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5章(1 / 3)

            他笑了笑,一攤手:“我可不知道他們是誰,我也沒動手,我就是請了個幾個朋友,到自己的火鍋兒店吃飯。然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們就突然……”他故意拖長語調,趁機抓起旁邊一把塑料椅子,狠狠砸到路悠悠面前?!尽宦?,椅子就在她腳下爛成兩半,碎片濺起來,差點兒砸到她的腿!

            路悠悠白他一眼:“那么香,不好好吃火鍋,干嘛砸店?”“那不是火鍋,是,是敵人的糖衣炮彈,我們當然不能吃!我們,我們要給路老大你,爭氣!”小弟豁的站起來,大聲說?!班?,這看的,還是諜戰片兒???”路悠悠扶額。

            小弟也知道自己被諷刺了,可憐巴巴坐下,瞅杜高。杜高被他一瞅,也有點兒心虛,但想著,自己怎么著,也是帶著弟兄,給路老大拼命去的,她咋不領情,還諷刺弟兄們?這不是傷弟兄們的心?就有點兒不高興,黑著個臉,冷冷道:“你要是怕事兒,就別來,我們也沒準備連累你……嗷,嗷嗷!”

            話音沒落,腦袋上又挨幾巴掌,疼的杜高,一邊嗷嗷叫,一邊到處亂竄!可也是奇怪,無論他走到哪兒,路悠悠都能拍到他腦袋,他想著自己個兒高,就站直了躲,結果,路悠悠跳起來,跟扣籃似的,狠狠一巴掌,打的杜高,眼前都冒金星!

            其他小兄弟都看傻了,老半天才反應過來,一個個沖過來,想拉住路悠悠,救下杜高??上?,她動作太快了,他們根本抓不住,只好七嘴八舌的求情?!奥防洗?,你別打了,我們,我們也是替你出氣??!”“我們真不是無緣無故的砸店,那姓趙的算計你,到處散播你謠言,還連累外公,她就是想讓賀子涵他媽那種傻缺去鬧事兒,最后逼得,劉校長不讓你進一班!”

            “對對對,她說不定,還想逼著教育局,作廢你成績呢!”“所以,你們就砸人家店?”路悠悠一手抓著杜高的衣領,把他按在身邊的椅子上,回頭冷聲問。小弟們趕緊連連搖頭?!拔覀兡膬耗茉业牧说?,就,就砸了幾只盤子!”

            “剛砸完,趙老師她老公,就帶了一堆人過來,當著我們的面兒,噼里啪啦,把店砸了個精光!”“還抓出個服務員,照著他腦門,就給了一酒瓶子!”“然后,跟我們說,要是,要是我們敢說,這是他們干的,就,就拿酒瓶子,給你腦袋開瓢兒!”

            “當時,可嚇人了,小五,都嚇哭了!”一個男生說到這兒,聲調都變了。路悠悠氣喘吁吁,快被他們給氣死了!“那你們為啥不說?為啥不告訴警察,你們知不知道,你們不說,不僅要賠好幾萬,還要坐牢??!”說完,累的,鼻子一酸,哭了。

            ------------第二百零三章:排排坐,吐真情要說,杜高這幾個,也不是沒見過路悠悠哭。但那,好像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跟現在這種哭,完全不一樣?,F在她一哭,他們就心慌意亂,不知所措,一個個面面相覷,都把腦袋往胸前埋,覺得,自己必定是做了什么十惡不赦的大蠢事,才讓那么兇悍的路老大,都為他們流淚了!

            “嘿,有意思了,幾個大活人還得聽一條狗的話,現在可是以人為本的文明社會,怎能讓一條狗當了主?!睅讉€男學生在后邊嘟囔道。我一聽,火了,“別給我瞎在后邊嚼舌頭,不喜歡就別下去,要下去就得聽我們的?!薄靶「鐒e生氣,我那幾個學生都是在學校里做研究,很少出來,放心,我會看著他們的?!崩钗暮Yr著笑臉道。

            幾個男學生面面相覷,惱羞成怒,卻也不敢再開口。十幾分鐘后,等到每個人都系上了繩子,我這才從背包上摸出兩根鐵拐模樣的東西。李文海問:“小哥,這是什么?”“這叫下山拐,是我自己改造的?!薄靶「鐒邮帜芰€真強,這副下山拐雖然看起來形狀古怪,但很有科學原理,拐角呈四十五度,可以減緩下坡的重心不穩,另外拐腳還有釘刺,這樣就算地面再光滑,也不容易摔倒……”

            “教授開玩笑了,我可不懂什么科學原理,我只知道做東西要實用……”我說的這些都是用血換來的教訓,之前我們村就有兩個村民下去這洞,結果一死一傷,傷的那個也是因為這瘴氣,結果沒幾天全身長滿了膿皰,一個星期不到就翻白眼了,所以這也是大黃不愿意我下洞的原因之一。

            一切準備就緒,一伙人跟在我的身后進了洞。一進洞沒幾步遠,洞內頓時兩眼一懵黑。這洞穴很深,空氣中也散發著一股泥土腐爛的味道,我回頭再看看身后那群學生教授,發現他們早已沒了剛才的興奮勁,一個個的拉著臉,搞得像是要去參加葬禮似的。

            “幾位公子哥小姐,等下看到什么東西可別大叫,不然會有更恐怖的東西出現?!蔽翌I著大黃,一步步往里邊行去,這洞穴在外邊是呈扇形狀的開口,但一下來,其實就是一個大滑坡,長年累月的幽暗環境下,滑坡上的地面長滿了綠藻,而我手上的這對下山拐,剛好派上了用場……

            【作者題外話】:新書新征程,這本書中,會有上一本書焚尸匠一眾主角的出場,大家拭目以待,但劇情會更加懸疑和貼地氣,這是雞蛋第一次寫盜墓類的小說,期待大家的支持!'第04章唐伯虎真跡由于這洞穴我來過一次,所以我對這里倒也算是輕車熟路。

            只是這洞里邊的空氣著實有些不太好聞,我只得給自己和大黃也套上了個口罩,而大黃一套上后,則整得跟個滑稽的四不像似的……大黃在前面帶路,我在一旁打著手電筒,在后邊則是李文海和他的學生們。這個李文海絕對是個瘋狂的考古迷,本來滑坡就不好走,結果這廝愣是走三步停一下,一停就得蹲在地上,一邊拿著手電筒一邊用放大鏡研究起了地上的泥土。

            “小哥,這是黏質土,一般都是在底下深處才會有,沒想到居然出現在了這里?!崩钗暮5??!敖淌?,你意思是說,這個洞穴難不成是有人故意挖的?”有學生道。李文海點頭,“不錯,我們現在離地面也不過十幾米的距離,而這個黏質土,一般都是百米之外的地下深處才會出現,看樣子,這個洞穴下面肯定還有更深的地方?!?br>
            我不得不佩服這個李文海,單憑著看點泥土,就能知道洞穴下面還有更深的地方,但我肯定是不會帶他們下去那里的,那地方,不是他們能去的。我領著這一眾學生繼續往下走,有大黃狗在,一路上倒也顯得風平浪靜。但這平靜沒持續太久,我便看到前面出現了一層迷蒙的霧氣。

            “快,把口罩捂嚴實一點!”我道。其他人一聽,趕緊麻溜的將口罩捂住了嘴巴,但下一秒鐘,我身后突然響起了一道男人的尖叫聲!對沒錯,就是男人發出來的尖叫聲,雄壯中帶著幾分不可言喻的尖銳!我回頭一看,看見那尖叫的男人旁,出現了一跳只有手指粗,但長也不就過半米的小黑蛇!

            他大爺,這么一條蛇你就叫喚了?“別叫了,這是黑頭蛇的幼崽,小心別踩死它了?!蔽疫B忙道。那男學生一聽,總算是稍稍安靜了一些?!靶「?,這黑頭蛇有什么來路嗎?”李文海問道。我解釋道:“這黑頭蛇,是我們這邊的一種毒蛇,最喜歡窩在這種陰暗的地方,這蛇是群居動物,幾年前有個外地人就因為踩死了一頭黑頭蛇的幼崽,當天夜里,他就被一大群黑頭蛇尋上門來,然后給分尸了……”

            李文海大吃一驚,但我說的可沒一點假話,幾年前那個外地人的死狀我到現在還歷歷在目,死得真是一個慘,身體都被黑頭蛇的毒液所腐蝕,露出森白的骨頭不說,連塊完整的肉沒留下,最后還是堆了些干柴直燒成了骨灰。洞內陰暗潮濕漸甚,這隨著越發的往下面走,空氣逐漸變得稀薄不說,連路都有些不太好走起來。

            但李文海卻越來越開心了。李文海蹲下身,摸著那地上的泥沙,興奮道:“這是防水沙,古代人挖墓時都會用這種沙子來防水,作用類似于我們現在的水泥……小哥,看樣子下面應該會有墓穴,請問我們離下面還有多遠?”“不遠了,估摸著也就三五十米吧?!蔽倚睦锇蛋党粤艘惑@,這李文海牛逼??!

            “各位小心點,越靠近墓穴,說不定會有機關?!崩钗暮筮叺膶W生道。后面那幾個學生一聽到會有墓穴,頓時興奮得摩拳擦掌,我在一旁看得直暗笑……十幾分鐘后,我把李文海他們領到了一處錯亂狹小的洞穴,那里頭,正是一處墓穴。

            李文海喜形于色,他趕緊脫下口罩戴上了手套,小心翼翼的靠近到墓穴處,然后欣喜若狂的對照起了古墓的擺設……那幾個學生也開心得不行,各是操起了什么放大鏡,隔膜袋,還有那什么測量工具,對著那棺材一陣打量,我在一旁則一臉淡定的叼著煙,旁邊的大黃狗也百般無聊的搖著尾巴。

            幾分鐘后,李文海小心翼翼的靠近到棺材旁。身旁的幾個學生欣喜道:“老師,看這棺木,應該是梨木吧,如果是梨木的話,應該是明朝年間的了?!薄皩?,這一次老師肯定可以讓學校的其他人刮目相看?!鼻按┌俅?,唯獨馬屁不穿,任憑李文海再文質彬彬,也耐不住自己這幾個學生輪番的馬屁聲。

            我在一旁極破壞風景的道:“各位教授,趕緊開棺吧,開完我們就撤吧,興許還能趕得上晚飯?!睅讉€男學生沖我翻白眼,其中一個更是不屑道:“你懂什么?這可是文物,多么寶貴你知道嗎?哪能那么快就走,這開棺也要小心點才行,萬一損壞了里邊的文物,你擔待得起?”

            “是是是,文物寶貴,那你們慢慢開,我等著便是?!蔽疫肿炻冻鲆桓比诵鬅o辜的笑容道。幾個男學生哼哼了一下,似乎很滿意我這姿態。很快,在李文海的帶領下,這幾個學生從棺材底摸到棺材蓋,那臉上紛紛流露出一副滿足的姿態,看得我直起雞皮疙瘩……

            幾分鐘后,幾個男學生總算是動手準備開棺了?!靶⌒狞c,別破壞了里邊的文物?!崩钗暮_赌畹??!袄蠋煼判?,文物寶貴,我們一定加倍小心?!痹诶钗暮5哪恳曄?,幾個男學生先是將棺材蓋卸開,然后慢慢的推到一旁。此刻,幾個男學生神情緊繃到了極點,都目不轉睛的盯著棺材,我估摸著這棺材里要是有個女人,興許都能被他們幾個給看懷孕了不可……

            “棺開了,拿手電筒來?!庇心袑W生連忙喊道。男學生們打開手電筒,此刻,就連李恩也忍不住湊了上去。李文海老臉通紅,我叼著煙,一臉的云淡風輕。幾秒鐘后,我聽到男學生們發出了一陣驚訝聲?!袄蠋?,棺材內沒有遺體?!?br>
            “老師,好像也沒有留下任何陪葬品……”“不對,有留下了一幅畫?!笔?,男學生們難得欣喜了一把,他們小心翼翼的將棺材內僅有的“文物”給捧了出來。那是顏色泛黃的古畫,單看那紙質和顏色,就知道在棺材里放了不短時間。

            此刻,那些學生的目光都注視著這幅畫,他們緩緩將畫打開,然后將手電筒照了上去……我叼著煙,回頭一看,只見在那手電筒的照亮下,那幾個男學生神色驚喜不已。一男學生開口道:“老師,是唐伯虎真跡?!崩钗暮R宦?,頓時神色一動,“打開,讓我看看?!?br>
            三四個手電筒齊刷刷照向了那副唐伯虎真跡,赫然只見那上面,正畫著兩個你追我趕,腳踩著自行車的古人,而在那畫的旁邊,則還寫一行歪歪曲曲的大字:“唐伯虎真跡:蕭何月下騎車追韓信!”一瞬間,連帶著李文海在內,場上所有人臉色通紅到了極點,尤其是那幾個男學生,神情窘狀得不行,恨不得一頭鉆進地里。

            我強忍著笑容,一臉正經道:“誰那么壞?盜了墓就算了,居然還在棺材里留了這么一幅畫,忒沒良心了,害得我們千辛萬苦跑來這里……”就在我話音落下,大黃忽然走過去叼起了那幅唐伯虎真跡,然后在眾人的目視下,屁顛屁顛的搖著尾巴,一臉討好的將畫放到了我面前。

            剎那間,場上無數道目光齊刷刷向我看了過來,場面一度非常尷尬。'第05章茅山首席大弟子周小舍說實話,這一刻我很懷疑,我怎么就養了這么只傻狗,平時看大黃你也不蠢啊,怎么關鍵時刻就把我這個主人給賣了呢?我百思不得其解,但尷尬的是,這會連帶著李文海在內的那群人,目光全部盯著,尤其是那潑辣女李恩,那小眼神簡直就跟要殺人似的。

            我干笑了幾聲,隨即虎著臉道:“李教授啊,你們該不會是懷疑這畫是我留的吧?”“不是你,難道是你那條狗?”李恩嗆道。我深以為然道:“很有可能,我家這條傻狗就喜歡干這種事,前幾天這不還偷了隔壁寡婦家的內褲,被人家逮個正著,哎,你們說說,我這主人如此英明神武,怎么就養了這么條混狗呢?”

            面對我的討伐,大黃搖著尾巴直吐舌頭,一臉的無辜……“無恥,明明就是你自己干的事還賴狗身上了,我問你,這墓,你是不是來過?!崩疃鳑]好氣問道。我摸了摸鼻子,目光掃了一圈。得,看來今天這是逃不過去了。我干笑了幾聲,道了句:“曾經來過一次?!?br>
            “哼,我就知道,爸,這無恥的家伙一直在蒙騙我們!我說這一路上這么輕車熟路,就連進到了這墓了還那么淡定,原來這里邊的東西早就被你洗劫一空了?!薄拔艺f李恩小姐,你這話就扎心了,我來過一次,可不代表我洗劫過這里?!?br>
            “你的話還能信嗎?爸,我們那幾萬塊就不該那么快給他的,你看他現在這嘚瑟樣……”李恩憤憤不平,那張精致的小臉一生氣,紅彤彤得跟個蘋果似的,還挺好看了;而她那被皮衣包裹下的身材,也隨著氣呼呼的喘息上下起伏著,看得我差點眼睛都直了。

            好一會,李文海嘆了口氣,對我哭笑不得道:“小哥,你可一點也不厚道啊,這墓你都來過了,一點東西都沒有,虧我們大家伙白高興一場了?!薄袄罱淌?,名人不說暗話,我就是因為厚道才把你們帶來這里,如果換做其他村的賊小子,這會你們能活生生站著那簡直就是奇跡了?!蔽业?。

            “切,你少在那危言聳聽,爸別聽他的?!崩疃鞑粣偟??!袄罱淌?,我也不騙你,這墓,我三年前是來過一趟,但這里頭的東西我可沒碰,還有,你們來之前也沒指定去哪里,所以這可算不上是我耍賴?!蔽业??!靶「?,你這是門內人坑門外人,我們一路上風塵仆仆來到這里,可不是來看空墓的,今天你既然來了,何不帶我們去其他處轉轉?”李文海道。

            我鄭重其事道:“李教授,聽我一句勸,你們來這里拍拍照帶點樣本回去就得了,下面那地方,真不要去得好?!薄盀槭裁??”“為什么,那我給你說說為什么吧,沒錯,這洞穴下面是還有更深的地方,那里有沒有古墓我不清楚,但我知道的是,這些年來下去那地方的人,少說也有四五十人了,但至今,只有兩個人活著出來?!?br>
            我話音落下,李文海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連帶著李恩在內,也是面露震驚之色?!靶「?,你沒騙我們?”“教授,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嗎?你們來時也看見了,村子里的年輕小伙不少,但那老禿頭村長就非要讓你們找我,這是為啥?還不是因為他媽的那老禿頭對我懷恨在心,明知道我缺錢所以想暗地里弄我一回?!蔽业?。

            李文海半信半疑,但李恩和那些男學生們卻一點也不相信我的話。李恩冷哼道:“那你倒是說說,你怎么知道那洞穴就只有兩個人活著出來過?”我從口袋里摸出一包梅花牌香煙,點燃一根后深吸了一口,這才不緊不慢道:“我當然知道了,那兩個活著出來的人,一個是我爺爺,另外一個,是我爹?!?br>
            “那他們現在人呢?”“一個瘋,一個失蹤?!蔽衣曇舻?,香煙嗆鼻,可我卻平靜得跟個八十歲老頭似的,面無表情。李文海啞口無言,就連李恩也稍稍收斂了一些?!霸趺粗??”李文海好奇問道。我吐了口煙霧,道:“后來那幾個老美子全死了,至于那幾個摸金校尉,是臨死前爬出了洞穴,但身體,到這里以下全沒了……”

            我說這話的時候,順手在腰部比了比,李文海一看,當場臉色微微一變,那幾個男學生,也面面相覷了下后,不由得發出一陣驚呼聲。我狠狠吸了口煙,將煙頭丟在地下踩滅后,道:“教授,該說的我也說了,你們現在在這里取點樣品什么的再出去也成,只是下面的洞穴,如果不想死,就別去了?!?br>
            周圍幾個村的村民,早就將這處洞穴當做了禁地,也就外頭那些以訛傳訛的狗王八們不知道實情往這里瞎湊熱鬧。我把話撂下了,也不多說就站在一旁靜靜候著,心想你李文海再癡迷考古,也得為命著想吧……但我的預料最終還是落空了,這城里來的李文海,對古墓的癡迷程度遠超出了我的估計。

            只聽到李文海遲疑了好一會,隨即沖那些男學生們道:“大虎,你們和小恩回去,另外,留一個工具包給我,其他人都走?!崩钗娜A這話一說出來,我當場菊花一緊!我去,這個李文海瘋了嗎?讓自己的學生和女兒回去,自己留下來繼續探尋洞穴?這大爺是把這當闖關游戲有九條命可以復生了不成?

            我還沒開口,李恩和那群男學生說話了。李恩道:“爸,你不走我也不走,我就不信邪了,不就是一處洞穴嗎?還能恐怖到哪里去?!睅讉€男學生也紛紛開口道:“是啊教授,現在可是文明社會,科學才是真理,我們也不相信這洞穴有那么玄乎?!?br>
            “沒錯,我看說不定是某人為了貪圖方便將我們打發掉,故意給我們瞎扯故事呢,收了四五萬塊就想什么也不干,真把我們當傻瓜了不成……”我抬頭看去,發現說這話的男學生看外表娘里娘氣的不說,說句話還翹著蘭花指,氣得我想一巴掌就砸過去,看看這家伙是不是讀書讀傻了。

            不容我多說,李文海被自己學生和女兒這么一通話下,頓時心動不已。好半天后,李文海咬咬牙,沖我道:“小哥,我們還是想下去洞穴看看,不知道你什么意見?”我剛想說話,忽然間,大黃狂吠起來,接著,一道身影從后邊竄了出來。

            “嘿,教授們,這位老鐵要是不愿意,就讓小道帶你們下去唄,反正我們順路……”我目光看去,只見說話的這身影,竟是年紀和我相仿的小道士,只是這廝身上道袍破爛得就跟在路邊垃圾桶撿回來似的,臉上滿是一副自來熟的表情。

            我一臉不爽道:“你是哪位?居然跟蹤我們?”小道士沖我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道:“嘿,聽好了,我是茅山首席大弟子,姓周名小舍是也……”'第06章 尋龍定穴,入斗無回頭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周小舍,他的年紀和我相仿,而這個口口聲聲自稱是茅山首席大弟子的家伙,其實還真是從茅山下來的。

            當然,這都是后話了……我目光落在周小舍的臉上,這家伙嬉皮笑臉的沒個正經不說,剛才這一路上跟在我們后頭下來,我和大黃居然都沒能發現,可見,這廝還是有點能耐的。周小舍沖李文海笑道:“幾位大教授,你們要下去,剛好小道我也想,要不我們湊個伙,一起下去也好有個照應?!?br>
            李恩回應道:“哼,誰要和你搭伙,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薄昂?,美女你這么說就扎心了,小道和你打包票保證,小道人肯定是個好人,但正經不正經就不好說了……”“哼,王婆賣瓜自賣自夸,陳化凡,我問你,你到底帶不帶我們下去的?”

            我摸了摸鼻子,心里還別說挺糾結的,要不是半路上殺出來個周小舍,我肯定當即一口回絕李恩他們,但現在不行啊,我要是答應的話,這個來路不明的周小舍,肯定屁顛屁顛的帶著他們下去了……這會,我腦海里不自覺想起了以前我那死鬼老爹說過的話。

            他說過,尋龍定穴,入斗無回頭,無論什么時候都不要下來這個洞穴,除非是我足夠有本事的時候,要不然,死了都沒人給我收尸。我不自覺又摸出了一根梅花牌香煙,一旁的周小舍見狀大大咧咧也沖我要了一根,要完之后還不忘給我點燃。

            就這樣,兩個素未謀面過,年紀相反,一帥一丑(帥的肯定是我了)的兩貨,就這樣近距離面對面的吞云吐霧起來,話語雖然不多,但眼神之間的相互打量卻少不了。一旁的李文海他們也出奇的沒有出聲,場上氣氛一下子變得很是寂靜。

            好半天后,我狠狠吸了最后一口香煙,然后狠狠踩在了地上,道:“入洞憑天命,宜人少不宜多,李教授,你們一共是七個人,叫三個回去,留四個一起走?!袄钗暮R恍屑由纤畠?,一共有七個人,如果再算上我和周小舍,那就達到了九個人,而入盜洞,人少勝人多,也最忌諱單數,所以讓李文海那邊喊三個人回去,最穩妥不過。

            我這一說,李文海倒還好,但他女兒李恩可不樂意了?!皯{什么我們只能去四個人?我們一起來的,就要一起去?!崩疃鞯?。面對李恩的目光,我毫不躲閃,一字一句道:“要下洞,你們就得聽我的!”周小舍趕緊也出面當和事老道:“美女,聽這位老哥的,這要下洞,人多了反而不好?!?br>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