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64627章(1 / 4)

            老石工摟住葉枯的肩頭,擁著他到了一個少人的地方,道:“我剛才不是跟你說了嗎,你被分到咱們這一處石場,那是你走了大運了?!薄澳阍谶@干一段時間就知道,方才那一陣響動算不得什么稀奇事,只是這大地的搖動,根源卻不在我們這一處石場,而是在”老石工的指了指曲屏山更深處的地方,止住了話語。

            魔珠現世后只拍出一掌便將周遭生機斷絕,將那灰白臉中年男人與周遭事物一并吞了個干干凈凈后就破空而去,不知去向。紅黑魔珠的來意似不是助那灰白臉男人一臂之力,反而是為了逢上這等時候,做這落井下石的事情。也正是因為如此,葉枯方才能撿回一條命來。

            他借了化玄之法短暫的遁入陰陽虛無之境規避了魔爪一擊,但這般法門本身對于肉身而言便是極大的負荷,若是再多于此間停留一息,不消別人動手,葉枯的肉身便會被那無處不在的道則擊潰,磨滅成齏粉?;w寂的下場是靈與肉的錯位,那般眼睜睜看著自己死去,靈魂劇痛難忍,卻又無能無力的感覺,單是想想便讓人膽寒,葉枯可不想在這等風華正茂的時候經歷那等事。

            自裂谷悟荒經,荒氣生于腹中丹田之后,葉枯對于太玄一卷的領悟便更深了一層。孽氣總領二則道卷,它們兩兩間似乎有著某種玄妙的關聯,荒可補太玄之缺,太玄亦可查荒經之漏。只是這般變化并不在葉枯的掌控之中,他是慎之又慎,這是他修復心脈的契機,更是仙道根基,容不得半點差池。

            葉枯全身都在作痛,像是散了架一般,只是傷重卻并不致命,在林小雙的攙扶下,三人迅速的遠離了那片是非之地,在林間尋到一處僻靜處所?!澳阍趺醋龅降摹绷中‰p看葉枯的眼神有些奇怪,是端詳著細細打量,好像要把葉枯從里到外看個明白似的,“那可是化境!”

            葉枯沒有回答,他指了指張有福,那人竟想偷偷溜走,林小雙見狀一下把他抓了回來?!巴赐赐?,小姑奶奶我這肩膀還傷著呢?!睆堄懈Uf話跟他那憨厚的模樣完全不沾邊,“我這人一向恩怨分明,盜亦有道,這東西就送給你們了!”

            張有福一臉忍痛割愛的模樣,從懷中摸出一個黯淡無光的玉佩。玉不是什么好玉,倒不如說是石頭更恰當一些,灰蒙蒙的毫無靈氣,刻成了一個大頭鳥的形狀,鳥嘴處還缺了一塊,想必是以前磕到了什么東西給崩掉了。林小雙火氣一下上來了,要么就不謝,如此敷衍當真是惱人。她可沒受傷,直接抓著張有富腳腕把他整個人倒提起來,躍上一顆大石頭狠狠地抖了兩下,可惜沒有什么東西落下來。

            “那些人追你那么久,我就不信!”她卻不依不饒,加倍用力地抖了抖,張有福哪里想得到這姑奶奶這么剽悍,剎那間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本就有傷在身,那陣陣勁風像是在抽他的大耳刮子似的打得他神情恍惚,哪里還有心思把東西藏???

            一塊雞蛋大小的幽黑銅塊撞在了石頭上,“咣”的一聲彈到了葉枯腳邊。凡骨九品以下的修士未曾著手挖掘身體寶藏,小世界不存,自然也無法養器于身?!鞍?!”殺豬般的慘嚎從張有福那胖胖的身軀中迸發出來,看起來是為了林小雙把他隨手扔下的時候撞得,可葉枯總覺得更像是掉了一塊肉般的心疼。

            原來張有福也不是什么善茬。他不知從哪里得到一片古經,專講“盜”之一字。他雖然僅僅凡骨境界,可卻能光天化日下當街神不知鬼不覺順走化境修士的東西,那片奇異的古經功不可沒。大道三千,盜亦在其中,有這一類的傳承與記載并不奇怪,張有富能得到也是一番造化。

            而這銅塊得自北木城城主府,自然也是他的“戰果”。只可惜張有福不知道自己早被人盯上了。那三人并非城主府供奉,可自從張有福從城主府出來后的一舉一動都一直在他們三人掌握之中,他們是認定了他搞到了好東西,謀定而后動,想要來個黑吃黑。

            無心自然算不過有心,張有福也是大意,被偷襲之下受傷不輕,古經中的玄法無從施展,自然跑不過那三兄弟。張有福被放下來后滿臉痛心的看著葉枯,那一幅憨厚的面孔都在顫抖,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疼的。銅塊并不沉重,似是歲月留痕,讓上面染著些許綠意,其上鏤刻有神秘的道,古樸而沉穩,也是這道讓葉枯起了幾分興趣。

            “那些城衛軍那么兢兢業業就是為了這個東西”葉枯本以為是張有福今天拍到了什么寶貝,卻沒想過事情這么曲折。三棱柱的形狀十分規整,不像是先天所成。葉枯仔細端詳了片刻,運轉起太玄、荒二經中悟出的玄法,一縷縷黑、白、暗黃三色交織而成的氣從指尖射出,沖向手中銅塊。

            然而無論他如何努力,最后連滴血之法都用上了,銅塊依然沒有絲毫變化,依然古樸無華,寂靜無聲?!半y道是因為我尚未提煉出本命真氣的緣故”葉枯眉頭皺起,這小銅塊給他的感覺很是不凡,其上刻有道,神秘而繁復,只是他不得法門,無法將其喚醒,引出其中神異。

            林小雙不知道葉枯的想法,若是知道了他連本命真氣都未曾擁有卻能正面搏殺化境人物,還不知道要吃驚成什么樣。見葉枯研究無果,她從葉枯手里奪過了銅塊,仔仔細細的查看了一番,淡藍色的真氣被抽出纏繞上了銅塊,卻都在接觸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就偷了個銅疙瘩”林小雙見此,本就還沒消氣,踢了張有福一腳。她也看不出什么名堂,直接扔回給了葉枯。張有福心知自己是沒機會拿回來了,他親眼見到葉枯殺死了灰白臉男子??扇~枯渾身上下沒有半點真氣流動,與其說像是一個修士,不如說更像一個弱書生。

            若是再加上一個葉枯,張有福打了個冷戰,有些被嚇到了?!爸x謝了?!比~枯收好了銅塊還對著張有福道了聲謝,氣的他不輕。張有福閉著眼狠狠地擺著手,眼不見心不煩。林小雙跟著葉枯回了北木城,說是葉枯穿著不俗,定是富家子弟,他現在把她勸出來了得為她找個落腳的地方才是。

            葉枯心想這是什么道理,但也不想多拗,到時候扔給顧鈞,想必也不是什么難事?;氐秸?,葉枯就把自己關了起來。他的傷勢并不如看起來那么輕松,尤其是手臂和肋邊的傷口,陰蝕之氣夾雜著魔威久久不散,葉枯雖然運轉太玄法壓制了魔氣,可仍然需要些時間靜養才能痊愈。

            楊那一劍讓他意外,楊泠泠縱使是有些天分,可未免也精進太快了,她臉上那道血紋浮現于葉枯腦海之中,邪氣凜然。葉枯想到了被那顆紅黑珠子在垂死之際抽出生命精氣的灰白臉男子,縱使是勉強臻致化境也不過是為他人做了嫁衣。

            那紅黑魔珠能抽人生命精氣,潛藏在化境修士體內而不被發現,背后之人的手段可見一斑,只是未免太過毒辣,為天人二道所不容。他經歷了數場殺局。第一次是同楊泠泠回北城在那裂谷中遇見上官玄清,想必是因為楊顧兩家之事,并非針對他葉枯而來。

            第二次是云嫣樓。盛幽幽的居所里的那四人和那位鴉羽應是同一批中的殺手,鴉羽黑袍是被雇傭故而沒有與那四人沒有一同行動。盛幽幽總是言辭閃爍,看她那模樣也不過是一顆棋子,不會知曉太多背后的事。那前來取這位姑娘性命的人死得甚是蹊蹺,甚至沾染了詭異二字。

            是真火反噬了肉身,將神魂一并燒了個干干凈凈,倒在了一地枯草之中。一截銹跡斑斑的劍尖托在手中,銳氣已是被歲月消磨殆盡了的,鋒銳不存,道模糊不清。那些銹跡似是很牢固,葉枯拿著銅塊刮了刮,紋絲不動。劍尖看起來有些破舊,要不是上了拍賣臺,就算有人把它遞到葉枯眼前他也不會多看一眼。

            這一千塊靈石是顧鈞出的,看起來是打了水漂了。他正想把這東西收起來,畢竟花了錢就當是收藏了,可當劍尖經過那仍然有絲絲黑氣逸出的刀傷時,一陣微微發熱之感自其上傳來,讓葉枯心中一凜。熱感很輕,葉枯反復試了幾次才確定下來。劍尖過處,陰蝕魔氣都不見了蹤影,其上銹跡散發出點點烏光,與那陰蝕之氣一般模樣。

            “轟隆隆?!蓖蝗?,北木城上空傳來陣陣巨響。第二十五章 欲登凡骨極境黑云壓城城欲摧。北木城遠空云霧翻滾,黑云蔽日,五頭獠牙猙獰,身披幽黑戰甲的神犼拉著一輛龐大的古戰車,足踏濃黑如墨的黑云,伴有陣陣雷鳴般的巨響。

            古戰車上刻有蠻獸頭紋,而車頭更是懸著一顆真正的蠻龍之首,于天際遠空快速沖來。古戰車碾過,隆隆作響,整片虛空似都在顫抖。神犼本已是上古兇獸,相傳一犼可斗二蛟三龍,兇威赫赫,只是自上古之后神犼再不現世。這五頭老犼是血統不純的蠻荒巨獸,雖然神血已近稀薄,但依然強大無比,兇性難訓,來人能以五頭這等老獸拉車,其威勢壓過了整座北木城。

            神獸頭紋被刻在戰車之上,活靈活現震懾人心而那顆龐大的蠻龍首懸于車頭,縱使是已被人整個斬下,但那雙赤紅龍瞳中依然有滔天的殺意閃爍,煞氣駭人。世人言九五之尊,九與五皆是人間至尊之數,古夏國自然以夏帝為尊,就算是閻家也要適當避諱故而取了五之數,來人身份之高,就算不是閻家家主,恐怕也差不多了。

            三國之內,已經萬年未曾有人堪破生死玄關邁出那一步了。羽境最巔峰之處,閻家家主、夏帝之輩皆在此列之中徘徊,不得寸進。五頭神犼拉車懸于北木城之上,閻家大人物親臨,不知為了何事。北木城中修士都被這聲勢震住了,無一人敢上前見禮,摸不清來意,怕沖撞了車中之人。至于普通百姓更是如此,不堪者甚至下跪叩首,敬若天神。

            之前那迎戰白極真冰妖蛇,掌落木蕭蕭青光仙雷的高人也只是恰巧云游至此,并非常年坐鎮北木,出手是不忍見人族同胞被妖族屠戮,全憑了心中一口意氣。天寶閣拍賣場之內,拍賣已然結束,壓軸之物是一件古物,被閻昊天價拍得。

            那是一卷古,記載著上古秘辛,天寶閣以名譽擔保絕未曾參閱過,閻昊此行也正是為此物而來。一道神虹自那輛氣勢迫人的古戰車中落下,神虹過處,垂下道道神輝,很是絢麗。閻家大人物是專程為護閻昊周全而來的。閻昊出了天寶閣便踏虹而上,入了車中。

            看起來閻家很是重視閻昊和那一卷古,不然不會有如此陣仗。他們應是知道一些玄奧,只是秘而不宣。神虹收攏,斂去了一地神輝。五頭神犼仰天齊吼,似乎很是興奮,整片虛空都要被這蠻獸吼聲震碎了,獸威滔天。在此聲勢下,一個聲音逆勢而起,

            “閻昊,我奉勸你一句,想借外力成就凡骨極境,不過是癡心妄想?!背嘤鹕饕坏阑鹈Ⅱv起,踏空而上,于郎朗青天之下,于北木萬千修士之頂,獨對五頭兇煞神犼。赤發垂腰,柔順而下,自無張揚狂傲,有三尾赤翎飛羽于其身盤旋翻飛,似金烏天生三足,神焰繚繞,天成其勢,如同三只先天火靈,靈動非常。

            踏虛臨空,這在凡骨境根本不可想象,超出了常人認知。赤羽生是當著閻家大人物的與閻昊對話,滿是規勸之意。不言其他,單是這份膽識與氣魄便讓北木城諸多修士自愧弗如。聞言,北木城中頓時一片嘩然,怪不得閻昊會親自走這一趟。

            “凡骨極境,這等境界真的存在?”“傳聞我大夏皇族那位勘破生死玄關的存在于凡骨境時曾引得天上雙子帝星墜下,合入雙眸之中,化星臨山河之象,不知是不是登臨極境的征兆?”“不懂不要亂說,那是天象,根本不是什么極境?!?br>
            “那你說說何謂極境”這是只存于上古傳說中的境界,當世少有人莫能言說其奧妙,如今聽聞閻昊欲要成就極境,自然引得眾人議論紛紛?;鸺t鳳翎環繞,赤發輕舞,赤羽生神色淡然,雙眸清澈而深邃,足踏虛空,平靜地開口道:“站在朋友和對手的立場,不希望看著一個天資尚可的人止步于凡骨,仙路遙遙,少你一人,豈不是少了很多精彩?!?br>
            “后生可畏啊?!避囻{被攔,古戰車內的人物卻并未發怒,言語間更多的是贊嘆。他并未正面回復赤羽生,入了車中的閻昊亦是不語,五頭神犼便踏天破空而去。只余下這五字回蕩于北木城上空,其中有著幾分贊嘆,亦有幾分緬懷。

            閻昊這般天縱之資,自然不會因為赤羽生的幾句話便亂了道心。年少輕狂,閻家那位大人物并不計較,畢竟誰都都有過這段歲月。況且年輕一代王者爭鋒,對閻昊而言除了是磨礪,更是一場機遇,老一輩的人不會輕易出手干預。戰云退散,北木城天空恢復清明,有些修士甚至舒了一口氣。閻家古戰車橫空,那種感覺太壓抑了,一口氣悶在胸中不吐不快。

            “天資尚可,這就是赤羽生對閻昊的評價?”“那幾個妖孽誰都不服誰,一向如此”葉枯從屋中出來,抬頭正好看見了赤羽生踏虛如地、拾階而上的一幕。上官玄清不知道何時到了他旁邊,她以為葉枯看呆了,“被嚇住了沒事,他也就是凡骨九品,你還是有機會的?!毙逡恢蹦笾~枯這茬不放,非要葉枯親口承認自己是在說大話。

            “凡骨九品能這樣很不錯了?!比~枯煞有介事的評論道?!安诲e等你到凡骨九品你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上官玄清現在相信葉枯能夠修行,并不是傳聞中那般不能修道,只不過跟赤羽生、閻昊之輩比起來可能還是差了許多。年輕一代的天驕都在凡骨境九品,并不是他們不能讓真氣游遍周身,貫通五臟六腑臻至化境,或是在磨礪天象,尋道問法,或是在追求凡骨極致,達到完美之境。

            更有不世之才氣藏五臟,幻化瓊樓玉宇,有飛仙在其中往來,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更不似凡俗中人,而當其臻至化境,瓊樓遙立、玉宇孤存,有白衣仙子臨世,一笑間天地不染塵。再有天驕之輩,五臟蘊氣化作天地戰場,仙兵魔將、人王妖圣于其中廝殺,十萬神圣妖魔盡披戰甲,十萬兵甲皆覆寒霜,臻至化境時,戰意凌霄似有戰天之狂,山河搖動,人間枉然。

            這是留下閻家傳承的那一位生死境先祖之象。也只有生死境大能留下的傳承才有如此底蘊,獨立與古夏之外,列為古世家之一。藏氣化形,化孕萬物,這是道之初始的那個一,有著無窮無盡的變化。更傳聞九品天象與天道有所牽連,有一縷先天道機蘊于其中。

            當然,這并不代表凡骨境之極致,真正的極致沒有人見過,也沒有書籍記載過,那是一個玄之又玄的境界,或許有人達到過卻不自知,又或許只是一個傳說,惹得無數天才競相追逐。到了凡骨九品,一個修士的天賦才真正開始顯現,驚才艷艷之輩魚躍龍門,名揚天下,碌碌平庸之人泯然眾人,寂寂無聞。

            這是一道分水嶺,分開了真正的天才與庸人?!澳銈儍墒裁搓P系,不僅住在一個地方,還天天都在一塊兒?!绷中‰p也是被那陣仗和聲勢引出來的,熱鬧看完了,就看見葉枯和那位在樹下碰著的女子一塊兒站在屋檐下?!拔也皇亲屇惆阉薪o顧鈞嗎”葉枯一看到她就頭大。

            林小雙性子野,他還記得這姑娘在街上和吳公子拼的那一拳和張有福倒掛著被抖的七葷八素的模樣。說顧鈞,顧鈞就到了,他是來向上官玄清和葉枯告別。這次離宗只是順道回顧家看看,他是外出執行委托任務,這也是宗門賺取錢財的同時磨煉弟子的一種手段。

            顧家確實誠意十足,這次拍賣會上替葉枯兩人付的數萬靈石不是一個小數目。于是葉枯只好再麻煩顧鈞把林小雙安置一下。北木城是非已過,上官玄清決定明天就啟程,葉枯自然是連聲說好。葉枯獨自到了楊家,沒有驚動旁人,直接找到了楊泠泠。他將那把灰黑色小刀放在了桌上,陰蝕魔氣的氣息依然留于其上,那化境修士祭煉留下的痕跡仍是歷歷在目。

            “送你了?!薄澳闶裁匆馑肌睏钽鲢鰧θ~枯的到來有些意外,她看到了這把小刀,絲絲魔氣纏繞,眼中閃過震驚?!拔抑皇窍M悴灰竭@把小刀前主人的后塵?!边@番話意味深長,葉枯不想干預楊泠泠的選擇,只是希望她不要后悔。

            楊泠泠沒有再開口。葉枯也沒有多留,走的很干脆。屋內,一只手撫摸著自己那張白皙標致的小臉,一道血線將它一分為二,失了一分清純美好,多了些妖艷詭惡。第二十六章 農家事閻昊拍走的古卷上或載有凡骨極境之秘,這件事牽涉太大,若是閻昊功成,當為千年以來凡骨第一人,那是何等的驚才艷艷!

            閻家畢竟是傳承萬載的古世家,掌握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也在情理之中。這等底蘊深厚的古世家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出現這等震古爍今的人物,天賦奇高,碾壓同輩修士,以保傳承不滅,千秋興旺。這則消息不脛而走,但人大多是以訛傳訛,并不了解真相。初時還八九不離十有幾分可信之言,到了后面甚至不知從哪里傳出閻昊已經修成了凡骨極境,同輩無敵。

            世事如浪潮,閻昊、赤羽生之輩天縱英才,總是那等屹立于風口浪尖的人??v使有心懷不軌之輩想要對閻昊下手,要于這等天才還未完全成長起來時便將其扼殺也要掂量掂量自己是否能承受閻家的滔天怒火。閻家絕不可能允許意外發生,若是閻昊有失,整個古夏勢必都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不知會有多少修士喋血,以平閻家雷霆之怒。

            北木城事了,葉枯兩人自然不會久留。李大公公說要趕回上虞復夏帝之命,讓葉枯二人自行安排。葉枯倒并不意外,夏帝本意或許就是如此,自北城啟程以來,一行人走的是不緊不慢,與在北城時的急急催促截然相反。李大公公臨走前拿出一個錦盒。葉枯心中頓時一跳,一股危險的氣息從盒子上傳出,好似有一條老龍蟄伏其中,溢出的氣息令人悚然。

            “這幅圖中有陛下刻印的道,命我在離開時交給您,讓二位殿下斟酌著用?!崩畲蠊v這番話時并不因葉枯在旁而有所避諱,把錦盒交給上官玄清后便獨自離開了。葉枯苦笑,這方鏡盒未免沒有警告的意味,怕他不安分,上官玄清在夏帝心中的地位可見一斑。

            臨走前葉枯將那張寫著“你死定了”的紙條同林小雙的小布袋一起留了下來。上官玄清打算棄掉車馬,她說那兩匹神駒太過顯眼。葉枯只好去買了兩枚儲物靈戒。這種戒指并不昂貴,大多是堆放雜物所用,修士并不會將貴重的東西放到儲物戒指中。

            黑角馬不是凡獸,臨別時還不舍的蹭了蹭葉枯臉,這種看起來兇戾的獸類在這一刻倒顯得很是柔軟,萬物有靈,莫外如是。葉枯兩人速度極快,棄了車馬反倒覺得覺得自由了許多。上官玄清初入世,有一種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的感覺,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五日后,兩人已行過兩千多里,他們有時走大路,隨人同游,又是又專挑荒郊徑,露宿風餐。上官玄清自幼錦衣玉食,這種日子還是第一次過,除開一開始向葉枯抱怨兩句之后,后來反而是比葉枯興致還高些。兩人行于郊野時,猶記得一掛無名瀑布,葉枯二人在那遇到了一個少年。

            當時烈日高掛,透過茂密的枝葉撒下一個又一個的圓斑,那道瀑布高不見頂,宛若一掛銀龍,那少年閉目抽刀,刀鋒劃過玄奧的軌跡,天地間驟然飛雪,饒是葉枯和上官玄清都感到了一陣徹骨的寒意。刀出無聲,刀過無息,那一掛似是從天際垂下的銀龍一分為二,龍水倒流,好不壯觀!

            世間修士總有人偏好一器,或懸刀、或佩劍,他們專精一器,不像主流修士那般祭練諸多寶物,自成一派。其中佼佼者悟得刀意、劍意鋒銳難擋,其中的玄妙與主流修士的境界有異曲同工之妙,到也不能說孰高孰低。一刀斷銀龍!

            親眼目睹這一幕,上官玄清心中震撼無以復加,那人未動玄法,不使真氣,刀鋒所至,分水剪影。只可惜葉枯他們與他并無交集,那少年往葉枯二人所在看了一眼便收刀離開了。只余下那條銀龍直沖而下,砸出轟隆隆的水響,回蕩在天地之間。

            而此時,繁星點點羅列于夜空中,明月高懸,夜色清寂。稀疏的幾點燈火鑲嵌在鋪開的夜幕里,看那模樣像是一座規模不大的小鄉鎮?!皯摼褪沁@兒了?!鄙瞎傩蹇粗矍熬跋?,心里計較了一番說道。原來她跟顧鈞聊天時套出了話,將他此次任務的目的問了出來。她剛才在心里估摸了一下距離和方向,雖然不知道地名,但應該就是在附近。

            葉枯拿出兩套樸素些的衣服,他到底是比上官玄清想的周到,若是錦衣華服的走過去未免太奇怪了些。走近了發現,這里頂多算得上一個小村莊,不過卻有人把守著門口。兩束大火把將這塊地方照的透亮,看守的人看到葉枯兩人起初還十分戒備,拿著一把刀與他們對峙。

            過了一會兒,看到確確實實只有灰頭土臉兩人:一個弱書生、一個漂亮的姑娘家,這才慢慢放下戒心。葉枯只是說自己是進上虞趕考的學生,不慎在山間迷了路,稀里糊涂的到了這里,想進村找個客棧住一晚?!拔覀兇謇餂]啥子客棧,你們要是不嫌棄,我家正好有空著的地方?!边@山間野地民風淳樸,這農漢倒也熱心腸,“陳哥,麻煩你幫我看著點,我把這個小伙子和小姑娘安置好了就回來?!?br>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