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51362章(1 / 3)

            白羽和我們告別離去,說是要去準備拍賣會,臨走前這女人多看了我一眼,美眸流轉,盈盈一笑。我也微微一笑以算是回應,對于白羽我倒沒有多大感覺,雖然她容貌絕美,但手腕也挺強,對這種女人我一向是敬而遠之?!袄翔F,這個白羽美嗎?”周小舍嬉皮笑臉道。

            而與此同時,我也清楚感受到了體內的血脈之力在快速消退。我的身體還不夠強壯,每次血脈之力停留的時間都不會很長,所以我只能速戰速決,否則血脈之力一旦徹底消退,那等待我的,只能是坐以待斃?!白詈髢芍痪弋愂?!”

            我冷喝一聲,揮動手中的匕首一個箭步沖了過去。一具異尸從正面撲了過來,沒有任何意外,我手中的匕首輕輕松松便刺入了它的脖子!但就在我準備將它整個腦袋都挑落下來時,忽然間,異變突生!另外一具異尸從側面忽然出現,它一把就纏住了我的身體!

            異尸身上的濃郁尸臭味撲面而來,熏得我心頭大亂!可讓我感到不妙的是,我這會血脈之力消退得極快,身體迅速陷入到了虛弱狀態中,而偏偏被我用匕首刺中脖子的異尸,這會則是拼命抓住了匕首,不讓我拔出來。轉眼間,血脈之力蕩然無存,一陣猛烈的虛弱感襲上我全身!

            我被兩具異尸推得連連后退,它們氣力巨大,此時的我竟是無力抵擋……不遠處的秦若萱在見到我突然就落入到了下風中時,臉色大變,連忙驚呼起來。諸葛玉樹也看到了我的變化,他連忙追身過來。但兩具異尸就跟商量好了一般,拼命將我往后推。

            我心頭驀地一沉,我猛地想起來,在我身后不遠處便是一處懸崖??!我手上青筋暴起,拼命的想要拔出匕首,但發現自己卻完全使不上力氣。諸葛玉樹在瘋狂追著,他大步流星的沖了過來,揮動手中的鐵劍,一把斬向了我身旁的一具異尸身上,當場將它的腦袋砍落在地!

            但這個時候拍馬趕來的諸葛玉樹,明顯晚了,我已經被推到了懸崖邊上。一具異尸倒下,但另外一具異尸卻趁機撲向了我的身體。我腳下一個不穩,整個人都被異尸給撞向了懸崖。在諸葛玉樹的目光下,我身體落入懸崖,諸葛玉樹伸手想要來抓我,但卻只抓到了我的衣服……

            “小混蛋!”秦若萱跑了過來,但只來得及看見我急速往下墜落的身影……我整個身體都失去了控制,繼續的墜落中,我腦海里聽到了魔女著急的呼喊聲,但沒一會,我便只覺得一陣昏眩感襲來,頓時陷入到昏迷當中?!诎抵?,我感覺自己仿佛掉落了一處深淵當中,任憑我怎么掙扎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

            而在深淵下,我似乎看到了我的爺爺、還有我的父親與母親,只是我想要看清楚他們的容顏時,卻發現自己的視線變得越來越模糊?!任以傩堰^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躺在了一處淺灘當中,身上的衣服早已濕透,精疲力盡到了極點,連睜開眼睛都感覺到費勁。

            諸葛玉樹沒有理會我,他依舊沉浸在他的思緒當中。不得不說,這個美男子一認真起來的模樣還真好看,木思璇一下子就先看直了眼……幾秒鐘后,諸葛玉樹忽然閉上了眼,然后喃喃念道:“望、聞、問、切尋龍定穴……破、陣、武、噬、滅以篡天機……天機九字,破而后立,立而生……”

            諸葛玉樹忽然猛地睜開雙眼,目光迅速鎖定了九龍中左邊的第五條,道:“破龍而入……”第319章 夢魘諸葛玉樹一語落下,旁邊的蕭老頭頓時目瞪口呆。他一臉不敢相信剛才還跟個木頭似的諸葛玉樹居然指出了哪一條龍是生路。

            這個諸葛玉樹,要么不開口、要么開口必是一鳴驚人。我心頭大喜,當下從牛鼻子背包里搶出了兩顆和田玉做成的龍珠;這玩意堅硬得很,用它來破龍打盜洞,那絕對是一件奢侈到極致的事。牛鼻子一臉的肉疼,已經心痛到了不能呼吸……

            我可不管他,直接抓住和田玉龍珠,然后瞄準了那條生龍就砸了過去。但尷尬的是,我這一砸,結果砸偏了一些,結果大地迅速顫抖,整個九龍懸陵墓都下沉了一些。我老臉一紅,自知失手了,當下悻悻然的不敢再繼續扔。這九龍懸陵墓離我們有一段距離,這要拋得又準又狠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對我來說挺難的一件事,但在諸葛玉樹眼中卻是再簡單不過……諸葛玉樹不動聲色的拿走我手里的和田玉龍珠,然后輕輕松松就準確無誤砸中了那條生龍的頭頂。九龍懸陵,即也代表著諸葛一氏的九字天機術,我慶幸自己還好帶諸葛玉樹來了,要不然誰知道這九條龍里,哪個是生口,哪個是死路……

            只見和田玉龍珠狠狠砸上去后,龍頭瞬間四分五裂,而緊接著讓人不敢相信的一幕出現了。前一秒還滾滾的巖漿,結果隨著龍頭一碎,下一秒竟是全部滴落下來,整個九龍懸陵墓很快便脫離了巖漿的包圍,除此之外,我還看見那條被砸爛的龍頭下,露出了一人高的入口……

            我和周小舍面面相覷,隨即一臉的狂喜。蕭老頭也是不住的摩拳擦掌,他等了二十年,總算是等對了……“還愣著干什么?趕緊進??!”周小舍咧嘴道。隨著巖漿一掉落,入口也暴露出來后,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多了。周小舍拿出兩條繩子,然后再用拳刺將繩子一端釘死在地面上。

            周小舍拍了拍手,故露出一副大義凜然的表情道:“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我第一個進去,等下要是有什么危險,大家不用管我?!敝苄∩嵴f完,雙手抓住繩子往后退了幾步,然后一個急速往前一跳,借著繩子爬到了九龍懸陵墓的入口上。

            其他人也有樣學樣,抓著繩子跳了過去……九龍懸陵墓倒是不危險,但下面卻是滾滾巖漿,一個不小心摔下去的話必死無疑。我們幾個男的倒是眼睛一閉就過去,但木思璇卻嚇得哇哇叫,不得已,我只能一只手夾住她的腰,然后抓著繩子跳了過去……

            木思璇臉色蒼白,連呼吸都急促了不少,一低頭看著下面的巖漿時,嚇得死命抱住我,將自己的身體緊緊貼住我?!拔乙懒恕蹦舅艰弁劢械?。我嘆了口氣,短短的幾秒鐘時間,我差點沒被她那對大胸給悶得喘不過氣來,看似短發清爽的一個人,怎么就能有那般的兇器,真是搞不懂……

            “到了?!甭涞刂笪覜_木思璇喊了一聲,結果她小鳥依人的趴在我身上,閉著眼睛,愣是不敢睜開?!鞍踩?,你再不松手,他們都走了?!蔽以俅蔚?。木思璇這才緩緩睜開了眼睛,結果一看著自己的身體和我緊緊貼在一起時,當即又是小臉紅得跟蘋果似的。

            我沒有理會她的少女心思,這會功夫,周小舍和蕭老頭已經如狼似虎的沖進了諸葛武侯墓,我也得趕緊進去才行,要不然連根骨頭沒剩下。一入諸葛武侯墓,并沒有滾滾的熱浪撲面而來;相反,前腳剛進,后面我便感覺到了一陣清爽,仿佛自己置身在了一處鳥語花香的桃花源,里邊山水環繞,云霧飄渺……

            但這份縹緲沒有持續太久,忽然我便被人拍了一下肩膀,頓時如夢初醒。我猛地睜開眼睛,發覺自己眼前一片黑暗,什么山什么水都沒看著,更沒有什么鳥語花香,有的是只是死一般的寂靜和無盡滄桑的陵墓……我這才意識到,剛才美好的景象只是自己的幻覺,與眼前真實看見的一幕,格格不入。

            “怎么回事?”我連忙問道。拍我肩膀的是諸葛玉樹,他面無表情道:“剛才那是九字天機術的陣字訣,這是幻陣,也叫夢魘,會讓你陷入到你自己最喜歡的幻境當中,直至無聲無息死去……”我嚇了一跳,沒想到這才剛進來,自己就差點送了小命。

            一老一少,就這樣抱在一起,我看得目瞪口呆,滿是不相信這兩個家伙怎么就抱上親上了。木思璇羞澀得捂住眼睛不敢再看。月瑤也是面帶不悅,這一幕多少有點辣眼睛了……諸葛玉樹道:“他們兩個入了夢魘?!蔽尹c頭,道:“難怪呢,一個老色鬼,一個是小色鬼,兩個湊在一起,都把對方當成了美人?!?br>
            我忍俊不禁,一個臉如老樹皮,一個則是賊眉鼠眼,兩人抱在一起親親抱抱,這畫風,簡直是不堪入目。我尋思著也差不多了,只得硬著頭皮上前將兩人分開,然后一人一個耳刮子扇了下去。一陣清脆的巴掌聲響起,周小舍和蕭老頭如夢初醒。

            “誰打我?”兩人異口同聲喊了句,結果在看著衣衫不整的對方后,頓時陷入死一般的寂靜?!袄翔F,你告訴我,剛才我親的人是誰?”周小舍悻悻然問道。我指了指蕭老頭。蕭老頭一聽,連忙吐了口口水,也沖我問道:“小子我問你,剛才我沒干什么吧?”

            “沒有,你就和他抱在一起,差點脫褲子了……”“我靠!”“奶奶個熊,我不活了……”第320章 火螭我趕緊攔住要求死的周小舍,這家伙的清白算是毀了。倒是人家蕭老頭挺看得開的,罵罵咧咧了幾句,照樣嬉皮笑臉的……初入諸葛武侯墓,這夢魘就先給了我們一記下馬威,不過慶幸的是,除了一臉生無可戀的周小舍外,大家伙倒也平安無事。

            我打量著墓內的四周,發現里面黑漆漆的一片,唯獨腳下的墓道透著一股淡淡的火紅色。周小舍一看腳下的墓道,頓時兩眼放光,他摸出自己的洛陽鏟,然后墓道上扣出來了一塊玉,放嘴里咬了幾下后,頓時咧嘴道:“發呆了,老鐵,這個諸葛亮還真是大手筆,居然用雞血玉來做墓道?!?br>
            也不怪周小舍驚呼,腳下的墓道連綿好幾十米遠,閃爍著火紅色的淡淡光芒,這都是上好的雞血玉才能散發出來。這在玉石市場呆過的人都知道,玉也分三六九等,其中有一種叫做雞血玉,一到夜晚就會散發出淡淡的火紅色光芒,這種玉雖然比不上和田玉,但也十分稀有和珍貴,在玉石市場上也是千金難得。

            眼下,這雞血玉就鋪滿了整條墓道,周小舍恨不得帶點炸藥把這條墓道都炸翻了,這樣好將那雞血玉都扣出來。蕭老頭也看出了雞血玉的珍貴,但苦于沒有工具,這家伙干脆就趴在了地上,然后用自己的指甲一點點扣著……看著眼前這沒出息的一老一少,我恨鐵不成鋼。

            墓道綿長,越到后面,散發出來的顏色愈加火紅和明亮。周小舍和蕭老頭兩個簡直樂壞了,兩個人為了爭搶那雞血玉差點大打出手。我看不下去,只得將目光移到別處打量,整個墓穴里漆黑如墨,暫時還看不出有什么玄妙之處……

            木思璇隨身帶了一個火折子,點燃后照亮了周圍的墓壁,我抬頭看去,墓壁上有好一些殘缺不損的畫,其中有幾幅依稀能見到一個面容清秀的男子,在做著懸壺濟世的事情。諸葛玉樹目光望著墻壁上的清秀男子,久久沒能移開,我心頭一動,多少猜出了壁畫上的清秀男子就是諸葛玉樹的先祖--諸葛亮。

            光線昏暗的陵墓中,木思璇忽然用胳膊撞了一下我肩膀?!霸趺戳??”我問。木思璇眨巴了下大眼睛,道:“我怎么感覺,那條墓道好像在動?!薄澳沟罆??”我剛想取笑木思璇,這墓道怎么可能會動。但就在我回頭一看,目光落在墓道時,我突然笑不出來了。

            只見在周小舍和蕭老頭正在爭搶挖著雞血玉的墓道,忽然還真就動了一下。木思璇張大了嘴巴,一只手下意識的抓住了我的手臂,指甲都快鑲進我肉里了。諸葛玉樹也看出了墓道的詭異,他目光一凝,修長的手指已經按住了自己的長劍……

            墓道再次動彈了一下。我不敢再遲疑,連忙沖周小舍提醒道:“老頭,牛鼻子,別挖了,慢慢走過來……”可是我的話對于這兩個已經陷入到發財夢中的人來說,無疑是對牛彈琴。蕭老頭和周小舍理都不理我,依舊喜滋滋的挖著雞血玉,絲毫不知道自己身后的墓道,正在慢慢蠕動著……

            這兩個蠢貨!身上還帶著傷的我,氣得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這兩個家伙還真把諸葛亮墓當自己家了?我定睛看去,在蕭老頭和周小舍身后的墓道,已然有一個巨大的身影從地面脫離了出來……我心頭一咯噔,暗道了一聲不妙!但周小舍和蕭老頭還是沒反應過來……

            我和諸葛玉樹面面相覷,這會想要大聲提醒周小舍,肯定會驚動到那個東西,可是不提醒吧,周小舍和蕭老頭還在挖著雞血玉,哪知道自己身后的危險。情況頓時有些不太妙,那條墓道就像是脫離出來了一般,渾體都散發著火紅色。

            挖著雞血玉的周小舍鬼使神差的回過身,不過這鳥人卻沒有注意到墓道的詭異,他的目光還在雞血玉上,當下揮動洛陽鏟,準備將身前顏色最亮的一顆雞血玉挖出來……“老鐵,這塊玉顏色真夠純的,這下發呆了?!敝苄∩嵯渤鐾?,連忙用洛陽鏟小心翼翼的扣著雞血玉。

            我嘆了口氣,這家伙還真是夠神經大條的!就在周小舍揮動洛陽鏟嵌到地面時,他卻發現自己無論怎么用力,腳下這塊顏色最紅的雞血玉怎么也挖不出來?!霸趺椿厥??我還不信邪了?!敝苄∩崾钩龀阅痰牧?,一腳踩著洛陽鏟,還真將雞血玉給挖了出來,但可惜的是,那雞血玉并非是完整的一塊,而是薄薄的一片。

            “怎么回事?怎么還是一片的?”周小舍舉著雞血玉沖我問道。我瞇著眼,道:“你他娘的也是個人才,那是雞血玉嗎?”我話音剛落,周小舍連忙多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散發出火紅色光芒的玩意,結果不看不要緊,一看把這牛鼻子嚇得夠嗆。

            “奶奶個熊,這不是雞血玉……這是什么東西?”周小舍一驚呼,蕭老頭也回過神來,老眼一打量,臉上迅速浮出一抹震驚之色?!斑@是……鱗片?”蕭老頭道。就在這時,我耳邊忽然傳來了諸葛玉樹的聲音?!笆腔痼さ镊[片??!”

            諸葛玉樹的見識明顯比蕭老頭還更勝一籌,但我卻是一臉的懵逼!“什么是火螭?”我話音還沒落,諸葛玉樹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我身邊,他如閃電一般,迅速出現在了周小舍和蕭老頭的身前!說時慢那時快,諸葛玉樹前腳剛到,周小舍身后的墓道忽然一下子竄了起來,足足有十幾米那么高,渾體帶著一股火紅色,而周小舍手上的鱗片,就是從它身邊扣下來的。

            “這是妖獸嗎?”木思璇捂住了嘴巴,小臉上滿是震驚之色。而我也是目瞪口呆,完全沒想到剛才冒著火紅色光芒的墓道,居然還是個不明生物……剎那間,突然竄起來的不明生物張開嘴巴,一團炙熱的火焰從它嘴里噴了出來?!澳棠虃€熊,救命??!”周小舍嚇得臉色慘白道。

            好在關鍵時刻,諸葛玉樹兩只手各自突然拎住了周小舍和蕭老頭,堪堪在火團砸中他們之前跳脫開來。但也就是這團火焰,徹底照亮了整座陵墓,我抬頭看去,一眼就見到那條竄起來的‘墓道’,竟是一頭張牙舞爪的龍形生物??!

            第321章 屠龍被諸葛玉樹救下來的周小舍,傻乎乎地看著眼前這條會噴火的龍形生物,臉色煞白?!安皇钦f好的雞血玉嗎?怎么什么時候冒出來了一條龍?”周小舍沒有認出這條龍形生物,但蕭老頭卻是知道的?!澳銈€蠢蛋,這哪是龍,這是火螭!”蕭老頭罵道。

            按照蕭老頭的說法,火螭是遠古時就存在的一種生物,類似于恐龍那會,但沒想到現在能在這看到,這無疑又是諸葛亮的手筆?!拔业文锇?,這個諸葛亮到底是人還是神,居然能找著一條龍來給自己守墓?!敝苄∩嵘陨曰剡^神,黑不溜秋的眼珠子轉了轉,道:“要是能把這玩意收下去當寵物,那就牛逼大發了……”

            我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就你還想著將火螭收為寵物,你別被人家吞肚子里就不錯了……火螭擋道,一下子就攔住了我們的去路。我們幾個人面面相覷,看著不遠處那條齜牙咧嘴的火螭,一時左右為難;這玩意不但會噴火,而且渾身都布滿了堅硬的鱗片,剛才周小舍使出渾身解數扣下來的雞血玉,其實就是人家尾巴上的一塊鱗片……

            “老鐵,怎么辦?”周小舍看向我道。我仔細觀察了一會這條火螭,發現它不知道是視線有限、還是說行動不便,反正它就窩在那里,只要我們不靠近,它也不會主動過來。但如果我們要想進一步進入陵墓深處,就必須先搞定這頭火螭不可!

            蕭老頭搖頭晃腦道:“要想對付火螭?難啊,沒想到這個諸葛亮居然找來這種東西給自己守墓……”周小舍摩拳擦掌道:“要不,我們等它睡著了再過去?這不好硬干吧?”火螭會噴火,確實不能硬干,可牛鼻子提的這個建議,卻跟腦子進水了一樣。

            “你他娘的真是個人才,剛才火螭沉睡時就是被你和蕭老頭弄醒的,現在要人家沉睡,要不你唱首晚安曲哄哄它睡覺?”我翻了個白眼道。周小舍滿面通紅,道:“那不然怎么辦?難不成真要硬干?這玩意一張嘴就會吐火,誰能靠近它啊……”

            周小舍束手無策,我也想不到好的辦法。月瑤也嘗試了射發自己的弓弩,但連射了幾支,結果弩箭是射中了,但火螭卻毫發無損……場面頓時顯得有些僵了,火螭的出現是我們意料不到的,誰也想不到諸葛亮會找一頭遠古時代的存在來給自己守墓,這誰能干得動火螭?張嘴就能吐火,渾身鱗片堅硬如鐵,我尋思著就算是用火藥,也不一定能炸得動……

            但問題是,我們現在連火藥都沒有,幾乎都是近身的冷兵器,要想對付火螭,只能靠近到它身前。就在大家有些不知所措時,諸葛玉樹忽然開口了?!拔襾碓囋囈_它?!敝T葛玉樹要么不說話,要么說話便是一語驚人?!澳阍趺匆??難不成你還能飛?”我沒好氣道。

            諸葛玉樹看了我一眼,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默默拔出了自己的劍。這家伙伸手背著一把天機傘,手上握著長劍,身形瘦高,乍看之下,其實還真和壁畫上的那個清秀男子有幾分神似……“木頭哥不要沖動,我們再好好想辦法?!敝苄∩釀竦?。

            諸葛玉樹不以為意,顯然是已經下定了決心。我也不好再說多少什么,拍了拍他肩膀,道了一句:“小心!”諸葛玉樹挺身而去,一步步走近火螭?;痼ぞ痈吲R下望著諸葛玉樹,對它來說,眼前的這個人類,宛若一只螻蟻一般……

            我們站在后面的人,心都懸到了嗓子眼處,也就只有木頭哥才有這樣的膽量。諸葛玉樹不動聲色,抬頭看了一眼火螭,深邃的眸子里,忽然閃過了一絲凌厲之色!火螭呼嘯了一聲,張開嘴巴,一團火焰在它口中迅速形成……電光火石間,火力張嘴一吐,火焰瞬間飛向諸葛玉樹!

            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諸葛玉樹動了??!對于火螭來說,諸葛玉樹弱得不能再弱,但有時候強弱之間就是這么奇妙,往往越是強大的存在,要想殺一個更加渺小微弱的存在時,卻反而沒那么容易?;痼ね鲁龅幕鹧嬖抑辛说孛?,但諸葛玉樹這會早已跳開,相比于火螭,他的速度和反應更快。

            “木頭哥這身手,簡直絕了……”周小舍贊不絕口道。諸葛玉樹一躍而起,直接跳到了火螭的尾巴后面,舉劍便砍了下去。但勢大力沉的一劍落下,居然也只是在火螭尾巴上砍出了一些火星來,非但沒有對火螭造成傷害,反而還更加激怒了它。

            火螭仰天咆哮,頓時漫天的火焰灑落了一地……聽蕭老頭的話說,這玩意是以巖漿為食,一睡便是好幾百年,所以張嘴就可以吐火。一團團炙熱的火焰從火螭口中吐出,然后如漫天火雨一樣灑落下來,頃刻間便包圍了諸葛玉樹。我心頭一沉,這火螭可是在放大招啊,木頭哥如何抵擋得???

            我連忙抬頭看去,只見在火光中,木頭哥毫無畏懼,他目光死死盯著火螭,突然間,他一個箭步沖了上去,直接就躍上了火螭的身體,儼然攀巖一般,看似危險卻動作輕巧……諸葛玉樹又是一劍刺在了火螭的身上,這一次,我看到劍刃已經刺進了火螭的身體,雖然不多,但卻是真正給火螭造成了傷害。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