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7章(1 / 4)

              白啟身子一僵?!  霸趺??”  宗門執事察覺到白啟臉色難看,不由得兩眼一瞇,問道:“你說不出來?你到底抓到神魂沒有?”  “抓到了?!薄 “讍Ⅻc頭回應,這是事實啊?!  澳悄阍趺凑f不出來?”  “呃……我沒有感悟成功?!?br>
            這樣下去遲早會被發現的。白啟憤怒的扭頭看向一邊的高臺,發現秦長老那妖艷賤貨正坐在高臺邊,晃著腳丫,微笑的看著自己。媽的!我敢肯定,就算我現在高喊棄權,退出考試,這女人也一定會假裝聽不見,而我的位置一旦暴露,鐵定完蛋。

            所以……白啟回過臉來,看向了前方不遠處那巨大的洞口。如果自己不想要被活活揍死的話,現在就只有一條路了,得趕緊進洞才行。那洞里光線昏暗,容易藏身,只要把這個風口浪尖避過,后頭也就沒什么事了。

            可是……前方聯手搜尋自己的人,差不多都要組成一道人墻了,而洞口在人墻背后,自己要怎樣突破這道屏障呢?思緒紛亂起來,站在原地思考起對策來,一個個想法浮現出來后,又很快的被否決掉了。不行,不行……都不行!

            第二十二章 白啟在這白啟惱怒的撓了撓頭。剛才想的一些對策,感覺都不穩妥,必須要想個穩妥點的辦法才行。白啟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緒,迫使自己冷靜下來,時間拖得越久,局面對自己就越不利。因為現在還有一大部分人對自己沒興趣,一心只想進洞,開始考試,而自己之所以到現在都還沒被發現,就是因為有這么一群人存在,幫著自己在打掩護。

            可現在這群人正在不斷減少,進了洞里,所以留給自己考慮的時間并不多?!昂?!”然而就在這時,有人靠近,沖著白啟喊了一聲,驚的白啟渾身一個哆嗦。立即激活藏在手心里的靈帖,準備將發現了自己的人轟飛,然而,那人下一句話,讓白啟改變了注意。

            “你也是在找那個叫白啟的家伙嗎?”轉頭看去,是一個賊眉鼠眼,一臉奸笑不已的猥瑣少年,白啟手心里暗中保持著靈帖激活的狀態,微笑回道:“對啊,你也是?”兩人四目相對,一旦發現這個面相猥瑣的家伙有一絲不對的表現,白啟就會毫不猶豫的轟出手中靈帖。

            “……行啊,我知道那家伙長什么樣,我們可以聯手?!卑讍⒙犞@猥瑣少年惡毒的話語,臉上保持微笑不變,心思急轉。有辦法了。淡淡瞥了一眼這猥瑣少年。想把我往死里打一頓?很好,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想著,白啟突然故作一臉驚訝的表情,指著前頭喊道:“誒!我好像發現那個白啟了!”“??!真的假的,在哪?”猥瑣少年一聽,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摩拳擦掌,順著白啟的指的方向興奮的張望著?!霸谶@!”白啟大喊一聲,冷冷一笑,從背后一腳將猥瑣少年踹倒在地,然后沖著四周大吼一聲:“白啟在這!”

            “咳咳?!卑讍⒉恢紫律?,解開右腳的繩子后,小聲說道:“你真想參加選試?”“那當然,我跋山涉水,累死了八匹駿馬趕到這,就是為了能來參加此次入門選試,拜入玄都宗修煉!拜托你了!逍遙大人!你就放我過去吧!”熊大富跪在地上,沖白啟哀求起來。

            “放你過去也不是不行,雖然你年紀過大,但是我跟上頭打聲招呼,讓他們準你參加考試,也并非不行,只是……”白啟說著,露出一臉為難的表情來?!爸皇鞘裁??”熊大富聽到自己還希望,不由得兩眼放光?!澳阆胍形仪笕宿k事,倒也無妨,只是我這兩手空空的,上頭也不見得會準許啊,唉……”白啟嘆了口氣,一副難堪的模樣,勸道:“算了,你還是放棄吧?!?br>
            “不不不!逍遙大人,需要什么東西你盡管跟我說便是!求你了!”熊大富一聽希望又要破滅,頓時一臉苦相?!翱瓤?,也罷,若是你能弄來……兩百兩銀子的話,我倒是能想想辦法……”白啟說完,內心不免有些忐忑。

            自己會不會太獅子大開口了?這小子不會被自己嚇跑吧?哎呀,早知道就先說個五十兩,再慢慢往上提價的。哪棵樹我可是鋸了足足半個時辰啊……誒?直到從熊大富手中接過銀票,白啟這才反應過來。

            我成功了?!“嗯,你去吧?!卑讍⑦€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一邊將手中銀票塞進袖口內側的袋口里,看著熊大富離去的背影,暗想道:看不出來,這小子還挺有錢的啊?!贿^這兩百兩只是個開始,事情可要順利的發展下去才行啊。

            哪怕熊大富剛才直接掏出兩百兩銀票,自己也會其他相辦法支熊大富回鎮一趟,因為這是自己計劃中非常重要的一環。半個時辰過后,熊大富果然回來了,背后還跟著一群少年。若不是瞧見熊大富一臉正常,以及后面跟著的那些少年一臉的懷疑之色,白啟差點甩腿就跑。

            熊大富回了一趟鎮子,可不僅只是取了錢財,還順口將白啟在此設下路障的消息傳出,于是就招來一群人跟隨而至?!翱瓤瓤取卑讍⒔舆^銀票和暖玉,放進袖口內側的袋子中,說道:“嗯,這就行了,你等我一會,我這就通知上頭一聲,然后你就可以過去了?!?br>
            說完,故意抬高左手,接著手腕一翻,迅速從袖口內側的一個小袋子里取出一張黃色的符紙,造成憑空取物的錯覺?!澳阃撕笠稽c?!毙艽蟾灰宦?,往后退一步,目不轉睛的盯著白啟手中的符紙,不曉得白啟拿出一張黃紙是要做什么。

            見熊大富拉開了一段距離后,白啟心想應該是看不出什么破綻來,就將手中符紙撐開,用兩指夾住,在空中上下揮舞起來,另一只則立掌于胸前,嘴里念念有詞,一副道士的做派。呼!片刻過后,白啟手里的符紙在陽光的照耀下,竟然燃起了一絲火苗,火勢瞬間加大,符紙眨眼就燒完了一半。

            “好了,我已經通報給上頭了,你現在可以過去了?!卑讍⑾蛞慌耘擦巳?,讓出路障入口,并在符紙燒完之前,就撒手將符紙拋向空中。幸好小爺反應快,不然就要燒到手指頭了。符紙上弄了點黃磷而已,很容易自燃,還好我學過一點化學,這一手應該能把這群小屁孩給震住吧?

            白啟這般想到,結果發現熊大富還站在自己面前不走,不由得奇怪起來,問了一句:“嗯?你為什么還不走?”“咳咳,那個,任逍遙大人?!毙艽蟾恍⌒囊硪淼目戳税讍⒁谎?,然后又回頭看了一下,接著似乎獲得了極大的勇氣,轉過臉來,語氣堅定道:“我想和你切磋一下?!?br>
            什么?白啟一驚,看向熊大富背后那一群少年,發現全都一副蠢蠢欲動的模樣。這些少年們都對白啟在這里設路障的原因,保持懷疑的態度,覺著這不是現在的形式風格,這次跟來,就是想瞧瞧是什么個情況,并且鼓動熊大富,提出與白啟切磋的要求。

            搞什么???怎么突然就變成這種畫風了?白啟額頭直冒冷汗。第八章 出大事了“對啊,這位玄都宗大人,你兩就切磋一下嘛,讓我們長長見識啊?!蓖蝗挥腥苏境鰜?,開始起哄?!熬褪?,不就是用靈寶召火燒紙嘛,我也會??!”

            “誰知道你是不是騙子?”說著說著,人群開始激動起來,說話的人原來越多,聲音也越來越大。遭了,這下玩脫了!這就是白啟本來的計劃,是以騙制騙,先騙熊大富一個,再由熊大富將此事傳出,引來別人。

            然而,不退還好,他這一退,立馬被眼尖的人瞧見了,那人高聲喊道:“抓住他!他想跑!”完了!白啟直接放棄了逃跑的打算,他不覺著自己能跑的過這幫變態,只希望被抓住后,能別打臉。結果這時,又有人瞧見,白啟專門拿來掛在腰間上做飾品玄都令,因為這時白啟身上唯一一件和玄都宗沾邊的東西。

            “都住手!”那人連忙大吼一聲,嚇出了一身冷汗。原本幾個沖到了白啟面前的少年頓時停住腳步,疑惑的回過頭來。那人哆哆嗦嗦的指著白啟腰上的玄都令,說道:“你們看?!笔裁??所有人的視線都看向白啟腰間,接著就發現了玄都令的存在。

            啪嗒!準備對白啟出手的那幾人,嚇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然后急忙起身,朝白啟鞠躬道:“拜見玄都宗大人!剛才是我們冒昧了!請原諒!”“對??!大人,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們吧!”“是我等冒犯了!請大人寬??!”

            ……聲音惶恐而不安,面對白啟,似乎即將遭遇滅頂之災一樣?!l能告訴我,這特么又是什么情況?大起大落中的白啟,腦子一時轉不過彎來,愣了半響,在身邊那幾人都快一絕望的時候,白啟低頭看了眼系在腰帶上的玄都令,明悟過來。

            原來如此。白啟頓時擺正臉色,一臉嚴肅的冷聲道:“僅此一次,下不為例,要參加選試的自覺排隊,待我審查,無關人等自覺退下?!北緛硎窍虢铏C狠狠的勒索這幾人一番,但是一看到后頭還有一大堆人等著,為了讓這事趕緊穩定下來,白啟也就懶得計較了。

            當然,最主要的是,生怕這些人再次識破自己的身份,想要趕緊讓自己的計劃步上正軌,把這一批人放掉,等風聲傳開,等待下一批人到來。前來參加入門選試的少年,聽白啟這么一發話,一陣騷動過后,人群迅速的排開了一條整齊的隊伍。

            “你,還不快滾?”白啟看著站在自己面前,一副膽戰心驚的熊大富,煩躁的很。都怪這家伙,自己的計劃才會失敗,嗯,一定是這樣的……眼不見為凈,趕緊讓他滾蛋?!爸x逍遙大人?!毙艽蟾荒艘话杨~頭冷汗,快步繞過路障,然后頭也不回的遠去。

            “下一個!”“逍遙大人,我,我是來參加入門選試的,我叫……”“行了,沒興趣知道你叫什么,說吧,今年多大?!薄拔?,我比較小,今年九歲!”“嗯,對,你這年紀太小了,不合格,下一個!”“……我,我這有三百銀票?!?br>
            “三百兩么……啊,我突然想起來了!尊上還交代了,此次入門選試不得借助外力,你們身上有什么寶貝的話,現在也都一同交出來吧?!薄啊疫@有一個防身用的弓弩,可百步穿楊,貫金穿石?!薄靶?,拿來吧,你可以過了……下一個!”

            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等到正午的時候,前來參加入門選試的人,幾乎都得到了一個消息,玄都宗派人在蒼云山中設下了路障,據說是玄都宗的第一個關卡,用以剔除一些要求不達標的人。就算有點來頭的硬茬子,也不敢在玄都宗的考核關卡上惹事,盡管這一關的考核要求非??量?,從年齡大小、外貌長相、身材體型都可能成為不過關的理由,簡直就是雞蛋里挑骨頭。

            但是有小道消息傳出,只要從中偷偷的塞點錢財和寶物,那個名為任逍遙的考核人,就會給予放行。盡管被剝削過的人心中怨念十足,尤其是那些一看就大富大貴的人,幾乎都要下個血本才行,簡直是雁過拔毛,但是能兵不血刃的通過玄都宗的第一個考核,舍棄一些錢財似乎也沒什么。

            甚至有人說,這個考核,其實就是一項針對心性和智慧的考驗。最終,這個事越傳越開,幾乎所有人都信以為真,認定白啟所設置的路障,就是玄都宗的第一項考驗,而任逍遙這個名字,也很快的就傳進了玄都宗的耳朵里頭。

            當真是一石激起千層浪!蒼云山主峰天都峰山腳下,住持這一屆入門選試的執法弟子們得到消息后,集體暴動了?!皩嵲诖竽?!”“竟然有人敢在蒼云山前攔路?是誰,活膩歪了不成?”“簡直就是沒把我們放在眼里!”

            天都峰腳下,此次入門選試的考核點,一眾執法弟子們快要氣瘋了,爭著搶著要去捉拿白啟。就說今天怎么感覺有些不對勁,前來考試的人比起前幾天竟少了八成左右,還以為是后邊的人被此次選舉的難度嚇退了,結果沒想到,竟然是被人半路攔截,剝削錢財。

            開什么天大玩笑?!這里可是玄都宗!從來都只有玄都宗在外面橫行霸道的,還頭一回聽到消息,有人敢在蒼云山地界鬧事的?!胺A報大師姐!”一個玄都宗的弟子快步趕來,單膝跪在一個氣質高冷的女子面前?!罢f?!?br>
            女子面容姣好,看似二八芳齡,身上的素色碎花長裙襯托著她,宛如冬日雪地中的一朵傲梅,清幽淡雅?!敖涍^我一番調查,發現約有百余位參試人員的靈寶被敲詐去了,其中有三十余位是別國來的皇子和公主,其靈寶價值極高,那個小賊竟然宣傳此次選試不得借助外物,以此為由,騙取大量寶物,而錢財更是不計其數!”

            “什么!太可惡了,我這就去將此賊擒來!”不等大師姐發話,一旁的執法弟子聽后,一個個的都按耐不住,起身就要出發。玄都宗此屆入門選試條件其實極為寬松,因為有兩場考試的內容涉及到了爭斗,玄都宗的規定就是只要不傷及性命,無論用什么手段都行,包括借助寶物、靈藥的力量,只要最后能夠勝出就行。

            所以,從頭到尾,玄都宗壓根就沒有什么此次選試不得借助外物的規定,要是真有人聽信了這條規定,那這次的入門選試,十有八九是過不去的了?!奥??!贝髱熃阕柚沽艘蝗簺_動的執法弟子,邁出一步,語氣冷淡道:“我親自去?!?br>
            第九章 變身了!在大師姐的語氣渲染下,周圍的氣溫似乎都降低了幾分,寒意陣陣,惹得在場眾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激靈。大師姐生氣了,那可惡家伙要倒大霉了!另一邊,由蒼云鎮通往蒼云山的半路上,白啟一臉燦爛,臉上的光芒比今天的陽光還要明亮幾分。

            阿秋!白啟打了個噴嚏,但并不在意。失誤啊失誤!早知道就把馬騎過來了??粗矍澳且煌麩o際,看不到盡頭的隊伍長龍,心里頭簡直一萬個后悔。經過一個上午的敲詐勒索,自己整個人都走形了,身體臃腫了一大圈,原因是因為身上這件連夜縫制,內側全是袋子的長袍里已經快裝不下了東西了。

            火燒眉毛??!白啟接過眼前據說是某國皇子遞過來的一捆短繩,說這捆繩子名為‘縛身繩’,只要對著別人一甩出去,繩子就能活過來,然后像蟒蛇一樣,把人捆住。白啟此時身上大大小小的寶貝、暗器什么的不下百件,但是都還沒試用過,心里一邊急著想要回鎮上找個地方試試寶貝,另一邊又舍不得眼前這巨大的利益。

            可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身上快裝不下東西了??!要不要,來個中場休息?白啟眼珠子滴溜溜一轉,心想我要是跟他們說半個時辰后讓他們再來,我先回去進個食什么的,再稍稍恐嚇他們一下的話,應該沒有人敢私自翻越路障吧?

            白啟感覺自己此時此刻就像一是只大灰狼,眼前所有人都是一只只乖乖待宰的小綿羊,對于自己來說,這里的人一個都不能少!一眨眼有放過了三個人,手里頭又得到了三件各有用處的寶貝,和將近一千兩銀票,他粗略算了一下,此刻自己身上大概有十多萬的銀票,若是再加上自己敲詐到手的寶貝的話,那應該有個好幾十萬的財產價值吧?!

            這么一算,白啟頓時從暴富的喜悅中回過神來。好像該收手了,搞出這么大的動靜,那什么玄都宗的人應該已經聽到風聲了吧?估計現在已經派人來找我麻煩了……不行,我得撤了。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要迎接風險,白啟頓時收起了心中的貪欲,朗聲道:“咳咳,今日就先到此吧,我剛收到尊上的命令,說有要事喚我回去,你們暫且在此等著,稍后會有人來替代我的……”

            話音剛落,白啟感覺頭頂風聲獵獵作響,一片陰影從頭頂劃過。好大的鳥。這是白啟的第一個想法。待陰影越變越大,一個女子從天而降后,白啟才反應過來。剛才飛來了一個人?糟了!“哇塞!不虧是逍遙大人!剛說有人來代替,這就來人了?!?br>
            “哇,這位姐姐好美??!是我見過最美的女子了!”“她好像比我們大不了幾歲誒……我知道了!她是云清瑤,那個天才!”“???她就是云清瑤啊,難怪這般漂亮,畢竟是百花圖中的梅花嘛?!薄芭?,別用百花圖那種玩意來侮辱云姑娘!你個惡俗的家伙!”

            ……這小美女叫云清瑤?白啟聽著周圍人群的議論聲,從而得知了云清瑤的名字??礃幼舆€挺文靜的,應該不會太厲害吧?也不一定……誰知道她會個什么法術,不行,這我惹不起,得趕緊撤才行。這么想著,白啟不動神色慢慢的向一旁的樹林靠近。

            可是,他所處的位置實在太過顯眼,別人都是老老實實的站在路障前排隊等待,只有他獨自一人,擋著路障入口,衣服里還脹脹鼓鼓的,一看就是塞滿了東西?!罢咀?!”云清瑤又不傻,一眼就看出白啟就是那個可惡的攔路賊。

            跑!白啟想都不想,手臂一揮,將手心里捏藏了半天的一顆小彈丸,一甩,砸在地上。砰——地上驟然爆出一大團濃霧,像是厚厚的云團一樣,頃刻間就將方圓半里之內給籠罩住了,身處在濃霧中的人視野可見度只有身邊方圓幾尺的距離。

            白啟在扔出那顆爆霧丸的一瞬間,整個人就動了,沖向了樹林,但是云清瑤比他動作還快,幾乎在爆霧丸落地的瞬間,就已經沖到了白啟的面前,一拳搗來。緊急關頭,白啟直接就地一滾,躲過這一拳,卻不幸一頭磕在了旁邊的一塊石頭上。

            “哎呦喂!疼死我了!”白啟慘叫一聲?!澳闾拥玫魡??”云清瑤居高臨下,目光冷冽的看了過來?!安灰欢ò??!卑讍⑽嬷^,嘴角一揚,指了指她腳下,笑了笑。嗯?云清瑤眸子向下,當目光落在一顆鐵丸子上時,嗖的一聲,幾條堅韌的藤蔓植物宛如巨蟒般,順著云清瑤的腳踝,瞬間逼近她腰際,要將她纏住。

            “僅此而已?”云清瑤眸子生冷,也不見她有所動作,只覺得她身邊的空氣突然一陣扭曲,接著竟升起了滾滾熱流,一股炎熱的氣息撲面而來。那藤蔓植物表面騰的一下,燒起一片青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下來,化作灰灰。

            轟!以云清瑤為中心,接著爆發出一股氣浪,將周邊霧氣一舉沖散,驚起一群飛鳥。咔咔咔!云清瑤腳下地面發出詭異的聲響,土地隱隱有些塌陷,似乎是因為承受不住云清瑤的體重快要崩塌了,周身纏繞著一道道青色勁風,呼呼作響。

            緊接著,云清瑤的頭發無風自動,一根根的倒豎起來,隨風飄揚,臉上右眼下的位置,浮現出一滴青色的淚滴圖紋。搞什么?白啟瞬間忘卻了頭上的痛感,一臉懵逼的看著云清瑤。這是要變身的節奏嗎?超級賽亞人嗎?

            至于嗎?要不要這么夸張!轟!又是一股猛烈的氣浪席卷而來,吹得白啟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了。一道青色的火焰,如同水流一般,從云清瑤腳下慢慢的旋繞升起,由下至上,將她纏繞裹住,熱浪騰騰,火花四濺。

            這變化來得也快,去的也快,來時如山崩海嘯,去時又風平浪靜。青色焰流轉眼消散,顯現出云清瑤全新的形態。原本一頭烏黑秀發變成了翠柳一般的青色,中間又夾雜著一些金色和紅色,一個全金屬的鳥型鳳冠覆蓋住了半個腦勺和面龐,令原本就冷艷的面龐多出了一份妖異。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