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4465章(1 / 1)

            “本部一萬……”沐隆艱難出聲,不敢置信道:“伍帥,不該是本部軍卒最多嗎?為何如此調配?這不是把九萬人都散出去了嗎?”眼神漠然,伍無郁望著他,嗤笑道:“破南詔王城,一萬足矣!萬軍隨身,機動神速,九萬人在外,要的只是讓南詔亂起來,讓他們首尾不得兼顧,左右不能互助,更別說兵援王城。

            這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葉枯,這幾天來除了必要的修煉,其余時間他都在這里看書。王府書閣中包羅萬象,卻并不設一二三等。凡有書藏,一覽無余。多而不亂,浩如煙海的書本都被分門別類的放置好,供人閱覽。這是一個家族底蘊的最表層的體現,葉王府的書閣,有藏書近十萬卷,當真算的上是書海浩瀚。

            葉枯不能修煉真氣,但也沒有自認墮落,看書成了他平時最好之事,他與守閣人自然是熟的不能再熟了,再加上他是葉王世子,王府里哪有地方去不得“這天地是不同以往了?!比~枯這話倒是沒什么感慨的意味,他看過些沉浮,不算多,也不算少,只是都模模糊糊的。

            三大古國的廣袤,就連書中也說不盡,更遑論三大古國之外的地界了。有人說三國是大陸的中心,已是這世界的全部,也有人說三大古國只不過是偏居大陸一隅,周遭被高聳入云山脈隔斷,與真正的大世界斷了往來。凡骨、羽化、生死、凌,是如今修士的四大境界,不過到也無所謂,大道三千,殊途同歸罷了。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位道友留下的道統?!比~枯的第二段記憶的眼界自然不是著書之人可比。

            凡骨九品,由六到七是一個坎,六品之前都是打熬血肉筋骨,也就是通常所說的肉身,而凡骨七品則關乎到武者是否能練出一口本命真氣,是否有了與天地相通的資本。一氣東來仙根種,巧借凡胎通神明。當然,在凡骨境時,無論是對于肉身還是對于真氣的修煉,都是十分粗淺的,無論哪一者都值得修士付出一生去體悟,所謂凡骨,凡是凡胎,骨卻是仙骨,是修士筑基所在,也是仙路之始。

            “輪回無常,倒是真懷念那段當一個小修士的時光?!比~枯在這幾天里又想起來很多事,也從第二段記憶里看到了更多的事,融合愈發的完善,也讓他的心境間起了變化,只是他自己還不知道罷了?!暗钕?,王爺有事,找您過去一趟?!比~枯合上書不久,一位灰袍老者出現在書架一端,是那名神秘的守閣人,葉枯與他的熟,僅僅是見過很多面罷了。

            不疑有他,葉枯從面前的書架上抽出一本小書,它被夾在一堆大書中間,是他特意放在這兒的。葉枯循著記憶去了府上廳堂,是一處古色古香的建筑,堂皇大氣,沒有多余的金光溢彩點綴。葉枯一只腳剛跨進大廳,心頭一動,下意識地側了側身卻還是慢了一步。

            砰的一聲,葉枯被“飛來橫禍”撞飛后,狠狠地砸在了雕鏤有致的石板上?!翱輧?”葉承天臉色一變,眨眼間到了葉枯旁邊,冷冷的睨了一眼旁邊跟出來的少女和一個中年人?!安?,我,我沒想”葉枯聽著這聲音有些耳熟,那飛來的東西上沒有附著真氣,像是隨便發泄地一扔,被這么砸一下他當然不可能有事。

            “殿下,縱使你對這門婚事有不滿,也不用下這么重的手吧?!比~承天語氣有些冷,試想,哪個當爹的看著親生兒子被砸飛還能對始作俑者和顏悅色的哪怕對方是千金之軀,葉承天也沒什么忌憚的?!安皇堑?,伯父,我以為又是”那少女赫然便是那位與葉枯有著婚約的公主殿下,她知道那一下沒用什么力,但也不是一個沒有任何武者底子的人能輕松抗住的,更何況是天生脈象有異、體質偏弱的葉枯

            用拇指給她擦了擦嘴角,伍無郁問道:“丫頭,跟哥哥說說,為什么叫哥哥壞人???”“因為……總有人來我們莊上,隔三差五就來一次,會把阿爹阿叔他們辛辛苦苦攢的錢給拿走……有時候還要欺負阿姐,我胡叔叔家的姐姐,前一二三四五天,不,是月,反正就給搶走了,可兇可壞了……”

            小丫頭含著糕點,嘟囔著,臉上滿是不開心。眼神閃過一抹冷色,伍無郁又從懷里拿出一塊糕點,塞到她手里,“那哥哥把壞人都打跑,好不好?”“打不完的?!毖b作大人模樣嘆口氣,格外可樂的小丫頭瞥了眼伍無郁,“你就幾個人呀,壞人很多很多的……”

            “很多?有多多?”見他不信,小丫頭一下瞪圓了眼,兩只小短胳膊胡亂比劃著,“比……比山還多,到處都是嘞……阿爹說了,外頭的壞人比山都多,不叫我跟阿姐出莊子,有時候還得躲在屋里?!眱扇苏f著話,遠處躺在草垛上的沐小雅看著這一幕,眼神微微有些復雜,這人上一會還能面無表情的下令殺人,而這一會,就又能抱著女童逗弄。

            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那你說,壞人那么多,就沒好人嗎?”伍無郁低頭笑著詢問?!坝邪?,阿爹阿娘,李爺爺,胡叔叔……”小丫頭掰著手指,數了好久,然后笑道:“都是好人,哦對了,還有程太爺?!钡谖灏僬?程伯安程太爺?

            伍無郁雙眼一瞇,“這程太爺,也是你們莊子上的嗎?”“不是呀……”小丫頭搖搖頭,“阿娘說他姓程,爺爺阿爹他們都問他叫太爺。所以應該是程太爺?!迸抡f的是縣太爺吧……摩挲著手指,他裝作不屑,“什么太爺,聽著就不像好人?!?br>
            “胡說!程太爺比你好十倍,不一百倍,一千倍!”小丫頭急了,蹭一下從他膝蓋上跳下來,叉腰道:“不信你問問我阿爹,程太爺可好了,每次來看我們莊子,都帶好些東西,大家都說他好?!毕袷羌庇谇笞C,小丫頭腦袋轉來轉去,像是要尋找什么,倏地,莊子外一個背筐的男子走來,她一下興奮的蹦起來,一邊跑過去,一邊喊道:“程太爺爺……”

            就是他?伍無郁雙眼一瞇,只見這人約莫三十左右,皮膚黝黑,穿著草鞋,身后還背著個筐?!澳莻€人說你不是好人,你去跟他說說……”小丫頭拽著這人的衣角,就要往伍無郁這邊脫。他顯然是有心事,往這邊掃了一眼,就伸手拉住了小丫頭,“乖,別鬧?!?br>
            說著便沖走來的老人問道:“莊子外怎么有血?那群畜生生事了?該死的……”“太爺別急,沒事,沒事?!崩先藙裎恐?,看了眼遠處笑瞇瞇地伍無郁,然后低聲說了幾句。說完之后,只見這程太爺臉色一沉,將背簍放在地上,然后大步走來。

            “本官程伯安,土卷縣令。剛剛可是你,在這莊外殺人?”程伯安粗布麻衣,但問話時,倒也有幾分氣勢。瞥了眼他腳上的草鞋,伍無郁也沒起身,就這么坐著笑呵呵道:“不是殺人,是剿匪。替太爺做些您該做的事……”一句話出,程伯安臉色浮現一抹不自然,“咳咳,你是過路的游俠嗎?你可知如此行事,不但……”

            “我手下護衛已然去尋那山匪營寨,料想過一會,就該擒住匪首過來了?!背雎晫⑵浯驍?。這下,程伯安足沉默了好一會,打量伍無郁半響,才遲疑道:“你是……”“太爺,您坐著?!鼻f上一漢子搬著把凳子走來,放在他身后。

            出聲謝過,程伯安徑直坐下,然后不等他發問,伍無郁便笑呵呵道:“剛聽這莊上的人提及,你曾說過一句話,無力剿匪,何顏收稅?”臉上浮現一抹自嘲,程伯安嘆氣道:“無能庸人,聊以罷了?!蔽闊o郁再次打量了一下的他的衣衫,確是十分寒酸,于是淡淡道:“確非能吏,不想著清剿匪患,卻私免國朝稅賦,圖自己心安。

            堂堂朝廷縣令,不尋根治之法,卻草鞋寒衣,來這行小仁小義。若如此,國朝還要你這縣令作甚?你這事,誰做不來?”臉色漲紅,程伯安指著他咬牙道:“你……你放肆!你懂什么?你又知道什么?你以為本官不想剿匪嗎?上不書令,下不從命,本官外調而來,孑然一身,身邊連個書童都無,每至山匪下山收錢,我便一地一地跑來,為的就是能護住一地百姓,免受其害。

            這里面多少蠅營狗茍,你都懂嗎?你憑什么說本官無用?”“呵呵,縣令大人莫急,莫急?!蔽闊o郁笑了笑,“那卷山寨匪眾,在下替大人剿了。大人這土卷境內,應該還有別的匪寨吧?這樣,大人您說是手下無人,那在下的護衛悉數交給大人,大人這下可敢帶人剿匪?”

            “護衛?”氣憤未消,程伯安喘氣瞪著他,“你能有幾個護衛?便真是有些本事,剿個卷山寨也就頂天了,還能剩多少?”“你別問這,我也不說其他,就問你,敢不敢?!蔽闊o郁瞇眼道:“劍南官場,跟這匪字有千絲萬縷的關系。這些在下也知道點,但此刻見縣令大人,似乎有些不一樣,所以就想試試,怎地,敢嗎?”

            看到那手杖,程伯安不禁雙眼一愣,望著伍無郁不便的腿腳,隨即響起前幾日聽人說起的話。天驕侯來劍南道了。難道……猛然起身,程伯安快步跟上。只見外頭葉誠帶隊,一名大漢正跪在路旁?!澳?,就是卷山寨匪首?”低頭俯視發問。

            望著映入眼簾的手杖,這大漢想要抬頭,卻被身后的葉誠一把按下,膝蓋頂著他背部,“大人問什么,你說什么,懂嗎?”感受到身后的疼痛,這大漢頓時要緊牙關,擠出聲音道:“是?!薄皠δ戏吮?,有多少?”“無算!”紅著眼抬頭,這漢子冷聲道:“鷹崽子是厲害,但你們才多少人?!?。?!”

            他正說著,葉誠便抽出短刃,將其左耳割下。然后一把捏住其肩頭,讓其重新俯首,陰沉道:“今日你必死在我刀下,但你想清楚了,是一刀完事,還是千刀萬刀!”“劍南山匪眾多,其中以十八天將為尊。十八天將代表十八個最大的寨子,他們分布劍南各地,其他所有像我卷山這樣的,都是要歸順他們,年年孝敬?!?br>
            滴著冷汗說完,他沙啞道:“給個痛快,給個痛快!”冷冷瞥了他一眼,伍無郁沒再搭理,徑直轉身。然后便看到程伯安沖他彎身一拜,“下官土卷縣令,程伯安,參見欽差大人?!睕]看他,而是將視線放在了一側懶洋洋的沐小雅身上,打量了好一會,他才沙啞道:“程大人,給你鷹羽衛,敢帶著去剿你境內的匪寨嗎?”

            直起身來,程伯安看向伍無郁的眼神十分熾烈,“哈哈,侯爺,下官等今日多年了!”“葉誠!”“在!”“聽命與程大人,隨其,剿匪!”“遵令!”“本侯在卷土城里,等程大人歸來,慶功?!薄昂??!钡谖灏倭阋徽?土卷縣衙

            路旁野草茂密,丈寬的道上,伍無郁眺望前方,只見面前的土卷城,城墻斑駁,微風拂過,更有沙土散落?!昂闷婆f的城墻,便是下縣也不該如此吧?”伍無郁皺了皺眉頭,然后邁步走入。街道上,人流稀疏,放眼望去,十個人里,八個衣衫都帶補丁,剩下兩個,還是光著屁股的孩提。

            行人面上多有菜色,呆滯麻木的眼神走動著,全無一絲為生活忙碌的氣息。沿著街道走著,沒兩步,一個熱火朝天的聲音卻從一側傳來。轉頭看去,只見身旁一條小巷兩側,掛滿了打鐵的幌子。一個個膀大腰圓,輪著鐵錘敲擊的漢子們,發出叮叮咚咚的打鐵聲。

            他們的店鋪前,則是一群排著隊的男人,有高有瘦,有矮有胖,他們眼睛一動不動的望著鐵匠手中的鐵錘敲擊,看上去很珍重似的?!拔丛?,這土卷縣城蕭條如斯,這鐵器到是人流匯集?!惫晷χ雎?。伍無郁卻是移開視線,淡淡道:“百姓若安居樂業,無生死之憂,何須刀兵安心壯膽?”

            說著,他想起什么,擰眉道:“派去阮州的人還沒回信嗎?實在不行,你再讓人放出風去,讓各地都知本侯到了劍南,就在這土卷縣城,好讓那些鷹羽知曉。不然現在想知道些什么,太難?!蹦樕嫌行┛酀?,恭年在側低著頭,“大人,您還覺得,那些弟兄活著?這一路上您也看到了,關卡路哨多如牛毛,無論官道小道,皆有士卒把手。

            唉,都說無力剿匪,卻有力設卡,這不都是為了我們?”腳步止住,伍無郁冷冷側頭,喑啞道:“那么多人,那么多好手,就沒一個活下來的?”“這……”恭年遲疑片刻,垂頭不再言語?!罢瘴艺f的去做!”“是……”撐著手杖,他不再停留,徑直往前。

            這土卷城卻是不行,雖說是個縣城,可他在主道走了一通,竟還不見官衙所在。于是擰眉道:“去探探,我們在官衙落腳?!鄙砗笞杂腥巳ゴ蛱?。很快,他們就按照路人說的,來到了土卷縣衙前,可當他們看清面前的建筑時,就愣住了。

            只見面前的土卷縣衙,還沒兩間店鋪的門面大。窄小的門面上,掛著的是搖搖欲墜滿是灰土的匾額。一側擊堂鼓早已落灰,被一堆雜物掩在后面,若不細瞧,壓根看不出來。許是他們站在衙門面前久了些,里面走出一臟兮兮的衙役,胳膊袖卷著,一手拿著把菜刀,一手提著堆野菜。

            這衙役出來見這么多人,也是愣了一下,隨即困惑道:“你們是誰?”看著面前像廚子多過像衙役的人,伍無郁眼神有些復雜。一刻鐘后,眾人在衙門里,落座。被勉強打掃一遍的大堂上,還漂浮著灰塵,伍無郁坐上上面,看著底下不知是該跪還是該站的衙役,淡淡開口,“這衙門,就你一人?”

            “回……回……”“稱侯爺?!惫暝谂蕴嵝?。肩膀一縮,這人喏喏開口,“回侯爺,還有縣丞、捕頭……”瞧他一副愁眉苦臉的樣,伍無郁就知道,他怕是連這些人的官職都記不大全。心中嘆口氣,“他們現在何處?罷了,也不問了,你知道他們在哪吧?就說本侯駕臨土卷縣,令他們速來縣衙迎接?!?br>
            “是是是……”頭點的跟小雞似的,這人說著,便趕忙溜了出去?!芭率裁?,跟見閻王似的……”恭年撇撇嘴,然后發覺話不妥當,頓時干咳一聲,看向伍無郁,“咳咳,大人,您剛讓放出的消息,都放出去了。那沐家女去調動千卒,就駐扎在土卷縣外?!?br>
            “不管她?!泵碱^微皺,他低頭看著自己面前灰撲撲地桌案,“都別閑著,先把這大堂弄干凈?!薄笆恰北娙藷o奈一應,然后便開始打掃起來。他們正打掃著,便見沐小雅靠著門框,似笑非笑道:“呦,侯爺屬下果真不凡,連這灑掃的活,都干得如此漂亮。

            不知是否愿意收些錢,替末將的宅院也打掃打掃???”聞此,一眾鷹羽皆是沖其怒視。到是伍無郁不咸不淡地瞥了她一眼,沒有理會。過了約莫半個時辰,那群本該在衙門辦公的官吏,這才終于趕至。各個大汗淋漓,呼吸急促。有的人雖說不太合身,但身上總歸套了件皂服,更有甚者,干脆連該有的衣服都沒有,破麻衣物,頂著傻乎乎的頭面,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里逃荒的難民。

            這些也就罷了,要么有得穿,要么沒得穿,過分一些的是另一些人,上半身是破破爛爛的官府衣物,下半身卻穿的不倫不類,黑乎乎的草鞋掛在腳上,簡直要多難看有多難看。見禮更是不忍直視,跪的跪,爬的爬,還有蹲著的。這邊喊著小的,那邊喊著草民,連見禮都不會。

            若非伍無郁估摸著那喊人的衙役不敢誆騙自己,怕是就以為他在大街上拉人來充數呢!沒了質問的心思,更沒訓話的必要。坐在高堂之上,他望著這群人,這群一縣之地的‘官吏’,眼里多了些悲哀?!傲T了……你們,走吧?!薄罢傋寔?,又讓走嘞?算了,趕緊回去賣菜,那傻婆姨看著,可別又讓人給偷了菜都不知……”

            有人小聲嘟囔一句,然后麻溜起身,屁顛屁顛的跑了。一群人亂哄哄地來,亂哄哄地去。伍無郁突然能理解,這土卷縣匪患難平了。也對,就靠著群人,別說一輩子,怕是十輩子也奈何不了山匪。瞧出大人有些郁氣,恭年嘆了口氣,向其他人使了個眼色,便一起輕手輕腳的走出了大堂。

            獨自一人不知思索著什么,倏地,一雙大眼映入眼簾。只見沐小雅趴在桌案上,湊近看著他,“嘿,侯爺這是怎么了?放心,劍南道可不邊地都像這土卷縣,其他地方,都挺有官府威儀的?!逼揭曋哪?,伍無郁嘴唇抿成一條線。

            第五百零二章 慶功兩人隔著半張桌案,對視了好久,伍無郁這才嗤笑開口,“可不是,這劍南道又能有幾個像程伯安這樣的縣令?向你沐家低個頭,順著上官的意愿去辦事,哪能如此?”話中帶刺,沐小雅笑意漸漸消失,直起身,“侯爺,有些事,木已成舟。我沐家到了如今,也已然無法改變什么。

            包括我爹,就連他,有些事,都無法左右。木已成舟,這舟,即使是看它不順眼,又能如何?劍南道里,沒人有辦法。劍南道外,更沒人有辦法。沉舟之痛,不是單一個劍南道的事,這舟若沉,至少得染透那名為天下的汪洋。無人敢去這么做,皇帝陛下,也不敢?!?br>
            一段話說完,伍無郁定定看著她的眸子,緩緩起身,“沉舟二字,不太恰當,何不比為割腐?”“沉舟也好,割腐也罷!”沐小雅黑黝黝地眸子回視著他,“不論你怎么說,這都是擺在面前,擺在所有人面前的事實。侯爺,別亂來。要不然,您怕是走不出這劍南道了?!?br>
            “威脅?”反問一句,伍無郁冷笑道:“過嶺南,折大同,鑄高冢,滅西域,幾年刀尖上踱步?本侯經歷的事,哪件不是血水里求活?你威脅本侯?讓你爹沐承安過來,都不夠資格!本侯領軍西出時,西南半傾天下都得看本侯的心情,你算什么?沐家長女?笑話!”

            聽著這話,沐小雅愣了一剎,隨即底下頭顱,幽幽道:“可您現在,身邊畢竟只有這幾百鷹羽,不是嗎?總不能把您的西征大軍,搬來我劍南道吧?”說著,她重新抬頭,看向伍無郁的眼神里,竟多了一絲哀求,“侯爺,別亂來,就當小雅求您了,行嗎?”

            被她這態度弄得有些不明,伍無郁皺眉坐下,望著她好一會,才試探道:“能跟我說說,你爹讓你來,是要做什么嗎?監視?軟禁?掣肘?亦或是,都有?”臉上閃過一抹自嘲,沐小雅搖搖頭,嘆氣道:“這差事,本不該小雅來,該是我弟弟帶軍過來的。

            我弟弟都出發了,是小雅自己,攔住將士,去勸說我父親,才拿下的差事?!薄芭??”眼中波光一閃,他笑道:“沐小姐,能問問為什么嗎?”五指緊攥,沐小雅靜默好一會,才沙啞出聲,“侯爺,您知道我父親原先是怎么打算的嗎?”

            “總不會是想我死吧?”帶著幾分玩笑說出口。誰知沐小雅竟然木然點頭,“讓您死在匪手之中,您手下的鷹羽,更是一個都活不了。不管您來的目的是什么,只要您死了,就什么風浪都沒了,這天下,該如何,還是如何?!贝笮渲械氖?,緊抓在一起,伍無郁面上十分淡定道:“哦?那這么說,本侯先前派來的鷹羽衛,都沒了?”

            “倒也不是全部,不得不說,鷹羽衛的能力果真厲害,只要換身衣服,往山林里一鉆,還真難找?!便逍⊙艊@氣道:“侯爺是個了不起的人,您做過的事,天下誰人不知?小雅萬分拜服,因此不忍,這才請命而來。若侯爺信小雅,您此刻就快些出劍南吧?!?br>
            “信你?”伍無郁挑了挑眉頭,“沐小姐,你的這些話,本侯……一個字,都不信。若本侯真聽了你的,什么也不做,就離開劍南,那是不是才更合你爹的心意?既不用擔心本侯生是非,也不用同朝廷跟陛下鬧僵。呵呵,好一招調虎離山,不,應該是勸虎離山。

            哈哈哈,沐小姐,這手段,高明??!”望著伍無郁的表情,沐小雅臉色先是一默,然后便颯然一笑,微微搖頭,擊節道:“果真不愧是天驕侯,厲害,厲害。小雅還以為,這招很高明呢。未曾想,竟被一眼識破,呵呵……”見她如此爽快的反應,伍無郁心中也是沒底,但面上卻是淡淡一笑,沒再開口。

            最后看了眼伍無郁,沐小雅拱了拱手,笑嘻嘻離去。她走后,恭年便快步進來,“大人,剛剛……”臉色沉寂如水,伍無郁搖搖頭,沙啞道:“這沐小雅,機靈百怪,本侯看不透。她的話幾分可信,還是全不可信,我也不知。不過我想,先前調來的鷹羽應的確沒有死絕,一定還有人活著!

            只是大小路口都被設卡,消息也應該被封鎖了。這樣,你再去派人,尋機靈些的弟兄,打扮一番,避過他們的監視,去遠一些的地方散播消息,說本侯在土卷。不見鷹羽,不能再動身了。這些時日,就在土卷城!”“是!”恭年肅穆躬身,就欲離開。

            伍無郁卻瞇眼道:“對了,一個小小的土卷,應沒幾個匪寨,程伯安跟葉誠他們估摸著快回來了,你再去采買些酒菜,今夜,慶功!”“是。那屬下告退?”“嗯,去吧?!惫甏蟛诫x去,伍無郁端坐在大案后,望著左右被清掃過,但還是很破舊的大堂,眼神微瞇。

            沐小雅,沐承安,沐家……是夜,程伯安衣衫染血,卻大笑而回。一入城內,逢人便高呼:本官滅土卷匪寨三座!土卷無匪患矣!便是坐到了席位上,依舊是笑得合不攏嘴,有時候一口菜剛夾入口中,還沒來得及咀嚼,便坐在一旁,傻笑起來。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