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4551章(1 / 2)

            幾分鐘后,后邊傳來了周小舍的聲音?!翱梢粤?,哥們幾個,把葵尸引過來?!敝苄∩嵴泻舻?。我心頭一動,連忙示意韓軒轅與劉羽輝一起慢慢往后退,徐徐將葵尸引到周小舍布置好的炸藥圈里……我讓韓軒轅和劉羽輝先出去,自己殿后,幾秒鐘后,我趁機一腳將葵花尸踹翻在地,自己毫不猶豫地一個側撲跳出了炸藥圈外。

            我只覺得全身格外的虛弱,再看看被毒蛇咬到的手臂,上面卻被包扎了一塊女人的衣服,上邊還敷著一些綠色的草藥??礃幼?,應該是那個小欣救了我,我臨昏迷前,是看到她轉身回來了。我抬頭四顧,沒見著小欣的身影,倒是在篝火旁,我卻看到了那條大蛇的尸體,里邊肚子早已被人用利器刨開。

            我仔細瞧了下,毒蛇里邊的蛇膽沒了,篝火里頭有塊石頭,上面放著半顆蛇膽,我再摸了摸嘴角,依稀還殘留著一抹苦澀的味道?!半y不成,是那個小妞喂我吃了蛇膽?”我尋思道。這極有可能,要不然,我估計也不會這么快醒來。

            我心想道:看樣子,這個小欣還是有些良心的,至少沒白救。說曹操曹操就到,不遠處一道身影走來,我抬頭看去,卻是那個小欣。這會的她,身上裹著我的外衣,身上有些臟兮兮,眉清目秀的小臉上,還有一些被樹枝刮過的痕跡……

            小欣手上捧著幾株草藥,看她那辛苦的模樣,這些藥草估計得來不容易。我看著這小臉上還掛著些汗水的小欣,不由得心頭有些感動。。小欣看見我醒來,眼中閃過一絲精光,但卻噘著嘴,沒有理會我,自顧自的將草藥放在那石頭上,再用另外一塊石頭壓成碎末,和上蛇膽……

            我在后邊旁敲側擊道:“這位女同志,蛇膽真是你拋的?”小欣回頭瞪大了一眼,道:“你這是在說廢話?”我摸了摸鼻子,心想這妞還真是兇??!我道:“謝了?!薄安恍枰?,我只是不喜歡欠人情??!”小欣冷冰冰道?!芭?,你叫什么名字?”

            “你不需要記住我的名字,你只要知道,我是要殺你的人??!”我哭笑不得,這小妞還真夠倔的!三言兩語談不了,我半靠在石頭上,靜靜的看著小欣捶打草藥。幾分鐘后,草藥已徹底錘爛,配上那半顆蛇膽攪在一起,搞得有些灰灰綠綠的,活像是一坨不言自語的綠色肥料。。

            我有些皺眉,自己真要吃下去嗎?可真看相,可那屎有七八分相像,天知道這個小欣是怎么樣把那翠綠欲滴的草藥捶打成屎狀的,這也是一門技術……小欣將草藥遞了過來,瞪眼道:“快點,不想毒發身亡,就吞了它?!蔽覈@了口氣,左手臂已經麻了,眼下也只能湊合著將這草藥服下。

            我三兩口將那半顆蛇膽和草藥全吞入腹中,肚子里頓時一陣火辣辣,一股熱氣直撲腦門,差點讓我以為自己是要毒發身亡了,好在沒一會,我麻木的左手臂多了一絲清涼的感覺……眼瞅著身上的蛇毒緩解了不少,我心頭一喜?!吧叨緫摏]什么問題了?!蔽业?。

            王洛洛似信非信,我看得直嘆氣,這妞怎么就這么傻呢?怎么鄭瀚文說什么她就信什么?就在王洛洛猶豫的同時,鄭瀚文已經掏出了一把鋒利匕首,毫不猶豫就在韓軒轅的手臂上割了一刀。被塞住嘴巴的韓軒轅痛苦得臉上青筋暴起,手臂上的口子血流痊愈,不一會就已經流到了石盤上。

            而幾乎就是一瞬間的事情,隨著鮮血一落在石盤上,我看見那原本古老的石盤,竟是慢慢轉動了起來。一旁的枯瘦老人看得喜出望外,連忙道:“瀚文,再在此子的脖子上開一刀口子,讓鮮血流得更快一些……”鄭瀚文冷笑一聲,示意王五攔好王洛洛后,舉刀對準了韓軒轅的脖子。

            被塞住嘴巴說不出話來的韓軒轅,氣得臉上青筋暴起,眼看鄭瀚文手里刀子就要落在他脖子上時,我忽然一個箭步沖了上去?!耙詣e人的鮮血做水,鄭瀚文,你他娘的怎么不用自己的血?”雖然我不知道鄭瀚文和那枯瘦老頭催動石盤是想干嘛?但今天的我心里清楚,我和鄭瀚文之間的恩怨,是得算算了……'

            第99章 血引子面對我的突然出現,不但鄭瀚文顯得有些吃驚,就連王洛洛,小臉上也流露出了幾分不敢置信?!瓣惢?,你怎么來了?”“兔崽子,你還沒死透???”上一句是王洛洛說的,聲音中還帶著幾分幽怨,而下一句,鄭瀚文直接就開罵了。

            這會,我倒是顯得格外平靜,目光掠過王洛洛,徑直落在了鄭瀚文的身上。這家伙,也幸好我是在云朵那邊養傷,要不然,我得遲早被他派人弄死不可?!胺判?,我沒有親手埋了你,我是不會死的?!蔽曳磽舻?。鄭瀚文啞然,但隨即而來的是暴怒。

            他將擒在手下的韓軒轅腦袋狠狠砸在石盤上,這王八蛋下手格外狠,被五花大綁的韓軒轅猝不及防下,當場就被撞得頭破血流。鄭瀚文怒問道:“韓軒轅,你這個吃里扒外的東西,我讓你去殺了陳廢物,你他媽的居然自己帶著傷回來就算了,還幫著陳廢物要殺我,狗日的,等我出去了,馬上就把你那老不死的老母丟到河里喂魚?!?br>
            韓軒轅一聽,頓時面露猙獰!這家伙是個死腦筋,但和他哥韓彥一樣孝順,自己頭破血流愣是沒吭一聲,可一聽到鄭瀚文威脅到他老母親,臉上一下子變得格外猙獰!韓軒轅忽然轉過身,一口就咬在了鄭瀚文的脖子上,硬生生咬下來了半邊耳朵……

            “啊……我的耳朵,快,幫我抓住這個狗東西……”鄭瀚文捂著血流不止的耳朵,火冒三丈,他猛地拔出匕首,沖旁邊的枯瘦老頭道:“義父,你不是要鮮血嗎?我殺了這個狗玩意,用他全身的鮮血當水引……”人命關天,枯瘦老頭卻沒有一點猶豫,馬上點頭應允了鄭瀚文。

            鄭瀚文一匕首往韓軒轅的心口處狠狠扎去,這家伙已經有點失去了理智,恨不得將韓軒轅生吞活剝皮了……只可惜的是,我既然已經出現,就不會讓鄭瀚文得逞。電光火石間,我也顧不上那么多,當即伸手就去擋鄭瀚文的匕首。眼看著鄭瀚文的匕首刺在了韓軒轅的皮膚上,我剛好徒手抓住了那鋒利無比的刀刃上……

            一股猛烈的疼痛感瞬間襲來,我的手鮮血淋漓,雖然疼,但我覺得值,至少我把韓軒轅給救下來了。已經都閉上眼睛等死的韓軒轅,在看到我毫不猶豫替他擋住了致命一擊,眼中露出一抹感動的神色?!胺哺?,我來幫你!”不等鄭瀚文回過神來,劉羽輝也抓著洛陽鏟撲了過來,將鄭瀚文踹開后,把我們聚在了一起……

            我趕緊給韓軒轅解開繩子,雖然手都疼麻了,血也流了不少,但卻換來了韓軒轅的好感。這家伙毫不猶豫就跪在我的面前,沖我磕了一個頭,咬牙道:“恩公,你今天救我,以后我韓軒轅這條命,就是你的,上刀山還是下火海,我要是皺一下眉頭,我就不姓韓?!?br>
            “得,趕緊起來,不用你上刀山火海,今天我們先把鄭王八給收拾了?!薄昂?!”我從背包里掏出一把軍式折疊刀遞給了鄭瀚文,對面的鄭瀚文他們可是人手一把家伙,手上要是沒點東西那就太吃虧了。韓軒轅也是條漢子,接過折疊刀,惡狠狠地盯著鄭瀚文,看得他直面露虛色……

            “好你個陳化凡,為什么你老是要和我做對,我就該親自殺了你這個廢物的。?!编嶅呐?。我沒有鳥他,我目光看向了他旁邊的枯瘦老頭。老頭面露思索之色的盯著旁邊的石盤,忽然間,老頭恍然大悟的,老眼里閃過了一抹精光。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老頭向我望了過來,皺巴巴的老臉,笑得跟一朵菊花似的……“義父,怎么回事?”鄭瀚文問道。老頭難言心頭的興奮道:“瀚文,你看這個石盤,它剛才轉動了一些?!薄笆裁匆馑??你不是說要用鮮血做水印子嗎?”

            我看了看我的手,心里一陣肉疼,剛才流的血不少,這得喝多少盆云朵的雞湯才能補回來啊……“義父,你是說陳化凡的血,比韓軒轅還要有用?”鄭瀚文道?!安诲e,這個陳化凡,剛才只是一點點血,就讓石盤轉動了幾下,可換做其他人,石盤根本不為所動,我雖然不知道這其中的原因,但我想,如果能把陳化凡的鮮血都流在石盤上的話,那就太妙了……”

            “我去你大爺的,你怎么不用自己的血,老頭,別說我不尊老愛幼,我看你也沒幾個年頭可活了,能不能積點德?!蔽业???菔堇项^被我罵得臉色一冷,一旁的鄭瀚文更是氣得咬牙切齒?!板?,去,把此子抓過來,我要親自割斷他的脖子,把他身上的鮮血全部滴在石盤上,開啟真正的墓樓!”

            我聽得一懵,這個枯瘦老頭很可能是倒斗中的高手,他說的墓樓,我卻是一點也沒聽說過……沒容我再問,鄭瀚文領著人撲了過來。雙方早已是各看不爽,當即纏斗在一起。鄭瀚文那邊人比我們還多了兩個,但我旁邊的韓軒轅卻不是吃素的,這家伙力大無窮,三個人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對手。

            我則尋上了鄭瀚文,只可惜這家伙不敢和我正面,他躲在后邊,一個勁的喊人快上……我一腳踹翻一個撲來的男人,目光冷冰冰的盯著鄭瀚文,我心中積怨太久,今天就是讓我把鄭瀚文的骨頭拆了,我都會毫不猶豫。論打架,我真不慫任何人,更別說是鄭瀚文這個娘娘腔……

            幾分鐘后,我堵住了鄭瀚文,二話不說抓起他的衣服,將他連人抱摔在地上,讓他那張英俊的面孔直接和白銀做成的地板來了個親密接觸。鄭瀚文發出一陣殺豬般的哀嚎,我可沒手軟,連著幾記老拳砸在他的身上,但沒容我出口惡氣,我忽然察覺到背后一涼,回頭一看,卻是見到王洛洛已經舉著匕首架在了我的身上……

            【作者題外話】:抱歉,這兩天家里沒網絡,剛好寬帶的工作人員又放假,一直沒能來得及更新!在這里祝大家中秋快樂,等下還有更!'第100章 真相大白“陳化凡,我說過再見到你,一定殺了你為我爸報仇的!”王洛洛咬著嘴唇,甚是好看的小臉流露著幾分怨恨道。

            我苦笑了一聲,大爺的,我這個鍋背得真是冤,可偏偏王洛洛卻不信我?!澳阍賱右幌?,我就割開你的脖子?!蓖趼迓骞钠鹩職鉀_我大聲道。我眉頭挑了一下,任憑被我揍得哭爹喊娘的鄭瀚文跟一條狗一樣跳到了一旁。王洛洛就這樣舉著匕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我。

            我也不說話,慢慢站起來,將自己的身板挺得格外筆直?!澳悴灰^來,我真的會殺了你的?!蓖趼迓宓?。我沒有說話,嘴角慢慢勾起了一抹痞笑,王洛洛屬于是那種知書達理,心性單純的千金小姐,向往著詩和遠方;而偏偏喜歡她的我,卻是那種書沒讀幾年,滿腦子都是倒斗挖死人墓的粗俗之人……

            我毫無畏懼的挨近了王洛洛,她手里的匕首很鋒利,她臉上的表情也顯得很堅定,可偏偏我一動,她便不自覺地往后退?!澳悴皇且獨⑽覇??”我道?!澳銡⒘宋野?,我一定會殺了你的……”“我知道,上次你不就這么干過嗎?只可惜偏了不少,這一次你要殺我,可要準一點……”我嘴角笑意依舊,用手示意著我的心口處,并道:“這里就是心臟,你只需要扎一下,我必死無疑?!?br>
            “你不要過來,我真的要動手了,你別以為我不敢,你殺了我爸,我早想要殺死你……”王洛洛緊咬壓根,手上的匕首一動,刀刃輕而易舉就扎在了我的身上。我眉頭皺了一下,但就這時,不遠處的韓軒轅忽然開口了。王洛洛道:“不可能,當時事發現場就只有他一個人,如果不是他,我父親怎么會死?”

            “你父親是自殺的?!表n軒轅道。王洛洛連連搖頭,一臉的不敢置信,道:“不可能,王五親口和我說的……”“王家小姐,你太單純了?!表n軒轅如惡狼一般突然撲向了不遠處的王五。王五瘦不拉幾的,當場被抓了個正著。韓軒轅可不客氣,連刮了幾個大巴掌在王五臉上,然后從他身上掏出了一張支票丟給了王洛洛。

            支票上還沾著王五的血,王洛洛低頭一看,一眼就見到支票上果真有鄭瀚文的簽名,對上日期,剛好就在他父親出事前的幾天……王五這家伙一看事情暴露,當即也慌了?!靶〗?,我錯了,是鄭瀚文那廝逼我的,他說我不合作,就殺了我,我被逼無奈……”

            王洛洛一聽,頓時愣在了原地,小臉上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眼中盡是迷惑和慌亂。我暗松了口氣,自己是百口莫辯,還好知道真相的韓軒轅幫了我一把,在王五身上搜出了支票,要不然,我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王洛洛抬起頭,眼中霧氣縈繞。

            但就在這時,劉羽輝忽然喊了一聲:“不好,凡哥,小心??!”我心生一股危機感,幾乎是隨著劉羽輝的聲音落下,我感覺到后背被人狠狠推了一把,整個人不由自主的往前一湊,當即被王洛洛手中的那把匕首深深刺進了身體……

            王洛洛一下子愣在了原地,雙眼直直地盯著手上那把已經刺進了我身體里的匕首,頓時淚流滿面。我顧不上理會王洛洛,艱難的回過身,見到鄭瀚文正站在我背后,鼻青臉腫的臉上滿是得逞的冷笑。但在下一秒鐘,他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大爺的,就你也想偷襲我?”我怒喝一聲,猛地拔出匕首,手起匕首落,以牙還牙,將匕首同樣刺在了鄭瀚文的身上。鄭瀚文臉色慘白,哭爹喊娘的連連后退。我身體一虛,有些踉踉蹌蹌,好在王洛洛已經回過神來,一把扶住了我。

            可還沒等我說話,王洛洛眼里的淚水已經滴在了我的臉上,這丫頭低聲啜泣著,眼里滿是內疚,整得跟個淚人似的,即便我心里再有委屈,也禁不住她這么哭。事情到這一步,其實已是再明白不過。我也暗自慶幸,幸好自己救了韓軒轅一命,要不然估計他也懶得幫我解釋……

            “化凡,我錯了,我真的錯怪你了……”王洛洛哭得梨花帶雨,伸手一抹我身上的傷口都是鮮血時,小臉煞白,剛才是她抓著匕首,結果被鄭瀚文給利用了個正著,所以這丫頭現在內疚和后悔得不行?!盎?,你沒事吧?你在流血,我帶你出去找醫生……”

            我這傷不輕,王洛洛也急了,扶著我就要出去。但鄭瀚文那廝哪有那么容易會給我們讓道,他也受了傷,看見自己的陰謀敗露后,氣得臉色鐵青,二話不說就一刀子捅在了王五的心窩上,了結他的性命,然后又堵住了出口?!奥迓?,我是真心喜歡你的,你不要相信陳化凡那個廢物的話,快過來?!编嶅倪€不死心道。

            王洛洛憤怒道:“鄭瀚文,枉我那么相信你,到頭來你卻欺騙我,我恨,我好恨自己為什么那么傻……”'第101章 三宮六殿十八樓說到最后,王洛洛已是泣不成聲,我心頭一軟,忍不住一把將她摟在了懷里,她也沒反抗,將腦袋埋首在我懷里哭得跟個小孩子一樣,連連自責。

            我道:“沒事,小傷?!蓖趼迓搴鋈幌氲搅耸裁?,扯開我右胸口上的衣服,見到上面有一條觸目驚心的刀疤后,頓時哭得跟厲害了。老實說,我對女孩子哭真是沒有一點抵抗力,只得連忙安慰起王洛洛來,對面的鄭瀚文一看我和王洛洛貼一起,氣得火冒三丈。

            “好,很好,陳化凡,王洛洛,你們這對狗男女,今天你們一個都別想離開這里?!编嶅倪@話一說出來,我氣得不行。這個王八蛋心機還真是夠深的,知道紙藏不住火,所以事先就來了這么一招,我也從未見過有如此惡毒之心的男人,不,簡直不是能叫做男人??!

            果不其然,我看到王洛洛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呼吸有些急促,臉色也變得有點不太自然。我皺眉道:“鄭瀚文,把解藥給我,今天我不動你?!编嶅牟灰詾槿?,道:“哈哈,就憑你想要動我?陳化凡,今天我把話放這里,想要解藥可以,滾過來,我就把解藥給你,要不然,你就等著看王洛洛毒發身亡?!?br>
            我沒有多加猶豫,一口答應道:“好,我過去!”王洛洛拉住了我,劉羽輝和韓軒轅也不贊成我過去?!胺哺?,你現在過去,他肯定不會放過你的?!眲⒂疠x道。王洛洛淚眼朦朧道:“不要過去,他早就想殺你了,我錯怪了你,不值得你救我?!?br>
            我淡淡道:“喜歡一個人不容易,要丟下自己喜歡的人不管,更難,我很少會對一個女孩子動心,我也并沒有怪你?!蔽艺f的是實話,對王洛洛我確實生不出任何怨恨,所以我也更不可能看著她眼睜睜在我面前毒發身亡。我安慰王洛洛道:“放心,我很快就回來?!?br>
            我毅然走了過去,在那邊,鄭瀚文正冷笑著等我。我的眼里只有他手上的解藥,可他故意為了折騰我,將瓶子一倒,把那些解藥統統踩成了粉末,孑然只剩留下最后一顆?!瓣惢?,這是最后一顆解藥,想要嗎?想要就過來,在你手上割一刀,把血滴在石盤上?!编嶅睦涞?。

            我眉頭挑了一下,看了一眼那個石盤,發現之前在被我的鮮血所觸碰到后,已經稍稍轉動了一些。我心里清楚,五行土通水,石盤為土血作水,剛才韓軒轅他的鮮血流了不少在石盤上,可石盤根本不為所動,反倒是我這個局外人的血流了一點在上面,卻讓石盤稍稍轉動了一些,這詭異的一幕,其實我自己也打心里詫異。

            “難不成,這個龍頭墓和我有什么關系?”我心想道,可很快我就把這個念頭否定了,盜墓皇帝劉豫死了都上千年,他留下的陵墓機關能和我有什么關系?再說,我也不是他的后代,這血脈的作用更是無從談起。我遲疑了下,但最終還是邁開腳步走了上去,身后的王洛洛虛弱喊著我的名字,泣不成聲。

            枯瘦老頭則滿面的興奮,滿是皺紋的老臉,笑容燦爛如菊花,而一旁的鄭瀚文,臉色陰冷如水……我走過去,拿起鄭瀚文遞來的匕首,毫不猶豫在自己手上一蹭,手掌頓時鮮血淋漓!臨將手掌放在石盤上時,我道:“把解藥給我?!?br>
            鄭瀚文冷笑了一聲,道:“解藥給你可以,但你得把這個東西吃下去?!编嶅恼f著又拿出了一份藥丸子,天知道這個家伙身上到底放了多少害人的玩意?!斑@個毒藥,和那賤女人是一樣的,只不過毒性卻更強更快,你吃下去,我就把解藥給你,至于你是自己吃,還是給王洛洛,就看你了?!?br>
            鄭瀚文那丑惡的嘴臉在我面前展現無疑,此刻,我恨不得上去給他一刀子,但不行,解藥就在他手里。我沒有多開口,接過鄭瀚文手中的毒藥,毅然決然地吞了下去,不遠處的王洛洛撕心裂肺的喊著不要,陳化凡和韓軒轅也是連連搖頭嘆氣。

            “毒藥我吃了,解藥給我?!薄按镭?,為了救一個女人,連自己的命都不要,廢物就是廢物!”我將解藥毫不猶豫丟給了韓軒轅,讓他立刻給王洛洛服下,此時的王洛洛已經有毒發的跡象,再慢個幾分鐘,以她那小身板,根本扛不住……

            “我不吃,我不吃……”王洛洛哭道?!巴跫倚〗?,這是恩公用命換來的解藥,你要不吃,就太辜負他了?!表n軒轅道。王洛洛聽得為之一動,真是哭著把解藥吞了下去,我看著心頭微微有些欣慰,至少自己的努力沒白費……這時,枯瘦老頭忽然抓起我的手掌壓在石盤上,鮮血一觸及到冰冷的石盤,突然間竟是飛速旋轉起來……

            我看到心頭一震,難道這就是枯瘦老頭口中的墓樓?不容我回過神來,枯瘦老頭眼中閃過一絲精光,老臉滿是狂喜道:”三宮六殿十八樓終于重見天日了,好你個劉豫,不愧是盜墓皇帝,風水五行,機關術統統都用上了,哈哈,瀚文,快跟義父進去……”

            枯瘦老頭和鄭瀚文明顯早有準備,墓樓一出現,他們兩個立即丟下那些同伴跑進了墓樓里。隨著鄭瀚文和枯瘦老頭一進去墓樓,他們立刻在里邊啟動了機關,墓樓的入口迅速被關上。鄭瀚文臨走前還不忘沖我獰笑道了句:“陳化凡,王洛洛,你們這對狗男女今天都得死,哈哈,你們等著吧,會有無數的粽子將你們撕成碎片,吸成干尸……”

            我暗道了一聲不妙!果不其然,沒一會,我便聽到周圍一陣風聲鶴唳,無數道如野獸一般的吼叫和喘息聲傳來。我定睛看去,只見在遠處,已然出現了一大群此前見過的那些尸體,此時的它們統統都變為了粽子,齜牙咧嘴,猙獰萬分……'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