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65章(1 / 8)

            “也好。李將軍?”“全軍聽令,疾行!”戰馬嘶鳴,鐵蹄踏踏,煙塵四起!————回到神都,已經是三日后的事了。伍無郁這次迎番渾使者安然回京之后,也知曉臨近一些的國度,已經有使者趕來了。東濱之國,北角之地,除了南地路途遙遠,那邊的國度還需要時日外,其他使臣,皆已入了神都。

            不知道,你們不知道??墒?,我知道!我見過!你們是神都子民,天子腳下,整個大周過的最好的子民??墒?,這不代表,你們所見,你們所知,便是真相!便是這世間的真相!”“哼,你說自愿就是自愿的?”“就是,誰愿意去死啊……”

            “……”寥寥幾道聲音傳出,剛剛有些心意回轉的百姓,頓時又狐疑了起來。見此,伍無郁心中暗笑,默默看向恭年。只見其雙手高舉,展示著一本滿是血字的書冊,然后放在面前,沉聲念道:“張虎,隴右道涼州坡縣鳳梨村百姓。愿以血而書,記錄本名,為國師大人正名!

            趙三,隴右道涼州卜縣百姓,愿以血而書,記錄本名,為國師大人正名!王安,隴右道……”“此間名冊,皆有籍貫。爾等若有閑心,不妨去隴右瞧瞧,一來查證貧道,二來……也好見識見識,同為大周百姓,隴右大地上,他們過得是什么日子!”

            伍無郁說完,又沖太子拱了拱手,架馬入城而去。而身后幾十名鷹羽快馬而出,人人手持血書,沿街高念。神都城內,一個個名字一個個地方,盡響。第二百六十七章:給女帝梳頭城門處的百姓知道了,但城內街上的百姓,卻是一頭霧水。

            聽著一個個名字,有些不知所措。不是說好,來聲討國師的嗎?他們這說的是隴右百姓?這是……但很快,隨著交頭接耳的百姓們口口相傳,這個消息,還是很快蔓延開來?!笆钦娴膯??”“瞅著不像作假……”“聽說隴右百姓,過的很慘?”

            “這……”………………聽著道路兩側人群的議論,伍無郁垂頭無言。這算不算破局?應該……沒這么簡單。但至少,百姓這邊,算是暫且安寧了?!凹埽?!”一騎快馬沿街道飛馳而來,勒馬急停與隊伍前方,馬上的羽林郎拱手道:“陛下令,國師火速入宮面圣!”

            “臣,遵旨!”沒再緩緩行進,伍無郁縱馬一鞭,疾馳在神都街上。架馬過街,本就是凱旋之師的榮耀。伍無郁只顧疾馳入宮,沒看到路旁,楠兒穿上一襲似火紅裙,默默站在一側,雙目柔情似水。郎君破敵去,妾身在家盼。待到得勝日,紅裙迎紅翎。

            ……很快,駿馬停在宮門前,伍無郁翻身下馬,入了宮。早已等候的宮仆上前行禮,然后領著他,去見女帝。行至殿外,宮仆躬身退下,伍無郁則望了眼殿中,邁步走了進去,當他看到女帝背對自己,披頭散發的樣子時,心中不由得一愣,然后馬上彎身道:“臣,伍無郁。參見陛下?!?br>
            中間一側,則是滿臉笑意的李召月。過了好一會,見二人都沒開口,李召月頓時不耐道:“你倆作甚?不是說辯法嗎?開始啊?!甭劥?,伍無郁心中一嘆,直身看向悟法道:“請吧?!币妵鴰熼_口,悟法不禁雙眼一瞇,垂眸低笑道:“還是國師先請吧。不必拘泥佛經,便是道藏經義,小僧也略知一二?!?br>
            誰想跟你辯法?翻個白眼,伍無郁掃了眼四周,沉聲道:“說是辯法,然貧道卻對人間典籍,無甚研究。此來倒也存了想聽聽爾等對神佛之解的打算,你且說便是?!贝嗽捯怀?,頓時引起四周一陣低聲議論。到是悟法聞此,眉頭微不可見的皺了一下。

            早聽聞人稱國師為仙家子弟,如今兩相對坐,竟還當真如此口語,莫非真以為自己是仙家弟子。心中雖然不忿,但伍無郁這話一出口,他二人辯法的地位,便有些微妙了。說好了辯法,你一來就擺著仙家弟子的架子,跟下凡來聆聽凡人祈愿一樣,著實有些讓人惱怒。

            當然,這就是伍無郁不通典籍,卻敢來辯法的底氣。我是仙家弟子,人間典籍不懂,有問題嗎?……略微沉默片刻后,悟法終是開口,凝視著伍無郁道:“佛曰: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佛祖慈悲,小僧深以為然,卻不知國師可有他解?”

            救人一命……?果然與生殺有關,勢必要牽扯上隴右之事,伍無郁心中冷笑,面上卻是淡淡道:“爾佛此言,大善?!薄凹热粐鴰熞嗍琴澩蔽蚍ㄉ眢w微微前傾,朗聲道:“那何以不憐隴右之地,數萬百姓?”到此,也算是圖窮匕見了。

            什么辯法,都是扯淡。伍無郁沒想著來辯法,這悟法和尚,也沒想著辯法!看著面前的悟法,伍無郁面無表情,“汝何知貧道未曾憐憫?既然爾已發問,那貧道也問爾一句,殺一人可活萬民,救一人則害萬民。何解?”“佛曰:眾生平等!”

            悟法起身,昂然道:“縱有救萬民之心,亦不該有害一人之舉?!薄胺??”伍無郁垂頭嗤笑,然后微微抬頭,淡淡道:“爾佛何在?”“在廣廈,在原野,在萬民之身,在小僧之心,存乎萬古,人間遍地?!泵鎸λ谋破蓉焼?,悟法不慌不忙,雙手合十,低頭道:“眾生皆苦,皆纏前世之孽。今生還罪,來生自然脫離苦海,享受安樂?!?br>
            “哦,貧道懂了?!憋S然起身,伍無郁冷笑道:“大師是說,隴右數十萬百姓就活該等死?為了所謂的前世罪孽,今生就該讓那蠻族屠戮,就該讓妻兒老小,任辱任殺?”不等悟法開口,他猛然轉頭,看向人群中的那些西域使者,眼神凜冽,聲音森寒,“安丘、白檀、月牙……可知貧道恨不得滅爾國,殺其王!”

            被伍無郁的眼神嚇住,看著這位大周國師,當這如此多人的面,直言恨不得滅國殺王,皆是肩膀一縮,想要后退?!皣鴰煷搜圆钜?!”悟法上前一步,“小僧之意,乃是……”話沒說完,伍無郁大袖一揮,甩他一臉,讓他閉嘴后,這才環視四周,怒聲道:“爾等誰還記,太宗年月,我百姓如何?”

            太……宗?說短不短,可說長,又能長到哪里去?許多年邁百姓紛紛愣神,眼中似是追憶著什么。那是一個時代,讓所有人都盼望追尋的時代。不說百姓,就連那些復唐之心不死之輩,不也就是懷揣著那個時代的美夢,不愿醒來嗎?

            氣氛一變,悟法看著不按套路出牌的國師,不免一急??上?,伍無郁壓根不打算給他說話的機會。辯法?辯個屁!老實聽我說就好了。只見他目光深沉道:“貧道是非功過,皆在爾等面前,所作所為,究竟為何,爾等應該清楚,這一點貧道不會辯解,更不會向什么人解釋!”

            說著,他看向悟法,冷聲道:“悟法,佛家有云,殺生為罪。貧道在隴右,誅殺五萬蠻子,封其尸骨,以壘高冢!身負如此血孽,可為人間大惡者也。敢問,如此大惡之人當面,爾佛何在?!何不降下天譴,痛殺于吾!”問罪于佛。

            悟法這才知曉,這場二人都不在意的‘辯法’,他從一開始,就敗了?;蛟S討論經義,他穩贏。但國師沒想討論,他也是想著從經義引申從而污其名的打算。沉默間,只見恭年猛然抽刀,寒刀鋒芒指天而上?!皦言瘴掖笾車鴰?!”

            護衛而來的鷹羽紛紛抽刀,齊聲怒吼,“壯哉我大周國師!”連聲怒吼之中,有百姓茫然伸手,跟著喊了一句。繼而明譚山上,無數聲音匯聚一處,齊聲高喊。李召月眼神復雜,看著這場景,緩緩起身,輕聲道:“壯哉……”唐也好,周也罷。

            聞此,悟法腳下一個踉蹌,后退一步。他想張口,想辯解,心中有無數句話想說,想反駁,可此情此景,卻偏偏讓他,張口不得?!皣鴰焺?!”李召月聲音響起,而后走到伍無郁身邊,深深望了他一眼,然后邁步離去。嘴唇輕抿,伍無郁笑道:“三日內,靜心寺搬離。恭年,派人留下,幫一幫他們?!?br>
            “是!”沒再過多停留,伍無郁走到一旁馬車,鉆了進去?!诙倨呤恼拢呼~七來京馬車在鷹羽護衛下,開始離去。端坐其間的伍無郁能明顯感知到,外間的百姓,與他來時的不同。其實說來簡單,不過是接著辯法的名頭,勾出了百姓心間,盛世上民的榮耀之心罷了。

            目光一轉,觸及眼神滿是熱烈的楠兒時,伍無郁輕笑著點了點她的頭,“怎地,這般看我?”臉頰的紅潤,蔓延到了耳垂,楠兒貝齒輕咬,低聲道:“今晚早些歇息?!薄粫r無語,他剛想開口,恭年卻是在外低聲道:“大人,西域使者想見您?!?br>
            “哦?”掀開車簾,只見路旁一眾使者,卻在那里站著?!斑^來?!睕]下馬車,伍無郁就這么淡淡開口?!笆??!笨粗鴵頂D在車簾外的一眾蠻漢,伍無郁心中發笑,面上卻是淡淡道:“剛剛所講,皆是胡說,爾等不必在意?!辈槐卦谝??指著我鼻子說要滅國殺王,還讓我不在意?

            安丘三國使者面色古怪,一旁卻見烏孫使者躬身道:“國師大人,我等已經朝見過上國皇帝,這便打算離去了。特來跟國師說一聲,便打算去尋貴國皇帝辭行了?!鄙肚闆r?讓嚇住了?這不行啊,還有重頭戲在籌備呢!面色一沉,伍無郁冷聲道:“陛下令,讓爾等在神都多留幾日,這才多久?難道我神都入不得爾等之目嗎?”

            聽見責問,一眾使臣連忙躬身,叫嚷不敢。這一幕被其他百姓看在眼里,心中對這國師,也升起了一抹崇敬。以武震蠻,讓其使者躬身惶恐,這當然很讓人激動、驕傲??粗槐娀炭值氖拐?,伍無郁淡淡道:“辭行之事不允,貧道會讓禮部官員,好生關照爾等?!?br>
            不讓走?軟禁?一個念頭在眾使心中升起,他們頓時臉色發白起來。然伍無郁卻沒心思跟他們多解釋,放下車簾,便讓恭年啟程了?!皩α斯?,還是派些人盯住他們。重頭戲還沒開始,觀眾若是跑了,可就不美了?!薄笆?!”說完回頭,卻見楠兒傻乎乎的笑道:“看那一個個使者,見你比見陛下還害怕?!?br>
            勾唇一笑,伍無郁長臂一伸,與其調笑起來。車馬搖晃,他們一行向著山下行去。然還沒等下山,便聽見外間呼喝?!按蟾?!大哥!”本以為是百姓呼喊,伍無郁也沒在意,可這聲音一直在叫,還越聽越熟悉。于是沒忍住,伍無郁便撩起車簾往外看去。

            這一看,頓時就呆住了。無他,外間衛長樂正背著包裹,興奮的追著馬車叫喊。而他身后,魚七也神情緊張的跟著……“?!睆埧谥徽f了一句,伍無郁就陷入兩難之地了。車內的楠兒,車外的魚七。這面見的,太突然了吧……

            衛長樂氣喘吁吁的跑來,卻被鷹羽衛攔住?!按蟾?,是我??!衛長樂!魚七姑娘治好了!”看著一個勁在哪呼喊的衛長樂,伍無郁身體有些僵硬。這時,一個柔軟的軀體壓在他身上,笑瞇瞇道:“呀,魚七……姑娘?大人舊識啊,還不快去迎接?

            恭年,手底下的人怎這般沒眼色?那樣的人也能攔?”恭年一愣,悄悄看向伍無郁。遲疑片刻,伍無郁嘆氣下車,掛著略有尷尬的笑臉道:“還想著派人去問問呢,你們這就來了?”派人?派個鬼的人!他忙得差點都把他們忘了才是真的。

            只見一派天真的衛長樂紅著臉上前道:“我們剛到,聽說大哥在這跟人辯法,就來這了。大哥說的是真的嗎?你殺了五萬蠻子?!真厲害??!”“將士用命……”伍無郁咳嗽幾聲,看向雙眼明亮,一眨也不眨盯著自己的魚七,“身子好了?”

            魚七小臉一紅,正欲開口,身后一名老頭傲氣道:“老夫出手,何毒不可解?”看著面前這白發麻衣老者,伍無郁笑瞇瞇道:“敢問老前輩,是……”“是我爹!”衛長樂呲牙道:“叫衛荼,一個臭老頭子,非要跟過來瞧瞧,煩的……”

            話沒說完,就見衛荼不知從哪抽出一根尺長小棍,狠狠抽在衛長樂身上,叫嚷著逆子……半響后,委屈巴巴的衛長樂躲在一旁,這衛荼也恢復了世外高人的模樣,淡淡看了眼伍無郁,頷首道:“嗯,倒是個好模樣。不過老夫聽說,你在隴右殺了不少蠻子,是你做的嗎?”

            見他神態高傲,伍無郁還沒開口,恭年便沉聲道:“老先生休要不敬,我家大人在隴右……”“恭年?!庇柍庖宦?,伍無郁這才一臉笑意道:“我與長樂以兄弟相稱,自當以父禮侍奉衛老先生。好教老先生知曉,隴右荒丘嶺之戰,確是晚輩之策,然不敢貪功,此戰能勝,還得是百信深明大義,將士果敢用命?!?br>
            見他禮數周全,說話也謙虛得體,衛荼這才滿意的點點頭,但傲嬌,咳咳,是驕傲之氣不減,“這孽子非要來找你,老夫不放心,便來看看。在神都這幾日,叨擾了?!痹捠强蜌?,語氣卻不那么客氣?!澳抢锬抢?,應當的?!蔽闊o郁笑呵呵道:“恭年,速去再尋一輛馬車,我等一同回城?!?br>
            “是?!惫甏掖译x去,楠兒卻是上前,一下摟住魚七,親切道:“這位就是魚七姑娘吧?我可是久仰了啊……”看著這,伍無郁眼皮頓時一跳。只見魚七有些緊張的看了眼伍無郁,然后才吶吶道:“你是……”“我啊~”楠兒瞥了眼伍無郁,才道:“國師大人麾下,秘事總院院主。嗨,大人手底下當差的,魚七姑娘呢?”

            魚七俏臉沒來由的一紅,又怯生生的看了眼伍無郁,然后細若蚊蠅道:“大人的貼身護衛,前些時日中毒,去治療了……”貼身……護衛?楠兒眼中閃過一抹耐人尋味的目光,然后繼續與魚七說笑。見此,衛長樂這呆子到是不覺得什么,衛荼卻是人老成精,看了眼伍無郁,負手在后,仰頭長嘆道:“世道變嘍,道士也能領兵抗敵,也能讓女子爭風吃醋嘍……”

            ………………第二百七十五章:懷疑檀香燃起的一縷青煙,隨風搖擺,在半空中幻化成一個個莫測的樣子。伍無郁盯著這縷青煙,已經很久了。衛荼老先生初來神都,想要逛逛。他便安排人帶著老先生與衛長樂,在城內游玩。因此現在這觀機樓七層,便只有他,跟楠兒魚七。

            一男兩女,坐在矮案前沉默許久,神態各異。先說魚七,她似乎還真是大病初愈,臉色偏白。規規矩矩的坐著,也不說話,就時不時抬頭,看一眼伍無郁,然后重新低下去。楠兒則是一臉玩味,一會把玩著手指,一會端起茶杯抿一口,反正也不說話。

            見此,伍無郁終是忍不住,率先開口,打破了這份有些尷尬的沉寂?!澳嵌尽魏昧??”聞聲抬頭,魚七低聲喏喏道:“是大人,治好了?!毕惹拔丛嘞?,此刻看著魚七,他卻覺得跟以往,有些不一樣,但具體是什么,也說不清楚,畢竟模樣還是這個模樣。于是便以為是死門關前走了一遭,性情有了變化。

            按下心中狐疑,伍無郁笑道:“治好便行,先在這待幾日,看看想做什么,貧道給你安排?!弊齑揭幻?,魚七低聲道:“屬下還想在大人身邊,護衛大人?!薄棒~七姑娘,”楠兒沒了城外初見時的熱情,擺弄著指甲淡淡道:“你可能不知,現在的鷹羽衙門,由四院組建。各院各司其職,大人并無貼身護衛一說,若是外出需要,則從銳武院調撥。

            若魚七姑娘當真有此心,不妨入職銳武。當然,以姑娘在大人心中的地位,一個隊正乃至副都統,都不是不可能?!遍獌赫f話,伍無郁自然閉嘴。二人看向魚七,只見她嘴唇一抿,有些可憐巴巴的抬頭道:“大人,屬下就是想留在大人身邊?!?br>
            “沒說不留啊?!遍獌翰[眼道:“不是說留在銳武了嗎?怎地,還想怎么個留法?莫不是要近侍旁側,端茶遞水?那可不行,那是奴婢的活計,衙門里可沒奴婢?!边@話,就有些帶刺了。伍無郁看了眼楠兒,眉頭一皺,但心底想了想,還是沒有開口。

            見此,魚七眼尾泛紅,眼中氤氳霧氣,眼巴巴的看向伍無郁。片刻沉默后,他出聲道:“這樣吧,魚七你先下去,會有人帶你熟悉一下衙門運作,屆時看看,再做決定?!毖鄣子脑挂婚W而過,魚七垂眸起身,應了一聲,便轉身離去。

            在她走后,伍無郁這才看向楠兒,“怎地吃醋了?這可不想你啊,剛剛在城外見時,不還很好嗎?”翻個白眼,楠兒想了想,沉聲道:“你確定她是魚七?回來時路上,我幾番試探,可好像這魚七,不像你說的那樣……”“唔……說來也怪,以前魚七見我,都不曾自稱屬下,也不會用這樣的眼神看我……”

            想了想,伍無郁瞇眼道:“你的意思是,被人掉包了?不會吧……”“小心無大錯?!遍獌河挠钠鹕?,走到一旁去翻看密報,“再說,我又不認識魚七,我哪里知曉她是什么樣的人?”明顯的醋意,讓伍無郁搖頭輕笑。不過片刻后,長久以來養成的謹慎,讓他還是心中直泛嘀咕。

            由不得他不小心,畢竟外頭想殺他的人,不少。模樣并無不同,那會是……易容嗎?多疑的伍無郁當下便想起一個人來,于是轉身從書架一角,翻出一份隱秘名冊。上面記錄的正是展荊帶走的暗部成員。一個個名字翻看過去,確定上面沒有一個叫孫鵬的人后,伍無郁這才將名冊放好。

            “怎么了?”瞧著他這番舉動,楠兒問道?!叭X南時,鷹羽衛里有個能人,善易容之術??纯此遣皇潜徽骨G帶走了?!被厣窨粗獌?,“竟然沒有,也是奇怪。這樣的人,進暗部應該能發揮很大的作用才是?!薄吧埔兹葜g者,在鷹羽衛里雖然不多,但也有幾個。我看過了,展荊帶走了好幾個,就剩下一個孫鵬沒帶走?!?br>
            楠兒問道:“可是這個孫鵬?”這下伍無郁稀奇了,“你對這鷹羽衛們,到是熟悉啊?!薄昂?,”輕嗤一聲,楠兒傲嬌道:“誰跟你一樣,甩手掌柜,滿腹心思只瞧著外頭,衙門里的事也不細察。都交給恭年他們自己去打理,也不怕被人連起伙來架空,給你賣了?!?br>
            臉上笑得溫煦,“這不是有你嘛?!憋@然,這話楠兒很是受用,微微想了一會,嘟囔道:“這個孫鵬,現在秘事院底下當差,領都統職,就在總院。怎地,想讓他去試試魚七?”“嗯?!睉艘宦?,伍無郁捏著額角,嘆氣道:“你說我是不是太疑神疑鬼了?什么事都喜歡想的深一些……”

            “這樣才好?!遍獌荷锨?,為其理著鬢角,“這樣才能活得久?!薄芸?,孫鵬便上了七樓,臉色微微有些激動。從嶺南開始,第一批接觸國師大人的弟兄們,大都殉職了。僅剩的幾個,雖然都升了職,但得到大人召見的機會,卻是很少了。

            沒有過多客套,伍無郁直截了當道:“孫鵬,魚七你認識吧?”“魚七姑娘?”孫鵬一愣,點點頭道:“自是認得?!薄澳呛?,”伍無郁眼神略有陰霾,低聲道:“這些時日,你找機會去試探試探,不論用什么法子,看看她臉上的面皮,是否是真的。記住,不要讓她發現了?!?br>
            面皮?孫鵬心頭一驚,驚愕的看向大人?!安浑y吧?”連忙低頭,孫鵬恭聲道:“大人放心,此事容易?!薄扒杏?,不要讓她發現了?!蔽闊o郁叮囑道:“不論是真是假,都不要驚動她?!薄氨奥毭靼?!”“嗯,去吧?!薄笆??!?br>
            看著孫鵬離去的背影,一旁的楠兒放下手中的密報,頂著下頜道:“若是發現這個魚七是假的,你打算怎么辦?”“殺?!睕]有絲毫遲疑,伍無郁冷冷道?!安涣糁樚倜??”“沒那份閑情,我要辦的事很多,沒空去理會這些魑魅魍魎?!?br>
            “哦~”楠兒撇撇嘴,低頭繼續翻看各地送來的密報?!诙倨呤拢盒l老爺子孫鵬的動作很快,或者說對他這樣一個善于易容的人來說,想要識破一個人的真假,并不難。是夜,燭火搖曳,伍無郁看著面前的孫鵬,皺眉道:“是真的?”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