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3章(1 / 8)

            涂抹著鮮紅蔻丹的玉指一緊,李召月低喝道:“你不信本宮?!你可知朝堂上,有多少人是本宮之人?!”“貧道不知道?!蔽闊o郁冷笑道:“也沒心思去知道。這朝堂的確復雜,可公主你,還插不上手。那些人,當真是公主的人?還是有人想看公主笑話,陪公主的玩鬧?”

            船如梭,分浪波!很快,伍無郁所在的船只,便追上了那幾人。只見風伯將手收回,微微吸口氣后,便沉聲喝道:“呔!爾等小輩,不過欺今日大江無風浪罷了,也敢如此猖狂?!且看老夫送爾等一場風浪!”聲大如雷,氣震八方!

            腦瓜子嗡嗡直顫,伍無郁怎么也不敢相信,這么一個老頭兒,竟能發出這般大的聲音??筛屗痼@的,還在后面。只見風伯一躍而起,竟是不借助絲毫外物,踏至江面上。而后身形飛速前行,如仙人之姿一般,輕易便追上了那幾人。

            風伯每踏過一步,身后必然憑空乍響,激起一條數丈水柱!人體炸魚機?看著這仙人般震撼的場景,伍無郁沒來由的,腦中浮現出來這么一個詞。水柱散落,化為水幕,而后竟是沒有落下,十分反常的隨著風伯身形,急轉而動。一根根水柱沖天而起,一陣陣疾風更是呼嘯席卷。只見他圍著那幾人狂踏一陣后,前方便已然是風水齊動!

            這老人,竟在這大江之上,憑一己之力,掀起了一場風浪?!若非親眼所見,誰能相信?誰敢相信?!“麻麻……快來看神仙啊……”伍無郁一臉震驚,一旁的展荊到是瞇眼笑道:“風尊者威勢,愈發凌厲了!應是入先天多年吧?”

            話是疑問句,可語氣卻十分篤定。娥姥冷冷一笑,不屑道:“等著吧,三十息之內,這老貨必定回來。這么胡鬧,真當自己內力無盡不成?”風伯,風尊者?到是伍無郁聽到展荊的感慨,不禁頂著疾風詢問道:“風伯稱風尊者,莫非與風有關?”

            “回大人,”展荊瞇眼道:“北風南槍,東劍西器。便是當年江湖上的四位尊者,其中南槍,葉顏回,靠的便是一根快槍。有人贊曰:見槍不見影,槍快了無痕?!薄芭?,最后還不是讓人陷害而死,一個就知道練槍的呆子罷了?!?br>
            娥姥顯然具備毒舌天賦,展荊剛剛介紹完一人,便開口諷刺。展荊淡淡一笑,繼續道:“而東劍,便是有著天下第一劍客之稱的古秋池。無人見過其出劍,因為見過之人,都成其劍下亡魂了?!薄安贿^是個癡情種罷了?!倍鹄训c評。

            “至于西……”說到這,展荊五指微不可查的一握,這才強行平淡道:“西器,艾純星,乃是以暗器聞名。一手暗器之法,出神入化?!边@次,娥姥到是沒有開口,而是微微瞇起眼,看向了艾漁的手中飛刀?!澳秋L伯呢?”狀似沒看到展荊他們的異常,伍無郁笑著詢問。

            “是!”腳步匆匆離去,沒一會又是折返而歸?!皡⒁妵鴰煷笕??!蔽闊o郁掀開車簾,淡漠道:“誰家的?”“呃……”三人互看一眼,然后躬身道:“梁王讓小人給大人帶句話,沒打個招呼就占了賢弟的地方,失禮了。還送上多年欠租?!?br>
            說著,一方木匣便被遞上來。伍無郁隨手掀開一看,只見里面厚厚一疊,皆是銀票。隨手遞給楠兒,伍無郁和煦道:“梁王有心了,回去告訴梁王,貧道多謝了?!薄笆?,小店物件都打包好了,這就搬走,不耽誤大人了?!薄班??!?br>
            車簾放下,上官楠兒數著銀票,有心吃驚道:“怎么著也有幾萬兩了,這內城房租這么高嗎?”見她這樣,伍無郁不禁啞然失笑?!笆前?,知道貧道這地方,多值錢了吧?”“切……”又是一刻過去,外間仍是紛擾不止。伍無郁這才起身,緩緩走出馬車。

            剛剛走出馬車,外間的爭吵便消失了。所有人望著馬車上,緩步下來的俊美青年,皆是不敢高聲。隨手解開身后大氅,涼意拂體,讓他精神不少。環視四周男男女女,伍無郁平靜道:“此乃貧道之地,讓爾等占據多年,如今不收租金,反給爾等銀錢。為何還要行強盜之事,不肯離去?”

            聲音不大,卻讓這滿巷的人,聽了個真切。一時無人應答,片刻后,一名妖媚的女子柔柔道:“哎呀,這話說的。小女子手無縛雞之力,哪里是什么強盜呢。只是這店內物件繁多,匆忙間沒那么多人手,還望大人寬限幾日才是呀……”

            “胡說!”任無涯臉上幾道抓痕,氣急敗壞道:“老早我就來這說了,可到了現在,你們還是連動都沒動,一拖再拖!”“哎呀呀,官爺您別急啊,看的小女子都于心不忍了,這不店內都是些弱女子,物件多,又沒力氣,可不就得慢些嘛……不如再寬限些時日?”

            女子披紅掛綠,身段妖嬈,眼神藏媚的回望,任無涯這貨一腔怒火,卻是無處發泄。見此,伍無郁嘴角一勾,沙啞道:“無妨,此事易爾。鷹羽衛何在?”“在?。?!”“幫她們把東西搬出來!”“是!”展荊大手一揮,一隊如狼似虎的鷹羽便強硬沖入其店中,然后一件件東西被扔了出來。

            什么花瓶、木桌,管他易碎還是敦實,全都被扔了出來?!鞍““。?!”“做什么,做什么呀?!”“滾開!”這家勾欄之內,一陣女子尖叫響起。店外那女子見此,當即大急,張牙舞爪的就要上前,嘴里還罵罵咧咧個不休。當然,鷹羽衛是不可能讓這潑婦近前的。

            一名鷹羽衛當即伸臂一擋,也不見有何動作,這女子便被震倒在地上?!柏毜勒f的東西,不光指物件?!蔽闊o郁幽幽開口,展荊頓時雙眼一瞇,沉聲道:“明白!”下一刻,一名名女子便從二樓扔下。各個跌在地上,哭鬧不止。二樓而已,加上鷹羽衛都用了巧勁,別說出人命,連落個腳傷都難。

            看著這亂哄哄的一幕,伍無郁環視其他人,淡淡道:“還有誰想讓貧道幫忙?”視線掃過,無一人膽敢對視,皆是紛紛低頭,更有甚者已經開始轉身回店,準備收拾。見此,上官楠兒悄悄來到伍無郁身側,指著雪地雜物里哭鬧的女子,低笑道:“有人衣服都沒穿好呢……真不憐香惜玉……”

            側頭回望,伍無郁笑道:“此巷之內,除了你,何來香玉?”“……”抵不過他撩人于無形,自然又是鬧了個大紅臉。第一筆九十七章:掌摑很快,哭鬧累的女人們見撒潑沒用,頓時泄了氣。開始紛紛起身,在一片雜物中,拾撿自己的東西,然后若喪考妣的離去。

            其他門店也開始有了動靜,不再抵死不從。不過還有五六家,皆在觀望,沒用一絲動靜。見此,伍無郁眉頭一皺,選中一家酒樓,走上前道:“你家為何不動?”門口的小二眼珠子一轉,正欲開口,身后一名拿著算盤的青年,卻是不屑道:“這店,搬不走?!?br>
            展荊雙目一沉,就要下令鷹羽強入。然這青年卻是氣定神閑的站在原地。見此,伍無郁揮手攔住了就要上前的鷹羽衛,抬頭看了眼這酒樓,瞇眼道:“好地方,好氣派。貧道到是好奇,這家店,姓什么?”姓什么?青年眼底泛起一抹冷笑,竟也不搭理。

            給臉不要!見此,伍無郁眼底泛冷,幽聲道:“不過姓什么,貧道也不在乎了。農間百姓尚且還爭毫厘田,貧道也不至于,連自己的宅院,都護不住?!甭暳T,身后鷹羽齊齊沖入酒樓。打砸驅人,干的那叫一個得心應手。不知情的人來看,怕還真以為是什么仗勢欺人的行兇徒呢。

            那青年見此,頓時憤憤扔下算盤,咬牙切齒道:“朝堂上,你現在就是眾矢之的。多少眼睛盯著你呢!若還不收手,你自己想想會有多少大臣參奏你!莫要自誤!”緩緩上前,伍無郁漠然道:“跟長平一個德行,井底之蛙,窺一偶而妄自尊大?!?br>
            “我岳丈姓孫!”終于,這青年喊了出來。本以為能震懾住他們,誰知伍無郁竟是冷笑片刻,然后搖頭道:“本還以為姓狄姓張……也對,自己魔怔了。閣老之尊,豈會如此行事……展荊!”“末將在!”“貧道等累了,要去車內歇會。半個時辰,此巷之內,不許再見外人!”

            “是!”伍無郁轉身離去,身后無數鷹羽皆是猙獰一笑,擼起袖子大步沖向了那些門店?;靵y,再起!然他卻不在乎了,回到馬車后,便當真開始閉眼小睡?!斑@樣行事,是不是太粗暴了些?”上官楠兒有些憂心。伍無郁卻是冷笑道:“我們就是想得太多了。這條巷子,本就是我們的,誰也奪不走。以閣老他們的身份,若是以此事阻攔,只會平白丟了身份。至于其他人,貧道怎會放在眼里?”

            “罷了,你心中有數便好?!辈辉匍_口,馬車內的靜謐同外間的混亂形成鮮明的對比。小半個時辰過去,展荊大步走來,沉聲道:“大人!辦完了?!薄爸懒??!敝匦伦呦埋R車,伍無郁放眼一瞧,只見巷口一隊鷹羽按刀而立,所有雜人皆被擋在外間。

            十八門戶一字排開,才有了這條祈福巷。門店之后,各家以墻壘壁圈院,將那安道觀分割了干凈。除了里面的一座七層木樓。在展荊的陪同下,伍無郁走入了里面,看了眼格局,頓時滿意的點了點頭?!罢骨G,記下。一會去工部,不,直接去梁王府,請梁王派工部之人,來修繕一下這里。

            這十八個門店,通通堵上,壘上丈高的墻。內里打通一片?!薄澳⒚靼??!闭骨G蹙眉道:“這些并不難,用時也少。推墻重蓋,讓手下弟兄一起做,料想三日時間,就能辦好。只是這三日里,不如大人先另尋住地?”“不用?!?br>
            負手在后,伍無郁站在七層木樓下,看著這座似塔似樓的建筑,瞇眼道:“先讓人把這里收拾出來,貧道就住七層。原先衙門里的秘籍、賬簿、檔案、卷宗等等,都放在二至六層?!闭骨G跟在伍無郁身后,看著面前十丈方圓的木樓,點頭稱是。

            當初建造這安道觀時,可是鬧了不小的動靜。這一層,足夠大人住了?!跋冗@樣吧,去派人吧。接下來貧道就在這,哪里還有不足,親自指點?!薄笆?!”“大人!”這時,任無涯卻是匆匆而來,面露急色道:“一隊兵甲過來,將弟兄都圍住了,還叫囂著要把弟兄們都帶走審問?!?br>
            兵甲?!伍無郁目光一沉,隨即又緩和。也對,不是兵卒,其他人怎能攔得住鷹羽衛??磥碥婈犞?,也不全是武皇一派,畢竟京都護衛,互相制約,編制繁多,女帝只要掌握絕對的力量便是了。心中想了很多,伍無郁腳下卻沒停。

            大步來到巷道上,果不其然,看到了許多持槍兵卒,將鷹羽衛圍在一處。因他先前有命,不許輕易拔刀,因此兩相對峙下,鷹羽衛自然有些勢弱。壓根沒多想,伍無郁當即怒喝道:“拔刀!”眾鷹羽一愣,隨即紛紛怒抽寒刀,刀芒折射,氣氛一下緊張起來。

            “好膽!竟敢當街拔刀?”一名披甲漢子大步上前,頤指氣使的就要說話。伍無郁卻是徑直走到了他的面前??粗媲暗那嗄?,這披甲漢子猶豫片刻,然后故作強硬道:“本將乃是……”“啪!”當著所有人的面,伍無郁一個耳光扇過去。

            “你!”“啪!”“我是……”“啪!”一連三下,伍無郁這才收手,環視四周沉聲喝道:“誰給你的膽子,敢圍我鷹羽衛?!領兵逞兇,你要造反嗎?!”一頂帽子扣過去,他理也不理,回首怒喝道:“鷹羽衛聽令!驅其出巷!敢有反抗者,殺無赦!”

            這么……強勢???第一百九十八章:更名,立威上官楠兒有心上前勸解,眾鷹羽卻是安耐不住了。紛紛持刀上前,逼迫這群兵卒退出巷口。兵卒一邊后退,一邊看向那大漢。見此,伍無郁瞇眼冷喝道:“展荊,請麒麟锏來!說不得,今日锏下又要再添亡魂了!”

            “是!”一聞麒麟锏之名,那披甲大漢頓時一驚,臉上青白一陣交替,而后恨恨揮手,領人退了出去。站在巷口,那大漢咬牙道:“本將接到有人舉報,說是有人搶占民宅……”任由他呼喝,伍無郁卻是懶得搭理,沖巷口的鷹羽囑咐道:“守好此地,妄入者,殺!”

            “遵命??!”“國師你怎敢?!本將可是……”“聒噪!”伍無郁瞪了他一眼,然后環視四周,指著祈福巷牌子道:“摘了!以后這里不叫祈福巷,叫黑巷!”“呃……黑巷?可是有何說法?”展荊愣頭愣腦的詢問。見此,伍無郁頓時翻個白眼,他娘的,隨口說的,有個屁說法。

            等等……我給你編一個?!疤彀禐楹?,無亮為黑!黑者,藏污納垢,掩兇蓋罪是也。此地更名黑巷,我鷹羽衛以后,便在這里,捉拿那些藏污納垢之徒!”“末將遵命!”見此,伍無郁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理也不理巷外叫嚷的兵將,大步走回木樓處,開始跟展荊說著自己的規劃。

            “大……大人,這又是更名,又是叫囂的,如此行事,是不是有些太惹人眼了?怕是會惹人嫉恨啊……”上官楠兒蹙眉道。聞此,伍無郁瞇眼道:“貧道要的就是惹人嫉恨。鷹羽衛,從來就不是什么清善之地。以前不是,以后更不是!貧道今日此舉,皆是為了立威!

            等著吧……”看他這樣,上官楠兒張張嘴,卻又沒再說什么,而是拉著靈兒開始四處觀看?!酉聛?,一連幾日,這個地方都是熱火朝天,日夜不休。因為伍無郁臨時起意,因此原本三日的工程,足足又給延后了六日!正月初十,伍無郁一身白袍,站在七層之上,憑欄俯瞰,心中意氣勃發。

            到是上官楠兒看著下面被分割成幾個大院,大院內又各有十個大屋的格局,有些不解?!盀楹我@樣布局?”不止是她有疑問,展荊一眾,亦是困惑不已?!暗搅藭r候,你們就明白了?!蔽闊o郁高深莫測的笑了笑,然后看向展荊道:“各地開始行動了吧?”

            “是!鄰近道州,已有人上報情況了。末將已經整理成冊,只等大人翻閱?!薄斑怼背烈髌?,伍無郁點頭瞇眼道:“放出消息,就說貧道打算將這次行動,當成一次??紲y驗。同時表現出眾者,必須上報其家世過往。由你親自盯著,每道我要找出數十人,進京見我!”

            每道數十人,表現優異者?展荊一驚,然后微微激動道:“明白!”“你究竟想做什么?”上官楠兒安耐不住,上前詢問。伍無郁咧嘴一笑,在其耳側低語道:“今晚跟你說?!毙∽煲幻?,上官楠兒氣鼓鼓的瞪了他一眼,牽著靈兒大步離去。

            七層僅剩伍無郁與展荊二人。伍無郁望著他,淡淡道:“不妨說與你,此次行動之后,貧道就會上奏陛下,重改鷹羽建制。將鷹羽衛,徹底脫離六部桎浩。衙門之內,各部也不再以三旗劃分,各級主事,長官,職能,皆會大變。讓你選這數十人,我會從中選十人,他們將會是以后各道鷹羽長官。為貧道在天下各地張目……”

            目光瞪大,展荊愕然半響,這才喃喃道:“脫離六部,自成體系……大人,這樣能行嗎?”“能不能行,那是貧道的事,你不用管。只需放出消息,讓他們借此次整頓江湖門派,好好表現。要讓他們知道一件事,鷹羽衛所屬,不再是爹不親娘不愛的狗腿衙門了!”

            伍無郁眼神深沉,轉而輕笑道:“當然,你展荊的位置,貧道早已想好,不用多慮?!甭爣鴰熖匾恻c出自己,展荊那里還不明白?于是當即單膝下跪,沉聲道:“屬下謝大人厚愛!必為國師大人,誓死效力!”“嗯,對了,改制這個消息先別放出去,只說貧道有意見一見各地杰出能人便可。這天下沒幾個傻子,能嗅出這里面的貓膩?!?br>
            “屬下明白!一定守口如瓶!”“下去吧,好好辦差,不可馬虎?!薄笆?!屬下告退?!痹贌o人,伍無郁環視著寬闊的木樓,緩緩走至欄桿處,遠眺而去,神都繁華,皆在眼底?!皫煾?!師娘……楠兒姐姐一個人在樓下生悶氣呢?!?br>
            樓梯處,靈兒探頭探腦的模樣,十分可愛。伍無郁回首笑道:“去問問你楠兒姐姐,生什么氣?!薄芭?!”虎頭虎腦的靈兒得令之后,噠噠噠就躥下了樓。過了一會,靈兒又上來,喘著粗氣,學著上官楠兒的模樣道:“楠兒姐姐說:下侍怎敢生國師大人的氣?不過是一尋常婢子,大人機密之事,不愿說給下侍聽也是對的。下侍可不敢生氣……”

            這女人怎這么小心眼,不說了等晚上再跟她說?無語扶額,伍無郁嘆氣道:“靈兒去,告訴她,就說師父錯了,一會帶你倆去吃好吃的,讓她別鬧了?!毙∧槺锏耐t,靈兒想了想,最終攥著拳頭走了下去?!昂魚呼~師父,楠兒姐姐……”靈兒氣喘吁吁道:“她說了:下侍沒鬧,一個沒人疼沒人愛的婢子,哪敢在國師大人面前鬧……”

            嗨這丫頭!伍無郁開口道:“靈兒你去跟她說……”“不!”靈兒艱難的爬上七層,一屁股坐在地上,小嘴一扁委屈巴巴道:“師父自己去!就知道欺負靈兒,明明是你倆的事,非得欺負靈兒!靈兒不干了!”這時,上官楠兒從樓梯處現身,俯身便給靈兒擦汗,便低聲道:“別理你師父,一肚子壞水。就知道欺負我倆?!?br>
            恰逢時,清風過堂??粗媲傲冒l俯身的女子跟地上的女童,伍無郁心底一下子暖了起來。第一百九十九章:觀天下之機七層木樓有了名字,是伍無郁親筆書寫,然后拓印成牌給掛上去的。觀機樓。觀機,觀天下之機。寒夜未眠,青燈搖曳。

            上官楠兒跪坐一旁,一雙素手正用針挑著油燈。另一邊,伍無郁則沉默著翻看手中的冊子?!皝韥砘鼗乜戳撕脦妆?,至于嗎?這才剛開始,要不了多久,十道情報會源源不斷的送來,到時候有你看的?!遍獌簢@口氣,來到伍無郁身旁,俯身趴在他的膝上。

            一手擎冊,一手撫過她的發。伍無郁帶著淡淡的疲倦,輕聲道:“一件事,兩行字。不多看多想,怎能盡知盡悟?”櫻唇一抿,上官楠兒直起身,皺眉道:“你好幾日沒下過這觀機樓了,莫不打算一輩子待在這上面?”將手中小冊放下,伍無郁噙著一抹笑意,“有何不可?你看貧道在這,不出屋而知天下事。有沒有一種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的風范?”

            “呸!”輕啐一口,二人相看良久,然后那盞青燈便被吹滅。樓下,展荊一身羽服,默默望著頭上。當他看到燈火熄滅之后,這才收回了視線。艾漁雙手環臂,皺眉道:“荊哥,國師大人究竟要做什么?”“大事……”——————

            觀機樓,七層。上官楠兒伏案閱冊,雙手不住翻動。忙活了許久之后,這才伸個懶腰,白了眼旁邊的伍無郁,嘟囔道:“整理好了?!蔽闊o郁邁步走去,只見其案前放著四摞冊子?!斑@是行進順利的,這是有些麻煩的,這是發生沖突需動用武力的,這是鷹羽出動無功而返的?!?br>
            聽著她的解釋,伍無郁徑直看向最后一摞。也不多,僅有兩三冊??赡闷鸱?,里面卻滿是筆墨。眉頭微皺,沉思片刻,伍無郁便拿起桌上銅鈴,輕輕搖晃。下一刻,樓梯處便有人回應?!按笕?!”“喚展荊與任無涯二人上來?!?br>
            “是!”見此,上官楠兒皺眉道:“你打算怎么做?”“雷霆手段?!薄瓫]一會,展荊與任無涯便上來了?!按笕私形覀z?”“是!”“對了,展荊你帶著任無涯,再領五十飛豹旗,星夜兼程援助當地。事成之后,不必回神都,替貧道巡視督辦各地,另外多注意哪些杰出忠心之人。這一點,明白嗎?”

            說著,伍無郁便看向展荊。展荊面色一沉,抬頭道:“大人的意思是,待到各地事平,回京之時,也帶上他們?”“對?!薄皩傧旅靼??!闭骨G點點頭,然后想起什么,皺眉道:“不知大人注意到沒,雖然大人允各地互助支援之權,然現在的鷹羽衛畢竟還掛名于兵部,因此當地鷹羽馳援時,有不小的麻煩?!?br>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