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8章(1 / 3)

            說到底,他還是不信任陸遠銘,尤其是在得知了他與陸統領是叔侄之后。自蘇清清說起那枚護身符與她的記憶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之后,葉枯便不再覺得這小偷真就是簡簡單單的見財起意了。在如今的情況下,葉枯只覺得誰都信不過,無論是已經站到明面上來了的古之四脈、古夏軍伍、域外妖族,凌家,還是在暗地里使力的如陸家這些大大小小的勢力,都不值得相信。

            卻是那位收了葉枯靈石的衛兵,見葉枯一下子就沖了上去,到了將軍近前,身手之快連他都沒能反應的過來,這還了得說輕了是他一個不甚,被人鉆了空子,說重了就是瀆職失職,罪該問斬。那人告了聲罪便退下了,待他走后,陸銘遠點出數道真氣,帳中便升起一座陣法,隔絕了與外界的往來。

            只見這位陸將軍單膝下跪行禮,恭聲道:“末將陸銘遠參見世子殿下?!比~枯應了一聲,便把陸銘遠從地上扶了起來,開門見山道:“這次來,是要麻煩將軍一件事?!比~枯全沒有那么多心思,笑道:“將軍言重了,只是一件小事兒,我有個朋友的東西丟了,想托您幫著找找?!闭f罷,便將從寧安起到那陸統領的回信之間發生的事說與陸遠銘聽了。

            “這這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啊!”陸遠銘聽罷,賠禮道:“是末將失職,讓殿下受委屈了?!比~枯模仿著陸遠銘方才的口氣,道:“無妨?!标戇h銘也不知是聽沒聽出來,只又道:“這位陸統領不知道殿下身份,措辭失當,還請殿下恕罪,至于這位朱統領,我跟您說實話吧,他是從紫塞那邊派下的特使,我也不好”

            葉枯擺了擺手,神色似有不悅,道:“我這番來只是為了幫朋友找樣東西,又不是為了讓將軍幫我出氣,難道在將軍眼里,我葉枯就是個睚眥必報,心胸狹隘之輩了”陸遠銘連忙否認,說自己絕沒有這個意思,“不知殿下這位朋友是誰,又丟了什么東西”

            葉枯暗罵了句啰嗦,卻沒想到這古夏的軍將竟是這般拖泥帶水之輩,只覺是掃興得很,說來說去,不過就是想探探自己的口風,眼珠子轉了轉,向陸遠銘招了招手,示意他附耳過來。陸遠銘見葉枯如此慎重,心中便先是給自己打了一針,只聽葉枯輕聲道:“我只能告訴你,她是個姑娘,丟了一枚護身符,這枚護身符可金貴著呢,再多的,我就不能說了?!?br>
            姑娘、護身符、金貴,這一連串的詞兒一拋出來,再加上葉枯北王世子的身份和近日的風言風語,那個答案不是呼之欲出陸遠銘心頭一震,語氣也不知不覺間愈發恭敬了許多,“小將這就差人去辦,不,我這就親自去辦?!比~枯笑了笑,道:“將軍這么著急,還要親自走一趟,是怕我遷怒那位陸統領吧誒,我倒是想起來了,那位寫信罵我的統領也姓陸,你們倆不會是”

            陸遠銘有些尷尬,卻也不能不應,“他是我大哥的孩子,送到這軍中來,是特地為了讓他歷練歷練?!比~枯故作驚訝地“啊”了一聲,道:“將軍姓陸,是化境高人,您侄子也姓陸,能任統領一職怎么也是凡骨九品,你們該不會都是北寧陸家的人吧”

            “殿下果真是聰明過人,心思縝密,給您說中了?!标戇h銘呵呵笑道,這事本身也沒什么好隱瞞的,修道世家、宗門之人從軍入伍,本也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說來是不許各地插手軍隊,但這軍中總是要用人,這人手又不可能每個都從上虞鈞天府中派遣下來,寧安軍中共有三位將軍,其中只有那位主將是鈞天府派下,余下兩位則以主將為首,不得忤逆。

            葉枯笑道:“它是叫白靈,可這讓不讓你上手的事兒我說了不算,你還是自己問問她吧?!卑嘴`畢竟是化境妖獸,這被人當做寵物般觀賞把玩的事情,全看它心里怎么想了,葉枯也不愿意勉強她?!八材苈牰覀冋f話”小楠瞪圓了眼睛,天真的臉上滿是驚訝,原來方才是蘇清清向幾人解釋了關于白靈與青鱗的事兒,幾人只是聽說了一青一白兩條蛇妖,這番卻是第一次見著

            葉枯點點頭,小楠臉上的驚訝就更濃了些,囁嚅道:“白靈姐姐,可以讓我能摸摸你嗎”倒不是她能辨清雌雄的本事,只是見白靈滿身雪似的白,這一聲“姐姐”一下就叫出口了。小楠在虹仙樓中長大,自記事起便做著為那些“客人”們端茶水送糕點的事情,不是嬌生慣養出的身子自然就沒有粉雕玉琢般的模樣,瘦瘦弱弱地,看誰都是一副怯生生地模樣,是以前在樓中生怕做錯了事情,又少了幾頓口糧。

            她爬到了小楠身旁,小楠顫巍巍地伸出手去,一陣滑膩冰涼的觸感便蔓延到了心里,白靈吐了吐信子,撫在小楠的臉上,低頭一拱,便將小楠扛到了自己的背上?!鞍?”小楠一下子從地上到了高處,不由得的驚叫出聲?!罢O,我說我的小祖宗,你下來,我來背你,別騎在白靈身上了?!鼻圜[趕忙爬了過來。

            這一青一白兩條蛇承擔起了這“帶孩子”重任,這對于葉枯來說倒是意外之喜,他也由得這三位鬧在一處,自己便與荀梅徐客璃渃幾人湊到了一起,將眼下的情況見簡單向他們說了。不知不覺間,葉枯儼然成了這一伙人的主心骨,只是他天生便對這些事不感興趣,所以也放得下北王世子的身份,敢陪了上官玄清從北城出發,走這一遭。

            白靈洞府終究不宜久居,正當葉枯幾人決定離開時,蘇清清卻突然發現自己丟了東西,據她說是一枚在曲屏時求來的護身符?!耙粡埛埗?,多半都是些騙人的東西,求也只是求個心里安慰罷了,丟了就丟了吧?!痹捯怀隹?,葉枯就有些后悔,蘇清清不是個愛耍小性子的人,就算是,也沒有向他耍小性子的道理。

            蘇清清沒好氣地說道:“你知道什么,用你在這里亂講如果不是那張護身符,我就,我就”她似是又記起了什么,可也像昨晚一樣,一到關鍵之處,便又是記不起了,好在這一回蘇清清沒有再頭痛?!笆俏业牟粚?,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別往心里去,我這就找,這就找?!比~枯見蘇清清這副模樣,生怕她這嬌弱的身子又出什么毛病,趕忙道歉,“那邊那兩條蛇,別玩了,一起來找?!?br>
            他忽然想到,江竹溪能在江荔手中保住神魂不滅,靠的不也是一張從曲屏求來的黃紙么眾人跟著忙活了一陣,可這一路上能落東西的地方太多了,白靈早派了手下的妖獸出去尋找,良久之后,出去找的妖獸陸陸續續都回來了,蘇清清所說的護身符仍是不見蹤影。

            “還沒畫好嗎”荀梅到了徐客身旁,只見后者墨筆空懸,怎么都落不下去。徐客苦笑道:“單憑蘇姑娘的只言片語,我實在想象不出來那護身符到底是什么模樣,況且符篆符箓一類的東西本就比其他的要難畫一些?!比~枯往那羊皮古卷上瞧了一眼,道:“會不會是被那個人順手牽羊了”

            蘇清清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那個人哪個人”于是葉枯就將在寧溫的時候朱全帶著古夏軍隊沖入宅邸搜查的事情說給蘇清清聽了,“那小子出來的時候慌慌張張的,我看多半是他心里有鬼?!避髅钒櫭嫉?“葉師弟,究竟是不是他偷的還說不好,你不會就為了幫蘇姑娘找一枚護身符,就想往軍營里闖吧”

            葉枯挑了挑眉,“有何不可”第一百七十九章 分道獨行除了上官玄清,葉枯并未將那黃紙的事情對其他人講過,荀梅、徐客之流皆是不知其中究竟。荀梅冷哼了一聲,道:“且不說你有沒有硬闖軍營的本事,再怎么說他們奉命搜查妖族,這也是為了古夏百姓,為了社稷,方才殺人已是大大的不該,這般闖營,更是罪加一等!”

            葉枯睨了她一眼,淡淡說道:“朱全不挽弓射我那一箭,我也不會起殺心,俠以武亂法是皇朝大忌,可這法里也沒講我等修士面對殺身大禍,只能引頸就戮吧”其實荀梅說這話并無傷人之心,無論如何,葉枯也是兩次將她從鬼門關拉了回來,她心里自是感激,甚至還帶著許多欽佩,只是這言語措辭間總是以師姐的身份教訓,而不是以朋友的身份好言相勸。

            她并不想也不愿與葉枯吵,可話到說到這個份上,葉枯雖是語氣溫和,可那話語中的譏諷任誰都聽得出來,直讓荀梅下不來臺。但荀梅也不否認,她心中的的確確后悔下重手殺了那些古夏軍人,不然也說不出這番話來?!拔覜]有讓你不還手,只是想勸你要三思而后行,說不定你我二人已是在了古夏的通緝榜單上了,就為了她的一枚護身符,值得么”

            言下之意便是讓葉枯不用在這護身符上花心思,既然荀梅肯退一步,那這件事就這么過去吧。葉枯到底對荀梅是有救命之大恩,荀梅便愿意放下面子,先退了一步,葉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你們不懂,那一枚護身符是清清在曲屏求來的,其中牽涉的事情,沒你們想的那么簡單?!?br>
            說完,他轉向蘇清清說道:“你難道不奇怪嗎,為什么你魂海中的道印早不發作,晚不發作,偏偏是在那個時候發作。你真以為是你天生魂神魂異于常人,亦或是意志堅韌,能對抗這等道印”荀梅一怔,關于蘇清清魂海中的異樣葉枯早就說過,她隱約猜到了葉枯的意思,一時語塞。

            “既然是這樣,那這護身符就非得找回來不可,也是對蘇姑娘一個交代,只是這方面法子還得再商量商量?!毙炜拖氪騻€圓場,不愿荀梅與葉枯再起爭執。葉枯擺了擺手,道:“不用商量,我還沒有蠢到敢與軍隊正面沖突的地步,這件事我一個人去辦就好?!?br>
            他畢竟是北王世子,不可否認,這一層身份在這時候倒是有些用處,葉枯就不信這駐扎在寧安次城的軍隊沒有派人參加他的十六歲生辰宴,朱全認不出他無所謂,總有人會知道自己的身份?!安恍?,這太危險了?!比~枯話音未落,璃渃搶了一句,眾人的目光被引了過去,她微微怔了怔,回過神來,道:“我是說,是說,哎呀,就是說你不能去!”

            “你就別跟著摻和了,”葉枯詫異地看了璃渃一眼,道:“我還頭疼要蓋怎么安置你倆呢,要不你和小楠就在這山里,跟白靈和青鱗在一塊兒,想來不會有什么問題?!敝烊吘故谴碇畔能姺?,應該是不會無的放矢,妖族若要與古夏開戰,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不走漏半點風聲。

            所謂進犯,多半是散兵游勇,零星半點的試探,曲屏山脈與域外接壤,有這曲曲如屏的山脈掩護,妖族想要避人耳目進入古夏,這一條路當為上上之選。若是真遇上了妖族費盡心思送過來的人,以白靈這點修為,多半都是無濟于事。

            “師姐說得有理,是我考慮不周了,”葉枯點點頭,道:“聽說人榜之爭在即,妖族蠢蠢欲動,雖說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也不能不防?!比~枯畢竟也是古夏人,若是妖族入侵,所有宗門、世家、修行圣地,莫有人能置身事外。

            其實域外妖族入古夏的事情不是沒有,恰恰相反,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妖族從紫塞進入古夏,人榜現世之時,兩族天驕勢必有一場龍爭虎斗,說是點到即止的切磋,但人族妖族不和,有個死傷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妖族要在人榜上爭奪席位,便必須進入到古夏境內,跨越北域,去往中州,所以古夏國的修士在面對域外妖族時素來以正統自居,稱妖族做“蠻荒陋種”。

            兩族之間如何到了今天這般水火不容的境地,其歷史已不可考證,只知道一代代的人視妖族為異類,一代代的修士都覺得妖族該殺,所以這人榜之爭,爭得不僅是一宗一派的氣運,更是人族與妖族的氣運。千年之前,便有人族大能聯手設局,將來到古夏的妖族殺了個干干凈凈。

            “我看要不這樣,既然已經到了曲屏山中,那荀梅與徐客便不需再出去了,你們奉了大長老的命令下山尋機緣,這機緣我看十有八九就在這山中?!比~枯又向璃渃與小楠說道:“你們兩個就與白靈一道,趁早離了這是非之地,去北城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吧?!?br>
            蘇清清、璃渃和小楠三人沒有修為在身,留在這里也幫不上什么忙,倒不如就此離開,葉枯知道,她們兩個與自己終究是兩個世界的人,他能幫璃渃與小楠離開虹仙,但也僅此而已了。白靈是化境修士,已是可以化形為人,有她和青鱗在,不出意外,將兩人平安送到北城應是沒什么問題。

            至于蘇清清,她曾上門求過葉枯,而他卻選擇了袖手旁觀,若是沒有這次重逢,這事情過去了也就過去了,可偏偏有些事情由不得你不去想,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掉的。在寧溫城中聽見樓下那人說的話時,葉枯便隱約猜到了什么,之后到了寧安遇見了璃渃,兩人一同去了去到了虹仙樓,葉枯只感覺像是做夢一般,就那么鬼使神差的,說去就去了。

            蘇清清落到如今這步田地,是她命不好。葉枯不是諦愚和尚口中頌地阿彌陀佛,也沒有那個心思去渡所有人,但蘇清清卻與那“所有人”不一樣,況且依現在的局勢看,她雖是無意,卻已然是身處漩渦中心,哪里能憑了一走了之這樣簡單的法子就從這渦流種脫身

            虹仙樓里的人多大吹大擂之輩,小楠從那些人口中聽說過“北城”這個地方,好像是一座好大好大的城池,比寧安、寧溫和北寧都要大上許多,她心中沒個主意,自然是無可無不可。璃渃似是想說些什么,但到了最后也只是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葉枯叮囑道:“白靈,你初入人世,很多東西都不懂,你們三個同行,就讓璃渃拿主意,路上別惹事,一切都以到北城為首要,知道嗎”“好了好了,以白靈的實力不說橫著走但也差不多了,哪里會出什么幺蛾子,葉枯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婆婆媽媽的了”璃渃翻臉比翻書還快,一臉的不耐煩。

            徐客勸道:“還是小心為妙,要是惹出什么麻煩,把那些厲害的老頭子惹出來,可就好收場了?!比~枯瞥了璃渃一眼,也不多說什么,與荀梅點頭示意,轉身便出了洞府?!叭~枯你等等,我呢我該跟著哪邊喂”青鱗左看右看,余下的眾人皆是一臉無辜。

            第一百八十章 征兵葉枯別了眾人,獨自行事,卻沒覺得有多少自在。山中樹木蒼翠,重重疊疊,密不透風,葉枯不入游物,也沒那個望天上瞧的心思,待他轉出一處山坳,才發覺今天竟是陰的厲害,此時正午方過,遠遠望去,寧安次城頂上有黑云過境,像是被人糊上了一塊濃墨。

            城郊漸近,人聲漸聞,十幾座低矮的茅草屋出現在眼前,這處城郊離官道大路頗遠,尋常過往的商旅游人少有到這邊來的,除了自己之外,葉枯還沒有看見一個背著行囊帶著護衛的外來人。葉枯到了有人的地方,下意識地放慢了步子,他是警惕成了習慣,許多時候,這般示敵以弱的行徑倒是能避人耳目,讓他少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大抵是因為人總會關注比自己強的人,而不會去注意看起來比自己弱的人。

            “砰砰”,“哐啷”當他路過一間茅草屋時,屋內忽有異響陣陣,呯里哐啷,亂跳入耳。葉枯只以為都是些瑣碎的拌嘴打鬧,這人真生氣起來,砸個鍋摔個碗本就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卻不想這一次偏偏不是?!安恍邪?,我就這么一個兒子,你們不能這么狠心啊!”是婦人撕心裂肺地哭嚎

            “呸!滾遠點!”“你他娘的,讓你放手,老子是讓你兒子參軍,又不是要殺他?!薄澳銈冞@群該下地獄的畜生!”那婦人只一個勁地罵,咬牙切齒。在他們旁邊,這男孩的父親已是倒在了血泊之中,胸口開了好大一條口子,死不瞑目。

            這漢子被婦人拽的心煩,腳上使力一蹬,那婦人吃不住這股大力,“砰”的一聲,撞在了灶臺上,眼看是不活了。葉枯看得皺眉,卻也沒有要管這閑事的心思,正要邁步繼續向前,便見到先后有十幾條漢子罵罵咧咧地從幾座茅草屋中行出,有兩男兩女,都是青少年,被他們推搡著出了屋子,屋內只聞哭泣哀嚎之聲,不聞謾罵之語。

            想來是那些罵了人的,全被這些惡漢殺光了。那膀大腰圓的漢子提著男孩從屋里,葉枯這才看見,這人臉上有一條刀疤,這一刀瞎了他一只眼睛,眼框里全是眼白,看起來有些嚇人?!袄洗?,這破地方都偏成什么樣兒了,每家都看了,就抓到這么幾個崽子?!?br>
            “就憑這些窮死鬼,料他們也下不出幾個蛋來,老五你就知足吧,這五個小崽子也能換整整五十兩雪花銀子,夠咱哥幾個樂呵一陣子了?!边@刀疤眼是這群惡漢的頭兒,見他出來,那十幾個人頓時圍了過來。刀疤眼在那人頭上拍了一巴掌,訓道:“老三,跟你說了多少次了,咱們這是在征兵,你他娘的不要亂說話?!?br>
            “是是,老大英明,英明?!钡栋萄墼谧约哼@些兄弟臉上掃了一圈,厲聲道:“都給我記住了,是妖怪打過來了,邊關吃緊,統領這才讓咱們這十幾個好兵出來,招人入伍,看看有沒有人愿意參軍報國,記住了沒有!”他說這話就是要讓別人聽見,葉枯搖了搖頭,心想:“什么妖怪,是妖族才對。但若真是到了這一步,別說抓了這五個壯丁,就是抓五萬、五十萬、五百萬個壯丁過去,也都是白搭?!?br>
            這十幾人聚在一處,把本就不寬的路全占完了去,葉枯搖頭也是為此,他不得不退回去,繞路而行?!澳沁吥切∽?,站住!”那個被漢做“老三”的精瘦地痞注意到了葉枯,頓時眼前一亮。葉枯像是沒聽見一般,自顧往回走去。刀疤眼使了個眼色,十幾條漢子頓時沖上來,將葉枯團團圍住,那老三指著葉枯的鼻子,罵道:“老子讓你站住,你他娘的聽不見么”

            葉枯從不以伸張正義為己任,這些凡俗中的事情,他根本懶得插手,冷漠地掃了那幾個被捆起來的少年少女一眼,淡淡道:“有事”“你有你媽個”老三臟話還沒罵出口,刀疤眼在他腦門上一抽,拿出一張紙,單手提著展開,接話道:“剛才我說的話你也都聽見了,這是征兵令,兄弟意下如何”

            葉枯有些意外,他真沒想到,這些人還真能拿出一道征兵令來,在北王府時,這等官府公告檄葉枯不知見了多少,是真是假一看便知。瞥了一眼,葉枯不禁嘖嘖稱奇,但見這征兵令從用詞到格式再到落款處那一枚鮮紅的大印,從頭到尾還真讓人看不出什么破綻來。

            只可惜他們遇見了葉枯,這一道檄最致命的缺陷,就是上面沒有簽發人留下的精神印記。古夏朝中早有嚴令,但凡涉及軍機的公函、件,每轉一次手,那經手人便需要在上面留下一道精神印記,所以呈到北王府來的軍機函件上留下幾道,甚至是十幾道精神印記都是常有的事情。

            這道告示上寫的明明白白,就是要青壯年參軍入伍,男女不論,這些惡漢搶了這處城郊,銀兩財物半分不動,只把人抓了壯丁?!皣遗d亡匹夫有責,這官府的告示寫的明明白白,還有什么好想的,兄弟,去不去,給個話吧?!钡栋棠樢娙~枯不說話,追問道。

            葉枯笑了笑,指了指那張征兵告示,道:“這上面說了是自愿,你們這又殺又搶的,可不像是軍人做出來的事,說是要打妖族,這還沒打呢,是先拿古夏的老百姓練練手了”這膀大腰圓的漢子臉色一變,筋肉絞橫間,那一道刀疤愈發駭人,獰笑道:“嘿嘿,兄弟這是不打算為我古夏對抗妖族出一份力了”

            “哦”葉枯佯裝詫異地看著他,道:“惡犬倒也有忠心,你們口口聲聲說古夏古夏,想必是自娘胎里出來就打定了捐軀報國的心思了?!薄澳闼锏氖钦宜?”那刀疤臉勃然大怒,面色通紅如棗,不知從哪里摸出一把大刀,大頭一搖,“刷”地一聲,當頭劈下,刀鋒凜冽,削骨的銳氣似要把葉枯對半剖開。

            原來這刀疤臉最恨別人提起他的出身,他的娘親是個青樓女子,是個有娘生沒爹養的野孩子,他恨透了這個下賤的身份,葉枯這一聲“娘胎”是扎扎實實地戳到了他的痛處?!芭椤比~枯神情淡然,隨手一掌將大刀打得一偏,陰氣順著刀身纏上那刀疤臉的手臂,似輕冰見日,陰氣每上一寸,那條手臂便消融了一寸,葉枯借勢一轉,抓向那柄大刀。

            “哧!”整條手臂似冰般融化,刀疤臉的漢子還沒反應過來,胸口一痛自己的刀已是斬入了自己胸膛,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插了個對穿!余下十幾條惡漢這時才反應過來,自家老大已經被扎了個透心涼,有幾個人見勢不妙,二話不說,轉頭就跑,倒真有些樹倒猢猻散的意思。

            “老大!”那被死去的刀疤臉叫做“老三”的人雙眼通紅,轉頭卻看見平日里稱兄道弟的人臨陣脫逃,氣得破口大罵,“老七!王山!你們他媽的給我回來!慫包!孬種!有種的以后別讓老子遇上!”“我呸!傻帽還真當自己是個東西!”逃跑的人也不甘示弱,腳下不停,嘴上也不停,邊跑邊罵。

            葉枯玩心一起,身入游物,退到了包圍圈外,指著那些逃跑的人,道:“相比你們這種欺軟怕硬但還講些義氣的,那些人更讓我惡心,我放過你們,你們可不能放過他們?!蹦翘优艿膸兹嘶仡^罵著,見葉枯先是鬼一般脫身而出,又伸手指來,都嚇了個不輕,也不顧不上還嘴了,倉惶飛奔,一時間只恨爹媽少給自己生了兩條腿。

            “放過你狗屁!”那精瘦的“老三”滿眼都是血絲,怒喝著推開擋路的人,在腰間摸出一對判官筆,雙筆互擦,發出呲呲之聲,碧綠幽芒生于筆尖,剎那間便覆蓋了整只毫筆,上下攻來,直取葉枯脖子與胸口兩處要害。余下的惡漢驚于葉枯的身手,先是一招殺了刀疤臉,再是神不知鬼不覺地飄了出去,一時間竟只敢眼睜睜地看著“老三”沖過去,不敢輕舉妄動。

            這精瘦“老三”也不過凡骨二品的實力,一對判官筆拖出兩道綠芒,似兩條綠帶,又似兩條毒蛇,雖說是有些花把式,但以他這點微末道行,自不可能是葉枯的對手?!拔译m然是欣賞講義氣的,但可不欣賞對別人講義氣的?!比~枯嗤笑一聲,絲毫不覺得他這要為自己老大報仇的行為有多么了不起,游物一掠,奪下他手中的兩只筆,“哧哧”兩聲輕響,筆上綠芒反噬,刺穿了“老三”的脖子和心臟。

            “還不快去”葉枯隨手將筆丟在地上,掃了那幾個呆若木雞的惡漢一眼。這幾個漢子平日里雖都是一副蠻橫,但大都是欺軟怕硬之輩,說是會審時度勢也好說是懦弱沒點血性也罷,葉枯一眼掃來,每個人都別開了眼,也不顧上答話,更不提什么報仇。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