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7章(1 / 7)

            “你知道神都右武衛多少人嗎?不多,真的不多……而此地,確有二十萬大軍……”李顯眼神陰鷙,嗓音壓低道:“足足二十萬大軍,若此戰能勝,將其全數帶回神都,那將是一股可以左右天下的實力……”“夠了!”伍無郁暴喝一聲,然后目光幽冷道:“太子慎言!”

            “閣老可是在等我?”湊上去,笑呵呵問道。張安正眼神有些復雜,瞥了眼他手中的印符,沙啞道:“可怪老夫,把太子安排進軍中?”“不怪?!蔽闊o郁笑意暖暖,搖搖頭道:“莫說太子,本來我還以為,會是狄閣老隨我西征呢?!?br>
            “哦?”微微詫異,張安正沉吟道:“看來你也知曉,不會真只讓你一人獨領大軍。不過懷恩若是一同去,那這主帥與督軍的位置,就得換一換了?!眱扇苏f著,便走出了大殿。仍有寒意的風拂面而來,張安正緊了緊袖口,望著遠處天色,沙啞道:“此去西征,你有幾分把握?”

            “十分?!甭牭饺绱嘶卮?,老人不禁雙瞳一縮,漠然側頭,“休得唬騙老夫,跟老夫說句實話?!被匾曋哪抗?,伍無郁沙啞道:“怕是現在,不少人包括梁王乃至閣老,都以為無郁在費心如何壓服這三衛人馬,坐穩主帥之位吧?”

            迎著他的目光,張安正攥了攥袖口,平靜地移開視線,“老夫不這么想。老夫就想知道,你此去,有幾分把握?!睕]有較真,伍無郁順著他的話,繼續淡淡道:“十分?!薄昂?!”聽不出喜怒,但這個字卻說得極重。只見張安正抖了抖胡須,深深看了他一眼,道:“老夫等著你,大勝歸來?!?br>
            垂首看著帥印上的紋落雕飾,他伸手摩挲一陣,輕聲道:“不會太久,不是夏歸,便是秋歸?!蹦樒っ腿灰欢?,張安正張張嘴,卻是不知該說些什么。這時,卻見伍無郁緩緩抬頭,沖他笑道:“閣老莫非以為,無郁還是那個在環州城頭,瑟瑟發抖的小道士嗎?”

            沒有回應,張安正看了他半響,最終一言不發,甩袖離去。殿前金瓦廊下,伍無郁走至玉石欄桿前,望著宮城中身形挺拔的羽林衛,眼神幽深。他還沒走,因為他聽到了身后,傳來的腳步聲。不等來人開口,伍無郁便沙啞道:“陛下放心,閣老問是十分,您問,也是十分?!?br>
            “哼,當朕是張安正那個腐朽的糟老頭嗎?”女帝行至他身邊,望著遠處的老人背影,嗤笑道:“朕給了你,信了你,便不需從你身上,再得什么把握,尋甚子安慰?!毖凵裎⒉[,伍無郁瞧瞧瞥了眼身側的女帝,“陛下雄心壯志,無人可及?!?br>
            “回去吧,跟楠兒帶句話,朕想她了,你不在的時日,讓她多入宮來陪陪朕?!彪p瞳一縮,伍無郁眼神迅速下垂,斂去那一閃而逝的厲色,恭聲道:“遵命?!薄班?,再跟你提點一句,雖說太子會與你同去,且充任督軍之位,但不需顧忌他。無視便好。若他有何舉措,妨礙了你,大可綁了,等歸來之時,帶回來就好。

            “再派信使,朕要知道前線戰事如何?!迸圻诉^,沉聲開口?!笆?!”張安正應了一聲,折身而退。這幾日,陛下可派了好幾撥了,但那些信使現下怕是還沒到隴右,畢竟兩地相隔,太遠了……然就在他剛剛回歸本位時,殿外卻傳來一聲沙啞疾呼。

            “讓開!我有西征前線,十萬火急的軍情??!”“讓開!讓開!”“十萬火急??!”同一道聲音,由遠及近,越來越清晰,越來越讓人……驚懼。終于,那頭插紅翎的信使猛然撲進大殿,高舉著一方木匣,高呼道:“報?。?!西征前線大捷,大元帥十五日內,攻克敵城七十二座,滅其四國!

            大元帥言:九州完璧,山河永在??!”這人吼完,卻發現朝堂一片寂靜。頓時心中一愣,然后又喊道:“報陛下,西征大捷……”說著,他微微扶了一下頭盔,卻發現一名老人,大步上前,從他手中把那放著軍報的木匣,給奪了去。

            眼中余光四掃,只見滿朝大臣皆是望著自己,眼神盡是震驚跟不敢置信。第四百一十八章 高樓有人展笑顏“拿來!”女帝已然站起身,咬牙催促道:“快!拿來!”張安正手握木匣,十指用力,緩緩將里面的軍報拿出來,走向玉階前。

            幾乎是從女官手中奪走,女帝撕開軍報,迅速看了起來。在她看軍報的時候,所有大臣的視線,皆匯聚在她手中,那小小的軍報上。沒人開口,就連呼吸聲,都被強行壓制了。屏住呼吸,一動不動地盯著,看著。終于,女帝手臂垂下,她捏著軍報的手微不可查的輕輕顫著,然后迎著滿朝文武的目光,沙啞道:“伍無郁,我國朝天驕之子!西征,大捷??!”

            “呼!”壓抑之后,沉重的呼吸聲發泄般的呼出,所有人開始低聲議論著,交談著。聲音緩緩由低到高,漸漸變得紛雜。這不符合朝堂肅穆,但卻沒人去說什么。重新坐下,女帝一雙眼睛充滿神采,背脊直挺的將軍報遞出,笑道:“諸位愛卿傳閱瞧瞧吧?!?br>
            女官接過,然后走下玉階。還沒徹底走下,便被張安正一把奪過。他一目十行的看著,半響才抬起頭,望了一眼女帝,然后將信紙遞給旁人,默默站在一邊??此破届o,但嘴角微微抖動的胡須,以及眼神中難以掩藏的情緒,皆無不在表明,他此刻的心情……

            終于,軍報被幾名閣老一一查看過,然后由人接過大聲念出。聽完之后,眾臣臉上有大喜之色的,并不多。相反,面容沉凝的,不少。這其中,有的懷疑這份軍報的真實性,有的則是確信軍報屬實后,延伸到其他事的想法……“這軍報……是真的嗎?”

            一名兵部侍郎聽完后,遲疑開口。聲音不大,卻盡入群耳。氣氛微微一沉默,只聽張安正沙啞道:“上面除了帥印,還有三衛大將軍的印,且其中所報,雖然有些異想天開,但細細想來……倒也合乎情理?!笔钦娴?。確定了基調,眾臣頓時又開始議論起來。

            “好了!”女帝聲音帶笑,“都別議論了,國師說的好啊,九州完璧,山河永在?,F在故土皆復,諸位都說說,該如何治理吧?!甭劥?,一名御史卻是大步走出,擰眉道:“啟稟陛下,既然戰事已畢,應當派人速速傳回國師。留守三衛大將軍便可?!?br>
            眉頭緊皺,女帝眼神微冷。只聽這御史繼續道:“如此大捷,國師功不可沒,理當速速回京,接受封賞?!北砻髡f的好聽,還不是怕他久鎮軍中,又有如此潑天大功傍身,生了別的意思?復土,開疆。前兩個字有不少人猜出來了,曉得為子民復仇,只是個大義旗幟。但這后兩個字,曉得的人,一雙手都數的過來。

            女帝不管如何說,當初,其實心里預期便是復土,至于伍無郁說的開疆,她其實心底,不太相信。但現在這種情況……或許真能開疆!但……要不要召回?女帝,遲疑了。她沉默著,沒有開口。那御史也沒打擾,就這么靜靜等著。

            如此大捷,簡直罕見。她以前說過,下次遇功不賞??烧婺懿毁p嗎?不過是為了讓他領軍的由頭,安撫一下人心,增添一些籌碼罷了??伞瓘屯寥绱?,開疆之后……這國師……自己還能……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就在張安正準備站出來時,女帝的聲音,篤定響起。

            “前線如何,朕與諸位,不能親知。戰事復雜,一切以大元帥之意為準!增派來往信使,令大元帥,三日一傳軍情,來往不絕就是?!睕]再說國師,而是說大元帥。何意,不言而喻?!氨菹?!”“退下!”女帝厲喝一聲,怒視那名御史。

            道袍底色純白,繡金滾邊,上面有淡線繡著云紋,低調且奢華。雖不扎眼,但卻能讓人一眼看出,這件衣服不俗。說實話,他伍無郁的所謂道袍,皆是織造司所制,不僅樣式,布料,就連云紋,都有講究。說是道袍,實則已然是華衫,還不是一般的華衫。

            眼神有些渙散,上官楠兒輕輕抬手,撫摸著白袍,然后輕輕將頭顱,靠過去。熏香味彌漫,她聳動一下瓊鼻,眼瞼下的杏仁大眼,略有疲憊。午時之前,她在衙門處理公務,午時之后,則入宮面圣。陛下一如往日她在宮時那般待她,可她卻總覺不安。

            每至深夜,總是會……難眠。伍無郁走了多少日,她就多少日,沒有笑過了。本就清冷的性子,加上面無表情的樣子,就算不說重話,底下的人也自然有些發憷。做起事來,自然是輕手輕腳,生怕引來她的一個淡漠眼神。不過此刻,咚咚咚,木梯上極快的腳步聲,卻響起。

            柳眉一蹙,上官楠兒放開白袍,慢慢走出屋外。剛剛走到,便見華玲滿頭大汗,一臉興奮地喊道:“上官姐姐……”“你叫我什么?!”有些不悅,上官楠兒擰眉開口。喉頭一哽,華玲被她的眼神嚇到,呆呆站在原地,“上官……大人?!?br>
            瞥了她一眼,上官楠兒這才淡淡道:“何事如此匆忙?”眼底興奮迅速浮現,華玲攥著小拳頭,難以自持道:“有紅翎信使傳來軍報,說前線大捷,大人他……大人他十五日內,就打下了七十二座敵城,滅了四個國呢!滿城都傳遍了,大家都在議論呢……”

            她小嘴巴巴正說著,卻見上官楠兒臉上一片呆愣,“你說……你說什么?”咕咚……咽下一口唾液。華玲小聲道:“前線大捷,大人他十五日……”還沒說完,就見清冷的上官楠兒臉上,滴下兩滴淚珠,隨即便是一個乍破寒冬的盛春笑顏。

            第四百一十九章 西域求援大勒城,安丘王宮一處院落里。伍無郁一身素袍,閉著眼躺在一張大椅上,正曬著太陽。他懷里則抱著毛發蓬松,兩個眼珠子一藍一綠的大肥貓?!昂l`,別鬧?!本従彵犙?,他眼珠下瞧,抬手輕拍了一下懷中肥貓的腦袋,這才側頭看向近下侍候的寧曼寧妙二女。

            被起名叫海靈的肥貓倒也通人性,被輕拍一下后,就果真不再亂動,靜靜趴在他懷中,瞇眼打著低呼。十分愜意?!斑@海靈,倒也命好。戰前,被安丘王后寵著,戰后,又被大帥抱著。果真羨煞旁人?!睂幝搜畚闊o郁懷里的肥貓,細語說著。

            一旁的寧妙亦是看向這,眼神微動?!按髱洝敝灰姽暾驹谶h處,低聲呼喚。見此,他淡淡一笑,然后起身,將懷里肥貓遞過去,“你倆玩吧?!闭f著,不理肥貓不滿的聲音,徑直走向恭年?!霸趺戳??”聽到詢問,恭年一臉古怪,然后想了想,饒頭道:“那個羽廿又來了……”

            羽廿來了?此時距離上次,可過去不少時日了。伍無郁瞇著眼,沙啞道:“讓本帥想想,他這次來,一定帶著更多的禮物吧?”“是……”恭年比了一個手勢,低語道:“足足百輛大車,還有上千匹駿馬,看樣子,急得很。說是要見大帥……”

            抿唇一笑,他眼中流露出一絲精光,“沒猜錯,應該是來……求援的?!薄扒笤??”恭年一愣,指著自己詫異道:“向我們求援?他們傻了?”“哼!”輕哼一聲,伍無郁笑道:“這些時日,番渾打的愈加兇殘了,完全一副不要命的架勢,他們那所謂的八王盟軍,可撐不住。

            向我大周求援,不過是意料之中的事?!薄霸捳f番渾這般兇狠,也著實讓屬下震驚。他就不怕我們……”不理會恭年的嘀咕,伍無郁淡淡道:“去,把這羽廿安排到大殿,讓陳廣他們以及麾下一眾將領也來,我稍后就到?!薄笆?!”

            恭年匆匆轉身,伍無郁便聽到寧曼輕聲道:“大帥,還要我跟姐姐陪您嗎?”“不必了?!甭曇舻统?,他目光深邃道:“為本帥著甲!”要披甲?寧曼一愣,一側抱著肥貓的寧妙卻是雙目一凝,當即放下肥貓海靈,頷首應是?!?br>
            坐在安丘王位之上,伍無郁一身甲胄在身,底下皆是密集將領。全不同上次奢靡氣氛,這次,大殿內則彌漫著一股肅殺!“帶寶麗使者?!薄按髱浟?,帶寶麗使者!”很快,羽廿便來到了殿中。當他看到殿內的情形時,不禁一愣,特別是伍無郁全甲在身,目光犀利地望著他,頓時讓他心底,直突突。

            “下國使臣羽廿,參見上國大元帥?!睆姺€著心神,羽廿恭敬開口,然后便將這次自己帶來的禮品,一一念了出來。剛說到一半,就見伍無郁擺擺手,笑瞇瞇道:“不必了,貴國的情誼,本帥曉得了。但貴使這次,不僅是送禮這么簡單吧?”

            心中略有不安,羽廿視線看向秦嘯,卻見其默立一處,并不看他。微吸一口氣,羽廿沖伍無郁拱手道:“回大帥,那番渾蠻子攻我西域,大肆殺戮,已然攪得我西域百姓,民不聊生。西域力弱,難抗豺狼,還望天朝上國垂憐我等……”

            “哦?番渾打你們了?”明知故問一句,伍無郁收斂笑意,沉聲道:“怎會如此?可是你西域哪國,惹了番渾?”“絕無此事,大帥明鑒??!”羽廿激動道:“那番渾就是一群蠻子,毫不通禮,二話沒說就派兵滅了芝蘭國,我西域其他諸王去向他討個公道,誰知這番渾竟然理也不理,蠻橫開戰……”

            他一通訴說,委屈的不行。然后說完,就一臉哀求地望向伍無郁。沉吟片刻,伍無郁這才開口,“對此事,本帥亦是氣憤萬分。不知你們西域諸王,想要我大周如何?”“求天朝出兵,助我諸王,戰退番渾?!庇鹭フf著,眼中流露出一抹期盼。

            “是這樣啊……”伍無郁恍然,繼而露出為難之色,“可我大周戰事已畢,待到皇帝之命傳來,我們就要撤軍了。且無皇帝之命,便是本帥為三軍主帥,也不好妄動兵戈。不如這樣,貴使且候,本帥這就派疾使回京,請陛下裁決。

            放心,最多兩三月,陛下之命便能傳來,屆時再議,如何?”最多兩三月?那時候……臉色一片醬紫,羽廿凝噎一陣,這才苦笑道:“大帥,戰情如火,西域百姓正處水深火熱之中,還望大帥……從速派兵啊……”“唉,本帥當然于心不忍?!?br>
            伍無郁搖頭喟嘆,“可無君命,本帥豈敢妄動大軍?若是被人參上一本,便是本帥,也得吃不了兜著走啊……”見此,羽廿視線掃過四周將領,卻見其各個眼觀鼻鼻觀心,一言不發。暗咬牙關,他心中升起一陣無奈,然后看向伍無郁,“若大帥愿意派兵,我西域八王愿贈金銀五十萬,戰馬五千匹……”

            “金銀百萬,戰馬萬匹?!笔裁??聽著這轉變的有些突然的話,羽廿一時沒回過神,呆了片刻,然后下意識點頭,“好……”“那就這般說定了?!蔽闊o郁起身,笑道:“本帥這就安排大軍,貴使先下去歇息吧?!边@是……成了?

            羽廿看著前后轉變這么快的伍無郁,腦袋微微眩暈。不是剛還說什么君命嗎?怎么這就……暈乎乎地被請出大殿后,這才在心中狐疑道:這大元帥……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使命完成的有些突然,他回眸看了眼殿內的一片甲胄,這才慢慢離去。

            不管怎么說,至少這大元帥,愿意出兵了。至于金銀戰馬,八王應允下的,可是遠不止這些。如此說來,自己還為八王省下來不少!自己又要得賞賜了。這樣想著,他心中遲來的喜悅這才涌現,然后心滿意足的,跟著帶路的士卒走著……

            看來自己還真是個合格的使臣。第四百二十章 出兵西進待到羽廿離去,伍無郁這才瞇眼看向陳廣他們?!拔鬟M的時候,到了?!甭劥?,陳廣上前一步,皺眉道:“不知大帥是準備匯番渾而擊西域,還是助西域而退番渾?”大戰到了這般地步,是他們誰都沒想到的。

            但也是預料的情況之中,最好的一種。不必攻城,現在雙方人馬皆在一地,周軍只需率兵過去即可。且主動權,全在他們手中!聽著陳廣的話,伍無郁瞇眼道:“你們的意思呢?”眾將互相看了一眼,沒有再向以前那樣議論,而是齊齊拱手,“末將皆遵大帥之令!”

            眼瞼下垂,伍無郁措辭一番,然后淡淡道:“通吃雙方,我們做不到。甚至完全吃掉一方,都不行。若有這般打算,大戰一啟,我軍怕會受到慘烈的代價。且所獲疆土,需在我大周能承擔的范圍內,否則拼命打下來,也得不到。因此,西進之后,擴疆千里,不過多去貪,最好?!?br>
            秦嘯沉思片刻,遲疑道:“大帥的意思是……”“一盤肉,兩個人吃,必定彼此爭奪不休。但若是三個人吃,則彼此之間,皆有顧及,不敢妄動,這盤肉才能存在的長久?!蔽闊o郁瞇眼道:“這西域之地,便是盤中之肉,我們大軍撤后,此地若西域、番渾、與我大周皆存,才是最好的情況?!?br>
            李廣義想了想,站出來道:“可這盤肉,現下已到了劃分份額的時候了。只有份額劃分好,才可彼此顧及,否則只會亂作一團。我軍現在執刀分肉,如何讓番渾與西域,皆服?”“讓西域他們服氣,不可能?!蔽闊o郁沉聲道:“這盆肉,本就是西域的,現在我大周與番渾,要來吃,他怎么也不可能服氣,但我們要做的,就是讓他們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心不服口不服隨他,但不敢伸爪子就好?!?br>
            “如此說來……”陳廣篤定道:“大帥是要匯番渾,擊西域!”“沒錯?!蔽闊o郁神情肅穆,“兩害相權取其輕,不要看我們幫了誰,能得什么好處,而要看我們打了誰,對我們的害處小。若擊番渾,我大周與西域聯軍,勢必能夠將番渾逼回高嶺之地。然那時,這盤肉前,可就剩我們與西域二方了。

            現在不會如何,那一年后呢?幾年后呢?所謂金銀百萬,戰馬萬匹,不過小數爾,本帥是為了誆那羽廿,安他們西域八王之心的。西進之事,不進則罷,若進,必要疆土。在這一點上,唯有番渾,與我等利益相同,且無相左之處?!?br>
            “還有一點……”秦嘯沉吟道:“番渾也好、西域也罷,這些邦國,最是不長記性。他強則欲奪,他弱則稱臣。若番渾退走,我軍又無法徹底上高地與之作戰,因此他們休養生息幾載,恢復過來,勢必會報復我們失約之事。屆時,我大周怕是難安。

            但若是留番渾,擊西域,則如大帥所講,三足鼎立,皆有顧及?!薄澳蔷瓦@般說定,合番渾,擊西域,三家分肉?!薄白窳?!”“大帥,我等如何行事?”“據探報,他們并非所有兵力皆在一處,這寶麗國,還有八王留守的一個萬騎!”

            本帥親隨大軍,屆時具體如何做,本帥再示下?!薄白窳?!”“速速下去準備吧……”伍無郁剛剛開口,一名士卒卻是高呼而至,“報!朝廷傳信,陛下有旨!”聞此,所有人頓時沉默了。來的竟如此之巧……若這旨意是真讓他們班師的,又該如何是好?

            說句實話,到了現在,就連伍無郁心中,都沒確切把握,他也不敢篤定,女帝會不會在這時,召回他……畢竟這復土之戰,太快、太猛、太讓人……震驚了。那士卒高舉信報,見滿殿將領皆是沉默,頓時也悄悄放下手。片刻后,秦嘯握了握拳,垂頭道:“末將還需速備軍務,不如大帥先聽陛下之令,而后傳達?”

            這話……就有意思了。軍務當然是個幌子,他不聽,讓伍無郁聽完后再傳達。若陛下沒有下令班師,那自然最好??扇羰窍铝畎鄮熈?,可伍無郁不想回去,那這命令究竟是如實傳達,還是怎么……就看他大元帥自己的了。反正他是聽帥令行事就好。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