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7581章(1 / 8)

            但這世間從不肯給人半分喘息之機,更莫說留出一時半刻供人揮霍溫存?!稗Z!”下一刻,那處八峰環拱的山屏中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透進了靈魂深處,那股劇烈的震顫又從靈魂中蔓延開來,傳至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寸肌膚,每一根毛發!

            “噗通”一聲,布娃娃便墜進了黑潭之中??牌诺纳硇沃匦鲁霈F,衣角有缺,像是在方才被什么莫名的東西攪碎了,她抬手將嘴邊皺紋中的血跡斗擦了個干凈,風云已定,斬落的萬千音刃被那無窮無盡的漆黑兵器消磨一空,古戰車被毀,殺陣已破,天地封鎖已解。

            “嗯?符紙被毀,玄絲也斷開了?”正是借助了這黑潭殺陣之力,分散了這老妖婆的注意力,葉枯才能夠,才有機會破開這控偶之術,此術被破,葵婆婆方才只全心對付這座殺陣,自是無心顧及那一只螞蟻的情況。這遭緩過神來,第一時間便覺出了異樣,只葵婆婆卻也沒有多想,她身處殺陣之外尚且如此狼狽,更何況一個陷在陣中,修為又遠遠不如她的葉枯?

            在她想來,無論是這黃符紙被破,還是那玄絲被斬,都是這黑潭殺陣所為,若是不出意外的話,葉枯該是已經命喪于那萬千古兵之下了才是??牌耪鍪謱⒛侨允潜蝗~枯牢牢攥在手中的骨片奪來,忽地整個人又是一滯,不曾細想,身形一閃,便出現在了地坑邊緣,不再立身于天空之上。

            “又有什么變故?多虧了有這小子做替死鬼,若非如此,單憑我一人決計奪不到那件通靈器物。無妨,苦未盡,甘怎來,越是如此,便越說明這件通靈武器的不凡?!笨牌烹m如此想著,但緊繃的身子卻出賣了她,她死死地盯著下方那一口黑潭,目不轉睛。

            “轟隆??!”通幽修士的靈覺自是敏銳,下一刻,大地劇烈搖晃,無數的沙塵土礫齊震,“沙沙沙”一陣亂響,葵婆婆也不敢輕舉妄動,只怕再引出些什么來,那一個布娃娃是她僅有的一只,再無所余了。葉枯身陷黑潭之中,只聽見一陣陣“轟隆隆”響動,看見無數碎石,泥土都被震落,“噼里啪啦”從高處滾了下來,自身卻并未感到有任何的搖晃。

            “黑霧的范圍在縮小,這黑潭即將干涸!”讓他心驚的是,彌漫在坑底的黑霧竟開始收縮,如退潮一般從四面八方卷了回來!“轟!”不待葉枯細想,又是一聲巨響,地坑竟在崩塌,他只感覺渾身一輕,黑霧泥沼吞噬了的下半身霎時便恢復了知覺,只不妙的是,他整個人正在極速下墜,身下似是萬丈深淵,漆黑一片,不見其底!

            有碎石砸在他身上,葉枯只感覺腰間一沉,墜落之勢猛增數倍不止。正當他準備入游物境界,飄忽而上之時,整個人在空中打了個轉,止住了下墜的勢頭,頭下腳上,懸在了半空中。第二百四十一章 死葉枯腳上突然一緊,整個人猶如一個鐘擺,在半空中劃過一大道圓弧,頭下腳上,倒吊著,止住了下墜的趨勢。

            “不好,有兩道玄絲沒有被斬斷!”方才葉枯以陰陽真氣斬斷玄絲之時,下半截身子還陷在那黑潭之中,毫無知覺,更不要談藏氣竅穴之內以玄氣斷玄絲了。直到現在,那黑潭消失,葉枯才得以脫困而出,下半截身子也才剛剛恢復知覺不久,那兩道玄絲連入竅穴之中,此刻便如同釣魚的線,而葉枯就是那一尾咬了餌的魚。

            似是聽見了什么好笑的事,黃衫女子眼睛彎了彎,眉頭舒展,眼中含笑,也不多言,一抖手,“刷刷”兩聲,便將葉枯與有德道人分別捆了個結實。黃衫女子并不說話,只以指在那道黑索上輕輕一勾,那胖道士驀地睜大了眼睛,他周身一緊,那一身道袍都被勒地不成模樣,再也不敢多話了。

            “姑祖!”“無需多言,你那葉枯還不至于這么脆弱,這步羽老蛟的筋害不到他的性命,”黃衫女子輕笑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這小子身上有那葵婆子的氣息,紫兒你難道就不好奇?他可還沒有對你、對我說真話?!币蝗缒切诘目菔堇先四前?,這黃衫女子雖還不至于能一拂之下重現往昔景象,但這番接觸下來,卻也能捕捉到些許蛛絲馬跡。

            “又有人過來了,還不少?!秉S衫女子輕咦了一聲,拍了拍阿紫,她身形一掠,抓起蘇清清,引動黑蛟索,三人兩妖便入了靜湖之中。其實葉枯三人到來時,黃衫女子亦是有所察覺,只是她心中明了,來者只有三人,那幾位能與她相爭之人皆被困在了潑天黑幕之中,散兵游勇,自是不足為懼。

            湖水中一片昏沉,與葉枯初次到此時相比已是大變了模樣,除了蘇清清之外,葉枯四人都是修士,在水中與在陸地上倒也并無區別。黑蛟索本有壓制被縛生靈生機之效,不需多說,葉枯與有德道人自己就收斂了周身氣機,能讓阿紫的姑祖都要避一避的存在,雖然不知其究竟,但怎么也該讓他們忌憚了。

            而那邊的三位,蘇清清與阿紫有那一襲黃衫庇護,自是沒有什么大礙的?!跋晒?,這繩子太緊了?!庇械碌廊似D難地做著口型,他被捆得直像一個漏了餡兒的粽子,著實有些滑稽。葉枯身上的黑蛟索早已是將衣服都割破了,這蛟筋中的意志早已被黃衫女子煉了個干凈,只余下了冰冷與韌性,只讓人奇怪的是,那有德道人身上的黑蛟索雖緊,但他那身背后生褪色陰陽太極的道袍卻沒有半點破損的跡象。

            黃衫女子頗為不耐,點出一道青芒,便將那有德道人的一整張胖臉都給遮了,正所謂是眼不見心不煩。此時,葉枯幾人都被黃衫女子以妖力籠罩,這等存在若是有心隱藏,當是絕難被發現的。岸上的人影漸漸多了起來,他們少言寡語,只見人影漸繁,卻不聞人聲漸多,給人以整肅之感,是有序地一批批到來,又有序地一批批離去。

            “是凌家的人?!秉S衫女子低聲說道,她說話時有意掃了葉枯三人一眼,恰好也捕捉到了葉枯眼中的那一絲異樣。岸上人的模樣被湖水扭曲了,難以見其真容,但其中卻有數股十分強大的氣息,透過黃衫女子撐開的妖力光幕,壓落在葉枯與有德道人身上。

            這幾人并未有任何收斂,任誰也想不到,如黃衫女子這般存在竟會做出這躲入湖中偷聽的事來,而幾人的氣勢之所以能影響到葉枯與有德道人,倒不是因為他們強過了黃衫女子,只是后者無心替他們二人擋下而已。在葉枯的意識里,只覺得岸上的幾人如幾輪小太陽一般定在那里,讓人不敢直視,黃衫女子雖是沒有刻意庇護,但她那一身境界是擺在那兒的,無意識中也是為葉枯兩人擋下大半。

            “步羽十三階上的人物,還算不錯?!秉S衫女子輕聲說著,這等人物,她自是不在意,所以就更像是故意是在說給葉枯聽。不多時,岸上凌家的人馬陸續離去,那幾位步羽境界的長老已是都先后離開了,黃衫女子竟也不與幾人打招呼,帶著四人從湖中躍出。

            指若蝴蝶,翩翩欲飛,黃衫女子扣指于黑蛟索上,竟是于那葵婆婆一般手法無二,黑蛟筋震顫間有驚濤千重,只取其勢,而不聞其聲,橫掃而下?!班邸?、“噗!”“噗噗!”湖畔,凌家余下的人盡皆被洞穿,連一聲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變成了一具具尸體,栽倒在地。

            雖是同樣的招式,但經由黃衫女子之手使出,卻又是一番大不同之氣象,那葵婆婆千軍萬馬殺勢綿延算不得什么,最是應在這細處、小處見功夫?!斑磉?!”有德道人被蒙住了頭,只感覺身子從水中拋飛而起,下意識地哼哼了兩句,他耳邊傳來一道女聲:“沒讓你說話就不要說?!泵深^的青芒便被揭開了。

            第二百七十五章 變從荒蕪一片到血流成河,一切也不過是眨眼之間而已。鮮血流入湖中,倒是為這沉璧靜湖添了一抹色彩, 像極了一塊做工不精,用料卻是極上乘的血玉。有德道人拋飛的身形狠狠砸下,他還沒回過神來,便只感覺面門一熱,濃郁血腥氣直從他七竅往里一陣亂鉆,猛地一睜眼,入目盡是猩紅,嚇得他趕緊是從地上爬了起來。

            說是“嚇”,卻也不是怕了這一地的鮮血,以這胖道士的道行,看見個把個死人自是沒什么好稀奇的,他只是怕危險還在,還會對自己不利罷了?!芭夼夼?!”他想動動身子,思緒卻不知飄到了哪里,忘了自己身上也有一道黑蛟索,想邁的步子沒有邁開,腳被絆住,一下就又栽了下去,“噗通”一聲,濺起好大的血花。

            葉枯回頭瞥了他一眼,正想求阿紫她姑祖把自己身上這繩索解開,卻被那黃衫女子提前察覺,到嘴邊的話就變成了客氣的一句:“還沒有請教前輩尊號?”許是覺得今天已經說的夠多了,黃衫女子并未理睬葉枯,纖纖玉手平攤開來,掌指間有妖芒躍動,周遭四散的鮮血似是一股莫名的力量吸引著,匯聚到了她的掌心之中。

            葉枯喉嚨滾動了一下,嘴唇干澀,臉色有些發白,他轉頭望向阿紫,那可憐巴巴的眼神似是在問:“你這姑祖不會吃人吧?”阿紫連忙是搖了搖頭,為自己這位被族中譽為不世出天才的姑祖證了個清白,又在心中暗想:“這葉枯倒是有趣,居然還以為我妖族會吃人!嗯,說回來,好像也不是沒有?!?br>
            “以此手法納斂血液,又以幽靈狼吞其尸首,有這二般手段,縱使是凌家也斷不可能再知曉這里發生的事?!秉S衫女子五指收攏,這話是她輕聲說給阿紫聽的,正所謂是腕白膚紅玉筍芽,調琴抽線露尖斜,只讓人想不到的是,在那素手之中的,卻是一顆如心臟般搏動的血珠。

            縱使是在這凌家那位大人物被困潑天黑幕之中的時候,她似仍是對凌家的那批人馬有些忌憚,若非如此,那這黃衫女子斷是不會如此小心,又是潛入水中,又是毀尸滅跡的。凌家畢竟是古世家之一,底蘊深厚自是不必多說,想來萬年前古夏立國之初將妖族趕出古夏,逐至域外之事,凌家也是出力不小。

            處理了這些人的“后事”,黃衫女子手一招,那三頭幽靈狼吃飽喝足,其中兩頭化作縷縷煙似的青芒,落入了她的掌中。那黃衫女子向余下的那一頭幽靈狼說了些什么,聽在葉枯三人耳中只如聽天書一般,想來是妖族那邊特有的話語,那黃衫女子倒也不怕被葉枯幾人聽了去,嘰里咕嚕的,雖是“妖言妖語”,卻好像又有一番別樣的美。

            黃衫女子與那頭幽靈狼,兩者雙眸中同時泛起一陣幽綠光芒,那匹狼伏低了身子,咧開了嘴巴露出那猙獰的牙齒,方才那聚血的妖異還未散去,這陣幽綠便讓這妖異更濃了幾分?!肮玖{么?!辈恢螘r,阿紫已是到了葉枯身旁,嘀咕了這一句話,葉枯驚奇地回頭看了她一眼,問道:“這話什么意思?”

            阿紫一本正經地解釋道:“是你好的意思?!逼毯?,那黃衫女子與幽靈狼眼眸中的光芒都熄滅了,恢復了平靜,那匹幽靈狼幻做一縷煙氣,飄向遠方,黃衫女子便循著煙氣指引,追了下去。不需這黃衫女子多說什么,阿紫向葉枯解釋完,又在他與蘇清清兩人之間來回看了幾眼,便跟隨她姑祖的腳步而去。

            葉枯三人還沒蠢到以為這就是逃跑機會的程度,這黑蛟索未斷,以那黃衫女子的手段,他們是絕對不可能逃的脫的,自然也只得是跟了上去。所幸,在那黃衫女子離去之前已是將兩人腳上的黑蛟筋解開了,葉枯與有德道人才能行走無礙。

            黃衫女子與阿紫似是一點也不擔心葉枯三人會逃脫,自顧自的,行得極快,只這么一晃眼的功夫便不見了蹤影?!暗篱L,你說姑祖她老人家為什么要把我們兩個人綁起來呢?”路上,葉枯向那自見到黃衫女子起便只說過一句話的胖道士請教。

            葉枯自找了個沒趣,不過他也本就沒想著能從胖道士這兒把這個問題問出來,這胖道士固然是知道些什么,但總不會把他知曉的說與自己聽?!澳俏夷母野?,要不道長您問問?反正你不也不知道,又想知道么,”葉枯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樣,“話說回來,道長你有沒有看出這阿紫姑娘和她姑祖的妖族本體都是什么?”

            胖道士眉毛都快擰成一股了,搖了搖頭,他這次倒是有說謊,只讓有德道人覺得奇怪的是,那黃衫女子他看不穿也就罷了,但阿紫的修為境界明明并不如何高深,他竟也是看不透。說話間,黃衫女子與阿紫的背影便已是遙遙在望了,葉枯兩人趕忙是住了口,不再言語。

            “到我這兒來?!贝~枯與有德道人帶著蘇清清趕到,黃衫女子眼含笑意,似是對這兩名人族修士的識趣很滿意,向蘇清清招了招手?!澳銈円策^來,站近些?!比~枯與有德道人自是不敢不從,近了,便見到四周似是有一陣薄薄的幽霧,遮蔽了三人兩妖的身形,在那幽霧中有狼頭飄蕩,三人這才注意到,那一匹引路的幽靈狼已是不見了蹤影,想必這一陣幽霧便是由其所化。

            八座山峰皆是光禿禿的,蒼翠不再,狼藉滿目,唯有那一道泛著銹黃之色地小溪仍在流淌,葉枯三人方才便是沿著溪水而行,只這溪水不再有汩汩之聲,溪水的盡頭也不再有山峰相對而出。三人兩妖,此時便立于銹黃溪水盡處,腳下,猶如被天神以巨斧立劈過一般,峰仞如削。

            那圍繞在八座高峰周圍的矮山頭也都在方才的能量風暴中被夷為了平地,八峰環拱之間,林木盡毀,再不復之前的蔥蘢生機,大地一片焦黑,瘡痍滿目。凌家之人,如星羅,似棋布,立于那八峰環拱的山坳之間,這些最低也是凡骨九品的凌家修士彼此間隱隱互相呼應,天地二勢在流轉,“道”與“理”在交織,結成了某種玄奧的陣勢。

            而這陣中,赫然便是那一片潑天黑幕,凌家似是在等待著什么,或是那廢墟黑霧大幕的源頭,亦或是那青銅宮殿中的某種存在?!傲杓业脑茝浱旎闹?,”黃衫女子見葉枯望了下去,與之前一樣,似是在特地為葉枯解釋,“這陣法在凌家中該是只能算中,或者中上吧,這云彌天荒之陣只是那號稱可葬萬載歲月“萬年?!钡囊环N簡化罷了?!?br>
            境界決定眼界,以這位黃衫女子的境界與眼界,自是可輕描淡寫地誰出這番話來?!鞍?!”就在這時,一聲慘絕人寰地哀嚎從那黑幕中傳出,那里面似是發生了什么大恐怖。只是一瞬,聲起忽而又是聲落,戛然而止。誰都知道,此刻在那黑霧大幕之中的,只有那七尊如天神般的大人物。

            令人顫栗的冰涼襲上每個人的心頭,風云漠漠,透骨入魂。第二百七十六章 陣起“??!”鬼鳴乍破,裂云驚霄。在這聲凄厲的哀嚎之中,葉枯只感到心神震蕩,身形也隨之搖晃,好似一只不倒翁,拖著一具皮囊空殼,東倒西歪。

            連葉枯都如此,更莫說阿紫與蘇清清兩人了,三人差點就要撞在一起,鬧出個疊羅漢的大笑話來。不是那黃衫女子刻意要讓自己的侄孫女兒吃這個苦頭,她心知此聲并非是針對某人,也不是某種攻殺之術,只是那黑霧大幕中的存在因聲而引,緣情而發,此刻,她亦是滿臉凝重,雙眸深邃,凝望著那片潑天的黑霧大幕。

            好在這一聲哀嘯只響了一瞬便戛然而止,魂海中,五器虛影顫動間,綻出如水波般的五色光華,散向魂海五方。葉枯霎時便回轉了心神,神臺恢復清明,他這才發現,身上的黑蛟索不知何時已是被解開了,也顧不得多想,一手后展,擋在了蘇清清的身下,另一條手臂便順勢一沉,攬住了阿紫迎面倒下的腰身。

            這一下卻是在葉枯的意料之外的,他方才神識只在穩固魂海,一雙眼睛也只能看一個方向,顧了蘇清清便顧不了阿紫,顧了阿紫便難顧于蘇清清。他趕忙是扶正了兩人的身子,縮回了那離阿紫胸前渾圓只毫厘之差的手?!翱磥斫o你解開黑蛟筋實是不智之舉?!被米鲇撵F的幽靈狼是黃衫女子之物,對于這幽霧中的一切,她自是了如指掌,“虧得是你有心了?!?br>
            “看來凌家此次當真是有備而來,我倒是越來越好奇了,這青銅宮殿中到底有何物,竟能讓凌家如此大動干戈?!秉S衫女子的目光并未在葉枯身上多做停留,那黑霧大幕固然讓她心驚,但有些事多想亦是無益,她心知自己看不穿那片黑霧大幕,索性也就暫時不去管它。

            八峰環拱的山坳間,布下了云彌天荒之陣勢的凌家眾人似是全然不受那厲嘯中的精氣神影響,皆是嚴陣以待,但見人影往來其中,想必是在交代諸般事宜,以求少生枝節。這幾尊往來的人影赫然便是三人兩妖方才潛在湖水中時,朦朧中所感知到的那幾位身處步羽十三階上的修士,想來他們便是這座大陣的主陣之人。

            自黃衫女子出現后便少言寡語的胖道士突然開口,問道:“葉枯,你說這凌家為何不直接布下您所說的那萬年冢陣勢,而非要用這稍次的云彌天荒之陣呢?”葉枯詫異地看了這道士一眼,他問這話只顯得他自己是個白癡,但卻見這胖道士的大餅臉上只一副認真而嚴肅的神情,便道:“想來人手不夠吧,那陣法畢竟號稱是可葬下歲月,所需所耗定是甚巨?!?br>
            阿紫嗤笑一聲,插話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不敢說?你們人族一方,近萬年來,天道傾頹,不受其眷,凌家之所以棄萬年冢而不取,不是不想,只是不能而已?!薄叭缛f年冢那等陣法,雖說在那浩如煙海的陣勢中也只能算是上乘,但主陣之人已是非得要叩開了生死玄關之輩不可,自上官一族入主古夏以來,逐我妖族至域外,你們便再也沒有出過一位生死境的大能了?!?br>
            她似是對這陣法之術有些偏見,接著又說道:“所以說這陣法都只是擺來看的,大多聞名遐邇之陣勢都是古妖圣賢閑暇之余妙手之偶得,只是被后世之人奉為圭臬?!薄鞍⒆瞎媚镏赖倪€真不少,貧道這大把年紀算是白活了?!迸值廊撕呛切χ?,似是早想到了阿紫會插話一般。

            黑霧大幕翻涌不息,自那一聲響徹寰宇的凄厲后便再無什么異動,那黑霧似也分個清濁,霧氣瀉地,如墨般淌開,暈出團團濃稠。黃衫女子那好看的眉頭皺了皺,卻并不轉身,只望著腳下如星羅似棋布的人點,道:“紫兒,你不喜歡便罷了,何必詆毀陣法一道?被你姑姑聽到,又該要傷心好一陣了,你從小就不喜歡”

            “姑祖!你在說些什么?我哪有?!”阿紫連忙是離了葉枯,小跑到黃衫女子身旁,就要去捂她的嘴。以那黃衫女子的修為,自是不可能被阿紫得逞,她一把打掉阿紫的手,笑罵道:“別鬧,現在可不是能讓你胡鬧的時候?!比~枯來到懸崖邊,有這幽靈狼所化的魂障遮蔽,憑凌家那幾位步羽境界的修士定是無法察覺到自己,“以前輩之境界,直接出手將這些凌家修士滅了,豈不是更好?也省的他們礙了您的眼睛?!?br>
            黃衫女子背后似有狼魂虛影浮現,明眸善睞,只她這一眼掃來,只讓葉枯覺得自己被看了個通透,心頭那點心思都被瞧了去?!斑@一對姑祖與侄孫女兒不會是兩匹狼吧?”葉枯心頭一浮出這個想法便暗道了聲“不好”,是怕這一句也被那黃衫女子知道了,抬頭望去,只見她已是收回了目光,葉枯這才寬了些心。

            以這黃衫女子地實力,一如方才那叩指引動黑蛟索一般,要殺那那山坳間的人,哪怕是有那幾位步羽境界的人存在,也費不了多大的氣力。就在這時,黑霧大幕一陣翻涌,其中似有千百條惡龍翻攪,竟有吞風吐云之勢,鼓蕩、翻卷、盤旋、繚繞極盡變化之大勢,那里似是有無數個細小的漩渦,將所有人的心神都扯了進去,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只無論這黑霧如何變化,如何洶涌,那一道從青銅古殿沖起,接天而上的光柱卻始終不曾動搖過半分,好似一根屹立不倒的天柱。連那玄宗的枯發老人都不能說清那座青銅古殿的來歷,廢墟是古都遺跡,這古都又該是何處的古都?

            云彌天荒陣起,天地二勢交織繚繞而上,“道”與“理”在其中交織、明滅,將這八峰環拱間的山坳耀得一片通明,通明之中,便見有霧氣氤氳,玄玄之白裹漠漠之黑,天地似是分出了陰陽兩儀,黑白之辨。唯有那一根直插云霄的天柱不曾有半點模糊。

            “轟!”黃衫女子仰頭望之,饒是以她的眼界與見識,也不由得驚呼出聲:“丁、甲之數,陽神玉男,陰神玉女這是六丁六甲之陣!”“后天十大陣法之一?此陣只能是人為布下,不可能是天成,究竟是哪一位前賢在此留下的后手?”

            黃衫女子再不能是云淡風輕之模樣,祭出一片巴掌大的翠綠碧葉,似綠玉一般,閃爍著晶瑩的光澤,無盡的道紋自其繁密的葉脈中衍生而出,將三人兩妖盡皆護在其中。眾人聞言,皆是望了過來,就連那黃衫女子也不例外,這六丁六甲該是這道士的老本行,他一向是神神秘秘的,見識廣的嚇人。

            就在同時,云彌天荒與六丁六甲二陣同時被催動了,陣陣或是詭譎,或是剛猛,或是陰柔的攻勢殺向了那片潑天黑霧大幕!“我知道了??!”有德道人一拍大腿,驚叫出聲。第二百七十七章 書、榜殺勢彌天。璀璨的神霞,如海嘯般席卷了整片天地,三色吐瑞,七彩耀天,刺目的光亮將原本相持不下的黑白都攪碎了,淹沒了那方天宇。

            恐怖的能量浩瀚無比,直讓人以為是九天銀河傾瀉而下,無數星辰般的光芒在其中閃耀,天地都在顫栗,地動山搖。云彌天荒,凌家眾人以那幾位步羽境中的長老為首,共襄此事,勢止而道生,此陣既成,那無處不在又本是不為外物轉移的時間仿佛都慢了下來,像是靜止了,又似是在倒退。

            大霧不知幾重,卻依然是遮不住那位列后天十陣之一的六丁六甲之鋒芒,陽神玉男、陰神玉女,幻做萬千姿態,或成猛獸,或為劍戟,撲殺立斬,分三色,化七彩,直讓人眼花繚亂,看不清其中究竟有多少變化。遠處,銹黃溪水的盡頭,葉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縱使是有黃衫女子庇護,又有云彌天荒相隔,他依然是能感受那一股令人心驚膽顫的能量波動。

            “丁酉制我魄,丁未卻我災。 丁巳度我危,丁卯度我厄。甲子護我身,甲戌保我形。甲申固我命,甲午守我魂。甲晨鎮我靈,甲寅育我真?!币慌?,有德道人在一拍大腿大吼了一聲之后,幾人正靜待其下,他卻突然間像是得了癔癥般,竟是連黃衫女子都忘了應付了,癡癡自語,好似瘋魔。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