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753章(1 / 5)

            父親挺身而立,威嚴道:“回去告訴楚老頭,同輩之人皆可挑戰我兒子,但他敢背后玩陰的,我必血洗楚家!”第616章 天之子即便強大如斯的楚遠山,在父親面前竟也有我噤若寒蟬的一面,他神色不安的盯著父親,道:“十幾年不見,你的實力竟強大到如此地步……”

            牛建國的嗓門一出,上百個早就準備好的斗門子弟沖了進來,殺氣騰騰,頓時滿堂皆驚!短短的幾秒鐘時間,場上局勢發生了逆轉,如果單憑遠道而來的斗門子弟,可能我們還不是楚家人的對手,但是加上了地頭蛇的秦家,局面又不一樣了。

            雙方人馬劍拔弩張,虎視眈眈,楚軒怨毒的盯著我,卻不知該如何。我的目光還在秦若萱身上,我微笑的看著她。秦若萱和我四目相對,在眾人的目光中,她挽起了裙擺,然后如少女一般輕快的從臺上笑著跑了過來……我恍若有些失神,她這一跑,已然進入了我的心頭。

            秦若萱撲入我懷中,我將她緊緊抱住,在她額頭親了一口,她面露出嬌憨的神色,這是我第一次主動親她,一時讓她有些羞澀。懷中佳人撲鼻香,但不遠處臺上的楚家人卻是怒火中燒,尤其是楚軒死死盯著我,眼神無比惡毒?!澳憬嘘惢彩前?,我聽聞你身手極好,可敢與我一戰?”楚軒忽然大聲道。

            我眉頭挑了一下,微微有些詫異,這個男人,是惱羞成怒要和我單挑?不過也在情理之中,他們的人雖然個個身手高強,但經不住場上這么多人在,雙拳難敵四手,如果楚軒單挑能把我殺了,那絕對是最好的結局。我還沒開口,秦若萱掙脫開了我的懷抱,對我搖頭輕聲道:“不要答應,他是楚家的嫡子,從小就有高手指點,他是楚家年青一代的佼佼者,你打不過他的?!?br>
            我刮了一下秦若萱的秀氣鼻尖,道:“沒出息,你怎么就知道我打不過他?”“我父親都不是他的對手,上古家族的底蘊不是你能想象到的,你跟他打,會被他殺死的,我不想當你的寡婦……”秦若萱道。我忍俊不已,但這一番話,楚軒看在眼里更是妒火中燒,他冷笑道:“若萱,看來你的眼光也不怎么樣,你的男人連我的挑戰都不敢接受,又怎能保護得了你?”

            楚軒環顧四周,蔑笑道:“今天在座的都看到了,是秦家人毀約在先,等我回去,定當把這事告訴我父親,到時必讓秦家付出代價!”場上眾人面面相覷,都被楚軒這話給嚇到了,的確,楚家是上古家族,比起盜墓世家強了不知多少倍,眼下這話一說,無疑就宣布了秦家的死期!

            秦天虎臉色頓時有點古怪,他不怕楚軒,但怕的是楚家,如果楚軒真回去將這事情告訴了楚家的家主楚遠河,那迎來的將是楚家人的瘋狂報復!秦天虎沒說話,楚軒臉上更是洋溢起了得意的笑容。但就在這時,我忽然開口了?!俺?,我接受你的挑戰!”

            我話音一落,當場眾人大吃一驚?!斑@個陳化凡瘋了吧?居然真的接受挑戰了!”“是啊,楚軒可是楚家的嫡子,從小就接受了最好的資源和栽培,他的實力哪是區區一個小盜墓幫派掌門能比得上的?”“依我看,今天怕是有人得血濺三尺了!”

            阿紅就這樣也不反抗,任憑那老僧牽著她,在路過我的身邊時,阿紅抬起頭看了我一眼,然后對我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阿紅走了,剩下的惡人寺僧人也沒多少,很快便被眾人所瓜分,以至于后面還有不少人都落了空,一時間各種惋惜和懊惱聲不絕于耳。

            至此,化緣會算是結束了,七八十號惡人寺的僧人滿載而歸,他們之中有部分都帶上了女人,滿面春光直往惡人寺而去。天色漸漸晚了,我目視著遠去的惡人寺僧人的身影,眉頭微皺,天知道這群僧人到底是真和尚還是假和尚,連女人都帶回去了。

            “秦十三,樓玉蘭,你們倆個保護好月漓,我進去惡人寺探一探究竟?!蔽曳愿赖?。月漓有些不太愿意,她想和我一起去,但為了她的安全起見,我還是拒絕了她;惡人寺定是龍潭虎穴,此去可能兇多吉少。我讓秦十三將月漓帶走,自己則趁著天黑混進了惡人寺僧人的行列當中,這些家伙毫無戒備,心思全然在那些女人身上。

            我吊在隊伍后頭,同行的還有一個年紀和我相仿的男子,胖乎乎的,長得不怎么樣,一雙眼睛黑不溜秋的,活像周小舍那廝?!昂?,兄弟,你也是要進寺里的嗎?”男子自來熟的勾住我肩膀道。我腦子一愣,尋思著我和你素未謀面吧,怎么還把手搭上來了。

            為了不引起僧人的注意,我點了點頭?!昂俸?,我一猜就知道,說說看,你是要讓大師做什么的?你付出了什么代價?”我故意找了個借口,“我想讓大師給我報仇?!薄坝质菆蟪??你們這些人啊,真是一點出息都沒有!兄弟,不是我說你,年紀輕輕的怎么這么沒眼光?”胖子男嘆了口氣,強行表現出一幅老成的模樣。

            “兄弟有什么高見?”我道?!澳闼闶菃枌θ肆?,我告訴你,來找大師們殺人放火的多了去,但我不是一般人,我來找大師,是要他們收我入門的?!迸肿幽忻硷w色舞,口水差點都噴到了我的衣服上,我皺眉,問道:“兄弟,你這要去當和尚,是圖的什么?”

            “這話問得好,你看看那些大師,一個個脖子上都掛著大金鏈子,手上戴的表少說也得好幾萬一個,白天吃肉喝酒,晚上又能睡漂亮女人,這可是我的夢想啊……”我暗翻了個白眼,心想你這個沒出息的家伙,真以為這惡人寺的僧人都是吃素的。

            我沒有再搭理胖子男,他倒是介紹起了自己的名字,“兄弟,我和你一見如故,相見恨晚,我叫李天選,意思就是老天爺選擇的男人,你呢,叫什么名字?”“陳化凡?!薄瓣惢??嗨,這名字一聽就很普通啊,兄弟,要不我給你改個名字吧,這名字事關前途命運,以后你就叫陳霸天,或者,陳日天也行……”

            “滾犢子!”我懷疑這個李天選壓根就是神經病院跑出來的,賴在我旁邊一個勁的和我大談特談他的人生夢想,讓我一度出現了耳鳴的狀態,約莫著一個多小時后,我們總算是跟著隊伍上了山。李天選告訴我,這山叫做鎮尸山,至于是先有鎮尸山還是惡人寺,李天選自己也說不清楚。

            、、鎮尸山上歪樹亂石極多,隊伍中又有不少女人,導致整個隊列走得很慢,足足走了大半個小時,我們才算是真正來到了惡人寺?!鞍蕴煨值?,我們到了?!崩钐爝x道?!霸俸拔野蕴?,我弄死你?!蔽覜]好氣道?!鞍蕴煨值?,淡定一點,這就是傳說中的惡人寺,據說從這里走出去的強者比我腦袋上的頭發還多,你要不跟我一起投了這寺當和尚?”李天選擠眉弄眼道。

            第583章 入惡人寺李天選是鐵了心要當和尚,但我不一樣,我是進來打探惡人寺里頭門道的。一進惡人寺,撲面而來的是一股濃郁酒氣,在寺廟的大門口就醉躺著兩三個打著赤膊的和尚,他們摟著酒瓶子,在見著有女人進來后,兩眼直放光想要沖上去劫掠,全然將這些可憐的女人當成了戰利品哄搶。

            女人們花容失色,擔驚受怕,和尚們則扭打成一團,絲毫沒有一點出家之人該有的模樣,最后還是那個腦袋頂著六個燙疤的老和尚喝止了這一幕鬧劇。我數了下,今晚被帶進惡人寺的女人足足有二三十人,其中便有阿紅的身影,我故意避開了她的視線,以免被她發現。

            老和尚笑盈盈抓起了阿紅的小手往里頭的房間走起,剩下的女人,也都被其余的僧人所帶走,一時間,偌大的寺廟里空留下來了十幾個老漢和男人,當然,里頭就包括我和李天選?!耙_始了,兄弟,我馬上就要成為惡人寺的僧人了?!崩钐爝x搓著手,興奮得跟一只猴子一樣。

            在廟里,十幾個老漢和男人被排成一列,在我們的前面,一群僧人慢悠悠湊了過來?!皡抢蠞h,你的代價是在惡人寺勞逸十年,最后一次問你,是答應還是拒絕?”被叫到名字的吳老漢露出苦澀的笑容,我看了一眼這個早已年過花甲的老人,十年對他來說,無疑是買斷了他這一生。

            “我愿意!”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主動上前,咬緊牙根伸出了自己的胳膊,下一秒鐘,我便看到那僧人拿出了一把鋒利的小刀子,硬生生將男人的胳膊給砍了下來。帶著血的胳膊無聲掉落在地,男人發出驚恐的慘叫聲,隨即昏死過去,被一個僧人給拖出了寺廟丟在外頭,只是那只胳膊還遺留在原地,地上的鮮血紅得格外妖艷。

            接著是第三個、第四個……后面的人并沒有吳老漢的好運氣,他們要么被折去胳膊,要么被砍下了大腿,以至于站在我旁邊的李天選瑟瑟發抖,兩條腿一個勁的直打擺子?!暗侥懔?,李天選?!币粋€僧人懶洋洋的聲音響起。李天選打了個冷顫,很快,僧人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道:“李天選,你的愿求是成為惡人寺的一份子,現在,你的代價是割下他的耳朵?!?br>
            僧人指了指旁邊的老漢,李天選一聽,差點昏死過去,別看這家伙剛才大大咧咧的,可膽子小得不行,看到鮮血就要昏過去的人,又怎么敢去割別人的耳朵?!按髱?,高僧,能不能換一個條件,我做不到啊?!崩钐爝x哀求道?!皼]用的家伙,連這點事都做不好,怎么當惡人寺的僧人?我給你換一個代價,看到那個女人沒有,去,把她的衣服扒了?!鄙死^續道。

            李天選愣住了,角落里是有個女人,但臉上還掛著淚水,顯得楚楚可憐,這要他去扒人家的衣服,無疑是禽獸的行為?!叭グ?,你不是想加入我們嗎?去把那個女人的衣服扒了,然后把她的腿架在你身上,以后你就是惡人寺的一份子了……”僧人肆意的冷笑道。

            李天選臉上露出惘然的神情,他下意識的往前走,角落的女人一看,嚇得臉色慘白,直呼喊救命,但周圍的人沒有一個敢上前去幫忙的。我將這一幕看在眼里,心里頭涌出一絲冷意,如果李天選真要對女人動手,那我絕對不會輕饒了他。

            李天選搓著手,一臉的為難,在僧人的呵斥下,他硬著頭皮走近到女人的身前,不等他動手,女人哇的一聲就哭了,當即讓李天選目瞪口呆。我的手已經摸在腰里的古劍,蓄勢待發。但就在下一秒鐘,我看到李天選嘆了口氣,罵道:“狗娘的,老子不當這破和尚了!”

            李天選這話一說,我頓時心頭一松,這狗崽子的良心總算還在。李天選撂擔子不干,那僧人卻不樂意了,他惱羞成怒,一腳將李天選踹倒在地,惡狠狠道:“惡人寺不是你想來就能來的,不想當僧人了?可以,我先把你關起來!”

            兩個大腹便便的僧人立即沖上,惡狠狠將李天選打了一頓,然后往里邊拖了進去,看樣子是因為李天選耍了他們,這下怕是要被關禁閉了。李天選臨走前,沖我道:“兄弟,這和尚不當也罷,狗娘的,居然連女人都要欺負,這可不是我李天選的風格!”

            李天選被強行拽走,接下來僧人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道:“你也是要當僧人的?”我聳了聳肩膀,示意我和李天選一樣選擇放棄,僧人氣呼呼的一拳砸在我身上,我十分的配合露出痛苦的表情,然后倒在地上,任憑被僧人拉進了里頭。

            十幾分鐘后,我和李天選在惡人寺的禁閉之地相逢了,我們倆被關在同一間禁閉室,里頭死一般的寂靜,空氣腥臭到了極點,李天選一看我進來,當即笑得合不攏嘴,直呼自己有伴了。我翻了個白眼,神煩這個李天選,簡直跟個大嘴巴一樣。

            “兄弟,不慫,禿驢咱不當也罷,有我罩著,保準你吃香喝辣的?!崩钐爝x道。我不當回事,目光四處打量著周圍?!靶值?,不用看了,這禁閉室是那群禿驢特意打造的,別說是你,就是蒼蠅都不一定飛得出去,你就死了這條心把?!崩钐爝x經驗十足道。

            我敲了敲禁閉室的鐵圍欄,的確都是玄鐵所打造成的,對于普通人來說肯定是插翅難飛,但對我來說,這事其實簡單得很。我摸出了銹跡斑斑的古劍,李天選見到后還一臉的不相信,認為我是在癡人說夢,就一把生銹的小玩意,怎么可能砍得開玄鐵打造成的鐵欄桿。

            李天選懶洋洋趴在地上,不屑道:“哥們,你那玩意要是能弄得開鐵欄桿,我就喊你作爹?!蔽易旖枪雌鹨唤z淡笑,幾秒鐘后,一道輕微的金屬斷裂聲傳來。李天選一下子就從地上竄了起來,一臉的不敢置信,“這怎么可能?”隨著哐當一聲響起,我手中的古劍稍稍一用力,堅硬無比的鐵欄桿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被輕易割斷。

            我將割下來的鐵欄桿丟到了李天選的跟前,結果這龜孫子臉上神情急劇變化了下,嬉皮笑臉道:“爹,搞啥子呢,我來幫你哈?!钡?84章 無名瘸子在李天選喊了三聲‘爹’后,我這邊已然將牢里的鐵欄都砍斷了,李天選跟著我攝手攝腳出了牢,賊眉鼠眼打量了一圈,道:“兄弟,就你這本事還用得著來惡人寺?我看你比有些大師還厲害?!?br>
            我沒有把李天選的恭維放在心上,對于這個半道上認識的男人,我總覺得他有些不靠譜。我所在的地牢挺大,里頭足足有好幾十間鐵屋,我前腳剛出來,下一秒便看見在隔壁的鐵屋子里,赫然吊著一個人,那人身上爬滿了蠕蟲,空氣中充斥著濃郁的尸臭味,一看就是死了好幾天的。

            死的人看模樣并不年老,只是身上傷痕累累,顯然生前沒少遭受折磨。倒是在這個時候,另外一邊的鐵屋子里傳來了一陣咳嗽聲?!皨屟?,鬼啊?”李天選嚇了一跳,下意識的跑到我身后,我回頭瞥了一眼這廝,虎背熊腰的家伙,居然也有膽小如鼠的一面。

            咳嗽聲傳來的鐵屋子里卷縮著一道身影,昏暗的光線下,我勉強能看清楚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男子,頭發花白,眼睛里透著血絲。面對我的出現,中年男子顯得十分平靜和淡定。我挑眉道:“你被關多久了?”中年男子懶洋洋的抬起頭,嘴里還咬著一根干草,冷笑道:“我被關的時候,你可能還沒斷奶?!?br>
            我腦子一楞,沒想到這個家伙說話還挺狂的,再看看他的穿著,衣衫襤褸,滿臉的胡茬子,那落魄模樣,和路邊的叫花子有得一拼?!澳愕故峭竦陌?,兄弟,我們走,愛理不理,讓他關著算了?!崩钐爝x氣不過道。我點點頭,心想也是,反正都關了那么多年,索性也不想理會中年男子。

            我抬腿就要走,但隨即身后傳來了中年男子的話?!皼]有我,你們在惡人寺,只能是死路一條?!敝心昴凶拥脑捯琅f那般狂拽,我眉頭一挑,尋思著你這家伙的口氣還挺大的,沒有你,我在惡人寺就走投無路了?李天選也憤憤不平,惡人寺是他來過的,他對這里熟得很,如今中年男子在他面前說這話,對他可是個不小的刺激。

            “有意思,我來惡人寺都有三四回了,還比不上你這個被關小黑屋的?”李天選回擊道,“惡人寺內哪個大師房間里有小黃片、哪個大師有內衣癖我都一清二楚,兄弟你別聽他胡說八道,跟著我,肯定沒錯?!崩钐爝x口沫橫飛,那叫一個自信滿滿,但很快,中年男子的一句話讓我不由得心頭一動。

            只聽到中年男子先是冷笑了一聲,隨后道:“惡人寺傳承五百年,你知道的不過九牛一毛,那你可聽說,惡人寺五百年以來出現的最強悍的天才是誰嗎?”“這個我哪知道,難道是你?”李天成眉開眼笑,但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因為我看見中年男子還真就點了點頭,承認自己就是他口中的最強悍的天才。

            我摸了摸鼻子,中年男子還真是敢說,張嘴就講自己是惡人寺最強悍的天才,他的模樣怎么看,都像是睡大街的流浪漢。李天選也不相信,黑漆漆的鐵牢里,怎么可能會有惡人寺的天才一說,要知道寺里的那些大師,哪一個走路不是帶風的,如果真是天才,又怎么可能淪落到鐵牢里。

            “大叔,你就別開玩笑了,你要是想出來,可以求我啊,也許我發慈悲,就幫你出去了?!崩钐爝x拉著我就離開,但我遲疑了下,卻是主動走到了中年男子的鐵屋子前。憑直覺,我感覺這個中年男子沒那么簡單,看看整個鐵牢里,關的人其實不少,但十之八九都死了,唯獨中年男子還活著,如果說他沒點本事那是不可能的!

            我用古劍輕易斬開了中年男子的鐵欄,我一進去便看見中年男子的四肢都被鐵鏈穿透,他還能站在原地,稍微一動彈,鐵鏈便會讓他鮮血淋漓痛不欲生。但我沒有看見中年男子的痛苦,他嘴角掛著冷笑,似乎早已看穿這一切?!澳銊偛耪f,你是惡人寺五百年來最強悍的天才?”我問道。

            “不錯!”“那我倒是要領教一下你的身手?!蔽乙膊缓?,伸手就攻向中年男子,這個時候,中年男子終于動彈了,身體一閃,竟是輕而易舉就化解愛了我的攻擊。我大吃一驚,心想這家伙還真是有兩把刷子,任憑全身四肢都被鐵鏈穿透,他居然也能如此敏捷;只是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以中年男子的本事,整個惡人寺里很少人是他對手,而要把他關在這也不簡單。

            中年男子受限于鐵鏈,我目光一挑,徑直就用古劍斬斷了鐵鏈,一道清脆的金屬斷裂聲傳來,中年男子四肢上的鐵鏈盡數被砍斷,眨眼間他已然成為了現在人?!澳憧梢猿鋈チ??!蔽业?。中年男子剛想發出冷笑,但在他的目光近距離看清楚了我的面容時,他布滿血絲的眼中涌出一抹不敢置信。

            “怎么會是你?”中年男子道。我一頭霧水,尋思著自己第一次來惡人寺,難不成這中年男子還認識我不成?“你認識我?”我忍不住道。中年男子在我身上打量了一圈,又是點頭又是搖頭,他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道:“不應該,這世上不應該有這么巧合的事情,應該是我看花眼罷了……”

            中年男子自言自語,弄得我百思不得其解,不過這家伙應該是個高手,只可惜受困于鐵牢太久了,連走路都是一瘸一瘸的?!澳憬惺裁疵??”我道?!懊??”中年男子搖頭道:“名字只是一個外號罷了,我沉淪了二十多年,已經連自己的名字都忘記了,既然無名,叫我瘸子便行?!?br>
            我看到瘸子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地牢,看著他的背影,我耳邊傳來了李天選的話?!靶值?,我曾經聽過一個傳聞,說是二十多年前,惡人寺就有一個絕頂天才,受人所托,帶著寺里的大師去圍剿一個高手,但后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剩下他一個人回來了……我好像記得,這個人名字,叫什么青鋒?!?br>
            第585章 可惜帶了個傻子關于青鋒的過往來歷,李天選知道得不多,唯有的幾個傳聞,都是說這個青鋒在二十年前名動江湖,身手不凡,有著惡人寺五百年第一僧的外號,但現在一看,二十年前戰無不勝的青鋒,今天卻成了名副其實的瘸子。

            “兄弟,走吧,出去了有我照著你,不用慫?!崩钐爝x拍了拍我的肩膀,頗有幾分領頭大哥的風范,只是他娘的這貨怕忘了就在十分鐘前,還是我救了他出來的。李天選也來過惡人寺幾回了,真正來說,這貨是每年都會來一次惡人寺,不為什么報仇雪恨,就為了能夠成為惡人寺中的一員。

            李天選告訴我,他是個孤兒,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進來惡人寺,就是圖著以后可以威風八面,對此我搖頭暗笑,惡人寺里藏污納垢,又豈是他這種單純的人能混跡的。我們前腳剛出地牢,我便看到瘸子站在前面,看樣子是在等我們。

            “不用你帶路了,我們自己能走,這惡人寺,我熟!”李天選大大咧咧道。結果人家瘸子看都不看他一眼,他目光掃了一圈周圍,自言自語道:“二十年了,我終于出來了……”“瘸子,話說你真的是青鋒嗎?當年青鋒那么出名,據說也是一表人才,怎么你看著就跟撿破爛似的?”李天選口無遮攔道。

            瘸子不怒反笑,他頭發已經長到了脖子處,他那張臉因為常年累月都處于黑暗中,儼然白皙得跟個小姑娘似的,只是臉上的皺紋,處處透著他心目中的苦澀與磨礪?!拔艺f過,你們救我出來,我自會給你們帶路?!比匙用鏌o表情道。

            李天選想要開口,但被我給打斷了,我道:“你說自己是青鋒,那我問你,惡人寺里的所有地方,你都認識?”“養我之地,焉能不識?”瘸子冷冰冰道?!澳侨绻蚁肓私鈵喝怂逻@幾百年的歷史記載,得去哪兒?”“藏惡樓!”

            “好,那就帶我去藏惡樓!”我沒有任何猶豫,任憑瘸子領著我繼續前進,反倒是李天選有些忐忑不安,一路上對瘸子虎視眈眈。瘸子倒也顯得輕車熟路,一直往前走了十幾分鐘后,終于在一處矮小的閣樓面前停下了腳步?!扒懊婢褪遣貝洪w,你們自便?!比匙拥?。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