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6章(1 / 5)

            “說的就是你,過來?!蔽以俅蔚?。青語恍然失神抬起頭,這個在青家當了多年下等仆人的丫頭,哪扛得住這么多人的注釋,一時間緊張得手足無措。陳老頭摸了一把稀疏的胡茬,對青語點頭道:“這個丫頭也不錯,姿色中上,看這屁股圓翹,肯定容易生大胖兒子?!?br>
            苦笑不得的將其驅趕走,伍無郁這才能好好躺在榻上。要不回去試探一下女帝的口風,看看他對自己找個媳婦有沒有想法?沒錯,他之所以這般正人君子,完全是因為怕女帝……第九十一章:又聞圣旨次日晨起,伍無郁洗漱一番,便走出帳外。

            看著外間忙碌拆帳的甲士,便準備去尋馬車,再睡個回籠覺。當國師的還是有點好處的嘛,別人趕路他睡覺,還沒人說什么。忍著困意上涌,很快就來到了馬車前。撩帳鉆進去,一眼就看到了呼呼大睡的衛長樂。嗯,香腸嘴好像消腫了些。話說他為什么睡在馬車上???怕丟人?

            “喂喂!往旁邊挪挪!”一陣推搡,只見衛長樂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嘟囔道:“啊,大哥???”“呦,會說話了?”躺在另一邊,伍無郁愜意的瞇眼道:“怎么睡在馬車上了?嫌丟人不想讓人看見你這幅樣子???放心,昨天我跟大家都說了,說你神醫谷少主,試藥試出一張香腸嘴,不敢見人嘞?!?br>
            “大哥!”衛長樂掙扎著起身,一臉惱怒的瞪著他?!昂俸?,騙你的。下去洗把臉吃點東西,該啟程了。整日窩在馬車上,像什么樣子?再者說了,衛隊里的人什么沒見識過,會笑話你?”“真不笑話我?”看著雙眼亮晶晶的衛長樂,伍無郁憋足了氣,愣是一臉正色道:“當然了!你現在的嘴都不那么腫了,沒事的?!?br>
            “是嗎?我也覺得我的嘴好了許多?!边@樣一想,衛長樂便興沖沖的走下馬車。畢竟在車上待了好幾日,可憋壞了。而伍無郁見其下車,頓時露出了一副詭異的笑容。果不其然,不多時,便聽到外間傳來聲響?!鞍??你是……小衛神醫?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怎弄成這幅模樣?”

            “哈哈哈!小衛神醫?噗……哈哈……”“笑死了,這是怎地了?”“大哥?。?!”衛長樂悲聲一喊,然后氣急敗壞的鉆回馬車中,“你不是說了不會笑話我?”“逗你呢,這么可樂的尊容,誰看了能忍住不笑?哈哈……”“…………”

            一陣歡聲笑語中,孫興田的聲音在外響起?!按笕?,衛隊準備妥當了?!薄芭??那就啟程吧?!辈灰粫?,馬車便開始搖搖晃晃的行進。困意上頭,很快,伍無郁便又睡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忽然一陣喊殺聲將其驚醒。一抬頭,就看到衛長樂拿著一面小鏡子,可勁的看自己的嘴。

            “殺??!”“為師父報仇??!”聽著外間聲音,伍無郁迷糊詢問,“外間怎地了?”“好像是有人行刺吧?!睉脩玫恼f了句,衛長樂就收起鏡子,躺在一旁,顯然是在跟伍無郁慪氣。小氣鬼還挺臭美?撇撇嘴,伍無郁正欲出去看一看,卻聽聲音漸漸消失。

            話語如鑿,伍無郁深吸一口氣,強行安撫下自己,緩緩抬頭,再次看向了那愈加逼近的黑潮……第五十章:張閣老的氣勢離得近了,那旗幟上的字也看的清了?!咎?,信王李涇!】【唐,行軍大元帥楊淳!】…………咚!咚!咚!

            戰鼓催,金戈鳴!只見城下遠處,那鋪天蓋地的黑潮,邁著整齊劃一的步伐,持盾挺槍而來。心中打怵不已,伍無郁感受著抓住自己手腕的枯瘦手掌,不禁再次詢問?!伴w老,您別騙我,這是一群烏合之眾?”玩呢?這丫的都是烏合之眾,那精銳得什么樣?!

            “當然……不是,”張安正默默松開手,望北道:“你只看前不看后,看到的自然是三萬南營將士,再往后看,仔細瞧瞧!”定了定心神,聞聲抬頭遠眺。果不其然!只見陣列緊密的甲士之后,竟是大不相同。非常明顯,在這甲士之后,更多的人明顯無法維持陣型,雖然不至于跟不上,但兩相比較,還是一眼就能看出不對勁的。

            “應是這些時日,搜羅的民間青壯?!睆埌舱V定道?!八麄儠コ菃??”“不,至少今日不會?!睆埌舱戳丝刺焐?,喃喃回復。沉默無言,眾人便開始站在城頭,靜靜等著遠處的大軍臨近。倏地,左右一陣騷亂,只見一群臨時征召的青壯竟是圍作一團。

            四下衙役兵卒迅速趕去,展荊更是虎目一凝,大步前往。不多時,展荊便快步返回,那里的騷亂也被平息?!按笕?,一名青壯膽怯,嚇暈了?!甭牭秸骨G的話,張安正眉頭頓時一皺,左右環視,只見那些衙役兵卒還好,可那些臨時征召的青壯就有些不堪了。

            各個望著那黑潮,臉色發白,雙腿打顫?!伴w老,這樣不行??!”還未攻城,這些人便成這樣,若是等攻勢展開,他們豈不棄城而逃?!雙眼一瞇,伍無郁上前一步,低語道:“閣老,不如您亮明身份,以安民心?”“不,”張安正緩緩搖搖頭,“在他們這些百姓眼中,一地縣令便是頂天的大官,就算本官亮明身份,在他們眼中也不過是個再大些的官罷了,遠遠不足以抵消大軍的震懾?!?br>
            “那怎么辦?!”伍無郁一臉驚慌,急切道:“這樣可不行??!還沒打起來就腿軟嚇暈,打起來還指不定怎么辦呢……”他還欲再講,張安正卻是眉頭一凝,低喝道:“伍無郁!”“???”伍無郁一怔。只見張安正深邃的望著自己,瞇眼道:“還記得本閣喚你來做什么嗎?就是為了練你的膽氣,磨你的氣度!一點小事就如此驚慌,成何體統?!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我要你記??!”自己何時見過張安正這般神情,頓時呆愣在原地。只見張安正袖袍一甩,怒喝道:“抬上來!”話音一落,只見數十名衙役紛紛抬著大箱子,在城墻上,一字排開?!按蜷_!”咔咔咔,一排箱子皆被打開。

            光芒四射,里面竟是雪白紋銀!所有人的目光被吸引,他們忘卻了恐懼,眼中皆是炙熱。只見張安正扭頭呼喝:“本官張安正!在此明言諸位,一顆反軍頭顱,值十兩紋銀!城守一日,人人加十兩!”話音一落,便是死寂般的沉默。

            沉重的呼吸聲不斷響起。終于,有人開口?!按罄蠣?,若是死了怎么辦?”“若死,安家費五十兩!本官對天起誓,這五十兩必定會發到爾等家中!”五十兩!種一輩子地也見不到這五十兩??!那誘人的大箱子里,滿滿的銀子散發著令人癡狂的光芒!

            “他娘的!拼了!”“怕個球!人死卵朝天!一輩子也見不到這些銀子??!”“若能殺掉一人,本官作主,再免你家三年賦稅!”張安正趁此機會,又是大喝。這一聲說罷,四周再無一人膽怯,所有人的雙眼都開始發紅,再轉頭看向城下時,那些槍矛似乎也不可怕了……

            勾唇一笑,張安正扭頭正欲說話,誰知道卻看見伍無郁雙眼呆愣,正癡癡看向箱子?!昂?!”冷哼響起,箱子后的衙役紛紛蓋上了箱子。伍無郁回神,扭頭一看,只見張安正臉色微慍?!盁o郁啊,你是我朝國師!若還是這般,那這位置,你坐不久的。就算陛下喜愛,就算本閣護持,你……也坐不穩?!庇挠恼f完,張安正嘆氣道:“唉,你還年輕,不會的,不懂的,本官可以教你。但你一定要學,知道嗎?”

            臉色漲紅,伍無郁知道,自己剛剛的模樣,被張安正看在眼里了。喉頭一陣涌動,卻是說不出半點話,只得死死咬牙,拼命的點頭。他不傻,從把他叫上城墻來時,他心中就明白了。張安正在培養他,在教他,在苦心孤詣的讓他成為一個合格的國師,讓他具備國師該有的氣度,見識,膽量……

            見伍無郁這幅模樣,張安正稍稍欣慰了些,瞇眼道:“你是個聰明的孩子,老夫老了,以后若是不在,在這天下間,僅靠陛下的喜愛,是活不下去的?!薄安?,閣老一定長命百歲!”伍無郁十分認真,篤定道?!昂呛恰睆埌舱α诵?,還沒說話,就聽聞城下一聲巨大的戰鼓之聲,響起。

            楊淳一怔,望著城墻張著嘴,竟是說不出一句話來?!笆裁唇泻?!我們這是光復……”“住嘴!”張安正瞇眼不屑道:“本閣與楊兄講話,哪有你這不知天命的愚笨賊子開口的份?!”唰一下,李涇臉色漲紅不已,側頭看向楊淳。

            卻見他低頭不言,好似沒臉見張安正一般。一人之氣,威壓十萬軍!這就是大周宰輔的威勢嗎?那我呢……身為大周國師,我……呢?第五十一章:舌退萬軍“張安正!你不要忘了,你是我李家的臣子!如今你這是助紂為虐,倒行逆施!”

            李涇氣憤不過,仰頭怒喝?!肮。?!”只見張安正白須高抬,仰頭狂笑。笑罷之后,一雙電目下觀,不屑道:“天大的笑話!本閣四十年前是太宗皇帝的臣子,二十年前是高宗皇帝的臣子,如今更是陛下的臣子,何時是你李家的臣子了?!

            李氏皇族不假,但本閣乃皇帝之臣,何時淪為你李家之臣了?!再者說,你李涇又算什么東西?焉敢在本閣面前,提李家二字?!李氏偏支,一介無知小兒,不識天命,不懂大勢之輩,真不知何來面目,敢立旗造反!你可知,這嶺南道三十二州百姓人人恨不得生啖汝肉乎?!

            似你這般,也配跟本閣講話?你有這個資格嗎?!”一連串說完,震驚了所有人。伍無郁呆呆望著閣老,心中默默豎起了大拇指。牛皮!大周第一噴子的頭銜,非您老莫屬!反觀李涇,已然是臉色通紅一片,勃頸上根根青筋暴漲,卻是說不出一個字。

            半響,才扭頭看向楊淳,咬牙道:“你倒是說句話??!就這么看著本王受辱不成?!”見此,楊淳面色一緊,只得無奈的抬頭,與張安正對視?!皬堥w老,多年未見了……”“哼!足有十年!”張安正冷哼道:“奉詔來此,本來想與楊兄好好一聚,未曾想到此一看,竟是這般!楊兄,你糊涂??!你怎能被這無知小兒蠱惑,怎能拉著我大好將士的命,去跟他造反?!

            你回頭看看,這南營三萬將士,誰人不是我朝悍勇?當年南營更是追隨過太宗皇帝的,現在領著他們造反,你日后有何面目,去見太宗皇帝?有何面目去見歷代南營戰死的忠勇將士?!難不成,你要南營背負謀逆造反的名聲嗎?!

            馮將軍,率將士死戰南疆才有了南營,你讓馮將軍在天之靈,如何安息?!你讓南營十數萬先烈忠魂,如何安息?!楊兄??!你糊涂哇?。?!”萬眾靜默,只有張安正情真意切的悲呼。楊淳在城下,環視著四周的南營將士,兩行清淚便順著一臉褶皺,緩緩流下。

            將軍華發立馬淚,愧對南營十萬魂!人心浮動,在張安正這番話后,不止是楊淳,就連四周的南營將士,也開始騷動。見此,孔邱城連忙扯了扯李涇。李涇頓時醒悟,知道再待下去,怕是嘩變都有可能。于是怒喝道:“全軍后撤三里,安營!”

            沒人動,就連后方的十萬青壯之卒,都沒動。見此,李涇勃然大怒,抽出長劍,放在楊淳的肩頭,“楊淳,你要害本王不成?!”當一聲!原來是楊淳左側,一名白面小將提槍將長劍擊飛,冷冷看向他,眼中滿是不屑。李涇牙呲欲裂,惱怒不已,卻見楊淳輕輕擦了擦淚,閉眼道:“撤!”

            一令出,大軍方動。立在城頭之上,張安正看著緩緩后撤的大軍,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氣?;仡^一看,卻看到了伍無郁一臉崇拜的目光?!霸趺戳??”“閣老威武!”伍無郁雙眼放光,“在十幾萬大軍面前,要是我腿都軟了,閣老還能理直氣壯的呼喊,無郁佩服!”

            聞此,張安正輕輕一笑,繞有深意道:“這些不算什么,你也知道你腿軟了?希望下次,無郁的腿,能硬些!”“嘿嘿……”伍無郁撓頭赫然,“當然,當然?!薄且?,城外三里處,大營內。李涇站在帳中,看著身上的華貴金甲,一臉惱怒。

            “該死!該死!”咆哮宣泄著,瘋狂打砸著帳內的東西。賬外,孔邱城聞聲,頓時眉頭緊皺,顧不得通報便大步走了進去?!暗钕?!不可動怒!”“怎么,本王現在連怒都怒不得了?!”李涇說著,一雙遍布血絲的眼,便瞪向孔邱城。

            孔邱城當即撩袍深深跪下,咬牙道:“此時此刻,殿下怎能意氣行事?!十三萬甲士還在,嶺南半壁還在,殿下豈能被憤怒蒙蔽?!”刺啦!帳內紗布被撕扯開來,李涇盛怒道:“什么十三萬將士,什么半壁嶺南,還不是都在他楊淳一念之間?!他要害本王,他要害本王??!”

            聞此,孔邱城猛然起身,上前死死抱住李涇,沉聲道:“殿下慎言!就是如此,殿下才應該安撫楊淳,才不該如此輕狂!”被孔邱城緊緊抱住,李涇眼中血紅消退,回頭看著臉上還有鞭痕未消的孔邱城,李涇淚光朦朧?!吧穸际四?,我受盡折辱。嶺南七年,我卑躬屈膝!

            王爺?信王?笑話!誰把我當成過皇室王爺?誰又把我放在眼里?!初至嶺南,我在靖州連住的地方都沒有,求上周俊府前,竟連門都不讓進!人人看不起我,人人瞧不上我!現如今,那張安正更是說我連與其對話的資格都沒有!

            邱城,我還是王爺嗎?!?。?!”孔邱城雙目垂淚,壓抑著聲音,低語道:“殿下,您是王爺,您是邱城心中一輩子的王爺。越到不能忍時,才越要忍??!小不忍則亂大謀!我們苦心籌劃多年,難不成就這般付諸東流?!”深深吸口氣,李涇默默道:“放開吧?!?br>
            松開手,孔邱城擦拭著眼淚,緩緩跪下。俯身蹲在他面前,李涇雙眼濕潤道:“你我二人從小長大,名為主仆,實為兄弟。邱城,你知道我李涇這一路走來有多不容易,我不甘??!”“殿下放心!邱城此生,唯您一主!”“起來吧,”李涇嘆氣道:“讓人進來把這里收拾一下,讓游狼衛進來收拾。然后派人,請楊淳來?!?br>
            跪在地上的孔邱城默默抬頭,還濕潤著的雙眸中,隱隱閃過一抹冷色?!暗钕?,在下以為,當做兩手準備!”“這……罷了,按你說的辦就是?!薄霸谙赂嫱?!”帳內無人,李涇面無表情的擦了擦臉上淚水,冷冷看向四周一片狼藉。

            第五十二章:夜下動蕩大帳內,燈火輝煌,再無一絲先前的雜亂之象。李涇褪下金甲,換上一身便服,默默站立?!按笤獛浀?!”帳外一人呼喝,李涇連忙快步走出,一臉愁苦的沖楊淳深深一拜,“小王白日被怒火蒙心,競對楊老出劍,還望楊老見諒?!?br>
            見此,楊淳一怔,默默扶住李涇,沒有說話。二人入帳內,還未落座,便見李涇流著淚道:“楊老后悔了?”“殿下這是……”看著淚流的李涇,楊淳竟是有些不知所措。噌一聲!長劍出鞘,李涇雙腿跪在地上,高舉長劍,悲聲道:“那就請楊老以此劍,斬下我的頭顱,去向那張閣老,投誠吧!”

            長劍森森,信王跪俯。楊淳當即有些目瞪口呆,遲疑一剎,趕忙上前將李涇扶起,“殿下何出此言?!”“楊老!”李涇悲聲痛哭,“小王一生命苦,此生之愿,不過是能見那武氏還國,神器歸位。這些日子,小王是做了許多錯事,小王知錯了,會改正的!

            楊老,您可還愿助小王嗎?”望著情真意切的李涇,楊淳嘆口氣,走了幾步,背對他道:“殿下,你知道嗎?若是早知今日,當年老夫絕不會讓你入府。嶺南道的百姓,不堪其亂了……再這樣執迷不悟下去,怕是……唔!”楊淳說著,竟然雙目倏地瞪大,低頭一看,只見一段染血劍尖,刺穿了自己胸口。

            “你!”掙扎著扭頭,想要再看一眼李涇。卻見長劍猛然回收,復而又是一刺!“楊淳,莫要怪本王。本王給過你機會了,可你竟然還說那樣的話,一地百姓罷了,怎能同這天下相比?”陰冷如毒蛇的語氣從后響起,楊淳張張嘴,卻是說不出一個字。

            撲通!看著面前倒在地上的華發老人,李涇淚痕未干,拄劍而立?!案嬷獏巧?,從今以后,他就是行軍大元帥了!讓游狼衛全部出動,按照名冊,刺殺南營將領!”帳外人影一晃,傳來一道沙啞的聲音,“是!”心中悸動,李涇緩緩俯身,將地上的華發老人,翻個身。

            看著那死不瞑目的雙眼,幽幽一嘆,“楊老,本王沒退路了。莫要怪本王啊……”————環州城頭,伍無郁頭顱一點一點,顯得十分困乏。倏地,猛然睜眼,茫然看去,只見張安正獨自一人,默默站在城頭上,望著北邊延綿軍營。

            “啊~”打個哈欠,伍無郁走過去,揉著眼道:“閣老,睡會吧?”“無郁醒了?”張安正笑了笑,然后肅容看向北方,嘆氣道:“睡不著啊……十三萬大軍在側,老夫睡不著啊……”的確,肩挑一城安危,動蕩就在眼前。要擱自己,怕是……呃,還是別擱自己身上了。

            伍無郁上前,為張安正揉捏著肩膀,瞇眼望向北方。只見遠處火光點點,延綿不絕。忽然,就在他準備轉移視線時,一隊執火輕騎,竟是明晃晃的飛馳而來!怎么回事?!伍無郁一驚,看向張安正。只見張安正怒喝道:“戒備??!”

            嘩啦啦,四下軍卒聞聲而起,抓住手中的刀弓,一臉警惕。不多時,那隊輕騎便來到了城下。人數不多,也就幾百人的樣子。不過皆是騎軍。只見為首一名白面小將,未帶頭盔,仰頭呼喝道:“張閣老何在?張閣老何在?!”眉頭一皺,張安正回道:“你是何人!”

            “在下楊大人麾下,南營副將陳謙!有要事相告!”“老夫便是,有話直說!”“南營……南營亂了!李涇派人將楊大人喚去,而后沒多久便開始刺殺我南營將領,卑職拼死逃出,望大人收留!卑職從來是聽命行事,絕無一絲謀反之心??!閣老明鑒吶!”

            就在這時,這隊輕騎身后的黑暗中,一道道身影游曳。隱約可見,正是戴著鐵狼面具的游狼衛!“??!”一聲慘叫,只見一柄彎刃飛出,結果了一名騎士的生命。城下副將陳謙大急,連忙大喝:“閣老!閣老!”“怎么辦?是真是假?”

            伍無郁皺眉喃喃。只見張安正思慮片刻,然后似是猜到什么,猛然抬頭看向北邊。楊兄,老夫害了你啊……“鷹羽衛何在!”“在!”“殺退那些人!”“是!”蹭蹭蹭!寒刀出鞘,一名名鷹羽飛身躍下城墻,持刀殺向黑暗中的游狼衛。

            深吸一口氣,張安正擰眉道:“開門!放他們進城!”“???閣老!如此是不是太大意了?莫不如等明日天亮,確認一番再……”一名青衫官員皺眉道。張安正卻是搖搖頭,篤定道:“速速開門便是,老夫有事要問!”“是……”

            嘎吱。城門洞開,陳謙率領麾下騎卒,飛馬入城?!澳㈥愔t,節度使麾下,南營副將!參見閣老!”看著面前一身血污的白面小將,張安正急忙呼喝:“楊兄如何?”只見陳謙抬頭,苦笑道:“末將不知,只知李涇一個時辰前派人喚走了大人,然后沒多久,便有游狼衛出動,大肆屠殺我南營將領?!?br>
            右拳擊掌,張安正長長探出一口氣,“楊兄!我害了你??!”“大人是說……”陳謙一怔,不敢置信道。默默點點頭,張安正雙目泛著冷光,望向北方,“李涇,老夫定要用你之頭,祭奠吾友!”這時,伍無郁想了想,輕聲道:“那邊現在正亂,我們要不要趁勢……”

            “不行?!睆埌舱龘u搖頭,“夜襲大營,非輕騎不可往。城內如今根本沒有騎軍,若是貿然派出守卒,風險太大!哼,李涇這無知小兒,真是荒唐!大軍之中,有楊淳在,老夫才能懼怕三分,可如今沒了楊淳,他真以為能駕馭這些將士嗎?笑話!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