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86556章(1 / 6)

              他們這些弟子,不像文太白,能夠以精純龐波的神力支撐自身,直接凌空飛渡?! ∧欠N方式太消耗一個人的精氣神了,他們之所以能飛身上空,完全是因為他們的神魂,在神變狀態有著翅膀,自可飛行?!  Z隆??!  天崩地裂,日月無光,好似世界末日。

            可就在這時,又是一道恐怖的氣息……突然暴漲!……被畢玉軒一拳打到了擂臺邊緣的白啟,幾近死亡,深深的陷入了重度昏迷之中,風從龍在第一時間趕來,跳上擂臺,蹲下身子,看樣子似乎是前來救治白啟的??墒聦崊s是,他暗中正在不斷的拉扯著白啟左手中指上的噓戒,十分大力,恨不得直接將手指折斷。

            可惡!為什么還拿不下來?風從龍急的滿頭大汗,長老席那邊的動靜令人驚懼,此時的形勢瞬息萬變,他必須趕快將東西拿到手才行。不應該啊,只要上一任宿主死亡,噓戒就會自動脫落才對。難道他還沒死?

            風從龍低眉看著整個人都已經扭曲得不成人形了的白啟身體,心里一狠,暗中伸出手,摸向白啟的心臟,掌心神元涌動,想要再給白啟補上一記,將其徹底滅殺??删驮谶@時,千鈞一之際,一道恒古不變,極具蒼涼的恐怖氣息,猛然從白啟身上爆,直接被將身邊的風從龍震飛開。

            接著,身體都已經擰成了麻花狀的白啟,從一根手指頭開始,身體一點一點的動彈起來,漸漸復蘇。咔擦……咔擦……不一會兒,白啟便恢復如初,除了衣服上的斑駁血跡,看不出有什么傷勢,但再次復蘇過來的他,卻自始至終緊閉雙眼,從地上僵硬的站起身來。

            遠古、荒涼、恐怖……長老席上,徐太虛等人屏息以待,感到莫名心慌,看著白啟的異變,隨時準備出手。唯獨文太白一人楞在一旁,滿臉詫異?!昂簟眱傻谰d長、凝實的白霧氣體,從白啟嘴角兩邊緩緩吐出,向上絲絲延伸而起,看著十分古怪。

            下一刻,白啟睜開了眼。嗚嗚嗚—兩眼一片猩紅,眼白部分全黑,眼瞳則血紅無比,透露這死亡的氣息,如同地獄之門,冥冥中,有鬼哭狼嚎之聲響起?!斑馈?!”白啟兩邊嘴角一揚,露出一口尖銳,象是鯊魚一揚的牙齒,并殘忍的仰頭大笑起來,可那一雙地獄之眼,卻始終盯著畢玉軒,一眼不眨。

            令人神湛骨寒!到底生什么事了!畢玉軒一臉慌亂,看著白啟目光閃爍。他怎么沒死?自己那一拳足以將他打爆,他怎么可能還活著?難道是死而復生?他又不是神帝,怎么可能死而復生?!還有……他的氣息怎么會如此怪異?象是一頭危險的猛獸,令人驚駭莫名!

            “他竟然沒死?還站起來了!”“這不可能!他剛才被打成那樣,必死無疑??!”“到底生了什么事去?令他死而復生?”擂臺下,觀眾們都是無比的驚訝,看著神色狂熱的白啟,不明覺厲。8第一百四十八章 瘋狂的白全黑

            一連串的疑問從白啟心底浮現出來,白啟有些茫然的看著四周,久久失神。眼前有一對撲楞翅膀,來回互相纏繞而飛的水晶鳥,格外惹眼,看著像是活的,但自始至終,都只是在重復一個動作。另外一邊,有一尊青銅塔底座,只有巴掌大小,底座上的塔身只留有一層,其他的全都斷裂了,也不知道完整的青銅塔是有多高。

            不遠處,一枚銀白色的指環,在空中不停的轉動著,時而發出耀眼的光芒,無比神秘。這是自己之前進來的那間藏寶室吧!白啟猛然回神。這么說……我通過考核了?白啟欣喜若狂,猛地轉回過身來。發現,身后就是是那個入口,并沒有什么特殊的變化,外邊那一堆人依然在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

            唉……看來是要為別人做嫁衣了。白啟頓時感覺被從頭到腳潑下來一盆冷水,從頭涼到尾。自己好不容易通過了白民國王的考核,外邊的那群王八蛋,看到這密室里的這些寶貝,一個個的不都得紅了眼么?那還會輪得到自己,有自己的份吶……

            想到這,白啟不免有些意興闌珊。咦?這是什么?白啟一低頭,發現自己右手背上面有一塊閃閃發光的銀白色神秘符號,還來不及細看,神秘符合就隱入了皮膚中,像是一幕錯覺。我看眼花了?白啟仔細來回的研究了幾遍右手,最終搖頭,然后看著眼前的密室,感慨萬千。

            從剛才的考核來看,自己果然沒有猜錯,這里是白民國的古遺跡?!渡胶=洝ずM馕鹘洝分杏杏涊d:白民國在龍魚北,白發被身,有乘黃,其狀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壽二千歲。大概意思是,白民國在龍魚居住的北方,哪里的人們披頭散發,全身毛發、肌膚雪白。

            國中有一種名叫乘黃的異獸,模樣像是狐貍,但與普通狐貍不同的是,乘黃背上生的有角。要是有人能坐騎到乘黃的背上,那么就可以延長壽命,活上兩千歲。另外,在《山海經》內,有兩個關于白民國的記載,一個在《海外西經》內,還有一個,則在《大荒東經》。

            《山海經·大荒東經》上記載:有白民之國,帝俊生帝鴻,帝鴻生白民,白民銷姓,黍食,使四鳥:豹、虎、熊、羆。而眼前這個白民國,明顯是《海外西經》上所記載的那個白民國。因為白啟在梁柱,以及其他兩間藏寶室內,看見了乘黃。

            也就是那背上長角,像狐貍一樣的異獸。而且,除此之外,還有諸多證明都指向這個古遺跡,是白民國的古遺跡。例如正殿內的那一株金枝玉葉。前世,白啟曾在另外一本古籍上看到過關于白民國的記載,書上說:

            白民國,人白如玉,國中無五谷,惟種玉食之,玉得葉即柔軟,味甘而脆。若宴客,則以膏露浸玉屑,少選便成美酒,飲一升,醉三年始醒。人有活千歲者……另外,還有古籍記載,說白民國的人,身著儒衫,面如白玉,書塾的書架上,琳瑯滿目,極盡奢華。

            國內的人都自認為自己很有學問,一個個態度傲慢不已,但是讀起《孟子》、《論語》來,卻錯字連篇,是典型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白玉宮殿里有沒有書架,白啟不知道。但是白啟可以肯定,這個古國度里的人,都是奢侈之人,從進廢墟開始,各處都可以看出端倪。

            所以白啟當時在看到中間的密室里空無一物事,就感覺不對。以白民國人奢侈成風的習氣,宮殿內的密室里頭,怎么可能出現一間空蕩蕩,什么都沒有的密室?如果說是提前被人轉移了,那么也應該一起轉移猜對??善渌麅砷g密室里都堆滿了財寶,淡淡唯獨這一間里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所以當時白啟立刻察覺到了一絲不對。

            所以在風從龍給自己下令,讓自己做打探密室這種冒險舉動的時候,白啟便將計就計,直奔這間空蕩蕩的密室。結果進來后發現,這里別有洞天。唉,不過現在說什么也晚了,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落在外邊那些人的眼里,恐怕他們現在已經發現了不對。

            這里面的東西跟自己是有緣無分……誒?不對!白啟掐滅了思緒,再次抬頭看向密室入口。結果發現,外邊的人一個個的都沒有行動,而是在交頭接耳的竊竊私語著。什么情況?他們為什么沒用動靜?白啟一臉懵逼。

            ……密室外,一群人看著白啟走入了密室中后,就沒了動靜。在他們眼里,白啟走進密室后,就背著他們,停在了密室里,原地坐了下來,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是在搞什么鬼。但不時又會站起來活動一下,似乎沒有遇上危險。

            難道……司文光自認白啟給了他一點提示,心思一轉,猛地行動起來,回身沖進了左邊的藏寶室內,一把抓起一堆靈寶,塞進了手上的青絲綢袋中,然后一個閃身,又立馬沖了出來,生怕發生意外。結果,一切照常,并沒有危險發生。

            ……安全!司文光這一舉動,立馬點燃了正殿里的緊張氣氛?!皳?!”眾星殿的殺破狼三星中的七殺大喊一聲,帶著貪狼、破軍兩人,率先沖進了右邊的藏寶室內?!靶菹氇毻?!”異人盟的華無為和曹金剛離右邊那間藏寶密室最近,也立馬沖了進去,兩伙人頓時交戰起來。

            “攔住他們!”山魂大風大手一揮,示意山魂黑水以及暗雷山的兩人,來阻攔云清瑤、風從龍等人。然后他自己一轉身,沖進了左邊的密室中,拿出了一個獸皮袋,開始大肆搜刮起財寶。這一路折損百來個神人,為的不就是這些寶物嗎?

            “混蛋!”司文光看著密室內準備一人獨吞的山魂大風,氣急敗壞,急紅了眼。然而,山魂一瑰攔在他的面前,兩人交手,難以脫身。云清瑤、衛道、風從龍等人,也與山魂黑水、暗雷山的兩人,戰成了一團。不過因為衛道這邊多了一個副手,四打三,再加上衛道攻勢凌厲,山魂黑水正面阻攔根本難以抵擋,最后,被衛道闖過包圍網,沖進了左邊的藏寶室內。

            “滾!”山魂大風當即出手,與衛道戰了起來。臥槽?!這他么的都什么情況?正中間的密室里,白啟看著外邊的景象,傻眼了。怎么就突然打起來了?難道……“風從龍!你個大傻X!”為了印證自己心中的想法,白啟猛地沖著入口大吼一聲。

            (感謝書友*征程*的100幣打賞支持~感謝書友好吧都存著的100幣打賞支持~)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瓶金色的血液為了印證自己想法,白啟左右看了看,跟著走到那一株金枝玉葉的幼苗前,然后緩緩抬起左手,隔著十步距離,對準樹苗。

            “收?!卑讍⒃谛闹心钜宦?。下一刻,面前那一株自己稍稍觸碰,就要被凍成冰塊的金枝玉葉的樹苗就憑空消失,跟先前那柄青銅塔座一樣,突然消失。然后,自己心底又一次升起了怪異的感覺。那就是,自己的左手中指骨內,再繼青銅塔座后,自己感覺里頭又多了一顆樹苗。

            臥槽!儲物戒指!這是神器??!白啟見自己的想法再一次被印證成功,興奮的原地蹦了起來。原本自己只是抱著一種破罐子破摔,無論如何都要得到一件寶貝的想法,來到這枚銀色指環面前。結果萬萬沒想到,老天跟自己開了這么大一個玩笑,直接給了自己一枚儲物戒指!

            這下好了,這密室里頭,還有什么東西是自己收不了的?事不宜遲。白啟趕緊走到自己最初看見的那一對水晶鳥面前,對其伸出了左手。下一刻,水晶鳥就在白啟眼前憑空消失?!肮?!”白啟感受著心底的那一絲怪異感,忍不住笑出了聲。

            “這些寶物都是小爺我的了!全部!哈哈哈!”在有些得意忘形的大笑聲中,白啟一步三晃的走到了那顆差點把自己壓死了的紫色寶石面前,伸出左手,用指環將其收進了自己的‘指骨’內。雖然此刻左手中指感覺奇癢難耐,可是比起這種收寶的快感,這種癢感根本算不上什么,完全可以忍受。

            就這樣,白啟動用著左手這枚自動融入到手指上的銀色指環,開始大肆的收納起密室中的寶物來。同時也沒忘記觀察外邊的戰況,著重的關注了一下云清瑤和衛道,以及風從龍那孫子。進來白玉宮殿的時候,云清瑤為了躲避山神石像的追殺,幾度透支神元,此刻的狀態和實力是有全盛時期的三成左右。

            盡管如此,她在與暗雷山的人交手時,依舊能夠保持著較強的姿態,無法擊敗對手,但也不會被對手擊敗,如魚得水。而另一邊,衛道與山魂大風戰的痛快,兩人動靜最大,已經在正殿內各個地方打了一遍,一時半會難以分出勝負。

            至于風從龍,模樣頗為狼狽。因為他一心想要去密室那邊拿寶,幾次強闖都被山魂黑水攔了下來,不僅沒能闖過去,反而把自己弄得無比難堪,模樣癲狂。從這里就可以看出,他比衛道要弱得多。最起碼衛道能夠從山魂黑水等人聯手的阻擊下突破出去,并與大荒山三人中,最為強勢的山魂大風,斗得不相上下。

            打吧,打得越久越好,自己正好能慢慢收寶。白民國古遺跡真正的重寶,其實都藏在白啟現在所在的這間密室里頭,可惜除了白啟之外,別人都不知道。所以白啟想要趕在別人發現之前,將密室內所有的寶貝都收進自己的儲物戒指中。

            雖然越到后面,收寶越困難。因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己后面每收一件重寶進自己的指骨里,左手中指就會突然傳來一陣奇癢。那種癢感已經逼近了白啟的忍耐極限。所以,在大概收了十幾件寶物以后,白啟接下來每收完一次寶物,都要在原地咬牙撐著,緩和上一段時間,等把那種癢感撐過去以后,才能再繼續去收下一件寶物。

            如此一來,這收寶的進度自然也就慢了下來,不再像剛開始那樣,一抬手就瞬間把寶物收了,轉手就能接著去收另一件?!昂簟卑讍M頭大汗的睜開眼來。顫抖的舉起左手,心里有些發后怕的看著左手中指。

            準確來說,是看著中指上的銀色指環。奇癢的感覺又一次增強了,這一次,白啟真的是拼了全力,感覺都快把牙咬碎了,才強撐了過去。那種感覺真的是讓人生不如死,白啟剛才都有一種恨不得拿刀把中指給剁掉的強烈沖動。

            到底是怎么回事?這指環的容量,到底是以什么為標準?自己還能往指環里裝多少件寶物?白啟心里有點發虛,一想到待會收寶,還要再來體會一次剛才的那種感覺,甚至會是比剛才還要強烈的癢感,自己恐怕真的會承受不住的。

            那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極限,超出自己所能承受的程度太多了。一個人平常一頓飯能吃一碗,極限是三碗,但如果硬要他一頓吃下三十碗,那還不得被撐死么?白啟有舍得的覺悟??墒恰粗即蟮拿苁覂?,僅剩的五件寶物,白啟又有點不甘心。

            他已經收了二十多件寶物到自己的指骨內,現在就只剩這么幾件了,怎么能夠放棄呢?并不是白啟貪心,而是如果不把這幾件寶物處理干凈的話,到時候外邊的人一進來,看見這幾件寶物,肯定會對已經進來多時的自己產生想法。

            那到時候,自己身懷儲物戒指的秘密,就有可能暴露出來,那事情就麻煩了?!霸僭囋?,如果實在不行,再想其他辦法?!卑讍⑦@么想著,轉身走向了一個懸浮在空中的水晶瓶前,對著水晶瓶伸出了左手。嗯?然而,隨著白啟咬牙激發左手指環,并已經準備好承受即將涌來的奇癢感時,卻遲遲沒有動靜發生。

            水晶瓶依然靜靜的懸浮在自己面前,沒有任何反應?!啊奔ぐl,激發……白啟反復激發了指環十數次,水晶瓶依然還在自己面前,并沒有被收入自己的指骨內。這種空落落的感覺,到時有點像自己第一次激發指環,什么都沒有收到時的那種困惑感。

            可是自己面前明明有東西啊,為什么收不進去?白啟一臉懵逼。難道是已經到了收納上限?抱著這種懷疑的心態,白啟將左手對準另外一邊,那邊懸浮著一塊玉圭。下一刻,玉圭在眼前消失,接著,如一萬只螞蟻啃食身體的奇癢感涌遍全身,令白啟瞬間崩潰。

            “呃——”喉嚨中不受控制的發出嘶啞的抑扼聲,這種癢感已經成了一種痛苦,令人生不如死。最后,白啟再一次撐了過來,渾身衣服全都濕透,整個人如同從水里剛剛撈出來的一樣?!澳锏摹卑讍⒛_步虛浮,站都站不穩了。

            臉色煞白的看著眼前的水晶瓶,白啟摸不著頭腦。怎么回事?明明還可以收納啊,怎么指環對這水晶瓶無效呢?恢復了一會后,白啟再度伸手,不信邪的再次對著水晶瓶激發指環,結果還是如先前一樣,水晶瓶沒有半點反應。

            什么東西?白啟皺眉,上前伸手直接抓向水晶瓶。結果出乎意料,他竟然輕而易舉的就將水晶瓶抓住,不由得拿到手里仔細端詳了起來。透過瓶身,隱隱可見瓶內有金色的液體。再三斟酌之后,白啟決定拔開瓶塞。

            頓時,一股腥氣沖鼻,令白啟一陣惡心、反胃,差點當場作嘔。但緊跟著,又有一股從未聞過的異香,從瓶內傳出,瞬間沖淡腥氣,令白啟渾身一震,神清氣爽。這是什么?血液?白啟通過瓶眼看著里面的金色液體,晃了晃瓶身,發現里頭金色液體十分濃稠,再加上一開始聞到的那股腥氣……他不又得聯想到了血腥。

            一瓶金色的血液?第一百二十四章 死咒印白啟忍不住將瓶身遞到鼻翼下,想要嗅嗅氣味,結果瓶身剛一湊近,一股異常的香味鉆入鼻中,頓時令人饑腸轆轆,食指大動。這東西好像會很好吃的樣子!白啟只感覺滿嘴***忍不住砸吧了一下嘴唇,緊跟著,他竟鬼使神差的,在一股莫名的吸引力下,將水晶瓶湊到了嘴邊……接著,仰頭喝了一大口!

            一嘴腥味,像是吞了最烈的烈酒一樣,火燒喉嚨,整個身體都因此而燃燒了起來?!鞍?!”白啟嚇得瞬間將嘴邊的水晶瓶拿開,差點就將水晶瓶丟掉了。剛才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會忍不住誘惑,喝了一口這玩意?!

            這他么的不會是毒藥吧?強忍著渾身的熾烈的不適感,白啟再三確認過后,認定水晶瓶內盛放著的,的確是一瓶古怪的金色血液。而且根據一番觀察,白啟錯愕的發現,瓶內的血液竟然還在自主流動,遵循著某一種循環方式。

            一瓶流動的血液,代表著什么?活血?天吶!一個不知在瓶子里存放了多久的血液,居然還很新鮮,甚至還充滿了活性?這到底是什么血?最后,白啟得到了答案。瓶子里所盛放的,恐怕是《山海經》中所記載的白民國異獸‘乘黃’的血液。

            因為白啟在瓶子里頭,發現了一根白色狐貍毛,就那么浸泡在血液之中。一想到自己剛才喝了一口這玩意,白啟就忍不住想要嘔吐。然而,就在這時,一股滾燙熱流從體內涌出。烈火焚身!“——呃??!”白啟扯著喉嚨嘶吼起來,整個人瞬間摔倒在地,在地上不斷掙扎著,來回翻滾。

            水晶瓶掉落在地,可是其中的金色血液卻像是黏在了瓶底,始終沒有倒出來。呃——啊啊??!要死了??!白啟手腳痙攣抽出,痛不欲生,意識也漸漸的變得模糊起來?!昂?!”血!恍惚間,白啟聽到一聲若有若無的獸吼聲,并瞬間理解了那一聲獸吼的意思,似乎是在呼喊血字,想要更多的血液。

            一股清涼的氣息從自己的天靈蓋灌溉而下,將體內那團無影無形的烈火撲滅,痛苦頓時減輕了很多,但并未完全消散。自己體內的經絡,時而便會受到像針扎一般的刺痛,依舊令人感到痛苦萬分。怎么辦?這乘黃血怕是有毒性,這么下去不是個辦法??!

            有沒有辦法解決這……對了!血!乘黃血!白啟突然想到了什么,掙扎著從地上坐起身來,撿起掉落在手邊的水晶瓶。有辦法的,白啟知道一個辦法,那就是……下咒!再來祥云山的路上,白啟曾研習過此次自己月比所獲得的獎勵,那一卷包含了六十二門術法的《無名古卷》。

            其中,他著重研習了其中的一門術法——《死咒印》。任何人,哪怕只是凡人,也可以在自己身上銘刻下死咒印,從而得到非凡的能力。而且,下咒的方法十分簡單,準確來說,死咒印的入門非常容易,對于擁有《無名古卷》,并通曉了全部死咒印銘刻圖紋和咒語的白啟來說,他只需要準備一樣東西,便可以對自己銘刻死咒印了。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