。

            “我們一起過去?!碧K清清的聲音從葉枯懷中飄了出來,像是一陣輕煙,在他的耳邊、眼前,縈繞盤旋。葉枯也并未再多說什么,入了游物境界,身如浮光,似掠影,向著那青銅古殿之所在進發。卻說另一方,黃衫女子馭虹飛遁。

            “姑祖,姑祖你慢些,”阿紫被黃衫女子裹挾著,很是狼狽,“他們三個都不見了,沒有跟上來!”“不是的,我是說姑祖,我剛才看見葉枯和那位姑娘不僅沒有逃出來,好像,好像還跳下去了?!卑⒆喜缓艽_定,她是被黃衫女子帶著走的,不需自己費力,所以才有閑心去關注別人。

            “你說什么?”黃衫女子止住了身形,此刻,她正好位于那片靜湖的上方,一陣刺骨的寒意從背后襲來,她心中一驚,顧不得多想,拽過阿紫一下沉如了湖中?!稗Z隆??!”震耳欲聾的巨響從極遠處傳來,大地在震顫,靜湖不靜,掀起滔天大浪。

            黃衫女子心驚不已,只覺一陣后怕,喃喃道:“那個騎龜的老妖也死了?!?第二百八十三章 湖中事在距那八峰環拱處數百里之遙的地方,巨龜如山岳般的身軀轟然倒下,他好似被一物洞穿了頭顱,只是與它那龐大的身軀相比較起來,這傷口就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但偏偏就是這么一個微不足道地傷口,卻要了這尊龐然大物的命!揚塵漫天,如大廈傾倒,似山岳崩摧,那龐大的身軀遮蔽了日月,它是將夕陽的最后一點余暉都擋住了,天地間一片昏暗,地也動來山也搖,似是幾無有可供人立足之地了!

            在那猙獰的頭顱之后,龍龜龜甲已然暗淡,在這幅龜甲之上,那如年輪般圈圈環繞的奇異符也已是模糊不清了,一圈圈的,由外向內,猶如巖石風化般消逝了,隨著這位乘龜妖尊的隕落,萬里天地似都暗了下去。這一日,正是此夕陽殘照之時,大地的震顫不知傳出去多少里,也不知多少修士、凡人都在這令人膽戰心驚的恐怖氣息中惶惶而不可終日。

            這不僅是山巒崩塌的,更是道的消逝,這位乘龜而來的妖尊與這頭龍龜、這片天地之間似是有著某種莫名的聯系,隨著他的身死道消,這片天地似也變得蒼老了許多,失了些活力。八峰環拱之處,靜湖之中,阿紫聽到自己姑祖之言,才知道那位乘巨龜而來的乃是妖族生靈,還知道他現在才算是真正身死。

            黃衫女子長吐了一口氣,昏沉的湖水映出她那張蠟黃的臉,其內心震動之劇烈,不言自明,但她的眼中除了震驚之外,竟是還有些藏的極好的興奮,就好像是一個叛逆的少女,無意中發現了長輩們地的秘密時候的模樣。這震驚是為了那橫陳于青銅古殿之前,死不瞑目的六具尸首,也是為了那尊獨坐虛空的身影。

            難以想象,那橫劍膝前,盤膝虛空之人究竟是何等存在,竟是能驚得攜無極圣器親至的凌家家主都倉皇退避,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一些。這世間,當真有能攖無極圣兵之鋒的人物么?“邀天下英豪,試此劍鋒”“是劍意”從古至今,“劍意”之說便從未斷絕,這世間佩劍、執劍、用劍、御劍的豈止千萬,但真正觸摸到那虛無縹緲的“劍意”門檻的又有多少?更遑論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亦或甚是更進數步,傲立劍道潮頭了。

            黃衫女子對劍意一事自是有所耳聞,僅僅是一瞬間,她的雙目便變得通紅,血絲密布,竟有兩串血水從她雙眸中淌出,嚇得阿紫驚呼出聲,趕忙是伸出手要為自己這姑祖擦去這血痕。阿紫伸出的手還沒觸及到那吹彈可破的臉頰,便被那回過神來的黃衫女子握住了,這位妖尊已是從那劍意中脫身而出,低聲道:“我沒事,紫兒你不必擔心?!?br>
            黃衫女子的臉色有些陰沉,似是自語般說道:“觀想那行字跡,便相當于在與一位劍道高人交鋒,刀劍無眼,其中雖是有莫大兇險,但若能絕處逢生,收獲亦是甚大?!边@話卻是說給阿紫聽的,黃衫女子只是提出了一種思路,其中得失,還需阿紫自己去計較。

            “姑祖”阿紫張了張嘴,見黃衫女子如此神態,聞黃衫女子如此話語,想勸卻又不知如何開口,想開解卻又不知如何開解。未歷他之事,未吃他人之苦,便最好是莫要開口的好,阿紫年歲尚輕,她天資雖高但實打實的修為也不過凡骨境界,對于族中發生過的那些陳年舊事,所知也是甚少。

            自己這位姑祖的天資有多高呢?阿紫也說不清楚,只知道她是這無人叩關生死萬年以來,族中年歲最輕的羽尊。若真將修士因境界提升后得到的悠久壽命拿來作比,阿紫的這位姑祖真是年輕的不行,縱使不曾服用那可葆得青春永駐的靈丹,其風姿顏色也不會遜此時半分。

            到了如黃衫女子這般的修為境界,這些都是順理成章的事,只是先前有葉枯三個外人在場,她不想在三人前展露太多罷了。一如葉枯所料,黃衫女子雖是妖尊之身,但內心中對于兩族紛爭非但不上心,甚至有一種另類的仇視,既是怨妖族不肯放下,也是恨人族咄咄逼人。

            所以她在明知道那乘龜人是妖族同修的前提下,黑霧大幕升起之前,對那位乘龜人與另兩位妖尊都不曾有過半句提醒。她似只愿置身于事外,冷眼看著人、妖兩族“狗咬狗”般斗個你死我活,既不會去落井下石,也不會仗義出手。

            阿紫看著她這位姑祖,自己心中也不知在作何想,她此番入古夏與黃衫女子相遇后同行,憑得不是族中做出的安排,而是那說不清的“緣分”二字,黃衫女子常年在外游歷,已是許多年都未曾歸家了。正當這姑祖與侄孫女兒兩人相對無言之際,本就昏暗的水域頓時暗了下來,殘照映出的粼粼血光不見了,四周盡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這些漆黑似是已在這里潛伏了許久,這一瞬間便全都鉆了出來,霸道地占據了整片空間。

            一片巨大的陰影,猶如遮天蔽日的烏云般覆壓而下,湖水上方一片灰蒙蒙的,昏沉一片,似是有洪荒猛獸游過,又像是一座磅礴魔山壓落,那股深邃的魔性,直讓人覺得喘不過氣來。黃衫女子神色一動,其臉上并不見任何驚慌之色,而是轉向阿紫囑咐道:“紫兒,喚出族印,放松心神,不要去抗拒這股力量?!?br>
            阿紫不解,卻也知道這位在危急關頭救過自己性命的姑祖不會害她,毫不猶豫地照著做了。只有王族血脈濃郁純正到一定的地步方才能在修出那一口本命妖氣地同時,結出獨屬于自己一族的族印。族印乃是妖族王族修士的本源之一。妖族自詡高了妖獸一等,平日里多是化形為人,妖氣載“人道”,族印則是承載了其本體的“獸道”,或者是被妖族稱之為“妖道”的力量。

            一枚小巧的乳白色印記在阿紫眉心浮現,其形似龍非龍,似鳳非鳳,淡淡光華在其上流轉,其中似是蘊含了無窮玄妙,只一眼,便讓人欲要迷在其中,不能自拔。喚出族印是十分兇險的事情,無疑于是將致命的弱點暴露在外,但阿紫卻沒有半點猶豫她那,小時候自己被暗算被妖暗算時,那一道如神女下凡般突然出現在自己身邊的身影她始終不曾忘記。

            聽姑祖說,她那次出手,是為了還自己那已經死去姥姥的一份情,阿紫曾追問過,但她卻怎么又不愿意再往下說了,只諱莫如深,不愿多想,多提?!褒斪?,這是我族中的一位晚輩,左丘紫,紫兒,還不快拜見龜祖前輩?”黃衫女子向頭頂上那巨大的黑影一拱手,介紹道。

            “嘩”一顆巨大的頭顱埋如水中,頭顱上,兩點略帶了些渾濁的巨大眼眸盯著阿紫兩人,上下打量著。第二百八十四章 龜雖壽靜湖之中,那片遮蔽了血色殘陽的魔云,赫然便是一只龐大無比的龍龜!這只龜不知在這湖片中活了多少年歲,以至于都不必說“生”之一字了,不用想也知道,對于它而言,“生”已經沒有什么意義了,因為那定很久很久之前的事,舊事重提,總是無益,隨意便只用一個“活”字。

            它也是這片靜湖里除了水底那糾纏交錯的水草與左丘氏這祖孫兩人之外唯一的生靈,或者說在她們這對祖孫到來之前,這頭被黃衫女子稱為“龜祖”的生命,便是這方湖泊中唯一的生靈。左丘紫身在靜湖之中,難以見清這頭巨大生靈的全貌,眉心處有光華流轉,上前見禮道:“晚輩左丘紫,參見龜祖?!?br>
            “孤明,你知道我不愛這些俗禮,她既是你侄孫女,那便自然也該是我的晚輩,就是不知道這孩子肯不肯認我這只垂垂暮已的老龜做長輩了?!蹦抢淆斂粗⒆厦夹拈g那雖是有形,但卻又給人以不可名狀之感的族印,那如枯井般的巨大眼眸似也蒙上了一層白,將那浮在眼睛表面的渾濁也遮了去。

            黃衫女子也自然該是有名有姓的,其姓自然該是左丘二字,字輩為孤,取了一個“明”字做名,便成了現在這位游歷四方,四處漂泊的妖族羽尊,左丘孤明。而到了阿紫這一輩,好像她們這一族中這冠以字號的習俗便漸漸淡去了,她也只用一個“紫”字為名。

            想來是剛才左丘紫對左丘孤明的稱呼被這頭老龜聽了去,所以才知道了她們這對看起來年紀相仿的玉人之間其實是隔了兩輩的祖孫了。左丘孤明瞥了阿紫一眼,又道:“她的主,我是做不了了的,這丫頭愿不愿意認你頭老龜,還得靠她自己拿主意?!?br>
            阿紫將這番話聽在耳中,隱隱似有所悟,她也不是古板的性子,又有孤明姑祖在背后撐腰,這禮講與不講,執與不執,倒都也無妨。龜這類生靈,本就是壽命悠長的象征,俗世稱之曰長壽,修士則稱之為長生,更莫說這頭老龜體內還流淌著上古神魔之血,更是能被左丘孤明以“祖”相稱,其修為境界是不言自明的。

            “肯認,心甘情也愿地肯認?!卑⒆系貌坏焦米娴幕貞?,便隨著自己的心思,重重地點了點頭。左丘孤明似真不在乎左丘紫認老龜這個長輩與否,收回了四下打量的目光,面露疑惑之色,道:“龜祖老爺子,我觀你一身傷勢已然復原,為何還久居于此,不肯離去?”

            昔年,左丘孤明踏盡了步羽十三階,登臨羽化,游歷天下之時,在一處絕地的外圍遇上了這頭老龜,那時候這頭老龍龜已是奄奄一息,只怕隨便一位修出了本命真氣的修士都能取了它的性命。一頭羽境龍龜,用一身是寶來形容都有些掉了價了,但一如左丘孤明對人、妖兩族之間爭斗的不感興趣一般,對這一頭素不相識的老龜也并未做出那等落井下石、趁龜之危的事。

            對于羽尊而言,大小之辨已然不是障礙,形體變換皆可如意遂心,左丘孤明出手助這老龜穩住了傷勢,吊住了一條性命,又將它搬到了一處隱蔽的地方,布下陣勢守護,便孤身入了那處兇險之地去尋求機緣。左丘孤明該是有大悟性,大機緣之人,老龍龜至今都記得那道從那處兇險之地中全身而退的瀟灑身影,也不得不嘆服人族的那句“江山代有才人出”的話語。

            “哦?”左丘孤明對老龍龜的話不置可否,它若真如它自己所說的那般無欲無求,多半也不會被她在那處兇地外遇見了,她可還記得,這頭老龍龜當時是新傷難愈,更要緊的是多處舊傷一并迸發,才會陷入那等險象環生的境地里。

            “你也不用恭維我,這八峰環拱的山勢,只要是長了雙眼睛的人都能瞧出此間不凡,也是你老人家福緣深厚,功參造化,才能夠承受得住這等氣運?!弊笄鸸旅鬏p笑著,寒暄已過,又道:“這么多年,你還是沒改掉這啰啰嗦嗦的老毛病,閑話稍后再敘不遲,阿紫有多大,你就在這里住了多少年,難道就一點發現都沒有?”

            老龍龜動了動身子,水流被攪動,許多蟄伏于水底的泥垢都被帶了起來,左丘孤明微微蹙了蹙眉頭,虛手一按,整片水域便又靜了下來,好像方才發生的一切只是錯覺似的?!澳瞧瑥U墟在你我初次來此之時就已經存在了,你該是知道的,至于那座青銅古殿,誰都說不清它的來歷,還記得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世間也傳聞有一座銅殿現于世間,但也僅僅只是傳聞而已,那時的我”

            “好了好了,”左丘孤明擺了擺手,打斷了老龍龜的長篇大論,“你好歹是在這里活了十幾載,總該有些布置才是,上面現在是個什么情況,凌家家主攜圣器親至,造了這么大的勢,不會就這么灰溜溜地走了吧?”老龍龜沉默了一陣,那雙巨大的眼眸緩緩合上,似是在感知著什么。

            阿紫驚訝地發現,這頭老龍龜的眼皮上竟有一道劍痕,斜劃而下,一下便讓那張和善慈祥的龜臉生出些猙獰可怖的意味來。左丘孤明精準地捕捉到了自己侄孫女兒眼中的震驚,身形一晃,便帶著阿紫來到了老龍龜的上方?!斑@是”

            阿紫不自禁地用手捂住了嘴,只見這頭老龍龜巨大的龜甲上竟是傷痕累累,或被劍創,或被刀創,或是掌印,或是灼燒后的焦黑,在那所剩無幾的還稱得上“完整”之處,卻是一個或數個早已模糊不清的道紋。這不像是一副龜殼,更像是一副經歷了無數戰火與風霜洗禮的戰甲,一股蒼涼的意味迎面撞來,阿紫雙腿一軟,若不是左丘孤明及時攙了她一把,她定是已被這股氣勢沖擊得跪倒在地了。

            龜祖開眸,在現在的阿紫看來,它眼中的神色并不是渾濁,而是一種看慣了生死之后的倦意,“風暴暫息了,盤坐銅殿前的存在沒有大開殺戒,金蓮未動,你們盡可放心上去,若真有危險,我這頭老龜也會盡全力護你們周全,若能報了昔日的救命之恩,也算不留遺憾了?!?br>
            第二百八十五章 懸劍八峰環拱之處,外有無極圣器所化金蓮高懸蒼穹之上,內有青銅古殿巍然矗立,殿前,有人影盤坐虛空,橫劍膝前,羽尊橫尸腳下,劍影橫斜。便就在這兩方不可測的事物之間,那八座山峰在方才金蓮斬斷黑霧之時便已是崩塌了,環拱之勢雖仍然尚存,但卻不再有直插青冥之勢了。

            阿紫心中本就對自己這位以“孤明”做名的姑祖很是親近,她將這番不經雕琢的話聽在耳中,心里頭對左丘孤明竟是生出了一絲敬佩來,也不怪這位姑祖能在修行途上一路高歌猛進,年紀輕輕便登臨羽境了。老龍龜似并不想在這生生死死的話上糾纏,轉口道:“方才與你們同行的那個男娃娃不知從哪里掉下來,落到了這片湖泊之中,這是他身掉落的東西,就交給你們了,或許在什么時候,你們祖孫二人還用得著也說不定?!?br>
            “多謝?!别埵且宰笄鸸旅鞯难劢缫娮R,也猜不透這微小之物中究竟藏有什么玄機,凡骨修士之物,她本是不該感興趣的,但此前葉枯與有德道人的談吐卻讓她印象深刻,她便收了骨片,帶著阿紫就欲離去?!鞍??”阿紫聞言,驚呼了一聲,她想再下去問個究竟,左丘孤明卻不給她這個機會,神虹一卷,兩人便出了靜湖。

            湖畔,阿紫堪堪站定了身形,心知自己方才掙扎地動靜有些大了,連忙解釋道:“姑祖,我是覺得”左丘孤明只一個眼神便將阿紫要說的話給瞪了回去,見此間情景與那湖中老龍龜所說一般無二:金蓮高懸,銅殿巍峨,沒有生出什么變化,她方才寬了些心。

            “紫兒,出門在外,還是多留個心眼的好,那頭老龍龜本性不壞,它說的話刻意信,但卻不能全信?!弊笄鸸旅鼽c了阿紫一句,再次祭出了那片碧玉小葉,只約摸一指長短的碧綠葉片定在空中,無數道綠芒自其上流轉而出,將祖孫兩人庇護在內,風馬牛不相及地問道:“左丘綺那瘋丫頭在哪兒,她沒跟你一起么?”

            左丘孤明深深地看了阿紫一眼,那眼神只看得阿紫心中發毛,就算她與左丘孤明之間是血親,但一位羽境尊者的目光也不是那么好承受的?!耙埠??!弊笄鸸旅饔朴频貒@了一聲,便她分明什么都還沒說,阿紫卻覺得自己這位神通廣大的姑祖已經是什么都知道了似的。

            遠處,金曦耀天,無極圣兵高懸之處隱隱有風雷吞吐,那些參與布置了云彌天荒之陣的修士都已遠去,顯然,事態的發展已是超出了凌家的預料,再多的人,也是堆不死一位“仙”的。無極圣兵都鎮不住的事物,憑如今的凌家又怎能算的到、算得盡呢?

            如凌家這等古世家,定是不止一次經歷過青銅古殿現世之事,定也是知道,從沒有人能進入那一座座或是相同或是不同的銅殿之中,揭開其中的秘密。八峰環拱、神城廢墟固然兇險,前人卻也有相應布置,是危險,更是機遇,凌家便是想借此前人之力,以無極圣兵主攻,以解此千古未解之迷。

            而那盤坐虛空,橫劍膝前的人影便是最大的變數,他只巋然盤坐,便可驚得圣兵圣主避退?!白甙?,殺機已解,臨近些看看,只要小心謹慎點,不會有什么大礙?!弊鎸O兩人一道向前走去,左丘孤明一邊前行,一邊以強大的神識掃視四方,仔細觀察著周圍的動靜,雖是與此前一模一樣的荒涼,但因銅殿之變,便讓人覺得其中藏著什么不可名狀的兇險。

            “此番入古夏,他們都派出了多少人馬?”提到族中之事,左丘孤明的語氣就變得冷硬而生疏,只一個“他們”,便將自己和阿紫都給摘了出來,非但是自己不愿與這個“他們”有所沾染,更是下意識地不愿讓左丘紫與“他們”有所牽連。

            阿紫只一五一十地說了,她不會去勸,也不想去勸?!肮米妗别埵侵獣阅悄恐欣滟⒉皇菦_自己而來的,阿紫仍然是覺得有寒意透骨而來,“琴姐姐她是跟著大家出發,來到古夏的,我被小綺纏住,耽誤了些時辰,到了古夏后還沒來得及與琴姐姐匯合,便遇上姑祖你了?!?br>
            萬年來,無人叩開過生死玄關,羽境便是最高的一個大境界,于情于理,左丘孤明都是說得這番話的?!爸劣谀菤膺\之說,真也好,假也罷,到底是脫不開一句信則有,不信則無,人榜之爭,若是為了自我磨礪,那去斗上一斗倒也無妨,但若是為了那虛無縹緲的氣運,那就大可不必?!?br>
            說話間,祖孫兩人已是又回到了銹黃溪水的盡頭,斷崖如削,那溪水是寂靜無聲的,是在一片荒涼之間,有靜水流深,這深處又是不知名的,不知其往何處去?!澳鞘恰敝灰娫谏桔觊g的那片荒涼之上,赫然有一道身影,身分黑白二色,蹣跚前行,欲往那青銅古殿而去!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