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67章(1 / 7)

            無奈,葉枯只好硬著頭皮,小心翼翼地控制著身體,順著自己掘出的坡度,亦步亦趨,向著坑底走去,似有一股淡淡地妖邪之氣從坑中升起,纏繞在他的身上,讓他手腳冰涼?!皣W”不知是不是錯覺,一陣水浪似的聲響在葉枯腦海中蕩起,坑底的翻涌的黑霧,其勢愈發洶涌,似浪濤在澎湃,打在四周的土壁上,激蕩間卷起數朵黑浪。

            很快,兩人便都走近了,先后都進到了廟中,葉枯只背對著他們,沒有回頭,見了真人,他心里便更有了底氣,一點兒也不擔心了?!斑@鬼天氣,他娘的,說下就下,誒誒,扶著我點兒,我鞋子進水了,得脫下來抖一抖?!薄斑@么小的雨都能進水,可是邪了門兒了,你說這是不就是個征兆,咱倆偷”

            這人話說到一半,便被同伴打斷了,“閉嘴吧你,烏鴉嘴,就不會在菩薩面前挑一點兒好聽來說么”“菩薩保佑,菩薩保佑,剛才的話都是小的亂說的,亂說的,”那人雙手合十放在胸前,就這么閉著眼睛站著拜了幾拜,一睜開眼,差點沒把他嚇個半死。

            “啊!有鬼!有鬼!”“你嚷嚷什么!人嚇人會嚇死人,你知不知道!”另一人也被嚇了一跳,這破敗的古廟陰森森的,又恰好逢上是下雨天,那股森森然的氣氛便愈發濃了,他沒好氣地一巴掌呼在那人的背上,“哪有什么鬼,盡放他娘的”

            他的同伴順著他所說的方向看去,依稀見得一團朦朧的白影一晃,他頓時打了個冷戰,后背發涼,只覺得是一顆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兒來了,呆立在原地。這小廟種光線太暗,這兩人不是修士,第一時間竟沒能將葉枯看清,只是借著那烏云散移開間隙從屋頂漏風出透進來的光亮,將葉枯當做了一只白衣鬼。

            葉枯不禁覺得有些好笑,收回了仰望那一尊泥塑的目光,轉身邁步朝著那二人走去。這一下更是不得了,“鬼”身上突然浮現出了一張人臉,還在往他們的方向飄過來!這莫不是來索命的這兩人只腸子都悔青了,后悔自己去哪不好,偏要到這廟子里來,剛才就看這兩間破房陰森森的,這下倒好!

            那牙巴直打顫的倒是比那一直低頭求菩薩的清醒些,他到也講義氣,拉著同伴就要奪門而出?!芭?”只可惜葉枯快了他們一步,手指一勾,那兩扇門便猛地閉了起來,刮出一陣涼風,直讓這兩人渾身寒毛倒豎,兩顆心算是涼透了,沾了雨水的衣裳被寒風這么一刮,兩人便不住地發抖。

            這門一關,廟里便更暗了些,只伸手不見五指,這兩人的后背緊緊地貼在門板上,像是這樣就有了靠山似的,只那眼睛都要瞪圓了,兩股戰戰。忽然間,一片黑暗中出現了一團蒼白色的亮光,緩緩向他們移近,那位方才低頭大求菩薩保佑的人驚恐萬分,登時大叫了起來,“鬼火!鬼火!”

            他那同伴五指扣著門板,骨節分明,似是用上了十分的力道,他恨不得反手就抽那人幾個大嘴巴子,這都什么時候了,還這么叫喚!傳說鬼火都是冰涼冰涼的,但那團蒼白亮光越移越近,非但沒有讓人感覺冷,反倒是透出一股暖移來。

            赤芒散盡,只見一具身披鮮紅甲胄的古怪人物,不支不倚,面龐被一陣迷蒙霧氣繚繞遮掩,那霧氣昏昏沉沉,近似混沌而非混沌,那紅甲上道暗滅,許多地方像是被人生生磨去了,只余下一道道似被鈍器銼出的劃痕。甲立生古痕。

            這些人彼此間,除了相互熟識的,其余皆是戒備不已,站的也就開了些,讓葉枯能透過這層層密密的人見到那具似神兵般直立不動的赤甲?!斑@是古代留下的符甲!”葉枯十分吃驚,卻是沒想到能在這里碰見這種古物,據他在北王府那浩如煙海般的藏書中埋首十余載的“見識”與前世記憶來看,這刻符成甲的手段該早就失傳了才是。

            這種技藝一向是被一個神秘的宗門或是世家掌握,懷璧其罪的道理放之四海而皆準,這符甲之術幾可謂是奪了天地造化,而這個勢力早就泯滅在了歷史的長河中,原因與經過卻是不詳。在這個勢力覆滅之后,此類符甲便從此絕跡,亦或是有零星幾點散落在外,但所制符甲也斷然邁不過化境這個門檻,實屬雞肋,食之無用,棄之可惜。

            只是并非人人都知道關于這符甲的事情,就算是知道的也大多只是聽了一個名字,能明了其中究竟的便更是少之又少?!斑@副赤紅盔甲上無半點神力,也無半點神識波動,該是一件無主之物,想來其主人早死在了銅殿中了吧?!薄翱v使再驚才艷艷,也終究是敵不過歲月。這副盔甲能經千年而不朽,足以說明其神異?!?b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網址:第二百六十七章 九焱冥銅火符甲符甲巋然,立于這片滿目瘡痍的大地之上。群虎環伺,都想把這一塊到嘴邊的肥肉扎扎實實地吃到肚子里去,所謂這一山不容二虎,更何況是有這么多的紙老虎都圍攏了過來,焉能有善了之理?

            “九焱冥銅!這副甲胄竟是以一整塊九焱冥銅鑄造而成!這這”相傳,這九焱冥銅來自于冥府無間,堅硬非常,若世人能將其點燃,便可短暫地打開通往冥府的路,撇開了縹緲無蹤,無跡可尋的傳言,其本身也是后天火精之一,主五行之火,是難得的好料。

            這群人中亦有識貨之人,聞言,人群頓時躁動了起來,雖然仍是有許多人都未曾聽過這九焱冥銅之名,甚至連這四個字該如何寫都不清楚,但人云亦云。見那人臉上夸張的表情,不需說也知道,這定是了不得的東西。葉枯望著那因一句話便躁動起來的人群,一眼便從那“茫茫人?!敝芯鸪隽四且坏腊职l福的身影,這位有德道人此刻正雙手捂著嘴,瞪大了眼睛,眼中全是懊悔的神色,似是恨自己嘴快,說漏了這么重要的事,惹了麻煩上身。

            方才正是這位有德道人,點出了這“九焱冥銅”四個字,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斑@天殺的缺德道士,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說來,我把他給的那塊道牌交給了阿紫,也不知這一步是對是錯?”葉枯躲在亂石堆中,瞇了瞇眼睛,對于這胖道人出現在這里他是一點都不奇怪,這么大的動靜,這么多的寶物,他都到了寧安了,不來才是怪事。

            看那邊的情形,必是有人在“逼”那有德道人開口,要他把這九焱冥銅四個字解釋清楚,那有德道人便一臉惶恐地為他們解釋。這些修士固然想直接出手將這具甲胄占為己有,但若不明就里,胡亂動手,為別人作了嫁衣,那可就是大大的不美,所以便也都有耐心一聽有關于這所謂“九焱冥銅”之事。

            “他們在干什么?”衣袖被往下拽了拽,緊接著,蘇清清的聲音便飄到葉枯的耳朵里,葉枯回頭看了她一眼,輕聲道:“在守著一具大紅色的符甲嘮嗑,估計快要打起來了?!被蛟S真是要注意到一個人的時候,才會感覺到某些東西,比如當葉枯回過頭來,他才嗅到了那一股如如蘭似麝的馨香。

            “符甲?大紅色的?”蘇清清愣了愣,呵出的氣撫在葉枯的手背上,她蹲著的樣子就像是一只貓,或許也是因為這一點相似的緣故,葉枯才會覺得手背有些癢癢。葉枯眼中有莫名光彩,閃爍不定,見了蘇清清的模樣,疑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那九焱冥銅火符甲到底是什么來歷?”

            “九焱冥銅?火符甲?”蘇清清重復著這兩個字,不假思索地搖了搖頭,“沒有聽說過,也或許是我忘了?”“沒事?!被蛟S是背后灼痛擾得人心煩意亂的緣故,葉枯忽然覺得她臉上的頭發有些礙眼,便抬手將其撥到了一旁?;蛟S蘇清清也早覺得這頭發搭在臉上不舒服了,葉枯這么做是合了她的心意,她也沒有說什么,眼瞼寸斂,水波不興。

            “??!那盔甲的手指,動動動,動了!”就在這時,也是那有德道人話音剛落,那符甲周遭忽有驚呼傳出,那人面色慘白而驚恐,絕不似做偽,手指顫抖著,點向那一具火符甲。在眾人心中,早已認定了這副從青銅古殿中沖出甲胄是死物,眼下聽聞其死而復生,焉能有不驚之理,心里俱都是漏了一拍,畢竟這副“盔甲”與青銅古殿之間沾染頗甚,動輒便是千年歲月,讓他們怎生承受得起?

            “哪里動了?分明沒有動,你不要在這里胡說!”“是啊,這副盔甲中沒有一點生機,千年歲月侵蝕,早已是死物了,道友不可妄語,還需慎言才是?!薄皣W啦啦!”正當眾人議論紛紛,或是出言斥責,或是出言自我安慰時,那具九焱冥銅火符甲微微一震,身上的積塵簌簌而落,甲胄中忽有灰燼飄逸而出,那飛灰像是被燒焦后的余燼,染著金輝,在這片蒼茫天地中紛紛揚揚。

            “道長,這又是怎么一回事,這甲胄中原先是有什么東西不成?道長咦,那位道長呢?”四下顧盼,仍是不見那有德道人的蹤影,這胖道士竟不知何時跑的無影無蹤了。不同于那群圍攏在九焱冥銅火符甲周圍的人,葉枯心中咯噔一跳,他與那道士雖說相交不深,但就是從零星半點之中便知曉了這自稱“有德”,實則是“缺德”的胖道士的為人。

            無利不起早,逢危遇險必定是第一個跑。下一刻,似是為了印證葉枯心中所想,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那本該是死物的九焱冥銅火符甲竟緩緩抬起了手,掌心懸空托著一只巴掌大的小爐,三足兩耳,道明滅,玄機難定,古樸無華,只不是實物,卻是虛影!

            “哐!”不待眾人有所反應,爐開焰起,三色神火滔天,一下將那火符甲周圍的所有人都卷了進去?;馃攀爬?,焰起三十三天。烈焰遮天,熊熊而然,三色神火將所有人都淹沒了,火舌噴吐,蒼白與燦金交織,焰浪卷蕩,燦金與赤紅交融,無形無質之爐生有形有象之火,似可煉太乙,化初玄!

            沒有半聲哀嚎,也沒有半點反抗,在那一剎那,上至步羽,下至凡骨,所有人皆做飛灰,灰飛而煙滅,那三足兩耳小爐一吐后再是一吞,似是一只饜足的小獸,將那三色神火盡數吞入了爐中?!斑旬?!”蓋合而爐閉,至此,唯有那具火符甲還立在場中,它身形甚至都沒有挪動半寸,便于眨眼間取了數百條性命,甚至沒有留下半點痕跡。

            葉枯瞳孔猛的一縮,那九焱冥銅火符甲強絕至此固然讓他吃驚,但有胖道士這個信號,如此一幕倒也在意料之中,只是沒想到會如此干凈利落。最讓他驚訝的莫過于那火符甲掌中所托著的火爐虛影,葉枯現在只覺得胸口一陣發熱,怪不得這符甲會向自己這里墜來,原來是他自己撿了一個燙手山芋,招惹了這一尊大佛!

            是匹夫懷璧而不自知,葉枯只覺無處申冤,誰能想到,這三足兩耳小爐竟與這九焱冥銅火符甲之間有這么大的牽扯?!扒迩?,你信不信我?”蘇清清還沒來得及回答,便有一道赤芒沒入她魂海之中,一路暢通無礙,沒有遇到絲毫阻隔,她只覺得渾身都暖洋洋的,那神芒像是一團暖火,將她整個人都包裹了進去。

            下一刻,蘇清清只覺一陣天旋地轉,再之天地換顏,四周天地皆被火焰充斥,或繚或繞,如點如撥,變化不定的三色神火寂靜而然,一股柔和的力量將她包裹著,那些火焰對她似是有一種親近,所以才不愿意傷害她。葉枯不由分說地便帶著蘇清清躲入了那三足兩耳小爐之中,方才那一道赤芒卻是向她度去了一縷火苗,以此保住她在這爐中不受傷害,免了被三色神焰灼燒之苦。

            蘇清清該是信他的,她若是心有抗拒,那一縷火苗就不會如此輕易地進入其魂海之中。葉枯雖是尚未在爐中種下精神印記,但方才以火行主神識與此爐共鳴,卻是讓這只三足兩耳小爐與自己“親近”了不少,故而可在這三色神火中久立而不傷。

            若是以肉身與真氣硬抗,依方這三色神火之威來看,定是極度危險之事,葉枯不曾,也不敢嘗試。只是,讓葉枯沒想到的是,就是那開蓋入爐的片刻功夫,卻仍是被“小人”所乘,現在這爐中不止有他與蘇清清,還有一道微微發福的身影!

            有德道人渾身被一層厚厚的黑冰包裹,黑色的玄冰表面不斷有幽光閃爍,明滅不定,抗拒爐內三色神火的侵襲。說是被“凍”在冰塊中,但那黑冰只更似中空,如絲如縷的霧氣在那黑冰中飄蕩游曳,只這霧氣并不濃,只兩三縷、四五片,遮不去有德道人那張欠揍的臉。

            “小友,我就說我們有緣,這緣分是命中注定的事情,這不,在這般境況下,竟然又見面了,你說這緣分得是多深才是?”黑色的玄冰中,胖道士呵呵笑著說了,又向葉枯打了個稽首,算是見過了禮。見他這自在模樣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毫無滯澀之感,想來這塊黑冰并非是外力加諸于其身,而是這胖道士不知從哪里搜刮來的靈器寶物。

            胖道士似這時才看見了蘇清清,發出一陣“呀呀呀”的怪叫,像是看見了什么了不得的事物,黑冰飄動間就到了蘇清清身旁。還沒來得及讓他開說些什么,葉枯便一把將蘇清清拽了過來,“離這位道長遠些,這位道長身上尸氣仙氣太重,我等俗人承受不了?!?br>
            蘇清清身子被帶的一偏,雖是覺得那道人胖胖的,頗有福瑞之態,卻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忤了葉枯的意?!暗篱L,你是不是早就盯上我這爐子了?”葉枯向上指了指,此時爐蓋已被合上,就是想出去也難。有德道人收了那副耍寶的夸張模樣,正色道:“小友這說的是什么話,常言道朋友妻不可欺,朋友夫不可扶,朋友寶不可覬,你這話可是把貧道貶低了?!?br>
            “咚!”就在這時,一記悶響在三人心中蕩開,葉枯只感覺整個人猛地往下一沉,一陣失重感襲遍周身。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網址:第二百六十八章 得來全不費工夫三足兩耳小爐被那一具九焱冥銅火符甲托在掌中,巴掌大的小爐神與形合,古樸不再,有神輝繞于其三足兩耳之上,靜靜沉浮。

            同時,在這片荒涼的大地上,又有數團光芒亮起,或是金燦燦的一片,或是綠霞漫天,或是一片湛藍,所過之處,諸雄伏誅,到手的靈器靈寶還沒有捂熱乎,便又都全交還給了這片天地。只如此,胖道士便再也沒有閑工夫跟葉枯與蘇清清胡拉亂扯,葉枯與蘇清清只在爐中,凌空站定,看著胖道人那狼狽躲閃的模樣。

            葉枯看了一陣之后,才指指點點比劃著說道:“道長,看你躲的這么辛苦,誒誒誒,右邊右邊,左一點兒左一點兒,靠,你怎么這么笨啊?!薄拔冶磕銈€姥姥母!”有德道人匆忙躲閃,心中大罵著,只這一分心,便又被數團三色神火貼了上來,連忙是調動真氣,抵御這瑰麗而危險的火焰,他抽空看了一眼,這一眼只把他看得更氣。

            念及此處,有德道人頓時如殺豬般嚎了起來,大喊道:“小友,不,葉哥,小弟有難,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在那小鎮,我給了你五行道牌,在寧安,我又把那么大的秘密都說給你聽了,半句隱瞞也無??!”“哦?”葉枯裝出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轉頭對蘇清清道:“我沒聽錯吧,神通廣大的有德道長也會求我這么一個一無是處的散修,聽錯了,一定是聽錯了?!闭f罷,他竟拉著蘇清清向別處飄去,一副打定了注意不肯管的樣子。

            蘇清清回頭看了那位胖胖的道長一眼,只見那黑冰中的大餅臉都快要皺成一個千層餅了,她不禁起了惻隱之心,但卻也不愿拂了葉枯的意,所以也只好不說了?!叭~哥,葉哥!”那胖道士頓時有些急了,任他如何操縱這塊黑冰,也不可能躲過這無窮無盡,又是從四面八方襲來,沒個定式的三色神火,這么下去,遲早要變成烤乳豬。

            “這回是我失算了,沒想到這爐中焰神異如此,只怕這三色神火的厲害不在白那等異火之下,罷了罷了,破財消災,這小子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那道爺這回就把兔子砸他臉上?!笨扇羰遣蝗脒@爐中,外面那一具九焱冥銅火符甲也是夠他喝一壺得了,所以這其中也不能說是全然是“失”而無所“得”,況且還遇到了蘇清清,這確是意外之喜。

            有德道人取出一枚玉佩,抬手一擲,那玉佩便化作一道綠芒,破黑冰而出,直奔葉枯的背影而去?!斑@是小弟無意中尋來的玉佩,可撫人神魂,喚回人失去的記憶,就送給葉哥身邊的這位姑娘了?!薄暗篱L,這就見外了不是,我這不是為了更好的救你,要找準了地方才好在之后事半功倍么?!闭f話間,葉枯以陰陽玄氣竟玉佩裹了,遞到了蘇清清的手上,“道長莫慌,我這就來救你?!?br>
            “我圈圈你個叉叉的!有這說話的功夫早出手不就完了?!边@話只在心頭,卻是絕對不能罵出去的,胖道士在黑冰中苦苦支撐,皮笑肉不笑道:“是是是,葉哥的仗義那不是吹出來的,要不然蘇姑娘也不能看上你不是?小弟可從來都沒覺得葉哥你會拋下我不管?!?br>
            火行入神識,葉枯抬手點出一道赤芒,落在黑冰之上,霎時間,那黑色玄冰上的三色神火火勢猛漲,一下便將那胖道士吞沒了進去。胖道士在心中已是把葉枯咒死了,只這話,方才是不能說,現在是沒空說,他滿頭大汗,獨自苦撐,包裹了他的黑色玄冰寸寸消融,那三色焰芒也仍是在一寸寸逼近,他甚至能感受到那股撲面而來,可灼人心魂的高溫。

            “吾命休矣!可憐我有德英明一世,竟落得個自投羅網,成了只甕中鱉的下場!”就在他絕望間,那三色神火的溫度一下子猛降了數成不止,皮膚不再是要被烤裂了般的灼痛,反倒是覺得暖意陣陣,舒爽無比,好像是毛絨絨的事物磨蹭著他的皮膚。

            葉枯“誠意滿滿”的聲音飄入耳中:“哎呀,道長莫怪,道長千萬莫怪,我在你這黑冰中打入了一道神識,我現在同一時間要兼顧你們三個人,一時神念不穩,非但沒有止住火勢,反倒是助長了其氣焰,這真是”有德道人微笑道:“無妨,無妨,葉胸一心分做三用,殊為不易,還是需靜心凝神,情緒不要有劇烈起伏才是,這等高義,我有德一定銘記在心,滴水之恩,定當涌泉”

            胖道士一下住了嘴,是因他見到葉枯已是盤膝坐下,背對著他了,好像真是如這小子自己所說的那般,一心分做三用消耗甚巨,需時時保持心境澄明,方可維持。此時,爐中的三色神火也不再如之前那般洶涌,漸漸平息了下來,只在各自周遭方寸處躍動。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待貧道出去后,哼哼?!彼贿@么想著,便不在找葉枯的不痛快,而是向蘇清清招了招手,是想讓這姑娘湊近些,聽他說些話。蘇清清卻只搖了搖頭,在葉枯身邊站定了,一副“他不讓我動我就不動”的模樣,讓有德道人又是氣的不行。

            “一個脾氣倔,一個心眼兒壞,配在一起,還真是絕了?!钡朗窟@么想著,哼哼了兩聲,竟也在黑冰中打起坐來,眼不見心不煩了。爐外,九焱冥銅火符甲化作的迷蒙赤芒被數人圍堵,它已是恢復了甲胄之形,托爐在手,昂藏七尺,甲上那尚還算完好的道閃爍不休,光華流轉,好似一尊托爐天王。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古靈的三位長老,分三方而立,將這具九焱冥銅火符甲圍在了正中央,沒有半句廢話,直接出手,合力打出一片神輝,當頭罩落。似早已演練多時,這三人出手間極為默契,密密麻麻的道被引動,浮現于虛空之中,無盡的神霞,化作滿天冰藍色的光芒,一下子將這具火符甲淹沒了。

            道在衍變,似是漫天星辰碎做冰片墜落了下來!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網址:第二百六十九章 藏玉以玄冰制赤火,滿天冰藍鋪天蓋地而下,有道在衍化,九焱冥銅火符甲上的道被壓制了,光芒流轉間,滯澀如凝弦。這片冰藍切斷了火符甲與其掌中火爐的聯系,失其神故而失其形,只見其掌中那三足兩耳小爐神光暗滅,復又是古樸無華的模樣。

            那火符甲上終是道暗滅,不復其全盛之時,又被這漫天冰藍壓制,殘余道上也再無半點光華流轉,歸于沉寂。整整有一刻鐘的時間,這座孤峰之下的天地被無盡的冰藍淹沒了,那股力量并不狂暴,但卻每一道都能恰到好處的擊到火符甲的要害之處。

            古靈這三人似是將這具火符甲上的道都研究透了,對于每一個起、承、轉、合、抑、揚、頓、挫都諳熟于心,又是提前布下了大陣,那以九焱冥銅鑄造的火符甲竟是半點還手的余地也無。當這片冰藍散盡,火符甲兀自巋然,沒有移動一步,周身神芒暗淡,道中不再有神華流轉,那似混沌而非混沌之物已然是消失不見,能一眼從那缺失的面甲處望進里面,整具符甲徹底沉寂了下來,似真已是死物了。

            九焱冥銅無愧是后天火精之一,符甲之道,先道而自生成甲,唯有這等神物方可與之相融,各自取彼之長補己之短如,如此才鑄成了這符甲粗胚?;鸱子部沽巳婚L老合力一擊,符甲沒有生出一絲一毫的裂痕,完好無損,靜靜地立在原處,掌中拖著那三足兩耳小爐。

            “哈哈,這傳得神乎其神的符甲之術,好像也是名不副實啊,不堪一擊?!币晃婚L老大步上前,伸手在這火符甲上敲了幾下,聞其聲,既悶且沉,觸感卻是冷熱參半,熱似灼火,冷若玄冰,正合九焱冥銅之性。另兩位長老也是松了一口氣,方才這火符甲之威他們也都看是看在眼里的,那三色神火一卷,便是連步羽之人都要被燒成飛灰,他們三人不過只在化氣、化神二境而已,若真要斗起來,他們也定是輸的那一方。

            而此時,葉枯、蘇清清和有德道人正藏身于那三足兩耳小爐之中,爐內所藏三色神火在那陣法與冰藍齊現之時便徹底沉寂了下來,不再躍動,各自只停在原處,安于一隅。葉枯與有德道人看似是在靜心凝神打坐,可眼下自己身居爐中,不知被帶往何處,生死未卜,實際上卻又有哪一個是真正能靜的下這份心的?

            故而都是各自裝模作樣地在各做各的,實則卻都是豎起了耳朵,聽著外面的一言一語,猜著外面的一舉一動?!笆前?,這火符甲在五行甲胄中位列第四,仍是有如此兇威,眨眼間便滅了那么多高手,我要是沒看錯的話,古葉的那幾個老家伙也在其中吧?哈哈,死得好啊。死的真好!”

            “這火符甲率先尋回了自己生前所用的法寶,然后大開殺戒,說來也是我們運氣好,所設陣法剛好是在其回來的路上,省去了引甲入陣這一環?,F在火甲已被降服,不知其他同門進展如何?”“多想無益,以我古靈現在的實力,能收獲這排行后三位之水、火、土三甲已是不易,若能成功帶回宗門,也定是一番不小的助益?!?br>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