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248章(1 / 4)

            身后的漂亮族長目視著我的一舉一動,她清澈的眸子里,流露出一抹詫異之色……幾秒鐘后,我對黑毛狼王動手了!黑毛狼王比起尋常的野狼來,身材高大了不少,同時,它的氣力也遠超一般的野狼,我要對付它,容不得有一點大意……

            諸葛玉樹想要握住劍,但他伸手去抓,結果無力的手指,怎么也握不住那把劍……諸葛玉樹嘆了口氣,深邃的眸子里,滿是復雜之色。他似乎已經能想象到,那即將殺來的粽子,會如何將他撕咬成碎片。諸葛玉樹閉上了雙眼,這一刻他放棄了抵抗,選擇了接受……

            可諸葛玉樹一連閉了好幾秒鐘眼睛,都沒有等來粽子。等他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我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擋在了他的前面?!斑@一次,該我了?!蔽一剡^頭,沖諸葛玉樹露出笑容道。諸葛玉樹怔了一下,也學著我,露出一縷不熟練的笑容。

            諸葛玉樹應該是很少笑的,笑得很別扭,也還好他長得夠英俊,要不然,這笑容得分分鐘嚇跑那些良家婦女……我握著我的短劍,目光凝視著面前的大撥粽子,心頭微微一定,將骨子深處的血脈之力融入到全身每一個部位。第253章 生死之交(下)

            此時的我,已經徹底激發了骨子深處的血脈之力。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激發了的,也許是因為看到諸葛玉樹那吐血的瞬間,又也許是自己被諸葛玉樹的死戰不退給感染到了……我感受著充斥了我身體每一處毛孔的蓬勃力量,心生出一股豪邁的戰意!

            縱然我面前有數百頭粽子又如何?今天,我單槍匹馬,不將它們殺個人仰馬翻,我就不叫陳化凡!我揮舞著早已卷刃的短劍,在此刻,我滿心無懼!我眼睛,早已紅如血。我的雙手,早已青筋暴起。。我一個箭步沖入到了數百頭粽子當中。

            濃郁的血腥味和尸臭,愈發的刺激著我體內的蓬勃力量。我握著短劍,如入無人之境,盡情的收割著粽子的頭顱……幾分鐘不到,我就已經用短劍割下了二三十頭粽子的腦袋,一具具無頭的粽子尸體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然后被其余的粽子,踐踏成肉泥。

            諸葛玉樹就在后面望著我,深邃的眸子里,說不出來的平靜……我一聲怒吼,將一頭離我最近的粽子,直接用短劍將它整具身體切成了兩半,一左一右的倒在地上,花花綠綠的腸子、還有那泛黃的血液流了一地。。我殺得興起,抓著短劍又撲上了其他的粽子。

            這一刻,我仿佛是個惡魔一般。我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似乎有一股強大的意識,控制著、操縱著我的身體,將短劍一次次刺入粽子的脖頸,再毫不猶豫砍下它們的腦袋。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多了一個人,是他給我帶來了這蓬勃的巨大力量,也是他,殺人不眨眼。

            “抱歉,花姐,族長下令了她不見任何人!來人,將這兩個男人趕出部落,任何人都不得給予他們食物,違者也一并驅逐出部落……”幾個年老的女祭司冷冰冰道。第211章 一個都不能少這幾個年老的女祭司指揮著一眾部落壯實男人,亂哄哄的將我和東應天趕出了部落。

            東應天看不下去,還想找他們理論,但被我一把給攔住。不過在臨出部落前,花婆婆還是故意偷偷給我拿了一包糧食,她面帶歉意道:“小子,是小瑤任性了,我們月氏一族,從來都不該這么冷漠無情,尤其你還是我們部落的恩人……”

            “婆婆不要內疚,這事我也早就預料到了,不過,有件事我想告訴婆婆?!蔽业??!笆裁词??”“不久之后,放逐山會有一場大災難,還請婆婆與月氏部落早做準備……另外,托婆婆告訴你們族長,下次再見面時,我非得揍她屁股不可?!?br>
            我笑笑帶著東應天離開,身后獨留下一臉凝重之色的花婆婆。。東應天在月氏部落被囚禁了將近二十年,對外面的世界早就沒了太多的感知,唯獨對于回家的道路卻一點也沒忘。按照東應天的說法,從月氏部落到永恒部落,如果徒步行走,估計得七八天的時間,但他知道近路,可以節省個兩三天,不出意外的,五天之內就能返回到永恒部落。

            對于即將要去的永恒部落,我對它的信息算得上是一概不知,再加上東應天也出走了二十年,如今部落變成了什么樣子,他自己心里也沒底。不過我心里始終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就這樣稀里糊涂成為了一個部落的少主,天知道,我陳家先祖以前是做什么的啊,別人家祖傳下來的都是一些稀世寶貝,而我陳家先祖倒好,直接給我傳了個部落……

            在趕往永恒部落的第四天時間,我突然發覺情況有點不對勁。那就是在我們的身后,好像憑空多了一條小尾巴,我好幾次回頭看去,都能隱隱看見幾道隱匿的人影。。事出異常必詭,我暗暗交代了一聲東應天小心一些,東應天告訴我說,永恒部落不遠處了,饒他們膽子再大,也不敢在部落門口刺殺少主我吧。

            話是這么說,但我還是有點不安。果不其然,就在當天晚上,意外驟現??!在趕了一天的路后,我和東應天搭了個篝火暖身后,便昏昏睡去。寂靜的夜色下,我隱隱感覺到了一陣冷風襲來!忽然間,不等我睜開眼,已經先傳來了東應天的怒喝聲!

            “何方宵小,竟敢刺殺我家少主??!”敢情東應天也察覺到了危險,所以故意在裝睡,當下他一出聲,我睜開眼睛一看,只見東應天已經如一頭護崽的老母雞一樣,將我護在了身后。我抬頭看去,只見在東應天的前面,多了一群陌生男人,一個個的兇神惡煞,臉上盡數都涂畫著一些古怪的圖案,看樣子,應該是五氏族中的某一支。

            陌生男人中,一個領頭的目光掃了我一圈道:“哼,少主?今夜過后,可就沒有什么少主不少主的了!”黑暗中,東應天認出了面前的這群陌生男人來歷?!澳銈兪鞘弦蛔宓??”東應天怒道?!昂醚哿?,不枉費我們在這里等了你們這么多天!”陌生男人冷笑道。

            東應天臉上青筋暴露,怒氣沖沖道:“哼,你們石氏一族,當年只是依附我永恒部落的一支仆族,這些年過去,趁我永恒部落無主混亂,掠奪了我們多少族民,哼哼,現在居然還敢來截殺我們少主,膽大包天??!”“呵呵,時過境遷,你們的少主,不過是一扶不起的阿斗,我勸你還是趕緊離去,我大可饒你一命,只是你這少主,得留在這里了?!蹦吧腥嗣鏌o表情道。

            “是你們族長派來截殺我們少主的?”東應天問道?!昂呛?,不該問的事情就不要問了,讓開,你們少主的命,我們要了!”一眾陌生男人忽然都亮出了鋒利的白刃,他們隱隱已將我圍住,看樣子今晚對于我的性命,他們勢在必得!

            我皺眉,聯想到前幾天月瑤把我趕了出來,連我的折疊刀都被收走,如今又出現了這伙石氏部落的截殺者,這其中,難不成有什么聯系?要不然,可就真的太巧了。。我和東應天都手無寸鐵,對面的陌生男人足足有將近十個人,每一個都手持利刃,身手矯健,眼神里透著一股嗜血的冷意……

            我心頭一緊,看了一眼面前滿頭白發的東應天,知道他被月氏部落囚禁了將近二十年,早就沒了以往的氣力和身手。我淡淡對東應天道:“東伯,你先走吧,這里交給我?!薄吧僦?,他們都是石氏一族的高手,我留下,您趁亂走,前面離永恒部落只有一天不到的行程……”

            “不用說了,既然你喊我作少主,那你就得聽我的,我現在命令你,馬上離開這里??!”我道。東應天一怔,老臉流露出一抹復雜之色。旋即,在我的目視下,東應天緩緩離去,背影無盡滄?!疫@邊也準備好了一場苦戰,雖然手無寸鐵,但已經到來的事情,總是要接受的,唯一讓我感覺到詫異的,這個所謂的石氏部落,我貌似和他們沒什么過節吧?他們派出高手來截殺我,怕是背后另有其人在布局。。

            幾乎就是一瞬間的事情,我見到石氏部落的高手舉起了手中的利刃,毫無阻攔的刺進了東應天的胸膛里。一道熱血從東應天的嘴里吐了出來,他雙眼怒睜,狠狠咬住了那個石氏部落的脖子,硬生生將那人給咬得血肉模糊后,趁機搶過了他手中的利刃,再丟給了我。

            “少主,接??!”我伸手將這把帶有東應天鮮血的利刃接住,而下一秒鐘,另外幾個回過神來的石氏部落的高手,已經紛紛將手中的利刃都刺進了東應天的身上?!吧僦?,原諒我再也無法侍奉您左右了……懇請您,振興永恒部落……我,死而無憾?!?br>
            東應天滿身鮮血,轟然倒地。這是一道滄桑的身影,這是一個滿頭白發的老人,這是一個忠心耿耿的老仆。但在這一刻,我親眼目睹他將用盡自己最后的力氣,為我奪到了一把利刃,然后慘死在了那些人的手中……我心頭狠狠抽搐了一下,怒火瞬間充斥了我的心頭!

            我握緊了手中的利刃,上面還殘留著東應天的鮮血……怒意一下子沖上了我的腦袋,還有骨子深處的神秘力量,也順著血液蔓延了我的身體;我仰天一聲咆哮,雙眼血紅!我毫不猶豫的撲了過去,奮不顧身,悍不畏死??!近十個石氏部落的高手匆忙圍堵過來,他們一開始獰笑連連,但沒一會,他們便目瞪口呆……

            一個石氏部落的高手將利刃刺進了我的手臂,但隨即,我手中的利刃將他整個腦袋都剁了下來,手法干凈利落,腦袋無聲落地,空留下一具噴血的軀體還站著在原地。幾秒鐘后,又一個石氏部落的高手倒著在了血泊中,我將利刃從他的胸口上拔了出來,留下一個碗口大與血流泉涌的傷口。

            一連死了兩個同伴后,另外的石氏部落高手頓時面露不安之色,他們齊聲怒吼,隨即沖了過來!我目光掃了一圈,嘴角露出一抹猙獰的冷笑!“東伯,我會讓他們全部給你陪葬,一個都不能少……”第212章 又是冷家!東應天的尸體就躺在前面不遠處的血泊中,我一步步走過去,在我的腳下,一個個石氏部落的高手轟然倒下。

            他們臨死時,雙眼睜得很大,似乎不相信剛才這個還被他們示弱螻蟻的男人,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爆發出這么大的能量。。我咬緊牙根,身上已經鮮血給沾濕,分不清是他們還是我自己的。我手持利刃,一步殺一人!“是誰派你們來殺我的?”我怒喝道。

            面前的一個石氏部落的高手一怔,旋即眼中冒出一絲恐懼。他轉身就想跑,但下一秒鐘我手中的利刃已經刺進了他的后背,從他的心口處穿出!一道血箭從他身上噴出,腥熱的鮮血濺到了我的臉上。。我不以為意,目光鎖定了下一個石氏部落的高手。

            “我想知道,是誰派你們來殺我的?”我冷聲道。前面還有四個石氏部落的高手,他們面面相覷了下,其中那領頭的高聲喊道:“石氏一族的勇士,以死為榮,殺?。?!”在那領頭的鼓噪下,另外三個人奮不顧身的沖了過來。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那我就把這份榮譽賜予你們!”我手起利刃落,一顆頭顱率先從我手下滾落到地,接著是第二顆、第三顆……但也是這個時候,那個領頭的鄭氏部落高手不知道從哪里竄了過來,忽然尋到了我一處破綻,將利刃直生生刺進了我的身上。

            我甚至能聽到衣服和皮肉在這利刃下被穿透的聲音。我一口鮮血噴出,臉上已是青筋暴起!沒容那領頭的拔出利刃,我手上已經砍鈍的利刃,順勢將他整條手臂都砍了下來!一陣痛苦的哀嚎聲響起,那領頭的人眼睜睜看著自己手臂露地,面露出一股駭然,臉色慘白!

            這一刻,他是真的怕了??!我捂著血流泉涌的傷口,緩緩舉起利刃。那領頭的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道:“饒命,不要殺我,我什么都告訴你……”利刃停滯在半空中,我冷冷道:“說,是誰派你們來的?!薄拔艺f了你就能饒我一命嗎?”

            我眼都不眨一下,將利刃徑直砍在他的肩膀上,一字一句道:“你還有一次機會?!鳖I頭的人徹底趴倒在地,身體連連顫抖,他恐懼無比道:“是冷家,是冷家派我們來的?!薄笆抢渫珕?”“是他!”“他怎么指使得動你們?”

            “我們族長受過他們恩惠,前幾日他忽然出現在了我們部落,只是交代了幾句話,族長就派我們過來截殺你,說只要尸體,不要活人……”領頭的人顫栗道。我將手中的利刃收起,目光瞥了一眼這個該死的家伙,但最終還是沒有下手殺他,我答應了他,這個承諾得作數。。

            我看都不看一眼這個徹底被嚇住的領頭人,轉身向東應天那邊走去。東應天靜靜的躺在血泊中,一頭白發也已被染成了紅色,看起來仿佛年輕了十幾歲,尤其是那張滿是皺紋的老臉,在臨死前露出來的笑容,讓他顯得格外安詳……

            “東伯,我帶你回家?!蔽亦?。我一彎腰,胸口上的鮮血頓時忍不住往外流。我顧不上疼痛流血的傷口,直接蹲下身準備將東應天的遺體背起來。但就這時,我身后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隨即,一道猙獰的叫聲響起?!叭ニ腊?!”

            我心頭一緊,是那個領頭人的聲音。我猛地回過頭,已然見到那個領頭人離我咫尺之遙,可不容我舉起利刃抵擋,我見到領頭人忽然臉龐扭曲成一團,站定在了原地,一動不動。接著,一大口鮮血從他嘴里流出,然后緩緩倒落在地上,在他背上,赫然插著一支白色的羽箭。

            我抬頭看去,見到不遠處的黑暗中走出來了幾個熟悉的身影。我腦袋一愣!是那個月瑤,還有花婆婆帶著幾個月氏一族的高手趕來了。月瑤依舊冷若冰霜,手上正抓著一副弓箭,顯然剛才那一支白色羽箭是她射出來的?;ㄆ牌拍樕蠋е唤z擔憂之色,看到滿身是血的我,她不住的嘆氣,道:“你沒事吧?”

            我搖搖頭?;ㄆ牌爬^續道:“自你離開后,我們一直在你身后跟隨著,這一路上,一共遇到了兩撥想要追殺你的石氏高手……小娃子,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石氏一族要派出那么多高手追殺你?”我沒有回話,但心頭卻是微微一動,聽這話,月瑤應該是故意將我逐出月氏部落的,然后自己帶人在后面跟隨,幫我攔住了兩撥追殺者……這么一說來,似乎,我還欠她一個大恩情。

            我不動聲色,目光在月瑤身上打量了一圈后,不動聲色將那領頭人背上的羽箭拔了出來。接著,我將羽箭的箭頭折斷下來,然后走到月瑤面前。我絲毫不理會她那張冷冰冰的臉,也不顧及她身后那幾個虎視眈眈,眼中滿是醋意的部落勇士。

            我將帶血的箭頭放在她溫軟的手心上,道:“以后若是需要我幫忙的,可以盡管叫人拿這個箭頭來永恒部落找我……這個恩情,是我陳化凡欠你的?!蔽以捯袈湎?,月瑤臉色一動,平靜似水的美眸凝視著我的臉龐,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婆婆,謝謝了?!蔽覍ㄆ牌诺懒寺曋x,然后拖著虛弱的身體轉身離去。幾秒鐘后,我將東伯已經冰冷的遺體艱難背了起來,然后輕聲對他道:“東伯,我們回家吧,這一次,我來帶路……”東伯沒有回應我的話,只是嘴角的笑容,似乎是在回應著我,闊別部落二十年的他回家的喜悅。。

            在我緩緩離去的同時,身后傳來了花婆婆的聲音?!靶⊥拮?,那諸葛一脈的部落上一次露面,是在東邊,如果你要找他們,順著那個方向,也許會有發現……”我怔了一下,隨即頭也不抬的道:“有個預兆你們可能還不知道,七星連曲時,將尸行遍野,你們早作打算……”

            第213章 永恒部落少主在月瑤和花婆婆的目光下,我背著東伯離去,空留下滿地的尸體和鮮血。我不知道在背后的她們作何感想,但我此刻的想法,那就只有一個!“返回永恒部落,達成東伯的遺愿,重振永恒部落!”至于截殺我的石氏部落和冷家,這個仇,我非報不可??!

            小路崎嶇,沒有東伯的帶領,再加上我身上有傷,我走得格外艱難。在路上,由于我身上的血腥味,我遇到了不少饑餓的野獸,甚至還有一頭足足有兩個人高的熊瞎子,為了對付他們,我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我身上傷痕累累,但對于我來說,只要東伯的遺體完好,那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一路行走,從天黑走到天亮,又從天亮走到天黑,這一路上,我沒有停下來過,披荊斬棘,跨過不少野獸的尸體,終于,在第三天早上,天蒙蒙亮的時候,我見到遠處,多了一縷縷炊煙。而在炊煙下,落著一個荒涼松散的部落,外面是一層足足有兩三個人高的圍欄,只是圍欄年久失修,早已布滿了一層極厚的灰塵,顯得很腐朽和不堪一擊。

            我艱難的背著東伯來到了部落。在部落的破敗大門,我見到了一塊銹跡斑斑的鐵牌,上面隱隱能見到幾個狂草的大字?!坝篮悴柯洹蔽亦盍艘槐檫@名字,嘴角不住的勾起一抹苦笑。這就是東伯口中,百年前鎮壓得五個旁氏部落抬不起頭,紛紛納貢求和的放逐山霸主--永恒部落??

            我搖頭,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無不透著兩個字:破敗。。我一腳踹開了那用生銹鐵鏈拴住的大門。在永恒部落的外圍,滿是荒涼,我看不到一個人影。直到走進去了許久,這才終于有了一些人氣,雖然天才剛亮,但已經能看有一些人在外面勞作,他們用原始的石盤,打磨著那少之又少的麥粒,現在已是入秋,很多小孩子卻連一些裹身的衣服都沒有……

            至于那些大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女人皮膚黝黑干巴巴如老人,那男人也不少是骨瘦如柴,在他們身上,看不出一點部落男人該有的霸氣,有的,只是麻木的眼神……很多小孩子率先看到了我這個外來者。更多的人,注意到我身上還背著一具尸體,他們終于面露出詫異,男人們警惕的望著我,女人們則趕緊帶著自家的小孩進了帳篷……

            唯有少數的那些部落男人們,睜大了蒼老的雙眼,死死盯著我和背上的東伯。。東伯在二十年前,是永恒部落里的一號人物,但在二十年后,能夠還記得他的人,已經不多。。但好在還是有人認出了他來。一個白發蒼蒼的部落老者忽然攔住了我,他死死盯著我背上的東伯,聲音沙啞道:“他是誰?”

            “東應天,二十年前,永恒部落的勇者?!蔽移届o道?!肮皇撬?!”白發老者驚呼不已,接著,更多的部落老人圍了過來?!罢娴氖菓??!薄岸赀^去了,一直沒有他的消息,沒想到現在……”部落老者們連連嘆氣,而一旁的那些部落男人女人們,則是面面相覷,對于面前這個已是閉眼多時的東應天,流露出一絲好奇的神色……

            唯有那群老者們長吁短嘆。這時,忽然有一個部落老者目光注意到了我,他開口問道:“他是東應天,你又是誰?”順著這老者的話音傳來,其他部落的男女老少們,紛紛也將目光投了過來。我緩緩抬起頭,在眾人的目光中,摘下我脖子上的石墜子,沉聲道:“神靈之墜在此,所有族民聽令??!”

            我話音落下,頓時無數人目瞪口呆。那些部落老者們,更是滿臉震驚的望著我和手中的石墜子……對于年老的他們來說,我手中的石墜子,就是身份的最好證明??!我目光掃了一圈,將手中的石墜子再次舉高了一些?!吧耢`之墜在此,所有族民聽令??!”我提高了聲量繼續道。

            “是真的神靈之墜!”有老者欣喜喊道。一石驚起千層浪,更多的部落老者們露出狂喜的表情?!肮蛳?,全都跪下,是族主的神靈之墜??!”老人們喊道。部落的老人率先跪倒在地,一臉的虔誠和恭敬,對于他們來說,見墜如見人,他們祖先是神靈之墜主人的家仆家將,他們從出生到長大,就一直飽受祖先留下的教喻警示。。

            有了部落老人們的舉動,那些年輕的部落男女們,也紛紛跪倒在地上,就連小孩子們,也有模有樣的跪下來,恭恭敬敬的將雙手貼在地上,以示恭敬!他們天生是永恒部落的族民,他們生來,便是墜子主人的追隨者??!我目光掃了一圈,心頭微微一定!

            旋即,我朗聲道:“神靈之墜在上,我乃陳家后人陳化凡,今日歸來,便是永恒部落少主??!”我聲音振振,風聲正勁,卻也吹不散我的話語!跪倒在地上的部落老人們聽到這話,紛紛抬起頭,目視著我。他們身體在顫抖,他們的老眼里滿是激動的神色,他們雖是永恒部落地位最低的族民,但追隨族主的熱血,卻從未冰冷過!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