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4763章(1 / 3)

            “好弟弟,一言為定,血羅盤先給你用一次,之后就歸姐姐了?!碧K錦眨巴眼睛道?!胺判?,我也就只用它來尋找諸葛亮墓,用完,它就是你的?!蔽业?。對血羅盤,我還真沒多有大的占有欲,畢竟這玩意傳聞是挺牛逼的,可眼紅它的人也不少,殊不知帶它在身上,估計有九條命也不夠用的。

            我開始也下了不小氣力,但轉念一想到冷小欣的條件,隨即手掌一翻,將洛陽鏟換了個角度,改刺為拍,然后結結實實的拍在了女子的翹臀上。這一拍,氣力不小。只聽到一道清脆響亮的聲響,那女子臉色大變。至于蘇錦,則是掩嘴偷笑不已。

            女子憤怒的想要反擊,但她手上的匕首還沒來得及貼近我的面門,就已經被我用洛陽鏟打落在地。我用腳一踢,將那把匕首拿在手上,定睛一看,上面赫然刻著幾個小字?!袄渫??”我挑眉,道:“這個冷瞳,應該就是你們少主的名字吧?”

            女子嘴硬不肯說,但我看冷小欣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這個冷瞳,就是她們的少主,只是這個冷家,我還真一點印象都沒有。我心里有很多疑惑想要弄清楚,但這個女子一點也不配合,一問三瞪眼。不一會,遠處又傳來了一陣聲響。

            女子臉色一喜,道:“陳家余孽,你跑不掉了?!钡?,是這女子的援兵來了。此地不宜久留,得趕緊撤!“放心,我不止要跑掉,我還要把你帶走!”為防被埋伏,我將女子也一并帶走,冷小欣想要阻攔我,但被我一瞪,她又停了下來。

            我招呼了一聲蘇錦,讓她丟開那兩個人,和我一起帶女子離開這里。有女子這個人質在,冷小欣也只能在后面遠遠跟著我和蘇錦。我將女子雙手綁住,將她拉著下山。山路崎嶇,雜石遍地十分不好走,女子走得踉踉蹌蹌,好幾次都摔了跟頭,臉上滿是怨恨之色,看樣子是恨死我了。

            但小爺可一點也不在意,我沒動手殺了你就不錯了,還敢怨恨我?等下有你好果子吃!來到山腰后,眼看著前面路更加的不好走,我回頭看了一眼,見到冷小欣還在后頭跟著,但沒敢拉近距離,至于再后面,則不見人影。我心頭一動,目光在已經不樂意再走的女子身上掃了一圈。

            女子不由得打了個冷顫,目光盯著我,道:“你想干嘛?我的同伴馬上就到,你最好馬上放了我!”“放了你?你想多了,我只是履行一下我剛才的誓言,蘇姐,把繩子給我……”兩三分鐘后,我和蘇錦心滿意足的離去。在我們后面,女子已經被我吊在了樹上,同時還將她穿在外面的褲子扒了。

            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這女子年紀不大,居然還喜歡穿那種上了年紀才會穿的大紅色四角褲。當下,她就穿著那條四角褲懸掛在樹上,就跟燈籠似的,格外喜慶……'第161章 盜墓世家、冷家下了黃月英山后,天已是微微亮,由于我們之前開來的車子被落在了山上,我們不得已,只能自己徒步行到路上,看能不能路邊搭個順風車。

            李子虎冷笑連連,他的眼神里滿是瘋狂的神色。我一怔,隨即露出了一抹笑容,我最厭惡被人威脅了,尤其是拿女人來當籌碼的!我凝視著李子虎,這家伙在烏瓦村也算是一號人物,按照老光之前的交代,他絕對是屬于我不能招惹的存在。

            但無奈,樹欲靜而風不止。?!澳阍谛κ裁??”李子虎不悅道,手中的匕首已經抵在了阿悄的胸口,上面的衣服,微微已經被匕首挑開了口子。我不動聲色,慢慢一步步往前走了過去?!拔沂窃谙胍患??!蔽业??!笆裁词??”“我在想,如果我把你殺了,那烏瓦村里,應該就沒人再敢找我麻煩了吧……”'

            第174章 實力,即正義我話音落下,李子虎愣了一下。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晚了!“老鐵,接著??!”不用我開口,身后的周小舍已經將他早就準備好的折疊刀丟了過來。我順手一接,然后將折疊刀往李子虎的手腕上射過去!

            下一秒鐘,李子虎發出一道痛苦的嚎叫聲,他手上的匕首應聲掉落在地,同時,他手腕赫然多了一道口子,那是被折疊刀剮中的,鮮血淋漓!趁得這個時候,我一個箭步沖了上去!李子虎狂吼一聲,面目猙獰的也撲了過來!我心里清楚,李子虎是烏瓦村的狠角色人物,他能在烏瓦村開賭堂,那就足以說明他還是有些身手的。

            眨眼間,周小舍也過來了,他一把護住了阿悄。李子虎稍微一后退,我步步緊逼,不再給他任何將阿悄捉為人質的機會。李子虎見狀,頓時不由得臉色大變,他趕緊招呼身旁的那些打手往我這邊沖來,但那幾個打手身手不怎么樣,我輕松擺脫之后,再次迎上了李子虎。

            李子虎在后退,他眼神有些慌了?!瓣惢?,你身手不錯,何不到我手底下做事,以后烏瓦村里保管沒人敢動你?!崩钭踊⒌?。我搖了搖頭,心想就算你李子虎今天封我做烏瓦村的村長,小爺都沒興趣!“做事就算了,我有個東西,想和你借一下?!蔽也粍勇暽?。

            “什么東西?”“你的狗命!”……………………幾分鐘后,我和周小舍,帶著阿悄從十三號賭堂走了出來。此時,賭堂門口已經圍滿了各種形形色色的人,他們都探著腦袋想往里頭看去,結果在見到我們出來之后,頓時響起了一陣驚呼聲。

            “哈哈,我就說這幾個新人不會死,你們都輸了,快給錢?!薄皨尩?,這幾個新人命真硬,居然在李老虎的地盤上活著出來了,難道是李老虎良心發現了?”“應該不可能,我剛才好像聽到李老虎的叫聲了……”“千真萬確,我也聽到了……”

            亂七八糟的嘈雜聲中,我倒顯得格外平靜,只是周小舍這家伙,仰著腦袋,滿是一副驕傲的神色。再看看阿悄,則垂著腦袋一言不發,小心翼翼的跟在我身后,眼神里帶著一絲滿足……這時,人群中有幾個躁動分子忍不住往賭堂里跑了進去。

            隨即,這幾個人一進去沒多久,便滿是不敢置信的跑了出來。緊接著,各種驚呼聲響起!“老烏龜死了,脖子挨了一刀!”“還有李老虎也死了,身上被扎了五刀,都是致命傷??!”“是他們殺的……”驚呼聲不絕于耳,在眾人的震驚目光中,我回頭掃了一眼,心頭微微一動,我知道,從現在開始,烏瓦村里再也不會有人敢隨便動我了。

            在這里,沒有正邪之分,實力,即正義!沒有人會覺得死的人到底有沒有錯,也沒有人會去譴責殺人者的動機,他們只會畏懼于強者?!瓘氖栙€堂回來酒館后,我并沒能看著老賈的身影。問了一下搔首弄姿的老板娘,說老賈在我回來前的十分鐘就走了,不過并沒有帶任何行李。

            周小舍聽了直罵娘,道:“奶奶個熊,這家伙該不會是拿錢跑了吧?”我搖頭,“應該不至于,他和我打賭是三天的時間,我們再等等?!边@一等便是兩天的時間,老賈一直沒有露面。但在這些時間,烏瓦村里邊又有了些變化。我聽得直暗呼可惜,大爺的,當時也沒想到這個李子虎這般有錢。

            不過也難怪,能在烏瓦村開設賭堂,身家肯定不一般。周小舍也忍不住仰天怒吼,說我們錯過了一個快速發家致富的好機會。。對于這個不知道哪里來的小道消息,我和周小舍面面相覷,別的不敢說,但要是再給我一次機會,我肯定會將那千把萬全部拿走,并且,一分不剩。。

            烏瓦村里,死人的事情隔三差五就會出現,而李子虎和老烏龜死后,他們的尸體被人丟出了村子口,在那里,是烏瓦村的尸體聚集地,隔三差五就會有尸體被丟出來,然后成為一群野狗的盛宴……李子虎死了,賭堂和錢都被人分了,這一點我倒也看開了。

            我當時被周小舍喊下來的時候,一看到酒館里那滿滿的一大群女人,一下子就懵逼了!天知道,這些妓女怎么還成了我的人?最后還是阿悄給我解釋,說這些女人大都是被自己家人賣給老烏龜的,有些人是永久,有些則最少也還有三四年的時間才能走,按照烏瓦村不成文的規矩,殺人者,可以繼承被殺者的所有財產,包括人。

            我第一想法就是遣散了這些妓1女,讓她們各自謀生路去,但轉念一想,烏瓦村外面,整個果敢地區都在戰亂中,讓她們出去,反是害了她們。但如果繼續把她們留在烏瓦村,先不說我和老烏龜一樣,過些天我一走,她們肯定也是命運多舛……

            所以眼下如何處置這些身體還年輕光鮮,可內心早已麻木不仁的妓1女,倒成為了我的當務之急……'第175章 不知何人歸我征求了蘇錦的意見,想問問她有什么法子可以幫忙安置這些妓1女。蘇錦眨巴了下眼睛,媚笑道:“咯咯,姐姐剛幫你數了,一共是五十九個,再加上你的悄丫頭,剛好就六十個了,這樣吧,你可以每天換一個,連續兩個月剛好就可以寵幸一遍,你覺得這個安置辦法怎么樣?”

            “扯犢子呢!”我沒好氣道,“說正經的,趕緊想辦法!”蘇錦腦袋瓜伶俐得很,我想他肯定是有辦法的。果不其然,蘇錦撅著嘴巴,道:“辦法簡單,烏瓦村不是有很多酒館嗎?酒館大都是女老板,每個酒館安置個三四個人,這不就行了?!?br>
            蘇錦話音一落,我頓時恍然大悟!這倒也是個好辦法,尤其是對于那些妓1女來說,可以不用做皮肉生意,她們也樂得解脫?!斑€是你有辦法!”我夸道。蘇錦眨巴著眼睛,眼中帶著一絲難得的滿足,似乎對我的夸獎很是受用。按照蘇錦的辦法,我首先和五六十個妓1女商量了下,她們一聽,顯得無比雀躍,甚至有一些感激得淚流滿面,就連一旁的阿悄,也深受感動,一口一個先生,在那些妓1女面前顯得無比自豪……

            約莫著半天的時間,我將這些妓1女全部安排妥當,并告訴她們,我不需要她們一分錢,到時候外面不再打戰了,她們隨時都可以離開烏瓦村。在妓1女們的感恩戴德聲中,整個烏瓦村也都震驚了。無數人都不敢置信,說我是個傻子,這么多的妓1女居然白不要,這可都是賺錢的工具,像李子虎身家都藏了千把萬,手底下不也十分看重這些妓1女……

            對于那些風言風語,我卻不以為然,因為在我心里,這些妓女不是工具,她們是人??!……………………一連三四天的時間過去了,老賈那邊還沒現身。周小舍早已絕望,我也開始不抱希望,準備另尋領路人,畢竟,這烏瓦村的亡命之徒多的是,肯定也有幾個膽子大的。

            第五天的早上,就在我準備讓周小舍去張貼幾張聘請領路人的大紙條時,阿悄忽然走進來房間,告訴我道:“先生,那個你想找的人,他回來了……”我腦子一愣,旋即心頭一動!我立即跟著阿悄趕了出去,只見在酒館的一樓,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坐在角落里喝著小酒,看似格外的愜意,可在他那張老臉上,我見到了一絲風塵仆仆的味道。

            這個老賈,怕應該是出了一趟遠門。阿悄想去叫老賈,我制止住了她,自己走到老賈的面前,坐了下來?!昂镁貌灰?,我還以為你攜款潛逃了?!蔽倚πΦ?。老賈不動聲色,那張滿是皺紋的老臉飽經風霜,卻依舊神色淡然道:“你殺死李老虎的事,我第一時間就知道了?!?br>
            “哦,既然你知道了,那你去了哪里?”我道?!俺鋈チ艘惶?,拿些東西,順便看看路?!薄翱绰??”我心頭微微一喜?!安诲e,我老賈不是那種信口開河的人,既然你贏了賭約,我肯定奉陪到底?!钡?,就沖老賈這一句話,我對他的好感頓時飆升!

            “是條漢子,阿悄,給我拿瓶酒過來?!蔽业??!昂?,我馬上去?!卑⑶男老驳娜ツ镁?,但凡我使喚她一下,她都會特別開心,好似認定了給我做事,天經地義一般……幾分鐘后,阿悄把酒拿來,我給老賈倒了一杯,道:“不知道你路看得怎么樣了?”

            老賈聞來了一下酒水,接著一飲而盡,砸巴了下嘴巴道:“路非好路,但既然要去,我想,這些肯定也阻擋不了你們?!薄斑@個肯定,這一次我勢必成行,所以還請老賈你多多照應?!薄罢諔劜簧?,我只是履行賭約而已,不過有一件事,你得幫我?!?br>
            “什么事?”“這個包裹放你這,哪一天你回來了,你再打開它?!崩腺Z將一個麻布包裹遞給了我,上面還有些沉甸甸的,感覺里頭應該是裝了些東西,不過老賈似乎并不想我現在就打開它。我不免詫異道:“為什么不等我回來了那時候,你再給我包裹?”

            老賈沒有回答我的話,他目光落在酒上,連飲了好幾杯后,才幽幽道:“其他事情你就別管,明天一早,方圓幾座山嶺的大霧都會散開,到時候就是我們出行的好時間?!崩腺Z說完話,趴在桌子上鼾聲大睡起來。我一怔,看看老賈衣服上的泥土,心里頭多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看樣子,老賈這幾天應該是去探路了,這是條漢子,一言九鼎!老賈睡了就睡了,我得趕緊去和周小舍和掌智和尚還有蘇錦他們商量下,明天一早就得出發,東西要收拾收拾才行。我將老賈的告訴了他們,早就等得發悶的周小舍連連應好,說自己早就呆悶了,要去放逐山上見識見識。

            至于掌智和尚,也點頭唱喏,說放逐山上有十萬逃犯冤魂和尸首,要是能過去也好,他想超度一下那些可憐的人……蘇錦一聽,更是一口咬定要跟我一起去放逐山。蘇錦道:“咯咯,姐姐肯定是要去的,要不然,你在放逐山犧牲了,把血羅盤丟在那里,那豈不是埋沒寶物了?!?br>
            我翻了個白眼,道:“能不能說點好聽的?!薄翱┛?,你想聽好的,可以啊,姐姐答應你,到時候你要真犧牲了,你一定要撐住最后幾秒鐘時間,讓姐姐給你留個遺腹子什么的……”我一腦黑線,得,還是別和蘇錦說太認真的話,不然什么話題到她那里了,都得被扯到事關人類繁殖與交配上去。。

            我打定主意,既然大家一起來了,那就一起,誰也別落下。不過,周小舍卻一個勁的給我打眼神,我順著他的意思回頭看去,卻是見到阿悄不知道什么時候起已經站在了房門口,看樣子,應該是聽見了我的話。我并沒有打算把啊悄帶過去,雖然她足夠聽話和乖巧,但這一去兇多吉少,我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一回事。

            我摸了摸鼻子,道:“阿悄,我剛才說的話你也聽見了?!卑⑶狞c了點頭,眼眶紅紅的?!澳悄憔驮谶@好好等我?”“不,阿悄要跟先生一起去……”“那邊太危險了,我自己都沒有十足把握自保,帶你去,只能更危險?!蔽业?。

            “阿悄不怕危險,阿悄這條命都是先生救的,就算死在半路上,也不后悔……”阿悄堅定道。我還是搖頭拒絕了她。阿悄頓時淚流滿面,掩臉跑開,空留下一陣啜泣聲在走廊回蕩?!袄翔F,要不就帶她一起上路算了?!敝苄∩釀竦?。

            我虎著臉道:“那你這一路上都能保護她嗎?”周小舍頓時訕笑了幾聲,不敢再開口。的確,此行帶多一個人,艱難程度也就多了一分……當天,我們將一切要準備的東西都點好了,尤其是口糧,這一去,估計單就在路上的時間都得很長,跨山過嶺的,不準備多一些食物,那絕對是不行的。

            除此之外,我還讓周小舍多準備了一些陳年老糯米,黑狗血,還有黃符與黑驢蹄子,這些都是用驅邪鎮妖的好東西,這一路上,難保不會出現點超乎尋常的存在。一切準備就緒,我返回了自己房間,這應該是我在烏瓦村的最后一晚上,如今要離開了,心頭多少有點五味雜陳。

            房間里空蕩蕩的,并沒有阿悄的身影,換在平時,每次我一要睡覺,她都是連忙端來一盆熱水給我洗腳,今晚突然沒了這服務,還真有點不太習慣。我苦笑一聲,心想阿悄應該還在生氣吧,也罷,等她消完氣,也就看開了吧。休息一夜后,第二天我早早起床,但還是沒能看見阿悄的身影。

            顧不上多想,老賈那邊找了過來,說是該出發了。周小舍和掌智和尚也都起來了,蘇錦更是早就打扮得無比明媚,大清早的沖我嫣然一笑,頗是讓人心生蕩漾。昨天我和周小舍將該要帶的東西都買了,東西不少,不得已我們只能再買了幾頭驢子當坐騎,老賈那邊也自帶了一頭騾子,他帶的東西不多,倒是掛在騾子頭上的那一身蓑衣格外顯眼。

            我們要離開烏瓦村的消息不知道被誰傳了出去,當天早上,之前被我恢復為自由身的五六十個妓1女女早早在村子口站成了兩排,紛紛面露不舍的將我送了出去。我一看這架勢,不禁苦笑,五六十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都跟在后頭像一條長龍似的,歡送著我離去的那場面,簡直叫一個壯觀。

            不過遺憾的是,在人群中我并沒能見著阿悄的身影?!斑@丫頭,難道還在生我的氣?”我心想道。我搖搖頭,阿悄不來,我這邊得走了。老賈凝視了一眼遠處的山嶺,道:“霧散了,我們上路吧……此行風兮云兮不知禍兮,再回時,不知道何人歸……”'

            第176章 終究心有不忍烏瓦村三面環山,唯一向外的通道,那里頭還有兵痞子設崗,我們自然是不會走那條道。老賈直接領著我們往南邊的山嶺行去,那里頭,郁郁蔥蔥的山嶺一眼看不到盡頭,道路崎嶇人煙罕至,就連我們腳下的驢子,也不住的哈著氣,這一去,俘獲難料!

            驢子的速度并不快,但是穩定,在從烏瓦村離開了約莫十來公里后,道路開始變得崎嶇,不遠處便是連綿不斷的山嶺叢林。但在這即將進入山嶺叢林的時候,我看見前邊多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我定睛看去,不由得雙眼瞳孔縮了一下。

            而周小舍已經先忍不住喊了起來,這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阿悄?!袄翔F,是悄丫頭?!敝苄∩岬?。我挑了下眉,自己也沒有預料到阿悄居然會出現在,這里離烏瓦村足足有十幾公里……我一想,很快恍然大悟,阿悄應該是昨天就瞞著我們連夜趕路,然后提前來到這里等我們,為的就是能和我們一起去放逐山。

            我瞪了一眼周小舍,周小舍尷尬道:“小道昨天是添油加醋和她說了下我們要去的地方多兇險,也沒想到這丫頭脾氣倔到這種程度,一聲不吭就跑到這里來?!鄙綆X叢林就在前面,阿悄那瘦小的身影站在前邊,形影單只的看著我,雖然身上穿著不少衣服,但卻依然有些瑟瑟發抖,不過她那雙眼睛,卻格外的有神,小心翼翼盯著我,生怕我再開口拒絕她。

            老賈回頭看了我一眼,表情麻木道:“這個女娃子你們要帶在身邊的話,只會減慢速度,甚至你們還得花心思照應她,利和弊你們可想清楚了?”周小舍啞然,蘇錦也面色古怪的看著我,這帶還是不帶,他們都看我的。我苦笑了一聲,心想這是哪輩子得來的桃花債啊。

            見我沒開口,老賈領著繼續趕路,前面是叢林和山嶺,大霧已經散得差不多了,正是進山的好機會?!坝?,進山……”老賈用竹條抽了一下自己的騾子,面無表情的從阿悄身旁路過,看都不看一眼。接著是周小舍,他回頭看了我一眼,面帶幾分難色,垂著腦袋不敢看阿悄期待的眼神,騎著他的小毛驢也過去了。

            “阿尼陀佛,阿悄施主,前路兇多吉少,你還是早些回去吧?!闭浦呛蜕谐藗€諾道。阿悄咬著牙,道:“我不回去,我一定要跟著你們?!薄澳氵@個傻丫頭,跟著我們去送死嗎?我們要去放逐山,那可是十萬尸體的聚集處,各種粽子鬼魅都有,你不怕嗎?”蘇錦也道。

            “怕,但我還是要跟著你們……”阿悄的倔脾氣誰都知道的,當下,他們幾個人都跟在老賈的身后進了林子,我吊在最后面,目光掃了阿悄一眼,一言不發?!跋壬?,你就帶我去吧……”阿悄在懇求我,眸子里帶著一絲淚光。在阿悄滿是期待的眼神下,我緩緩路過,將她甩在了身后,我隱隱約約能聽見后面的阿悄在低聲啜泣著……

            我心頭咯噔一下,心底深處被這哭聲觸動了一下。我微微嘆了口氣,隨即調轉方向。十幾秒鐘后,我返回到了阿悄身邊,此時,她正癱坐在地上,埋著腦袋,哭得像個小孩子一樣。我道:“起來吧?!蔽以捯袈湎?,阿悄連忙抬起頭,一看著是我,頓時開心得無以言表。

            “先生……”“把臉上的眼淚擦了,坐上來吧?!薄班?,阿悄一定會好好聽先生的話,絕對不會給先生造成麻煩……”阿悄立即擦掉眼淚,露出她那張本就眉清目秀的小臉。阿悄坐在我前面,她身材嬌小,倒也沒有多重。只是驢子的后背就那么點位置,阿悄一坐上來,頓時身體與我挨得很近。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