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57867章(1 / 5)

            他已經為了兒子付出很多了。朱見濟也感受到了來自爸爸的愛,再次堅定了自己要當一個孝子的念頭。不過眼下,還是先處理了鐘同再說。他的確是被冒犯了,如果輕飄飄放過,就有些不給自己面子了。體面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掙出來的!

            白啟大聲地喊著?!皼]錯,我就是貪生怕死,我就是那樣一個無恥小人,我就是宗門敗類,你們們都去送死吧!我就要好好地活著?!被煦缭诎讍⒛X海里縮小了身形,歡快地在他波瀾起伏的腦海中上上下下地游著泳。

            “要不要把我放出來啊,我一下子就能把他們全都給吃了?!薄伴]嘴!”“我沒有嘴巴啊,我都是在用神識跟你交流的?!薄皾L!”白啟努力地站了起來,他現在連一個凡人都不如,倚靠在一顆歪歪扭扭的小樹旁,看著戰場之中還在持續的戰斗,眼中晶瑩閃爍。

            李昶還不屑于和一個入門弟子計較,被吸干了氣血神元的尸體,對他而言也沒有什么用處,便任由熊大富抱了回去?!霸趺?,文太白,你還要和我打嗎?”“你要是老老實實地貢獻出你的氣血神元,我可以考慮放過你身后的這些弟子?!?br>
            “怎么樣,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李昶提著魔劍,似乎也是膩了打殺,先前手臂被切斷之后,他似乎想透了一些東西?!澳闳裟軇龠^我,這條命你便拿去,我身后的這些弟子,希望你能說話算話?!蔽奶卓嘈χ?,卻還是不愿意束手就擒。

            “二長老!”二長老雖然在宗門之中常年見不見尾,名聲更是在這半年來被某個不要臉面的小賊敗壞,可是在這一刻,他就是整個宗門之中的頂梁柱!文太白走上前去,沉聲吐納。美人師兄看著二長老的佝僂背影,有心想要說什么,目光不經意地飄過白啟所在的叢林,最后幽幽地嘆了一口氣,還是沒有說出來。

            “那就受死吧!”李昶也不愿多等,殺滅了玄都宗的所有長老之后他還要去血洗其他的門派。原本的計劃是整個天人門一起殺上去,有自己幾個師兄弟的幫襯,覆滅任何一個宗門都是輕而易舉??墒菦]有想到自己居然接觸到了突破天神境的障礙,不得已才殺掉自己那些師兄弟,可惜最后關頭還是沒有能夠突破。

            現在整個天人門就剩下自己一個神帝,還真是寂寞啊?!暗鹊?!”就在李昶擺開劍勢要和文太白進行最后的對決的時候,只見一個拄著樹枝當做拐杖的小人慢悠悠地從一旁的叢林里走了過來。兩旁的弟子都吃驚地看著來人,居然敢阻止神帝的決戰,這不是在找死嗎?所有的弟子仿佛都看見了那人在李昶魔劍之下干枯的尸體,嘆息地搖了搖頭。

            “是你!”李昶手上的魔劍出嗡鳴聲,他永遠也不可能忘了這張臉,就是他,殺了自己的孩兒,讓自己最終決定動用這把魔劍?!皻⒘俗约簝鹤拥拇笫?,好久不見!”白啟緩緩地走到戰場中央,臉上露出天人門弟子們熟悉的笑容。

            花姬被龍王一瞪,嚇得跪伏倒在地?!拔已逄焐仞B,是天地間最受眷顧的一族?!薄翱墒俏覀優楹稳缃裰荒茯榭s在這十巫山的一方天地之內,眼看著人類占據著碩大的神元界?”“人族孱弱,眾所周知??墒撬麄儏s能在萬年之前無比強大的神族手中搶過神元界的統治權,他們憑借的是什么,你們知道嗎?”

            龍王環顧四周,妖人們的眼中竟是一片茫然。他喟然一嘆,繼續說道?!叭俗鍥]有強大的法術,沒有不死不滅的身軀,沒有鎮天裂地的法寶,他們所靠的是一股氣,一股寧愿死也不愿意繼續被神族繼續奴役的氣?!薄岸莻€時候的神族,其中最強大的神舉手投足就可以讓山塌海陷,他們釋放的法術能讓天地也幫助他們增強威力,煉制出的法寶可以裝下一個世界?!?br>
            “可是呢,他們最后還是輸了,八千年過去了,現在連一個神人都看不見了。而如今的我們,與當初的人族何其相似?!薄叭祟惤y治了整個世界,他們對我們這樣的異族毫不手軟,魔族,被他們逼到了天的盡頭,在陰影之中茍且偷生,獸族,被他們奴役吞食,我們妖族,生活的地方也越來越小?!?br>
            “而在這里,我們死死守著一方靈海,但是我們又可以興盛多久呢?每一個新的妖人的誕生,就意味著我們分到的資源少一分,強大的妖可以去搶低等的妖,可是你連我也不敢保證我一直就是最強大的?!薄翱倳懈鼜姷难顺霈F,就拿我剛剛收的義子來說,只要他修煉下去,二十年、三十年,總有一天,以他的天賦,一定會超過我實力?!?br>
            “可是,那又能怎樣,這一方靈??梢哉Q生一個神帝,兩個神帝,但是最多能誕生多少呢?是十個,八個還是五個?”“而在外面,那么多的大山,那么大的無邊海,那里的強者更多,也更加強大。也許你們會以為那離我們太遙遠?!?br>
            “可事實上,現在外面的人類已經打進來了。他們連最后一片土地都不肯留給我們,他們連等待我們自生自滅的時間都不愿留給我們?!薄八麄儠⑺牢覀兯械淖迦?,不光是你們,還有你們的兄弟,你們的妻子,你們的兒女,誰都逃不開被殺死的命運?!?br>
            “告訴我,你們想死嗎?”“誰都不想死,但是人類的刀比萬年之前還要快,人類的強者,比萬年之前還要多,還要強,而我們卻比當年的神族弱上了何止百倍千倍?!薄暗?,我要說,我們能贏?!薄盀槭裁??”

            “因為人類已經失去了他們的那股氣,那一往無前的精氣,那殊死一戰的勇氣,那無所畏懼的志氣?!薄岸@股氣,我想在你們身上看到,有沒有!”只見龍王從儲物戒中扔出一個被捆綁起來的人來,白啟一看,不著痕跡地往身旁一個妖人的身后躲了躲。

            “哼,妖蛇,要本事你就殺了我,我六大門派的神帝都在此地,只要我一死,他們馬上就能感應到,霎那之間你的老巢就要灰飛煙滅?!钡诙僖皇?大戰開啟躺在地上的赫然就是風破浪,那日被小魔女的魔槍驚走,卻仍是不甘心,追尋著白啟他們的蹤跡來到此處,沒想到意外發現了龍宮的所在。

            想要獨吞寶藏的他并沒有回報師門,反而是孤身潛入,直接被巡守的妖人發現。他殺死兩個神人之后惹得神尊出手,抓來獻給龍王,被逼問出六大宗門前來的始末?!罢l來,殺了這個人族?”龍王看向自己的族人?!巴跎喜豢砂?,這人一殺,我們無異于是在對人族宣戰……”

            綠蟒蛇人還想多說,卻直接被龍王一掌掀飛。龍王把目光掃向哪里,哪里的蛇人就向后退卻,各有難色。龍王看向花姬,花姬有心想要表現,卻又害怕著。她渾身顫抖著,若是動手,她可能就成了整個妖族的罪人,她還是沒有上前。

            “哈哈哈,一群膽小妖人而已,我倒要看看誰敢殺我!”風破浪掙扎著起身,仰天長笑,頗有幾分孤身入敵營,睥睨萬妖我是英雄的豪情。突然,不知道哪里來的一腳把他踢到在地,風破浪的笑聲戛然而止,回頭看是誰這么大膽時,背上已經被一把尖銳匕首穿心而過。

            “你,你是……”風破浪瞪大了他的眼珠,死活不敢相信殺的人竟是白啟。笑的真難聽。白啟拔起匕首,把風破浪踢到一旁。一瞬間,風定塵落?!澳阒滥阍谧鍪裁磫??”綠蟒蛇人從遠處爬了回來,看見沒人敢動手的他還準備繼續勸諫龍王,沒想到這個黑小子就這樣把人給殺了。

            白啟不說話,只是瞇著眼睛舉起了手中還帶著血的匕首?!昂?,不愧是我的兒子?!饼埻踉臼哪樕项D時舒展開來,雖然神情之間還有些落寞,卻比先前要好上太多。龍王沒有想到自己治下十幾年的臣子,耗盡心血培育的義女都做不到的事情,卻被一個剛認的義子做到了。立馬改口不叫義子,換成兒子,可以想見沒有意外的話,這方天地的未來主人就是白啟了。

            龍王的臉立刻就黑了下來,面色不善地看著那些跪倒了一大片的蛇人和他們的隨從們。場上還站著的,只剩下十數不到的妖人以及白啟和小魔女?!澳銈円詾?,我把妖族中所有的神人以上的妖人帶到這里來,就是為了迎接新的族人嗎?”

            龍王沉吟著?!八麄?,應該快到了?!薄拔以賳柲銈円淮?,真的要向人類投降嗎?”所有妖族的能戰之妖都集中在這片海灘之上,上萬只不同種的妖聚集在一起,沒有一絲的喧囂。他們靜靜地站著,看向半空之中,他們的龍王。

            “人類,帶十數萬的神人來到這里,想要搶走我們的靈海,想要斷了我們的傳承,想要將我們全部剿滅?!薄岸@個時候,你們的長輩卻提議要將我們妖族的英雄送出去投降?!薄熬退闳祟悮⒐馕覀兊钠迌?,霸占我們的十巫山,奪取我們的靈海,你們也想把敢于宣戰的勇士送出去投降嗎?”

            “我再問你們最后一次,愿意嗎,給我一個答案就好?!薄安辉敢??!绷懔闵⑸⒌穆曇魪哪切┭说目谥姓f出,慢慢的,越說越大聲,匯成溪流,聚成大河,最終像大海的波浪一樣涌來。萬妖齊呼,聲能震天?!耙览?,要死了,這不是找死是什么?!?br>
            綠蟒蛇人帶著一群妖人想要離開這個著來了瘋魔一般的地方,和一統天下的人族作對,這不是想死是什么。就算是神帝又怎么樣,六大宗門里的神帝多的去了,綠蟒蛇人常年在十巫山與山外之間走動,如今的大勢哪里是這些毛頭小妖以為的那樣。

            萬數的妖人看上去氣勢恢宏,人族連神帝都不用,就是幾個神尊帶著弟子就能把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滅了。如今人族的手段,比萬年前的神族甚至都要更強上一些了?!澳銈兿肴ツ睦??”不等綠蟒蛇人回話,龍王一口火焰就把這群軟骨頭給燒成飛灰。

            妖人們高呼著“驅除人類,恢復妖土”的口號,在龍王的指揮下迅速地整合成看上去精銳無比的戰斗隊列。白啟看著卻是頭疼,原本和小魔女想趁亂逃走,哪里想到龍王把一萬二千余妖人分成三支妖軍,他、小魔女和花姬各領一支。

            帶著妖人打人類?白啟看著自己身上的青銅鎧甲,情不自禁地清了一下嗓子?!把迨乃辣貏?!”一瞬間仿佛點燃了炸藥包一般,眾妖群情激昂,高喊必勝!“何方妖孽,居然敢聚眾為禍?!蓖蝗磺д芍叩念^頂上方有碎石紛紛落下,妖人們還算閃避及時,那些剛剛蛻凡的妖獸一時間死傷過半。

            死里逃生的眾妖望向頭頂,蒼天之上許多黑點轉瞬之間就來到了眼前,正是六大宗門的精英弟子和神帝長老們?!耙恢恍∩咭哺揖垩蓢??!碧烊碎T的神帝狠戾非常,一只大手直接捏向在臨海之上的龍王,想要將他一舉成擒。

            “來的好?!饼埻蹩谥型禄?,大有焚山煮海的強大氣勢,卷象那飛來巨爪。神人與妖族照面,還有什么好說,直接便是打了起來,一時間殺喊聲起,法寶亂飛。白啟看林太清帶著玄都宗弟子們落在地上,剛想去呼喊時想起自己如今的身份,從地上抓起一把沙子抹在臉面之上,別說林太清,就算是自己師父來了也認不出自己。

            第二百一十七章 要死了白啟這才提起一把剛剛分到到的長槍喊著沖了上去,白啟身邊的神尊副將看的害怕,這樣沖過和找死有什么區別?沒有辦法,神尊副將也只能跟了上去,緊緊地護著白啟。?? ??白啟看著自己身邊就差貼身保護的貓臉神尊,心中煩到不行,他這么跟著自己自己怎么找機會裝死啊,怎么假裝被殺死,然后換回自己六大宗門第一弟子的身份?

            白啟想讓貓臉神尊不要跟著他,可是他一直以來的形象卻是一個不會說話的黑蛇,沒辦法,他只好用長槍指著貓臉神尊,又指了指一個正在大殺四方的神人身上。貓臉神尊雖然會意,但是他哪里敢放龍王剛認的義子獨行,堅持不肯離去。

            白啟急得不行,這家伙跟著自己遲早會引來神帝出手,那時候自己就是想裝死也裝不成了,直接就死透了。白啟朝著戰場掃了一眼,突然看見一個熟悉身影,直接就沖了過去。一言不,一槍就朝著那個身影的背后扎去。杜成最近十分的意氣風,自從跟著進入十巫山山中之后,無論是剿滅魔獸,還是現在殺妖衛道,俱是得心應手。

            只見他手上的玄墨玉石棍紅光大作,棍尖畫圈,一片妖人便被圈在了其中。隨機他握棍的前手力,妖人便全數被打倒在地上,身上還有燒傷焦痕,出痛苦喊叫的聲音。杜成正得意間,忽然感應到背后有異?!昂畏叫⊙?,居然敢偷襲本神君?!?br>
            原來杜成這幾日來不單單是表現優異,更是殺了一只高階魔獸之后,領悟神通,順利進階到了神君境界。如此一來,他的實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手中長棍收勢,旋即轉身,長棍擋住來者長槍。杜成轉過身來一看,原來只是個面黑的普通妖怪,連神人境界都沒有達到,居然還敢來偷襲自己,當真是不知道死字該怎么寫。

            杜成前手力,彈開白啟的長槍,之后舉槍自上而下直滾下來,自信一棍就能讓這個黑臉小妖怪成為自己的棍下亡魂。白啟卻是嘿嘿一笑,早有預謀地往后一退。原來那貓臉神尊已經趕了過來,見有人居然敢對太子出手,手掌中白光一閃,便在杜成的身上留下了三道抓痕。

            “神尊?”杜成一棍沒有打死白啟雖然驚異,此時卻是戰意高昂,手上玄墨玉石棍紅光大作,便纏上來貓臉神尊。白啟趁著貓臉神尊打得入神,立刻遁入身旁一堆躺著哭嚎的妖人之中,三下五除二,就換上了玄都宗的弟子玄衣。

            誰都沒有注意到,在這個陰暗的小角落,一個妖人太子搖身一變就成了六門大比的第一弟子。白啟想了想,為了保險起見,給一個被燒成焦炭的蛇人披上自己的鎧甲,為了效果逼真一點,還心疼地在上面砸了兩個火焰機關丸。

            一切搞定。白啟拍拍手站了起來,可惜他忘記了自己身處在這個到處是妖人的戰場之中,他的那一身宗門弟子玄衣就好像黑暗中的一盞明燈那么明亮。當即就吸引身邊所有小妖的目光,十幾只全部如潮水一樣的撲了過來。

            “救命??!”一只兩只妖人白啟倒也不怕,可是這么多兇神惡煞的妖人沖過來的時候,管他打不打得過,白啟撒開腳丫子就是跑。邊跑邊大聲地喊著救命,只是救兵沒喊來,到是喊來了無數的追兵。于是白啟一邊跑著,一邊不停地向身后砸著機關丸和靈符,只是控制的角度有些差了,打到其他戰團當中。被招惹的神人們轉頭一看一個小小的神人居然敢偷襲自己,紛紛放開自己原有的對手,加入了追擊的隊伍當中。

            隊伍隨著白啟跑路的路程不斷擴大,甚至有幾個六門弟子都想提著法寶加入,當然最后還是把怒氣泄在了其他的妖人身上?!澳鞘??”龍王化作蛇身勇猛非常,便是天人門、大荒山、眾星殿、異人盟的四位神帝同時出手才能勉強壓制住。而神元道、玄都宗的神帝則是留下來看護弟子,防止憾事生。

            此時玄都宗的神帝林太清突然現戰場之中出現了一處不同尋常的地方,一個自家的弟子被一群妖人們追著打。林太清的心里極為不舒服,所有的弟子都知道這一次帶他們前來是鍛煉膽魄與心志的,有神帝照看著,會有什么危險?這弟子一邊逃一邊喊救命的,豈不是讓其他六門弟子輕看了玄都宗。

            可等林太清仔細一看,這不是白啟嗎?他怎么會在這里?林太清自恃身份不愿出手,正想傳音給白啟附近的玄都宗弟子過去幫忙時,沒想到白啟好像感應到他的目光一樣?!傲謳熓逡懒?,我是白啟啊,快救我??!”“林師叔救命??!十萬只妖人在追我啊,你可不能見死不救??!”

            “林師叔你再不來,我們玄都宗未來的希望就要斷送在你的手上了?!边@小子肯定是看到自己了,林太清嘆了一口氣,手上指劍瞬,在白啟的身后留下一道深深劍痕。到沒有傷到多少妖人,這些妖人,都是給六大宗門的弟子拿來試煉的。

            白啟也感受到身后那道滅絕生機的劍氣帶來的可怕壓力,不過他很快就調整了自己不適的感覺,轉過身來,看著那些妖人們?!坝斜臼吕^續追我??!”劍痕如鴻溝,妖人們恨不得跳過一躍而過,沖過來把白啟打得滿地找牙??墒撬麄儏s全都停下了幾步,忌憚地看著遠處負手而立的神帝,強按下這股會死妖的沖動。

            不是不想,也不是不敢,只是為了殺這個小賊而已,拼掉自己的性命似乎也太不值得了。還不如留著命去換那些看上去就厲害非常的弟子,身為妖人,死也要死的有價值。8第二百一十八章 回眸一笑白啟揮手跟那些踟躕不敢前的妖怪們揮手道別,真有幾個忍不住跳過來的妖人,白啟手上的機關丸猛地砸過去,妖人們全都掉到劍痕鴻溝下面去了。

            白啟想了想還是林師叔那里比較安全,于是點燃一張又一張靈符,渾身頂著十幾層法術盾,一路直走,奔著林師叔那邊去了。這一路可謂是刀山火海,槍林彈雨,等白啟走到林師叔旁邊的時候,他手上的儲物戒指莫名其妙地就變成了二十二個之多,每根手指戴兩個都帶不下,以至于兩根無名指各戴了三個,反正兩只手是握不了拳了。

            至于為什么?白啟也覺得奇怪,反正地上隨便撿撿就有了?!皫熓?,這里太危險了,讓我來保護你?!绷痔蹇粗矍斑@個一臉正氣模樣的師侄,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這個混小子居然當著自己的面搶別的弟子的戰利品,還美其名曰“東西太多了,師弟先幫你保管著”。

            最可氣的是,他搶別家的弟子的也就算了,居然連自家的師兄弟都下手。根本不看人,不但搶入門弟子,而且連真傳弟子也敢搶。此時白啟正在林太清的旁邊找了個干凈地方坐下,樂呵呵地整理著自己“幫師兄們保管的戰利品”,一只小臉笑的跟朵花似的,嘴巴咧得根本就合不攏。

            “哇,三十年份的通幽草,據說含著一片就能看到死后的世界,也不知道真的假的?!薄斑@個不錯,皮質堅韌,一看就知道起碼得是神君境妖人的皮?!薄斑@么大塊的石頭干什么用的,元力好充沛的樣子,不認識,先放一邊?!?br>
            白啟在一旁念念叨叨的,林太清終于忍無可忍,一彈指就把白啟送到了他該去的地方?!傲掷项^你干什么!”白啟在半空中口不擇言,清點自己財寶的正開心呢,就被林太清給踢了出來,什么情況???“身為六門第一弟子,你自當以身作則,沖殺在除妖第一線上?!?br>
            林太清淡淡道,心境似乎平和了一些?!爸劣谶@些寶物,老夫會給你收好,等戰后分發給有功的弟子們?!卑讍⒖吹搅痔宓男渥釉诘厣陷p輕拂過,自己小山似的寶貝就全部不見了,哪里不知道這個老頭根本就是假公濟私,分明就是想貪圖自己的寶貝。

            “強盜啊,比我還強盜?!卑讍⒂逕o淚,還想沖回去,可四周很快就聚攏了七八只妖人,不懷好意地圍了上來。此地與他先前跑路的地方距離較遠,這些妖人根本就沒有見識到那一劍鴻溝的可怕威力。這些妖人就只知道自己被六門弟子欺負的很慘,突然天上掉下個凡人弟子,看樣子就很白很嫩很好欺負。

            “救命??!”白啟看著聚攏過來的妖人們,剛想從自己的儲物戒指里扔點機關丸出來,誰知道一摸手指滑溜溜的,什么都沒有,這才想起自己剛剛把所有的儲物戒指都卸了下來?!傲掷项^,你這個老不死的!”狠話低罵,白啟的腳步跑得更快,趁著這些蛇人還沒有形成圍攏之勢前,噌地一下就沖了出去,動作敏捷地好像那河底的泥鰍,滑不留手。

            白啟苦著小臉,手上握著從鞋子里拔出的匕首,小心翼翼地避開每一個可能存在的危險。偌大的一個戰場,他居然沒有找到一個可以讓他安穩躲避的地方。無論他找的位置再隱蔽,可是這戰場上的妖人是在是太多了,過不了多久他就會被發現,更可怕的是,有時候還會出現從天而降的敵人。

            白啟趁這個摔倒在地上的羊頭妖怪還沒反應過來,一匕首就把他的脖子給抹了。心想著這樣子下去可不行,得找個師姐師妹保護一下自己這個小師弟啊。白啟突然聽見前方傳來一聲嬌喝,定睛一看,那飄飛的彩衣,那絢麗的法術,那優美的身段,呸,是矯健的身影才對??捶棏撌潜娦堑畹牡茏?,自己怎么說也是半個眾星殿的弟子,師姐“有難”,自己當然要拔刀相助。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