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9章(1 / 3)

            “下著雪呢,不必拘禮。近前來,坐朕旁?!迸坶_口,伍無郁這才上前,在女帝身側坐下。剛一坐下,一道道視線便匯聚在他身上,羨慕嫉妒的,不屑的……伍無郁側頭,眼中余光瞥了眼三皇子李平,只見他正沖自己微笑致意。

            右手緩緩收緊,弓弦緊繃,“這個年輕人,若是我番渾的敵人,那會讓我,睡不著的?!弊笫忠黄?,胡利右手一松,箭羽勁射而去,將芝蘭王身邊一名美婦,生生釘死!“??!”那芝蘭王嚇得渾身發抖,軟爬在地上,恐懼著喊叫著……

            見此,先前匯報的那黑臉漢子皺眉想了想,遲疑道:“大汗,他曾說過,或許會就此按兵不動。那樣對我番渾,太過不利。而且屬下在來這的路上聽聞,以大宛、烏孫為首,已經提前召開了西域王會?!薄拔饔蛲鯐??”眼中閃過一抹不屑,胡利再次搭箭,隨意瞄了一下,然后右手猛然松開,伴隨著利箭破空而去,沙啞道:“一群羔羊的謀劃,打敗不了雄獅!”

            芝蘭王身后,一名衣衫華貴的少年,被長箭透體!聽出胡利言語中的不屑,這黑臉漢子眉頭一皺,又道:“有消息傳來,說是……說是王會已經準備派使者去大勒城……我們要不要讓安圖恩大人,去催一催?”“催?!”在他說話間,胡利已然搭好了第三根箭,只見其直指芝蘭王,雙目寒光一閃,右手用力拉弓,然后猛然松開。

            噗嗤!箭頭穿入血肉,擊碎骨骼的聲音響起。說著,他左手用力抓著弓身,骨節發白,眼神炙熱?!翱墒?,他們也有強大的軍隊,也有毀山滅地的力量?!焙谀樐凶哟诡^低語一句,又道:“十五日,七十二座城池,西域東邊強大的三個國家,加上一個弱小的,一共四個,全被他們給消滅了?!?br>
            “覺得害怕嗎?”胡利囈語一句。黑臉男子五指緊握,沙啞道:“害怕?!薄拔乙埠ε隆焙麥喩響鹄踔?,將頭顱轉向北方,幽幽道:“伍無郁這個名字,我會記一輩子。他讓我感到了三次恐懼,他讓我,番渾之王,感到了整整三次,恐懼!”

            “三次?”扭頭看向疑惑地黑臉漢子,胡利緩緩伸出一根手指,“第一次!在周國的隴右那場大戰,三日時間,西域東邊最強大的三個國家,派出了五萬騎軍,就三日,就被這人,變成了一座墳墓,一座現在還在那片土地上的墳墓!”

            伸出第二根手指,胡利深吸了一口氣,“第二次,在周國最大最雄壯的都城外,他當著我的面,摧毀了一座大山!你知道我親眼看到那一幕的場景嗎?我做夢都會記起,他一開口,山……便被摧毀了……”銳利地眼神開始收斂,胡利艱難伸出第三根手指,“這次,是第三次。我以為,西域當真不堪一擊,真的只是十三頭羔羊,一直以來,我都是這么告訴自己的??山Y果呢?”

            他指著地上已經死透的芝蘭王,咆哮道:“一個小小的芝蘭,就擋了我番渾多久?就讓我番渾死了多少勇士?!可他呢?三個強國在的土地,卻不能擋住他片刻!”緊閉雙眼,胡利仰頭長嘆一聲,而后沙啞道:“一直以來,我都自視為英主,覺得在我的統領下,番渾一定能成為最強大的國度,一定能征服一片又一片的土地,可直到伍無郁的出現,他讓我……恐懼了三次……”

            這羽林郎將眼中又怒又懼,憤恨半響,這才咬牙道:“走!”說著翻身上馬,領人離去。斜倚在門上,上官楠兒看著漸行漸遠的馬車,不知在想什么?!搅藢m門,伍無郁下了馬車,看著恭年他們笑了笑,然后瀟灑轉身,跟著羽林衛們,走了進去。

            “大人!”恭年喊了一聲。伍無郁腳步不止,揮了揮手,沒有開口。這次,許是因為在宮內,有所顧忌,因此這羽林郎將,倒也沒再做什么事,一路向著寢殿所在,行去。近了寢殿,伍無郁大眼一瞧,不禁咂舌。好家伙,人真不少??!都是來勸誡,要弄死我的?

            嘖嘖嘖……而隨著他的出現,這群人頓時開始沸騰?!把纴砹?!”“禍國殃民之輩,也有臉面現身?!”“汝此刻就該自戕謝罪!”“你一日不死,我大周一日不寧!”“無視國法,橫行無忌,我等今日便是跪死在此,也要請陛下立誅于你!”

            “……”“…………”聲浪不休,愈演愈烈。伍無郁卻是撇撇嘴,撓了撓耳朵,毫不在意。在一隊羽林衛之中,向著寢殿不急不慢的走去?!皡⒁娞拥钕?!”聞聲一頓,伍無郁抬頭看去,只見太子李顯,正攔在前頭?!耙娺^太子?!?br>
            上前拱手,溫和一笑。李顯卻是眼神復雜,看著伍無郁道:“國師如此行事,著實讓本宮心痛。若陛下體恤,免你死刑,還望日后好生焚香,莫要再……”他的話,伍無郁是左耳朵入,右耳朵出,全沒在意。等到他一通話,說完之后,這才瞇眼道:“太子,當真不一樣了?!?br>
            聽他如此回復,李顯一怔,心中卻是響起了那一次在東宮自己面對女帝的模樣。對啊,他見過本宮那時候的……模樣!眼中閃過一道怨色,但很快便收斂好。李顯讓開路,淡淡道:“當然該不一樣,國師自求多福吧?!睋u頭失笑,伍無郁瞥了眼那群人,幽幽道:“看來太子也以為,憑這些人,就能把貧道拉下來?!?br>
            “國師好氣度,如此大難臨頭,竟然還是氣定神閑。你可知此地有多少人?他們代表的是什么?那是朝廷百官的意志!”一名發須皆白,神情陰沉的老者上前,幽幽開口。聞此,伍無郁看了他一眼,嗤笑道:“朝廷百官的意志?算逼宮?曹長恭啊曹長恭,貧道跟你應該無冤無仇吧?算了,不說這些。

            反正啊,你跟閣老們,差的不是一點半點。怪不得進不了閣?!薄澳?!”曹長恭眉頭一擰,怒指伍無郁就要說話。伍無郁卻是笑嘻嘻的推搡了一下前面的羽林郎,“走著,陛下該等急了?!笨粗麄円恍须x去,曹長恭顯然余怒未消。

            到是李顯望著他的背影,眼神略有深思?!安苌袝?,你確定國師會倒?畢竟他辦過那么多事,立過不少功。而且陛下對其,也是……”“一定會的。這么多人,便是眾怒。伍無郁這豎子辦了蠢事,激起眾怒,不管他有什么功,不管多受寵信,陛下總得給我們一些交代才是?!?br>
            曹長恭想了想,又道:“至少,羽主令得交出來,不能再讓其領鷹羽衛了。而太子殿下,則可趁此機會,將羽主令,收入囊中。鷹羽衛,現而今已是一股不小的勢力,太子當謹記,屆時朝上,老夫也會鼎力相助?!甭劥?,李顯眼中一喜,繼而化為洶洶野望。

            二人并肩而立,站在眾多的官員學子身側,相視而笑。第三百四十九章:面圣“臣伍無郁,叩見陛下?!蔽闊o郁邁入寢殿,也沒管看沒看到女帝的身影,便彎身行禮。微微沉默一陣,女帝的聲音這才響起?!澳氵@蠢兒,朕在哪?”

            伍無郁起身抬頭,看到了遠處的帝影,這才上前含笑道:“臣想著,態度恭敬些,好給陛下消氣?!睂訉蛹嗎:?,女帝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幽幽道:“哦?還知道朕生氣?那你說說,朕為何生氣?”“唔……”站在紗幔前,伍無郁遲疑一陣,然后歪著頭問道:“是因為外頭人,吵到了陛下,讓陛下睡不著?”

            “呵,那你說說,外頭那群人,為何來此,讓朕不得安眠啊?!薄俺?,劫獄了?!迸?!手拍桌案,女帝語氣未沉道:“你還知道?你還真敢做?!你是成心氣朕嗎?”雙手攏袖,伍無郁垂眸低語,“是有人故意,惡心臣?!币娝@幅模樣,紗幔后的女帝眉頭一皺,揉了揉眉心,嘆氣道:“坐吧?!?br>
            殿內也就點了幾盞燈,稍顯昏暗?!澳阆胱岆?,如何處置你?”伍無郁垂頭坐在紗幔前,微微直身,一副姿態很正的模樣。然后語氣平緩道:“臣想了三個辦法,陛下可以任選其一?!薄芭??還三個?”女帝眼皮一挑,瞥了眼紗前的伍無郁,垂眸淺笑,用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嘀咕了句,“又犯小孩子脾氣呢?”

            語氣沒有起伏,但卻藏著股怒意,也不知是沖誰?!笆??!蹦抢吓佥p輕一應,然后轉身離去。過了一會,外頭聲浪平息。女帝眼神帶著幾分冷漠,“第二個辦法?”眼神沒有亂瞟,伍無郁盯著自己膝上的雙手,恭聲道:“第二,收回賜臣的麒麟國師封號、麒麟锏、麒麟袍、羽主令,責臣遠離朝堂,回鶴山觀。

            如此,亦可平息眾怒?!薄暗谌??”依舊沒有波瀾,讓人聽不出喜怒?!暗谌蔽闊o郁深吸一口氣,“小懲大誡,明日朝會,在滿朝文武面前,痛聲訓斥于臣,打罰于臣,或剝奪封號,或收回麒麟锏……選其一?;蛟S亦可平息眾怒?!?br>
            “還有嗎?就這三個辦法?”聞此,他頓時有些晃神,抬頭看去,竟發現不知何時,女帝竟然披著衣袍,起身撩開了紗幔??粗鄣难凵?,沒來由的,咽下一口唾液?!皼]……沒了……”“哼!”只見女帝冷哼一聲,大步上前,一腳踹翻了伍無郁身前的暖爐,然后幽聲道:“覺得委屈了?覺得不開心了?覺得朕不信任你了?!

            還三個辦法,你當朕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所有人都把朕當作高高在上的君王,他們怕朕,忌朕!你呢?!”聲音拔高,女帝緩緩提起一根腰帶,“雷霆雨露,俱是君恩!朕給的委屈,沒有人可以發牢騷,也沒人敢!除了你……”

            啪!腰帶揮來,一下打在伍無郁肩頭。吃痛側身,伍無郁當即跳腳道:“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薄笆肿??心腹?”提著鑲著玉石的腰帶,女帝冷冷一笑,揮手又是一下,“朕讓你犬馬,朕讓你國人!”

            啪啪啪!鈍痛之下,伍無郁干脆來回躲避,抱頭亂喊著什么君臣大義,忠臣之信??伤胶?,女帝就打的越起勁,沒一會這好好的寢殿,就有些狼藉了。一旁伺候的宮女看著你追我逃的一幕,不禁有些咂舌。哪有皇帝親手打人的?被打的還到處亂竄,這……這成何體統……

            “別打了!陛下!別打了!”一邊喊著,那咻咻的玉帶還是不止。伍無郁頓時欲哭無淚。這氣氛不對??!剛剛還那么嚴肅的君臣對奏,怎就這么一會,就成了這樣……“喊??!說??!你伍無郁不是挺能說的?”許是打累了,女帝腳踩桌案,叉腰冷笑道。

            看著她老人家如此威武的一幕,伍無郁僅僅遲疑了一個念頭的功夫,就當即站住,認慫道:“臣知錯了!”哐當~女帝將玉帶扔到桌上,冷哼一聲,轉身回去坐下?!安粩[臉子給朕看了?”偷偷摸摸的打量著紗幔后的帝影,伍無郁眼底笑意升騰,彎身將凳子扶起坐下,“臣哪有那膽子……”

            “呵?!崩湫σ宦?,女帝擺擺手道:“來人,把溫著的銀耳羹端上來,嗯,給這賊兒也端一碗?!薄笆??!焙芸?,兩碗銀耳羹便被端了上來。伍無郁美滋滋地喝上一口,頓覺渾身舒坦?!安惶嵬忸^那些糟心的事,說說嶺南這秘庫?!?br>
            聞此,他連忙住口,端著小碗將事情講了一遍。涉及內衛的,以及他的猜測,絲毫沒有避諱,直接了當的說了出來。聽完之后,女帝怒哼一聲,靜了半響,才道:“朕知道了?!辈辉匍_口,寢殿恢復平靜,只有二人湯匙撞碗的聲音。

            ……“曹尚書,都進去這么久了,怎么還沒動靜?”李顯站在寢殿前的闊地上,攏袖看著一側昏昏欲睡的眾人,眉頭緊皺。曹長恭立在他身旁,目光緊緊盯著寢殿的燈火,緩緩搖頭。見此,李顯忍不住,大步上前,遇見攔住的近侍沉聲道:“稟報陛下,本宮要面圣!”

            那近侍低首垂眉,溫和道:“太子稍等片刻,陛下正在見國師大人?!睕]有說話,李顯眼神犀利地盯著他,而這近侍卻毫不退怯,依舊掛著笑臉,攔在前面。心中猛然一突,李顯臉色一變,當即揮袖一甩,大步離去。走到曹長恭身側時,低語道:“本宮困乏,先回去。這里就有勞曹尚書了?!?br>
            說著,也不等他回復,徑直邁步離去。見此,曹長恭雙瞳一縮,看了眼他的背影,遲疑片刻后,亦是悄悄離去。他二人一走,在場的人豈能發現不了?于是乎,這場轟轟烈烈的群奏,便悄無聲息地散了。第三百五十章:不賣命,不行啊

            寢殿內。一碗銀耳羹入肚,女帝也沒再開口。更沒說讓他走的話。這是想作甚?還想聊什么?心中嘀咕一陣,伍無郁似有所思,看了看殿門,瞇眼道:“太子殿下近日來,在神都到是頗有賢名啊?!薄芭??是嗎?說說看,有什么賢名?!?br>
            我知道個鬼的賢名!“這個……咳咳,呵呵……”尷尬一笑,便聽女帝冷笑道:“本以為,是個本分孩子。沒曾想,也是個見不得權勢的?!蹦弥鴮m仆遞來的絲帕擦嘴,伍無郁瞇瞇眼,輕聲道:“不一定是太子殿下的心思,怕是被旁人鼓動的也說不定。陛下當日允太子殿下開衙建班,不就想到了現如今嗎?

            再者說,細細想來,太子可都是按照您的意思,在做呢?!薄昂?,你到為他說話?”女帝慵懶地伸個懶腰,輕笑道:“做的是沒什么出格的,可這心里怎么想的,就不知道了。朕鮮少與太子說體己話,那日雖是動了惻隱之心,起了舐犢之情,可那番話,朕也有試探的意思。

            那日太子的表現,太子說的話,可險些讓朕落淚呢。話說回來,你那日……沒醉???知道的這么清楚?嗯?對了,你那日說的話,才更叫朕……感動?!变?!說漏嘴了!眼皮一跳,伍無郁挺直脊背,故意忽略女帝最后一句話,肅穆道:“啟稟陛下,臣以為,太子殿下與陛下,依舊親親之情甚深。殿下仍然心向陛下。

            陛下只需注意,那些圍在太子身邊的小人,即可?!毖壑虚W過一抹嘲弄,女帝擺擺手,“別想著糊弄朕,朕還沒糊涂。也不怕明說與你,那時,朕打算讓太子起來,制衡與你,至于是真的制衡,還是做給百官看,都行。但現在看來,哪怕是裝個樣子,太子都做不到。罷了,不說他了,說說你吧?!?br>
            說我?“呃,臣愚鈍?!蔽闊o郁剛剛說完,便見紗幔后,一名女官捧著一封信函,走了過來。心中好奇,他看了眼紗后的帝影,然后接過信函,翻看起來。不看不打緊,一看,頓時嚇了一跳。捏著信紙的手微微一緊,“胡利這是什么意思?忍不住了?!簡直胡鬧!”

            “這是你去嶺南時,收到的?!迸坌α诵?,瞇眼道:“別急。朕派人打探過了,番渾無事。他胡利怕是心中沒底,派密信來,狂言一番,探探我大周的意愿。朕已然妥善回復了?!毙牡滓话?,伍無郁松了一口氣,揉著眉心道:“西域之事,快了,但這個冬天,是肯定不行的。等來年開春,貧道詳理一遍,若是可行,就立刻上奏陛下?!?br>
            “嗯,你辦事,朕放心?!甭牭竭@番話,伍無郁不禁心中一嘆。怕是不僅胡利等不住,連陛下您老人家,都安耐不住了吧。這都準備好了……暗部,展荊,你可一定要爭氣??!等等,讓我去?伍無郁這才回過味來,抬頭愕然看向女帝。

            只見女帝隔紗淡笑,“三衛元帥,西路行軍大總管。統領三衛二十余萬人馬,為朕復土,開疆!這個頭銜,這份功業,如何?”眼底震驚之色仍在,伍無郁遲疑道:“上次督軍隴右,是因這差事本就燙手,無人愿去,這才讓臣撿了個漏。

            可這次,三衛人馬,共二十余萬大軍的統帥。臣,如何當得?臣,沒那個資格吧……”“呵,別跟朕說這些沒用的。若真將這份差事給了旁人,你這個從頭到尾忙前忙后的籌謀客,咽的下這口氣?”五指緊抓,伍無郁垂下頭,沙啞道:“便是還當個督軍,或領份參謀的職,臣也……也是……愿意的。

            而且,怕是朝堂諸公,不會答應的……”“伍無郁!”女帝一聲輕喝,看其抬頭,這才沉聲道:“朕要你明白一件事,自我大周一朝,朕,才是皇帝!朝堂、天下,都是朕,說了算!朝堂諸公,他姓甚名誰?他是哪幾個宰輔,又是哪幾家王侯?

            記住,他們是臣,朕才是君!朕愿意陪他們玩,他們便是諸公,朕不愿意,他們今日朱紫貴,明日便換囚衣!懂嗎?!”倉皇起身,伍無郁大腦一片空白,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擺弄手腳,就已然俯身大禮而下?!拔峄?,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雙白面繡金龍紋靴出現眼前,幾個手指點在自己發髻之上,女帝的聲音響起?!办o待明日朝會,朕先給你出氣。然后這個冬天,許你進出左驍衛大營之權,多與將士相處相處,來年之時,朕希望我大周,闊地千里!到時候,誰敢說朕吝封侯?嗯?”

            努力抬頭,仰視著面前的帝王,伍無郁雙眼有些茫然。女帝俯低身子,捏著伍無郁臉輕笑道:“千古帝王,麾下豈能沒有天驕輔佐?瞧瞧朕這國師,二十來歲,位比三公,隴右大捷,二平嶺南,蕩滅江湖,然后……復土開疆!不得了,不得了啊……

            后人翻閱史書,知本朝,逢澎湃事,當捶胸頓足,言:恨無國師勇,嘆無道人謀?!毖凵窕謴颓迕?,伍無郁望著女帝笑吟吟的眸子,沙啞道:“不,后人當言:恨無明君如女帝,用人不敢學女兒?!薄肮?!”仰頭大笑一陣,女帝拍了拍他的臉,揮手道:“回去吧,好好睡幾個時辰,明日朝會,穿的精神些?!?br>
            “是……”………………不知此時幾更天,只覺紅日轉瞬現。出了寢殿,外頭早已不見那群人,走在宮城間。伍無郁望了望眼前的夜幕,攥緊拳頭,低聲喃喃:“扛不住啊,遇見這樣的君王,哪位穿越前輩敢來說一聲,他能扛得???

            不賣命……不行啊……”第三百五十一章:規矩夜深,人無眠。伍無郁回到衙門,走下馬車,忍不住哈一口氣,像是能散去幾分寒意似的??蓻]等他多想,一件厚袍便披在了肩頭。抬頭看去,只見楠兒面帶笑意,正瞧著他。而衙門口,一道道身影亦是未曾離去。

            心頭一暖,伍無郁擺擺手,笑道:“散了,趁著還有幾個時辰,回去睡會?!薄白衩??!北娙斯笆诸I命,散去。牽起上官楠兒的手,他邁步走向觀機樓,一路上,她不問,他不說,曉得無事便好。幾個時辰睡下,倒也不至無精打采。

            伍無郁看著面前銅鏡中的自己,笑道:“若有一天,沒了這國師的權勢,想著就憑這皮囊,也該餓不死?!眹谒苌眄樑坜蹘?,聽到這句話,不禁吃吃一笑,“若真有那一天,我養你?!薄昂??!薄俅翁と雽m城,已是紅日高升,四下光明。

            有些好笑,伍無郁走在道中,其他人像是故意躲著他似的,老遠看見,就連忙躲過去,垂著頭,看都不敢看上一眼。嘖嘖,昨夜罵的痛快,今日怎不見那死諫的骨氣了?莫不是一夜寒風,給吹散了?想到這,伍無郁不禁噗嗤一聲,徒自笑了起來。

            “笑什么呢?”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側頭看去,只見張安正邁著步子,捧著一個小暖爐,湊了過來。二人緩步而行,伍無郁想了想,搖頭笑道:“沒什么,閣老愈發精神了?!毖凵駨碗s地看了他一眼,張安正嘆氣道:“無郁,昨日那件事,誰對誰錯,老夫不管,也不問。過去就讓他過去了。

            但你得答應老夫一件事?!币姀堥w老這般反應,伍無郁不禁一怔,遲疑道:“閣老請講?!睊吡搜鬯闹?,張安正垂眸開口,“以后,要按規矩辦事?!彪p瞳一縮,聽到這句話,他下意識便攥緊了拳頭?!澳氵€年輕,權勢尊位,便到了這個地步。做些錯事,沒什么,記得改就好?!?br>
            步履緩慢,張安正目光瞧著遠處,淡淡道:“但有一,不可有二。陛下能護你一時,護不了你一世。身居官場,便要按照官場的規矩來辦?!薄盁o郁,不明白?!毙渲羞o的拳頭,骨節發白,伍無郁擰眉道:“我那些手下,九死而回,回家連口水都沒喝,就被人……”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