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75章(1 / 3)

            路悠悠癟嘴,嘿嘿笑,也不反駁。魏之煊就無奈的笑了,問她:“哥,聽外公、外婆說,你這個補習班,天天都是九點鐘、十點鐘才下課,回來還要做題到十一點,會不會太累???”“不累呢!哥,我知道你想啥,可是劉老師說了,我才高一,得打好基礎,全面發展,不能過早放棄一些學科!”

            ------------第一百零八章:無畏路悠悠笑笑。這輩子,她是不會讓陳嬌嬌變‘失學少年’的!三人一路上說說笑笑的,到了MG公司的門口,陳嬌嬌和杜高,卻都緊張的說不出話了。MG公司現在就一個分部在西市,總部,據說是在那個有黃浦江和東方明珠的海市。

            陳嬌嬌算仨人兒里見識最廣的,父母沒離婚前,還帶著她去過一趟。不過那時候,她才七八歲,記憶里最深刻的,就是海市的高樓大廈、地鐵之類,她在西市見都沒見過的東西。以至于,哪怕現在面對的,就是租賃在省電臺小樓半層的一個公司,想到人家是從海市來的,他們都有點兒害怕,等進去了,鬧出什么丟人的尷尬事兒。

            路悠悠就笑:“你們怕丟人,就別說話,我不怕,我去?!薄奥防洗?,你為啥不怕丟人???”杜高虛心請教。路悠悠眨眨眼:“大概就是,無知者無畏唄?”杜高:……就,好坦誠!但倆人仔細想想吧,的確還挺有道理的,于是也就抱著這樣的心態,昂首挺胸,跟著路悠悠進去了。

            今天是周末,省電臺原來值班的門房都沒上班,他們輕松進大樓,然后到了上次,她和顧柏旸來時的那個樓層。這會兒樓層已經變樣了。因為半層樓,都被MG公司包下來,做了臨時分公司,所以重新裝修了一次。剛上樓,面對的就是透明的玻璃落地門和門禁,從外面,能看到里面統一黑白色系的裝修。

            杜高和陳嬌嬌好奇的趴在門上看了半天,杜高先傻傻的問出來:“陳嬌嬌,這門,能進去嗎?人家是不是根本沒人上班,忽悠你??!”話音剛落,就響起了門鈴聲。杜高嚇得趕緊跳開,以為觸動啥機關。陳嬌嬌倒是挺聰明,下意識看向路悠悠。

            她就指指剛剛被自己按過的門鈴,示意他們,可以這樣敲門的。杜高摸著下巴點點頭:“這就是個帶門鈴的,玻璃門??!嘖,真會玩兒,顯得特高級的樣子!”話音剛落,里面走出個穿職業裝的漂亮女人,她從他們臉上打量過去,目光在路悠悠和陳嬌嬌臉上分別停了片刻,似乎認出了陳嬌嬌,笑了。

            快走兩步,過來給他們打開門?!瓣悑蓩墒前??你經紀人跟我說過你要來的?!彼粗崆?,陳嬌嬌暗暗松了口氣,忙點點頭,給她介紹路悠悠和杜高,說他們是她同學。漂亮女人一臉了然,把他們都讓進來,指了指對面第三間辦公室,溫柔的笑著問:“要我陪你們進去嗎?”

            陳嬌嬌就想答應,可本能的,她朝路悠悠先看了眼,然后,拒絕了。------------第一百零九章:孰輕孰重“我們自己去吧!”陳嬌嬌朝漂亮女人笑笑。女人好像有點兒意外,隨后,點頭做了個請的姿勢,就轉臉回去了。她一轉臉的瞬間,就露出了個不屑的冷笑。

            “昂,可是,真的很好擼??!”路悠悠笑瞇瞇,可是話剛說完,小富就啪一聲,化成空氣消失了!“路悠悠,我生氣了,我不準備告訴你,你想補化學,可以去北門大街了!”小富氣吼吼的聲音回響在她耳邊。路悠悠一愣,趕緊叫兩聲‘小富’。

            可是很顯然,狗子鬧脾氣,并不想理她。不過,北門大街距離西橋街中學和她家都還有點兒距離,上學的這幾天,怕是去不成了,只能等周末,到時候,再找小富也不遲。她正想著,額頭突然被推了一把。推她的人,手指冰涼濕潤,還帶著點兒淡淡的青草香氣,一聞,就知道是顧柏旸的手。

            “發什么呆?”“昂,想劉老師說的話?!鳖櫚貢D眉頭一蹙:“劉老師說什么了?”“就是,我家里的事情唄?!甭酚朴坡柭柤?,和他并肩下樓,又想起來,劉老師找她的時候,她讓顧柏旸幫忙給陳嬌嬌傳話來著,偏頭就想問。結果,一扭腦袋,差點兒被顧柏旸冷沉沉的目光嚇到以為時光穿越!

            “怎,怎么啦你?”少年的顧柏旸,不該有這樣的冰冷又帶著點兒絕望、嘲諷的目光。那是已經被磋磨的無力翻身的成年顧柏旸,在遇到她,聽到她說:“這世道,好像是壞了點兒,但人嘛,扛一扛,就過去了,等過去了,就不覺得壞?!币院?,露出的。

            ------------第九十五章:小公雞氣壞了“沒怎么!”顧柏旸腦袋一扭,紫毛順勢把那雙黑沉沉的眼睛遮住了,但周身的氣息,還是冷颼颼的。路悠悠眨眨眼,小公雞,這是生大氣了?“昂,那個……”她撓頭,廢了好大勁兒,才無力的扯扯他袖子:“你不要生氣了嘛!我以后,不讓你等那么久,也,也不讓你傳話,行不行?”

            “路悠悠!”顧柏旸走到一樓樓梯口,突然停下轉身,路悠悠被嚇了一跳,趕緊退后。結果,后背撞墻上了?!澳隳懿荒懿灰傔@樣?”“我哪樣了?”她眨眼,委屈巴巴的。明明啥都沒敢干,咋小公雞說生氣就生氣哦!中二少年的心思,果然很難理解??!

            “你?!鳖櫚貢D被氣死了!摘下書包,發泄似的,狠狠扔地上。路悠悠就聽砰一聲,眼睜睜看著,那掛著國際大牌標志的包包被摔了個四分五裂,感嘆大牌品質果然都是一次性的同時,最心疼的,還是那一兜子書!畢竟,里面還有她沒做過的《天利38套》嘞!

            “陳嬌嬌跟我說,你要給她交學費?”他深吸一口氣,像是極力平復下來情緒了,冷冷的問?!鞍??!彼刀世??他家那么有錢,總不至于也讓她給交學費吧?“你爸媽,到底離婚多久,有多久不給你撫養費了?”顧柏旸叉著腰,耐著性子似的,追問。

            “昂……不知道誒,估計,一年?兩年?估計,最多五年吧?我那個被杜高摔壞的鉛筆盒,就是五年前我爸給我買了寄回來的,我猜,那會兒他還沒現在這兒子吧?”路悠悠撓著下頜,說完了,眨眨眼,不解的看顧柏旸?!霸趺戳寺??”

            “你,你還問我怎么了?”顧柏旸一副氣血攻心要吐血的樣子,抬起手,又給了她額頭一巴掌!路悠悠腦袋朝后,差點兒后腦勺撞墻,幸好顧柏旸眼疾手快,一巴掌替她擋住了。然后就一副:面對的是個笨蛋,所以好無奈,的表情。

            “我問你,你都窮成這樣了,為什么還拿錢給陳嬌嬌交學費?”他氣呼呼問。為了功德值??!路悠悠心里想著,嘴上不敢說的,就傻笑:“也沒那么窮呢,我有壓歲錢,而且,我哥也給我零花錢,我都攢著……唔!”話沒說完,被顧柏旸堵住了。

            不是她后來寫的言情小說里,被封嘴親吻的那種,就是赤裸裸,超暴力的,用手掌心狠狠捂住。顧柏旸捂著額頭嘆氣,像在說:閉嘴吧,笨蛋!路悠悠眨眼,求放過。------------第九十六章:暖心大BOY路悠悠張大了嘴。這可能,是她上輩子到這輩子,認識顧柏旸以來,他說話最多,情緒最失控的一次。

            可很神奇,他的每句話,她都聽得清清楚楚,而且,心里明明白白。心里五味雜陳的,有很多事情,其實是可以解釋的。比如,她給陳嬌嬌交學費,對現在的她來說,其實沒那么難。比如,她幫她聯絡公司,也是因為她知道,并沒有什么危險,而陳嬌嬌只是因為自卑,才不敢說出意愿,她幫一次,她以后就會明白。

            而且,她值得。至于張瑜,她也已經報復過她了。打她,在成年的路悠悠看來,實在沒什么必要。那不屬于正當防衛,而是校園暴力,她要承擔后果的,何況系統也不許呀!至于小公雞本人呀……路悠悠笑了,解釋什么呢?她張開雙臂,突然撲上去,給了顧柏旸一個大大,大大的擁抱!

            顧柏旸有點兒害怕,他下意識的彎曲手臂,拍了拍懷里人兒的脊背。唔,路悠悠真的瘦了。一巴掌拍下去,舊校服空空蕩蕩,拍到的脊背,都能觸摸到肩胛骨,很瘦弱,很需要保護的樣子。于是他不自覺的,又緊了緊手臂,拍的也更輕了點兒。

            “你,不要哭??!”他低聲,緊張的說?!皼]哭呢!”路悠悠笑,撐開他,笑瞇瞇看著近在咫尺的俊臉?!邦櫚貢D,你等著,等我賺大錢,我一定一定,送你一份大大,大大的禮物!”大到,老、娘、必、定、捧、紅、你!顧柏旸就笑了,漂亮的指節刮她的小鼻頭:“傻啊你!”

            “那聽不聽話???”“聽啊,聽英雄大哥,顧柏旸,的話!”路悠悠跳起來,撿起他書包,遞給他?!澳沁€敢有事不跟哥說嘛?”少年笑著追問?!安桓?,絕對不敢!”“那還敢自作主張,給陳嬌嬌交學費什么的嗎?”“不敢,絕對不敢!”

            少男少女的聲音,在夕陽西下的校園里回蕩,然后漸漸遠去,遠到未來的某天,那個已經老去的老太太路悠悠聽到,都會滿足的笑上一陣。路悠悠父母離婚,且各自再婚的事情,大概是帶著濃濃的八卦味道,即便劉老師極力阻止,還是莫名的,隨著路悠悠在高一整個年級再次出名,又在全校傳開了。

            她在學校里走過,總能瞬間變成目光吸塵器,瞬間吸引無數八卦目光。顧柏旸和陳嬌嬌,乃至于杜高,都為這事兒,氣死了。杜高甚至不惜動用武力,在某天下課,帶著自己的小兄弟們,把張瑜和葛倩倩堵在教室后面的角落里,準備好好‘審問’她。

            ------------第九十七章:沒腦子和不高興杜高是故意等路悠悠和顧柏旸都走以后,才做這事兒的。陳嬌嬌早告誡過他,讓他別輕易對張瑜她們動手?!奥防洗笥械氖寝k法收拾她們,想想你自己怎么被收拾的吧!”她是這么說的。

            于是到了杜高腦子里,這句話就瞬間變成了:“路老大會拿起法律的武器,對付張瑜的!”杜高挺認真,為這事兒,還拿著課本,裝模作樣的去問了政治老師,咨詢張瑜和葛倩倩給路悠悠造謠,算不算違法。結果,政治老師古老師感動的熱淚盈眶的講了半個多小時,杜高就聽懂一句:沒證據、未成年、沒造成重大損失,就不算違法!

            杜高覺得,這回路老大是沒轍了,她肯定也不屑于揍張瑜和葛倩倩吧?小人,不值得老大動手!于是,經過他幾天的精心策劃,終于等到了某天路悠悠和顧柏旸先離校,而張瑜和葛倩倩作為當天的值日生,留下來打掃衛生的一天。

            這天下課,他還裝模作樣的,跟著陳嬌嬌和路悠悠他們一起走到半路,才突然說:“我忘拿作業了!”然后一頭沖回學校,實施了他的‘圍追堵截’、‘教訓賤人’計劃。張瑜和葛倩倩分別被堵在兩個角落里。一邊,葛倩倩抱緊手里的掃帚,看著眼前人高馬大、染著頭發、穿著花襯衣,吊著根破筆的三個男生,腦子里想著古惑仔電影里各種械斗血腥的畫面,嚇得渾身發抖,臉色慘白,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一邊,張瑜強作冷靜,借著身高優勢,用看垃圾的眼神,睥睨著眼前一高倆矮,三個不好好穿衣服的男生,威嚴的問出了一句:“你們想干什么?不怕扣學分嗎?”“扣學分?”杜高嘎嘎笑,吊著眼睛反問:“那是什么玩意兒?老子們,在意過嗎?”

            他雙手攤開,其他幾個男生跟著嘎嘎怪笑,聲音在空蕩蕩的教室里回蕩著,聽起來都有點兒瘆人!葛倩倩嚇得,已經嗚咽一聲,哭出來了。張瑜也被嚇的不輕,卻還是可以繼續威脅:“不怕扣學分,你們也不怕被處分嗎?被處分,可是不能考大學的!”

            “哦?是嗎?”杜高突然一巴掌拍在張瑜耳邊的墻上,張瑜嚇得跳起來,整個人都往墻角里縮了縮?!翱墒?,我們本來就考不上大學啊哈哈哈!”杜高又帶著一群男生笑,那邊,葛倩倩已經‘哇’一聲哭出來,同時兩腿發軟,順著墻角就滑坐在地上,邊哭,邊亂七八糟的說著:“又不是我說的,我都不知道她家的事情,我怎么說,為什么要堵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邊的男生就朝杜高歪了歪頭。杜高朝著張瑜,呲牙咧嘴:“聽見沒,葛倩倩說,不是她說的,那我們路老大家的事兒,就是你在傳謠嘍?張瑜,你說你嘴怎么這么欠呢?既然你這么欠,不如我們幫你好好管管你的嘴?”說著,揚手就朝張瑜臉上招呼。

            ------------第九十八章:趙老師提刀趕來“杜高!”一聲怒叫,伴隨著門被突然撞開的巨響,在教室里響起。杜高愣了下,剛反應過來回頭朝門口看,就見個小胖子沖過來,他看清楚這是路悠悠的時候,他已經被抓著手腕一掰,然后就疼的‘嗷’一聲,又當場給路悠悠跪了!

            “老老老老大,你,你放開我啊啊??!”杜高疼的都要哭了,囂張氣焰頓時全無,弱雞似的半跪在地上哀求的望著路悠悠。她皺眉氣鼓鼓瞪了他一眼,才松開手。杜高差點兒一屁股坐地上,幸好他的小兄弟都沖過來扶著他,他才勉強站穩,揉著被扭到都有點兒紅腫的胳膊,無辜又可憐的看著路悠悠。

            “老大,你這又是哪招啊,怎么比扭大拇指還疼?”“擒拿手?!甭酚朴瓢欀?,沒好氣的回答他:“我哥教我的,忘了告訴你哦,我哥,是警察學院的!”“靠!”難怪呢!杜高簡直想哭。想想當初,他到底為什么會覺得路悠悠是個軟柿子可以欺負???他是腦子壞掉了吧!

            而此時的路悠悠,簡直能從他表情上,看出他想什么,抬手就給他額頭一巴掌:“你可不是腦子壞掉了!怎么可以在學校對同學動手?你知不知道,這叫校園暴力?”“那,那你意思是,出了學校,就不算?”法盲杜高一臉求知欲。

            路悠悠:……好想知道,這杜高以后會變成個什么樣?總不會是‘竊·瓦、爾特’那款吧?“呵,不會的,正常發展的話,他以后的職業,會讓你驚掉下巴!”小富突然冒出來,騰在半空里,兩只胖鼓鼓的前腿居然能環胸,偏著腦袋看她。

            路悠悠一愣。它突然出現干嘛?不生氣啦?“咳咳,我作為系統NPC,出現當然是為了提示你,張瑜有陰謀,趙老師正在提刀趕來的路上,預計還有兩分鐘到達現場,趕緊處理好這件事吧!因為從現在開始,杜高是你的功德值了哦!”

            說完,小富又啪的一下,化作空氣消失。消失前,還幸災樂禍的喊了一句:“忘了告訴你,你的NPC我,已經擁有暫停時間的能力啦,所以以后我出現,會讓時間暫停的!see you!”路悠悠:……果然還在生氣??!她無奈的看向杜高,閉上眼睛,強行讓自己冷靜幾秒,然后指著教室里面,下命令:“你們幾個,都給我回座位去,今天晚上,不做完數學作業,誰也不許走!”

            “數學作業?是什么來著?”“我靠,我們居然還有數學作業?”幾個學渣面面相覷,都看向路悠悠,但剛接觸到她的目光,就打個激靈,趕緊扔下手里的‘作案工具’,沖回座位,鋪開數學課本先!------------第九十九章:葛倩倩想翻身

            張瑜覺得,自己不該怕的。她應該比路悠悠更懂法!可她立刻就發現,她不僅怕了,而且真實的因為她說的那些罪名怕了!所以下意識的,她只是倒吸了一口氣,就抓住葛倩倩,把她帶回座位上。葛倩倩還在抽抽噎噎,她聽到路悠悠的話了,就小心翼翼,期待的看向門口,想著趙老師來了,就趕緊過去告狀。

            可偏偏此時,路悠悠鬼魂似的出現在她身后,胖乎乎涼冰冰的手指,輕輕壓住了她的脖子。葛倩倩就覺得一陣窒息,脊背上都爬上一層涼意!路悠悠俯身,抽出她的生物課本,翻到人體構造圖的那頁,指著脖子部位,給她看?!斑@里,就是大動脈,這個地方,很脆弱的,用刀子輕輕一劃,就會血流不止,幾分鐘內不搶救,就會失血過多而死。不用刀子的話,只要稍稍用力按住,也就幾分鐘的時間,人就死了……”

            她說的話,很可怕??筛膳碌氖撬穆曇?,就像個這樣死過的鬼魂,突然出現在她身后,隨時隨地,都準備拉她去做替死鬼!葛倩倩嚇得,已經面無人色。這時候,教室門又一次砰的被打開了。趙老師氣勢洶洶沖進來,可剛走到講臺邊,就愣住了。

            她打量一圈教室的情況,眉頭緊緊皺起。教室里,那群她眼里的垃圾學渣們,正湊在一起,交頭接耳的指著書討論習題,雖然這個習題她聽了一耳朵就知道是最基礎的那種,并打心眼兒里鄙視他們這種題還拿來討論。但,這幾個學生,是的的確確,在學習。

            而早就跟她串通好的張瑜,卻正埋頭在刷題,認真到了即便她進來,她好像也沒聽到似的,模樣專注的不行。至于葛倩倩,大概是唯一看著有點兒奇怪的,因為路悠悠居然搭著她的肩,站在她身后,斜側身體,擋住了她的視線?!奥酚朴?,你干什么?”

            趙老師迅速反應過來,大步走到她們面前,質問?!鞍??”路悠悠抬起頭,一副傻乎乎的樣子,撓撓頭反問:“趙老師,還沒有下班嗎?”趙老師被她傻樣兒搞得一愣,但很快回過味兒,想起,這丫頭好像最善于裝傻!于是,冷笑一聲:“老師沒下班,你很意外嗎?”

            “昂,我以為,所有老師都下班了呢!”路悠悠笑瞇瞇。趙老師也笑,滿臉嘲諷?!八?,你就組織你的這群狐朋狗友,留下來欺負同學?”“昂?”路悠悠納悶的撓腦袋:“什么欺負同學呀?我沒有‘狐朋狗友’的呀!”“路悠悠,你別想用偷換概念,逃避懲罰!我實話告訴你,我是接到別的班同學的舉報,說看到你和他們,聯合起來,欺負張瑜和葛倩倩,才趕過來的!”

            她說著,直接叫人?!案鹳毁?,你說,是不是他們欺負你?不要怕,老師在這里,給你做主!”她說著,還往前走了一步,讓路悠悠被迫后退的同時,敲了敲葛倩倩的課桌。------------第一百章:劇情反轉葛倩倩終于脫離路悠悠的手心,悄悄松了口氣。

            趙老師又似乎是把她嚇跑了,還準備給自己做主,她就站起來,準備順著趙老師的話,指認路悠悠。誰知道,剛往起站,就覺得一陣頭暈目眩,她嚇得趕緊抓住桌子穩住自己,一緩過來,就想到了路悠悠剛剛威脅自己的話!然后,一通胡思亂想,幾秒鐘,就想到了:我肯定被路悠悠用內功下毒了!

            趙老師已經等得不耐煩,又敲了敲桌子?!案鹳毁?,別怕,有什么就說,老師是成年人,總比你們小孩子辦法多!”“我,我……”葛倩倩聲音沙啞,抬著頭,卻覺得,自己嗓子被塞了東西,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這一刻,她簡直要哭了。

            完了完了,她一定是被路悠悠下毒了,她要變成啞巴了!然后,她就真的眼眶一紅,哭了!趙老師一愣,路悠悠和學渣們,也是一愣。這什么情況?學渣們高度緊繃,心想著:要是葛倩倩敢冤枉路老大,絕對不會放過她!路悠悠想揉額頭:這是個什么廢物??!就這膽子,還敢傳謠?

            趙老師頭疼:哭什么哭,哭有個屁用??!心里煩死了,還得做出耐心的態度,上前拍拍葛倩倩:“好了好了,別害怕,老師都來了,有什么事都跟老師說,好不好?”然而,葛倩倩用力搖了搖頭,只咬著嘴唇,站著不停的掉眼淚,同時身體晃了晃,像是要哭暈過去了!

            趙老師只好先自我發揮一下,冷著臉質問路悠悠:“你是不是對葛倩倩同學說了什么?為什么她連話都不敢說?路悠悠,我可是聽說了,現在咱們學校那倆混混陳嬌嬌和杜高,都叫你路老大呢!”“昂,他們是這么叫呢!”路悠悠一臉坦然。

            言下之意:他們叫我老大,犯法嗎?能證明什么嗎?趙老師這個氣哦!簡直要氣死了!轉頭就問張瑜:“張瑜,你是班長,你說,路悠悠到底有沒有欺負同學,欺負你們?”張瑜抬頭,看了看路悠悠,又看了看趙老師,站起來,摘了耳機,給趙老師看。

            “我不知道,我剛剛一直帶著耳機來著?!壁w老師:……她瞪著張瑜,她們可是早就說好的,怎么,她下次月考,不想要好成績了?可張瑜就像沒看到,垂著腦袋,看不清神情。趙老師簡直要氣死了,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倆人,突然沖動的伸手就推了把還在低聲哭的葛倩倩:“哭什么哭!問什么都不說,那讓我來干什么?”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