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472章(1 / 3)

            ……這讓朱子埅對“親王”又愛又恨?,F在有了皇家支持,還用得著如此苦惱嗎?!不過在天下各地廣設惠民施藥局,想來得花很多錢。一想到這里,朱子埅便想著要不要勸小太子多查查宗室資產,最好給國庫多弄點錢,不然這種福利性質的機構開不下去,豈不是又斷了百姓的一條生路?

            對蒙古開戰,一般是在春天進行的。所以他們要趕一趕進度。盡快的把東西準備好。------------第167章:戰前而等民間知道,朝廷竟然在新朝元年就要打仗之后,反應是很驚奇的。除了景泰朝和開國那種特殊情況,很少會有皇帝選擇在自己登基的頭一年就發動戰爭。

            畢竟那樣不吉利。會顯得自己非常喜歡擊劍似的??芍煲姖鷱男√訒r期,給人的印象就是不走尋常路——能夠搞出農會,還各種組織人大干生產,足以見得他是個有想法的統治者。目前而言,直隸地帶的自由農民基本都進了農會,享受了集體化勞作帶來的便利。

            而清田之后,隨之而來的便是“理戶”。被藏匿的人口需要被重新清查登記。這些多出來的勞動力可以移民去西南開拓新土地,也可以選擇進廠打工賺錢。其他地方不管怎么樣,起碼直隸作為天子管轄之地,朱見濟還是能保障工人基本權益的。

            被他帶領走進新時代的大明百姓,已經在提高不少的生活水平下,對朱見濟積累起了不小的信任。所以即便有點“不同于尋?;实邸?,但新帝在元年的作戰計劃,仍然得到了民間普遍認同。他們是相信大明能打勝仗的。只有帶著一孩,抱著二孩,媳婦還懷著三孩的周大福對此產生了多余的緊張感。

            周大福的弟弟周六福離家從軍已經好幾年了。雖然有時候,他會從關外傳信回來,但隔著那么遠的距離,通訊情況還是很遲鈍的。他經常收不到弟弟的任何消息,自然對他的安危產生了無比的擔憂。長兄如父,即便被媳婦嫌棄了好久,說他還惦記著自己早就成年的兄弟有點“弟控”,周大福還是沒改了這毛病。

            現在周萬福年紀日長,從農會的小學堂里學了些常見字后,就去城里給一家飯館當學徒去了,磨練個幾年指不定就能出來掌勺,然后去開個路邊攤做生意。他的未來是有錢途的。所以參軍后需要打仗的周六福就成了老周家心里的牽掛。

            不僅周大福想著,滿足了抱孫子愿望的周老頭也沒忘記自己遠方的二兒子。周家大嫂嘴上抱怨著兩個小叔子,但仍舊會抽空給他們縫制出新衣服,托朝廷的驛站使者送去關外?,F在要打仗了,他們都很擔心周六福出事。最有空的周老頭天天躺著祈禱滿天神佛保佑他兒子平安回來。

            對此,大寧城中的周六福一無所知。他甚至有點小興奮,磨刀霍霍想著向小王子勢力之人的頭上砍去。他參軍之后,除了定期去草原上面打草谷,清繳靠近大明邊關的蒙古人部落,還沒遇到過正經的大仗呢!可他早就準備好了!武會組織的課程他一個不落,識字的小本子被他翻爛了好幾頁,每天的操練他一板一眼的比劃。

            槍打出來,它的準度是不夠的。而解決射擊率問題的最方便辦法,就是把人都湊齊,然后齊射,擴大打擊范圍。既然做不到精準打擊,那我就遍地開花!天下大道,異曲同工!正好朱見濟在給武會下達任務的時候,極度強調讓師范們教會手下的士卒遵守紀律。

            這種會齊步走喊號子的兵,恰巧可以組成方瑛設想中的方隊?,F在,是用毛里孩他們來祭旗的時候了!排隊——槍斃!------------第171章:打仗結束了!火炮發動。巨大的爆炸聲立馬把沖過來的蒙古騎兵炸的人仰馬翻。因為在火藥方面,得益于朱見濟的博學,已經從粉末狀的變成了顆粒狀的黑火藥并且配比成了后世標準的硫磺10%,木炭15%,硝石75%。

            這樣子一來,讓填充狀態的下的火藥能夠獲得更多氧氣,爆炸起來的威力也更加強大?!霸趺纯赡?!”“漢人怎么會有這么厲害的火炮?”幾枚炮彈打下來,造成的結果讓毛里孩觸目驚心。幾乎是瞬間,就有幾十個人被炮擊而死,彈射出去的尖銳碎片則是插到了旁邊的人馬身上,讓人痛的無法安穩騎馬,馬匹也因為巨響和疼痛而失去控制。

            “漢人有備而來,咱們先撤!”大炮一響,孛來就意識到了不妙,立刻打馬找到了毛里孩,對他進行勸說??擅锖⒛勘{欲裂的回道,“你在說什么屁話?”“這里是我的兀魯思!越過這邊,就是大汗的營帳!”“我們能夠跑到哪里去!”

            “還有,現在還沒到結束的時候!漢人的火炮不可能一直打下去!”毛里孩勒住馬韁,揮著馬鞭,“我總要多殺幾個漢人!”不然,這場大戰就會變成他絕對的笑話!孛來無奈,只能跟著他一塊縱馬前去,繼續彎弓射人。而等雙方拉進到兩三百步的時候,方瑛又是一槍鳴天,示意停止放炮。

            兩側的騎兵沖上去,慢慢地把對面的人圍了起來。然后,他又揮了揮手里的旗子。列線中的指揮官收到指令,迅速的轉達手下,“列隊——”“開槍!”周六福站在列隊的前面位置,看著沖鋒過來的蒙古騎兵,心很平,手很穩。他一點都不緊張。

            甚至還覺得這么一早就出來打仗,肚子里有點空了。但這并不是吃飯的時間。他需要殺了人,立了功,才能回去好吃好喝。所以當指揮官下令的話一落,他就迅速撥動了扳機。其他人也是一樣。在武會和操練場上,他們早就學會了什么是“聽指揮”,也學會了怎樣在心底估算時間。

            萬人齊射,白色的硝煙沖天而起。最前面一排的蒙古人應聲而倒。他們很慌張,但他們沒有退路。早有準備的大明騎兵一窩蜂沖上去就為了包圍他們,截斷他們的退路。還時不時的放弓箭和扔一些小炸彈來攻擊他們!賤人!毛里孩和孛來都沒想到萬槍齊發會有如此威力。

            他們引以為傲多年的騎射在這種戰術面前,好像不堪一擊。更讓兩人感到恐懼的,是在前一排的發射完畢后,根本沒有去打量自己打沒打到人,而是飛快的低頭,重新裝填彈藥,同時后撤幾步,和身后的幾排換了位置。新的火槍,

            新的槍斃。不斷涌現的白色煙霧成了奪命的毒藥,不少人不敢再沖鋒了,調轉馬頭企圖突圍撤退?!安恍?!”“咱們必須走!”“這個方陣,咱們沖不破!”仆從軍此前的砍殺是有用的,成功讓他們的人手損失了一部分,并且不少人帶傷。

            火炮放了幾輪,同樣炸飛了不少家伙?,F在排隊槍斃在前,騎兵包圍在側,哪里還有更多的力量去和大明的軍隊斗?!“走,又能走去哪里?!”在打擊下失去了之前的狂妄,毛里孩無能狂怒。孛來說道,“去找韃靼人!”“你別忘了,韃靼也是黃金家族的后代!”

            當年也先篡多汗位,可不止懟翻了脫脫不花,還干掉了他的異母弟,身為韃靼部首領的阿噶多爾濟——雖然這位也是利欲熏心,想要干掉自己的哥哥爭奪汗位,從而被也先誘導……可最后的結果就放在那里,才坐上汗王寶座的阿噶多爾濟是被也先誘殺了的!

            那些人同樣和瓦剌有仇,同時不服從大明統治!毛里孩咬咬牙,嘴里充滿了血腥味?!澳蔷吐犇愕?!”“只要能沖出去,就帶上大汗一起去韃靼!”他轉過馬頭,和孛來一塊聚攏起還保留幾分理智的手下,幾十個人團在一起開始突圍。

            方瑛那邊又是拿望遠鏡瞄準他?!岸嫉竭@里了,何必跑路!”隨著排槍隊輪轉了一遍,對面的人可不多了。但是,大明的排槍隊還在穩步前進!“繼續齊射,別擔心火藥的浪費!”“只要今天能把這兩個留下,大家就都有賞!”反正他們現在有錢!

            周六福覺得自己耳朵還殘留著嗡嗡的聲音。但指揮官又傳達了新的指令,他只能微微的調整下槍口方向,對準企圖突圍的毛里孩等人。他覺得,原來大場面打仗,也是這么無聊啊……按理來說,排槍隊的龜速移動對于他們來說是件好事,完全有機會擺脫身后連續不斷的奪命槍子。

            可別忘了,旁邊還有負責包圍他們的騎兵呢!“從那邊沖出去!”孛來在一片混亂中,發現了個可能的突破點。那正是兀良哈所在的包圍段。吉塞白音等人眼見仇家入套,心里已經放松了一大半,甚至還在盤算著如何劃分戰果,彌補自己的損失。

            他們一心兩用,自然有些不足力。而沙不丹眼神復雜的看著毛里孩他們,并沒有忙于加強管理。這是一個好機會!毛里孩跟孛來帶人沖上去,幾十人射箭砍刀,讓包圍的力量再次削減。吉塞白音他們這才匆忙從幻想中回神,伸手去摸箭矢,卻發現沒有幾根了。

            可就在這時,一支羽箭飛過來,正中孛來的屁股?!八弧碧弁醋屓祟D時倒吸一口冷氣?!皠e管我,繼續突圍!”孛來卻是對毛里孩揮手,讓他不要分心。他懂一些漢人的東西,脾氣比起毛里孩也更柔和一些。即便受傷被俘虜,指不定也能靠著態度從大明手里求來一條命。

            可毛里孩不同。他那張嘴讓孛來都忍不住跟他撕起來,更何況漢人?“你帶著大汗去韃靼,莫要回頭!”“我為你殿后!”孛來忍著劇痛,繼續廝殺,血從傷口處涌出來,把他的褲子都染紅了。甚至讓他無法保持正常的騎馬姿勢,趴到了馬背之上。

            毛里孩此時也沒空去管二人間的恩怨情仇。眼見后面的排槍隊逼近,又有新的彈藥落到了身邊,時間已經很急迫了。于是他只能更加發狠,砍翻了幾個堵在他前面的人,最后夾緊馬肚,讓馬匹直沖出去。孛來在后面吸引火力。直到收攏來的幾十人死的七七八八,毛里孩終于逃了出去。

            他瘋狂的縱馬,跑回地盤帶上未成年的傀儡可汗,又召集了留下來看家的殘余力量,裹挾著往韃靼方面逃去?!翱上Я?!”戰后,沒能捉到毛里孩的李老頭惋惜的砸吧嘴。不過戰果還算可以,起碼屁股裂開的孛來他們是活捉了的。

            ------------第172章:荊襄流民的解決辦法乾圣元年的四月底,“兀魯思一戰,生擒孛來,俘虜兩千三百余人,牛羊三萬……”內閣之中,商輅正對著朱見濟打報告,轉述這次主動出擊取得的成果。在絕對的優勢碾壓下,獲勝是必然的。

            朱見濟對此毫不意外,只是安心坐在凳子上擼貓——這貓還是他當年送給杭皇后玩的那只大橘后代,完美繼承了它爹的肥胖基因,小小年紀已有朱見濟幼崽時期的風范了。更重要的是,這橘豬脾氣很好,很親近朱見濟。那只已經在皇宮內繁衍出幾十只后代的大橘估計是和朱見濟一樣記仇,到現在都沒忘記過去自己才舔順毛就被他逆著摸亂的仇,所以每次一碰到都得大驚小怪一陣。

            若是杭皇后在旁邊,它還得對朱見濟撅起屁股,當著面**蛋,眼神鄙視,霸氣側漏。它的后代也大多如此。好在后面朱見濟又引進了幾個閹豬人才,阻止了這種不雅風氣在宮廷內的傳播。而現在獨得皇帝恩寵的這只,卻是罕見的會對朱見濟蹭蹭舔舔的大臉貓。

            此時還在春天,北方還有些沒有散完的寒氣。朱見濟也喜歡抱著這坨肥肉來暖手。跟豬咪貼貼,是一件多么讓人心情愉快的事!就在捏豬肚子的快樂下,朱見濟決定給那些俘虜一個好下場。他畢竟是心善的,一口氣殺太多人也不符合皇帝仁慈的形象。

            “只誅首惡,將孛來處死吧,送去給其他邊鎮的人瞧瞧?!薄笆O碌娜?,則是依照舊例,遷到遼東為奴,修長城邊堡?!薄傲硗?,這段日子關外的戶口登記如何了?”張鳳連忙回道,“自組建農會和分田的消息傳出去后,加上地方官府發動和蒙古牧民主動入籍,新增已經有四萬三千多人?!?br>
            聽起來有點多。但朱見濟還是搖了搖頭,“不行,少了!”關外的土地開墾情況終究要注重。要想在那邊長治久安,那發展生產就得搞起來。紡織廠能拉動經濟,但也只能拉一點點,農會也是一樣。因為關外的人口基數是不多的。

            只是靠本地人自己繁衍生息,朱見濟開放十八胞胎都不行。生養孩子是需要時間的。而且生活壓力也不會讓老百姓養得起那么多孩子。很多情況下,日子難過的百姓要么咬牙帶著孩子吃糠喝稀,要么就是賣兒賣女,補貼家用。沒有強大外力的推動,這是難以改變的。

            朱見濟已經在考慮要不要鼓勵一些人口外遷到關外了??裳巯碌男聠栴},是中原之地的田土在清點之后還算夠用,人口還沒膨脹到需要去更北更南的地方開荒的地步。而且邊荒土地如何獲得足量的糧食,也必須考慮。不然直接下令移民,那就是在把人往火里推。

            “還是得鼓勵百姓耕種才行!”小皇帝思來想去,覺得還是糧食的問題。人吃不飽飯,什么事情都不好做。而以目前的農作物產量,即便有農會這種集體化勞作的加持,平均下來也就夠老百姓吃喝不愁。吃更好的,更飽的,那還是個遙遠的夢。

            誰讓大明朝現在走上了小冰河期的路呢!朱見濟從未忘記過這個特殊的時期,也從來不敢把每年必到的各地受災情況奏疏扔到旁邊,自欺欺人,當個不接地氣的天龍人。他是要來改變大明朝的!原來的歷史軌跡上,在土木帝重新登基后的“天順八年”,可還爆發了一場浩浩蕩蕩的荊襄百萬流民起義呢!

            雖然那次起義的主要原因并非天災,但朱見濟已經讓人調查過荊襄之地的情況,知道流民暴動的推動力十分復雜。首先,是湖廣之地的地形問題。大山林立,谷阻山深,人煙稀少,是大明統治區中相對薄弱的環節,逃到這里的流民可以依之自行耕種,避開各種賦稅和徭役。

            永樂之時,就有流民逐漸逃到這里,而從宣德年間開始,流民數量日益增多。其次,是朝廷管理問題。流民為何而來?一者源于土地兼并,以至于百姓失地,不得已流浪乞活;二者源于戶籍壓迫,世代傳承只允許人做一件事,實在是太可怕了;三者,則是在事態暴露之后,朝廷鐵血無情的鎮壓,更加刺激到了流民。

            再加上其他瑣碎情況導致的,這才使得流民人數浩浩蕩蕩,不可禁絕。而現在是乾圣元年,距離原歷史爆發荊襄流民起義的時間,還有四年。得益于先知優勢,朱見濟已經在著手解決荊襄問題了。他首先是利用去年開始的清田事件,清理出官田后,以在江南各府組建農會為由,派人去荊襄招募部分人口返回原籍。

            但被召回原籍的人數對于整個荊襄而言,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留下的屬于早已習慣了自耕自種生活,并且脾氣不柔順的桀驁之人。然后,朱見濟又在大臣之中征求意見,詢問這些精英們如何解決流民。雖然搞出來土地兼并的很多也是這些人,但荊襄流民有百萬之眾,多有不馴者,他對于湖廣一省的情況也沒有深入了解過,一個不小心就容易出亂子。

            而且在幾次考成之后,朱見濟對此時的大明官員素質還是有些信心的??偙纫郧懊~黨充斥朝堂的好。最后,翰林院侍讀周洪謨上疏,請求朝廷借用東晉時期僑置郡民的方法,在湖廣廣設州府縣鎮,設置官吏、編戶齊民、以輕徭薄賦為誘餌,吸引流民走出大山,讓他們安居生業。

            如此,才是最根本的解決之法。流民遁入湖廣荒野之地,起因就是為了求生。如果朝廷繼續將荊襄山區視為禁臠,獨占山川之利,就為了莫須有的“恐流民聚眾鬧事”,那最終只會讓擔憂變成現實。正如朱見濟曾經在報紙上對百官強調過的,“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要求官員要愛護百姓,聽取群眾意見,不可以不接地氣搞“一拍大腿,有了”的糟心事。

            老百姓的訴求朝廷視而不見,還一意孤行的推廣落后法令,那自然是要跟人民群眾對著干了。下場能好到哪里去?朱見濟高興的笑納,給周洪謨升職加薪,讓他掌管翰林院事務。目前,原杰已經到任,并且四處派人調查當地情況,向流民宣布朝廷的新政策。

            比如說他們能獲得自己耕種了好幾年的土地、入戶當地成為合法居民,還有額外的免稅優待。自己能夠合法的種地,這對中國人來說是個不可抗拒的誘惑。不過除此之外,一味的懷柔是不能徹底解決流民們的。百萬之眾聚于一處,難免會產生一些野心家。

            原杰在宣傳政令之時,就被當地占山為王的幾個寨主給堵過,他們還企圖鼓動別人,不服從朝廷號令。于是朱見濟又命自己的小伙伴徐永寧他們帶兵前往湖廣,武力威懾,以為后援。反正東南那邊的硬骨頭都砍得差不多了,中部地區可以給他們當新地圖刷。

            根據原杰最新的報表,新政策的推行已經取得了良好成果。比起原歷史記載中,土木帝想通過武力強行把流民驅趕回原籍,還暴力鎮壓反抗的做法,“懷柔”顯然更有成效??梢胧杖〕晒?,還得等上一兩年,朱見濟只能祈禱這幾年湖廣不要出現強大的自然災害,能讓剛剛穩定下來的流民安心開發那片土地,成就“湖廣熟,天下足”這句后世著名的諺語。

            “恩科開辦的如何?”朱見濟捏住懷里肥貓疊出來的肚子,又想起了一件事。他的恩科還沒弄好呢!------------第173章:恩科刷新出的人才按照原本的規矩,恩科和正??婆e,通常都會放在三月份舉行??汕ピ甑那闆r不是“不同以往”嘛!

            南方的改土歸流還在進行收尾,要設立新的州縣;清田理戶搞的如火如荼,征調過去的官兵不斷沖擊著地方上的地主勢力,殺的手都麻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地方交通不免遭到破壞,阻斷了部分南邊的舉子北上科考的道路。加上大明本就地域遼闊,政令傳達需要花費不少時間,更讓他們難以及時趕到。

            于是朱見濟讓禮部酌情將恩科開始時間往后面推了一個月。這個命令讓各地舉子對新皇的夸贊再一次上了高峰,把朱見濟在南方的各種殺人姿勢放到了腦后,沖淡了乾圣元年的殺氣。哪怕南邊北邊都有軍隊行動,都有流血事件發生,可讀書人當官最重要!

            如今會試已經結束,明天就要放榜,然后就得展開殿試了。因為編修已經成書的《寰宇通志》有功,加上本就是前朝老資格,由此被任命為新禮部尚書的陸瑜將會試情況稟報給皇帝?!案髋e子中,會試優良者鮮少……不過有一人卻是數算達到九十分以上的?!?br>
            這次因為是皇帝開恩另加的科舉機會,本就以統治者的心意為主,所以留給朱見濟的操作空間非常大。加上在上一屆科舉中,已經添加過數算等題目,于是朱見濟干脆按照后世模板出了份卷子,給每個題目都標上了分額,讓禮部按照分數錄取。

            這種法子考生從未見過,好在題目內容跟他們以前經歷的沒多大區別,仍舊在可接受的范圍內,于是也沒有多說什么。反正當今天子從小就特立獨行。他們去挑這些無關緊要的刺,只會給自己惹來麻煩。而且單純按照分數錄取,加上糊名制,也讓考生在之后覺得更為公平一些。

            以前的科舉能不能中獎,其實很大程度也得看主考官本人的口味如何。如果文章寫的入他眼,那排名自然會高一些,反之則很有可能名落孫山。所以不論大考小考,在考試之前,學子們都會去搜集下主考官的消息,判斷一下他的口味傾向,然后對號入座。

            榜上能否有名,名次又是多少,結果還得看玄學。而且不善于寫文章,卻擅長數算的人才,總有可能不被錄取。吳敬就是典型的例子。他到現在都還是個皇帝賞賜的同進士出身。如今好了,就算仍舊有進士、明經等科目需要去試探下考官的味蕾,但數算等其他科目卻是明確了分數的。

            只要保證測算正確,法條背的熟練,那總分就能拉上去一些,也方便考生之后估算自己能不能金榜題名。再說這次數算、明法等新科目的比重較大,更容易讓人明白自己的下場了?!坝羞@么高的分數?”“那人叫什么?”陸瑜回道,“那人名叫陳獻章,乃是廣州府的人?!?br>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