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812章(1 / 6)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這些大人物們不想再等下去了,將聯手破開這座青銅古殿,奪取其中的神藏!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網址:第二百六十三章 叩門青銅古殿,巍峨沉渾,似一座雄城,伏于這八峰環拱之間,居于八卦最中心之處,妖異道,飛龍舞鳳,接天而上,似是有人舉霞,欲上九重天闕,又似有仙王臨凡塵,謫落而下。

            葉枯并未被那黃符紙所控制,將這一幕看在眼中,頭皮只一陣發麻,向那葵婆婆立身處瞄了一眼,這老婆子只對這烏黑霧氣的異動熟視無睹,沒有讓他撤回來的意思?!斑@個老烏龜王八蛋”葉枯在心里已將她罵了一千遍,一萬次,這老太婆完全是不在乎他的死活,要拿他去試探這片烏黑霧氣。

            無奈,葉枯只好硬著頭皮,小心翼翼地控制著身體,順著自己掘出的坡度,亦步亦趨,向著坑底走去,似有一股淡淡地妖邪之氣從坑中升起,纏繞在他的身上,讓他手腳冰涼?!皣W”不知是不是錯覺,一陣水浪似的聲響在葉枯腦海中蕩起,坑底的翻涌的黑霧,其勢愈發洶涌,似浪濤在澎湃,打在四周的土壁上,激蕩間卷起數朵黑浪。

            越是接近坑底,那一股妖邪的氣息便越發濃郁,恍惚間,葉枯似是覺得,有一縷縷灰暗向自己的雙臂上纏繞而來,那一股冰涼的觸感便順著這些灰暗,蔓延而上。一陣陣鈍痛從四肢上傳來,像是無數只螞蟻在啃噬,可葉枯不敢皺眉,他現在是裝作被那老太婆控制,一舉一動甚或是一個微小的神情變化都不能隨他的心意,只能借著空隙,不著痕跡地往自己手臂上瞟了一眼

            “這是什么!”葉枯心中一驚,這一看之下,才知道那一股冰涼并不只是以一種感覺,自己的手掌已是一片烏青,生出了褶皺,只這褶皺并不是如衰老后的那般皮膚松弛,而是像干枯的老樹皮,不用去看,葉枯心中明了,不僅僅是這一只手如此,自己的四肢如今該都是成了這副模樣,可開弓沒有回頭箭,以他現在的狀態,就算是回到上面,也不可能是那老妖婆的對手。

            “這小子的肉身真是不簡單,年輕就是好,令人羨慕,若等我修成那一門術,那時再煉化他的肉身,為我所用可惜,老婆子我等不起了?!钡乜又?,葵婆婆緊緊地注視著葉枯,卻不是在乎這年輕人的生死,而是怕遺漏了什么細節,讓自己也陰溝里翻船。

            “噠”終于,葉枯一步踩到了坑底,也是一步踏進了那一片翻涌的烏黑之中,像是一步踩進了泥潭,霎時間,烏黑霧氣洶涌而至,纏繞在他的雙足之上,蔓延而上,似是要將他整個人都吞噬殆盡。涌來的黑霧在葉枯的預料之中,只是就算能夠預料得到,卻也無法避開,他雙足被黑氣包裹,再也無法前進一步。

            只是能料其一,難料其二,預想中的疼痛或是災厄并沒有隨著黑霧的到來一同降臨,那一層烏青如老樹皮般的褶皺將他保護了起來,像是結出的一層殼,將葉枯的雙腳護在其中。黑霧蔓延而上,一直到將他自然垂下的雙手也裹了進去為止,葉枯停滯不前,好似凝固了一般。

            那葵婆婆將一切都看在眼里,身旁,那控偶的手掌用力扯了扯,卻仍是拽不動葉枯分毫,她臉色陰晴不定,似是在猶豫著什么?!巴ㄓ?這老妖婆絕對是通幽境界的修士,只是她身上這股能量波動”葉枯心中凜然,這其貌不揚的老妖婆一身修為太強大了,化精、化氣、化神,精氣神三者渾然一體方可通幽入微,這一步邁出,所見便是另一番天地,不可再同日而語。

            “你是誰有什么事嗎”那一身紅衣裳的女人單手撐在門框上,疑惑道。陰陽玄氣未動,葉枯便與尋常人沒什么兩樣,報上了姓名,又道:“我與這屋子之前的主人認識,她托我找一樣東西,這遭經過寧安,我就特地來這里看看?!?br>
            “你說的朋友,是那位彈琴蘇姑娘吧”那女人上下打量了葉枯一陣,是想看出這位相貌不俗的貴人是好是壞,說的話又有幾分可信,“她的東西,在我們搬進來之前就被全扔掉了,剩下的都是東家本來就有的東西?!比~枯的目光越過這個女人,落在了小院之中,但見那那院中仍是有些木架子,那一口江荔棲身的水井也還在用著,像是剛剛才打過水,木桶上還有水珠滴落。

            他拿出一錠銀子,充滿磁性的聲音中像是有一股魔力,“我就找找東西,不會久留,還請行個方便?!薄百v人!”還不待那女人再說什么,便有一聲壓抑著憤怒的吼叫響在兩人耳邊,緊接著便是怒吼中夾雜著急促的腳步,沖了過來。

            第二百三十章 沒有白狐那女人渾身一個激靈,這聲音她是熟的不能再熟了,她看著她那系著圍腰,光著膀子,身上沾著碎肉和血沫子的丈夫提著刀就向自己這邊沖了過來,霎時就慌了神,什么都不知道了。這含怒一刀,自是劈不到葉枯,葉枯微微側了側身子,那劈下的砍刀就落在了空處,反手一抓,擒住了那男人的手腕,一用力便聽“哐當”一聲,那把砍刀便掉在了地上。

            葉枯一腳蹬在那男人的胸口,那男人只感覺胸口被一柄重錘砸中,一下飛了出去,葉枯這一腳卻是看準了位置,是把這人往院里的房子墻上在踢,也收了力道,不至于死人?!芭?”那男人拋飛的身形狠狠撞在房子的土墻上,震起滿目的黃塵飛揚,那女人被這一聲悶響驚得回了神,也顧不得葉枯了,趕忙是奔了進去,去扶自家的男人。

            葉枯也跟著進了院中,手一撫就帶上了門。是葉枯收了腳上的力道,那男人身型健碩,五大三粗,并沒有昏過去,一把揮開了自家媳婦的手,噌的一下站起來就賞了那婆娘一個耳光,罵道:“你個賤人!你他娘不要臉,老子還丟不起這個人!”

            那婦人啐了一口,“死鬧心的,啥都不清楚不明白,就在這里胡說八道,你這么想自家女人,你就不丟人了”他正想開口說話,卻沒想到那女人已是哭了起來,嗚咽著抱怨道:“我水性楊花你怎么不說你沒個屁用你不想娶我,我還后悔嫁了你這么個狼心狗肺的男人呢!”

            葉枯在一旁,把方才發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只覺得是哭笑不得,插嘴道:“我說兩位,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這位好漢,我可不認識你媳婦?!蹦悄腥讼袷潜焕着艘幌?,晃過了神來,看了看葉枯,又看了看自家婆娘,半信半疑道:“小那你剛才給她的那錠銀子,又是怎么回事”

            他想到了方才葉枯展露出的身手,再加上葉枯看起起來年輕得很,不像是看得上自家媳婦兒的人才是。葉枯只好是將自己的來意又解釋了一遍,說完,也不顧這演完一出鬧劇的兩口子,推開房門便走了進去。適才掃了一便小院,并沒有什么發現,葉枯進到屋內,但見一切都是大變了模樣,暗暗嘆了口氣,心知是不會有什么收獲了,念頭一動,身入游物,消失不見。

            出了小院,來到大街上,葉枯循著記憶,需是要穿鎮而過,才能去往那座破敗的古廟?!斑@火石方采石場被獸群圍攻,死了那么多人,這李家少爺還有心思成親,這是擱這里沖喜來了”葉枯撇了撇嘴,嗤笑出聲,正當這時,便見著有人肩挑背扛著幾口大箱子招搖過市,那幾口箱子不僅材質上乘,用料考究,在大街上都能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更是在箱子上,用朱紅色漆著一個大大的“尚”字。

            那人收了葉枯的碎銀子,見葉枯望過去,格外殷勤地解釋道:“這是尚家的隊伍,千里迢迢趕來道賀的啊,人都說千里送鵝毛,禮輕情意重,人這遭是禮重情意更重了?!比~枯看著這一隊送禮的人馬浩浩蕩蕩而過,突然想起了什么,問道:“這尚家,是不是有位小姐,單名一個暖字”

            “是啊,尚小姐的名聲在我們這幾座鎮子里都傳很開的,若不是這遭她拜入了仙門,這李家少爺要娶的人多半就是她了?!比f事就怕一個巧字,這尚家也如李家一般,也是一個憑了幾位拜入仙門的子弟修出真氣而興旺發達起來的家族,葉枯一下想到了在那團云尊喝出的云上,尚暖把自己的家指給他們一行人看的情景。

            只是這些事都與葉枯無關,他總不可能也不會傳的一身紅去領那一貫銅錢,便就此與那隊尚家的人馬逆著行去,擦身而過,出了曲屏。又入林中,上次是在心魔中失神,無意中才發現了那座破敗的古廟,這一次卻是自己主動來尋,只是那廟中已是沒有了那座迷人眼的幻陣,也不見了那一抹嬌俏的白色狐影。

            十里不同天,方才在曲屏中看,還是一派風和日麗,正是成親的黃道吉日,這才走了沒多久,天色便陰了下來,哭喪著臉,是快要下雨了。這一次卻沒有遇到那位老伯,葉枯身入游物,穿行在林中,不多時,那座小廟便出現在了眼前。

            唯有幾束昏暗的光海眷顧著這座小廟,只是這從缺漏的屋瓦中透進來的光束除了將那紛紛揚揚的灰塵串起來,然后將這里襯得更加破敗不堪之外便再也沒了什么用處。黑漆漆的廟宇中,露出灰泥胎的神像,一張臉都被蛛網蒙住了,像是被割的支離破碎了一般。

            外面的雨并不大,半天才從那漏風的屋頂上漏下一滴來,比上一回遇見江梨和岳丘時要小得多了。葉枯將這座破敗的廟宇重新審視了一遍,除了惹到了一身灰塵,也是一無所獲?!皢柷馘\囊中所說的,該是此處不假,只是這里已經沒有可以供我遇見的狐了?!逼鋵嵥膊恢?,那錦囊之意,究竟是不是讓他故地重游。

            沒有陣法,也沒有什么機關玄機,葉枯甚至跳上了神臺,將那尊神像都摸了個遍,又想到土壩村中凌云帶他與上官玄清走過的那一條暗道,甚至每一塊地磚都敲過了一遍,仍是沒有發現什么異樣?!半y道是問琴故意捉弄我,或者真是以故弄玄虛之法,將我引到這里來”

            葉枯停止了搜尋,立在小廟正中,幾縷光斜斜地落下來,與他擦身而過,投在地上,他獨對那一尊不知是神是佛的泥胎,眼中漸漸蒙上了一層陰霾,片刻后,就又為自己的想法覺得好笑。前者,問琴何必作弄于他,后者,若真是在此

            設下了埋伏,請君入甕,那埋伏在此的人早就該現身了,況且他幾乎把這座小廟翻了個底朝天,也并沒有見到什么異樣,再退一步來說,問琴憑什么就知道他葉枯一定會乖乖的聽了那錦囊中不知真假的話,來到這個地方。葉枯靜了靜心神,將這些細小的雜念都踢出腦海,抬起頭,從這角度望上去,那一尊破敗的不成模樣的泥塑竟有些高大,也就是由著這一股高大,便生出了些威嚴來。

            “江梨也曾這樣望過這尊泥像嗎”葉枯低沉的聲音在廟中回蕩,只是此間沒有人,也沒有狐會回應他了?!罢O,你看,前面有座廟子,正好可以避避雨?!薄翱熳呖熳?,這鬼天氣,說下雨就下雨,老天爺翻臉真是比翻書還快?!币魂嚰贝俚哪_步聲從廟外傳來,聽那聲音,該是只有兩個人。

            第二百三十一章 琥珀玉扣腳步迫近,那兩人走的很急,踏在水凼中啪啪作響,不知濺出了多少水花,葉枯心中倒也沒什么可怕的,只因聽這兩人腳步沉重,該不會是修士才對。若說問琴會派這兩個人來對付他,那無異于是天方夜譚。

            很快,兩人便都走近了,先后都進到了廟中,葉枯只背對著他們,沒有回頭,見了真人,他心里便更有了底氣,一點兒也不擔心了?!斑@鬼天氣,他娘的,說下就下,誒誒,扶著我點兒,我鞋子進水了,得脫下來抖一抖?!薄斑@么小的雨都能進水,可是邪了門兒了,你說這是不就是個征兆,咱倆偷”

            這人話說到一半,便被同伴打斷了,“閉嘴吧你,烏鴉嘴,就不會在菩薩面前挑一點兒好聽來說么”“菩薩保佑,菩薩保佑,剛才的話都是小的亂說的,亂說的,”那人雙手合十放在胸前,就這么閉著眼睛站著拜了幾拜,一睜開眼,差點沒把他嚇個半死。

            “啊!有鬼!有鬼!”“你嚷嚷什么!人嚇人會嚇死人,你知不知道!”另一人也被嚇了一跳,這破敗的古廟陰森森的,又恰好逢上是下雨天,那股森森然的氣氛便愈發濃了,他沒好氣地一巴掌呼在那人的背上,“哪有什么鬼,盡放他娘的”

            他的同伴順著他所說的方向看去,依稀見得一團朦朧的白影一晃,他頓時打了個冷戰,后背發涼,只覺得是一顆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兒來了,呆立在原地。這小廟種光線太暗,這兩人不是修士,第一時間竟沒能將葉枯看清,只是借著那烏云散移開間隙從屋頂漏風出透進來的光亮,將葉枯當做了一只白衣鬼。

            葉枯不禁覺得有些好笑,收回了仰望那一尊泥塑的目光,轉身邁步朝著那二人走去。這一下更是不得了,“鬼”身上突然浮現出了一張人臉,還在往他們的方向飄過來!這莫不是來索命的這兩人只腸子都悔青了,后悔自己去哪不好,偏要到這廟子里來,剛才就看這兩間破房陰森森的,這下倒好!

            那牙巴直打顫的倒是比那一直低頭求菩薩的清醒些,他到也講義氣,拉著同伴就要奪門而出?!芭?”只可惜葉枯快了他們一步,手指一勾,那兩扇門便猛地閉了起來,刮出一陣涼風,直讓這兩人渾身寒毛倒豎,兩顆心算是涼透了,沾了雨水的衣裳被寒風這么一刮,兩人便不住地發抖。

            這門一關,廟里便更暗了些,只伸手不見五指,這兩人的后背緊緊地貼在門板上,像是這樣就有了靠山似的,只那眼睛都要瞪圓了,兩股戰戰。忽然間,一片黑暗中出現了一團蒼白色的亮光,緩緩向他們移近,那位方才低頭大求菩薩保佑的人驚恐萬分,登時大叫了起來,“鬼火!鬼火!”

            他那同伴五指扣著門板,骨節分明,似是用上了十分的力道,他恨不得反手就抽那人幾個大嘴巴子,這都什么時候了,還這么叫喚!傳說鬼火都是冰涼冰涼的,但那團蒼白亮光越移越近,非但沒有讓人感覺冷,反倒是透出一股暖移來。

            葉枯怕把這兩位活活嚇死,催動陰陽玄氣,將手中的陽火催得更旺了幾分,將他整個人都照亮了,笑道:“我說二位,你們這么背靠著這破門,是幾個意思”見了這一張鮮活的人臉那兩人同時皆是一怔,片刻后,那位還算鎮定的人喉嚨滾動了一下,定了定心神,向葉枯腳下看去,只見葉枯雙足沾地,不似鬼物,這才問道:“你真的不是鬼”

            “自然不是,與你們一樣,我也是因為這場雨才躲到了這里來的,是個活生生的人!”那人將信將疑,不敢再說話,只拿手指捅了捅同伴的腰,那人“啊”地怪叫了一聲,讓那呆若木雞的人也回過了神來?!澳?,你這火怎么是白色的這么邪門兒!”先前發問的那人驚疑不定。

            葉枯不可能將陰陽玄氣的事情告訴他們,就算是告訴了,這兩人也不可能聽得懂,沒有回答,只折身回了那一尊泥塑神像腳下,在那唯一還剩下的一個薄薄的蒲團上坐了,“過來坐吧,能在這里遇見,也算是你我有緣?!眱扇藢σ暳艘谎?,都心道這緣分不要也罷,不來最好,但卻也不敢不聽,只是扭捏了半天,看著那一地的灰塵卻不知該坐在哪里好,更主要的,是生怕沒對上葉枯的意思。

            葉枯手臂一展,平白鼓出一股大風來,將地上的積塵吹散了,空出大塊地方來。只這一股風打在那兩人身上,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只覺得一陣寒意透骨,細不可聞的風聲更像是低沉壓抑的鬼哭,心中只如鼓點雷動,跳個不停。葉枯無語,將身上的蒼白陽氣收了,彈出一點白芒到了神臺上那一盞破舊的油燈中,指了指那片清出來的干凈地方,“坐!”

            這一點白芒雖小,在那盞油燈中忽忽閃動,但神奇的是,不一會兒,綻出的光芒竟將三人都給籠了進去,在那露出泥胎的神像前辟出了一片銀白,這卻是對真氣控制極為精妙的表現。葉枯見兩人一副尋常人的打扮,但一般尋常人又怎么會無緣無故的跑到這里來,問道:“你們兩個都是什么來路”

            那兩人一陣尷尬,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卻也不得不和盤托出,神仙有問,哪敢不答“我們拿的東西,都在這兒了?!蹦莾扇苏f著,便陸陸續續地把偷來的不義之財放到了地上,一片銀白中,卻是多了些斑斕點綴?!芭?”另外那人一巴掌拍在方才說話那人的后腦勺上,“你真是鬼迷了心竅,財迷了眼,小神仙面前還敢說假話,”說著就伸手往方才說話那人的懷里掏去,“你拿的那個,那個啥呢,還不趕緊拿出來!”

            “不是,我沒”那人只捂著胸口,偷瞄著葉枯的臉色。兩人推推搡搡著弄了一陣,那人終是挨不住了,乖乖地又將一個貔貅模樣的玉雕拿了出來,還沒把這頭瑞獸擱在地上放好,便聽得“當啷”一聲,卻是一枚環形玉扣不知從什么地方掉了出來

            葉枯這枚玉扣拾起,只見這一枚玉扣通透剔亮,呈琥鉑色,潤澤中泛出一股子的古意來,看著那兩人的臉,笑道:“這還有一枚玉扣子呢?!蹦莾扇丝匆娺@枚環扣時,都不由得是微微一怔,只是他們當時只顧著偷了拿了,哪里會去細數精點自己偷的拿的到底是什么,雖是對這枚玉扣沒什么印象,但被葉枯提起,也都是只能尷尬地笑了笑。

            “神仙,我們已經知道錯了,這一回東西是真的都在這兒了,你看是不是”葉枯掃了一眼地上的東西,世俗金銀他是看不上眼,不會如這兩人一般見財起意,這些偷盜的事他也懶得多管。這兩人見葉枯這么好說話,心中不由得都松了一口氣,嘴上不住地道著謝,也不敢再得寸進尺,只規規矩矩的挑了幾樣,趕忙是連滾帶爬地推門出去了。

            至于這剩下的財物,葉枯是中飽了私囊,還是真供奉給了這座小廟里的仙佛,他們不會去關心,也沒道理去關心。待兩人走后,葉枯把那琥珀色的玉扣放在油燈下看了一陣就收了起來,吹了一口氣,喝滅了那燈中晶瑩的銀光,又把地上擺著的那些金銀都放到了神臺上。

            做完這些之后,他便回到了原位,面對著那一尊泥塑神像,盤膝而作,閉目凝神。第二百三十二章 葵婆婆只如此,葉枯在這泥塑神像底下枯坐了整整一天,仍是沒有什么眉目。這座小廟偏僻的很,破敗而古舊,早已是被棄之不用了,除了像之前的那兩個小毛賊之外,平日間根本不會有人到來。

            葉枯像是生了根,兀自盤坐,一動不動,只是神臺上的那一盞破油燈中又生起了一團光亮,讓這常年都被黑暗籠罩的古廟在間隔一日之后,又一次迎來了光明?!昂艉簟庇酗L動門扉,打在葉枯的背上,想了想,他仍是沒有關上那扇門,只又在泥像腳底做了,抬起頭,以微不可聞地聲音嘀咕了些什么,便又是閉上了眼,盤膝入定。

            又只如此過了一日,這一日中,古廟外有人聲傳入,像是有一隊人馬經過此處,但他們并沒有選擇進入廟中來一探究竟,只是匆匆路過而已?!拔乙咽堑攘藘扇?,也看著這小廟看了整整二十四個時辰,還是沒有什么發現?!比~枯手中,不知何時已經是多出了一個錦囊,這錦囊中的紙條他已看過,也被他焚成了灰燼,他嘆了口氣,將這錦囊放在了油燈中那一點銀白之上,很快,蒼白的火焰便將這繡工精致的小袋完全吞噬了。

            跳動的火苗倒映在他的眼中,照在他的臉上,火光呼呼閃動,葉枯的臉色便也是明滅不定。其實在哪里修煉都是一樣的,這兩日來,他倒也并沒有因噎廢食,斷了對真氣的修煉,只是這空坐兩日,被人戲耍的滋味兒總歸不是那么好受,那跳動的蒼白火焰觸到他的手指時便自己滅了,他只看著這錦囊被燒了個干干凈。

            就在這錦囊燒盡的時候,忽然間,葉枯心頭突然一跳,猛地轉過頭去,赫然見到一個有些佝僂的黑影立在門口!蒼白色的火光一漲,古廟中頓時有更多地地方被照亮了,只是門口那一處卻始終是漆黑一片,像是一團墨凝固在那里,濃的化不開去。

            葉枯心中咯噔一下,眼中的神采沉了沉,凝視著門口的那一尊略略有些佝僂身形,依稀能看出,來者是一個人。那道身形似是向前邁了幾步,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嫗便出現在兩人銀白光亮之中,葉枯這才看清,她那拱起的后背卻不是因為這老嫗身形佝僂,而是她背了一樣東西在背后,那東西用一塊布裹了,看不真切。

            “她是化神不,或許是通幽之人?!边@老嫗給葉枯的感覺只如淵般沉寂,深不可測,比那位陸銘遠將軍強大許多,陸銘遠是化氣境界,這老嫗的修為只會在他之上。自修出陰陽玄氣之后,憑借在神魂一道上的造詣,再加之有五行合神識之妙法,縱使是遇上化氣境界的修士,葉枯也不是不能與之斗上一斗,至少不會如之前從曲屏鎮出來時那般被追的那般狼狽,還差點被那飛來一劍取了性命。

            自修士入了化神,便是開始研修神魂,葉枯神魂的優勢在這等存在面前便會被無限削弱,縱使有千般玄法,萬種妙術,仍是難以逾越這修為上的天塹鴻溝。這老嫗眼神很凌厲,有些迫人,見了葉枯,面色便有些不善,她將目光從葉枯身上移開,看了看那有破損油燈中燃著的蒼白火焰,又抬起頭,似是在瞻仰那一座泥塑神像。

            “神明之前,怎么能燃白火”似是在責怪葉枯不懂規矩,那老嫗本就生了許多褶皺的臉又向里皺了皺,抬手一抹,只聞“呼”的一聲輕響,蒼白熄滅,小廟中頓時暗了下去,蟄伏許久的黑暗一瞬間涌了出來,到處都是?!斑辍庇质且宦曒p響,一點明黃火光便燃了起來,葉枯轉身看去,只見那一盞破油燈中騰起一團火焰,像是一個舞動的小人兒,霎時便把小廟中剛剛探出頭來的黑暗給逼了回去。

            葉枯看的有些恍惚,定了定心神,拱手道:“我倒是沒有在廟中掌過燈火,還請前輩見諒?!蹦抢蠇瀿吡说厣媳”〉男∑褕F一眼,“人老了,腿腳到底是不如以前利索,路上又耽擱了一陣,讓你等的久了些?!甭犓圃谥虑?,但其實話中并不帶什么感情,甚是敷衍。

            面前這位是化神境界的高人,這么做到也沒什么,葉枯只是循了錦囊中的紙條到了這里,對于這老嫗的事卻是一概不知,她該什么時候到,又是怎么把她叫來的,都不清楚,便沒有接話,是怕自己說漏了嘴。那老嫗嫌棄地看了葉枯一眼,見這少年人不說話,看起來只一副呆呆愣愣的模樣,像她這個年紀的人早就拋開皮囊不看了,嘀咕道:“那丫頭怎么派了這么個呆頭呆腦的小子來,罷了,罷了?!?br>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