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537章(1 / 4)

            六丁六甲實不愧為竊了后天之數的奇陣,其本身便是一位不世之人針對這古城廢墟所留下的后手,對上這潑天黑霧大幕自是有奇效。她這一身修為也是歷練中得來的,黃衫女子也是有機緣氣運之人,行走世間時,了解到一些許多尋常人絕難知曉的秘辛也不足為奇。

            呼喊聲漸漸散去,山坳間一片寂靜,所有人都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座巍峨如城池的青銅大殿,連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靜地可聞細針落地之聲,他們似是怕驚動了什么莫名的存在,為自己惹來殺身之禍。久無回應。凝滯般的壓抑下,一瞬好似一個世紀般漫長,斗大的汗珠從那位修士額頭滾落,他喉嚨動了一下,正欲再開口,只下一刻,他的眼睛猛地瞪大了,嘴中泛出一陣苦澀,再也說不出半個字來。

            有血霧,自那半掩的巨門中漫了出來,紛揚輕撒,好似一陣輕煙,輕飄飄的,沒有個重量。此間事,該是有噩兆在前的,但還是讓人覺得有些突兀,一切來的如此之快,讓人難以接受,那巨門半掩,仍是只掀開了那么一道縫隙,根本不知道其中究竟發生了什么。

            “刷刷刷!”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所有人齊齊抽身暴退,身化神虹,只盼離那陣妖異的血霧越遠越好。其實,那陣血霧并不如何濃郁,反倒很是稀薄。葉枯與蘇清清藏身離火爐中,血霧漫來。本該是首當其沖的,但這陣血霧還未漫到此處,便已是后繼無力,漸漸淡去了。

            離火爐中。突然間,他只覺手心一涼,猛然低頭,卻見有柔荑入掌,一如羊脂白玉,才知道是蘇清清緊緊握住了自己的手。饒是有三色神火圍繞,這姑娘的手仍是涼的嚇人,好似冰塊一般,她唇瓣烏紫,眼神迷離,整個人抖若篩糠,好似是遇見了什么難言難明的大恐怖。

            “這銅殿中的詭異該是不能影響到她才對,怎么這遭難道這陣血霧”葉枯心思如電轉,一瞬間便想到了許多,他壓下心中驚駭,五行盡入神識,助蘇清清,亦是助他自己鎮壓那一股不適,好在這股陰冷之感來的快去的也快,不多時,蘇清清已是好了許多了。

            離火爐外,殿前那一字排開的百余根擎天銅柱上,那流轉的光華似是沸騰了起來,無盡的神芒穿空而過,帶著歷史的厚重與歲月的滄桑投射而下?!翱?!快退??!”根本沒有人敢回頭,所有人都在逃遁,畢竟連羽尊都在此喋血,要他們如何能生出反抗之心?

            晨曦穿云透物,卻讓人覺不出有半分暖意。神芒在匯聚,光影在變換,有異獸浴火而生,那異獸生有六足四翅,它周身皆被烈焰籠罩,辨不清樣貌,足足有十余丈之高,但其閃轉騰挪,甚是靈動,絲毫不受那龐大體型的影響。只這片刻,便又有十數位修士喪命獸口,尸首被烈焰所焚,化成飛灰。

            離火爐中,葉枯看的分明,那頭沐浴在烈焰之中的巨獸,觀其大體,赫然是與其中一根銅柱上所刻之圖案一模一樣!第二百九十二章 總有出頭人“吼!”烈焰巨獸仰天怒吼,吼聲穿云裂石,巨爪揮舞間,帶起一陣飛舞的焰浪,虛空都被燒得扭曲,所有著火的人都被這一爪拍成了飛灰,余燼揚起,火星漫天。

            只是那片黑暗,或說這前后兩片黑暗中究竟藏著什么?又是什么能將驚惶木斬裂,分出一道明鏡般的切口?一切都不得而知。葉枯無法逆流而上,是水流太急,更是在這懸空的天河之中,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推著他,推著這河中的一切只能向前奔涌,而絕不允許溯流而上。

            黑暗四合,像是來到了永恒未知之處,只有那源源不絕淌過葉枯身旁的水流在提醒著:他仍被河水裹著,一往無前?!班??”突然,葉枯再次睜開了眼睛,是他察覺出了水流的變化,一如手中這根驚惶木拐杖飄過來時一般?!笆且匠隹诹藛??”葉枯心中升起一絲希冀,也是這一股希冀,驅使著他浮出水面,向下游望去。

            讓他失望的是,前方仍只有一片茫茫,近處是不知疲倦,日以繼夜奔涌的河水,遠處則是萬年不變的迷蒙黑暗。不見天日,亦不見出路,葉枯轉過身子,向著上游望去,心中一跳,只見到清澈的河水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團黑影,隨著水流涌動,那黑影便不住地扭曲,拉成一道狹長的影子。

            葉枯瞇了瞇眼睛,潛回了天河之中。不似手中的這根驚惶木拐杖,那一團黑影浮在河中,雖也在飄著,但卻飄的極慢,幾如龜爬一般,葉枯目不轉睛地盯著這團黑影,看著它漸漸地靠近了自己。第二百四十四章 無瑕仙子有瑕壁懸空天河之中,忽有黑影朦朧,從那片迷蒙中飄蕩而出。

            待到近了些許,葉枯才依稀間得見,那黑影許六尺多長,尺許寬窄,通體呈現出一種暗沉的橙黃,那是一層蠟狀的油脂,層層密封,結成了一個厚而大的繭。那繭中定是裹著什么!像是裹著一個人,只這懸空天河中光線太暗,又有水波涌動,這不知從何處而來的光線便被扭曲地不成模樣,看不清其容貌,只透出一陣令人心悸的詭異與要挾,猶如一個無處皈依、無處安身的幽靈。

            天河懸尸,它從一片迷蒙中降臨,在這空寂的大河中飄蕩,不知欲要去往何處。葉枯心中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在這種情況下,無端從上流飄出一具尸體來,任誰來了心中都要發怵。猶豫再三,他長出了一口氣,并未選擇往懸空天河的下游逃去,心想:“是禍躲不過,若這具蠟尸是這天河中的詭異,那無論我向下游逃出多遠,總會被它追上?!?br>
            事到如今,葉枯自不會天真的以為往下游而去便能脫出這道天河的束縛,無論這蠟尸有什么詭異之處,到最后都是避不開的,說不定還能從它身上發現離開這里的方法。葉枯不敢用手直接去接觸這詭異,待那具蠟尸靠近了,他便小心翼翼地,以一道陰陽玄氣將其引了過來,引入了這光幕之中。

            與他想想中的不同,這具蠟尸并沒有什么奇異之處,對于陰陽玄氣的到來毫無反應,當它進入到光幕之中后,葉枯將玄氣撤回,失了水流與玄氣的托舉,它便筆直地向下墜去。葉枯微微皺了皺眉頭,心念一動,陰陽玄氣便托在了蠟尸下面,這具蠟尸只氣息全無,其下有黑白做襯,靜靜地浮在葉枯身前,暗黃色的大繭古樸而沉寂,似是從歲月長河中漂流而下,來到了他的面前。

            他剝離了蠟尸身上的油脂,當那層暗黃的,其中還夾雜著許多黑色顆粒的粘稠滑膩之物剝落而下時,這具蠟尸的真容才得以重現于世。這是一個女子,襯以絕代風華,若出水芙蓉,清麗絕世,秋水為神玉為骨,葉枯甚至能看到那修長的睫毛上掛著一點玄冰也似的白,輕輕顫動,她雙眸緊閉,像是睡熟了一般,渾身上下沒有任何氣機流露。

            有馨香若蘭似麝,幽而不絕,懸而未斷,如絲如霧,讓人心曠神怡,使人魂牽夢繞?!八钦l?她真的死了嗎?”這女子太過完美,是美玉無瑕,是仙葩吐瑞,方才能凝聚幻化出如此天作之人,讓人甚至不敢,或說是不愿相信,連這等廣寒宮上的仙子,都會有身隕之日。

            “??!”不知何時,葉枯竟是已將這具蠟尸抱在了懷中,當他猛然驚醒時,驚叫出聲,登時手上一松,不是怕了其背后可能暗藏的詭異,而是不愿褻瀆了這位無瑕仙子?!霸?!我這般莽撞,豈不是會害仙子摔下去?”葉枯只這么想著,回過神來正要伸手去接,卻見到那具仙尸身上流轉出一片炫惑的晶瑩,她懸浮在空中,瓊鼻秀口,頸項纖細,一身粉嫩只在吹彈之間,半世容華只比欺霜勝雪,圣潔而無瑕。

            此刻,那包裹著仙子的蠟油早已完全剝落,那柔軟而修長的仙軀上,不斷有霞光綻放,襯得她愈發神異,愈發的不凡,愈發不容褻瀆。剝落下的蠟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弭不見,似是融化在了這一道道圣潔無比的神華之中,葉枯只看得呆了,說不出話來。

            恍惚間,這位仙子似是活了過來,心臟開始搏動,若蔥管般修長白皙的手指似是輕輕一顫,神芒接天而上,垂下九色華彩,神輝在天際閃耀,地涌甘泉,萬靈吐瑞,一片祥瑞之意?!啊钡驮谶@山河錦繡之時,天降瑞材之刻,恍惚間,葉枯似聽見有人在低語,這低于像是被裹在了一陣風里,在蒼茫的大地上爬行,如泣如訴,但任他如何努力,卻始終無法聽清這陣低語究竟在說些什么。

            突然,山搖地動,接天而上的神芒急墜直下,九色華彩成了霧中花影,漸漸不再凝實,變得虛幻,神輝漸漸隱,地泉枯竭,萬靈皆沒!霎時間,周遭齊齊一暗,一切的光華,一切的異象,一切的祥瑞,俱都消失不見,圣潔光華收斂,那具女尸徹底沉寂了下來,剛才的一切仿佛都只是葉枯的錯覺一般!

            “是不容許有人觸碰到她嗎?”葉枯凝望著自己周遭這片被星點“霸占”了的小世界,那一縷發絲雖是已消失不見,但葉枯卻總覺得其并沒有消亡,而是回到了那女子的頭上。在他方才抱住這具女尸的時候,那一層蠟油還沒有完全剝落,所以葉枯其實并沒有接觸她的身體。

            越過那錯落有致的星子,葉枯的目光落在了那具女尸身上,神光皆斂,異象不存,但她依舊是無瑕無垢,仿佛已是臻致了完美之境,讓人生不出絲毫褻瀆之意,自然,也覺不出丁點兒的親近?!半y道說”葉枯揮手一撫,撫散了這滿目的星點,他緩緩伸出了手,向著那無瑕女尸探去。

            “噗通,噗通!”就在葉枯的指尖即將要觸及無瑕女尸的衣物時,頭頂上傳來了數聲響動,是有什么東西墜入了水中,也正恰恰墜在了這片他看的見的水域。他一下縮回了手,抬頭向上看去,聽那聲響,葉枯只以為又是幾塊石頭墜了下來,卻沒想到,一眼看見的,卻是一具白骨。

            雪白的骸骨,渾身多處都破碎了,一些部位有被扭曲的跡象,更甚至于是缺損,只能依稀辨認出是個人形,整具骨架上罩著一層烏光,妖邪的灰氣讓其周遭的水流都蒙上了一層暗色。這些碎片并不屬于同一件東西,其上的道雖是已然在歲月中消磨殆盡,但從那驚鴻一瞥中,依然能窺見其截然不同的數股道韻。

            “這些東西都是古器,能承載這等道,完好時定是強大的靈寶,可惜了?!比~枯并沒有選擇抓幾塊殘片來仔細研究,這些東西磨損的太厲害,無論其有多么輝煌的過去,都已是做了歷史中的沙塵,毫無助益了。至于那具白骨就更是如此,需知這條河中的一切都不能以常理度之,更何況,那個人明顯是死了有些時日了,卻依然是“墜入”河中,而不是順著天河,從上流漂下,周身又生出那烏灰,是謂之曰不祥,葉枯不敢輕易有所沾染。

            一如此前的那堆亂石,葉枯也只看著這具雪白的骸骨同這些廢銅爛鐵一道沉了下去,沉入那不可測,不可揣摩的黑暗之中?!罢f起來,這一根驚惶木拐杖從上游漂來和那一堆碎石從天上墜下,好像前后也是差不多的時候?!苯涍@么一岔,葉枯只深深看了那具無瑕女尸一眼,卻并未再想出手試探的事情,也并沒有將這無瑕女尸從陰陽玄氣結出的光幕中扔出去,他只盤膝而坐,身下以一團黑白玄氣托了。

            就這樣,他這段孤獨的旅程不再孤獨,一人、一尸,人只閉目凝神,修煉真氣,尸也只靜靜沉浮,卻不需葉枯再廢半點心思,為她分出陰陽玄氣了。這道天河之中,依舊是日月不現,晝夜不交,歲月不知,又是一段不知長短的時間悄然而逝了。

            “轟隆??!”水響入耳,這聲響,不同于有物墜入河中,更不是有物從大河上游漂來,葉枯嚯的一下站了起來,留下一道陰陽玄氣以維持光幕不散,自己則一沖而上,從懸空天河中探出了頭去??筛钊速M解的是,無物卻有聲,葉枯聽的分明,這水聲定是從那面山壁上蕩開無疑。

            “這是怎么回事?”自從葉枯墜入這條懸河以來,遇到的盡數不可以常理度之的事情,或者說這條河本身就是超乎想象之外的事物。第二百四十六章 玉口難開天河滔滔,陰影橫斷?!八f不定能救我一命!”葉枯盯著那具巍然不動的無瑕女尸,思及此處,他周身驀然有玄氣流轉,生出黑白掛光華,分開了河水,向著那無瑕女尸的所在靠游了過去。

            這天河之中,只要不是想著逆流而上或是擺脫它的掌控,那便是沒有絲毫束縛可言,這遭向前,自是可隨心變換,分水而行,暢通無礙。那具無瑕女尸安靜地臥在天河之上,鐘天地之靈秀,身材修長,一身白衣無風而自動,晶瑩的發絲輕舞飄散,有數縷甚至垂入了天河之中,劃開了那澎湃的河流。

            她一直都這么安靜,遺世獨立,縱使是在這幽暗之處,昏惑之間,仍是掩不去身上那一股出塵的仙意。似是知曉葉枯在靠近,那具女尸身上綻出的神芒更盛了一分,待他來到近前,瞻仰這位仙子的玉顏,那一圈圈耀眼的圣潔光暈便已是把他包裹了進去,止住了葉枯隨著順著河水漂流而下的身形。

            這般變故,卻是在葉枯的意料之外,這具女尸似是在與他親近,更甚至,她是在翹首以待,盼望著他的到來。葉枯不由得被自己這個想法嚇了一跳,自覺心生了褻瀆之意,趕忙雙手合十向著頭頂上的無瑕女尸拜了拜,默念道:“仙子莫怪,仙子莫怪,小人葉枯,萬般無奈之下才敢來叨擾仙子沉眠,心中是絕不愿意有半點冒犯的?!?br>
            也不知這具無瑕女尸有沒有聽見葉枯的話,或是聽見了,卻又不知聽見了多少,她只靜靜沉浮,不言不語,雙目緊閉,整個人被神秘的光華籠罩,已是見不清其容貌了。想來,也該是玉面冰顏,不茍言笑,似九天上的仙子,不愿多施舍給這紅塵一眼。

            一人一尸之間里的很近,無瑕女尸只在葉枯觸手可及之處,如蘭似麝的馨香襲來,葉枯不愿褻瀆了這位仙子,趕忙是閉了五覺,默念了幾聲佛號,才又開了五覺,端詳著那融融光華?!鞍Α币宦曒p嘆入耳,聲音悠遠,似是跨越了千年的喟嘆,葉枯不由得愣了愣神,就是這愣神的片刻,那原本只護在他身外的神芒忽然降臨到了他的身上。

            葉枯周身有神華涌動,渾身上下都是暖洋洋的,只感覺有說不出的舒服與愜意,不自覺地閉上了雙眼,嗯哼出聲,一時間竟忘了去深究那一聲輕嘆是從何而來。那股暖流游遍了周身,散入四肢百骸之中,只讓人感覺無一處不暢快,無一處不書爽健。

            奇異的變化發生了,葉枯那在黑霧的侵蝕下褶皺如老樹皮般的肌膚在復原,萎縮的皮肉在舒展,深褐色的病斑消失不見,血肉重新煥發了生機,變得如玉般晶瑩,好似初生的嬰兒,碧玉無瑕。那一陣沁人心脾的馨香飄來,潤入五臟六腑之中,葉枯頓時只感覺神清氣爽,神魂似都要脫殼而出,魂海之上,風和日麗,一片好景。

            可有時,旦夕禍福,皆不可測。只下一刻,似是有一支利箭穿透了他的神魂,那引弓之人只在歲月上游引弓,那箭芒便跨越時空而來。沒有預料中的凹凸不平,皮膚彈性十足,沒有皺紋,而那一只手上除了有如玉光澤閃動之外也不見有任何異樣。

            只那一頭白發,輕舞慢揚,似是風霜經年,歲月所染!“這是”葉枯似有些不敢相信,伸出手想去觸摸那水中的倒影,只是指尖還沒有觸及那河中倒影,他只感覺周身一輕,整個人已是在緩緩向上升去!這一次,沒有絲毫阻礙,那如同灌鉛般的沉重沒有出現,葉枯自天河中浮了出來,同那女尸一道,還有身下的那一彎倒映著他滿頭雪白的天河之水,緩緩向著前方的大片陰影飄去。

            葉枯被無瑕女尸綻出的神芒包裹著,乳白色的神芒護在身外,像是一枚由神光結成的繭,一人一尸便被裹在繭中。身下是天河滔滔,四周是幽暗茫茫,他們就是這片天地中唯一的一點光亮,葉枯的呼吸聲便是這寂靜世界里唯一的聲音。

            那具女尸只在葉枯正前方,略略向上一點的位置,那晶瑩的黑發方才雖是垂入了天河之中,但卻沒有半點被打濕的跡象,撫在葉枯的臉上,也與那如雪的發絲糾纏在一處。葉枯伸出手,將那糾纏在一起的黑白解開,撥至兩側,是他心中不知為何,并不愿讓兩者纏在一處。

            “這算什么,莫名白了頭?”擁有前世記憶的葉枯深知“因果”二字的可怕,剎那白首,而周身血肉皮膚卻仿若新生,一具肉身,卻生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變化,怎能讓他安心?這枚乳白色的光繭飄的極慢,但再慢,也終是再不斷向前,終有引動那大片陰影的一刻。

            “嗚”一聲較之于前者低沉了無數倍的嗚咽之聲從葉枯心中升起,那股莫名的悲愴直讓人心中發毛,似是有惡鬼要從心口爬出來一般。葉枯臉色煞白,捂著胸口,單手撐地跪在大繭之中,眼中布滿了血絲,大口的喘著粗氣。沒有絢爛的光華,沒有恐怖的神力波動,那無形無象的神秘力量橫推一切,懸空天河上掀起萬丈狂瀾,千重驚濤,澎湃的河水倒卷而回,沖霄直上,破入幽暗之中,似猛虎下山,惡蛟翻江,以泰山壓頂之勢,碾壓而來!

            乳白色光繭如同一葉孤舟,獨對這狂瀾萬丈,驚濤千重!只無論怎么看,這一只光繭也太過弱小,好比是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面對的卻是一只自洪荒而來的巨獸。金行盡入神識,神識金劍將諸般雜念盡皆斬滅,葉枯單手撐在膝蓋上,艱難地站起身子,雪般的發絲垂下,披散在他的肩頭。

            三番五次的挑釁,那片陰影似是被徹底激怒了,這一股偉力,幾可撼天。截玄、斬玄、化玄、游物在這絕對的壓倒性力量面前都是空談,葉枯便是在自負,也不認為自己能有資格接下這一擊。便是死,葉枯也不愿死的那么狼狽,他注視著那滔天的巨浪,神色平靜,他是在賭,將寶押在了這一具無瑕女尸身上,賭注則是他的性命。

            一切都是寂靜無聲的,靜的只能聽見他自己的呼吸??駷懸呀?。同樣是沒有任何絢爛的光華,沒有任何恐怖的神力波動,也沒有震耳欲聾的聲響,那可撼動天地,令日月星辰都要為之失色的浪濤鋪天蓋地地打來,最后,竟是從這光繭上一穿而過,沒有生出半點動靜。

            光繭甚至都沒有一絲一毫的顫動,葉枯、無瑕女尸和包裹了他們的光繭好似是游蕩于另一個世界之中,不屬于這片時空。這比直接以力破力更駭人百倍不止,葉枯猛地轉過身,望著那具無瑕女尸,只如見了鬼一般。不知何時,這枚光繭已是進入了那片巨大陰影之中,前路漫漫,天河不存,只余下了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

            “你不是他,走吧,不要再來打擾”似是有一聲千年前的喟嘆在葉枯心中蕩開,那聲音悠遠而寧靜,不知從何所起,不知往何處而去,雖是他心中回蕩,但葉枯卻有一種錯覺,這聲音的主人并非是在跟自己說話,甚至是沒有在跟任何人說話。

            她是在與這片天地交談,亦或是,說著她的吩咐。這一回,不知為何,可葉枯就是能清晰地知道,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眼前這一具無瑕女尸!此刻,無瑕女尸身上諸般異象皆斂,神華不再流轉,玉體不再燦燦生輝,讓那一副玲瓏有致的身軀和那寒霜玉面重現于世間。

            “她竟沒死???這怎么可能?!”無瑕女尸透出滄桑古意絕對做不得假,身上那一襲雪白也絕不是當今之物,該是很有年頭了。葉枯瞳孔猛地一縮,只見那無瑕女尸輕輕一震,一道神華向著他激射而來,光芒一閃,沒入他的天靈之中,下一刻,他便發現自己已不在那光繭之中,而是猶如離弦之箭,穿梭于這荒古巨獸的肚皮之中。

            前方,那一點被陰影遮蔽的亮光重新出現了,在葉枯眼中快速放大,那里似有光芒萬丈,瑞彩千條,皆向著他的身上纏繞而來。光影變換,觀花走馬。第二百四十五章 滔滔大河懸天,湍急的水流沒有任何放緩的趨勢,一往無前,速度極快,轟鳴陣陣,沖向那面巨大的山壁。

            奔涌的河水,猶如銀龍在咆哮,在怒吼,似是要將這山壁撞個粉碎。身處這條河中,葉枯無法后退,亦無法脫身。河水雖然洶涌澎湃,但以這個速度撞上山壁,不說他葉枯,便是隨便一個凡骨七品的修士來都不會有什么大礙。葉枯被河水裹挾著,離那面鐵青著臉的山壁越來越近,轟鳴入耳,那巨大的聲響直震得他耳膜生疼,他不明白,何以會有如此震耳欲聾之聲。

            “難道這些日子來,這條懸河一直是載著我穿梭于曲屏山脈內部不成?這曲屏山內部是被挖空了不成?這面山壁不知是哪座山頭,這般撞上去”他倒不是怕這一撞本身會讓他如何,只是這地方的一切都不能用尋常眼光去看待,誰知道這一撞之后又會生出什么變故?

            只是這事不以葉枯的意志為轉移,他與山壁間的距離在不斷地拉進,心道:“撞就撞吧,就算是個死字,好歹也是有一位仙子陪著我一同執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倒是不枉此生?!彼贿@么自私地想著,探手往河中一抓,那一片光幕便從河中升了起來,將葉枯也裹了進去。

            只如此,滔滔天河之上便多出了一團黑白,玄氣鼓蕩,像是一個密不透風的黑白蛋殼,說是以卵擊石,倒也恰如其分。葉枯立身黑白之中,神色平靜,他雖是心心念念著身旁那位無瑕無垢的仙子,但目光卻是牢牢地盯著前方,輕而易舉地就望穿了那層層密密的黑白,落在了前方的石壁上。

            “轟轟!”激流的轟鳴在他耳中左奔右突,直欲沖破鼓膜,脫困而出!沒有任何奇妙的感覺,也沒有任何的異樣,那面山壁的存在好似只是葉枯的幻覺,神魂慢了他一步,在其歸位的那一刻,他猛地一個激靈,轉頭向身后望去。遠處,便只有無邊無際的黑暗,那一面山壁已是不見了蹤影,身旁有天河奔涌不息,河水清澈,將那一縷縷黑白清晰地倒映在水中。

            這一切都似在告訴葉枯:方才得一切都只是他自己的幻覺而已,根本就沒有什么山壁,也沒有什么震耳欲聾的水響轟鳴。這般雜念如叢生雜草一般,縱使以神識金劍都斬之不滅,被那不知從何而來的妖風一吹,便又旺盛生長,生生不息。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