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62655章(1 / 1)

            路悠悠撓撓頭:“現在開始努力,肯定能!”“那,一起唄!”陳嬌嬌興致高昂,路悠悠也跟著高興,用力點大腦袋。杜高在后面聽著,咽口水。清北??? 他肯定考不上??!難道,要跟陳嬌嬌分開?他,不要??!路悠悠回家,外公就把存折單交到她手里,告訴她,這筆錢,她可以留著當自己的嫁妝。

            家長代表兩個人,一個老熟人,曲秀梅,一個正忙著跟劉校長推一根煙,看著文縐縐,眼睛跟葛倩倩簡直一模一樣。劉校長正被遞煙遞到頭疼,一看路悠悠來了,趕緊從桌子后面繞個圈過來,把她拉到跟前兒?!皟晌患议L,這位就是最近咱們高一的‘進步學生獎’學生,路悠悠!”

            “進步學生!”曲秀梅立馬翻白眼。劉校長也沒理她,轉頭給路悠悠介紹了下那男人,果然是葛倩倩她爸?!皟晌患议L有點兒問題問你,路悠悠,你知道多少,就說多少,不要怕,趙老師和我,都在呢???”劉校長說著,還把路悠悠按進一張椅子里坐下了。

            曲秀梅和葛倩倩她爸一看這情況,先對視一眼。曲秀梅翻白眼:我早說過吧?葛倩倩她爸笑的一臉溫和:沒事沒事!然后轉頭就問路悠悠:“路同學,你跟葛倩倩,一個班的,對伐?”“嗯?!甭酚朴泣c頭?!澳悄惆謰?,是離婚的吧?”

            “對?!彼稽c兒都不想否認。葛倩倩她爸就笑:“我聽倩倩說,你是從小跟外公、外婆住在一起,那你爸媽不要你以后,你的監護人,就是你外公、外婆了,我說的,對伐?”劉校長一聽這話,就皺眉。路悠悠卻笑了:“葛叔叔,你到底要問什么呀?”

            他說完,攤開手,看看周圍人?!翱墒窃蹅兇蠹铱纯此F在哦!穿的是最新款的依戀哦!這個牌子,好幾百塊一件的!吶,手腕上那塊表,浪琴的吧,要好幾千一塊的!再看看這臉啊,身材啊,哪里像是倩倩說的樣子?”他說出來,唯二對路悠悠從前還有點兒印象的曲秀梅和趙老師才注意到,好像最近,路悠悠的確變了很多?

            “吶,身材臉蛋,說青春期女孩子,長得快,變得快,也可以理解??蛇@衣服腕表的,怎么解釋,怎么解釋嘛!”“怎么解釋?當然是突然發現,可以靠身體賺錢,就去坐臺嘍!”曲秀梅反應多快,葛倩倩她爸剛說完,她就接茬了!

            說完一指路悠悠,看劉校長:“劉校長,你不是說,要證據嗎?現在,證據有了吧?”劉校長都不敢看她!老臉通紅,這,這都什么家長,居然公然說人家女孩子靠身體賺錢!簡直,沒、教、養!想著,他就沒忍住,狠狠瞪了眼趙老師!

            那意思:就這素質,你跟我說,這是‘重點學生’家長?什么‘重點學生’?在這種家庭里,沒長歪嗎都?可趙老師就當看不到,雙手環胸,冷眼看路悠悠:“你解釋下吧?”------------第一百六十七章:愚蠢的成年人路悠悠沒理趙老師,冷眼看著兩個人。

            許褚一聽,忙替荀彧、郭嘉吹了起來,“何止主公,茍大人和郭軍師也很厲害。他們發明了軍工鏟、急救箱、多用鍋、望遠鏡。老弟,你不是也有個望遠鏡?只是,你那單筒的和軍士雙筒的比起來,差遠了?!睅兹苏f罷,臉上都流露出十分得意的神色。他們知道曹德厲害,也知道曹德愛發明東西,見曹德整天牛的二五八萬的,心里都有些不服氣。此時正好趁這個機會,好好的找回場子。

            曹德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行,你們可真行!我特么天天在外面操碎了心,你們倒好,卷起來了。來人,把我那三口箱子抬出來?!辈懿僖姞?,連連跟荀彧、郭嘉擠了擠眼,轉身就要開溜。不溜不行啊,這做賊的遇到正主兒,說不清楚。而且,曹老二的脾氣大伙都清楚,發起火來,可是連他老爹都敢抽的貨色。曹操只是他大哥,那老小子真要較真,自己肯定要丟盡臉面了。

            三劍客心里砰砰跳,正要拍拍屁股走人,典韋卻直接把他們攔了下來,“主公,茍大人,郭軍師,你們來,來來來。給二爺好好講講,你們是怎么發明的?讓二爺也長長見識?!痹S褚也扯開了喉嚨嚷道:“對啊,主公,反正在場的沒外人。你就說,這么多好東西,怎么發明出來的?”

            三人臉上紅一陣白一陣,都不知道該怎么開口。這時,幾名軍士抬著三口箱子走到廳內,把箱子往曹德面前一放,抱拳道:“二爺,您的箱子?!辈艿录泵Υ蜷_箱子,往里一看,什么明光鎧、軍工鏟,什么唐刀短刺,全不見了。只剩下一疊內褲,整整齊齊的擺在里面。

            許褚噗嗤一聲大笑起來,“老弟,我知道你心里氣,可你也犯不著這樣???你拿你的內褲出來干什么?”眾人嘻嘻哈哈,全都跟著樂呵起來。曹德眼睛瞪得大大的,抓起內褲找了找,別說軍刀軍刺,連皮帶都被人偷了個干干凈凈。

            他扭過頭,沖著曹操三劍客嚷道:“我箱子呢?我就草了,我的箱子呢?”曹操抬頭看著房梁,一臉無辜的道:“那不是你的箱子嗎?不都好好的,你瞧,內褲都好好的放著呢……”“我特么……”曹德氣的團團轉,“我箱子里面的東西呢?明光鎧、戰刀,工兵鏟、軍刺,東西呢?”

            曹操小聲嘀咕道:“我怎么知道,你的東西你自己不看好,怪誰呢?”荀彧郭嘉別過臉低下頭,就裝聽不見。曹操氣的臉都白了,咬著牙,瞪著許褚罵道:“你特么可閉嘴吧!”荀彧也高聲附和道:“就是,就你逼事多!你比楊修逼事都多!”

            楊修:???他正嘖嘖的看熱鬧呢,結果屎盆子從天上扣到了自己頭上:這,我特么招誰惹誰了?宴會廳內,頓時亂成一團。郭嘉抿著嘴唇,表面笑嘻嘻,內心媽賣批,把典韋、許褚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個遍。他盡量維持著自己名士高人的風范,從齒縫里擠出幾個字:“主公,狗貨,咱們快逃吧,再晚一會兒,就全都漏了。那丟人可就丟大了?!?br>
            荀彧微微點了點頭,稍稍側身道:“反正我是不管了,我還是那句話,只要碰到二爺,我特么沒一天好日子過。二爺,你可真是我的克星。你倆忙吧,我先撤了?!避鲝煽?,正要借故離開,郭嘉突然呵呵笑道:“大伙靜一靜,都靜一靜。這個軍刀軍刺嘛,其實并不像二爺想的那樣。里面有些緣由,讓茍大人給你們講講吧?!?br>
            說罷,郭嘉一腳將荀彧踢了出來,趁著眾人的目光全都落在荀彧身上,他抓住曹操的手,頭也不回的就往后堂走去。荀彧腳下一個不穩,噔噔噔連跨三步,直接來到了許褚、典韋面前?;仡^一看,曹操、郭嘉全都沒了人影?!澳銈?,我,我特么……”

            話都沒說一句,許褚、典韋直接將他圍了起來,“茍大人,這到底怎么回事???那箱子不是你們的嗎?為何跑到二爺房中?”荀彧看了看曹德要吃人的表情,心里嚇得也不知道說什么好。頓了頓,清清嗓子,他就指著許褚道:“第一,你不要再叫我狗貨了。聽到沒有?”

            許褚愣了愣,“行,我不叫你狗貨?!薄暗诙?,以后叫郭嘉,不要叫他郭軍師,叫他郭賤人,記住了沒?”“郭賤人?這從何說起……”荀彧嘆了口氣,道:“其實,這幾口箱子,是姓郭的賤人偷得二爺的。他偷完之后,怕我們告發他,硬說是他自己發明的。二爺,對不住啊,早知道他是這種人,我就不該和他為伍?!?br>
            曹德心里郁悶的,罵都不知道怎么罵了,“我真是服了,你們三個,不愧是三賤客!帶頭的欠草,兩個幫兇呢,一個狗貨一個賤人,你們真不愧是一路貨色。我,我特么服氣,服氣……”曹德拿起那一疊內褲,一邊說著,一邊極其無語的往回走。

            荀彧暗暗松了口氣,見許褚滿臉的不可思議,及瞪了他一眼,訓斥道:“塞住你的嘴,別整天跟楊事逼似的,吃什么都堵不住你的肛!”楊修站了起來,扭頭找曹德去了……------------第108章 返程三日后,眾軍回都。曹操讓曹仁留下來駐守宛城,其余的,包括張繡、胡車兒在內,全都帶了回去。

            鄒夫人搖了搖頭?!澳憷鄄焕??”“有點吧?!薄耙?,我幫你揉揉肩,捶捶腿?”鄒夫人低下頭,臉瞬間紅了?!岸?,那就有勞了……”曹德大喜,急忙湊了過去,輕輕的幫鄒夫人揉捏肩膀。許褚騎馬走到跟前,正要問鐵器的事,剛掀開車簾,就見曹德靠在鄒夫人身上,雙手十分不老實;鄒夫人則微微閉著眼睛,嘴里時不時的還會嚶嚀幾聲,顯然十分享受。

            許褚立刻放下車簾,嘿嘿笑著退后幾步。張繡隨即趕到,問許褚道:“老許,你回來干什么?精鋼玄鐵的事怎樣了?主公說要打造一支鐵軍,沒有玄鐵可不成。二爺呢,二爺做什么呢?”許褚笑道:“二爺弄你嬸呢,你去看看?”

            張繡瞪大了眼睛,瞄了瞄馬車,一聲不吭的走了。曹德一直在馬車里待到中午,直到吃飯時才下車。一下馬車,他就晃了晃胳膊伸了伸腰,神清氣爽的喊上一句:“累死我了!”許褚嘀咕偷偷對張繡說道:“弄了一路,能不累嗎?好火費炭,好女費漢。就你嬸子這腰肢,這相貌,咱二爺早晚落個莖盡人亡?!?br>
            張繡默默的端著飯碗,不搭理他。曹德笑著問道:“吃什么呢?這么香。老許,一會兒讓軍士送四樣小菜四樣點心,再整幾壺美酒,一起送我車上。我好好休息休息?!痹S褚答應下來,回頭又對張繡說道:“你瞧,你嬸子是上癮了,連馬車都不讓二爺下。他倆是打算吃喝拉撒都在車里啊。嘖嘖,你嬸子可真是巾幗不讓須眉?!?br>
            許褚這一路上,盡在他耳邊你嬸子你嬸子的,說的張繡煩不勝煩?!澳阏f夠沒有?我真是服了,有完沒完?他們就是在車上說說話,能干什么事?”許褚瞪了個白眼,“你還不樂意了?行,一會兒看你嬸子下來了怎么說?!编u夫人坐了一路馬車,人也有些乏了,趁著午飯,正好下來休息休息。

            曹德見狀,急忙過去攙扶住她,柔聲問道:“怎么出來了?我剛準備好午飯,馬上給你送去?!编u夫人笑道:“不用這么麻煩了,今天一上午,你一刻也沒閑著,怕是累壞了吧?說實在的,二爺,你這技術可真是不錯,不過三兩下,我就渾身舒坦?!?br>
            周圍幾人聽見,嘴都歪了,怎么宛城的人都這么生猛的嗎?許褚一臉得意的瞧著張繡,“怎么樣,我沒說錯吧?二爺可真是有手段,多學著點?!编u夫人散了散步,就會馬車里繼續呆著了。畢竟大伙都是軍士,他一個女流之輩,留在外面有點尷尬。

            許褚把曹德拉了過來,問道:“二爺,你別只顧著快活,鐵器的事怎么辦?”曹德不耐煩的擺了擺手,“等回許都再說,急什么!”之后,屁顛屁顛的跑回車里了。許褚望著他的背影,搖頭嘆道:“老張,你嬸子可真是妖精,才一會兒的功夫,把二爺的魂兒都勾走了?!?br>
            到了許都,許褚哪都不去,直接跟著曹德去了他家。他想問曹德要精鋼打造的兵器,要玄鐵鑄就的鎧甲,以此來打造一支真正意義上的鐵軍!進了院落,他也毫不見外,跟在自己家一樣,看見什么吃什么,看見什么喝什么,把曹德煩的一肚子氣。

            可許褚這個人,自來熟,他與曹德的關系又極好,罵都罵不走。最后,曹德實在沒轍了,就把趙四兒叫了過來,對許褚說道:“你想要鐵器,可以,跟著趙四兒走鐵匠鋪逛一逛吧,讓他教你如何鍛造好鐵?!痹S褚嘿嘿一笑,“我不管鍛鐵,鍛鐵的事交給鐵匠,我只管要兵器。二爺,您今兒不出點血,老許我就不走了,晚上你也別想圓房?!?br>
            曹德氣道:“我圓什么房?我都沒成親呢,圓什么房?”曹德咬著牙,心里把許褚祖宗十九代都問候了一遍,盯著趙四兒道:“去,帶著這賤人去庫里走一趟,里面有什么好兵器、好鎧甲,任他挑任他選,挑到他滿意為止!”許褚這才哈哈笑了起來,一抱拳,說道:“多謝二爺。等明天,老許請你喝酒,祝你抱得美人歸?!?br>
            等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曹德終于松了口氣。他精心準備了幾樣美食,端著兩壺好酒,直接來到鄒夫人的小院?!敖憬闼藛??”鄒夫人正側臥在貴妃床上休息,見識曹德,便笑著答道:“沒呢?!辈艿滦Φ溃骸澳莿偤?,我做了點飯菜,還帶了兩壺酒,一起喝兩杯吧?!?br>
            鄒夫人眉頭微皺,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二爺,真是對不住。隔壁院里的蔡姑娘,小碗、美卿姑娘早早的約了我,說我初來乍到的,要給我接風洗塵。二爺,這個……”話沒說完,小碗早氣鼓鼓的走了進來。一見到曹德,她便瞪了他一眼,罵道:“色狼!平時像個君子,一去了外地就原形畢露了?!?br>
            曹德急忙問道:“怎么了這是?誰惹你啦?”小碗重重的哼了一聲,一跺腳,拉著鄒夫人就往外走。等與曹德擦肩而過時,她還特意小聲說了句,“告訴你,二爺,想要鄒姐姐,得先把我,把我,哼……”接著,就頭也不回的去了。

            曹德撓了撓頭,嘆道:“這小姑娘,醋勁還挺大,要不,一起收了?”他端著美酒美食,悄悄跟在身后,趁著小碗、鄒夫人不注意,鉆到了院子里,伺機而動……------------第109章 小徐是個好同志啊司空府內,曹操焦急的來回踱步。

            “你說老許去了這么久還不回來?鐵器的事能不能弄成?”郭嘉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微笑著道:“主公盡管放心,老許和二爺的關系極好,他只要肯開口,二爺絕對不會拒絕。哪怕要不來鍛造玄鐵的辦法,多少也能討來幾件樣品?!?br>
            荀彧點頭道:“能有樣品,咱們就能依葫蘆畫瓢,不怕造不出來好鐵。主公,依我看,你那個鐵軍很有搞頭?!辈懿俅曛值溃骸跋M绱税?,倘若真能打造出一支鐵軍,咱許都從今以后還怕誰?袁紹么?去他媽的吧,我能當著他的面,把小劉搶過來你信不信?”

            司空府書房內,除了曹操三劍客,還有程昱、曹洪、夏侯惇、夏侯淵,以及剛剛投降曹營的徐晃。半個月前,曹操等人前往宛城的時候,曾命曹洪、程昱他們守家,所以這幾人都不知道鐵器的事。曹操笑道:“小徐呀,你不懂,我那兄弟真有些手段。一會兒老許回來你就明白了?!?br>
            徐晃聽他如此說,也就不吭聲了。眾人在書房內一直等啊等啊,等到傍晚時分,荀彧才伸長了脖子叫道:“老許回來了,老許回來了,快,快快快……”三劍客一股腦跑了出來,跟三只兔子似的,一見面,曹操就開口問道:“東西呢?我讓你問老二要的東西呢?”

            許褚特意賣了個關子,低聲道:“主公,狗貨,賤人,來,你們跟我來?!辈懿偃吮唤辛晳T了,也不覺得難聽了。平常沒事時,他們三個相互之間還狗貨欠草嚷個不停,現在郭嘉喜提“賤人”這個雅號,剩下兩個巴不得別人天天這么稱呼他。

            尤其是荀彧,整天狗貨狗貨被郭嘉呼來喚去的,他意見很大!好容易給逮著這賊頭,不拉他下水怎么也說不過去。荀彧一邊挽著郭嘉的胳膊,一邊嚴肅鄭重的道:“郭賤啊,走,跟著欠草去看看?!惫文樕幊?,低聲罵了句,“叫你狗貨也不虧?!?br>
            三人臉上笑嘻嘻,心里媽賣批,出了書房門,徑直往院子里走去。徐晃跟在身后,嚇得人都傻了。這,這是個什么情況?世人都說,曹操曹孟德,威嚴肅穆、不怒自威,是個梟雄,荀彧荀令君,品行端正、剛正不阿,乃王佐之才;郭嘉郭奉孝,儒雅隨和、奇計百出,是曹操帳下第一謀士。

            他們三個不應該是指點江山,品茗天下?不應該是君臣一心,其利斷金?不應該是嚴肅的嚴肅,瀟灑的瀟灑?怎么是這個吊樣?我日……徐晃一臉懵逼,聽著他們三個左一句欠兄,右一句狗貨,心里那滋味,別提有多別扭了。等到來到院子里時,他趁曹操不注意,偷偷靠近夏侯淵,問道:“夏侯老兄,主公和軍師他們的雅號誰給起的?”

            夏侯淵嗤嗤笑了兩聲,“說起來,應該算是二爺給起的,小徐呀,哥哥我勸你一句,以后千萬千萬別招惹曹家老二那個煞星。欠草狗貨賤人都有了,你真惹了他,搞不好他給你弄個雅號,你這輩子別想翻身了?!毙旎蔚纱罅搜劬?,“這二爺可真夠缺德的啊,老兄,你有雅號嘛?”

            夏侯淵老臉一耷拉,根本就不想繼續往下說。曹洪聽見了,重重的嘆了口氣,湊過來低聲道:“別提了,誰都沒有我跟夏侯老弟的外號難聽。當初,就因為我讓那小子陪我去趟醫院,讓他逮到了把柄。從此以后,他就叫你老哥我‘快樂男孩’。我特么想死的心都有了?!?br>
            徐晃奇怪的問道:“快樂男孩?什么意思?”“快男!還能什么意思,我也是服氣,你說怎么攤上這么個不著調的堂弟兒?”徐晃想了想,臉上露出笑意,下意識的向曹洪襠部看去。曹洪哼道:“別瞅了,早治好了。你夏侯老哥外號也不差,跟我比起來,一個半斤一個八兩,他叫擼官男孩?!?br>
            “擼官?”徐晃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熬褪鞘只?!老二還給我倆整了個組合,叫筷子兄弟。我特么,唉……”曹洪憤懣的搖了搖頭,嘆息著去了。徐晃歪歪的咧著嘴巴,心里想著“筷子兄弟”這四個字,結果一個沒忍住,咔咔咔的笑了起來。

            夏侯淵沒好氣的道:“別特么笑了,你也免不了有這一天,你也免不了有求他的時候?!痹鹤永锓胖妮v牛車,上面全都蓋著一層篷布。其中一輛是鐵礦原石,一輛是剛剛鍛造出來的鐵管、鐵料,剩下兩三輛,是已經成型的鐵器。如短刀、短劍,頭盔、鎧甲等。

            許褚打開篷布,滿臉驕傲的道:“主公,怎樣?二爺庫里的那點東西,我全拿過來了,一點兒也沒剩?!辫F礦原石一類的東西,幾人都不感興趣。畢竟,他們是掌權者,只需要知道能不能造出來好鐵,至于其中的過程,他們并不在意。

            曹操走到裝著鐵料的牛車旁,拿起一根鋼管,掂量一番后,在手中仔細的查看起來?!斑@鋼管怎么如此規整?荀彧,咱們軍工部造的出來嗎?”“你罵誰呢?”曹操瞪了他一眼。荀彧急忙解釋道:“主公,我沒罵你,我罵曹老二?!?br>
            “我是他親哥,你罵他狗東西,我是什么?”荀彧悶悶的不敢吭聲。曹操扭頭對徐晃說道:“把你的刀拿出來?!毙旎晤D時嚇的面如土色,一邊抽刀一邊替荀彧求情道:“主公,荀大人一時嘴快,實在是無心之過,不至于殺了他???”

            曹操樂了,“殺他?他臉皮比郭賤都厚,砍也砍不動啊?!彼麖男旎问种卸噙^寶刀,高高舉了起來,用力的向鋼管上劈了下去。嗆的一聲巨響,寶刀立即彈開,刀刃上已然多了一個大大的缺口。反觀鋼管,上面只有一道淺淺的痕跡,就像是用筆墨畫上去的,用手一擦就沒了。

            “好東西啊,狗貨,你說要是用這種鐵料做成的兵刃,那該有多好用!”荀彧深以為意,“不敢說天下無敵,最起碼在裝備上,沒人比咱們更強。如此下來,咱們一名軍士,打別人四五個不成問題?!辈懿匐S手把徐晃的寶刀丟在地上,對著他笑道:“小徐呀,你以前跟著楊奉,是不是負責過軍政、軍務?”

            徐晃答道:“正是,末將是從士卒一步步升上去的,在軍務機構里待過很長時間?!毙旎伪溃骸岸嘀x主公,末將一定不辱使命?!辈懿傩Φ溃骸澳闳羰窃觳怀鰜砟??”曹操等的就是這句話,“好好好,好得很。小徐呀,我們可全都指望你了?!?br>
            徐晃滿臉欣喜的答應下來,急忙命人推著牛車,送到軍工部,他要連夜加班加點,把精鋼玄鐵給琢磨出來。曹操、荀彧、郭嘉,三人彼此交流了個眼神,紛紛長舒一口氣,轉身帶著程昱,去曹記火鍋城吃火鍋去了。三劍客,另外再加上程昱,坐在三樓包廂內邊喝邊聊,那叫一個開心。

            荀彧樂得嘴巴都合不上了。本來,鐵料、鐵器由軍工部負責,而軍工部歸他管。徐晃如果不接下來,那這事肯定要落在他的頭上??绍鲝怀鰜戆?,他若真有辦法,早在宛城時就已經搞定了,根本就用不著回來再去偷曹德的小倉庫。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