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521章(1 / 6)

            葉枯聽了這俊秀僧人的幾句經,只覺得其音靡靡,大道理是有,但大多都是老生常談,頓時就覺得有些無趣,掃了一圈,卻見得眾人皆是一副靜心聆聽,無心他物的模樣,也怪不得方才與荀梅和徐客一道擠進來時沒有人抱怨半句。

            被一個看門引路的女童子兩次三番的拿話懟,凌燁然心中早有怒氣,只是礙于這眾目睽睽之下,尤其又是在琴姑娘面前,不好跟一個小女孩兒計較,這下見琴姑娘為了自己而懲戒自家童子,他心中不由得有些竊喜,哪里還會去斤斤計較。

            “啊呀呀,”葉枯好不驚訝,“那我也跟著那凌燁然叫你一聲情姑娘吧,情姑娘千萬息怒,是我唐突了,惹得您不高興?!彼还室獍堰@“琴”與“情”二字咬得重了,本是素雅潔凈的名諱,合上葉枯那浮浪的語調,頓時就變得有些曖昧起來。

            金芒劃過,周身一輕,葉枯平靜地望著那座涼亭,心中卻在思量著方才發生的事情,他雖是破了招,脫了身,沒有如那小玉童子一般直接跪在地上,但卻也未能捕捉到什么,若是兩人真打起來,這位琴姑娘突然來這一下,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葉枯將攝來一塊石子,輕彈之下,壓在那被風吹的折了個圈兒的黃紙上,抬手一招,便將兩個錦囊都收入懷中,“其實你這控符的手藝真的很不錯,我一開始也沒能看出來,就是方才他們兩個異口同聲地說了幾句話,我才開始懷疑?!?br>
            不知是不是葉枯的錯覺,他只覺得問琴是嘆了一口氣才說出了這兩個字,委地的珠簾之間出現了一抹雪白,卻是有柔荑從其中彈出,修長白皙的手指將石子撥開,拈花一般將黃紙取了回去,不消多看,便聽問琴說道:“答案就在錦囊中,只是這錦囊,需得等你離了這莊園才能拆開?!?br>
            方才問琴可謂是處處“料敵先機”,不僅說中了葉枯心中所想,更是料到了他會闖進這珠簾之中,事事都先他一步,葉枯只不信世上真有這等玄妙的法門,若真是如此,那這人豈不先天便立于不敗之地,那還爭什么爭,又怎么會在他說出“做朋友”的話后判若兩人

            葉枯想了想,他做事總喜歡師出有名,其實本不必想那么多,像這種聚會,各自修為上的成就是永恒不變的主題,葉枯直接了當的點名挑戰凌燁然即可,這么被人挑釁上門,不怕他不應戰,只是這樣就難免有些無趣,只怕問琴知道了也覺得不痛快。

            侍女美酒,瓜果名品不一而足,讓葉枯眼前一亮的是,那一雙金玉童子竟也在其中,只是不同于那些伺候人的侍者,這兩個符箓所化的小孩兒正在酣宴暢飲,小金甚至還和小玉喝了一杯交杯酒,酒液殷紅,玉露瓊漿,只顧著自己享受,對場中的劍拔弩張漠不關心。

            老鄭和武大勇他們早已在客廳準備著,就連小虎也特意起了個早床,在一旁磨著一把短劍,那是昨天秦天虎來了之后,秦若萱特意從她父親那里討來的,劍刃六十公分長,用上好的日本玉鋼煉制成的,算得上的削鐵如泥,劍身也不是很長,剛好適合小虎用。

            端木磊頓了頓,臉上堆笑道:“做人嘛,最要緊的是開心,大兄弟,俗話說前世的一百次擦肩而過才能換來今生的一次回眸,你看我們都見了兩次面,這緣分可是不淺,我決定了,這一次連山,你就跟我混吧,怎么樣?是不是很驚喜,很感動?”

            不過對于他,我倒是沒感覺到什么危險,端木磊雖然是盜墓世家的,但更像是一個貪玩的紈绔子弟,喜歡侃侃而談卻吃不了苦,我心里尋思著這一時半會也找不到龍脈頭,把他帶在身邊,估計不用幾天時間,這個家伙肯定吃不了苦頭就得走。

            我仿佛感覺自己像是帶了個皇帝進隊伍,連山小路崎嶇,常常沒走一會,他就喊著要休息,被秦若萱鄙視得不行;可偏偏這廝口才極好,就連老鄭也能跟他聊得來,所以隊伍里,除了秦若萱外,其他人反倒是對這個端木磊相處格外融洽……

            一個陰兵從秦若萱身后撲了過來,我一把將秦若萱抱主后,一腳將那陰兵踹倒,同時抓起匕首狠狠刺在了它的脖子上,將它的腦袋割了下來,都這節骨眼上了,也怪不得我殘忍,只是對付陰兵要砍頭,才能徹底了斷它,不然它們就會跟一頭瘋狗一樣攻擊你。

            但諸葛玉樹對我的呼喊并沒有任何反應,他眼里只有那些陰兵,等到將最后一具陰兵砍殺在地后,他才面無表情的收起了手中的利劍,陰兵數量不少,但短短的十幾秒鐘,全都被他砍瓜切菜一般斬殺,一旁的秦十三和秦十四看得面面相覷,如臨大敵。

            好在這個時候已經爬上樹的牛建國和武大勇他們順勢丟下不少點燃的樹枝,堪堪給我贏取了一點時間,借得這個時候,我立即爬上樹,低頭一看,底下已是密密麻麻的食人蟻,它們張牙舞爪著,剛才要是慢上那么兩三秒鐘,我估計就得葬身在這蟻群中不可。

            “她救過我,我答應要保護她一輩子的?!敝T葛玉樹言語淡淡,但眼神卻多了幾分堅毅,我心里不禁感嘆,真他娘是孽緣啊,你在放逐山時多少女人追你倒貼你都不要,結果來到這花花世界,卻被一個姿色略好一點的女子給纏住了。

            秦若萱吃著蘑菇,兩只大眼睛瞇成了一條線,白天拉了許久的擔架,她顯然也餓得饑腸轆轆,如今好不容易能有東西吃了,再也顧不上千金小姐的吃相,狼吞虎咽的,不過她越是這樣隨性,我反而越覺得這才是真實的她,不做作、又帶著幾分可愛。

            這山上的大路都不好走,更別說是走小道,沒一會,秦若萱便是累得氣喘吁吁,但這個刁蠻小妞性子出奇的倔強,即便再辛苦,也不肯放下擔架的繩子,她自己也知道,大墓的方位已經暴露,眼下我們得跟時間賽跑,越快和老鄭他們匯合越好。

            趙恒喜出望外,念叨著自己這輩子的夢想,就是加入到一個大幫派里去,之前他也想去進盜門的,但可惜沒人要他,眼下見到我這個在斗門打雜的,居然都能一拳擊敗麻子李,當下心思躍動,一眼就認定我的斗門肯定是什么隱世大幫派。

            趙恒抖了一下自己的招風耳,得意道:“不瞞老弟,我的耳朵可以聽見任何細微的聲音,你的腳應該踩到了東西,我懷疑是炸藥包,這山腰上有不少狗犢子為了找到墓口,炸了個遍,很多炸藥包都被遺漏在這,沒來得及點燃就沒了人?!?br>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連山有大墓,但到現在誰都沒能找到墓口,可見這墓里邊,怕是有什么玄機……還有,只有我們和諸葛玉樹找著了龍脈頭和龍脈尾,按道理,能知道大墓方位的,也就只有我們和他,但現在滿山遍野的盜墓者,這里面肯定是有人泄露了消息,故意吸引盜墓者們上山來……”

            好半天后,老鄭道:“這座連山,我曾在一些古書籍上看過它的資料,雖然不多,但里面卻記錄了連山在秦朝時就已經存在,那時,它是一座重兵把守的要地,秦始皇為了鎮守南疆,在這里設下了軍隊,并派遣了秦朝的大將過來?!?br>
            也就只有冷家,才有這種本事知道連山上有殺神白起的陵墓,而冷家想做的是,就是將上連山的幾百號盜墓者,都讓他們死在白起的陵墓中,這會一來,那些盜墓幫派的實力必定受到損失,對于他冷家來說,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有這種效果,無疑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情。

            事到如今,我猜測秦若萱應該是中了那惑尸的什么迷魂術之類的東西,要不然,秦若萱的反應絕對不會這么緩慢,要放在平時,這個刁蠻小妞一見著兩個我,非得叉著腰露出兩顆小虎不可,但現在的秦若萱,更像是一個迷茫的小孩,看了我一眼,又看了那惑尸一眼,臉上流露出猶豫之色,竟是不知道該走哪邊。

            幾秒鐘后,牛建國一斧頭解決了‘惑尸’,臉色雖然恢復了平時的兇神惡煞,但眼神里多少多了一絲以前所沒有的追憶,我心里看得很清楚,這個整天罵罵咧咧的老牛,內心怕也是柔軟漢子,只是他的故事應該很苦澀,以至于到現在我都沒聽他說過自己的往事……

            這個弒人,明顯也早已死去多時,雖然外面穿著厚重的盔甲,但我還是看見了在它的盔甲里邊,儼然是一具沒有任何皮肉的骷髏,說白了,這就是一具骷髏邪物,只是不知道白起用了什么神通,居然能讓他手底下的這些人還保留著意識……

            我見到一陣火星從秦十三的軟劍上冒了出來,弒人出手之后,還站在原地不為所動,但再看看秦十三,則是被這一劍給擊退了兩三米遠,除此之外,我還看到他拿劍的手掌上,鮮血淋漓,上面的虎口早已被巨力所撕裂,顯然,這都是剛才秦十三剛才為抵擋弒人的戰劍所傷的。

            我沒有接過牛建國手中的香煙,我目光看向了左右兩邊的墓道,那里早已血流成河,眾多的盜墓者幾乎神情恐慌到了極點,但他們并沒有發現我和牛建國的身影,他們身前的路已經被各自鎮守墓道的先鋒官堵死,而在他們的后面,則是有不少惑尸在飄蕩著,只要他們敢回去,那些惑尸就會將他們開膛破肚……

            人多勢眾的盜墓者如驚弓之鳥,被弒天步步逼近,此時的他們,再也沒有勇氣上前對抗,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同伴,一個個慘死在弒天的屠刀下,人頭滾滾中,盜墓者們慌亂不堪,有幾個忍不住往后跑去的,則是落入到了惑尸的埋伏,當即被它們給開膛破肚啃食掉了心臟……

            不過我心里卻是不住苦笑,盜墓者們并不知道,我的血脈之力只能持續一段短暫的時間,根本撐不太久,眼下,血脈之力在我體力緩慢流逝著,我得立即出手,不然一旦血脈之力徹底流失,我必定身虛如抽絲,那個時候等待我的,只能是弒地狂暴的攻擊,然后再將我給碎尸萬段……

            盜墓是一個圈子,這個圈子里就猶如是一個世界一樣,在這個世界的頂端便是冷家和盜門、在它們的下面,則是其他的世家和盜墓幫派,而我身旁的這些盜墓散人,更多的是處于盜墓世界中的底端,在他們的心目中,冷家是他們招惹不起的存在,所以當冷瞳一出現,他們自然是人心惶惶。

            三十萬是什么概念,估計換做現在可能也就是一個小縣城的人數,但在戰國那會,三十萬士兵幾乎算得上是整個趙國的絕大多數兵力,所以自此之后白起惡名遠傳,人稱殺神,橫掃六國無人能擋,說他是秦始皇手下的第一號戰將也不為過。

            好在我對冷瞳的手段早有警惕,立即一個側身躲開,白光閃過,結果射中了我身后的幾個冷家高手面門,全部都是毒針,足足有好幾十支,都攜帶著劇毒,可憐那幾個冷家高手猝不及防下被射中后,口吐白沫,沒來得及掙扎便臉色發黑倒在了地上。

            我只覺得一陣頭昏腦漲,整個身體直接摔在了青銅棺材里頭,這一摔倒是不輕,但好在冷瞳是先我進來棺材里,頓時便成了我的人頭墊子,我整個身體剛剛好壓在她身上,要死不死,我的臉與她的臉貼在一起,而我們兩人的嘴唇,更是只差一點點就能親在一起……

            冷瞳狼狽不堪,她又氣又羞,要知道她在冷家,那可是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主角,偌大的冷家,除了她父親外,絕對沒有第二個男人敢近距離接近她,但沒想到在今天,她的身體卻被一個她最怨恨的男人給碰了還不止,更好觸碰到了她以前所沒有見識過的玩意甚……

            對此,冷瞳絲毫沒有察覺,她的心滿是對我的怨恨,又哪知道在自己的背后,白起已經慢慢睜開了眼睛;這是一具披頭散發的男尸,身穿著重盔甲,刀槍不入,而盔甲里頭則躺著一具干癟得沒有一絲血肉的身體,他的眼珠子全部都是紅的,仿佛就跟染過血一般。

            沒有任何的猶豫,白起一口就咬斷了這個盜墓者的脖子,然后狠狠一吸,這個在十秒鐘前還肥膘滿身的盜墓者,結果身體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成了一具干癟的尸體,身上一滴鮮血都不剩,至死這個盜墓者都沒有瞑目,臉上露出了一副絕望的神情。

            “只是三叔對你寵愛有加,從來沒有對外人說過你的身世,就連族里的老人都被瞞了過去,所以你才能有今天這地位……呵呵,姐姐,從小到大,你一直穩壓我一頭,可惜,你卻不是真正的冷家人,你今天所有的,都是三叔給你的,沒有三叔,你只不過是一個流浪街頭的棄嬰而已……”

            此時的白起,已經徹底化尸成僵,身體堅硬如玄鐵,刀槍不入,另外又力大無窮,一雙獠牙更是可以在短短的兩三秒鐘,將一具足足兩三百斤的壯漢吸成了一具干尸,隨著鮮血越吸越多,白起身上的毛發愈加變得雪白,到后面,它的白色毛發自動成了一層堅不可摧的白色盔甲,任憑盜墓者的武器如何砍殺,白起就是毫發無損……

            冷霄已經在得意冷笑,他從小到大就一直生活在冷瞳的光圈中,如今在得知冷瞳的真正身世后,對他來說無疑就是一次天賜良機,可以將冷瞳一次性鏟除,這樣在冷家,他的地位便無人敢動,另外也不用日后再拿去和冷瞳相比……

            冷家姐弟結仇,這對我來說可是個好機會,以冷瞳的性格,今日她這樣被冷霄欺負,她絕對不會咽下這口氣,雖然她不是真正的冷家后代,但我相信,她的本事一定不會比冷霄的差,若是能讓她返回到冷家,肯定是一場腥風血雨。

            冷霄轉身就想跑,在墓穴深處,那里有另一處墓口,通連著冷家的地盤,只要冷霄能跑過去,保住性命肯定是不成問題的,到時候就算回到了家族,有他父母的護佑,冷瞳也不敢過于放肆;但若是留在這里,以冷瞳有仇必報的性格,他冷霄不死也得殘廢……

            冷瞳一下子被鮮血染紅了衣衫,絕美的小臉上流露出一抹痛苦的神色,而冷霄在見到自己沒有一匕首刺死冷瞳時,連忙再次抓著匕首往冷瞳的面門扎去;這個平素在冷家被冷瞳壓得抬不起頭來的家伙,眼看著有機會除掉自己當冷家族長最大的威脅,沒有絲毫情義可講……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眼角余光一掃,無意間發現冷瞳的身材也非同小可,別看她平時都是冷若冰霜不茍言笑,但她的身材卻是數一數二,只是她仿佛故意為了掩蓋自己的身材,所以很少會有男人可以親眼目睹到她的‘真材實料’……

            第二座堆積起來的,則是足足有上百套盔甲,白起絕對是一個盔甲迷,各種各樣的盔甲都有,像電視上??匆姷慕鸾z盔甲,在這里就有十幾套,每一套上面都繡著不一樣的圖案,我估摸著隨便拿一套出去外面,少說也能賣個百來萬,這可都是市面上難得一見的上等貨。

            “掌柜,殉葬品都整理好了,金餅一共有九百八十枚,玉器也有一百多個,還有戰甲一百二十套,其余的奇珍異寶,略計也有上百件?!迸=▏肿煨Φ?,這個白起墓絕對算得是個大斗,里頭的殉葬品隨隨便便拿個出去那都是六七位數的價值……

            我看著秦天虎和隨從離去的身影,心里頭有些莫名的失落,我連秦若萱的最后一面都沒見上,昨晚的事,于情于理都是身為女孩子家的她吃虧,就算她在這里要我負責,我也會毫不猶豫答應,畢竟,秦家在盜縣也是數一數二的勢力,秦若萱的名頭更是人盡皆知,昨晚的她要是被人傳出去的話,名譽肯定會受到影響,這是我不想看到的事情……

            我帶著人返回到了王家古董店,相比于去連山時寥寥數人,這一次回來,我們足足是坐滿了十幾輛車,等車隊來到古董街的時候,引得不少古董店的老板和伙計們紛紛興高采烈走出了店鋪,他們還以為是什么觀光旅游團過來,結果一發現被眾人簇擁著的我時,立馬一個個都跑回了店鋪,門一關,當即都不敢再出來。

            “靠,當首富有什么不好?搞什么幫派打打殺殺?現在是和諧社會,我們要崇尚和平……”周小舍舔著老臉吹了半天,到最后看我是真下定決心了,這才一臉不樂意道:“奶奶個熊,成成,你建幫派就建吧,反正本道爺逍遙自在習慣了,就不跟你打野了……”

            “嘿嘿?!蔽覝惤街苄∩岬亩?,道:“這幾天你知道我去了哪?聽說過白起不?坑殺三十萬趙國軍隊的那個殺神大將軍,我把他的斗倒了,估摸著這次帶回來的,足夠你賣上好幾年了,十億八億,老鐵,那真是個小目標……”

            這年頭什么最值錢,不是房子也不是車子,而是古董;天底下有錢的人太多了,他們有的房子車子,當他們玩膩了女人時,古董便成了他們的最大追求,不說那些動輒千百億的國寶,就說歷朝歷代的王侯將相那么多,他們墓里的東西,放到現在去賣,哪個不值上千把萬,運氣好的,弄到個上等貨,幾個億入賬也是稀疏平常。

            所以在倒斗圈子里,有句話叫做開張吃三年,太多好吃懶做的人,都想著一夜暴富,而相比于買彩票,倒斗的機會明顯更大,要不然從古至今,也不會有那么多盜墓者;像厲害的,他是盜墓的開門祖師,愣是靠倒斗養活了一支軍隊……

            這家伙是端木世家的公子,雖然身手差了點,但身份擺在那,可這個公子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我這白吃白喝了好幾天,非但沒有一點想要離開的意思,反而還和店鋪里的小翠打得火熱,每天眉來目去的,好不悠哉,惹得周小舍好幾次都差點將他掃地出門……

            想想白起在活著的時候,行軍打戰了那么多年,死在他手上的士兵少說也有好幾十萬,要真把它們全部封印在這個虎符里的話,這數量可就太恐怖了,而兵魂們釋放出來后的力量,更是無法想象,就相當于這個小小的虎符,里面住滿了幾十萬陰鬼厲魂一樣……

            “不是春夢,我的的確確是看見她了,只是不知道,下一次我還能不能看到她?!蔽覈@了口氣,對于月璃,她一直是我心底深處不能忘卻的存在,雖然只見過幾面,但我總感覺自己與她好像認識了很多年一樣,而且,我覺得她好像一直沒有離開過我似的。

            我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穿著打扮,雖然說沒有西裝筆挺,但好歹也是人模人樣的,至少沒穿著拖鞋過來就很不錯了;而我身后的秦十三,則穿著軍綠色的短袖,據說他以前和秦十四是當過特種兵的,所以每天的衣服,基本上都是雷打不動的軍綠裝……

            “因為每次見面,你總是給我很大的驚喜,第一次見面,你就敢和有錢人競拍,第二次見面,你就當著所有人的面,打了天鵝酒店的股東,更讓我驚訝的是,你居然有那么多人擁護你……”白羽頓了頓,繼續道:“那個叫牛什么的人,長得那么兇狠,但在你面前卻那么聽話,還有其他人也是,所以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個人,身上怎么會有那么大的魅力……”

            不過也不怪他們,白羽確實是美得不可方物,秀氣的小鼻子,宛若桃花一般的大眼睛,膚如凝脂皓齒明眸,再配上她身上穿的黑絲薄衫,怎么看就跟電視里的選美冠軍似的,反倒是我,卻跟個老司機一樣,不少人看到我和白羽坐在一起,大失所望,有幾個人嘴里還嘟囔了起來。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