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35章(1 / 5)

            不論這夏帝道紋到底威力如何,眼下被這羽境尊者所察,若真動起手來,只怕兩人都沒有機會將其祭出便身首異處了。上官玄清也就不再藏了,只將那似木非木、似玉非玉的錦盒懸在頭頂,其古意盎然,要承載包容夏帝道紋,本身也必定是上品佳材,這錦盒雖然并不大,其內卻仿佛可包容萬物,收星納月。

            “長老何必與他們多費口舌,這些人刁蠻無比,連一門上不得臺面的小術都作敝帚而自珍,若是真得了玄陰也定然不會如實相告,直接搜魂方可得到實話?!蹦俏慌奘康兔柬樠?,口中吐出的話卻是惡毒至極。神魂是修士的根本,是每一個人不容觸碰的禁區。

            欲行搜魂之事,要么是那人主動配合,放下一切戒備,這樣一來就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生殺予奪都在別人一念之間,要么就是強行為之,以神識破開對方魂海,被施術者變得癡癡傻傻,再無半分修道的可能。上官玄清怒極反笑,道:“我當時怎么就沒看出你這么惡毒,蛇蝎心腸,枉披著這么一張人皮?!?br>
            見她有些克制不住,葉枯一把拉住了她,正面沖突起來,就算是能勝也必定會鬧出大動靜,到時候被凌家發現,那才是真正的死劫?!伴L老您是得道高人,何必苦苦相逼,萬事留一線,我們二人定會感恩戴德?!比~枯一副生氣卻又發作不得的模樣,苦笑道。

            李長老輕蔑地笑了笑,似乎在嘲笑葉枯的幼稚,一副俯視的姿態,淡淡道:“是你們放開魂海,還是要我親自動手”葉枯臉色暗沉,拳頭捏緊了又松開,頹然無奈地說道:“我們愿意放開魂海,還望前輩給我們留一條生路?!彼膿崃藫嵘瞎傩搴蟊?,像是在安撫她。

            “孺子可教?!崩铋L老滿意的點了點頭,雙手負于身后,一副高人做派,想了想,道:“我可許你做個外門灑掃童子,讓這姑娘做我那孫兒的婢女,也比你們如今在這等窮鄉僻壤好上百倍不止?!比~枯聞言,主動上前,模樣溫順,像是一頭無害的羔羊。

            第四十七章 殺暮色將起,這里本是一方僻靜的所在,阡陌交通,雞犬相聞,世世代代生活于此的人們與世無爭,怡然自得,今世卻因為玄陰現世的消息,無端惹來了諸多的不平靜。土壩村外,葉枯和上官玄清被十幾位修士圍在當中,個個都是錦衣華服,神光滿面,哪里有半點豺狼惡匪的模樣?

            搜他人之魂,只需要將一縷神識打入對方魂海之中便可,對于施術者而言并沒有什么危險。葉枯腳步沉重,走得極慢,像是背著很重的包袱,三步一回頭,似是在留戀,在不舍。包圍了兩人的修士,無論是那位李長老還是那些弟子都沒有催促,他們很享受這般居高臨下的優越感。

            在這幫人眼中,葉枯兩人的生死都在他們的掌握之中,生殺予奪皆在他們的一念之間?!澳懿荒芨嬖V我,你們都是哪一個宗門的仙長”葉枯突然停下了腳步,抬起頭問道。這一聲“仙長”,倒是極大的滿足了這些人的虛榮心,一個衣著華貴,十七八歲模樣的男修士看著葉枯,暗襯著著蠻夷小民倒是頗為識趣,玩味地說道:“告訴你也無妨,”

            好幾位本是在這一處石井周圍巡邏的帶刀人都縮了回來,按上了刀柄的手骨節發白,是用了極大的力道。他們與那監工頭目一樣,都曾有幸修煉過玄法,只是精進不深,離修出那一口本命真氣還差了十萬八千里。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盯著包圍著他們的森林,盯著那一片如白綾般的薄霧,好像那里有什么莫名的存在,勾住了他們的心神。

            采石的凡人中有一些騷動,可監工頭與那些帶刀披甲,作軍士打扮的人都無心去管,似聽不見身旁的騷動一般,只眼睛不眨一下地盯著那一片因不見日光而顯得有些灰暗的樹林。葉枯身旁的那位老石工僵立不動,呆呆地盯著前方,猶如一尊雕塑,只是那有些發抖的雙腿出賣了他心中的恐懼。

            監工頭子抬起有些顫動的手,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強壓下心中恐懼,提氣向方才林中傳音的人回道:“說清楚!別放屁只放一半!”聲音蕩開,沒入那片籠罩著薄薄晨霧的樹林,回音似都被吞噬了,覆水不回。良久,又或許只是片刻,四周只寂寂無聲,沒有人答話。

            “簌簌?!备O窸窣窣的聲響在這片寂靜中顯得格外清晰,林中隱約見到有黑影飛奔,直沖石井而來,速度奇快,不似凡人???,也只是相對的,在葉枯看來就很慢,在那些妖獸的眼中或許也很慢?!鞍?”還沒有真正見到那黑影的面孔,一陣令人心驚的慘嚎自林中傳出,那前一刻還在林間躍動的黑影就憑空蒸發,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有幾個采石的漢子忍受不住這壓抑迫人的氣氛,連跪帶爬地向著眾人來時的石寨跑去。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下,薄霧中有帶狀的黑影如洪流般涌來,一顆巨大的三角頭顱破霧而出,高高抬起,赫然是一頭大的無法想象的巨蟒。一些這一批才來此采石,在尋常凡人中稱得上魁梧的大漢當時就癱軟在了地上,蛇瞳中涌動著瘋狂的殺意,森寒到了骨子里,靈魂中騰起的恐懼讓他們根本無法堅守心神站立在地上。

            巨蟒沒有半點猶豫,自林中晨霧中破出,扭動著龐大的身軀,直接撲殺了過來,所過之處,大地腐朽,生機凋零。眾人這才注意到,在這巨蟒龐大的蛇身下似有一層妖云,云色暗紫,滾滾而涌。在它的身后,是密密麻麻的妖獸如浪潮般涌來,或似狂獅,卻長有三顆頭顱,或如豺狼,卻生有一對牛角猙獰而恐怖,目露兇光,狂吠怒吼著向葉枯他們撲來。

            獸云籠地戶,野氣鎖天關。一頭頭妖獸怒吼,聲若滔天巨浪,一只只蠻種撒蹄,勢若奔雷。數不清有多少名目,驗不明有幾只幾種,只知道但凡目光所至,皆是獸影,無論聲音從何起,皆是蠻吼。獸狼如潮,饒是葉枯也不禁心中震撼,感到頭皮發麻,他自信憑了一身修為對上數十上白頭妖獸或許不懼,可這又哪里才止數百之數要是被這獸群裹將進去,必定是尸骨無存,翻不出半朵浪花來。

            這些妖獸雖然多不勝數,放眼望去只黑壓壓的一片,卻除了那一頭巨蟒之外都沒有生出什么駭人的異象。妖氣,竟是妖氣!巨蟒身下的異象被看在眼中,這畜生竟已修出了妖氣!想也不想,那幾位佩刀的甲士心中生不出半點抵抗之意,甚至連刀都未曾出鞘,扭頭就跑,恨不得多生了兩條腿。

            這時,又有數道慘叫從葉枯身后傳來,卻是先前向山外逃亡的幾名采石人被妖獸撲到身上,分了血肉,食了人骨。得了口糧的的妖獸,頭顱染血,一躍而起,匯入獸潮之中,血腥氣讓這些妖獸愈發兇狂,獸蹄再急一寸,目中兇光更盛一分。

            “抄家伙跟他們一起沖出去,還能有活路!”采石人中,也不知是誰吼了一聲,一大群人這才如夢方醒般拿著手中采掘火石方的家伙,向著那監工頭逃離的方向奔去。只是他們早已被甩開了一大截,凡人之軀又怎可與修行過玄法的人相提并論

            那幾位看守,鞘中刀早已拔出,雪白銀亮的刀光起落,鮮血翻飛,幾人背抵著背,互為倚靠,一路沖殺,那些妖獸畢竟未曾修行,雖天生氣力勝過人族,敏捷超乎凡人,可遇上修行過玄法之人,依舊不是一合之敵。幾人一時有如虎蕩羊群,自獸海中生生劈出一條血路,那些后至的采石人見這些看守如此生猛,紛紛心神大振,趁獸潮還未合攏之際占住了那一條生路。

            是人都有三分兇性,更何況此般生死關頭,便是最最懦弱的人見了這樣的血肉翻飛,聽了身邊同族的震天怒吼,只怕也會被激出一身膽氣,浴血搏殺,但為一條生路,恩怨兩拋,只求明朝見日。忽有沖天獸吼響起,草木搖動,一座小山般的陰影自眾人頭頂籠罩而下,這妖獸狀似虎豹,脊背上卻有骨刺倒豎,足足有七八丈高,橫在眾人身前,攔住了去路。

            陰影籠天,許多采石人本已是身心俱疲,那一腔血性豪膽也十不存一二,見得這巨獸攔路,不少人都臉色灰白,面露絕望,手中一軟,鐵器墜地,斗志全無,被臨近的妖獸一撲就身首異處。有人被獠牙刺穿了胸膛,有人被一口咬斷了脖子,有人被鋒利獸角腰斬,殘軀拋飛,血灑長空。

            浮屠大景,只是獸噬人,而非人屠獸。葉枯聽慣了痛苦的哀嚎,見慣了血染大地的悲哀,見這如神魔般的龐大妖獸妖獸攔路,當即便不在隱藏,游物之境展開,身形變得虛幻,似一道浮掠的光影,自一頭頭怒吼兇撲的妖獸中穿梭而去。

            他的到來在幾人的意料之外,見葉枯身法幻如鬼魅,絕不是凡俗中人,眼中不禁都燃起一絲希冀,望他出手相助。只是這一點希冀很快便轉為了憤怒,葉枯只想迅速逃離,哪有半點助他們一臂之力的心思,猶如被大風吹動,鬼魅飄忽,只見光影掠入獸群,不消片刻亦是數丈之距,自始至終葉枯都沒有看幾人一眼。

            葉枯在那一頭形似虎豹的妖獸眼中只如微塵螻蟻,見他直往自己立身處飄來,哪里容得他如此囂張,仰天長嘯,便有無數風刃乍起,切開虛冥,自四面八方斬落。弄風怒虎哪里會管眾多普通妖獸的死活,一嘯之下,風刃怒卷,尋常妖獸凡有半點沾染,立時斷作兩截。

            “九品妖獸。不過一月,這應是我見到的第四只踏上修行之路的妖獸了,這曲屏山中難道真有什么不凡不成”妖獸若得機緣踏上修道之路,到了凡骨七品修出妖氣便可化形為人,只是這頭虎豹不愿,似覺得自己原形更顯得威風凜凜,不僅不化形為人,反而以妖氣讓自己的身軀大上了十倍不止,才成了如今這般模樣。

            這虎豹自是奈不得葉枯半分,游于物外,又豈是風刃可擾,葉枯避過風刃又閃過拍落的虎爪,虎豹腹下有身形飄忽而過,外物不沾染分毫。穿過虎豹那龐大無比的妖軀,葉枯仍不敢有絲毫松懈,迎接他的仍是數不清的妖獸,讓人懷疑是不是曲屏山所有的獸類都聚集到了此處。

            一頭妖獸或許不足為慮,可上百、上千、上萬頭妖獸聚在一起,獸氣彌天凝作黑云濃如稠墨,化境修士都只能退避,不敢正面攖其鋒芒。葉枯心中嘆了一聲,只是他也不知為何而嘆,身如鬼魅,于一只只可怖的妖獸中穿梭遠去。妖獸太多了,如海如潮,其中還有修出妖氣的妖獸坐鎮,采掘火石方的的一行人絕無幸免的可能。

            游物之境的玄妙被葉枯衍到了極致,這些妖獸遠遠比不上凌家馴養有方的蠻獸,更不可能得凌家騎士指揮,似那般不要命地撞來。一直到身后見不到半只獸影,葉枯才脫出游物之境,手扶著一棵古樹,額頭抵在手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第八十六章 寨中廢石天色黃昏,殘陽如血。脫出游物之境,葉枯手扶著一棵古樹,凹凸不平的樹皮在手心硌出坑坑洼洼來,額頭抵在手背,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身上的衣物沾滿了泥水,并無血跡,不是他仁慈而不殺,而是不敢出手,唯有全身心沉入游物,方才能不被獸潮所阻。

            普通的妖獸上還不至于把他弄成這幅模樣,方才以游物穿行獸潮,行至一半,忽有寒芒在背,猶如百條毒蛇環伺,又如同一桶冰水從頭淋到了腳,讓他心中凜然。這如浪如潮的獸群中竟有化境妖獸匿跡,窺伺于暗中。這頭妖獸同那虎豹一般,并未化形成人,只做獸形藏于萬獸之間,似是督軍,又似在伺機而動。

            其實這也是妖獸常態,或許是因為獸形更加自在,也或許是它們認為自己原先的樣貌較之人族的模樣更加威武好看。一些常年生活在深山大荒中的妖獸縱使修出了妖氣,也仍舊維持著原本的妖獸軀體,不肯化形為人。不知為何,那化境妖獸并未出手,只是遙遙鎖定了他,任他在獸群中如何閃轉騰挪,直到現在才將目光從他身上移開。

            他全身早已被冷汗濕透,敵暗我明,危若累卵之感端的是不好受。誰知道這獸群中有沒有那頭妖獸的后代子孫,葉枯只避不殺,便是不想給這化境妖獸多添一分出手的理由。有化境妖獸壓陣,這一處石場,六口石井中幾百號人,只能是被妖獸吞的干干凈凈,絕無幸免的可能。

            這還只是最外圍、規模最小的一處石場,聽那老石工說,另有四處采掘火石方的地方,在曲屏山中更深處,有更多的采石人在那幾處中勞作開掘。數百上千條人命,獸潮一涌,翻不出半點浪花,就這么無聲無息地消沒于這重重山屏之后。

            “咳咳?!绷种懈≈还筛舻臍馕?,余時不覺,而此刻卻讓葉枯覺得嗆鼻澀喉,直欲嘔吐。緩步行于林間,他無意闖入石場中不足一日,就帶著滿腹疑問與一絲說不出的苦澀離開。尋常人家入山劈柴伐木、修筑屋舍,哪里見得到妖云壓境,萬獸奔騰,分人尸首,食人血肉這般慘絕人寰的場面。

            如曲屏這樣的深山老林,最不缺的就是寂靜,也唯有寂靜才應是這廣袤山川的主旋律,那今日這成千上萬的妖獸為何群聚而起,撲殺那些入山采石的人族在葉枯的認識中,妖獸若非天生血脈之故,要想后天啟靈智、踏修行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這幾日里來的見聞卻有些顛覆了他的認知。

            從七尺青鱗到江梨那一對白狐姐妹,再到今日的巨蟒虎豹,甚至還有化境妖獸伏于暗中,要說它們都有福緣,都得了奇遇,未免也太夸張了些。再則那如海如潮的獸群中,又有多少踏上了修行卻還沒有修出妖氣的存在,葉枯當時只欲逃得生天,哪里有心思去想這種問題。

            現在思來,這片天地是真正與他認知中的世界有諸多不同了,許多事,許多物都得作謙恭之心,從頭去看。如這樣的山林中,又到底有多少妖獸,這樣的古夏,又有多少與曲屏相似甚至大過了曲屏的老林深山,偌大古夏,說是人族的天下,可這鋪天蓋地的妖獸一來,人族又如何擋得

            “看來這古夏也不安寧,人與人之間不得安生,更不要說這人族與妖獸、妖族之間的爭斗了”葉枯一路回到了石寨,想自此借道出山回到曲屏鎮上。還未見到那一間間狹小而逼仄的石屋,便有一陣刺鼻的血腥自遠方鋪展而來,穿透了黃昏的山屏。

            轉過一道彎,入目間那石寨已是檣傾楫摧,屋舍傾塌,有鍋碗瓢盆被碎石埋了,布帛裂亂,狼藉一片?!斑@里也沒能幸免?!比~枯心頭暗嘆了一聲,走進寨中,有血跡亂灑,碎肉橫掛,殘陽斜照,更添了幾分凄涼。寨中有幾副骸骨,明顯不似人形,骨架上還掛著些暗紅色的血肉,是留守寨中的人奮力求生,剁掉了這幾頭妖獸的頭顱,絕其生機。

            襲擊這里的妖獸應該不多,許多石屋并未被完全踏平,殘跡仍立,似是被啃去了一半的枯骨?!班拧笔醒?,那一間石屋最是寬敞,一直都是那劉管事的住所,平日里不許旁人踏足半寸,每每寨中有人生事,都是如昨日般圍圈升帳,叫那些看守一捉一拿就辦了。

            葉枯來時匆匆忙忙地就被分去了自己的石屋,為了避嫌也不曾好好察看過這片石寨,如今見了這間最寬最闊的屋子便覺出一些異樣來。這人平日也頗會享受,外面看來只是寬些闊些,進到石屋里中才別見了一番模樣,軟床寬枕,木桌香茗,與葉枯居住的石屋相比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想是那些妖獸殺來時劉管事還在這屋中悠閑地喝茶,地毯被揉皺,其上有碎石亂砌,濕痕胡抹,茶末四濺。床榻已被石塊砸斷,那處亂石中卻有一抹漆黑,在灰白的亂石中格外顯眼?!耙唤貜U石料!”葉枯有些意外,劉管事的石屋中怎么會有石井中掘出的廢料。

            這塊廢料被亂石埋了,斜斜地插在那里,像是從縫隙中拱出的黑玉石筍。劉管事自不會下井采石,自然也不會被石井中的灰黑污物染了掌指與衣袍。那砸落下的石頭之所以染了灰色,卻是因為那一塊廢石料中透出一陣淡淡的灰霧,侵染了周圍緊挨著的石塊,泛出幾近黑的灰色來。

            葉枯眉頭一蹙,這廢石料在石井下都未生出這般異變,卻在這里透出灰霧,讓人難以捉摸?!芭?”突然,屋中一方碎石堆炸開,寒光現,龍吟吐,卻是青鋒三尺,直刺葉枯胸口。也是此刻,屋中另一方,亂石炸起,碎做漫天石屑,一道人影直襲葉枯天靈。

            那人影一身士打扮,只是衣袍破碎,不復儒雅,赫然是那劉管事,也是葉枯葉枯看走了眼,這人十指做爪,掌指間有枯黃真氣涌動,竟已是修出了一口本命真氣,不再是凡俗中人了。而且其修為定是不低,深諳偷襲殺人之道,方才讓葉枯都未能提前有所察覺。

            只是劍勢雖急,人勢雖猛,又哪里在葉枯眼中這劉管事出手便是奪命,葉枯也不是圣人,身形一錯,屈指于刺來的劍身上一彈,那三尺鋒芒劍勢立轉,若天隙流光,劃過那劉管事的脖頸。石屋中有天光乍現,那劉管事哪里想得到自己的佩劍竟會臨陣倒戈,只維持著探爪之姿,就已是氣絕,栽倒在地。

            “轟!”飛劍轟穿石壁,惹得無數碎石坍塌,揚塵漫天。葉枯輕吹一口氣,那漫天的石塵如同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推著,卸到了一旁。也不去管那劉管事的尸首,他小心的將埋了灰黑廢石料的石塊搬開,這才現出那一整塊廢料來?!斑@劉管事不要命了不成,敢把這么一大塊東西私藏了起來”

            廢石料不廢,不然也不可能在石井處專設了陣法守護,也正是得益于那座大陣,石井堆砌的廢石料才沒有生出這般異變。這一搬開,才知那露出來的部分只是冰山之一角,整塊灰黑廢料足許有丈許高,睡倒在地上,許多地方都沾了石灰,簌簌抖落。

            這廢料應是平日都被劉管事藏在石屋的墻壁中,那些在石井廢料堆處布下陣法的修士又怎么會有閑心到這采石人住的石寨來,自然就無人得知,讓他蒙混了過去。葉枯將廢石整塊翻了過來,怪異的是,自他手一臨近,那一陣灰霧便不見了蹤影,猶如出岫的云退回了山間。

            定睛一看,石中仍是一些紋絡,有不少的地方都磨滅不清,斷斷續續,讓人摸不著頭腦。唯有在最底部有幾道淺淺的白痕,像是一截指骨骨紋。他有些震驚,被自己心頭的這個想法嚇住了,這若真的只是一截指骨骨紋,難以想象這尊生物完整時會是何等的龐大,只怕以頂天立地去說也毫不為過。

            “只是猜測,這座石場出土的廢石料其中的紋絡太過模糊,還是不要瞎猜的好?!比~枯將正欲將這塊灰黑廢石放下,卻有點點幽光映入雙眸。他這才覺出,此刻天際殘陽已落,暮色漸起。若說那廢石料最底部的紋絡是一截指骨骨紋,那這點點幽光便是從第三節指骨處而起,忽明忽暗,不定而無常。

            葉枯細細打量了那一節指骨,抿了抿嘴唇,一縷太玄陰陽氣自指尖引出,滴溜溜一轉,向那一截指骨探去?!斑?”似是沸水遇到堅冰,玄氣未進,一縷縷灰霧從那一截指骨中滲出,將太玄陰陽氣阻擋在外?!斑@是”葉枯有些疑惑,玄氣好比他身體的一部分,與那縷縷灰霧短暫的接觸,讓他有一種十分怪異的感覺。

            這灰霧似有著生命,太玄陰陽氣臨身,它吃痛而吟,發出了“呲呲”的聲響。第八十七章 愚婦山野暮色里,殘垣斷壁中。第三節指骨處滲出的灰霧似有著生命,太玄陰陽氣臨身,它吃痛而吟,“呲呲”作響。葉枯小心的清理著石板,讓灰黑廢石完全裸露了出來。

            數道玄氣點出,欲欺入廢石之中,一探究竟。玄氣有九,俱是一氣玄白之色,已經不是如先前一般的試探之舉了。廢石中有骨骼紋絡,大多都已模糊不清,卻唯獨那第三節指骨尤為清晰可辨,似是感到有外物威脅,幽芒一斂,陣陣烏光從指骨中噴薄而出,灰霧涌動,將整塊廢石都遮掩住了。

            “呲呲!”玄白遇上烏灰,此番比先前那一陣堅冰被沸水灼化的聲響不知盛了多少,兩者相撞,竟融出一團赤紅,似燒紅的鐵水,滴落在周圍的石塊上?!案锣浴贝笕缒ケP的石塊竟一下碎裂開來,自那一滴赤紅蔓延出蛛網般的裂紋,石塊似是承受不住,被生生壓

            碎了。九道玄氣無果,包裹了廢石的烏灰雖是淡了些,可地上也滿是裂紋,兩者相融生出的赤紅似有千萬斤不可測之重。葉枯遲疑片刻,竟是不起玄氣,直接探出手,向著廢石抓去。掌至,廢石外的烏灰氣霧如避瘟神,紛紛退散,不敢有絲毫阻攔,同之前葉枯著手清理石板時的模樣一般無二。

            不知為何,廢石中涌出的詭異避他的肉身如蛇蝎,反倒是敢與更玄奧莫測的太玄陰陽氣斗上一斗?!霸趺磿@么重”葉枯稍稍用力,本以為提起這塊廢石是輕而易舉的事,畢竟他在石井中被那監工安排去搬運廢石,一擔子一擔子地往外挑,沒覺得這些灰黑石料有多大的重量。

            可這塊丈許高的廢料,渾如天體,沉如山岳,任憑葉枯用盡了全身力氣,臉都憋紅了,仍舊是絲毫不動。以金行入神識,凝劍于手,這等劍器飽飲庚金之銳,莫說是削世俗之金斷凡塵之玉,便是尋常修士的法器,若取材不當或是祭煉不得法,輕易亦可斷之。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