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95章(1 / 2)

            但我卻覺得可以,與其在這里死守全軍覆沒,還真不如讓大部分的逃出去,至于留下來的,則看自己運氣了……我迅速做出了主意,沖鄭瀚文道:“你的建議不錯,只是我在想,你肯定不會留下來吧?!薄爱斎?,我還有大好的人生,要是留下來萬一出事,洛洛可是會傷心的?!?br>
            我聽得心花怒放,自己雖然知道這塊黑漆漆的玩意是好東西,但也沒想到會這來路。當即,我請求老頭幫我把這塊精鐵一并融了,用在做洛陽鏟的底刃上,我心頭激動地不行,這一次做的洛陽鏟,不但請到了老師傅,還用上了好材料,做出來的東西,絕對不簡單。

            ……………………打鐵不是一下子就能好的,我和老頭商定好明天晚上過來拿,隨即,我自己又跑了一趟市場,從那里淘來了兩根黑驢蹄子和一些黑狗血,這些玩意,都算得上驅邪的好東西,尤其是黑狗血,據說用來對付粽子效果極好。

            一切該買的東西都買著了,我背著個包返回到了王家古董鋪。一回去,我就看著店門口停著一輛眼熟的小汽車,我定睛一看,媽的,一眼就看到那個斯文男鄭瀚文又開車送王洛洛回來了,王洛洛依舊坐在后車,鄭瀚文照例主動去給她開門,然后兩人相視一笑,那真叫一個甜蜜蜜……

            我看得心里頭莫名的有點不爽,我尋思著我自己可能真喜歡上王洛洛了,要不然,自己也不會這樣妒火中生。我背著包想要直接進去店里,本來是懶得和他們打招呼,但沒想到卻被那個鄭瀚文給叫住了?!靶£?,好久不見,呵呵,你這背的什么,該不會是怕在大城市吃不慣,特意從你們鄉下帶來的土特產吧……”

            鄭瀚文這一打趣,王洛洛聽得有些忍俊不禁。鄭瀚文滿面春風,看到逗笑了王洛洛,似乎有些得意,我聽得直起雞皮疙瘩,大爺的,我和你貌似還沒熟到可以喊小陳的地步吧……還有,我們鄉下人得罪你了?我背個包,就是土特產了?媽的,裝逼,虛偽!

            我回過頭,露出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道:“原來是小鄭啊,是挺久不見的了,人家都說度日如年,我倆這么一算,好像也有一兩年沒見面了……”我話音落下,一旁的王洛洛嘴巴微張,頓時掩嘴輕笑了起來(原諒她笑點低,我不覺得好笑,她倒是笑得跟個三歲的缺愛兒童一樣)。

            而鄭瀚文尷尬地笑了笑,斯文依舊,但我卻分明看見他的眼里閃過了一絲難以察覺的怨恨之色……'第67章 過兩天再撩你鄭瀚文臉上笑容有些僵硬,我和他干扯了幾句不疼不癢的話后,找了個借口離去,我想著回去早些休息,畢竟明天晚上還要干正事。

            王洛洛對我沒有主動和她搭話,有些不習慣,她在后邊看著我,直到我快走了才冷不丁的開口問了句:“陳化凡,你站住?!蔽艺咀?,回頭道:“咋了?”王洛洛道:“你今天怎么不和我說話?”有時候,女孩子就是這樣,平素你追得緊了吧,人家愛理不理,而一旦哪天懈下來沒去搭理她,人家卻不習慣了……

            在巨人下面,是一處處古老的建筑與遺跡,單從遺留下來的痕跡來看,也許,那又是一個歷史所沒有記錄的高度發達的文明。血玉棺槨已是半沉在水底,我已經開始感受到血玉棺槨中的空氣變得格外細說,我呼吸一下,都能感受到心肺傳來一陣灼熱的疼痛感。

            我實在不甘心就這樣死去,我咬咬牙,瘋狂的用手肘極大棺材蓋,可棺材蓋上面的巨石卻穩若泰山,任憑我如何用力,它就這樣死死壓著棺材蓋,不容我移動絲毫。十幾秒鐘后,我累了,也徹底絕望了,雙眼的視線開始出現了模糊。

            我望著血玉棺槨外,那昏暗的水底,喘急的水流,似乎每一樣東西,都與我毫無關聯,可我偏偏又要葬身于這么一處陌生的地方,心里想想,不免有些不是滋味。血玉棺槨中的空氣在迅速減少,到后面,我已是喘不上氣,腦袋一陣空白,一股前所未有的死亡感充斥了我整個心頭。

            關鍵時刻,我看到昏暗的水中,兩道身影游了過來。在喘急的水流下,這兩道身影顯得格外渺小和微弱,可讓我百感交集的是,他們確確實實是過來了……我艱難睜開眼睛看去,一眼就見到周小舍和韓軒轅各拖著一條繩索游到了棺槨旁。

            我只覺得心頭一陣溫暖,節骨眼上,他們還是來了,即便再多兇險,他們依舊毫不猶豫,什么叫做兄弟,這就是兄弟,生死與共??!周小舍和韓軒轅沖我打了個手勢,然后將身上綁著的那條繩子捆在壓著棺材蓋的巨石上。他們也算聰明,知道單憑他們的人力是推不開那塊巨石的,所以最好的辦法,便是以力借力。

            水流不是很急嗎?人骨橋不是已經塌了嗎?他們就將繩子的一頭綁在人骨橋那邊,一頭纏住巨石,借助湍急的水力,將巨石頭給拉開……不得不說,周小舍和韓軒轅的想法很好。血玉棺槨里的我,已是一口氣喘不上來,整個人意識都有些模糊。

            血玉棺槨外邊的周小舍和韓軒轅看到這一幕,也心急不行,可繩子就兩條,巨石又那么重,沒有個一時半會,巨石完全拉不開。我抬頭看去,見到周小舍和韓軒轅已經使出渾身氣力拉住了繩子,想要用自己的力氣,來硬生生拖動巨石,可他們的力氣有限,沒一會,他們已是氣喘吁吁,臉色發白。

            我見狀心生不忍,沖他們擺手,示意讓他們趕緊離開,巨石拉不開就算了,免得他們也在這水里窒了息,這樣對我來說,那就罪過了……可任憑我怎么示意,周小舍和韓軒轅就跟鐵了心的,充耳不聞,一個勁的拉著繩子,沒有絲毫要離開的意思。

            周小舍拼勁全力在拉繩子,韓軒轅也如此,他干脆將繩子綁在自己的腰上,大有我一死他也不活的意思。我看得眼眶泛酸,這輩子,能有這么兩個兄弟,我死而無憾……我在血玉棺槨里努力招呼他們離去,甚至,我用盡最后的力氣,拍打著血玉棺槨,向周小舍和韓軒轅表明我的態度:既然救不了,就別以身犯險,我死了就死了,你們一起陪葬他娘的值得嗎?

            周小舍沖我做出了一個閉嘴的手勢,他想吐一口濁氣,結果嘴巴一松,卻吐了口鮮血出來,我看在眼里,心頭不由得一緊!“他娘的,你們給我上去啊,還在這里干嘛?”我在血玉棺槨里嘶吼道,也不管外邊的周小舍和韓軒轅有沒有聽著!

            “牛鼻子,你再不上去,他娘的就得給我陪葬了,還有老韓,你是傻子嗎?我求你們了,都快上去,不要管我??!”我無力的拍打著血玉棺槨,看著外邊的韓軒轅和周小舍,心頭大疼。我死可以,但我絕不愿意拖累其他人!尤其是和自己同生共死過的好兄弟??!

            周小舍在吐血,韓軒轅臉色慘白不已,兩人在水下已呆了很長時間,他們的身體早已到了極限,再不上去,必死無疑……水流愈加的湍急,可巨石還是絲毫不為所動。眼看著周小舍和韓軒轅那逐漸難看下來的臉色,我連連咆哮,寧愿自己一死了之,也不想害他們!

            我咬咬牙,雙眼血紅,這個節骨眼上,周小舍和韓軒轅是鐵了心要救我,但我一點也不想拖累他們。我心生苦澀,心里頭隱隱已有了主意……我拔出還在叉在胸口上的洛陽鏟,頓時一陣猛烈的痛感襲來,讓我不由得清醒了一些。我看了一眼手中已折斷卻又帶血的洛陽鏟,苦笑一聲,緩緩對準了自己的脖頸。

            事到如今,與其害他們,還不如自己先行了斷……周小舍和韓軒轅看到我的舉動,也嚇了一跳,迅速沖我示意,讓我冷靜??晌宜锏哪哪芾潇o啊,你們兩個都要死在這里了,我能冷靜到哪里去?我嘆了口氣,手中的洛陽鏟已經放上了脖子,只需要我輕輕一動,即可輕而易舉劃破我的脖頸……

            第126章 仙女下凡水晶棺一出現,當場讓我滿臉震驚!至于周小舍他們,更是不敢相信這眼前的一幕!我甚至都不知道水晶棺是怎么出現的,剛才我都準備抹脖子了,哪想到它在這個時間點出來,并救了我一命。湍急的水流中,水晶棺將血玉棺槨穩穩的托上了水面,但這還沒完,水晶棺迅速浮出,然后撞擊向壓住血玉棺槨棺材蓋的巨石。

            剎那間,那塊足足有好幾千斤重的巨石,結果在水晶棺的撞擊下,就跟如一盤散沙似的,一下子散成了粉末狀,被水流一沖就沒了。我看傻了眼,從剛才的危在旦夕,再到現在的轉危為安,感覺就過坐山車似的,對于我和周小舍還有韓軒轅來說十分艱難的東西,可在那口水晶棺下,卻絲毫不費力氣。

            在這一刻,我的價值觀瞬間崩塌,我開始懷疑,除了異尸粽子和妖物外,是不是真的有另外一種存在,擁有超乎這個世界任何生物的能力?巨石一粉碎,我輕而易舉推開了棺材蓋。血玉棺槨飄在水面上,我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整個人的心神為之一振。

            我趕緊將周小舍和韓軒轅也拉上了血玉棺槨,這兩個家伙已是筋疲力盡,一上來,三人相視一笑,頗有幾分劫后余生的痛快!周小舍受了傷,我看了下,倒也不是什么大傷,估摸著應該是剛才在水下的時候,下面水壓太大,再加上沒呼吸上空氣,所以這家伙才吐了幾口鮮血。

            現在看來,周小舍已是又恢復他那副齜牙咧嘴的模樣……我拍了拍周小舍和韓軒轅的肩膀,大恩不言謝,他們今日的這個情義,我陳化凡注定終生難忘!“老鐵,你看那口水晶棺材,它又過來了?!敝苄∩岷鋈坏?。我連忙順著他的話看去,果不其然,只見剛才那口將巨石撞得粉碎的水晶棺,這會正向我們浮了過來。

            “不好,它該不會是也要撞我們吧?奶奶個熊,剛才那么一大塊石頭都被撞爛了……”周小舍不安道。我看著不遠處那口已是第二次見面的水晶棺,堅信不疑道:“不會的,算上今天,它已經是救人過我兩次了?!薄皟纱??你什么時候還和它見過面?”

            “就上一次在地底古洞的時候,你和李恩他們離開沒多久,我就遇到了它,我記得,在水晶棺里面,有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多漂亮?”周小舍一聽有美女,兩眼放光道。我脫口而出道:“很漂亮,傾國傾城,絕世……”周小舍眼睛一下子直了,就連韓軒轅,也不住的往那口水晶棺看去。

            沒一會,水晶棺已經來到了血玉棺槨的旁邊,兩者相隔不到一米的距離。在湍急的水流中,血玉棺槨搖搖晃晃,可旁邊的那口水晶棺,卻穩如泰山絲毫不受影響。。我們三個齊刷刷的望著水晶棺,在我們炙熱的目光下,水晶棺的蓋子緩緩掀開,一道亭亭玉立的身影,從棺內緩緩站了起來。

            我目光落在那道身影上時,雙眼瞳孔劇烈一縮,腦袋幾乎一片空白!一道絕美到極點的身影毫無瑕疵的映入我眼簾當中,她身穿一襲白色長裙,本就完美的身形,在那長裙下,猶顯得格外清新脫俗。這是一個可以讓任何男人為之心動和窒息的女子,雙眼純凈如清泉,瓊鼻皓齒,如此沉魚落雁的眉毛,宛如天上仙女一般,令人不敢心生邪念,生怕對她有一絲的玷污……

            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女子的眼中帶著一絲惘然,像是心事重重,又像是有些欲言又止。我抬頭望去,目光與女子四眼相對。頃刻間,我心頭閃過一絲古怪的感覺,一股來自于內心深處的奇怪聲音在告訴我,這個女子,與我的關系似乎不簡單……

            我不知道怎么開口,一時不免露出了一絲窘迫。女子一看,黛眉微粗了下,旋即,她嘴角一勾,竟然嫣然一笑?!斑@美女,只應天上有啊……咦,她在沖小道笑?不行,小道要醉了……”愣是周小舍這個百花叢中過的混混人物,也禁不住那女子的嫣然一笑,不由得有些要把控不住自己。

            “美女,不,仙女姐姐,小道叫做周小舍,剛才的救命之恩,小道也沒什么好報答你的,你要是不嫌棄的話,小道吃虧點,對你以身相許也不是不可以……”論無恥,我絕對不是周小舍的對手。這家伙擠眉弄眼的,自來熟的伸出手,想要和女子握手。

            女子遲疑了下,也伸出了白皙如玉的小手。只可惜,女子伸出來的手卻繞過了周小舍,竟是落在了我的面前,顯然,她是在示意我。我腦子一愣,完全沒想到女子居然會有如此舉動……周小舍也懵逼了,他看了一眼自己伸出去的手,又看了一眼女子遞到我面前的小手,他頓時一屁股坐下來,悲憤與加的嚎叫起來。

            倒是韓軒轅顯得淡定了不少。韓軒轅沖我道:“恩公,你還愣著干嘛?快牽住人家的手???”我迅速回過神來,望著對面那道惘然的目光,心頭微微一動,將手伸了過去,搭在女子的手上。女子的小手很白,卻也很冷,但此刻,她的小手卻抓住了我的大手,然后輕輕一動,我的身體竟是不由自主的飄了起來。

            我嚇了一跳!這怎么回事?女子居然還有這么大的力氣?邪門了??!不容我反應過來,我的身體已經飄出了血玉棺槨,然后緩緩落到了水晶棺材中,與女子站在了一起。對面的韓軒轅和周小舍看直了眼,即便是他們,也不敢相信我這么一個大老爺們,就這樣被一個女子給拉了過去……

            女子救我兩次,我知道她對我不會有惡意,索性也就任憑她將我拉到了水晶棺中。水流涌動,女子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水晶棺竟是突然飛速穿過了重重水面,一下子與周小舍他們拉開了一大段距離。我腦子一怔,看見已被甩到后頭的周小舍他們,忍不住對女子道:“仙女,你要帶我去哪里?”

            女子也愣了一下,忽然噗嗤一笑,接著,她目光幽幽的望著我,道:“如果說,我要帶你去看一個你從未見過的世界,你愿意嗎?”'第127 月璃我脫口而出道:“是另外一個世界嗎?”“不,是外面那個世界之外的本源……”我盯著面前這張絕美無瑕的小臉,心頭越發的疑惑,她,到底是人還是粽子,又或者,兩者都不是?

            我不敢問這個問題,這個女子宛若仙女下凡一般,就連說話,都有種讓人如玉春風的感覺,我怕我問了這個問題,會破壞她在我心目中美好的一面……我點了點頭,道:“只要你帶我去,我自然沒有什么不愿意的?!迸与p眸凝視著我,一時竟是靜默無語。

            幾秒鐘后,水晶棺再次加速前進,穿過重重湍急的水流,縱橫在遼闊無邊的地下河……在地下河的水面上,我和女子同站在水晶棺中,所過之處,水流滾滾,而隨著水晶棺越到深處,光線愈加的暗淡,原本湍急的水流,也變得平靜了不少。

            女子沒有說話,我抬頭往前看去,卻是不住的倒吸了口冷氣。只見在幽幽的前面,水流逐漸變得靜謐,而在水底下,無數的巨人雕像和古建筑,則顯得格外的清晰可見。我一眼看去,心頭滿是震撼!這水底下,掩埋著一座座上古城市和遺跡,延綿不斷,地下河有多長,水底下的上古城市和遺跡,就有多遼闊。

            水晶棺拉著我一路前行,所到之處,水底下盡是巨人雕像與上古城市,似乎在更久遠的曾經,這里如果沒有地下河,那極有可能,就是一個從未被人記錄到的文明,甚至,是一個新的世界……我不敢置信的望著地下的一切,此前在地底古洞的時候,我也曾見過這般類似的水底遺跡,但和現在的相比,儼然是冰山一角。

            在遠處,延綿的地下河卻被無數的山石阻斷隔絕,無數的河水,只能透過那狹小的縫隙,匯集成流,至于河底下的上古遺跡,則全部被重重山石所徹底掩蓋。我忍不住嘆了口氣,如此遼闊的地下河,這下面到底掩蓋了怎么樣的一段歷史,還有,那重重的山石,怎么看都像是被人有意為之,存心用來隔斷地下河的……

            這時,女子忽然開口了。她幽幽道:“外面世界的人,從未知道,在他們的腳底下,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上古世界……”我心頭一震!是啊,外面世界的人,誰會想到,在自己腳下,不但有泥土有地下河,更還有一段從未被人發現過的文明,即便是我自己,要不是親眼所見,我也很難相信。

            水晶棺還在飛速前進,在行到那重重山石后,眼看著前方已沒了路,女子嘆了口氣,水晶棺一掉頭,隨即原路返回。我心里震撼無比,剛才一路所見所看,都極大超乎了我所能理解的范圍。要不是我面前真就站著這么一個白裙女子,我估計都得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還是他娘的腦子進水了!

            我不知道這個希望有多大,但我心里卻隱隱冒出了這么一個念頭:四祖公所說的陳家人詛咒和另外一個世界,也許,就是水底下的這個上古遺跡,那是四祖公都未涉及到的地方……我將目光投向了身旁的白裙女子。她目光幽幽,她望著水底下的上古遺跡,神色惘然。

            對于她來說,下面即是她的家園……我道:“這水底下,真是世界的本源嗎?”女子側過腦袋,雙眸純凈如清泉的看著我,好半響,她突然開口道:“水底下,不止是世界的本源,也更是我與你的世界……”“什么!”我腦袋瞬間蒙圈,白裙女子的話超乎了我的意料,這是我所沒有想過的。

            我想繼續再問,可白裙女子卻沒有再多加解釋,似乎對于她來說,現在的我,就算知道太多,也是徒勞……異尸嗎?不可能,她的小手雖然很冰,可我分明感受到了一絲死人所沒有的溫度。不是異尸?那是妖?更不可能,她雙眸清澈如泉水,這世間,真有妖,也不可能有這種干凈純潔的妖……

            女子似乎打算不想再和我多開口,任憑水晶棺將我拉回到了原處。在那里,周小舍和韓軒轅已經上了岸,正翹首以盼的等著我;不過我能確定的是,岸邊周小舍和韓軒轅那四只火熱的眼睛,此時明顯更多的是落在女子的身上,而不是我這個大難不死的兄弟……

            水晶棺的速度放慢了下來,女子也終于正眼看向了我。我遲疑了下,但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女子救了我兩次,我不喜歡欠別人的人情,但在這么一個絕美的女子面前,我似乎找不著任何能報答她恩情的地方,這對于我來說,心里頭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所以,我不問她是人還是妖,我問出她的名字,記下她的模樣,也許總有一天,我能將這份情,一并還給她……我話音落下,女子微微點了點頭。我心頭一喜。女子回答道:“我的名字,叫月璃?!薄霸铝А蔽亦盍藥妆?,感覺這名字,就如她的人一般,極美。

            月璃凝視著我,一臉認真問道:“我的名字,好聽嗎?”我毫不猶豫的點頭,“好聽,就與你的容貌一樣,很美?!蔽艺f的是實話,月璃的美,是我從未見識過的那種帶著仙氣的美,如果這個世間有神仙的話,我想,那她應該就是其中最美的仙女……

            我話沒說完,水晶棺已經將我送上了岸。但在臨走前,我隱隱約約聽到離去的月璃淡淡道了一句?!霸滤埔寥藠y,琉璃碎流年……月璃這個名字,還是你給我取的…………”'第128章 往生水的發明者等我再回過神的時候,月璃和水晶棺已從我面前悄無聲息的消失。

            我望著那不留痕跡的地下河,感覺一切恍若做了個夢一般,虛幻縹緲……周小舍狠狠掐了我一把,瞪眼問道:“陳化凡,你給我老實交代,剛才你們干嘛去了?”“沒干嘛啊,就看看風景?!薄翱达L景?小道信了你的邪,孤男寡女的不說,小道見她看你的眼神,就不簡單?!?br>
            “哪里不簡單了?”“就跟那種婆娘看自己家漢子的差不多!”周小舍一語讓我有些措手不及,這鳥人真是什么話都敢說。。韓軒轅見我平安回來,趕緊將從血玉棺槨中得來的木盒子遞給了我。我打開盒子,只見里邊的人皮地圖還完好無損,只是上面所畫的山河地形,卻又是我所看不懂的。

            周小舍湊過來看了一圈,也是搖頭晃腦的說畫了什么鬼地方,看都看不懂……“一邊去,老韓,走,回去了!”“好!”大難不死有沒有后福我不知道,但我清楚的是,在將來,還有更多的事情在等著我,包括月璃……臨走前,周小舍左顧右望,看著已是地下河水泛濫的十八層墓樓,一副痛心疾首。

            “奶奶個熊,就這樣走了?小道九死一生,這個斗可是什么都沒倒大,那不虧大了?”“不行,老鐵老韓你們等下,小道今天說什么也不能空手而歸,這要不然傳出去還怎么混??!”周小舍看了一圈,目光落在那口還飄在水面上的血玉棺槨。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