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383章(1 / 9)

              “自然是可以的,王上來此,小熊深感榮幸?!薄 “讍⒖粗∧?,暗自猜測著她的目的。早要是知道她會過來,自己早就取了青銅壁跑了多好,每次遇上她總是沒有好事?! “讍⒑ε侣闊?,眼珠一轉,心里就有了計較。

            第二百五十九章 你們在找死“師兄,快醒醒??!”那個神帝還寄托著最后一點希望,可是直到他體內的氣血和神元流盡,也沒有看到李昶的表情有半分的變化?!澳銈?,誰都走不了!”李昶看著幸免于難的五人,冷笑著。

            “我拖住他,你們找機會把他的手砍下來!”說話的是林太清,這個平素氣定神閑的指劍神帝此時一針見血地看出了李昶的弱點。誠然那把魔劍銳利無比,不是神器根本不是它的對手,但是如果能把魔劍和李昶分離開來的話,沒有了魔劍的李昶就好像沒有了爪牙的老虎一樣,不會是他們所有人的對手。

            只是讓人與劍分離,他們總歸還是有辦法可以做得到的?!肮?,你是癡人說夢!”連近身都不敢的這些人,要怎樣才能把神劍從自己的手中奪走,恐怕剛碰到自己的劍,那些法寶就被自己的給砍成破爛了。李昶渾然不怕,手中的魔劍在思考著眼前的五個人,誰的氣血神元會更好吃一些。

            五個人相互對望,主意既定,林太清面帶笑容,機會從來都不是等的,而是要靠自己主動去創造?!叭f劍朝宗!”之間林太清腳踏光劍,身后的神魂給他加持著神元,出最強的一擊,離體而出的神元匯聚成一柄又一柄的青色長劍,在空中懸浮著,劍尖指向李昶。

            十把!百把!千把!不多時青劍密密麻麻地刺向李昶!“哼,看我一劍破之!”李昶完全不會害怕,這些青劍全都是神元凝聚而成的,對于魔劍來說,不但構不成威脅,反而是它極好的美餐。一片紅光掃過,李昶正在得意自己的修為突飛猛進的時候,突然覺得腋下一陣疼痛,竟然是一把不起眼的小匕插在了那里。

            “就是現在!”林太清高聲喊著,其余幾位應機而動,紛紛舉著兵器或是法寶砸向李昶?!澳銈兌际窃谡宜?!”李昶想要拿著握著魔劍的手恨不得要將眼前看到的所有人都殺光才行??墒撬F他的手卻不聽使喚了起來。

            原來林太清已經靠近了他的身邊,握著匕挑斷了他的手筋,讓他暫時無法控制魔劍動作?!斑€不快點動手!”林太清清楚機會只有一次,下一次,李昶定然不會再上當了,所以他們一定要一次獲得成功。神帝的恢復力強大無比,像李昶這種只差分毫的就能晉級天神境界的人,恐怕過不了多久就能恢復過來了。

            但是林太清又怎么會給他這樣的機會,眼看其他幾個神帝沖上來之后,又都被李昶直接用掌拍退,但是林太清哪里肯退,神元灌注在腿上,身體內猛然下陷了三分,在地上踩出一雙深深腳印。林太清握著匕的手用力向下一滑一拉,切開李昶的半個胳膊。

            轟隆一聲!山魂赤土抓住了巨虎的尾巴,用力地把巨虎摔在地上。巨虎從深陷下去的土坑里爬了起來,剛想吼出,卻又被山魂赤土摔到另一邊??吹蒙袢藗兌继峋藁⒂X得疼。往左摔,往右摔,往左摔……巨虎的嘴里被摔出血,兩只眼睛漸漸閉了上去。

            “這也太強了吧!”“我看天人宗的李玄虛打不過他?!薄澳愣裁?,他也就是力氣大點,會點靈術,怎么可能是李玄虛的對手?!薄澳銈儼l現了沒,他剛才根本沒有神變!”第一百九十三章 最強者光幕上的畫面多了起來,神人們議論著誰最有可能成為今年的第一。? ? ? 當然他們不管怎么討論,都沒有人看好那個無恥至極的宗門敗類。

            在其他參賽弟子都開始奮力抓捕擊殺魔獸的時候,有一處畫面顯得格外的與眾不同。這幅畫面吸引了絕多數神人的眼光,在此起彼伏的驚嘆聲中,畫面中的弟子一直在逃跑!白啟!風破浪看向光幕上的眼神充滿了不甘,他沒有辦法接受那個搶了自己機會的家伙在賽場上不停地逃命,如果可以的話,他恨不得——

            “殺了他?!倍呁蝗粋鱽磉@樣的聲音,他轉頭看向幾位真傳師兄那邊,師兄們也在觀看著光幕上的畫面,熱烈討論。這真是一個危險的地方。白啟一邊逃命一邊想著,他的后面有一只白色兔子一樣的魔獸,正瞪著紅得光的眼睛追著他。

            初階魔獸——月光兔。這只月光兔額前有一小撮月牙狀的銀色毛閃閃光,奔跑的四肢矯健有力,與白啟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了。夭壽了,兔子也想吃人肉了。白啟不是沒有想過和這只兔子殊死一搏,可是他賴以為豪的鶴步每每把自己的臉送到兔子的爪子上,扔出去的機關丸也被兔子輕而易舉地就避了開去。

            打不過就跑,可是這只兔子亮著自己兩只閃閃光的大板牙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白啟覺得已經生無可戀了?!斑@家伙也太弱了吧,連只兔子都打不過?”“煉血六轉,你以為有什么用,玄都宗這一屆弟子是沒人了吧?!?br>
            “沒什么好看的,我估計他連第一夜都撐不過去?!绷】崭吲_之上,六大宗門的弟子們也在為自己的同門師兄弟各自加油,就算是已經成為十幾萬神人眼中的宗門敗類,白啟也有著屬于他的支持者?!皫煹馨?,不管怎么樣,抓一只最瘦小的魔獸也好的啊?!?br>
            當美人師兄看見白啟遇到那只月光兔的時候,他以為白啟這一下總歸要有所斬獲了,可是沒想到白啟居然連一只月光兔都打不過?!安粦摪??!笨粗讍⒃趺炊荚也恢械臋C關丸和靈符,美人師兄也覺得這孩子沒的救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其他弟子的獵殺水平也隨著分數的統計顯現出來。暫時得分第一的赫然就是有著獨角魔獸幫忙的李玄虛,第二名則是眾望所歸的山魂赤土,第三名居然是云清瑤,此次大比中唯一的女弟子。許多神人趕緊把目光投向云清瑤,剛好看見一道道青色火柱沖天而起,被火柱擊中的魔獸變成一塊焦炭躺倒在地上。

            女武神一般的云清瑤把那塊焦炭收入靈獸袋中,散開神識,感應著下一個魔獸的氣息,不一會兒,扇動背后的翅膀,飄飛前行?!斑@也太猛了吧!”“廢話,也不想想人家的神魂可是青鸞?!薄皞髡f級的神魂啊,羨慕都羨慕不來?!?br>
            神人們仔細看著光幕上的積分排行榜,突然現新大6一樣地大叫起來?!翱炜窗?,有個家伙到現在為止還是零分?!薄斑@也太沒用了吧,我去我也行啊?!薄斑€不如不出來呢?!薄肮皇悄莻€宗門恥辱!”所有的神人都覺得玄都宗是瞎了眼才會選這樣的人做弟子,尤其是那些曾經參加過玄都宗入門考試的神人們。

            而零分的保持者白啟現在覺得頭好疼,那只兔子為什么要一直追著自己不放,自己不就是上去踹翻了他的晚餐嗎,自己沿途都不知道丟了多少靈果了那只兔子怎么還是死命地追著自己???白啟跑著跑著實在是跑不動了,一只小兔子而已,你以為小爺真的打不過你不成,小爺要認真了。

            只見白啟緩緩轉過身來,目露兇光,手朝著靴子一摸,卻什么都沒有摸到。圖窮匕呢?來不及細想,那月光兔已經撲了上來,兩只紅寶石一樣的眼睛出血紅兇光,張開的嘴巴兩顆門牙鋒利異常。只見那月光兔腦門上的銀色毛一閃,已經躥到了白啟的身前。

            太快了吧?哪有這么兇的兔子???白啟對兔子的印象還停留在屏幕里那白絨絨的一團以及飯桌上那香噴噴的一碗,哪里知道兔子狠起來直接朝著人的脖子咬的。北冥光!白啟的手心陡然亮起一團斑斕的光,他把舉起來擋在面前。

            看著白啟戰斗畫面的神人們表示不能繼續淡定,這也能叫精英弟子啊,和一個月光兔打起來都要這么費力?最終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白啟終于打敗了月光兔,但是他的積分還是零。月光兔,跑了。堅持圍觀白啟大戰月光兔的神人們爆笑起來,這個敗類其實就是來搞笑的就對了。

            不知不覺間賽場就被夜色籠蓋住了,天上有一輪明月散著清輝,但是在叢林的陰影之中,危機四伏。連高臺上的幾位神帝都正了正身子,資格賽的第一個夜晚,向來是弟子們被淘汰最多人數的一個時間段。夜色中的山林之中,高階的魔獸出動了,若是疏忽,就算是強如李玄虛、山魂赤土這樣積分最高的弟子,也是可能被淘汰出局的。

            它就是這塊山林最強大的王者。8第一百九十四章 馴服,高等這里所有的魔獸都害怕他,可是現在它也開始害怕起來,他恐懼地在這片他曾今無比熟悉的王國里爬行著。?他看不到,卻聽的清清楚楚,這一片土地已經有了大大的改變。

            這只聽地獸寧愿挨三天餓也不想出來覓食,可是它知道,就算自己不出來覓食,三天之后,那些神人們依舊會前來擊殺自己。與靈獸不同,身為魔獸的它如果不能吞食足夠的血食,它的實力就會大打折扣。與其坐以待斃,不如爭一線生機,它要讓那些膽敢惹上自己的神人們知道,自己不是他們能輕易挑戰的對象。

            聽地獸隨口便用舌頭卷來路過的低階靈獸,吞入腹中化作血食,補充著自己的魔元。突然,聽地獸覺得有什么東西掉到了自己的身上,居然還在動,應該是什么無害的小動物吧,聽地獸展開魔元,剛剛補充過血食的它此刻沒有了進食的**,想要驚退這個不開眼的小家伙。

            而和月光兔戰到天昏地暗的白啟,此時邊走邊考慮著晚餐該怎么解決,畢竟一直吃靈果完全沒有飽腹感。神人們凝神屏氣,看著畫面之上白啟就那么施施然地踩到了一只高階魔獸的背上?!八蓝?!”眼神交流的神人們相互確定著他們此時的想法。

            而白啟則是以為自己腳下好像踩到個土丘,還凹凸不平的,有點硌腳,走著走著,怎么還變得燙腳起來。于是白啟往旁邊走了幾步,繞了下去。突然,一只巨大的獸頭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猙獰可怖?!坝錾细唠A魔獸還不跑,這下他死定了?!?br>
            “跑的掉嗎,高階魔獸的度追一個凡人,那還不跟玩一樣?!薄翱礃幼铀谝粋€被淘汰了?!鄙袢藗兂鲆魂囉忠魂嚨牡购炔实穆曇?,給比賽中的魔獸加油,這也是千年以來的第一次了?!澳銊e過來,我只是路過的?!?br>
            白啟嚇得倒退好幾步,一屁股坐下去,又好像坐到火堆上一樣被燙的跳了起來。白啟此時想哭都哭不出來,眼前的魔獸身軀長過十丈,長嘴利齒,身上布滿一塊塊飽滿隆起的疙瘩,除了看不到眼睛,像極了前世淡水系的絕對王者——鱷魚。

            若真的是鱷魚也就好了,以他如今六轉煉血的境界那還不是一拳一個,可是對方突然間爆出來的氣息,比美人師兄神變后的氣息還要強上數倍。神君境!高階魔獸!至于是神君幾層的魔獸白啟是不知道了,他也不想知道,他現在滿心想著的就是趕快離開這個地方,實在是太危險了。

            “你是誰?為什么你的身上會有圣族的氣息?!卑讍⑼蝗宦牭蕉呌腥苏f話,嚇得他趕緊四處張望,可是什么都看不到,最后他再怎么不愿相信也只能相信說話的是眼前的魔獸。聽地獸奇怪地看著眼前這個凡人,出現在這里的不是應該都是那些可惡的神人嗎?怎么還會出現一個凡人,而且這個凡人的身上,又怎么會出現比自己還要精純的圣息,即使微弱,但是自己確實感應到了它的存在。

            聽地獸想到了那種可能?!半y道你就是傳說中的圣子,能夠修行神人功法的圣子,為了圣族大業不惜冒著生命的危險潛伏到人類的六大宗門當中去?”白啟咽了口口水,什么情況,魔獸不僅會說話,還會編故事?不過,為了是就是吧。白啟正想挺起小胸膛承認下來,卻被一尾巴掃在了地上,感覺肋骨一下子都斷了一樣。

            “你別說話,按我說的做?!甭牭孬F沒有眼睛,都是通過聽元力的流動來判斷攻擊的。剛才白啟一激動,體內微弱的元力流轉,聽地獸不自覺地就掃了一尾巴?!澳憧旃粑业娜觞c,這樣我就會表現出能因為怕死,然后臣服于你?!?br>
            “快,打我的耳朵?!薄翱彀?!有什么厲害的寶貝都用出來,看上去越厲害越好!”白啟聽了個大概,這個高階魔獸認錯了人,然后想幫自己作弊?那就,謝謝了!要看上去厲害是吧,沒問題!“沒錯,我就是來殺你們的,要么投降,要么死!”

            白啟大吼一聲,一拳轟出,狠狠地打在聽地獸的耳朵上。同時扔出許多制造光影卻毫無殺傷力力的機關丸,一時之間,五光十色,看上去真像什么強**術造成的景象,觀看著光幕上的神人不知道生了什么,為什么一個明明遇到了低階魔獸都會逃跑的家伙,在面對高階魔獸的時候,居然有膽子說出這樣的話了。

            魔獸直接用神元在白啟耳邊震蕩聲,即使是異人盟的機關也采集不到,所以圍觀的神人們一頭霧水地看著這瞬變的畫風。那個被視作宗門恥辱的少年,那個就連草叢稍微晃動一下都嚇得屁滾尿流的少年,就這樣,在所有神人都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威武霸氣地說了一句——

            “要么投降,要么死?!蹦阋詾槟闶巧竦郯??居然敢跟一個高階魔獸這樣說話?神人們紛紛伸長了脖子,不想錯過這個鱷魚一樣的高階魔獸撕咬白啟的精彩畫面,不知道為什么,他們萬分期待??山Y果卻讓他們目瞪口呆,光影散去,那只強大無比的高階聽地獸居然垂下了頭顱,趴在了白啟的腳下。任憑走過來的白啟拍了拍他的頭,還討好似地用頭拱著白啟的身體,示意他騎在自己的背上。

            高等魔獸,臣服!“我眼花了吧,那個敗類馴服了高等魔獸?”“估計是用的宗門里傳下來的寶貝?!薄拔矣X得倒像是是他修煉了什么絕學,不然憑他一個凡人怎么肯能來參加六門大比!”白啟樂呵呵地坐在地聽獸的背上,心想這這下小爺應該是妥妥地能通過資格賽了吧。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白啟還是覺得再去抓點中階魔獸,反正讓聽地獸動手就行了,安全的很?!奥牭孬F,我們走?!辈贿^這屁股下面坐的真是不爽啊,一坨一坨的硌得屁股疼。白啟不滿地和地聽獸抱怨了一下,看著天都黑了,心想著還是找個地方先休息一夜吧,明天再去抓中階魔獸也是一樣的,不急不急。8

            第一百九十五章 要不要幫忙但其實,神人是可以十天十夜都不用休息的。于是光幕上的十幾幅畫面上,當其他的精英弟子還在奮力地為著積分在努力拼搏的時候,白啟已經在地聽獸圍成的一個圈里沒心沒肺地睡了過去。

            不公平,這是所有神人心中的冒出的同樣想法。有些神人甚至因為自己支持的弟子名次被擠了下去,在高臺下方高聲地呼喊著,表示抗議??删退闶沁@樣,白啟依然從零分的最后一名,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千分的第一名?!爸匦掠嫹?!”

            異人盟的神帝看著自己弟子從第八名掉到了第九名,異議?!胺磳?!”除了神元道的神帝不置可否外,另外四位神帝居然都出聲反對,這是異人盟神帝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玄都宗肯定是要反對的,可是其他三家的反對理由卻是讓異人盟神帝沉默了。

            “這小家伙跟我學過一段時間,算是我的半個弟子呢?!痹仑眯侵餍Φ没ㄖy顫,似乎教出了一個天下第一一般?!案氖裁锤?,麻煩?!贝蠡纳降纳竦郛斎挥X得麻煩,反正三個弟子都在前八之中,有什么好擔心。

            “我還是很看好這個家伙的,他說不定能走到神變問君臺上來?!碧烊碎T的神帝自有考慮,資格賽的名額對門下的弟子來說沒什么意義,他們要爭取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大比的第一。月移日耀,當第一縷光亮射入賽場上茂密的叢林里的時候,參加資格賽的弟子們迎來了新的一天。

            歷經一夜的奮戰之后,除卻異人盟和眾星殿各有一位弟子遇上高階神獸被送出了場外,整體的排名并沒有太大的變化。一覺醒來的白啟發現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只機關鳥,機關鳥的嘴里銜著一卷卷軸。拿來打開一看,自己的名字赫然在列。

            排行榜第一,居然是我?白啟突然覺得有些神奇,說好的六門精英呢,難道他們像自己一樣連只兔子都打不過?白啟撇了撇嘴,沒想到這些家伙比自己還要菜雞。白啟搖了搖腦袋不去想這些問題,反正現在有了身下的這只高階魔獸,他真的是可以躺著就能拿分了。

            至于自己是否能通過資格賽,白啟現在是一點都不擔心了,自己什么都沒干就得第一了,通過一個小小的資格賽那還不是輕輕松松手到擒來?!鞍讍⒌谝??”就在白啟得意洋洋地騎著聽地獸到處巡視的時候,其他幸存著的弟子面前同樣出現了這樣一只機關鳥,紛紛懷疑算分的異人盟弟子是不是把分數算錯了。

            ……“白啟嗎?”馴服了獨角魔獸的李玄虛,輕輕地把這個名字念了一遍,轉而手上升起一朵黃色火焰,連機關鳥帶著卷軸一起燒為灰燼?!笆菚r候去尋找高階魔獸了?!崩钚撆牧伺纳硐陋毥悄ЙF的腦袋,騎行而去。

            ……云清瑤身上的青火一晃,又是一只中階魔獸金錢云豹被燒成黑炭,收進了魔獸袋。她這才有時間去看飛來的機關鳥,抿嘴不語,尋了個干凈地方打坐調息,恢復神元?!v橫交錯的石柱斜靠在一起,一只巨大的牛角魔獸被山魂赤土抓起兩只牛角,高高舉起,然后重重砸向一根豎起的石柱上,血流成河。

            機關鳥撲棱著翅膀飛來,山魂赤土看都沒看,一拳把它打碎,踏步前行,在他的身后出現兩行半寸深的腳印?!律侣?,已然是到資格賽的最后一天。昨晚又有一個異人盟的弟子被送出場外,而此時賽場內的魔獸也被參賽的弟子們消滅的差不多了,所剩的只有盤踞在賽場幾處角落的高階魔獸。

            白啟高坐在聽地獸的身上,帶著身后的千禽百獸朝著聽地獸所說的一個難纏極為難纏的家伙的所在地奔了過去。為了幫助白啟順利通過資格賽,成功獵殺其他的高階魔獸,地聽獸建議白啟先收服一些比較厲害的中階魔獸。

            一開始收服還是比較困難的,那只健壯的紅色巨牛連聽地獸的高階威壓都不害怕,追著白啟繞著聽地獸不停地跑,直到聽地獸一尾巴把紅色巨牛拍進了泥地之中。接下來的過程就比較簡單了,隨著隊伍的壯大,沿途開始出現了自愿加入隊伍的魔獸,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所以當白啟路過李玄虛的時候,他的魔獸隊伍已然壯大到上千只魔獸了?!耙呀浻腥肆??”白啟看著眼前和鋼鬃黑熊戰得不可開交的李玄虛,那小子已經渾身是血,還舞著一把長槍力戰黑熊?!耙灰獛兔??”白啟好心問道,聽地獸在他耳邊傳音說這個少年體內的神元已經快要消耗殆盡了。

            “不用!”李玄虛認出白啟,同時驚駭白啟帶領的這只龐大的魔獸大軍。白啟搖搖頭,難得自己好心想要幫忙,結果人家不領情,卻還是隨手扔出一個白玉瓷瓶?!斑@里有幾顆回元丹,加油,我看好你!”說完就讓地聽獸帶著他朝著下一處高階魔獸的所在飛奔而去。

            “回元丹?”李玄虛一愣,肩膀又被鋼鬃黑熊撓了一下,還好他退的及時,沒有被鋼鬃黑熊抓下一塊肉來。李玄虛看著那一瓶回元丹猶豫了半天,最后還是一個瞬身把瓷瓶收到了自己的儲物戒中。過了半餉,以地聽獸為首的魔獸大部隊來到了一汪看上去就劇毒無比的深碧寒潭之前。

            “就在這里?”得到地聽獸的肯定回答之后,白啟的眼睛落在身旁一只畏畏縮縮的小白兔身上,正是當初那只他廢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沒有抓住的月光兔。月光兔哪里還不知道該怎么辦,自覺地蹦到寒潭的邊上探出一只小爪子,刷的一下整個兔子都變綠了然后倒在了地上。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