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436章(1 / 1)

              白啟又伸手指了指后面那一排木屋?!  澳沁?,第一排第一間,以后你就住哪?!蔽奶渍f道?! ∴??  白啟回頭看了眼第一排那間木屋,這才發現,這間屋子外形與其他幾間屋子不同,看起來更加寬敞,并且與其他的木屋保持著距離,顯得獨立。

            還是冷漠?搞不懂……“怎么就我們三個人?不是說有人帶隊么?我們只是跟著去協助而已的嗎?”熊大富四下扭頭看了看,沒發現還有其他人前來這里?!暗戎??!卑讍⒙柫寺柤?,找了個地方,整理起了自己的東西。

            內襯穿著天蟾寶甲,從金鵬宇那騙來的斷金劍綁在小腿上,其余的靈寶、靈帖什么的,一些裝在行囊里,一些貼身放著。出發之前,文太白將當初從白啟這沒收過去的東西,現在又全都還給了白啟?!鞍?!怎么是……”

            正在白啟整理自己的行囊的時候,一旁的熊大富突然驚呼出聲,同時回頭向白啟看了過來,一臉懵逼。什么?白啟不明所以的抬頭看去。結果,一道記憶猶新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眸之中。云清瑤。那是哪條素色的碎花長裙,還是那副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樣子,從天空之上,踏云而來,緩緩飄落。

            白啟愣了三秒,然后毫不猶豫的背起行囊,轉身就跑。文太白!我日你大爺??!白啟奪路狂奔,想起了自己離開時,文太白臉上那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昂?!”結果,白啟沒跑兩步,就感覺到一股無形的拉扯力從天而降,纏繞在自己身上,緊跟著,自己騰空而起,被一把將往后拉了回去。

            “誒誒誒!”白啟兩手在空中亂抓,結果自然是徒勞無用。最后還是乖乖的落在了云清瑤面前?!熬褪悄??”白啟被人一把拽住了后衣領,給原地拎了起來。一張冷酷的小白臉湊到了白啟面前,乍一看,白啟還分不清眼前這人是男是女,要不是聽到他的聲音和看他的穿著打扮,白啟還以為眼前這人是個高個子女人。

            “你誰???”被人直接揪著領子提了起來,白啟這才意識到,自己現在還只是個十三歲的少年而已。媽的,這行為太侮辱人了!“你給我松手,放我下來!”白啟開始使勁掙扎。本以為是云清瑤出的手,現在看來,是眼前這人出手把自己抓回來的?

            莫名其妙??!又來個多管閑事的?!拔覄衲阕詈脛e亂來?!边@時,云清瑤開口了,語氣冷淡?!斑@次二長老肯定有給他防身的東西,你可別忘了,他五德全黑,你要是把他惹急了,后果自負?!弊ブ讍⒌母邆€子青年一聽,臉色微微一變,藏在背后的手掌微微亮起的光芒,漸漸隱沒下去。

            “哼?!备邆€子青年冷哼一聲,一甩手,將白啟丟向一邊。白啟身體順勢在空中一旋,卸掉身上勁力,穩穩的落在地上。怎么著?白啟瞪著那高個子青年,手中摸出兩把靈刃,準備還擊。剛才他還想對自己出手?

            受內傷了,很嚴重。剛才周全濤那一腳,威力驚人,要不是有天蟾內甲擋了一下,恐怕他早就昏迷不醒了,哪還有現在反敗為勝的事情發生?!拔业奶彀?!”“啊啊啊??!我不信!”“周師兄竟然敗了!這怎么可能!這不可能!”

            ……突然,全場接二連三的響起了此起彼伏的驚呼聲,所有人都在質疑。周全濤居然被打敗了!被一個區區五轉煉肉的凡人打敗了!并且還敗的極其凄慘,鮮血淋漓的模樣,慘不忍睹,令人不忍直視。這一場比試的結果,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擂臺下的觀眾們看著擂臺上的白啟,一個個都是見鬼了的表情?!氨据啽仍嚝@勝者……白啟!”雜役弟子跳出來宣布成績,并帶來了兩個弟子,將白啟攙扶起來,打算帶其去療傷。被攙扶起身的白啟沒有急著下臺,而是目光徐徐的環視了一圈擂臺下方,咧嘴一笑,大喊:“怎樣!服不服?”

            第一百四十三章 就殺了他什么?他說什么?服不服?他在問我們服不服?擂臺周圍的觀眾們面面相覷,隨后一個個怒目其瞪而來。囂張!太囂張了!“你算什么……”有人出聲,想要說些什么。結果說到一半就乖乖的閉上了嘴巴,盯著白啟一言不發。

            因為周全濤的實力,在此次月比里頭怎么說也算得上是前十的高手,然而就是這樣一個令人重視的高手,稀里糊涂的敗給了一個五轉煉肉的入門弟子。服不服氣?這個還真不好回答……“哈哈……”白啟看著一群人被自己一句話賭的啞口無言,心里頓時一陣爽快。

            這群家伙來之前不是一直**叨叨的,說自己怎樣怎樣……結果呢?徐永壽也好,周全濤也罷,不全都成了自己的手下敗將嗎?笑的最后的,是小爺我!“無敵~無敵是多么~多么~寂寞~”白啟哼著小調,在兩個雜役弟子的攙扶下,揚長而去。

            擂臺邊的人,看著他這幅得意的模樣,一個個都氣的牙癢癢,然后又回頭看向旁邊正在被抬走,昏迷不醒的周全濤。突然,有人低聲咒罵起來:“周師兄是被偷襲的!這個五德全黑的家伙!若不是依仗著手中重寶,怎么可能會打贏周師兄?簡直就是無恥!是宗門敗類!”

            “沒錯!這家伙就是個無恥敗類!”“白全黑!白無恥!白敗類!”……很快,這小消息就傳遍了整個玄都宗。天元峰?!笆裁??白老大參加了半決賽?”正躺在自己的房間里,還在養傷的熊大富唰的一下從床上坐起身來,豎起耳朵,從門外路過的雜役弟子們口中聽到了白啟的消息。

            “什么?!”突然,熊大富聽到了一個消息,驚叫一聲,連滾帶爬的沖出房門,一把拽住住門外的一個雜役弟子,神情激動?!澳阏f白老大不僅參加了半決賽?還連勝兩場?晉級了決賽?你沒騙人吧?!”“呃……”雜役弟子被突然沖出來的熊大富嚇了一大跳,默默的看了眼同伴,緊張的反問道:“白,白老大是誰?我說的是白全黑……”

            “對!就是他!”熊大富兩眼放光?!煨姆??!靶倪h,外邊吵吵鬧鬧的干什么呢?不知道這里是靜室么?”林太清從靜室內出來,看著外邊竊竊私語的雜役弟子,微微皺眉?!暗茏舆@就去呵斥他們?!碧煨姆宕髱熜謱幮倪h說著,就要向那幫扎堆在一起的雜役弟子走去。

            “且慢?!绷痔搴白×藢幮倪h,聽見了那些雜役弟子在議論月比之事,七嘴八舌的,不由好奇的問道:“月比究竟出了什么事情?無恥敗類是在罵誰?”“稟師尊,他們在談論是天煞峰的白啟,他依仗靈刃之利,偷奸取巧的贏了這次比賽……不過弟子倒是挺欣賞他的,能以區區五轉煉肉的境界,打敗神人,先后贏得兩場比試,弟子自問是做不到的?!睂幮倪h如實回道。

            “嗯?天煞峰?二師兄手下的那小子?”林太清瞬間就起了白啟的模樣,不由得來了興趣,說道:“你在這為你何術師弟護法,把門口這些人驅散,以后別讓人在靜室門口喧嘩,我前去天都峰看看?!绷痔逭f著,一步踏出,腳踏虛空扶搖直上,平步青云的飛向天都峰。

            “遵命?!睂幮倪h待柳太安走后,轉過身,大步走向那幫雜役弟子,邊走邊說道:“你們幾個……”……同樣的一幕,正在蒼云山各個山頭內發生,一傳十,十傳百。就這樣,天煞峰白啟,依仗重寶之利,偷奸?;蜈A了神人,贏得了今日半決賽,順利晉級的消息,一時間玄都宗上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然而,白啟名聲是有了,卻和以往一樣,都是壞名聲,現在,又有人要在白全黑這三個字前面,加上無恥敗類四個字了……入夜,微涼。天云峰,神風殿內。五長老風太傲端坐在正廳內,手指放在桌前,一下一頓,富有節奏的敲打著。

            那小子運氣怎么會那么好?隨便撿把匕首就是重寶?風從龍不由得回憶起了古遺跡之行?!皥D窮匕,人神大戰時,為了抵抗神靈大軍的進攻,人族鑄劍大師嘔心瀝血打造出來,用以反抗的靈刃,能夠隨意幻化形態,無往不利?!?br>
            “什么?”風從龍聞言驟然一驚,驚疑不定:“用來與神了靈作戰的靈刃?那豈不是天兵?”頓了頓,他目光逼人,繼續說道:“也只有白民國這樣的古遺跡,才有可能留存下這樣的重寶……我今日仔細觀察過了,你說的沒錯,那白啟手中,的確像是有一枚噓戒?!?br>
            “果然!”風從龍兩眼一瞪,目光四射。噓戒,那可是用古神噓的骨頭做成的神戒,可容納世間萬物!再回想起當時那間藏寶室內的鎖存留存的重寶……風從龍不信,白啟在得到了噓戒以后,不會拿去收幾件重寶進去。

            也就是說,白啟手中可能藏有一大批重寶!而這個消息,目前恐怕就只有自己二人知道。必須得到!不負一切代價!風從龍腦袋發熱,狠聲道:“本來這次我特意安排那個與他有仇的周全濤和他同一個擂臺,就是想讓他暴露出那把匕首,沒想到他能依仗著圖窮匕之利,打贏這次比試?!?br>
            “不過這樣也好,如此一來,也就暫時不用擔心宗門會去調查他,我們就能夠搶在宗門調查他之前,把噓戒從他手中奪來!”風太傲說到這,頓了頓,停下了敲打桌面的手指:“就殺了他?!彼Z氣平靜,口中說著殺字,雖不帶一絲殺氣,卻冷的刺骨。

            (感謝書友0o夜尋歡o0的100幣打賞支持~感謝書友超級賤剩的100幣打賞支持~感謝書友第二視角的100幣打賞支持)第一百四十四章 救命啊,救命??!天煞峰。發生什么事了?白啟坐著黑仔回來后,詫異的發現,天煞峰模樣有了小變化。

            原本的天煞峰頂,就象是在一處世外桃源中筑起了三間小木屋,一副隱居山野的模樣,小屋外是一道活水湖泊,湖泊流到懸崖盡頭,傾瀉而下,成了一道亮麗的瀑布。而現在,其中又多了幾間木屋,格局也改變了,原本只有三間木屋呈‘凹’字型排列,現在則是在凹字型背后不遠處,橫著豎起了長排屋子。

            現在天已經黑了,一般天煞峰到了這個時候,就只能借助月光來照明,而現在,卻是在四周升起了火盆,屋里也都點起了蠟燭,燈火通明?!叭?!我的窩呢!”白啟從黑仔背上翻身而下,身上纏著繃帶,快步走到文太白屋門前,發現自己居住了兩個多月的小木屋已經被拆了,旁邊時而用來烤肉火堆,也被人撤了。

            “哎呦,臭小子回來了?”文太白沖一旁搖搖晃晃的走了出來,仰頭灌酒,斜眼看著白啟,打了個長長酒嗝:“不錯,還活著,怎樣,今天最少也打贏了一場吧?沒有給我丟臉吧?”“……所以你根本就沒有關注這次月比?”白啟嘴角微微抽了抽,指著自己之前帳篷的位置,問道:“你先告訴我,我的窩呢?這又是怎么回事?你這是在搞擴建?”

            白啟又伸手指了指后面那一排木屋?!澳沁?,第一排第一間,以后你就住哪?!蔽奶渍f道。嗯?白啟回頭看了眼第一排那間木屋,這才發現,這間屋子外形與其他幾間屋子不同,看起來更加寬敞,并且與其他的木屋保持著距離,顯得獨立。

            “嘿!”白啟樂了,看著文太白笑道:“老頭子你終于良心發現了?沒虧我這次拼了命打贏兩場,贏了半決賽……”“好,也算是沒給我丟臉……等等,你說什么?”文太白本不以為意,突然兩眼一瞪,盯著白啟:“你打贏了半決賽?連勝兩場?這不可能??!

            他一臉的驚疑不定,質疑道:“我教你的那兩招勉強能贏一場就不錯了,你怎么可能打贏兩場呢?”“嘿嘿,怎么著?看不起我?”白啟看著文太白一臉詫異的模樣,心中暗爽不已,嘚瑟道:“小爺我是非凡人,行非凡事,你怎么能用尋常人的眼光來看我呢?”

            “嘖嘖,不錯不錯?!蔽奶茁牶?,圍著白啟轉了兩圈,點了點頭:“有點意思?!薄霸捳f,那幾排屋子是……”白啟正要繼續詢問,忽然發現,從不遠處的森林中走出兩名少年,徑直朝這邊而來。誰???白啟一愣。

            兩人沖著文太白而來,行禮道:“稟報二長老,林中現存靈獸已經清點完畢?!薄班?,那沒事了,自明日起,你兩該干嘛就干嘛?!蔽奶c了點頭,側過臉來對白啟說道:“這兩人是我今天要來的雜役弟子,叫……嗯?你兩叫什么來著?”

            “呃……”那兩個少年頓時汗顏,個子較高的少年率先站出來,回道:“回二長老,弟子姓簡,名作明,善養靈獸,精通廚藝,修習?!绷粝碌哪莻€少年跟著說道:“弟子姓厲,名長青,善種植靈被,精通釀酒,同修?!?br>
            說完,兩人又整齊的沖著白啟一拜:“我等二人,拜見過師兄?!薄半s役弟子?”白啟微微一驚,看向文太白:“老頭子,你這是打算干啥?重振天煞峰?你要廣收徒弟了?”“重振個屁,我是怕你個臭小子趁我不在,偷吃我靈獸,找兩個人來監督你?!蔽奶渍f著,便也不再多說什么,轉身走回自己房間。

            走到一半,他又突然停下腳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回頭說道:“你贏了半決賽,豈不是說你明天還要參加決賽?”“不去,你當我傻幺”白啟果斷搖頭,分析道:“現在宗門上下誰不知道我有圖窮匕在手,明天我再去打,恐怕一上臺就要被人一根手指頭彈下來,我才不去找虐呢?!?br>
            說完便看向身邊的兩個雜役弟子,笑道:“很好,我一個人早就閑的蛋疼了,簡作明?歷長青?好麻煩,以后我就叫你們小明、阿青吧……”“不行,你明天得去?!比欢?,文太白卻又折返回來,目光灼灼的看著白啟:“沒想到你竟然能走到了這一步,不錯,明天你要是能打贏決賽的話,就得到了六門大比的名額?!?br>
            “我倒要看看,到時候徐太虛那傻大個要怎么安排你……有意思,想想都有意思,來,今天我在交你兩招……”“不去,打死不去?!卑讍⒐麛嗑芙^,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后退,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這老頭子還真當自己是無敵小強,百折不撓幺?

            還有,什么鬼六門大比?一聽就象是很危險的事情好嗎?這種事情你要搞自己去搞,千萬別帶上我,小爺我可完全不感興趣。況且今天我已經打過癮了,我一個九轉蛻凡的小角色,沒事跟那群神人斗個什么勁?這不是自己找虐幺?

            再說了,我的心愿可是世界和平好嗎?成天打打殺殺的干什么?!墒撬芙^有用嗎?文太白會聽他拒絕就放過他?……這怎么可能!“你要干嘛?你有病??!老頭子我跟你說!你別動我!我生氣起來我自己的怕!”

            “哎!你干嘛?你放手,你給我放手!”“救命!救命??!”……結果,就像以往那樣,白啟被文太白拽著衣領,任由他徒勞掙扎,最終還是被無情的拖進了小樹林里……簡作明和歷長青兩人下意識的對視一眼,接著低下頭盯著腳尖,當做什么都沒有看到。

            翌日,清晨。白啟一夜未免,神情憔悴的從小樹林走出?!皫熜?,這是長老他吩咐給你準備的十全大補湯?!焙喿髅髋踔煌氚子駵?,在樹林外等候多時?!暗戎?,小爺我跟他沒完?!卑讍⒑敛豢蜌獾慕Y果湯盅,試了試溫度,感覺不燙嘴,便一口喝完。

            頓時,一股熱流在體內迸發,苦修了一夜的疲憊頓時一掃而空,整個人再一次變得精神奕奕?!八?!”白啟意猶未盡的砸吧砸吧嘴,將空了的湯盅還給簡作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問道:“誒,對了,小明你是個什么境界???幾轉???有沒有你師兄我高???沒有我以后就來指點你修煉啊?!?br>
            呃……小明?簡作明一時難以適應白啟對他的稱謂,呆了半天后,才反應過來,回道:“回稟師兄,我三年前便已突破凡人,現如今是元靈境?!薄笆裁??!你是神人?”白啟登時驚掉了下巴。萬萬沒想到,一個尊稱自己為師兄的雜役弟子,到頭來比自己還厲害。

            而自己剛才還大言不慚的說要指點別人修煉?這下丟人丟大了……“啊哈哈哈……不錯,不錯,嗯……你很不錯?!卑讍擂蔚男α藘陕?,心里卻是在偷偷的罵娘。這么說來,到頭來我白啟還是這天煞峰上,最弱的那一個?

            干……迎面吹來的風有些微涼,騎在黑仔背上,白啟心情極其郁悶。夜魘獸卻倒是很開心,因為簡作明為它在天煞峰上做了獸巢,如此一來,它就能在天煞峰上長久定居,不必回夜魘洞,兩頭來回跑了。飛舞間,夜魘獸興致高漲,大嘴張開,發出一聲嗷嚎:“嗷~”

            “嗷你妹!”白啟正值心煩意亂之間,毫不客氣的一巴掌呼在夜魘獸身上,啪的一聲脆響。小爺我現在要去打擂臺,給人虐去,你還在這跟我嗷嗷嗷,嗷個屁??!老頭子讓自己在那邊苦修一夜,結果一大早的就不見蹤影,也沒有什么吩咐和安排,不知道跑哪去瀟灑了。

            ……大爺的!昨晚明明那么積極的讓自己來參加決賽,結果決賽要開始了,他人卻不見了。那我參加這決賽干嘛?白啟頭大無比,心里有一百個不樂意,但又不敢違背文太白的安排,只好硬著頭皮去天都峰參加決賽。

            “……”黑仔這時似乎也感受到了白啟的不爽,頓時乖巧的安靜下來,接下來一路靜靜的,馱著白啟到了天都峰?!鞍」?!老大你還敢來?”天都峰??繀^域,早已在此蹲候多時的熊大富一把沖了過來,一臉興奮的看著白啟,嘰里呱啦的說了起來。

            “白老大,你簡直就是我輩楷模??!居然能夠打敗神人,贏了半決賽!以后這說出去都沒人信吶!”“那把什么都能變的匕首呢?快拿來瞧瞧!是在遺跡內撿的吧?”“白老大……”啪!白啟毫不客氣的一伸手,抽在他后腦勺上,一臉嫌棄的看著他:“叨叨個什么勁?你覺著這事很好玩?你以為我想來?”

            “呃……那你來干啥?棄權幺?”熊大富呲牙咧嘴的揉著后腦勺,一臉不解?!澳悄阋詾槟??”白啟撇了撇嘴,說道:“你也不想想今天參加決賽的都是什么人,昨天我依仗的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你覺著今天還有人會給我出手的機會?”

            第一百四十五章 最后的決賽“說的也對?!毙艽蟾徽J真的帶點了點頭,然后下一息,又露出一臉討好的表情,嬉皮笑臉道:“那既如此,你那匕首借我耍兩天唄?”“滾!”白啟懶得搭理他,扭頭就走?!罢O!白老大你別走哇,你要是不肯借我耍也行,那起碼要拿出來讓我開開眼界吧!白老大,白老大……”

            就這樣,兩人一路上吵吵鬧鬧的來到了月比場地。隔著大老遠的,白啟就發現了,今天來觀看比試的人,比起昨天足足多了三四倍,整個月比會場,好像又恢復回了第一天月比時的模樣。白啟一來,這些人依然像昨天那樣,齊刷刷的回過頭來,投來異樣的目光。

            “這么多人?不會都是專程跑來看白老大你的吧?”熊大富見狀也是嚇了一跳,立馬后退兩步,與白啟保持開距離,小心翼翼的,不想惹火燒身。畢竟,白啟在宗門內的名聲現在可不是一般的臭?!拔以趺粗?,我又不是大馬猴,有什么好看的?”白啟見著架勢,其實也有點頭皮發麻,但心里也不虛,硬著頭皮走向前,想要擠過人群,走向月比擂臺。

            結果他一靠近,人群就如同潮水般,向兩旁分開,自覺的為他讓開一條道。同時,四周響起了蜜蜂一樣的嗡嗡聲,仔細一聽,是人們在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八褪悄莻€無恥敗類?”“沒錯,就是他……白全黑!”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