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69986章(1 / 5)

            至于那些大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女人皮膚黝黑干巴巴如老人,那男人也不少是骨瘦如柴,在他們身上,看不出一點部落男人該有的霸氣,有的,只是麻木的眼神……很多小孩子率先看到了我這個外來者。更多的人,注意到我身上還背著一具尸體,他們終于面露出詫異,男人們警惕的望著我,女人們則趕緊帶著自家的小孩進了帳篷……

            “什么玩意?”不等我話音落下,墓室外的身影已然離去,只傳來了一陣悠揚的清唱聲?!叭柿x忠勇自古難全,歲月雖蒼蒼,何悲矣;英雄豪杰不忘初心,粽子雖萬千,又何懼哉……”我連忙順著聲音追了出去,結果只見到那一道悲涼的背影緩緩走出了陵墓外。

            在那里,無數的永恒部落在見到他后,頓時目瞪口呆。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東云飛,他曾在部落里見過這位陳家先祖的畫像。只不過相比于畫像中的俊朗形象,如今的先祖,已變得滿面尸斑,雙眼中的最后一絲清明,也在逐漸消逝……

            “見過先族主!”東云飛轟然跪地吼道。他這一嗓子,后面永恒部落的族民也紛紛跪了下來。一時間下,所有永恒部落的人,包括小孩和婦女全部跪倒在地,他們目視著那一位從面前走過,身影無盡滄桑的男人。?!耙娺^先族主??!”

            更多的人喊了起來,聲音激昂無比!我一下子也被這股氛圍也弄得有些動容,我看著那一道逐漸走出巨石入口的背影,隱隱被觸動了內心的某一處。似乎陳家人,好像就沒有一個是命運好的。之前的陳家四祖,最終身死在血河中。

            現在的陳家三祖,為了應對今天這一次大劫,更是甘愿以身化尸……我喃喃道:“躺了那么多年的冷棺材,也不多留一會,陳家人,都是這么傻的嗎?”在眾目睽睽下,陳家三祖走出了巨石,在那里,無數的粽子在見到他之后,竟是不知不覺停下了攻擊。

            陳家三祖站在了原地,他將腦袋垂了下來,很快,隨著一陣骨骼悶沉的聲響傳來,陳家三組布滿尸斑的皮膚上,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出了一層密密麻麻的紅色毛發。十幾秒鐘不到,陳家三祖的身體,還有臉全部都長滿了紅色毛發……一時間下,恍若一個紅毛怪物一般。

            但我心里卻知道,陳家三祖不是怪物,他是尸變了;喚尸刃插在他心口那么多年,早已將死氣灌滿了他身體的每一個部位,眼下,死氣一爆發,他最后的一絲清醒也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變成了一具恐怖的異尸!所有人都在看著巨石外的一幕。

            只見尸變的陳家三族,嘴巴也成了血盆大口,一張嘴,頓時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咆哮聲!周圍的粽子一時被他給震懾住了!但好景不長,更多的粽子將他圍了起來,一層隔著一層,無邊無際……我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這個甘愿化尸的陳家男人,見到他狠狠捶打了一下胸膛,隨即咆哮著撲向了粽子。

            至于月瑤,也是神色復雜,她也沒想到,半個月前還被她無比看不起的男人,居然今天會有這般胸懷接納她們月氏部落。。幾分鐘后,花婆婆千謝萬謝離去,而在臨走前,月瑤也多看了我一眼……等她們倆個離去后,一旁的司徒萱忍不住開口問道:“少主,東守成他們回來后都在傳,說這個美若天仙的月氏族長是你的女人……這事,是真的假的?”

            我一愣,心想東守成這個大嘴巴,這種事居然也到處傳?!吧俸f,她可不是我的女人?!蔽业??!罢娴??”司徒萱睜大了眼睛問道。我點頭,“也就是有過一次露水夫妻的緣分,女人,那還算不上……”“露水夫妻?那是什么意思?”

            “額,你不懂的,趕緊給我搗鼓藥去,小孩子別盡問些少兒不宜的事情?!薄吧僦?,我年紀和你差不多,您都知道的事情,我有什么不好問?您不說,我就去問東守成,他肯定知道什么是露水夫妻?!蔽依夏樢患t,心想你這個司徒萱怎那么多求知欲,連這個你都要問。

            我擺擺手,干脆躺在了石床上裝作什么都不知道。司徒萱給我擦完了手,臨走前道了一句:“少主,您有空的時候可以去看下那個被抓來的石穎,這幾天她沒怎么消停,一個勁的吵著要見您?!薄芭??她找我能有什么事?!薄安恢?,反正就是吵著要見您?!?br>
            我心思一動,這個石穎,可是我要去妖龍嶺尋找諸葛亮墓的關鍵人物啊?!八魂P在哪里?”“外頭的一個小墓室……”我一拍腦袋,索性起身去找石穎,我倒要看看,這個和我有殺父之仇的男人,能有什么花樣。。我很快來到了關押石穎的小墓室。

            在這陵墓里頭,類似的小墓室很多,眼下這一間,就關押了石穎一個人;至于她的其他姐妹,則大都被放了出來,她們都是婦女,并沒有什么危險,甚至有好幾個,已經成為了護衛隊兄弟的妻子。在放逐山里,部落與部落之間的仇恨,其實也就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戰斗。

            其中有一方男人輸了,死了,那他留下的妻子女兒,自然而然也都要成為了戰利品。就如石巖的一眾女兒,她們將自己委身于護衛隊兄弟,已然是最好的歸宿……我估計石巖的幾個女兒中,也就石穎性子最野。東云飛陪著我來到了小墓室門口,我示意他在外頭等著,自己則孤身一人走了進去。

            一進到墓室,我眼就看見了石穎正抱著腦袋坐在角落,幾日不見,這個野蠻的丫頭消瘦了不少,看樣子還真是玩起了絕食。石穎一見到我進來,第一時間卻沒認出我來。此時的我,滿身紗布,就露出了一雙眼睛嘴巴和鼻子,儼然向一個行走的木乃伊一般。

            “你是誰?”石穎目光死死盯著我道。我將臉上的繃帶一解,道:“是我,你不是吵著要見我嗎?說吧,什么事?!睂τ谑f,我不是很有耐性,主要是這個丫頭跟一頭野馬一樣,很難馴服?!澳闶顷惢??”石穎恍然大悟,在得到我的肯定回復后,她咬咬牙,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陳化凡,求你救救我的族人吧,粽子都來了,我的族人都要死了……”得,敢情石穎是要求我救人??!我苦笑道:“就我現在這個樣子怎么救人?”“你可以的,你肯定有辦法,只要愿意救我的族人,你想怎么樣都可以?!薄芭??如果讓你帶我去妖龍嶺,也是可以的?”我道。

            “你為什么一定要去妖龍嶺,那地方有什么好?”石穎不悅道?!拔冶仨氁?,不用問為什么,你考慮考慮吧,如果愿意跟我去妖龍嶺,我就考慮救人?!蔽业?。石穎的身上,有著關乎妖龍嶺的秘密,而諸葛亮墓就在妖龍嶺上……所以,我還真想從石穎的身上,了解到妖龍嶺的信息。

            但可惜,這丫頭格外嘴硬。石穎咬牙道:“就算我愿意跟你去妖龍嶺也沒用,你不是聽人說過了嗎?那地方,十死九生,當年我父親帶著一百號人去,最終活著回來的就他一個,而且,我自己也不知道和妖龍嶺有什么關系……”“不用管,我自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你答應了,可以找我?!?br>
            我懶洋洋準備離去。身后的石穎遲疑了一陣,忽然開口道:“好,我答應你,只要你馬上去救石氏的族人,我就跟你去妖龍嶺?!钡?,石穎一點頭答應,我嘴角微微一笑打了個響指?!俺山?!”石穎松了口氣,她自己心里也知道,現在的放逐山,尸行遍野,她的石氏族民十有八九危在旦夕,眼下,也只能我出手支援,要不然,石氏還真得滅族了。

            我一出小墓室,石穎也跟了出來?!吧僦??”守在門口的東云飛見狀連忙攔住了她。我道:“沒事,讓她跟著吧,云飛,帶上兩百個兄弟,去將石氏的族民接到這里來?!睎|云飛吃驚道:“不是吧少主,要我們去救他們?”我點頭。

            這時,我身后忽然傳來了石穎的話?!澳憔筒慌挛覛⒘四??”石穎聲音冰冷道。我頭也不回,淡淡道:“我敢放你出來,就不怕你動手,你是冷瞳的女人,我很期待他來救你的那一天……”【作者題外話】:第三更送上!第257章 大膽的想法

            只可惜我過了好些天都沒能等到冷瞳來救他的未婚妻。至于冷瞳在不在放逐山上我并不清楚,但我能確定的是,冷小欣和冷家的殺手肯定在暗中隨時埋伏著,只等待有合適的機會對我下手……五天后,東云飛回來了。這家伙干得不賴,直接就帶回來了石氏部落五六百號老幼婦孺,其中還有少數的年輕男子。

            據東云飛說,等他到石氏部落的時候,那里已經正在遭受粽子的攻擊。石氏的老人和婦女們很勇敢,但原本剩下的那些男人們卻消失了,只留下的極少數的年輕男子。至于那些人都去了哪里,我心里頭清楚,十有八九是被石巖的兒子,石昊給帶走了。

            只是這家伙的心還真夠狠的,自己部落剩下那么多老人婦女小孩,居然還能忍心不去救援。五六百號石氏族人的到來,讓石穎很是開心。但同時,她也有些失望。她原本期待的未婚夫冷瞳始終沒有露面,而我這個該死的殺父仇人,則每天都在她面前晃晃悠悠,可她偏偏又不能下手,如今隨著這五六百個石氏部落的老幼婦孺一來,石穎對我更是投鼠忌器。。

            我讓東云飛補了些糧食給石氏部落的人,而此時的放逐山,已然滿身遍野都是粽子,東云飛能帶著這么多人回來,非常的不容易。東云飛前腳剛回來,后面我們就被一撥粽子給盯上了。足足有三千來頭粽子堵住了陵墓的入口,慶幸的是,我們有足夠的糧食和飲水,還有一系列的陷阱和機關。

            外面大雪紛飛,三千來頭粽子,首先要穿過歪脖子樹林。而在這一片歪脖子樹林中,粽子們被分散了目標,旋即,我們在這里就干掉了五六百頭粽子。等粽子穿過歪脖子樹林的時候,它們又被各種提前布下的陷阱機關給纏住了。。

            無數的陷阱機關統一催發出專門用來對付粽子的弓箭和墜石滾木,在這里,我們又干掉了六七百頭粽子。等粽子過了陷阱,陵墓的最后一層保護-巨石陣堵住了它們的去路。整個陵墓四周都被巨石所環繞,宛如一個無懈可擊的烏龜殼一樣。

            在陵墓的唯一入口,則被兩塊天然的巨石封住,中間只留下一道兩人寬的入口,而在這里,所有永恒部落的男人和月氏部落的戰士,還有諸葛氏的戰士,日夜守衛血戰絞殺著來犯的粽子……外面的粽子絲毫沒有白天黑夜一說,它們瘋狂的沖擊著巨石的入口。

            我心里清楚,這道入口將直接通往陵墓,而在陵墓里,可是有著好幾千號人,一旦粽子沖進來,那就是長驅直入了。我不敢大意,親自上陣守住巨石入口。就連身上傷還沒好的東守成,也挺著身體跟在了我后面,手上一把大刀沒放下過……

            連日的血戰,到最后,簡直就是戰到昏天暗地。包括永恒部落、月氏部落、諸葛一氏在內,上千號能戰斗的男人分成了四個戰斗隊,日日夜夜和粽子作戰;這其中,月瑤也不甘示弱,親自領了她們月氏部落一個戰斗隊。至于諸葛氏部落那邊,則是另外一個年輕男人帶領,雖然諸葛玉樹不在,但他們也足夠勇敢,只要是他們的守衛時間,無論粽子攻擊多猛烈,他們就是一聲不吭的扛著,寧死不退。

            后面好幾次都是我看不下去,領著人主動上去替換,要不然,我真擔心等諸葛玉樹那廝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然成為了一個光桿司令……永恒部落這邊出了兩個戰斗隊,差不多是五六百號人,我讓東云飛領冷了一隊,自己則和東守成領另外一隊。

            一連戰了好幾天,外面的粽子數量總算是越來越少。但我這邊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出力最多的永恒部落,在幾天的戰斗力就傷亡了一百多號兄弟,幾乎是五分之一的傷亡率,平均每五個護衛隊兄弟,就有一個受傷或者死亡。慶幸的是,有掌智和尚在。

            這家伙高超的醫術發揮了作用,他組織了個治療隊,幾個部落里會醫術的人全加入進去了,就連不會醫術的司徒萱、蘇錦她們這幾個女的,也主動積極幫著掌智和尚治療傷員??勺屛易钆宸?,卻還是月瑤。身為月氏部落的族長,這個女流之輩一點也不比男人差。

            她親自上陣,自己拿著武器,不但督促手底下的部落男人們勇敢作戰,到了危急時刻,她還能領著一些月氏部落的女人加入到戰斗進行支援。好幾次,眼看著月氏部落的男人們快要撐不住時,都是她領著一隊月氏部落的婦女們加入到戰斗中,同粽子進行惡戰……

            在月瑤帶人作戰的時候,我耳邊適時的響起了東守成嘖嘖稱奇的聲音?!罢l說女子不如男,少主,您看著這個月瑤姑娘,可是一點也不比我們這些男人差啊?!睎|守成贊賞道。我點頭,“確實,這個女人的堅韌程度比一般男人都要強?!?br>
            東守成話鋒一轉,道:“可不是,依我看,少主,要不您就收了她吧,這月瑤姑娘屁股大好生養,現在作戰又這么勇敢,你們倆要是結合,那生出來的娃子肯定不差……”我腦子一愣!靠,東守成你這個鳥人腦子里整天想的什么???

            我翻了個白眼,東守成的這話,我沒法接。偏偏這個時候,一臉賊眉鼠眼的周小舍湊了上來?!袄翔F,小道突然有個大膽的想法?!敝苄∩岢覕D眉弄眼道?!笆裁聪敕??”周小舍指了指門口外還在猛烈沖擊著的粽子,道:“小道最近摸出了一個規律,這些粽子,往往在天亮之前的一個時辰,攻擊得最猛,但在天黑之后的兩個時辰里,它們攻擊會弱很多?!?br>
            “你想干嘛?”我眉頭一挑道?!靶〉老?,天黑之后,尋找機會在巨石那里埋上炸藥,炸那群粽子個鬼哭狼嚎?!敝苄∩崮θ琳频?。我心頭頓時一動!是啊,周小舍這鳥人不就是搬山道人出身嗎?如果用上炸藥,那對粽子的殺傷力,絕對是非同小可……

            第258章 絕配周小舍的建議我心動了。不過這個鳥人也沒那么好心,硬是要我答應升他做永恒部落的祭司,說是就算掛個名字也可以。不得已,我只能答應了他,將他提名為永恒部落的祭司,不過沒什么權利。對此周小舍心滿意足,簡直那叫一個嘚瑟。

            我一開始并不知道周小舍為什么死活要在永恒部落當祭司,后來,等我聽了東守成的話后,我才恍然大悟。隨后,周小舍四個部落聯姻,在簡單舉行了婚禮之后,這家伙向在陵墓中的每一個人都要了一份喜禮,大到各種奇珍異寶,小到一塊銅板銀子,這家伙來者不拒,照單全收。

            我恍然大悟!總算是知道了周小舍為什么死活要當永恒部落的祭司,這鳥人,簡直人賤無敵??!在周小舍當上了永恒部落祭司的第三天,這家伙總算是愿意出手去布置炸藥了。當天天黑之后,我親自領著人掩護周小舍到了巨石外圍。

            此時,粽子的攻擊剛告一段落,稍稍往后退了一些。一出來外面,滿地的粽子尸體讓人大倒胃口,各種尸體碎塊和已經被凍硬的鮮血觸目可見,就連空氣也彌漫著一股讓人作嘔的腥臭味。東守成領著一隊兄弟跟著我一起出來了,我本來不想他來的,但這家伙容不得我有一點點冒險。

            我們出來的人不多,十幾個,動靜也不敢鬧得太多,因為粽子離我們就十幾步的距離,月光落下,倒映在白蒼蒼的積雪上,粽子的身影一眼就能見到?!芭1亲?,時間有限,動作快一點?!蔽液暗?。周小舍揮舞著一把鐵鍬,大冷的天氣這家伙累得滿頭大汗。

            “催命呢催,奶奶個熊,沒看到小爺正在挖嗎?”周小舍沒好氣道。怪不得周小舍挖得這么慢,天寒地凍的,地面上的泥土都凍住了,再加上我們不敢鬧出太大動靜,所以只能一下下的挖著。。我咬咬牙,時間實在有限,我干脆也動手幫周小舍一起挖。

            搬山道人出身的周小舍,對炸藥這東西那是專家,他對挖坑埋線的要求也很高,所以這家伙才非要自己親自動手,不肯別人來動……“少主,你們快一點,粽子那邊有動靜了?!睎|守成跑回來道。我心頭一緊,連忙加快了速度。周小舍在巨石的外圍一連挖了十幾個小坑,每個小坑里,都會放上一份炸藥,分量不能多不能少,因為旁邊就是巨石,分量一旦太大,容易把石頭也給炸沒了,可分量大小,又不能對粽子形成太大的殺傷力。

            所以,這就很考驗周小舍的水平了。每個小坑之間,都埋著一條線,然后許許多多的線匯集在一起,由周小舍那邊捏在一起作點火線……時間在一分一秒過去,周小舍還在挖坑,這家伙的想法很大膽,想要一次性在巨石外圍布置下連環炸,最好將那群粽子全部炸翻。

            “少主,遠處有粽子要過來了,我們撤吧?!标P鍵時刻,東守成的聲音傳了過來。周小舍還在滿頭大汗的布線,這一步很重要,一旦沒做好就是前功盡棄了。我咬咬牙,道:“牛鼻子你搞著,我去看看?!敝苄∩釠]有回應我,他正全神貫注的折騰著自己的炸藥,這家伙一旦認真起來,還真讓人有幾分敬佩。

            我迅速來到了東守成這邊,抬頭看去,只見在不遠處,已經有四五頭粽子往這邊摸了過來。月黑風高,粽子的大部隊還在十幾步開外,暫時還沒有要過來的跡象?!吧僦?,撤還是不撤?”東守成低聲問道。我挑眉,回頭看了一眼專心致志的周小舍,道:“先不撤,都散開,把這四頭粽子放近一些再砍了?!?br>
            “少主,牽一發動全身,您先回去,這邊我來就可以?!睎|守成擔心擊殺這四頭粽子會吸引粽子大部隊的沖擊,當下要我先回去??晌夷姆判牡孟掳?,周小舍在后面埋炸藥布線呢,我怎么可以臨陣逃脫。我一口拒絕了東守成,并拔出了短劍,決定親自砍一頭粽子!

            東守成無奈之下,也連忙舉起了大刀,躲在巨石的一旁,伺機動手……十幾秒鐘后,四頭粽子姍姍來遲。它們一進入到范圍內,沒等它們看見周小舍,我這邊先動手了。我舉起短劍,率先砍向了一頭粽子的腦袋。第一頭粽子無聲的倒地!

            接著,東守成也出手了。他的大刀勢大力沉,一下子就砍斷了一頭粽子的頭顱。很快第三頭粽子也被其他的兄弟聯手絞殺;但在對付第四頭粽子時,意外還是發生了。第四頭粽子發覺了我們,猛地發出一道足以刺破夜幕的嘶吼聲!

            東守成連忙動手,隨后砍下了第四頭粽子的腦袋。但這個時候,遠處已然傳來了一陣異樣的聲響!我暗道了一聲不妙,這寂靜的夜色里,突然來這么一道嘶吼聲,那粽子的大部隊可就在十幾步開外,這下要完!果不其然,隨著那道嘶吼聲一響起,粽子的大部隊頓時出現了躁動。

            緊接著,一大股粽子順著嘶吼聲的方向,往我們這邊趕了過來……“不好,少主快撤!”東守成臉色大變,我們現在都在巨石陣外圍,沒有任何的防護措施,這么多的粽子同時殺過來,怕是要將我們撕咬成碎片不可。我心頭一沉,再回頭看向周小舍,發現他還在做最后的埋線。

            “三分鐘,我只要三分鐘!”周小舍頭也不抬道,絲毫沒看見我們這邊的危險?!吧僦?,快撤,不然來不及了?!睎|守成著急道。我無比糾結,他娘的,就差三分鐘了,真要前功盡棄嗎??不行,三分鐘時間,我說什么也要挺一撥!

            “老東,快回去喊人接應,其他人跟我先砍了那幾頭跑在最前面的粽子,爭取抗住三分鐘!”我吼道?!吧僦?,現在喊人來不及了,您不走,我也不走!”東守成舉起大刀,沒有絲毫的離意?!澳銈€瓜皮子,趕緊滾蛋,三分時間很快的?!蔽业?。

            東守成對我的話熟視無睹,不得已,我只能氣呼呼的罵了他幾句,然后將目光放在了即將殺來的粽子。跑在最前面的粽子就幾頭,要對付它們很容易,但難的是,在后面的那幾百頭……我握緊了短劍,道:“三分鐘,拼一把,兄弟們給我挺??!”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