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9章(1 / 4)

            到底是多么閑的蛋疼的人,才會發明這玩意,還取這名字?第四十章:星夜大逃亡見衛長樂得意洋洋,伍無郁便半信半疑伸手接過,習慣性的上下拋了拋?!斑@玩意真管用?”“我滴大哥??!”衛長樂一臉驚恐,“小心些!這迷仙丸外面就一層薄殼,弄碎了咱們都得玩完??!”

            跟誰說理去???站在鑲金丹爐前,他還在心中不斷咒罵。這時一名穿著袒胸裝的俏麗侍女,曼步而來?!皣鴰煷笕?,可用焚香祈福?”側頭看了眼這侍女,伍無郁郁悶的心情稍稍緩解,嗯,至少一來就是個國師,還不算太糟?!翱??!?br>
            又偷瞄了一眼身穿袒胸裝的侍女,只得認命的盤坐在蒲團上,雙眼呆滯的看著三清神像。其實剛來的時候,一聽說有人喊他國師,他還嚇了一跳。畢竟不說其他,國師這玩意,一般不都是年近古稀的老頭子擔任嘛??珊髞聿虐l現,這具身軀不僅跟他年紀相仿,都是二十三,還十分俊朗。也正是因為這張臉讓他比較滿意,這才熄滅了出去找雷劈的念頭。

            二十三歲,便擔任國師之職。從這身軀原先的記憶中,伍無郁得知全是托他那個便宜師父,也就是上任國師的福。是他老人家幾次三番的在女皇面前說什么臣之弟子,天降麒麟兒。這才讓女皇在這老頭嗝屁后,直接讓他繼承了國師之位。

            上任國師青玄子,乃是道教執牛耳者,舉國聞名的老神棍。深得女皇信任,可惜酷愛煉丹,常常為了煉丹幾天幾夜不吃不喝。你說你煉丹也就罷了,權當個人愛好??蛇@你別煉完丹,自己吃啊。這不,吃多了這玩意,可不就真‘成仙’去了。

            而這具跟他同名同姓的小道士,也真不愧是青玄子親傳,酷愛煉丹服丹的愛好是一點沒落下。伍無郁估摸著,這小子怕也是吃丹吃死的。不過現在自己接管了這身體,別的不說,誰再讓他吃丹,他絕逼跟誰急!渾渾噩噩半日過去,感受著酥麻的雙腿,伍無郁一臉不爽。

            祈福,可不就是給他那個便宜師父祈福。聽說還被追封了什么什么真君?反正一連串,他是懶得記。煙熏火燎一天天,難受!話說接下來到底該怎么辦啊……這人生地不熟的,又是在動不動就砍頭的古代,想要保住自己這條小命,還得找條可靠的大腿抱!

            可誰的大腿比較粗呢?想著想著,伍無郁腦海中就浮現了一名雍容的婦人面孔。大周女皇,武英!沒錯,封建帝制,還能有誰的大腿比皇帝粗?!只要他能跟那個便宜師父一樣深得女皇信任,那其實日子還是有盼頭的。畢竟身為國師,小日子其實還是可圈可點的。

            可是有句話叫伴君如伴虎,這皇帝還是女人!跟富婆們斗智斗勇多年的伍無郁,可是深知什么叫女人心,海底針。萬一惹她不高興,會不會被拉出砍頭???這樣想著,不禁又開始躊躇起來。唉,難??!就在這時,殿外忽然匆匆進來一名女官,“陛下口諭,急招國師上殿對奏!”

            大帳外,則是暴雨如注,仿佛要將積攢下來的雨水,一日還給大地一般。展荊與孫興田一臉焦急,看著正給伍無郁把脈的衛長樂。終于,衛長樂緩緩起身。二人連忙上前,異口同聲的詢問?!皣鴰煷笕巳绾??”“放心,”衛長樂自顧自的尋著紙筆,開口道:“并無大礙,只是偶感風寒罷了,吃上幾劑藥,就好了?!?br>
            說到一半,衛長樂猛然起身,拿著筆困惑道:“對了,衛隊之中,可有藥……”“小衛先生放心,您盡管開方子。抓藥之事,交給我等便是?!币矊?,大哥這么大的官,怎么會沒藥可用。安下心,衛長樂開始繼續寫方子,不多時,一張治療風寒的方子,就寫好了。

            吹干墨跡,拿起方子交給展荊,然后叮囑道:“這藥越快越好,最多不能耽擱三日。否則我怕病情惡化,大哥……”“放心!”展荊肅容回應,“不出半日,定有藥來。任無涯??!”“屬下在!”任無涯撩開帳簾,身披蓑衣而來。

            將方子交給他,展荊瞇眼道:“半日之內,尋得此方之藥。明白嗎?!”揣方入懷,任無涯肅容點點頭,“屬下遵命!”說罷,便大步走了出去。大帳一靜,孫興田皺眉道:“展都統,這國師大人患病,又遇大雨。不如衛隊就此駐扎,等大人清醒再說?”

            “合該如此?!闭骨G點點頭,同意道?!澳潜緦⑾热グ才胖T營護衛,這大帳就交給展都統了?!薄皩O將軍放心便是?!薄贿B半日,外間雨勢漸收,傾盆大雨也開始變得柔和纏綿起來。衛長樂在榻邊將藥熬好,喂給半昏迷的伍無郁,這才松了一口氣。

            “差不多了,再歇會應該就能醒了?!弊灶欁缘恼f了句,衛長樂便端起藥渣,走了出去。帳內,再無旁人,一刻鐘后。伍無郁緊皺的眉頭緩緩舒展,呻吟幾聲,這才睜開了雙眼?!鞍l燒了?”喃喃一聲,回味著嘴中苦澀,不禁低聲一嘆。

            掙扎著起身,扯去被汗浸濕的被辱,低聲呼喚:“來人?!弊匀?,賬外鷹羽便快步走進大帳之中?!按笕?,您醒了?!卑職這就去通知展都統?!薄班?,再給貧道拿些吃食?!彪m然頭暈目眩,但肚中饑饉,還是有些不好受?!笆??!?br>
            片刻后,一碗白粥下肚,舒坦了些的伍無郁這才覺得困乏,重新躺下。雨后星空,分外清澈??諝庵械那鍥龌旌现嗖菸?,十分讓人舒心?!按笕??大人?”帳外傳來展荊的輕喚。伍無郁迷迷瞪瞪的睜開眼,只覺渾身酸楚無力,不過頭腦倒不是那么難受了。

            “何事?”聽到帳內回應,展荊側頭看了眼身后被縛住雙手的女子,皺眉道:“有一女子欲潛入大帳,被卑職擒下。此女說要見您?!迸??伍無郁遲鈍的大腦反應不過來。賬外展荊卻是補充道:“任無涯說這人曾劫持過大人,自稱魚七?!?br>
            魚七!聽到這個名字,腦海中不禁便浮現了一張板著臉的女子面孔。是那個呆萌的小刺客啊。她怎么會來這?不應該啊……心中困惑,又想著展荊就在身邊,于是便干脆開口,“帶她進來吧?!薄笆??!毕乱豢?,帳簾被掀開,兩人一前一后,便走了進來。

            燭火映照,伍無郁抬眼看去,發現果真是魚七。只見魚七額前發絲被雨水浸濕,貼在額頭上。雙手更是被緊緊捆縛一處,顯得格外狼狽。撐著坐起,伍無郁苦笑道:“真是你啊魚七姑娘,怎么,還想再劫持貧道一次嗎?”聞此,魚七連忙搖頭,吶吶道:“教主讓我來的,說是讓我跟大人帶句話?!?br>
            教主?就是那個刺客組織,殘月教主仇恨天?回想著那獠牙面具,伍無郁不禁眉頭一皺?!笆裁丛??”只見魚七歪著腦袋想了想,然后開口道:“你要死了?!薄胺潘?!”展荊怒喝一聲,伸腳將魚七踹到在地??粗缘乖诘厣?,臉上無悲無喜,還是呆呆的魚七,伍無郁不禁瞥了眼展荊,“不必動手?!?br>
            “是……”展荊伸臂拱手。轉頭看向還坐在地上的魚七,伍無郁咳嗽一陣,開口道:“他不會就讓你說這句話吧?”“啊,”魚七愣了一下,然后皺眉思索一陣,“對了,教主還說了,大人你上了刺殺銀榜,有人懸賞十萬兩白銀,要殺你?!?br>
            刺殺榜?伍無郁看向展荊?!盎卮笕?,江湖刺殺榜,分為金銀兩榜,乃是一群膽大包天的賊徒所立。其中多是些善于暗殺行刺之人賺取金銀所用?!薄芭??!蔽闊o郁點點頭,也沒放在心上。凈弄些花里胡哨的,還懸賞刺殺,傻里傻氣。

            也不對啊,沒道理啊……腦袋一漲,伍無郁忍不住揉了揉,畢竟病痛未愈,這費心力的思考,還是有些受不住。算了,不管了?!昂昧?,告訴你家教主,貧道知道了。去吧……”說著,伍無郁渾渾噩噩的就欲躺下??烧l知魚七卻是瞪著眼道:“教主說不要我了,讓我跟在大人身邊?!?br>
            說著,還歪頭費力的咬開肩頭,露出了一枚烙印上去的殘月刺青。只不過刺青之上,又有兩道劍痕,交錯其上。跟著我?伍無郁躺在榻上,只覺天旋地轉,什么都想不明白,費力睜開沉重的眼皮,也不知看沒看清,嘟囔道:“知道了,下去吧,我要睡了?!?br>
            這是……什么意思?展荊在一旁還欲再問,卻見輕微的鼾聲已然響起。思索片刻,想起剛剛任無涯跟自己擠眉弄眼說這魚七的話,心中隱隱有了猜測。不會吧……國師大人難道對這刺客……有想法?第七十四章:收下魚七當侍女榻上伍無郁睡得正酣,展荊卻是一臉古怪的走向魚七。

            “姑娘……叫魚七?”稍稍措辭一番,展荊便上前將其扶起,說是扶,其實就是提溜起來?!肮媚锱c國師大人……有何關系?”看著展荊,魚七也不記仇,歪著頭看向伍無郁,思索一陣道:“也沒什么關系,就是劫走過一次大人?!?br>
            這么……簡單?啊不對,就這么復雜?也不對,這到底啥關系?!嘴角微微抽搐,展荊實在不知該如何處理魚七,于是就打算暫且綁著,等大人醒了再說??烧l知魚七突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對了,大人說過他是我的貴人,不會再讓我受苦??晌疫€沒來及做什么,就讓你們鷹羽給捉住了,再然后就被教主帶走了?!?br>
            貴……人?不讓你受苦?心中有些想法,展荊聽聞這話,頓時琢磨出些許不同尋常,于是不再多想,上前將魚七的繩子解開,拱手道:“先前得罪了?!彪p手被勒得紅腫,魚七也不在意,撓撓頭道:“那我可以留下了嗎?”“當然,”展荊低聲道:“不過還是不要在這打擾大人休息為好。不如在下給姑娘安排一個行帳?”

            “好吧?!濒~七一步三回頭的看著酣睡的伍無郁,走出來賬外。展荊自然不是蠢人,雖然那個猜測很有可能,但放任一個刺客待在大人身邊,那是絕不可能的。二人一前一后,離開了大帳,帳內便僅剩微微搖曳的燭火,跟沉沉呼吸的伍無郁。

            ————次日天亮,一派清新。伍無郁早早起床,只覺渾身舒坦不已。有句話怎么說來著?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不過唯一有點難受的就是,還得喝藥??粗媲昂诤鹾醯囊煌?,伍無郁苦笑道:“呆子,我都好了,不吃行不行?”

            提及病藥,衛長樂一改往常,肅容道:“當然不行!大哥你看似病愈,實則寒氣仍在體內,若不繼續服藥根治,很容易復發的?!币娦⌒l神醫一臉嚴肅,伍無郁只好認命的端起藥碗,捏著鼻子灌了進去??谇豢酀?,伍無郁咂咂舌頭,開始穿衣起床。

            “大人,您醒了?!薄按笕??!薄按笕?!”走出賬外,看著兩側問好的鷹羽,伍無郁和煦微笑。只是笑著笑著……就笑不出來了??粗慌詻_自己倩笑的魚七,伍無郁只覺一臉驚慌。她怎么在這?這是刺客??!這些鷹羽在干什么?怎么不捉她??!

            一瞬間,無數疑問涌上心頭。只見魚七端著一碗面條,拘謹走來,“大人,吃面?!泵H唤舆^,回頭一看,只見兩側的鷹羽,特別是任無涯,笑得十分……猥瑣?電光一閃,伍無郁腦中頓時回想起了昨夜的事。這么說……老子把她留下了?

            可老子是道士啊,留下她能干嘛?微微嘆口氣,伍無郁正欲開口。卻見魚七絞著衣角,低頭道:“魚七蠢笨,除了這清湯面,不會其他了……若是大人不喜歡,魚七可以去學?!边@丫的突如其來的嬌羞是什么意思?還有,你們這群鷹羽別笑得那么猥瑣行不行?!

            而魚七見伍無郁不肯吃,頓時攥著拳頭,認真道:“大人不喜歡吃面嗎?大人告訴魚七愛吃什么,魚七會去好好學的!”嘴角微微抽搐,伍無郁嘆氣道:“魚七姑娘,昨晚你說,你家教主……”“他說不要我了!”魚七興奮道:“教主說不要我了!”

            不要你,你就這么興奮嗎?扶額無語,伍無郁嘆氣道:“魚七姑娘,那這是好事啊。殘月神教,不是什么好去處?,F在既然你是自由身了,可有想過接下里去哪,做什么嗎?”“跟著你啊?!濒~七認真道:“大人不是說了,你是我的貴人,跟著你不會吃苦嗎?”

            那特么是忽悠你的,而且誰說讓你跟著我了?!額上三道黑線,伍無郁鎮定一下心神,誘導道:“魚七姑娘可還有什么親人嗎?有什么喜歡做的事嗎?”“沒有親人了,教主說了我全家都死光了?!比叶妓拦饬诉@么沉重的話題,姑娘你就不能稍稍表現的沉重些嗎?

            “至于喜歡做的……”魚七啃著手指想了想,“埋伏刺殺算嗎?”得,伍無郁這下明白了,這家伙放外面就是一禍害,還是先留下再說吧。至于到了神都,那再說吧。想通之后,伍無郁便不再多想,開始吃著手中的清湯面。你還別說,這清湯面,還真他娘的……難吃!

            “大人,好吃嗎?”看著目光閃閃,滿是憧憬的魚七。天知道他是廢了多大的勇氣,才把口中的面給咽下去!你丫的這叫清湯面?酸苦的一比??!“貧道……不餓?!睂⒚鏃l塞進魚七手中,伍無郁搖搖頭,邁步離去。他還得去見見李涇呢,雖說他說了不會求死,可萬一呢?還是去看看妥當。

            魚七站在原地,捧著只吃了一口的面條,小臉緊皺一處。要留在國師大人身邊,這樣自己的命運才會改變,才不用天天被人抽鞭子學技巧,才不用餓肚子!心中堅定這個想法,魚七一臉堅毅。拿起手中的面條,開始吃了起來??酀嵯痰拿鏃l在魚七口中,好像并不難咽。沒一會功夫,便將一碗面條,吃入肚中。

            遠遠望著黑布囚車,伍無郁開口問道:“信王如何?”“大人放心,”展荊在側凝神道:“囚車鷹羽護衛日夜不離,不會出事的?!蹦蔷秃?。安下心的伍無郁點點頭,開口道:“告訴孫將軍,啟程吧?!薄笆?!”展荊剛走幾步,又想起什么,一臉古怪的走回來,為難道:“大人,卑職還有一件事……那魚七姑娘,就留在衛隊了?那她以何種身份……”

            “唉,”伍無郁嘆口氣,沒去看展荊的神色,隨口道:“就先留下吧,就說是貧道的侍女吧?!笔獭蝗绱?!展荊并未離去,而是思慮再三,這才咬牙道:“大人,留下也可,但到了神都,還是尋個隱秘宅子安置吧,要不然有損大人名譽。若是大人顧及什么,可交給在下去辦,在下一定妥善安排!”

            得了,不用想了,伍無郁這下知道任無涯他們猥瑣的笑容是為什么了!“你丫的堂堂鷹羽都統,能不能想點正事?!貧道是那種人嗎?!貧道是道士,道士??!”“是是是,卑職明白,明白?!蹦忝靼讉€鬼!第七十五章:美婦人趙氏

            衛隊行進,車馬轔轔?!按蟾?,傷寒初愈,還是進馬車吧?”“不去!”伍無郁撇嘴,看向身后高揚的國師旗幟,心中嘚瑟不已。丫丫的,你別說??粗詡€的名字在旗上飄,還真爽?!罢苟冀y,貧道問你個事?!薄按笕苏堉v?!?br>
            伍無郁糾結半天,然后開口道:“有沒有什么速成的武功,最好是練著不累,見效還快。就那種隨便練練,就天下無敵那種?”聞此,展荊頓時一臉便秘之色。若不是國師大人所問,怕是他得罵出來。天底下哪有這樣的武功?做夢呢!

            “回大人,沒有?!闭骨G苦笑道:“難道大人想練武?可不說其他,就是身法輕功,沒個三五載的磨煉,都休想有成效。劍招刀法,更是非實戰歷練而不可成。大人身份尊貴,有我等護衛,何必如此……”唉,話是這么說??赡銈儼滋炷苁刈o,那晚上呢?

            總不能把你們塞進我的被窩吧?等等!被窩?展荊他們這群大老爺們塞不進去,可是……“大人,魚七臉上有東西嗎?”“???沒什么……”伍無郁臊的臉紅,趕忙擺擺手。丫丫的,自己想啥呢!正了正神色,伍無郁苦笑道:“這不自己上了那什么銀榜嘛,想著若能學些功夫防身最好。既然不行,那就算了?!?br>
            “大人放心!”展荊沉聲道:“接刺殺榜之人,皆是江湖宵小,不足為懼!那些真正的高手,決不會行暗殺之事!話說回來,就算有高手暗殺,有展荊在,定然能保護大人!”“就是!”魚七也是啃著手指,認真道:“魚七也一定會保護大人的!”

            畢竟國師大人可是自己的貴人,不能出事。聽見二人一呼一應,伍無郁也是咧嘴一笑,只是看著魚七啃手指的動作,不禁覺得好笑?!棒~七,你怎么這么愛啃手指?”“???”魚七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把手指拿下來,“習慣了。在殘月之時,有時候要餓好幾天,所以就……”

            嘖嘖嘖,看來這小刺客還挺可憐。同情的望了眼魚七,正準備說些什么。忽然路旁跌跌撞撞,從半人高的野草地中竄出來一道人影,頓時讓眾人一驚!“大膽!何人敢沖撞欽差衛隊?!”孫興田拔刀怒喝。身邊鷹羽軍卒更是迅速云集伍無郁身邊,將其牢牢護衛在中。

            不會吧?剛聊著行刺,這就來了?伍無郁瞇眼看去,只見路旁一名婦人,撲到在路旁,渾身衣衫凌亂,暴露的脖頸手臂上,更是青紫交加。茫然抬頭,這婦人頓時看到了面前層層的甲士。好漂亮???伍無郁由衷贊嘆一聲。只見這婦人眉目如畫,體態婀娜,若不是衣衫凌亂,面上多有青紫,那妥妥就是美婦人一個??!

            話說這又是哪出?難不成刺客所扮,使的美人計。來考驗貧道的定力?可也不對啊,美人計哪有把自己折騰成這樣的?眉頭微皺,便開口詢問:“你是何人?”那美婦人呆滯的愣了一下,然后望著衛隊欽差字樣的旗幟,頓時忍不住放聲痛哭起來,“民女趙氏,求見欽差,民女有冤情??!”

            一聲凄厲的哀嚎罷后,這趙氏竟然直接昏死路旁。這是……告狀的?所有人頓時面面相覷。孫興田皺眉道:“大人,我等身兼要職,不可耽擱。不如派人將這人送往附近官府,讓當地官員處理?”點點頭,伍無郁正欲答應,可一看到這婦人身上明顯受辱的痕跡,頓時心思一轉,“帶進馬車,等她醒了再說吧。魚七,你去?!?br>
            “是大人?!币姶?,孫興田眉頭一皺,低聲道:“大人,若真有冤情,也不該告到我們這啊。若是橫加插手,被當地官員奏個干涉政事的帽子,怕是……”顯然,孫興田也是為伍無郁考慮。畢竟張安正不在,他這國師,還真不好插手當地事宜。

            不過伍無郁確是對這趙氏心有好奇,于是嘆氣道:“無礙,待她醒了問問,再送去也不晚?!薄笆??!睂O興田也就提個醒,至于到底怎么做,還是看伍無郁的意思。就在這時,魚七卻是快步趕來?!按笕?,已經送上馬車了。魚七查看過,這婦人并無大礙,只是昏厥過去?!?br>
            “那就好?!蔽闊o郁淡淡點點頭。不過看著魚七欲言又止的模樣,頓感詫異?!霸趺戳??”魚七皺眉道:“只是這婦人身上痕跡有些蹊蹺。全身上下乃至胸前,盡是些青紫紅腫,若說受刑拷打,卻又不見半點刀傷烙印……”“咳咳,”伍無郁眼神古怪的看了眼魚七,含糊道:“知道了?!?br>
            這魚七是真不懂還是在裝?那般明顯的痕跡,一看就是……受到了強迫的多人運動。唉,不過也的確費解。這樣一個婦人,怎么會在光天化日,倉皇逃竄呢?看其服飾,雖然臟污一片,但還能看出是上好的綢緞面料啊。心懷困惑,便打算等她醒來,好好問問。

            可誰知,這一等,就等到了日落時分。大帳內,伍無郁在衛長樂義正言辭的監視下,正喝著湯藥。外間魚七卻是快步走來,“大人,那趙氏醒了!”“哦?”斜眼一瞧,見衛長樂目光被吸引,趕忙將還剩的小半碗湯藥撒去,“帶她過來!”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