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32626章(1 / 3)

            武大勇適時的開口道:“我們掌柜宅心仁厚,說過話一言九鼎,這幾天大家伙也辛苦了,錢不多,就當是你們的辛苦費,拿完錢都可以走人了?!薄罢娴募俚??不但讓我們走,還給錢?”終于有人忍不住開口道。我點頭道:“不瞞大家,有十幾個盜墓幫派結成了聯盟,現在正往這邊過來,今晚大家自行離去,以免被傷及無辜?!?br>
            “阿尼陀佛,幾位施主,我等有緣,何不如到我們寺廟一聚?”又一禿頭和尚笑嘻嘻道,但眼神明顯在偷瞄月漓。我身旁的月漓黛眉微蹙了下,連忙站到我身后。我冷哼一聲,秦十三隨即挺身而出,幾個惡僧一看要來拉月漓的手,不用我開口,秦十三便先動手了。

            “一群老禿驢!”秦十三神色一冷,他的身手本就不凡,一把就扣住了一個惡僧的手腕,順勢一翻,那惡僧頓時在空中翻了個跟斗,然后狼狽不堪的摔在地上。其余幾個惡僧見狀面面相覷,“阿尼陀佛,一起上,惡人寺的威嚴不容外人挑釁!”

            幾個惡僧的身手還算入流,只可惜他們今天碰到的是秦十三,幾個回合不到的時間,所有的惡僧全部倒在地上,一個個摔得鼻青臉腫,原本綁在身上的雞鴨紛紛四處逃竄,那場面簡直壯觀了。就在秦十三剛收手,附近忽然沖出來了一群老人,連忙就攔在了秦十三的面前,將那幾個僧人給護住。

            “好漢手下留情,打不得,打不得!”一個六十出頭的老漢一邊開口,一邊將身后的惡僧扶了起來?!按髱?,你們沒事吧?這外人不懂事,你們別往心里去哈……這雞和鴨,你們盡管帶回去?!辈恢故抢蠞h一個人有這般異常舉動,就連其他同來的幾個老人,也一起將那些僧人都扶了起來,還幫著他們將雞鴨抓回來綁好。

            我和秦十三看得目瞪口呆,尋思著這算什么事?我們好心幫你們教訓惡僧,怎么你們還幫人家了?我一臉的疑惑,那幾個老漢連忙開口勸道:“幾位好漢,你們別在打了,再打下去,大師動怒可就糟糕了……大師們,這雞鴨都給你們,不夠的話,趕明兒給你們再送一些?!?br>
            惡僧們自知打不過我們,在老漢們一臉討好的恭維下,他們肆無忌憚的將路邊小攤小販遺留下來的雞鴨魚肉一掃而空,然后洋洋得意的轉身離去,空留下一臉懵逼的我們?!斑@是怎么回事?”我哭笑不得道。秦十三也是連連搖頭,至于月漓,小臉上也滿是不接之色。

            這個時候,幾個老漢才趕忙湊了過來,對我們道:“年輕人,你們怎么這么不知天高地厚,你們知道這是什么地方不?”“知道,無良鎮嘛?!蔽业??!澳銈兗热恢朗菬o良鎮,為什么還要對大師們不敬?他們可都是寺里的圣僧,你們得罪得起嗎?”

            一個老漢說完,另外一個老人也跟著道:“無良鎮里,有多少人,就指望著大師,你們要是得罪了大師,那就是與我們整個無良鎮作對?!睅讉€老漢語氣激動,搞得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們搶了他們的東西。我和月漓相識一眼,皆是帶著一絲苦笑。

            我腦袋幾近一片空白,耳邊旋即傳來了夜春秋的冷笑聲?!斑@才剛開始,還有他們,誰也跑不了,他們都要給你陳化凡陪葬……”夜春秋的冷笑聲中,紅眼異尸的攻擊還在猛烈持續著,絕望開始籠罩了場上的所有人,但即便如此,眾斗門弟子們的臉上沒有人表現出恐懼,他們還在奮力戰斗著,沒有人后退,更沒有人跪地投降。

            眼看著紅眼異尸的攻擊愈演愈烈時,外圍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隊身影如匕首一般狠狠扎進了紅眼異尸的包圍中,瞬間激起了不少人的驚呼聲。我回頭看去,密密麻麻的人影中,一道身影猶顯得格外熟悉,只見她快步向我走來,周旁有不少紅眼異尸想要截殺她,都被她身旁的隨從給攔住。

            “你是什么人?”夜春秋面露詫異道。年輕的身影并不理會夜春秋,她的目光始終盯著我,她留著一頭的烏黑長發,在黑暗中,一雙紫色的眸子甚是格外引人注意。我還沒開口,她倒是先說話了?!昂镁貌灰??!彼?。我木然的點了點頭。

            下一秒鐘,她忽然在我身前蹲下,然后撿起我落在地上的盒子,她輕輕打開,捏著里邊的藥丸子?!盀槭裁床怀??”她問道。我搖頭,默然無語。她忽然笑了,紫色的眸子伴隨著笑意猶多了幾分風情,她的頭發比曾經我見到時長了不少,烏黑濃密,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香味。

            這時夜春秋開口了,他聲音冰冷道:“我問你呢,你是誰?”她回過頭,淡淡道:“我叫冷瞳?!薄澳銇碜鍪裁??”“我來找我的仇人?!薄芭??陳化凡是你的仇人,那正好,他馬上就要死在我的手上了!”夜春秋道。冷瞳忽然露出不屑的神色,她道:“他命是我的,除了我,誰都不能殺他!”

            苦澀的藥汁迅速進入到我的喉嚨,然后融入我的血液和全身,頃刻間的近距離下,我看到冷瞳閉上了眼睛,她口中傳來了一絲血腥味道,是她自己咬破了舌尖,將一縷精血喂入我口中。第608章 賭命我雙眼發紅,夜風拂過,我嘴角忽然勾起了一絲冷漠的笑容。

            我分明感受得到,我體內的力量在源源不斷冒出,而這一切都要歸于我身上的雙魚印記。冷瞳注視著我,她臉上神情不起任何變化,但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我心頭微微一動?!澳愕拿俏业?,我不取,誰都不能殺你!”冷瞳話音落下,隨即給我讓開了道路,我抬頭望向前方,一眼便瞅見夜春秋正面露驚詫之色。

            “不可能!”夜春秋大吃一驚,他連連搖頭道:“你的血脈之力不是已經枯竭了嗎?怎又會有更強的力量?”對于夜春秋的問題,我自己也不清楚,但我知道這肯定和冷瞳有一定的關系,我腦海里迅速閃過剛才冷瞳紅潤的嘴唇緊貼在我嘴上的畫面,她似乎還閉上了眼睛,她的嘴唇冰冷帶著一絲血腥味,那是她咬破了舌尖流出的精血。

            “陳家人的秘密,又怎是你這種傀儡能知道的?”冷瞳露出不屑的神情道。夜春秋惱羞成怒,他死死盯著我,道:“陳化凡,你的命還真好,走了一個月漓,又來了一個新的?!薄半S你怎么說,今晚我必取你性命!”我大步邁向夜春秋,紅眼異尸還在肆虐,我得盡快殺了他,以免夜長夢多。

            但夜春秋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輩,就在我靠近的同時,我忽然看到他冷笑著打開了手中的折扇?!肮碛?,殺了此子!”夜春秋無疑是邪物收藏者,不但帶著了大群紅眼異尸,就連眼前的這只鬼影也是它的杰作,我連續揮砍了幾次都沒能擊中鬼影,相反,它速度奇快,一度將黑色如樹藤一樣的手掌纏在我的身上……

            “陳化凡,這鬼影是我千錘百煉出來的,動如閃電,取你性命如囊中取物!”夜春秋的嘲笑聲剛一落下,忽然間我一把將手中的古劍丟落在地上。一旁的冷瞳看得眼中泛起古怪的目光,但她沒有開口問我,而是一動不動的注釋,倒是夜春秋見狀吃驚得合不攏嘴,冷笑道:“沒有武器,你又如何跟鬼影斗?”

            我搖頭不語,鬼影的速度太快,我手中的古劍根本砍不中它,而唯一那解決掉這個麻煩家伙的辦法,只有請君入甕!我丟掉了古劍,露出自己的雙臂,我神色平靜,目光凝視著前方。幾秒鐘后,黑暗中的鬼影再也那耐不住,它夾雜則一陣冷風襲了過來,我抬起頭,明顯感覺到四面八方都是冷風,雙耳再也聽不著其它聲音。

            冷風刮得愈加凌冽,我面頰發疼,伸手一抹發現流了一臉的鮮血,是被那冷風給刮破了臉,鮮血順著我的臉一點點滴落下來;我不以為然,任憑冷風籠罩住了我的全身,掛得我身手傷痕累累?!罢宜?,鬼影會吸干你身上的每一滴鮮血!”夜春秋道。

            我身上各處傳來猛烈的痛苦,那是被風刮破了身上的傷口,剎那間,我感覺到好像有什么東西附在了我的后背上,冰涼透頂,又帶著一絲黏糊。我沒有回頭,肩上仿佛有一座小山一般壓了下來,讓我幾近喘不過氣來,我艱難挺直了身板,下一秒鐘,那個黏糊的東西好似用鋒利的單刃破開了我的后背,然后如一條毒蛇一般鉆進了我的身體里。

            牛建國和武大勇他們目光投了過來,滿臉的擔憂,卻又不敢大聲言語,生怕打擾到我。夜幕下,我屹立在原地,眼角余光一掃,瞥見夜春秋嘴角正掛著得意的笑容,鬼影是他的杰作,殺人于無形?!肮碛皬膩頉]有失手的時候,陳化凡,你命該如此,很快就會變成一具干癟的尸體!”夜春秋道。

            這個時候,我忽然搖了搖頭。夜春秋面露不解,但很快他忽然臉色大變!這就是鬼影,一只吸食了我許多鮮血的鬼影,它沒有了剛才的疾速反應,本該虛化的身影在吸食了鮮血后變得實質狀,從而被我抓住了雙腿。我強忍著開膛破肚一般的痛苦,將鬼影從身體里拉扯出來,它身上的黑毛沾滿了我的鮮血,只可惜鋒利的牙齒還沒來得及啃爛我的五臟六腑,便被我徹底糾了出來。

            我卡住了鬼影的脖頸,將它舉至半空中,對面不遠處的夜春秋看到這一幕,神情呆滯,滿是不敢置信?!澳憔尤粚⒐碛皬淖约荷眢w里抓了出來?”夜春秋徹底驚呆了,它的鬼影從來沒失手過,而我則是第一個敢這般做的人。我知道自己是在賭命,賭我可以在鬼影咬爛自己的五臟六腑之前將它抓出來,慶幸的是,這一局我賭贏了。

            我舉起古劍,沒有任何的遲疑,手起劍落,已成實質狀的鬼影被我當場斬成了兩半。夜春秋大驚失色,我一只手捂著胸膛上的傷口,一只手握緊了古劍,朝著夜春秋走近脫去。夜春秋步步后退,他臉色格外的難看,我目光注視著他,這一刻,我分明看到他眼中流露出了恐懼。

            這是一個驕傲無比的男人,如今在我面前,宛若一條喪家之犬……【作者題外話】:不要罵了,我回來更新了!另外老群已滿,想進書友群的加群號:517693967第609章 血煞夜幕下,夜春秋俊俏的面容猶多了幾分猙獰之色,他退無可退,干脆站在了原地,目光死死盯著我。

            “陳化凡,你殺不了我的?!币勾呵锏??!霸囋嚤阒?!”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古劍,上面的鮮血已經凝固,但這絲毫不影響它的鋒利,古劍雖舊,但用來殺人足矣!我手中的古劍舉起,夜春秋臉色刷的一下白了,死到臨頭,他可算是怕了,但怕又有什么用?

            “把東西交出來!”我冷聲道。夜春秋遲疑了下,不過還是很快拿出了人皮地圖,這是惡人寺數百年來的傳承,如今已然到了我的手上。我身上有四塊人皮地圖,算上這一塊已經是五塊,我瞥了一眼,心頭微微一動,第五塊人皮地圖已經隱隱指印出了一條道路,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就剩下最后一塊人皮地圖了。

            “說,這人皮地圖是做什么的?”我道?!澳悴恢??”夜春秋反問道?!拔乙侵?,也許問你的應該是我的劍了?!币勾呵锷眢w顫了一下,旋即他壓著聲音道:“上古地圖傳聞有六塊,湊齊之后,便可以看到一條指引的道路?!?br>
            “這條道路通往何處?”我問道。夜春秋深呼吸了一口氣,一字一句道:“天墓!”“天墓?”“不錯,埋葬天的墳墓……據說那里,便藏著永生的秘密,多少人窮其一生,多少千古大帝夢寐以求都想知道的上古奧秘……”夜春秋說到這里兩眼放光,而周旁的眾人更是面面相覷,臉上滿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我心頭一震,夜春秋的話給我帶來了不小的震撼,這個謎一樣的男人究竟還知道著什么樣的秘密,我不得而知!“該說的我都說了,你是不是可以放我離開了?”夜春秋道?!拔覐臎]答應過放你離開,我們之間,需要有個了斷!”

            我手起劍落,但就在古劍即將落在夜春秋脖頸的瞬間,好似有一道白芒閃過擊中了古劍,我頓覺得虎口一陣劇烈的麻痹感,手心一松,古劍被擊偏了不少。夜春秋逃過一劫,臉上露出欣喜若狂的神情?!笆钦l?”我沉聲道。黑暗中,我看見一道身影緩緩走了出來。

            我定睛看去,那是一個身材瘦小的男人,形如孩童,可偏偏卻長著一張滄桑的老臉,與他的身形極其不搭?!瓣惣抑斯皇怯谐鸨貓?!”矮小男子話音沙啞,他頓了頓繼續道:“可惜他現在還不能死,他還需要活著……”矮小男子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聲音如一把劍刃一樣,透過空氣無形之中斬在我身上,他人未動,可我身上竟是多了不少傷口,鮮血直流。

            我疼得咬緊牙根,暗暗吃驚這個矮小男子的恐怖勢力,他的話語如刀,割得我滿身痛楚!夜春秋看了過來,臉上笑容更甚,他虔誠的跪倒在矮小男子面前,恭恭敬敬道:“夜春秋見過師祖?!薄澳闶撬麕熥??”我吃驚道?!安诲e,你傷了他,就需要付出代價!”

            矮小男子忽然咳嗽了幾聲,鮮血流在他的手心上,緊接著,他臉上忽然浮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將手上的鮮血往半空中一拋撒,嘴角念念有詞的喊著古怪咒語。就兩三秒鐘的時間不到,矮小男子流出來的鮮血落在地上,先是融成一灘,隨即鮮血冒出了一層泡沫,一陣冷風吹來,泡沫被吹破后,一具身體從血泡中緩緩站起身,滿身猩紅,雙眼冒著詭異的綠色光芒。

            身后的諸葛玉樹沉聲道:“是血煞!”矮小男子將手指向了我,血煞眼中綠色光芒閃爍,它風馳電掣一般襲來,絲毫不給我考慮的時間……我毅然舉起古劍沖上去,但結果幾乎可想而知,我一劍斬在血煞身上,而這玩意就跟一灘水一樣,任憑古劍斬下去后,傷口又迅速愈合,就如沒有受到攻擊一般。

            反倒是我,一擊落空便迎來了血煞的反擊,它一拳轟在了我的身體,當場將我砸飛了幾米遠后,又一個箭步沖上來,將鋒利的指甲穿過了我抓著古劍的手臂。。我疼得面目猙獰,血煞面無表情的舔了一口手上的血液,那是從我身上流出的鮮血,還帶著一絲溫熱……

            “請師祖擊殺了此人,不要留后患!”夜春秋道。矮小男人微微點頭,手勢一起,血煞張開了血盆大口,準備將我一口吞入嘴中。頃刻間,我后退不得,已然感覺到自己被一股死亡氣息所籠罩;但幾乎就在一瞬間的事情,我看到血煞忽然停了下來,身影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我睜大了眼睛,見到在血煞的胸前被一只手給穿透,那是一只男人的手,粗糙且滿是細紋……血煞艱難回頭看了一眼,但迅速便化為了一灘血水,我抬起頭,一眼便看見在自己的面前已然多了一道男人的身影,那般的熟悉與偉岸。

            我看著這道男人的身影,嘴唇微動,道:“你來了……父親?!薄拔襾砹??!备赣H神色平靜,似乎對于自己兒子差點被血殺弄死根本不當一回事,以至于我都懷疑自己真是他親生兒子不,剛才血殺的血盆大口就離我英俊的面孔差那么一點點,再要個一兩秒鐘,我肯定就得成為一堆碎肉了。

            “陳英雄,你怎么來了?”矮小男子驚詫道?!巴呡斱A自有定數,你這個老家伙,瞎摻和什么?”父親毫不客氣道?!拜斱A可分,生死難料,你兒子是天棄之人,你護得他一時又如何?”矮小男子道。父親回頭看了我一眼,目光堅毅,他粗獷的面龐里忽然流出了一絲笑容,道:“天棄之人又如何?只要我是他父親一日,我便要護他一天,至于你,以大欺小,可是先壞了規矩?!?br>
            “你想怎么樣?”“壞了規矩,就要接受懲罰!”父親話音落下,突然間,他大步跨向了前方,就如電光火石一般,我看到他輕而易舉便擒住了夜春秋?!瓣愑⑿?,住手!”矮小男子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父親忽然笑了,而在下一秒鐘,夜春秋發出絕望的慘叫聲,隨即整個身體被父親倒栽在地里,至此再無一絲生機……

            第610章 父親的背影有時候生與死只見,往往只有一線之隔,慶幸的是我活下來了,但夜春秋卻沒有那么好的運氣,他的腦袋倒插在地上,紋絲不動就如一樁柱子。矮小男子有些愣神,似乎沒想到我父親會有這般雷霆之勢?!瓣愑⑿?,你竟敢如此!”矮小男子怒氣沖沖道。

            父親俯視了一眼矮小男子,嘴角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我殺了又如何?”“你是想引起你我兩個家族之間的亂戰嗎?”愛小男子道。父親面不改色,道:“陽紀,我可不怕你,陳陽兩個家族要戰便戰!”陽紀啞然,臉上浮出惱羞成怒的神色,道:“你們陳家是天棄之人,都是瘋子!不過今天你殺我徒孫之仇,我記下來了,他日我陽家同輩子弟若殺了你兒子,可別狗急跳墻!”

            父親深邃的目光向我看了過來,道;“他是我兒子,若被同輩之人殺了,我認便是!可若有哪個老不死的東西敢以老欺小,我陳英雄絕對不會輕饒他!”“好,你們父子倆給我等著!哼,一個被天逐棄的破落家族,滅亡只是遲早的事情?!?br>
            “承蒙吉言,陳家若是滅亡了,我也會拉著你們陽家墊背的?!标柤o不知道什么時候遁入了黑暗,他的實力比起我來強悍得太多,去留之間沒有任何破綻,我抬頭看了一眼天空,東邊已然升起了一抹魚肚白。我抬頭看向身后,剛才大群張牙舞爪的紅眼異尸在第一抹升起的晨曦中煙消云散,幸存下來的斗門子弟們面面相覷,臉上流露出劫后余生的狂喜……

            “主公!”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來,只見鄭叔往這邊小跑了過來,即便平時穩重如泰山,可在這一刻見著我父親后,他臉上也多了幾分難以掩蓋的欣喜?!袄相?,辛苦你了?!备赣H拍了拍鄭叔的手臂,語氣感慨,道:“你老了?!薄爸鞴阋矞嫔A嗽S多,想當年,你何等意氣風發?!崩相崌@氣道。

            父親擺了擺手,苦笑道:“不提那個,最近要不是你,這小家伙不知道得吃多少虧,老鄭,是我陳家虧待了你啊?!薄爸鞴?,當年要不是你和夫人救了我,這會我早就成了一撮白骨……這個小家伙很像當年的你,可惜,夫人不在,要不然看到了肯定會很欣慰?!编嵤宓?。

            我聽到這里,眉頭一挑,道:“父親,鄭叔,時至今日,你們還不告訴我母親的事情嗎?”父親和鄭叔互相看了一眼,鄭叔搖頭不語,父親則是目光暗淡了不少?!耙擦T,你已長大,有些事是要告訴你了?!蔽倚念^頓時一動,目光盯著父親,只聽到他道:“你母親,是個很漂亮的女子,她是一個大家族的族長女兒,名叫青翎,當年在生下你之后,她的家族強行帶走了她……”

            “你去找她了嗎?”我斬釘截鐵道。父親一怔,神色恍惚道:“沒有?!薄澳銥槭裁床蝗フ宜??我從小就看著你每天墮落,喝酒……為什么你不去找母親?”我道。鄭叔忽然開口打斷了我的話,道:“你父親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才會沒去找你母親……”

            “有什么事情,能比一家團聚還要重要?”我道。鄭叔解釋道:“你父親要尋找你爺爺,還有,關于那天墓……”“老鄭,言多必失!”父親忽然制止了鄭叔的話,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帶著歉意道:“有些事我沒去做,不代表我不想,等你足夠強大了的時候,你便會明白我今日的選擇?!?br>
            父親說完這話,迅速收起眼中的暗淡,重新恢復成了剛才的厲色,他抬頭看了已經蒙蒙亮的天空,道:“天亮了,我該走了?!薄案赣H,你真不去尋找母親?”我追問道。父親轉身離去,直至他的身影模糊,我都沒聽到他的回應,我目光望著他,忽然心頭多了幾分悲涼,到底是有什么事,竟還能比一家團聚還重要?

            鄭叔在一旁安慰道:“你父親的肩上,扛著太多的事情,總有一天,你會理解他的?!蔽夷粺o語,在冷風中站了許久后,我緩緩回過身,只見牛建國和武大勇他們帶著一隊斗門弟子,將幾十個鼻青臉腫,瑟瑟發抖的盜墓幫派聯盟軍趕了過來。

            “掌柜,怎么處理這些叛徒?”牛建國問道?!瓣愓乒耩埫?,我們也是逼不得已的!”“是啊,都怪那夜春秋欺人太甚,我們初衷就來救援陳掌柜的,要不是他,我們也不會如此……”我看了一眼面前這幾十個面露驚恐的盜墓幫派聯盟軍,沒有過多的猶豫。

            “全部殺了!”我道。我話音一落,幾十個人滿是不敢置信,他們之中有不少是盜墓幫派里的掌眼,眼下被我這一聲令下,嚇得面如土灰?!瓣愓乒?,我們可以發毒誓,以后再也不會背叛斗門和你……”我頭也不抬,徑直對牛建國道:“背信棄義之人,留著也沒用,全部斬殺,一個不留!”

            牛建國舔了舔嘴唇,也沒想到我會如此雷厲風行,但很快還是回過神來道:“我也早就看這些龜孫不爽了,掌柜英明,我現在就挖個坑把他們全埋了?!迸=▏皝矶烽T弟子,直接就在地上挖了個大坑,一邊放了斗門子弟死去的尸首,一邊則留給了這幾十個叛變的盜墓幫派聯盟軍……

            十幾分鐘后,尸坑被填平,我一眼望去,地上全部的血跡也已經干涸和被掩蓋,若不是親自經歷過昨晚的人,很難會相信就是在這個寧靜的地方,竟是經歷了一場或私人之間的惡戰。慶幸的是,我們都活下來了。蕭老頭率先帶著他的盜門離去,接著是秦家的精英,而在秦家人離開之前,有人遞過來了一張紙條,那是秦萱萱給我寫的。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