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7772章(1 / 8)

            他可不想,與番渾的謀劃還沒開始,這東邊就又竄出個什么圣主,跟嶺南道似的,攪得民不聊生。話說回來,提及嶺南道……這淮南道會不會也跟那一樣,正謀劃著……越強忍著不去想,這一個個念頭就越是急著跳出來。攪鬧好一陣,他仍是全無睡意。

            “何必吞吞吐吐!”胡利瞇眼道:“本汗王就不信,貴國皇帝,對那西域就當真不動心!我番渾出兵,加之大周,勢必能盡收西域。難道,這不是對兩家都好的事嗎?”“不不不,”伍無郁搖頭,緩緩伸出三個手指,“此事對番渾來說,勢必是一場好事。但對大周,則有三點害處。

            其一,攻占鄰國,有損大義,不利于我大周統治天下,威服八方。此有損人和。其二,兩國出兵,我大周收回失地,那剩下的呢?難道皆歸番渾?此乃得不償失。其三,我大周一國足矣平定西域,何須與他人共分食?此乃多此一舉?!?br>
            聽完三點,胡利頓時眼眸一深,沙啞道:“天朝大周,好足的底氣,好強的自信!本汗王就不信,單憑你大周,就能平定西域,怕是連收回故土都難!”“呵呵呵,大汗莫急,飲茶飲茶?!逼鹕頌槠涞股弦槐杷?,伍無郁坐下笑道:“若大汗不信,貧道可以與你為賭。只要戰起,半月之內,西域以東,凡屬我大周故地,皆反手可平!”

            茶水在案,胡利沒有端起,而是看著面前笑吟吟的青年,幽幽道:“賭?半月?國師可知,那西域以東之地,若按你大周來算,差不多便是九個州,半個月便是領軍走一遍都難,更何況……”迎著他質疑的目光,伍無郁端起茶杯不緊不慢的輕飲一口,這才悠悠道:“貧道只是說一個事實罷了。賭不賭?”

            “賭注呢?”胡利有些興奮道?!叭舫?,芝蘭國以南歸番渾,其余之地盡歸我大周?!薄爸ヌm?”胡利不敢置信的反問一聲,然后氣笑道:“我番渾就要那不足百里之地?絕對不行!”“好茶?!编皣@一聲,伍無郁這才抬頭,“那大汗的意思呢?”

            看著這個國師的眼神,胡利回想起他的話語,然后思慮著周國皇帝的態度,最后咬牙道:“若周國半月便能盡收故地。那波利國以東以北,皆歸周國?!辈ɡ??回想起皇宮內那副地圖,伍無郁燦然一笑,“成交!”見他答應的如此爽快,胡利還有些愣神,遲疑一會,這才反應過來,問道:“這么說,周國答應兩國出兵,共分西域了?”

            “對啊?!毙Φ靡荒槣仂?,活似個狐貍。眼底一沉,胡利平復一陣后,這才幽聲道:“何時出兵,如何征伐?”“出兵之日,多則兩年,少則一年左右,屆時會派密使通傳。至于如何征伐,各憑本事便好。番渾往北,我大周往西南。半月之后,若貧道賭勝,便以波利為兩國之界?!?br>
            聽完他的話,胡利伸出兩根手指,皺眉道:“第一,為何要等,而不立刻起兵。第二,國師賭贏則以波利為界,但國師輸了呢?”“先回答第一個問題?!蔽闊o郁笑呵呵道:“我皇壽辰剛過,各國使臣都在看著,若是立刻就打,多少有些落人口舌,吃相太難看了?!?br>
            那些使者老不老實……明譚山籌備的如何……沒了自己,衙門怎么……一個個念頭,不可自制的冒出來,伍無郁頓時,更煩了?!按笕?,吃些飯吧?”魚七蹲著一碗飯食走來?!罢f了多少次,別叫我大人!”伍無郁端過飯碗,嘟囔道。

            眼底泛起一抹冷色,魚七看了看四周,瞇眼道:“再走走吧,這離神都,還是太近了……”“累了?!币贿叧灾?,伍無郁一邊開口道:“再說了,這挺好。等待煩了再說?!薄拔铱鞗]銀子了,這頓飯,是我花錢買的?!濒~七瞇眼道:“我在江南西道有親戚,不如去投奔他們?”

            “親戚?以前怎么沒聽你說過?”伍無郁問了一句,然后撇撇嘴道:“不去不去,不當國師難道還會餓死?等著吧,等我想起來那勞什子香皂、玻璃的做法,保你吃香的喝辣的?!币姶?,魚七漠然起身,嘲諷道:“去不去,由不得你?!?br>
            說罷,土丘一側,竄上來兩名大漢,帶著蔑視看向伍無郁。進食的動作一頓,伍無郁哪怕再任性,這時候也該明白過來什么了?!澳恪皇囚~七?”“廢話。本姑娘叫馮珊!”“就在這動手?”其中一名大漢環顧四周,擰眉道。

            “不!”魚七,或者說是馮珊怨毒道:“帶回去,帶到我爹墓前,一刀一刀刮了他!”捧著飯碗,伍無郁心神一下沉到谷底?!澳闳胙玫臅r候,我覺得你不對勁,派人試探過你,你怎么……至于馮家,我不認識?!迸?!手中飯碗被打掉,馮珊一腳踩在伍無郁身上,“也叫你死個明白。我這張臉,是真的!還記得環州城的馮家嗎?你這妖道,究竟殺了多少人?自己都忘了!”

            神情猙獰,馮珊一腳一腳,狠狠踹在伍無郁身上,“那日之后,我發誓一定要殺你。接近不了你,只能打探一切關于你的消息……皇天不負,當看到神醫谷那個病鬼的臉時,我就知道,這都是上天的安排,讓我報此大仇!”“珊兒,別鬧了。就在這殺了他吧,報了仇我們快走?!?br>
            一名漢子焦急出聲。馮珊卻是毫不滿足,冷笑道:“都三天了,朝廷沒一個人過來打探,還怕什么?不能讓他這么死,我爹,我娘……那么多人命,他得慢慢還!”身上的劇痛,加上言語的刺激,伍無郁漸漸閉上了眼。仔細想想,好像從他來到現在,不管直接還是間接,因為自己死的人,不少啊……

            第二百九十七章:皇帝的道歉看著地上一言不發的伍無郁,馮珊怒火上涌,一把抓起他的衣襟,咆哮道:“你不是麒麟大國師嗎?你不是很厲害嗎???!你的能耐呢?你的那群狗腿子呢?!”發髻凌亂,灰頭土臉的伍無郁目光一顫,閉眼道:“殺了我吧,給你的家族,報仇?!?br>
            “想死?”馮珊大笑道:“做夢!我會讓你受盡這世上最狠毒的刑罰,會讓你……”她正說著,一旁的大漢安耐不住,上前提起伍無郁,沉聲道:“珊兒!夠了!此處離神都太近了,殺了他報仇,然后我們快走!”臉上怨毒不減,馮珊拔出一柄短刃,冷冷道:“我會……”

            猙獰之色尚在,但狠話卻是說不完整了。只見一根長羽激射而來,一箭穿喉,箭頭染血!剩下兩名漢子一驚,連忙四顧,只見原本空無一人的原野,此刻突然多出了無數身影,疾行穿插?!安缓?!”其中一人雙瞳一縮,疾呼高喊。

            但下一刻,又是三根箭羽從三個方向齊發而至,皆洞穿了他的咽喉。臉龐染血,伍無郁下意識抬手,擦了擦臉上的血跡?!霸撍?!”僅剩的那人自知必死,連忙俯身一跳,借機躲在伍無郁身后,但他的手剛剛摸到腰后的刀子,一根箭羽便從后而至,將他的手臂與腰身,死死釘??!

            “?。。?!”凄厲地慘嚎剛剛響起,但緊隨而至的一道破風聲,便將其終結。三人,皆死。四下煙塵未散,這群身份不明的好手沒有遲疑,迅速占據土丘四方,而更遠處,鐵蹄之聲,卻是重踏而來?!咀篁斝l大將軍,李?!快浩烊胙?,伍無郁嘴唇一抿,默默一嘆。

            踏踏踏,鐵甲碰撞的聲音傳來,他抬頭一看,只見女帝一身戎裝,淡然走來。近下那群好手,或者說內衛吧。他們沉默著將三人的尸首拖走,在地上留下了幾道血痕?!笆赏庾o衛?!迸劾淅溟_口。四下內衛飛速外退,將這土丘露了出來,而內衛之外,左驍衛鐵騎則四散八方,巡視戒備。

            喉頭哽咽一下,伍無郁這幾日想很多,比如楠兒來了,他說什么,恭年來了,他說什么,甚至別的大臣來見,自己都考慮過。但唯獨沒想到,女帝會親自來?!巴鎵蛄藛??”女帝瞥了他一眼,又眺望遠方,幽幽道:“朕本以為,你從隴右回來后,就是個值得重用的孩子了,但未曾想,孩子就是孩子,只要沒長大,就總會有任性發脾氣的時候。

            退一步講,朕便是答應放你離去??赡阈挪恍?,只要你這國師辭官云游的消息傳出,大周十道,將會天翻地覆。數不盡的人,會挖空心思去找到你,然后……”話沒說完,但意思,卻不言而喻。梗著脖子,伍無郁固執道:“陛下就是拿著這點,來威脅草民嗎?”

            “威脅?”淡漠回首,女帝冷色道:“朕只是講一個事實罷了?!薄叭舨菝癫辉富厝ツ??”“……”兩人立在土丘之上,對視良久。只見女帝微微側頭,嘆氣道:“別任性了,回去吧。楠兒哭了三天三夜,朕還有許多事要處理。使臣來的差不多了,明譚山也準備妥當,你還得……”

            “這些,都跟草民沒關系了!”“啪!”一個巴掌甩在他臉上,只見女帝右拳緊握,沉聲道:“朕愿來接你,已是莫大恩寵,伍無郁,跟朕回去,當好你的國師,這件事,朕權當你小孩脾氣,不然……”灰頭土臉,伍無郁垂頭,便瞧見了自己滿是腳印的衣衫。

            臉龐微痛,但他仍是固執道:“陛下除了這些,就不打算跟草民,說些別的什么嗎?”………………又是一陣良久沉默,女帝咬牙道:“莫非你伍無郁以為,朕離了你,就辦不成事了嗎?!莫非真以為朕非你這仙家弟子,不可嗎?

            鷹羽衛羽主,朕不是沒人可換?!薄昂恰陛p呵一聲,伍無郁垂肩道:“那就請陛下,換人吧?!薄半拮詈笤賳柲阋痪?,跟不跟朕回去?”女帝目光怒火微盛,沉聲開口。伍無郁沒有回應,散亂發絲下,傳來沙啞的聲音,“陛下做了錯事,難道不該說一聲抱歉嗎?”

            抱歉?聽到這句話,女帝險些以為自己聽錯了,看著面前這青年,眼中微光閃爍。過了一會,她這才淡淡道:“皇帝怎能向他人道歉。你已經沒有退路了,只有跟在朕身邊,當好這個寵冠朝堂的國師,才能活?!薄凹词侨绱?,那草民……就不活了……”

            說著,他便頹然坐下。低頭看著腳邊的身影,女帝眼神復雜,伸手想去觸碰他,可到了半途,還是收回了手?!昂苤匾獑??”“很重要?!薄罢f了,會原諒朕?”“不一定?!薄澳钦f了,會跟朕回去嗎?”“可以考慮?!薄啊?br>
            清風拂過,遠處鐵蹄聲響,近下內衛在十丈外,背對土丘默默護衛。十丈之內,除了他二人,并無一人。臉藏在散下的發絲間,伍無郁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也不知道自己這么做,這么堅持是為了什么。但是,他必須這么做。

            沒有理由?;秀遍g,女帝好像說了三個字,伍無郁有些茫然,覺得是不是自己幻聽了,但隨即,便聽見女帝怒喝道:“來人,給國師換衣,啟程回京!”說罷揮袖一甩,大步離去。連忙起身,卻只看到了匆匆離去的女帝背影,以及飛身前來,捧著一件嶄新道袍的內衛。

            ……第二百九十八章:回衙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衙門。短短幾日功夫,他卻覺得好像是隔世一般。猶豫著走到衙門前,看著緊閉的大門正想喊一聲,卻聽吱呀一聲,衙門大門已經緩緩打開。洞開的門后,密密麻麻的鷹羽分列兩旁,齊齊躬身道:“參見大人?!?br>
            人很多,也很全。其中,他還看到了一臉憔悴,眼圈通紅的楠兒。袖中的右拳微微緊握,伍無郁故意板著臉,不耐道:“都沒事做了嗎?趕緊去辦差!傻站著作甚?”聽見這話,眾人臉上皆是露出一抹笑顏,然后四散離去。沒走兩步,他就看的了兩張熟悉但不屬于這的面孔。

            風伯,娥姥?!皟晌磺拜呥@是……”遲疑發問。卻見風伯大大咧咧的扣了扣牙,嘟囔道:“陛下下的令,讓我倆來你這衙門討口飯吃?!备煌?,娥姥卻是淡笑道:“日后還請大人,多多照顧?!比o我兩個大高手作甚?給個巴掌賞倆棗?

            別說,那巴掌其實挺疼的。臉上堆笑,恰巧又看到了古秋池,于是伍無郁便瞇眼道:“真巧,武堂剛立,僅有古前輩一人擔任總教,不如兩位也入武堂,也擔個總教的位置?”“等等,大人!”古秋池瞪著眼道:“這總教不是老夫嗎?不是一個嗎?”

            “去去去,”風伯翻個白眼,嘟囔道:“功夫那么差,想的到挺美。以前怎么沒發現,你老小子官癮這么大?”“你……你……你這老貨,說誰功夫差?”“不服比比?”“比比就比比,誰怕你!”看著吵起來的二人,伍無郁卻是由心一笑,然后就見白求恩邁步走來,低聲道:“大人,江湖第二次清查,已經傳下去了。但這次要責其交出秘籍,怕是……”

            聞此,他眉頭一皺,低聲詢問道:“很難辦嗎?連同銳武院一同行事可否?”“這……怕是還會有不小的傷亡?!卑浊蠖骺嘀樀溃骸斑@才幾日?有些地方還沒接到命令,但已經展開行動的地方,卻已經有了死傷,若是繼續推行下去……”

            “老賊欺人太甚!走,找個地方,斗過一場!”“走就走!”兩聲大喝傳來,伍無郁抬頭一看,只見古秋池與風伯二人氣呼呼地瞪著對方,就要動手。腦中靈光一閃,他連忙笑著上前道:“兩位前輩,息怒,息怒?!薄昂?,給大人面子,要不然,必讓你見識一下何為撕風手!”

            “老夫純七劍法也不是吃素的!”“純七?是蠢七吧?”“氣煞我也!”見他二人又吵起來,伍無郁額頭不禁浮現三道黑線。到是娥姥見到他面容不佳,頓時出聲呵斥,這才讓二人不再斗嘴。見此,伍無郁這才含笑上前道:“現下有個差事,不知幾位可愿走一趟?”

            “差事?”三人齊聲詢問?!昂?,也沒什么。就是去江湖上轉轉,挑幾個刺頭揍一頓……挺好玩的?!薄白崛??”風伯眼前一亮,搓著手道:“行,老夫答應了。這事老夫跟著老婆子去就行了,讓這老貨就在這待著吧,省的累贅?!?br>
            “老賊,是可忍孰不可忍,看招吧!”“切,誰跟你在衙門打架,打壞東西你賠???”眼見二人又吵起來,伍無郁頓時無奈的搖搖頭,沖白求恩使個眼色,便側身離去?!按蟆笕??!遍獌耗樕俱?,嘴唇發白的上前,低聲道:“孫興田來了,在衙門里等著呢?!?br>
            看著她這樣,伍無郁心中一揪,但還是應了一聲,徑直離去??粗谋秤?,楠兒深吸一口氣,可還是沒能忍住,落下一滴淚來。在一處院落里,他見到了孫興田?!按笕?!”見到國師前來,孫興田連忙起身相迎。伍無郁擺擺手,納悶道:“孫將軍不在城外盯著,這是……”

            “回大人,”孫興田無奈道:“明譚山都準備妥當了,三千將士都聚在明譚山護衛,已經兩日了,您看下一步,該如何?”“準備妥當?”反問一句,他皺眉道:“貧道不是說越多越好嗎?你們怎么知道就妥當了?”“大人,”孫興田臉色一苦,“明譚山上下,都被挖個遍了,到處都是坑洞,幾步一個,遍布山體。里面都塞滿了大人吩咐的東西,實在是沒地方可安置了……”

            “???”伍無郁一愣,然后心中盤算著,應該差不多夠了吧?想了一會,他便點點頭道:“那好,就這樣吧。三千將士不要懈怠,繼續護衛明譚山,料想快了?!薄斑馈??!笨粗鴮O興田離去的身影,伍無郁嘴唇一抿,然后默默回到觀機樓七層。

            剛剛坐下,他便瞧見了桌案上,按照顏色等級,一一歸置好的密報。顯然,出自何人之手,他心中有數??戳搜劭諢o一人的七層,微微一嘆,拿起密報翻看了起來。不知不覺,一日便又過去。還是沒見楠兒的身影。就在他有些焦躁時,一陣腳步卻是傳來。

            下意識的,他收斂神情,沉默著繼續翻看回復各地密報?!按笕??”是恭年的聲音?心底沒來由的有些失望,伍無郁抬起頭,皺眉道:“有事?”“太子殿下在東宮為各國使臣擺宴,就在今夜。這是請柬……”看著桌案上遞上來的請柬,伍無郁揉了揉頭,沉默片刻,然后點頭道:“下去備車?!?br>
            “是?!惫昃鸵D身離去,他卻突然開口,“等等?!薄按笕诉€有吩咐?”措辭一陣,伍無郁瞇眼道:“貧道不在的這幾日,衙門里,神都里,可有什么流言?”流言?恭年眼中流露出困惑,而后頓時醒悟,然后悄悄看了眼伍無郁,低聲道:“應是被壓下了,大人不在的這幾日,一切如常,沒有任何流言蜚語。

            就連屬下,都不知具體發生了什么?!薄爸懒?,備車去吧?!蹦_下一頓,恭年猶豫一會,這才開口道:“大人,上官院主這幾日水米不沾,常常獨自一人流淚,屬下怕上官院主身子虛弱……”“多事,下去!”“是……”第二百九十九章:眾使之宴

            直到伍無郁換好衣衫,離開衙門,他都沒再看到上官楠兒。有心找人問一聲,可心底執拗,卻還是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上了馬車,伍無郁想了想,喚來恭年問道:“這次宴會,都有誰?”“回大人,各國使臣,幾位皇子公主。大臣之中,只有大人您收到了請柬?!?br>
            恭年皺眉道:“送請柬的人還說,請大人務必赴宴?!备鲊钩几首踊逝难鐣?,這還好理解?;适艺蔑@仁德,與使臣親近嘛。但是給我送請柬又是為什么?臣子之中,還就我一個……放下車簾,伍無郁想半天,雖然沒能悟透,但隱隱好像猜測到了一點。

            或許是為了……震懾?施恩最好有黑白兩面,白臉不用說,肯定是太子殿下,那黑臉……東宮太子送的請柬?呵,是女帝授意的吧。剛回來就給安排差事,一點也不體恤臣下,我還沒原諒你呢!心中嘟囔一句,伍無郁閉上眼,整理一下思緒,再睜眼,便已然是那副漠然無情的模樣。

            馬車搖晃,很快宮城便到了。恭年一眾護衛在外,由宮內護衛,護送著一路到了東宮。東宮庭院,一派喧囂。伍無郁沖李顯躬身一拜,然后便隨著侍從的安排,落座了。粗粗一掃,除了自己接觸過的使者,其他許多人一概不認識。

            他們有男有女,神情更是各有不同。不屑者,謹慎者,怯懦者,討好者,應有盡有。便是從這些使臣的臉上,就不難看出其國力強弱如何。另外皇子皇女也來了一些,不過除了太子跟李召月,伍無郁都沒打過交道,三皇子李平,并未出席。

            也對,往常無論什么宴會,都少見他的身影。心中默默想著,便見太子舉杯起身道:“眾使能來大周,為我皇賀壽,本宮著實欣喜,來來來,共飲此杯?!彼腥瞬还芟胫裁?,這個時候還是十分順從的端起酒杯,遙遙一敬。不過一名滿臉胡渣,兇神惡煞的異族男子,卻是頂著一頭小辮,不屑道:“我哈查爾部,可不是來給你皇帝賀壽的?!?br>
            “這哈查爾部,便是草原強盛部落之一。這人叫畢圖,行事十分囂張跋扈?!崩钫僭虏恢螘r蹭到伍無郁這來,在他身邊緩緩坐下,拿捏著酒杯笑著解釋。眉頭一皺,伍無郁看了她一眼,然后沉默著,打算看看太子如何處置。只見李顯臉上果真有些不悅,放下酒杯淡淡道:“畢圖使者,今夜宴會,為了大家開心,還是不要說其他的了?!?br>
            “哼?!碑厛D冷哼一聲,然后抓起面前的烤肉,大口吞咽起來。避而不談,就此揭過?倒不失為一個辦法,只是太蠢了。視線一掃,只見其他使臣見此,眼中皆是多了些不屑。伍無郁有些恍然,明白自己出現的作用了??磥硖?,還有些撐不住場面。

            握住酒杯的手一緊,伍無郁淡淡起身,看向那畢圖道:“你叫畢圖?來我大周,不為我皇賀壽,那是來找死的嗎?”一語出,場面不禁一靜。只見那畢圖呸一聲,吐出一塊骨頭,“你是什么人?”沒有回應,伍無郁冷冷看了他一眼,然后環視四周,問道:“哈查爾部,有多少人?”

            “勇士五萬!”畢圖傲氣回應,說完似是覺得不夠,又補充道:“皆是以一當十的無敵勇士!”“無……敵?”伍無郁冷笑一聲,“擁兵五萬而已,最好還是向這位使臣一樣,安靜些,別亂說話。貧道可不想往大漠去一趟?!彼S手一指,指向角落里,一名縮著肩膀,低頭小口吃菜的異族女子。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