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4744章(1 / 1)

            沙不丹注意到,旁邊的很多大明將士,腰間都配了比起火銃還要精巧的新武器,好奇發問?!斑@也是火銃,只是因為星火由燧石點燃,故而被太子賜名燧發槍……”李秉笑容和善的讓一名士卒上前,為沙不丹演示了一下什么叫做“真理”。

            畢竟這幾年變化太大,他手下無法接受現狀的人,其實數量不少?!跋M@次能打敗對面,不然我得被他們吵死!”他在營帳里,對著旁邊掛著的琉璃飛鷹悠長嘆氣。飛鷹塑像做的非常逼真。眼神銳利,姿態傲然。就像……沙不丹曾經幻想過的自己。

            他的兒子烏各濟卻是打斷了他的思考,沉聲反問,“父親,你還沒有下定決心嗎?”“你什么意思?”沙不丹皺眉反問,不懂兒子說的什么。烏各濟站起,長成已久的身體已經比沙不丹強壯許多了?!澳诖竺骱蜑蹒婵藞D汗之間,一直搖擺不定,是還沒認清事實嗎?”

            “你不是覺得,這次出兵,是大明逼著你做的嗎?”“你是不是不想參戰?”沙不丹被他逼問的惱怒,“這是你對父親說話的態度嗎!”“你是我的兒子,可你在我面前,手里為什么拿著刀!”烏各濟振振有詞,“我只是想讓父親明白——”

            “時代變了!”“不要覺得大明太宗死在征討咱們的回程上,就覺得是兀良哈戰勝了他?!薄拔覀冎皇钦剂诵┍阋肆T了?!薄皬囊婚_始,我們和大明,就不處在同等的地位上!”------------第169章:兀良哈需要認清現實沙不丹的眼睛瞇了起來。

            “你是要為明人說話嗎?”烏各濟搖頭,沉聲回道,“不是為了明人,而是為了兀良哈!”“我知道,父親是不愿意被束縛的雄鷹,也不想盤踞在明人的武力之下?!必A脊l,從一開始就是反復無常,沒有徹底臣服過明朝的。

            洪武之時,他們歸順了幾年便反叛,被打擊后只安分了一段時間,又是騷動不斷。永樂更有皇帝親征兀良哈,企圖奪回被他們占領的大寧衛地區。由此可見,這個部落是天生反骨,難以馴服??蓮木疤┏迥觊_始,自以為“永不屈服”的部落勇士,卻在大明的鈔能力和“包吃包住”的優待下,慢慢腐化了。

            上層流行起了收集大明來的奢侈品的風氣,下層則是因為大明的開市貿易,獲得了較為良好的生活。加上朱見濟此前強硬的讓兀良哈三衛的人給自己取個漢人名字,這在心理上減少了他們對大明涉入草原人民生活的抵觸。已經有人會主動的挑選部落里優秀的孩子,將之送入歸化學校學習,而不是像最開始那樣,以為這是在上交人質,還得抱著孩子生離死別一番。

            甚至還有牧民在沒有被搶奪牧場的情況下,主動走入大寧城,并且定居其中。他們穿上了漢人的棉襖,也熱衷于和來往的商隊學說漢話。這些變化來的非???,根本讓人無法反應。作為草原上的統治者,沙不丹等人很少去思考底層牧民的生活,也不知道一般的蒙古人對和平穩定的渴望。

            果然,就不該指望這小破孩能有什么不得了的寶貝啊,任昊宇暗自責怪了一下自己,怎么就對這個孩子有所期待呢,我的錯,必須得認??墒翘焯脜s小心翼翼的從小布包里倒騰出來一串的錢幣,然后就跟個小財迷似的,一遍又一遍樂此不疲的數著。

            任昊宇則是被另外一些天堂隨意丟在一邊的東西,給吸引住了注意力。難道那是......聚靈草?還有凝血枝?,哦,那是赤金?呦呵,這小家伙還真的有些真正值錢的寶貝,有些打臉剛才的判斷?!斑@些東西你是怎么得來的?”任昊宇指著被天堂棄置不顧在一邊的藥材不解的問道,他可不會認為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孩子能夠通過正常途經得到這些價值不俗的材料。更何況,天堂還是一個不斷流浪的小乞丐,一直都是上頓吃了沒下頓的主。

            正全神貫注數著錢的天堂,顯然是沒有注意到任昊宇的驚訝,更加聽不進去他所說的話。所以,對任昊宇的疑問充耳不聞。就算是他聽到了,也根本不會理會任昊宇的問話,小爺我正數著錢呢,哪有功夫理他這個怪大叔?!靶∽觿e數了,一共一百一十二個金幣,二十個銀幣,三十五個銅幣?!?br>
            看到這些金幣,任昊宇就更加疑惑了,先不說那些珍貴的藥材,單單就這一百多個金幣就足以讓天堂找個地方穩定下來,不需要進行流浪,至少不用再繼續挨餓受凍。天堂猛地一把將金幣抓緊了放進自己的衣服里面,好像是遇到了什么非常害怕的事情一般,一臉驚恐的望著任昊宇。

            “你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你是不是一直在打我金幣的主意?”任昊宇十分努力的按耐住自己內心的怒火,瞧不起誰呢,我他么一個正兒八經的七階強者,還是一方勢力的首腦人物,怎么可能會打你幾個鋼镚的主意嗎?深吸了一口氣,任昊宇很努力的將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然后皮笑肉不笑的開口。

            “你已經數了不下十遍,就算是一個不識數的傻子,也早就應該數的很清楚了?!薄霸僬f,你的這點寶貝東西,老子我根本看不上。不過地上被你亂丟的這幾樣東西,可比你手上的玩意兒值錢的多了,你從哪里得來的?”任昊宇急忙的聲明,他對天堂的那寶貝金幣壓根就沒有意思,讓他放寬心,同時也說出了自己心里最大的疑惑。

            天堂看著任昊宇指著地上的那些藥材,輕舒一口氣,有些不以為然的語氣回到道?!耙郧案鴤虮鴪F,還有靈師小隊闖蕩靈獸森林的時候,順手從那些靈師身上扒下來的。你如果想要的話,就拿去吧,誰讓咱們是朋友呢。我對待朋友可是大方的很,和一些老摳門可完全不同,分享一些餿了的點心都不舍得?!?br>
            “扒來的?”任昊宇一時竟然都忘記了,天堂對精美點心的惡意評價。想象不到天堂會有什么實力,竟然能從那些刀口舔血的傭兵手上拿到這些寶貴的材料,那些人千里流浪只為求財,根本不可能會讓一個小孩得到這些值錢的材料。

            況且,他們干的事兒可不僅僅單純只是押運和保護工作,殺人越貨的事兒做起來也是熟練的很。好像是感受到任昊宇的疑惑,天堂繼續說道?!熬褪墙o那些死在靈獸森林里的靈師收尸的時候順手拿的,就當是我替他們收尸的勞務費了。畢竟,在靈獸森林那種地方給人收尸,可是個相當危險的活計,沒有點真本事,都是干不來的?!?br>
            天堂說這話的時候,就像是喝水一樣的自然,而且讓人一點也不覺得危險,就像是出去菜市場買菜一樣輕松。這家伙的經歷還當真是豐富啊,不過任昊宇也沒有在這事兒上面過多的糾結,畢竟是人都會有自己的秘密嘛。任昊宇也不是一個喜歡隨意打探別人秘密的人,于是在沉默一會兒又再次開口說道,“這些可都是好東西呀,比你手里的金幣可值錢的多,起碼價值數千金幣,甚至上萬金幣都有可能?!?br>
            “哦?!睂Υ?,天堂倒是依舊有些不以為然,好像不知道數千金幣的價值一樣。這個和他剛才那財迷表現大相徑庭,讓人完全捉摸不透具體狀況。任昊宇覺得自己越來越看不懂眼前的這個小家伙了,把百十個金幣數了一遍又一遍的財迷,居然對大幾千,甚至上萬金幣的寶物卻棄之不顧。

            仿佛是看出了任昊宇的疑惑一樣,天堂繼續開始他的答疑小課堂,這大叔真是小地方的人,啥也不懂。匹夫無罪,懷璧其誅,當你擁有自己力量無法保護的寶物時,千萬不要顯露出來。老祖宗傳下來的財不露白,也是這個道理。這讓天堂又是想起有一年的冬天,大雪紛飛,天氣非常的寒冷。不過天堂的運氣非常好,在和冒險小隊完成任務之后,不知道是隊長良心發現,還是腦子發燒了??傊褪?,將原本準備克扣天堂的那一份金幣發放給了他。

            幸好被天堂身邊躺著睡覺的好心大叔發覺,才阻止接下來厄運的發生。只是,那件溫暖的大氅也從天堂的身上給扒下來了。從此之后天堂就懂得一個道理,如果你沒有足夠的力量去保護一件東西之時,就不要試圖擁有它,或者不要讓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人知曉其存在。要不然,最后的下場絕對只有死路一條。

            從小就混跡于傭兵冒險和獵殺小隊當中的天堂,也算是見過不少形形色色的人,當然一眼就是看出任昊宇對這些東西非常感興趣。任昊宇越來越覺得這個小乞丐知道的東西太多了,遠遠超出一個孩子所應該有的表現。究竟是什么樣的經歷,才能一個孩子脫變成如此模樣呢,任昊宇對于天堂也是越發的好奇了起來。

            “那你想好了今晚住哪里了嗎?”有點擔心天堂把他這個所謂的安然居再次搭建起來,任昊宇又補充了一句,明顯的,話里充滿了關切之意?!艾F在的天氣已經入秋,而且還處于玄水帝國的風季,這幾天的海風會尤其的大,特別是夜里起風的時候會很冷,你這小身板到時候可能扛不住寒風的蹂躪?!?br>
            天堂搖了搖頭笑了笑,依舊是不以為意的樣子,像是早就有了這方面的經驗一樣,只是對大叔這種關心有些感動,好久沒有遇到一個關心他的人了。氣定神閑的說起讓任昊宇放寬心的話,可越是他越是這樣說,就越讓任昊宇震驚。

            MD,混蛋,那可是在能凍死人的北境冰原??!任昊宇到現在已經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了,鼻子有些辛酸,眼睛里面甚至有些濕潤,眼前這個孩子究竟是經歷了多少的磨難啊。任昊宇這話倒是有些將天堂打動了,而他也終于停下來數金幣的小手。

            無辜的金幣也終于結束了被不停蹂躪的命運,魂淡啊,你這小財迷終于是停了下來!竟然能夠數了二十遍啊,二十遍!都快讓你擼禿嚕皮了,禽獸。------------第四章 決定“建立一個。。。一個屬于我自己的家嗎?”要說天堂對家沒有一點點的渴望嗎?那絕對是不可能。從小就開始到處流浪的他,或許比誰都渴望家的溫暖和懷抱。不然他也不可能給自己的那個破舊不堪的小帳篷,取個安然居的名字。只是這個怪大叔,真的能夠信任嗎?

            從小流浪的天堂,讓他擁有遠超同齡人的經歷,但是也讓他更加的難以相信人。因為他深刻的知道,輕易相信人的下場,那是會讓人死的很慘,血淋淋的教育他可是沒少體驗。他可不會忘記,當年在血泊當中,一個可能唯一把他當作親人的女孩抓著他的手說,永遠不要完全的相信人,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特別會騙人。

            看著眼前一臉認真的任昊宇,天堂心底劃過一股沁人心脾的暖流,放下了些許的戒備,真的可以成為真正的朋友嗎?天堂有過朋友嗎?答案是肯定的,當然是沒有。不管是傭兵團的冒險者,還是獵殺靈獸的小隊成員,隊伍當中都不會有他這樣年紀的小朋友。最小的成員也要十多二十歲了,又怎么可能會跟一個孩子做朋友呢。

            更何況他六歲的時候就開始了流浪生活,和那些常年在刀頭舔血過活的傭兵成為朋友,相信一般人都不會那么選擇。在那些隊伍里面或許會短暫的出現一些歲數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家伙,但也絕不是他這樣身份的人能夠靠近的。而他僅僅只是一個打雜的,混一頓飯吃的,流浪的小乞丐。而且還是一個隨時可以當作犧牲品的小乞丐,小棋子。

            這些情況天堂進入傭兵團的時候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可他依舊還是選擇繼續跟著獵獸團隊和傭兵冒險小隊。因為他更清楚的知道,他這樣的小乞丐想要在冰原上吃得上飯,也只有跟著這些尊貴的靈師大人,也才能有個可以收留自己的地方。這樣也能更容易讓他成為靈師,那樣他才能有機會實現想要完成的事情。

            “行吧,我可以答應你的請求?!碧焯脤⒆约旱挠沂痔?,伸到任昊宇的面前?!案墒裁??”任昊宇看了看他的手,一臉的茫然。還有,老子什么時候請求你了,聯想也太豐富了吧,孩子?!俺山话??!碧焯糜质且荒槢]文化的表情,這大叔也太水了吧,根本帶不動。

            任昊宇笑了,有些無奈的搖搖頭,以他七階強者“烈焰狂豹”的身份,竟然被一個小乞丐給多次鄙視了,實在是令他有些難以置信,不停的感慨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不過,這還沒完,后面的話就讓任昊宇徹底的無語,對于自己做出和天堂這孩子擊掌成交的決定有些后悔,太草率了。

            “咱們朋友歸朋友,但是親兄弟還明算賬呢,有些話咱們還是提前說清楚的好。大叔你只需要給我一個進入靈師學院學習的機會就可以,其他的就完全不需要,免得說我占了你的便宜,那樣就不好了?!眞hat?任昊宇此刻滿腦袋的問號。

            我特么什么時候請求你答應我了,至于當你干爹是不可能的,讓你成為我的女婿就更不可能了?!鞍??不對,小子你怎么知道我有個女兒的,說,你是不是早就開始惦記我家女兒了?”雖然天堂并不害怕這位大叔,但是見到任昊宇如此猙獰的表現,也不敢反駁些什么,大叔至少是自己的朋友。再說,倆人剛才還達成了一樁公平,公正,公開的交易呢。

            可能是牽扯到自己身上的傷口了,任昊宇發出“嘶”的痛苦聲,剛才那厲色的鐵青臉色也消失了,改為眉頭緊皺?!胺判陌纱笫?!這次的交易范圍僅限于咱們兩個人之間,其他人還是不要參與進來的好?!比侮挥畈幌肜^續和天堂討論交易的事情,拿起被天堂棄之不理的凝血枝就是盤坐到草叢邊的石頭上,開始煉化吸收這株珍貴的藥草,爭取盡快修復自己體內的糟糕傷勢。

            看到陷入修煉狀態當中的任昊宇,天堂也沒有繼續說話,而是默默的走到安然居塌陷的位置,也就是那塊破布所在的地方,開始把那些瓶瓶罐罐和一些鐵塊模樣的東西裝進了那個小包裹,然后用破布認真的包起來。月明星稀,晚上的青海城和其他海邊城市一樣都會起風,有時候可能還會起霧。這個時間,雖然才是剛剛進入秋季,但是溫度已經降到很低的程度。

            一陣涼風襲來,都會讓人忍俊不禁的打起一個寒顫,特別說對于天堂這樣穿著破爛又單薄衣服的孩子,而且衣服上還裸露面積不少的皮膚,就更加的難挨了,讓原本紅潤的小臉都是被凍的泛白。呼,一番功夫真的就讓天堂挖好自己的容身之所,躲在洞里面。終于是讓他那快要凍僵的的身體,避開了寒風的蹂躪和侵襲,身上也開始暖和了起來。

            其實,現在這些都不算什么,青海城的溫度與北境荒原那里比起來可就差得有些遠了。天堂很清楚的記得,有一次他和那位好心的大叔在荒原上過夜的情景。那天正好輪到他和好心大叔被隊伍派出來,打探一只二階靈獸雪靈猿的蹤跡。天寒地凍,別說是人,就算是靈獸也都是很少出窩,天堂二人花費一整天的時間都沒有找到任何蹤跡。

            他倆沒有獲得絲毫的線索,知道回去之后,頭領就算不會責罰他們,也肯定會一頓籌碼,于是一直在努力的尋找。只是在接近黃昏,正當一老一少二人準備返回隊伍挨罵的時候,卻起了恐怖的暴風雪。對于在北境的冰森和荒原那里混生活的靈師團隊來說,最恐怖的事情,并不是遇到所謂的強大靈獸,而是暴風雪,那是大自然的力量。

            如果是遇到實力強大的靈獸,他們靠著團隊的配合,靈器裝備以及地勢等因素,可以與靈獸進行戰斗的。即使是遇到實力強大到無法戰勝的靈獸,也還能逃跑。即使是命好,能夠僥幸活下來,但是那個時候多數情況都是讓人迷失在廣袤無垠的冰原當中。最終的下場就只有凍死或者是活活餓死,幾乎沒有可能存活下來。

            可是天堂和大叔卻是僥幸的在那場暴風雪中活了下來,或許是因為天堂心中有未完成的使命,老天爺給面吧。在暴風雪即將到來的時候,一大一小兩人知道自己的兩條腿根本跑不會老天爺。因此,他們也索性不跑了。不管經歷過怎么樣的驚險,但終究是保住了性命。說起來,天堂現在手里的這把鐵鏟還救了他一條小命呢,因此,他對這把鐵鏟也格外的珍惜,幾乎是走到哪里將其帶到哪里。

            感受到溫暖的氣流,讓天堂一陣的舒爽。但是他沒有在洞里面待上多久的時間,就又是從坑里爬了出來。冒著寒楓,抱著那塊大破布來到正在療傷的任昊宇身邊,伸了伸手,似乎想要叫醒他。但是,他也知道靈師在修煉的時候,最忌諱的就是被打擾,特別還是在療傷期間就更甚。

            算小爺我倒霉,只能幫到你這里了,誰讓咱是朋友呢。不過小爺我可就要陪著你喝冷風了,天堂又是往任昊宇寬闊的后背靠了靠。嗯?還挺暖和的呢。身上不斷有紅色光芒閃爍的任昊宇,根本就不受冷風的影響。不僅如此,在他周身還不斷散發出絲絲的熱量,讓本來準備和他一起挨凍的天堂一陣欣喜,小臉上難得的露出微笑來。

            看來小爺我找到一個天然的暖寶寶,別說其他的,就單獨有這個功效,和這個朋友分享我的安然居也不算虧了。這一晚,天堂睡得格外的安詳??赡苁翘^于溫暖,也可能是任昊宇給了他幾分安全感??傊?,天堂享受了近幾年來,為數不多的一個美妙夜晚。甚至,在夢中他還吃到了媽媽精心準備的靈狍肉,那是天堂最喜歡吃的美食了。

            第二天一大早,并不是刺目的陽光和靈雞的叫聲喚醒了做著美夢的天堂,而是被人用大腳給踹醒的?!罢l?那個不開眼的小賊敢偷襲小爺,看小爺不手撕了他?!倍嗄辍瓣J湯江湖”的經驗,讓天堂在被“偷襲”后的第一時間就是從夢中清醒過來,直接一個鯉魚打挺就是站了起來,然后一臉認真的觀察著周圍的情況。

            任昊宇一臉戲謔的看著天堂,雖然小乞丐救了自己一命,還給了自己一株療傷良藥,而且昨天那小家伙還用他那寶貴的“安然居”給自己披上,很夠朋友,讓他心中也是感動不已??墒?,最關鍵,也是最讓他受不了的是,這個小子竟然趴在他的腿上流口水,還不停的吧唧嘴,那口水都把他的褲子打濕了,而且還是比較尬尷的胯中間位置。

            如果不是自己能夠靠著火屬性靈力輕松的將褲子烘干,那就是渾身長滿了嘴也說不清楚,讓人還以為自己的性取向有問題?!按笫?,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如果有病,那就趕緊治療,不要當誤咯。我好心救了你,又讓你住進我的安然居,你竟然還恩將仇報偷襲我,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天堂用滴溜溜的雙眼盯著任昊宇,一臉的不忿。那摸樣甚至還顯露出了,不是他這個年紀應有的戒備和狠厲。雖然僅僅只是從他臟兮兮的小臉上一閃而過,但是老辣的任昊宇還是抓住了那個小眼神。因此,天堂在露出那絲狠厲之后,就立即再次隱藏起來。這樣的表現在一個十歲左右的孩子身上出現,天堂到底是經受了什么才能表現出如此的表現來。雖然從字里行間多少能才出一二,但依舊還是很好奇。

            這個孩子雖然心里看起來成熟,有些時候甚至讓他都是看不透,但終究他還是一個十歲左右的孩小子。一個人眼神中能夠透出的那樣的狠厲神色,肯定是經歷過鮮血的洗禮,但是有能很好的隱藏就不簡單了。天堂越是這樣的表現,反而更加的讓任昊宇覺得,面前的這個小男孩讓人越發的心疼。

            看著小乞丐,任昊宇不禁動容,心中的那根弦被輕輕的撥動,現在他真心是想要幫助,這個和自己女兒差不多大小的可憐人兒。不由分說,任昊宇就是想要拽起來天堂,誰知道,一下竟然沒有拽起來。為了不傷到天堂,任昊宇沒有用力,因此低估了天堂的力量。

            剛才還像一個激動的豹子一樣的天堂,此時卻又變成一臉得意的表情?!安皇俏掖?,光論力氣的話,怎么也得靈師,不,至少也三階,四階的靈師才能跟我比比?!碧焯猛耆恢漓`師是如何分級的,只是張口就來。不過說真的,看似瘦弱的天堂力氣可真不小,天生神力嗎?

            任昊宇已經習慣了天堂帶給自己的震驚了,眼前最重要得是,把這家伙的臭美打掉!馬上打掉!稍作用力,天堂那瘦小的身板在任昊宇面前和小雞仔沒有多大的區別,直接就是像扛麻袋一樣的扛在了肩上。天堂懵了,自己還沒臭美夠啊,就被怪大叔把自己整個人給拎了起來?

            就算他天生神力,在任昊宇面前也就是個弟弟!不由分說,任昊宇選擇讓自己的耳朵自動屏蔽天堂嘴里面不同噴射出來的芬芳。------------第五章 小乞丐哥哥你好“阿姨,不,人長的這么漂亮,一定是個姐姐,姐姐你好呀,我是天堂?!?br>
            此時的天堂正站在任昊宇的家里,和任昊宇的一家人打著招呼,而且還主動熱情大方的自我介紹起來,說出這樣好聽的話有點不像他了。有著任昊宇這個身體健康,吃嘛嘛香的七階強者帶著,很容易就把追殺任昊宇的那些老鼠給摔得干凈。加上后面深入到玄水帝國的內部區域,那些勢力也不敢貿然公開的對任昊宇下手。

            因此,任昊宇一路上很沒道理的順利,拎著天堂就是回到紅月公國的首府,紅楓城,一座恬靜而又舒適的海邊小城。紅楓城是一座小城,人口和面積都算不上太大的城鎮,別說與大陸上那些著名的超級城市相比。雖說是一個公國的首府,可實際上,紅楓城即使在紅月公國內部,也算不上第一大城。

            不過這里風光明媚,四季分明,尤其以盛產美味的海鮮而在大陸上富有盛名。紅楓大蝦在大陸上可謂是聞名遐邇,享譽四海,深受人們好評。初代的紅月大公爵,也就是當今林月女公爵的父親林傲,是玄水帝國上代皇帝的從龍之臣。為表彰其功勞,就被分封為帝國公爵,世襲罔替。

            而此刻的天堂站在公爵府內的后院,一臉的靦腆,努力堆出自認為老少通殺的迷人笑容,其實他自己心底早就翻起了滔天巨浪。嚴格來說,這是天堂第一次去“朋友”家來“做客”,至少他自己認為和任昊宇之間是同等級別的朋友。

            這個時候他才認清楚自己,有些自我感覺良好,遠遠沒有像他自己所說的那樣,是混跡于北部冰森的強大存在,已經緊張的有些舉足無措。如果是做客倒也不至于讓天堂如此的緊張和局促,但......眼前的這位大叔是尼瑪的變態??!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