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2章(1 / 3)

            只這半碗盛完,那裝飯的家伙已是空了,在沒有半粒余木?!案憧彀扬埬贸鰜沓?,餓了?!庇幸淮肢E的聲音從那扇破了將近一半的爛木頭門外撞了進來?!按叽叽?,還餓得著你么?”一位農婦左手端了一盤青菜,右手拿了一碗飯,兩手中間還夾著一碗飯,促著雙肩,撞開了門,出了茅草屋。

            一道身影飄然躍下,不受困龍陣勢所阻。凌汝成祭出了一塊璞玉,垂下翠色霞光,護住了周身。身臨白玉臺上,他掃了葉枯兩人一眼,隨后便轉向了凌海清,道:“玄陰是奪天地造化的神物,云逸修出萬法全通之境,正好于此物相配,你又何必強人所難況且家主態度已明,何必鬧僵呢”

            “你少拿家主來壓我,張口閉口都是何必何必,倒像是我在無理取鬧?!眱扇碎g似乎有些過節,凌海清對凌汝成沒有好臉色,“家主常年閉關,久不臨世,哪里會過問這些事情?!绷韬G逅^的禁器,便是那一塊護住了凌汝成的蒼翠璞玉,乃是由一位步羽族老耗費數月苦工祭煉而來。

            步羽這一小境界雖然被歸于化境,卻不同于精氣神與通幽四境。場中驟然間有劍拔弩張之勢,分明是來自同一世家的人,此刻卻針鋒相對?!肮芬Ч??!鄙瞎傩逶谝慌孕÷曕止?,“最好斗個兩敗俱傷,凌家的人都不是什么好東西?!?br>
            她與葉枯此時已經到了龍尸一側。地勢聚而化形為龍,它靜靜伏在白玉臺上,這片天地大勢已盡,龍顏便不可長存,已經模糊不清了?!捌呤?,上面的那個人怎么樣了”凌云逸并沒有回應,反而是向著凌汝成一問?!安o大礙?!?br>
            聞言,他神色舒緩了一些,伸出手,遙指葉枯兩人,“現在爭辯也是無益。玄陰在他們身上,還是先將其拿到手,再言分割之事?!绷柙埔葜苌硎ス庖?,燁然若神,在他身后,萬法全通絕象顯化,那是純粹的地火水風,讓人疑似來到了天地出開辟之時,混沌氣息迷蒙流轉。

            萬法全通可追溯萬物本源,天地亦是萬物之一,凌云逸借此演化地火水風,鴻蒙初辟之景,“其實我很好奇,你到底許諾了他什么,能讓他這種人背信棄義?!比~枯艱難地站起身,一手扶在地龍尸上,平靜地問道。凌海清在一旁靜觀變化,上官玄清身負星衍玄觀法,貿然殺之恐怕古夏皇族不會善罷甘休,必要時他會出手救下。

            只是玄陰,無論在誰身上,凌家都不會放手?!笆赖廊缁\,人性為獸,自古如此。我允諾他復原一身修為,入我凌家修行?!绷柙埔堇淅涞氐?,他的話語很大氣,總是包攬古今,像是在替天行道,“何必拖延時間,最后關頭,落了一身風骨,反倒不美?!?br>
            “大言不慚?!鄙瞎傩辶⒂谌~枯一側,周身星辰羅列,她手中拖著一個錦盒,似木非木,雕鏤有古樸的花紋,沒有恐怖的能量波動,但給人以一種不可與之抗衡之感。古樸錦盒似可包容周天,它被蒙蒙迷霧籠罩,縱使通幽入微,也探查不到其中究竟。

            如它這般的走獸爬蟲若不是得了機緣根本不可能開得靈智、踏上仙途,深山老林,人煙稀疏,這機緣如何去得?極有可能就是從那座宮殿中來得,這青鱗蛇見了這“緣”之古字如此急切,就更惹得葉枯心中生疑。上官玄清聞言,疑惑間也將目光投向了那青鱗蛇,這青鱗蛇這時倒渾然不知道怯意了,悠悠的爬上那截矮木樁,將身子舒舒服服地盤在了上面,很是享受這般被關注的感覺。

            見它這幅悠然自得的模樣,上官玄清也不惱,只抬手點出一道星光,不輕不重地撻在了它那青鱗蛇皮上,這青鱗蛇頓時乖巧了下來,也不敢嘚瑟了,將頭一伏算是說了聲“是”。但再要它帶路去到那處八峰拱衛之地卻是做不到了,它是稀里糊涂的進了去,開了靈智,得了法門又稀里糊涂的出來了,不得不說是一條“天選之蛇”,全然不知道其中禍福、其中好壞的。

            “怎么這般無用?!鄙瞎傩逡膊辉谝?,輕叱了句。平日修行時上官玄清隱隱對它也隱隱有所指點,只是這指點不是明說,而是不著痕跡的暗示,它心中知曉自己這主人待它不錯,自然也犯不著在這種“小事”上說謊欺騙?!澳阏f這緣字到底是何用意?”上官玄清抬手將青鱗蛇從殘木樁上驅走,指肚摸索這著木樁那一圈圈的年輪,感受著那點點粒粒的粗糙,眉宇間有不解縈繞。

            “這緣字來的突兀,去的也毫無征兆,用意如何我也不知,只是能演化出這等古字的人,絕非你我兩人能敵?!比~枯心中沒有定準,不敢做肯定的答復,只是在言語間讓上官玄清冷靜對待?!澳侨瘴矣谶@山林間采木修屋筑舍,不說方圓百里盡皆走過了,至少也行至了不少的地方,那般八峰拱衛的奇地卻從未見過,觀玄法下也未見哪處地方的勢有異?!?br>
            “想必也不是那日于此激戰的修士所留,那其中若真有人有此手段,只怕我們兩人藏身那山崖之底也難得幸免了?!鄙瞎傩逡娏?,憶道:“那日我見得的那人便是在此引下漫天雷霆,入了那藍玉般的大盆中,那大盆中清水蘊雷,銀白熾盛,雷如銀蛇,在那聚雷盆中攢動不止,后來有人來尋他晦氣,我不敢多待,就回了崖底了?!?br>
            那一場激戰也不知慘烈成哪般模樣,那兩道拱起的山巖已是齊根斷裂,肆虐的真氣幾乎將半座山峰都要震塌了,這山坳間已滿是亂石,胡亂堆砌,時不時隱約間還見得幾道電弧閃耀,已是尋不出一條人路來了?!澳菍毰枘苋莸美姿?,竟在那場大戰中被打碎了!”

            那白痕上赫然有幾塊藍色殘片,兩人走近了才見得那本深邃若夜空的藍已是干枯黯淡,材質全毀,半點靈性也無了?!斑@人生前修為定是強絕,不像之前見得的那些人般不成模樣了,只是卻喪命這等荒山野嶺,莫說吊唁,只怕連個知道的人也無,可惜這一身不知耗費了多少心力苦修來的法力都付了東流了?!?br>
            上官玄清也到了此處,見得了那焦枯的尸身,她兀自拜了拜,葉枯卻渾然沒那么多講究,走近了前去將那塊砸在這人臉上的落石移開,見到那人面容時卻心中一駭,差一點就將手中石頭扔了去。不管這人曾經面容如何,只現在卻似那青面厲鬼,只怕這山中猛獸見了都會被這丑惡猙獰的臉給嚇走,最是那一雙尚未瞑目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前方,在那一片焦黑的臉上射出了兩道白芒似的冷電來。

            雖然心知這人已是絕了生機,但這般駭人面容直看的葉枯渾身都被冰水澆透了一般,寒毛倒豎而起,頗有些驚惶之意。葉枯心底念了聲對不住,只將手中那石頭又輕輕放了回去,擋住了這人“凄慘”的面孔,心里才算是好受了些,他將一道太玄陰陽氣打入了這七八分熟的尸身,片刻后便有一枚玉簡被黑白二色玄氣裹了,懸在了葉枯身前。

            這黑白二色玄氣卻是由他體內那一副陰陽圖衍生而出,白魚較黑魚而言個頭大上許多,更為靈動,更為逼真,是他合了玄陰,這陰陽圖陰盛而陽衰之故。上官玄清湊到近前來,見了那石頭仍舊置于這焦枯尸身的臉上,心中有些不解,卻見到葉枯擺了擺手,讓她不要理會這具焦石,還將那枚玉簡呈給了她。

            兩人一同覽之,誰知那一條青鱗蛇也爬上兩人身后的亂石,從兩人當中奪得一線光明,一并看向這玉簡。第六十二章 尸兄葉枯與上官玄清一同覽之,那一條青鱗蛇也爬上了兩人身后的亂石,從兩人當中奪得一線空閑,偷瞄向玉簡。

            誰知,這玉簡上似是被設下了禁制,被玄氣包裹懸于半空的玉簡綻出點點碧色輝光,在抗拒著兩人一蛇的探查?!坝质前酌钜粓??!比~枯嘆道,這玉簡定是要緊之物,兩人不得法門根本不能窺見其上記載之物,若是強行破之,以他們如今的手段只怕就算將這禁制除去了,這玉簡也作了廢,神異全消,其中的東西也都歸于虛無了。

            “這不還有幾件東西嗎?!鄙瞎傩逡娭€有兩團黑白玄氣自焦尸中浮出,探出手一一取了過來,卻是有一本書冊,一枚玉佩。一般來說,凡骨九品以后,修道之士并不會將重要之物置于儲物靈戒中,而是會將其溫養于肉身修出小天地中,葉枯這以陰陽玄氣搜身的方法也是尋常手段,只是施展間要得心應手許多。

            這儲物靈戒太過脆弱,安放要緊事物極為不妥,如葉枯與上官玄清的那兩枚在北木城購置的靈戒早就在勢龍崩潰的那一刻被那大“勢”化作的罡風給吹得不成模樣,里面的東西也是毀壞了個七七八八了。多虧得有那似遺鬼般的神秘老人出手,救得兩人性命不說,還保下了靈戒中的幾件衣物,不然兩人非得落得個“坦誠相對”的尷尬境地,再如那原始人般摘些樹葉雜草做衣物不可。

            只是他也不至于氣量狹小到要遷怒于一具焦尸,畢竟是撿了別人的便宜,一拂衣袖,便讓一堆或黑或百的亂石落下,算是有了個墳包遮掩,讓他不至于曝尸荒野?!斑@修仙一途上的人,貪折去一半,嗔折去一半、癡折去一半,可笑這一算下來竟是不夠分了?!?br>
            葉枯將這焦尸埋了,正想與上官玄清“請教”,心頭一動,血如潮生,拉過后者閃身就躲入了一方石縫中。天際有一道青虹掠來,懸于這光禿禿的山峰上,似是在搜尋著什么,片刻后,那人按下了遁光,落在了葉枯將才掩好的亂石冢旁。

            來人一身青色道袍,鶴骨仙風,眉宇間英氣不減,此時卻面容悲苦,獨對那一個矮矮的石頭墳包,他一掌拍出,只見一片片青色葉影翻飛,那埋葬了焦尸的亂石俱都化作了齏粉,讓那焦黑的尸身又裸露了出來。葉枯聽得那人似是有些傷感,嘆道:“師兄,我早勸你讓你放下執念,你卻偏偏不聽,非要趟這一趟渾水?!?br>
            “何方宵小,來此擾我師兄清靜”忽然,青袍人身形一動,再看時手中已提了個八九歲模樣的男童,手一松,就讓這孩子坐了個屁股墩下去,疼的他眼淚直在眼眶中打轉。青袍人似是松了口氣,轉而嚴厲道:“原來是個懵懂稚子,你家大人沒有告訴過你不要亂跑,去到一些不該去的地方嗎”

            “我只是上山砍柴,這山間野地,哪里有什么不該去的地方?!蹦悄泻⒈凰さ膽K,初生牛犢不怕虎,當即就頂了回去。那青袍人一指一旁那青麟蛇的藏身之處,笑道:“那里可有一條大蛇,到時一口將你吞了,可不要怪本尊沒有提醒你?!?br>
            言罷,他也不在去管這男孩,點出一道青色真氣,入了那焦尸之中,行得正是如葉枯一般的搜尸之事,似是有些按奈不住的激動,那一道青芒格外迅捷。葉枯暗罵了一聲,這人來時一副悲痛不已的模樣,原來全是做的全是貓哭耗子的事情,這孩童有那么多的話也不是真個存了好心,而是因為即將有遺物到手,心情大好之下才多了言語。

            而若真是為死者悲痛,哪里會與這孩童這般說笑?青芒浮現,其中卻是空無一物,那青袍人一見頓時臉色大變,不甘心地又打出數道青芒入了那焦尸中,將那焦尸耀得一片青燦燦的,只是皆無所獲?!半y道被人捷足先登了?不可能,絕不可能,除我之外,根本沒有人知道他會到此地來,師兄啊師兄,你都成了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了,還藏著掖著是為了哪般!”

            這下那青袍人可沒有先前一般的好心情了,大袖一揮就將這驚驚乍乍的鬧心孩子給打暈了過去,狠狠地撞在了一處凸出的巖石上,頭破血流,眼看是不活了。葉枯與上官玄清在暗處看得心中一驚,這八九歲的孩童沒有半點修為在身,何其無辜,均是暗罵這青袍人看似道骨仙風,原來卻是這般兇殘成性,心狠手辣,將這么一個無辜的孩童就這么斃了命了。

            那青袍人已是背對了葉枯二人,看不清面上神態了,只見得那具被他抓在掌中的焦尸一陣亂抖,本就被雷劈作了焦炭,這一陣猛烈搖動下頓時就掉了一只手臂下來,砸在地上就成了灰燼,不見半點蹤影了。羽境之尊,這青袍人竟是羽境尊者!暗處葉枯與上官玄清兩人聽得心驚,那人言語中的悲愴顯然是用了情的,他又是在自說自話,全然沒有做戲給誰看的意思。

            “你以為你閉關獨自參悟那枚玉簡便無人知了?你以為我又是為了什么失了那狗屁的心智?”這青袍人說到激動處,一下子轉過身來,將手上那具已失了一臂的焦尸狠狠地向地上一砸,那兩眼只直愣愣地瞪著,莫看那言語中滿是恨意,切齒咬牙,這眼中卻流露出一股哀愁凄婉,自憐自傷的神色來。

            第六十三章 你且試上一試這青袍道人若是不說,葉枯與上官玄清根本不知道他的左臂竟是斷了,本來以羽境尊者之力再輔以適當的丹藥,這丹藥品級也不需太高,便可將這斷臂重生,與原先的臂膀一般無二。想來這斷去了青袍道人左臂之人也非是易于之輩,恐怕也是將他打成了重傷,傷重危及到了性命,才不得不選擇保命,而待得青袍人療好了傷保住了性命,卻已是再也無法將這斷臂生出了。

            蒼天不解語,猶自只關晴。那具焦尸終是沒落得地,被一股青氣托了,懸在離地三寸之處。青袍道人眼中有兩行清淚滑落,卻立刻被他以法力蒸干了,只見得他原本空無一物的手掌中突然憑空生出一枚玉簡來,外觀模樣與葉枯兩人方才從焦尸上搜出的竟一般無二,應當為一對玉簡才是。

            手中玉簡被攥緊,那手上可見得有根根青筋拱起,顯然是氣到極處,用了大勁的。能成就羽尊之位者無一人是俗廢之物,除一身仙根道骨外更是需有一顆佳善道心,不說練得心若枯井,龍脊崩而不改色,夏水決而不變容那般無波無瀾的境地,至少也是不會輕易為了一事而動容。

            要真練得這般境地,那也不需在這凡間做人了,應該是直直地馭虹上了九重天闕去,問問那一輪紅日還需不需個伴才對。如青袍道人這位羽境尊者失態至此,定是內心被觸動得極深,由心而發,緣情而引,要是被后輩晚生見著,不知要驚訝成什么模樣。

            “想必你也是不知?!薄耙苍撌菆髴?,你哪里想到這玉簡是一對兩枚,你僅僅得了那一半便是再怎么去悟,再怎么花心思去解也不可能窺得其中玄妙,得到想要的東西?!边@青袍人語氣一沉,本是沉醉于回憶中有不可自拔之勢卻生生止住了,雙眼忽然變得凌厲,射出兩道寒光來,冷笑道:“哪位道友在暗處聽了老朽講這么久的故事,不知你聽得落了淚否?”

            葉枯兩人霎時只感覺有一座大岳覆壓而下,虛空都被鎮的塌陷,那般威勢可只讓人心神臣服,生不出半點反抗之意,讓兩人都有可怕的窒息感,一時竟覺得呼吸停窒,喘不過氣來。雖是空無一物,卻好似有一座無形魔山鎮壓而下,尋常凡骨之人只怕會立刻癱軟在地,根本無法承受這股威壓。

            修士自破了化神,引得頭頂那一點靈光入體,尋得了幽之門,踏盡了幽之徑,此后便是一步一登天,那步羽與羽境雖僅一線之隔,其間卻是天塹鴻溝,非得登臨了那步羽十三階,方可化盡升羽,窮盡天地元氣之變化。仙凡之別素來只是相對,你凡骨七品見到那修為不如你之人視其為凡夫俗子,視其為渺小螻蟻,可焉知那羽境尊者視你區區凡骨就不是螻蟻之類了?

            化神之后,高了一個境界,便是登上了另一重天,夏蟲不可語冰,凡人不可談仙,這是仙凡之別,是絕難跨越的鴻溝天塹,若是其他修士根本無法抗衡,只這隨意一掌便要被當場拍死。生死之間,葉枯的神識下意識的借金行作魂劍,斬滅心中諸般魑魅魍魎,拽過了上官玄清就向一旁閃去,可羽境尊者舉手投足間便可輕易抽空一方天地元氣,哪里能容得你輕易憑身法之速就能避開。

            兩人的身形如同被蠻牛撞過一般,倒飛出去,狠狠地撞在焦黑的巨石上,驚得不少碎石震落而下,塵土揚起,差一點就作了葉枯與上官玄清的墳冢。葉枯只覺得神識魂海中有萬種齊鳴,轟然作響,一口鮮血噴將出來,掙扎著起身卻又跌倒了下去,眼中滿是不甘。

            他的境界太低,根本不是羽境尊者的一合之敵,在這等存在面前游物之境的身法萬萬來不及施展,想脫身難于登天。青袍人心中稍感意外意外,他一眼便看出眼前這兩人不過是凡骨境界的小輩,自己這含怒一掌,莫說兩個,便是數十上百個凡骨之人也都像拍死螞蟻般殺了,而這一男一女卻能保住了一條命來,讓他心中多了一份謹慎。

            他早就過了沖動的年紀,隨隨便便不辨情形的就把人殺了那是無知少年才會做的愚昧事,心道這兩人只怕也算的上是天才,備受其身后宗門世家重視,若是殺了不該殺的人豈不是自招禍端。青袍獨臂道人不管心中如何,面上卻是滴水不漏,神情漠然,俯視著癱軟在地的兩人,冷聲道:“你們是哪家不成器的子弟,做出這聽人墻根的卑劣事來?!?br>
            葉枯向上官玄清使了個眼色,后者的情形與他相差無幾,一掌之下都是傷的不輕,后者會意,將那封存了夏帝道紋的錦盒默默祭起,一股淡淡的道韻浮出,隨時準備出手。在羽尊面前,這夏帝道紋還能不能有一錘定音之用要做兩說,兩人又能不能有機會打出帝紋又要做兩說,故而只能隱于暗處,切不可將其放在明處,妄想震懾一位羽境尊者。

            “凌家???”那青袍人一聽兩人自報家門,本是淡漠的神情頓時染上了幾分戾氣,眼中兇光迫人,似兩把閃著寒芒的鋒利匕首刺來,直直要把葉枯兩人的心都給剜出來似的。葉枯暗道一聲不好,哪里想到自己這一用凌家的名頭不僅沒有絲毫震懾,反而是起了反作用,心頭大罵這凌家真是好事不做,壞事做絕,閑的沒事竟還招惹了一位羽境尊者。

            “你說你到了此處,那可曾從這這具焦尸身上搜得什么?”青袍人眼中兇光一斂,轉而沉聲問道。青袍道人舉手間收了兩樣東西,也不去細看,只不置可否地淡淡一笑,道:“你倒是沒有絲毫膽怯,一副伶牙俐齒?!边@本是帶著幾分贊嘆話語剛落下,他雙目中露出妖異的光芒,那光芒存乎迷離之間,暈開在幻夢之中,頓時讓葉枯心神一陣恍惚。

            若說方才一開始心中難免有些緊張,此刻的葉枯卻是冷靜了下來,心中暗覺不妙,這青袍人哪里信得過他,對他那有些奉承的話也毫不動心,只為了反捧一句,趁機窺探他的識海。葉枯集中了精神,不敢有絲毫大意,竭盡全力幻想出自己搜尸時的畫面,只有兩團玄氣自焦尸中浮起,一團中是那書冊,另一團中則是那一枚碧玉樹葉。

            第六十四章 一袖改天象 平地起風雷禿山頭,一片片焦黑于蒼白的巖石上碎裂鋪展,只殘陽斜照?!澳闱铱此懿荒苣蔚梦液??!鼻嗯郦毐鄣廊搜哉Z間并無威勢,只像是在說著一件家常小事,如同膳房中人問那柴火需不需再旺上一分,亦如同品茗之客問店小二為何故少添葉一錢。

            葉枯與上官玄清二人心中凜然,那青袍獨臂道人竟隱隱有一言成天勢之妙,雖只是簡簡單單地站在那處,其后卻有于這天地相接之勢,似有無盡玄妙自其立身處鋪展開來,給人以大道如天之感。其境界只怕真的高的沒邊,深不可測,恐怕在羽境之中都算不得弱手。

            不論這夏帝道紋到底威力如何,眼下被這羽境尊者所察,若真動起手來,只怕兩人都沒有機會將其祭出便身首異處了。上官玄清也就不再藏了,只將那似木非木、似玉非玉的錦盒懸在頭頂,其古意盎然,要承載包容夏帝道紋,本身也必定是上品佳材,這錦盒雖然并不大,其內卻仿佛可包容萬物,收星納月。

            青袍道人見了錦盒,只眼睛一瞇,將那股氣勢收了也不說話,也不知道他心中何想,片刻后冷不丁道:“你們這模樣到不像是凌家中人?!比~枯心中一跳,這青袍道人必是看出了些什么端倪來。那股威勢一收,他與上官玄清都緩過了些勁頭來,葉枯艱難地站起身將雙手一拱,也不提凌家的事,道:“晚輩兄妹二人到這山頭來只是偶然,見前輩馭虹之威勢不敢不躲,卻不想做了回小人,沖撞了前輩?!?br>
            “兄妹?沖撞?”青袍獨臂道人嗤笑一聲,他活了這么大的年歲,眼睫毛都是空的,有些事不點破不代表他就看不穿。只是她卻想漏了一處,這青袍人雖被囚六百載,可心中仍是惦記著他這位師兄,此前那番自述中其實多有轉圜之地,絕不是個一心只知埋怨以至于生出無邊恨意,憤世嫉俗的魔頭。

            再者,這往事中更深的隱秘又有誰人能知?“我也不與你們為難,只是這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本尊這心中郁結被你們全聽了去,倒是丟盡了顏面,你們拂我面皮,我卻以德報怨,送你們一句話,再送你們一個雙宿雙飛?!薄傲杓?,凌家,我最看不得他們那副自以為超然世外,俯瞰凡塵的模樣,全是些狗屁東西!掃興至極!”

            青袍獨臂道人心中耐性似是已被葉枯與上官玄清磨了個干凈,大袖一揮,天地間忽有狂風頓生!葉枯只聞一陣呼嘯入耳,猛烈的大風吹得他睜不開眼,滿頭黑發狂舞,只覺得人面上的五官都要給吹平了去。這一股絕大的力量不容他有半分抗拒,耳邊只呼呼風響,身體連帶著數不盡的碎石早被拋上了天來,那一掌之下本就傷的不輕,眼下無處著力,只得隨狂風在這空中亂奔。

            這風絕不是天成,乃是那青袍獨臂道人一拂而就,吹得葉枯不敢睜眼,耳中只聞呼嘯不聽他聲,鼻下一吸就引得狂風入體,在五臟六腑中一陣橫沖直撞,只得趕緊又閉了口。這下他是閉了五官,封了五識,只有那狂風裹了碎石時不時打在身上生疼,方才讓葉枯對周遭有所感知。

            一袖改天象,平地起風雷。這般手段莫說化境,便是等閑羽境尊者都不可能如此輕松寫意,這青袍獨臂道人境界是真也不知道高到何種程度了,葉枯暗自咂舌,沒有半點反應,也沒有絲毫反抗就給卷上了天來。但這對踏盡了步羽十三階,成就羽境尊位之人來說又有不同,他們飛天遁地只在一念之間,隨心所欲,根本不需憑了真氣得天地認可,馭虹或不馭虹只是一種習慣罷了。

            修道人也傳下一類專講這飛遁之事的功法,可以憑人力窺探世間極速,這卻與馭神虹而行大有不同,又是完完全全的另一回事了。葉枯只聽得耳邊風聲似雷,轟鳴陣陣,忽然眼前一亮,只見入目仍是群山蒼茫,其中卻有一條溪水如軟玉帶般纏了,直流向天際盡頭都不見其歸處,他身上一輕,才驚覺那青袍人一袖拂出的狂風已是散了。

            那一掌之力雖未打個正中,但也讓葉枯勾不動體內玄氣,這般才是身不由己,一路在空中翻滾著狂墜而下,根本尋不得手段止住這跌勢?!耙堑脒@溪水中還好,要是砸在平地上只怕又得要了我半條命去?!比~枯本只待那天筆一判,卻不想此間又是一陣勁風刮來,還伴了一陣妖獸的腥味,一片巨大陰影遮蔽了天空,他只覺得眼前一暗,一對巨大的鷹爪當頭罩下,就將他扣在爪中,又帶上了天去。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