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4278章(1 / 7)

            說著,他愣住了?!霸趺戳??”楠兒被挑起好奇心,湊過去為他換衣,察覺到濕透的衣物,當即瞇眼道:“噩夢?”略有遲鈍的點點頭,他皺眉道:“是個噩夢,應該是……”“什么叫應該是!”楠兒撇撇嘴,給他拿出一件干凈的里衣。

            恭年衣衫之下,新傷疊舊傷,但他仍舊背脊直挺,站在馬車一側,捧著一盅肉湯。馬車內沒有回應,而他也不多說,就這么站著,等著。又過了一會,直到肉湯微涼,馬車內這才傳來聲音,“不餓,你吃吧?!贝鬼戳搜凼种腥鉁?,恭年默默折身,在馬車一側,蹲下身子,面無表情的用手撈肉,大口吞咽著。

            展荊雙手環臂,走到他身前,皺眉道:“大人不吃?”吞咽動作一頓,然后恭年雙手捧起,咕咚咕咚將肉湯灌下。吃食干凈,他這才起身,沙啞道:“十五日奔襲,籌謀千里疆域。戰場之上,萬箭不得近??勺詈蟆瓍s在一處無名小城,被一個女人給傷了!

            那夜酒宴散去,大人還囑托我小心守衛,可最后……”十指陡然用力,衣擺幾欲被扯裂。展荊見他這模樣,嘆氣一聲,沙啞道:“大人非是因傷寡言,且你也受到了懲處,你不必如此?!鳖^顱低垂,恭年雙眼充斥著血絲,啞聲道:“不!幾鞭子算什么懲罰?我該……我該以死謝罪,我愧對大人信任!”

            見他鉆牛角尖,展荊不禁有些頭疼,可想要勸解,卻又不知該從何處說起。就在這時,身后一道聲音,卻是帶著幾分笑意,傳來?!俺呈裁茨??在車里睡了一路,現在緩過神,餓了,肉湯還有嗎?”恭年迅速回身,只見伍無郁依靠著馬車,含笑看著他們。

            “大……”“別說了,快去再弄些肉湯來?!鄙钗豢跉?,恭年重重點頭,“是!”待他離去,伍無郁望了望頂上繁星皓月,低聲喃喃著…………“喂,現在的衙門,可是四院制,且四院皆有主?!比螣o涯邪笑著看向展荊,“你回去,做什么?”

            展荊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大人會安排的,不用我操心。話說你呢?”“我?”任無涯指著自己笑了笑,似是回憶起什么,一臉讓人起雞皮疙瘩的肉麻表情,“回去摟著媳婦孩子,以后就安生待在神都了。大人答應了……”瞥見他空蕩蕩的袖子,展荊眼神微暗,隨即淡淡點點頭,“也好?!?br>
            第四百三十章 被一直忽視的軍紀從那晚之后,伍無郁便時常從馬車內現身,坐在車架前吹吹風,看看景,與旁人聊得有聲有色。只是……再也不騎馬就是了。他的態度寬和起來,衛隊的氣氛自然而然,也隨之融洽了起來。緊繃的神經紛紛緩解,所有人也敢談笑吹皮。

            “大人,這沿途城池不少,為何不進城歇息?”任無涯還是沒改掉這吊兒郎當的樣子,這幾日見伍無郁恢復了往日的溫和,便大大咧咧地來到他身邊,“難道是為了急著回去?可并不會耽誤太久吧?”沖他笑了笑,伍無郁坐在車架前,隨意道:“怎地,夜宿荒野,不舒服?”

            伍無郁掀開車簾,望著不遠處那座透著血腥味的城池,瞇眼道:“當然,該殺之人,亦是不可手軟。凡暗子所指者,一個不留?!薄懊靼?!”臨時擔任戰場巡查之職的恭年當即領命,帶著百來人行去。車簾沒有放下,伍無郁看著心不在焉,時不時看向西南的艾漁,淡淡一笑。

            他們這對鴛鴦,終于可以見面了。放下車簾,他開始閉目養神,同時在心中,將那副軍勢圖,繼續描摹。若敵城為紅,我軍為藍。那根據來往傳信鷹羽的軍報來看,此時已然半壁為藍,正以鯨吞之勢,蠶食紅色。順利,太順利了!

            想到這,他不禁微微激動起來,三座王城,陳廣那一路,已下其一。剩下兩座,在這幾日里,應該也有結果。到時候大勢已成,匯聚在大勒城下時,他的布置,就算完美收官了?!按髱?,城內無事?!惫甏藭r歸來。伍無郁笑了笑,“繼續出發?!?br>
            “是!”車輪碾過的土地,染著血色,就在他車架不遠處的路旁,便橫躺著數名穿著皮甲的異族男子。他們雙眼瞪大,死不瞑目。像是怎么也不敢相信,不處邊地的他們,在沒接到任何示警的情況下,便有周人大軍,兵臨城下。且不等他們作何反應,自己城內,便亂了。

            城主被刺殺,城門也冒出賤奴拿起兵刃……這是必然的。三路先鋒大軍,大部分人皆配備雙馬。鐵蹄不止,金戈不休!他們跑去傳信的人,能有先鋒大軍快?往往是大部分人還沒找到自己的馬,還沒拿起自己的兵器,城門便被莫名其妙的破了。

            而僥幸逃過后軍屠殺清洗的人,想要偷偷出去傳信,可此時的先鋒軍,卻已經趕到了下一城。非是即時通訊的古代,傳信只能靠人力。伍無郁倒也猜測過會不會有飛鴿傳書之類的東西,但他還是選擇,相信了那些暗部。至少到現在為止,暗部展現的成果,并沒有辜負他的信任。

            半壁故土,聞王師鐵蹄聲而復。這樣的成果,只要一想想,他伍無郁就不能不激動?!皥螅?!后軍田猛將軍所部,察術蟈城前,暗子舉止不對,已然繞過術蟈城,繼續挺進?!笔裁??伍無郁眉頭一皺,匆匆鉆出馬車??粗媲敖辜钡您椨?,沉聲道:“那術蟈城內的暗線,失敗了?術蟈城在哪?”

            這是連日來,聽到的第一份不是捷報的軍報?!皥蟠髱?,就在離此地不足三十里處!”眉頭一皺,伍無郁沉聲道:“術蟈城附近,最近的是哪路后軍?”傳信鷹羽想也不想道:“就是繞過去的田猛將軍所部。此時大約離術蟈不到五十里。其余后軍,應是皆在百里外,繼續挺進?!?br>
            “傳本帥令,召回田猛所部,圍術蟈!”“遵令!”傳信鷹羽調轉馬頭,疾馳離去。伍無郁站在車架上,沉聲道:“向術蟈城所在,進發?!薄笆?!”他本以為,王城難破,誰知王城已破一座,這不知名的小城,卻挺過了暗子們的行動。

            是術蟈暗子無能,還是術蟈守將……太厲害?第三百九十五章:陰謀當臨近黃昏,伍無郁便已然趕到了術蟈城外。他走下馬車,遙遙望著術蟈這座城池,眉頭緊蹙。這座城,并不大,甚至可以說,十分簡陋。就是一座藉藉無名的小城。

            以黃土壘造的城墻,看上去十分脆薄。且此時的城墻上,全不見一個守城士卒,寂靜且詭異?!安辉摪 编痪?,伍無郁看向恭年,皺眉道:“第一份關于此城的軍報,不是先鋒軍傳來的,而是后軍?”恭年撓撓頭,也是一臉困惑道:“是啊,按理來說,說此地暗子沒有成功,有敵軍假借暗子之舉,誆騙大軍。

            那也應該由先鋒軍最先發現,可先鋒軍傳回皆是捷報啊……難道先鋒軍離去后,城內又被敵軍所奪,而后軍趕至,卻發現了不對?”聽著這個猜測,伍無郁點點頭,“只能是這個可能了。沒辦法,先鋒軍為了搶奪先機,不能駐足,在后軍趕來的空隙間,城池易手,也非不可能?!?br>
            “那大帥調回一路后軍,打算攻城?”“嗯?!蔽闊o郁望著術蟈,皺眉道:“后方不能留下不安定的因素,否則向西南開戰,便似如芒在背,難以放手一戰?!薄叭绱艘埠?,左右不過是一座小城,破之應是不難,廢不了什么功夫?!?br>
            “去催催那個叫田猛的,讓他疾行折返。速來!”“遵令!”……天色黃昏,大地血腥。伍無郁瞧著天邊爛漫的晚霞,又低頭將腳底染上的血泥蹭了蹭,神情一片漠然。帶來戰爭的,是他。這種場景,他心里早就做好了心里準備。

            “是!”“大帥有令,著爾將領,速至??!”一名鷹羽策馬奔出,疾呼高喊。軍陣前,一名膀大腰圓的粗獷漢子,瞧著遠處奔來的鷹羽,眼神幽暗,揮手一動,前進的軍隊頓時止住。此人,正是本路主將,田猛?!皩④?,我們怎么辦?”

            一名身材干瘦的漢子,下意識按住刀柄,瞇眼道。田猛瞇起眼,遠遠望向那帥旗下的人影,沙啞道:“殿下說的不錯,人總得為自己想想。在山南衛里,有秦嘯壓著,老子永無出頭之日!”干瘦的漢子眼神一冷,“將軍的意思是……拼了?可主帥若死在我們手中,太子真能護下我們?”

            啪!一個血紅的巴掌浮現在這人臉上,田猛目光一沉,掃了掃附近軍士,低聲咆哮道:“蠢貨!這事能說出口嗎?!什么叫主帥死在我們手中?是大帥領我們攻城,不幸被流矢射中,命喪當場!懂嗎?”臉頰腫痛,這干瘦的漢子連忙低頭,“是是是,將軍說的是?!?br>
            見他們遲遲不動,不遠處的傳令鷹羽當即催馬趕來,沉聲喝道:“爾等沒聽到帥令嗎?你們這路軍的主將田猛呢?帶上你麾下將領,去見大帥!”收斂神情,田猛上前一步,拱手道:“末將田猛,聽令!”眉頭微皺,這鷹羽在馬上看了看,然后調轉馬頭,離去。

            “全軍止步,走,咱們去見一見大元帥?!薄笆?!”……少頃,當伍無郁看到面前一字排開的將領們時,頓時皺眉喝道:“誰是田猛?”田猛聞聲而動,上前拱手道:“末將田猛,參見大帥?!笨粗媲暗拇鬂h,伍無郁點點頭,望向術蟈,沉聲道:“就是你軍傳回軍報,說是此地暗子,舉止有異?”

            臉上平靜,田猛神情凝重道:“回大帥,是。根據大帥所講,暗子當有暗語、白布、動作,皆對才可信任。然末將領軍至此,卻見城門大開,出來的暗子高呼山河永在,然未曾系上白布,更未有捶胸之舉。末將怕是敵人詭計,這才傳回軍報?!?br>
            “嗯,做得對?!泵嫔铣聊缢?,伍無郁嘆氣道:“怕是此城暗子,失敗了。罷了,所幸其他各路大軍皆一切順利。就此一座小城,破了他。你軍中可有攻城器械?”田猛低垂的眼中,閃過一抹得意,而后沉聲道:“回大帥,臨行前,大將軍令我等后軍,各備攻城器械若干,因此末將軍中,正有云梯數架,盾車兩輛?!?br>
            如此便不用派人回隴右了……心中如是想著,忽然他眉頭一皺,扭頭看向田猛,“既然爾等軍中有攻城器械,見此城有異,何不攻城,或者在城外等候帥令?”心中一突,田猛迅速抬頭,苦笑道:“大帥您忘了,是您下令,但見暗子舉止有異,不可入城,繞過便是……”

            我說過嗎?好像是……唉,那時還不知暗子如何,局勢能否展開,這才下令謹慎。但現在局勢大好,完全不必那么謹慎了。這般想著,伍無郁便點點頭,沉聲道:“下令,攻城!”雙眼一瞇,田猛一眾當即拱手喝道:“遵令!”他們匆匆回軍,一刻鐘后,攻城之勢便已然展開。

            軍卒列陣持器,踏步而往。但讓人感到詭異的是,術蟈城頭,到了現在,也沒見什么守軍?!皻?!”陣前田猛抽出利箭,斜指暴喝?!皻?!”“沖?。?!”數萬大軍化作兇虎,喊殺著沖將過去。術蟈城矮,更無守卒,這般攻城,簡直就像是在演習一般……

            這術蟈敵軍,到底在想什么?!伍無郁眉頭緊皺,瞥了眼天色漸暗,于是當即騎上一匹駿馬,上前查探。恭年一眾不敢分心,連忙跟上護衛?!捌?!破!破??!”整齊劃一的號子聲中,數十名軍卒推著盾車,將術蟈城門撞開。伍無郁往里看去,只見城門后,一片寂靜,唯有一地……死尸!

            越過門洞往里看,卻見街巷上,沒有一個人影?!爱斦嫫婀?,難道知道守不住,打算拼死巷戰?”伍無郁騎在馬車,喃喃一句,然后沉聲道:“田猛!派一千軍卒入城,探查清楚?!辈贿h處的田猛把利劍緩緩插入鞘中,譏笑喝道:“遵令!”

            噠噠噠,一千刀盾手迅速入城。城門喊殺聲止。伍無郁催馬往里去,打算一探究竟。就在他剛剛跨過城門的時候,路旁死尸中,一只手臂卻是猛然伸直,嚇得恭年他們頓時一驚。第三百九十六章:王師為何殺我一通折騰,恭年這才扶起一人,回首道:“大帥,這人還活著,瞧著像是周人?!?br>
            坐在馬上,伍無郁看了看這人,卻突然發現,這人胳膊上,竟系著白條!白色粗布不過二指,松松垮垮的纏在這人的胳膊上,滿是血污泥塵,若非伍無郁眼尖,根本發現不了這胳膊內側的白色。是術蟈暗子!伍無郁連忙下馬,踩著殘肢斷臂,匆匆湊過去,“你是術蟈城里的暗線?”

            這人神智迷茫,眼皮微微一睜,喉嚨里發出一陣嗬嗬聲,眼看就要命喪。眉頭緊皺,伍無郁顧不得其他,死死抓住他的臂膀,“告訴我,你是不是術蟈暗線?術蟈城里,究竟發生了什么?!”嘴角流出一抹殷紅,這人微微張嘴,氣若游絲的低語道:“你……你們……是什么人?”

            “本帥伍無郁,這次率王師西出的主帥!我是來救你們的,安排你們的人,也是我??旄嬖V我,這術蟈城發生了什么?”語氣焦急。這人聽完后,雙目頓時一怔,坐起來反手握住伍無郁的手,用生命的最后一些氣力,萬分悲憤的問道:“王師為何殺我?王師為何殺我!”

            王師……殺你?殺你們這些……暗子?腦海靈光一閃,然還沒等他抓住這片刻靈光,便聽到身后城門外,傳來田猛的聲音,“奉大帥令,清剿城內所有頑抗敵軍,殺?。?!”“殺?。。?!”驀然回首,只見田猛臉上滿是猙獰,擎著利劍,率軍猛撲而來。

            頑抗敵軍?哪有?茫然側頭,街道上依舊空無一人。不好!恭年他們迅速反應過來,怒吼道:“帶大人走!”一直沉默在側的古秋池沒有二話,一把抓住伍無郁的脖頸,腳下一點,迅速竄進街巷中。恭年他們見此,頓時松了一口氣,然后紛紛抽出寒刀,與田猛戰在一處。

            “該死的!你們要造反嗎?!”“你們知道你們在做什么嗎?”“……”刀劍相擊,田猛獰笑道:“當然知道,我等奉帥令攻城,攻殺敵軍。你們就是敵軍!”“胡說八道!”恭年滿臉怒色,刀鋒一轉,猛劈下去,“老子是鷹羽衛!你們想殺大帥?”

            臉色漲紅,田猛艱難抵擋著這含恨一刀,卻不忘嘲諷道:“大帥在攻城時,已被流矢擊中,傷重而亡!你們,都得死!”唰唰唰!數刀揮舞而來。恭年下意識收力,后退一步,瞧著門洞后密密麻麻的軍卒,頓時咬牙道:“撤!”正與軍卒纏斗的鷹羽們聞聲收手,腳下紛紛一點,竄入街巷內。

            田猛緩過一口氣,望著身形如同飛燕般靈巧的鷹羽衛,狠啐一口,“呸!一群江湖草莽,披了件官衣,就忘了自己是老鼠了?哼!”隨著最后一字冷哼,他手中利劍猛然下戳,在那還未咽氣的暗子胸口,下沉,攪動……“傳本將令……”

            田猛目光陰惻地打量著面前街巷,“屠城!”“???”有人遲疑道:“可將軍,城內還有我大周百姓啊,他們怎么……”話說一半,便見田猛一臉陰鷙地扭過頭,一把抓住其脖頸,一字一頓道:“本將令,屠城。不懂嗎?”“懂……”

            冷哼一聲,田猛撒開手,目光往后看去,看清自己親衛后,被擋在城門外的密集士卒,高聲怒吼道:“大帥被敵軍流矢射中要害,已然喪命!屠城,為大帥報仇??!”大帥……死了?城外頓時引起一陣軒然大波,騷亂不止。田猛卻沒理會,沖身邊人叮囑道:“帶人仔細搜尋,一定要找到……大、帥。然后將其……懂嗎?”

            “明白?!币姶?,田猛這才抽出利劍,怒吼道:“沖?。?!屠盡此城,為大帥復仇!”“殺??!”數萬將士蜂擁而入,被裹挾著,茫然的隨前面的人揮舞著刀劍……————是夜,術蟈城東,一處地窖中?;璋档臒艋饟u曳,照耀著許多一臉血污的鷹羽。

            恭年、古秋池、艾漁、曹羽……他們望著背靠土壁的伍無郁,一片沉默。嘴唇干裂,伍無郁深吸一口氣,卻發現地窖狹小,卻人多,空氣十分稀薄。但這略有些難受的窒息感,卻抵消不了他心頭的怒火。一樁樁,一件件,他此時,怎會不明?!

            這術蟈城,就是個圈套!暗子們沒有失敗,他們成功了!伍無郁甚至能幻想出,這些暗子在送走先鋒軍后,滿心歡喜的等待王師接管,可迎來的,卻是田猛無情的刀鋒……一個田猛,軍中統兵將領之一,他敢對自己下殺手?背后之人是誰?

            嘴唇蠕動,他無聲的吐出一個名字,然后深深閉眼,回想起了城門前那個暗子,死前絕望的質問。王師為何殺我?!是啊……為何?苦等多年,終于迎來王師,可這王師,為何殺我?!渾身發抖,不是冷,是氣。伍無郁睜開眼,望著自己手上被那暗子抓出的血手印,雙眼遍布血絲。

            咚一聲,地窖被打開,恭年他們頓時一驚,連忙抽出刀劍。不過不是敵人,下來的是一名鷹羽衛。只見其看了四周,沙啞道:“報大帥……外頭軍卒們,借為大帥復仇之名,正在……屠城……”屠城?!他怎么敢?!伍無郁猛然一驚,就在這時,地窖黑暗中,一聲嬰孩哭泣聲響起,恭年側身讓開,只見燭火照耀下,一對瑟瑟發抖的西域夫婦,眼神慌張驚恐,正抱在一起,沖他們面露求饒之色,而其懷中,正緊緊摟著,一名嬰兒。

            恭年眼神冰冷,看向伍無郁,卻見其面無表情的搖搖頭?!按髱?,屬下已然派人伺機出城,去尋其他大軍?!惫晟硢〉溃骸暗忾g到處都是……都是軍卒,不知能不能混出去……”“不必去找?!蔽闊o郁終于開口,喑啞道:“分軍九路,三衛混雜。這田猛雖是主將,但要做這種事,底下人肯定不會答應。

            應該大部分,是被蒙蔽了。要不然,也不會借口為我報仇,而行屠城之事?!钡谌倬攀哒拢何乙畹摹澳谴笕说囊馑际恰惫暌槐娍聪蛭闊o郁。只見其攥了攥拳,沉聲道:“探尋何處兵卒最多,帶本帥去。當著所有兵將的面,亮明身份!”

            “不可!”“不行??!”“萬萬不可以,太險了!”眾人疾呼,恭年更是沉聲道:“此時外頭軍卒正在屠城,我們根本分辨不出,哪些是田猛的人,哪些是不知情的將士。萬一碰到田猛的人,那豈不是羊入虎口?”“是啊,等等吧……”

            就連一向謹言慎行的艾漁都出聲勸道:“至少撐到天明,這樣才好亮明身份?!薄拔抑??!蔽闊o郁臉色沉重,伸手指了指上面,沙啞道:“可他們,正在被田猛蒙蔽裹挾,在屠城啊。若等一夜,這城里的人,怕是要死絕了?!薄按笕?!”

            恭年上前一步,咬牙道:“反正是異族城池,城里大部分皆是西域子民,我大周百姓,雖有,但不會太多。大人何必去……犯險?!蓖?,伍無郁眼神深邃,“還記得城門前那暗子的話嗎?王師為何殺我?他們委曲求全,在這里苦熬著,期盼著。他們在等什么?等我們!

            我們來了?帶來的又是什么?如那城門前暗子一般的百姓,又有多少?我非良善人,若真滿城皆異族,我可以等,熬上一夜??沙抢?,還有我大周百姓??!他們怎么死都可以,但不能在此時,在我王師抵達之時,死在我王師的刀劍下,絕對不可以!”

            說著,他環視四周,篤定道:“此城有我百姓,本帥……不能畏縮于此!”聞此,恭年一眾雙眼微微失神,沉默良久,皆是齊齊一拜,“鷹羽衛,聽令!”“走!”“是!”………………城內,一處闊地上。篝火映照,照亮了四周。

            繡著伍字的帥旗,被佇立在這,仿佛在聽著滿城的凄嚎痛喊,在看著滿城的罪惡兇行?!皻?!”“我是周人,我是周……”“求求你,不要殺……”“該死的畜生,放開我女……”“……”默默站在帥旗下,田猛撫摸著木桿,聽著遠處傳來的聲響,一言不發。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