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7章(1 / 9)

            雖然景泰帝的知識水平長期保持在一個很一般的水平線上,但耐不住朱見濟寫的詳細,看了一遍后就能感悟到其中深意。景泰帝如此,更何況那些擠過科舉獨木橋,又爬到今日高位的臣子?特別是擔任戶部尚書,并且為景泰帝主持過財政改革的金濂,見了那詳明細致的表格后,整個老頭子都打起了抖索,最后在旁人擔憂的目光下,猛地一拍大腿,連連叫絕。

            他分不清楚是因為前世的孤兒經歷,還是繼承了原主對父母的依賴,現在的朱見濟是很認同景泰帝夫婦的。雖然他們都各有各的毛病,可疼孩子是一致的。所以一想到兩個人都活不長了,已經吃下兩碗飯的朱見濟忽然沒了胃口。------------

            第十章:太子摸了摸錦衣衛“為何發愁起來了?”正巧膳食也吃的差不多了,景泰帝又把兒子抱到懷里,盯著那張鼓起來的胖臉疑惑說道?!熬褪墙鼇砜戳擞袑m人不適,突然想到生病的事了?!薄拔疑^病,有點擔心父皇和母后也不舒服……生病太難受了!”

            “父皇你改天還得出城祭天,這么冷呢,萬一受風了可怎么辦?!”童言童語中透露的關切讓景泰帝夫婦心頭一暖。雖然對皇帝來說,有事沒事喊他得病是犯忌諱的,但畢竟這是唯一的寶貝苗苗?!皼]事沒事,大不了父皇這些天養養精神,祭天也就是走個過場罷了?!本疤┑蹣泛呛堑暮逅?。

            最近他也確實感到了腿腳發虛,又嬌又愛纏人的唐美人可以歡愉一時,總不能一天到頭都摟著。俗語中,只有累死的牛,可沒有耕壞的地。于是在兒子的擔憂下,景泰帝直接決定,這兩天都不去唐美人那里了,自己好好休養生精,以待來日。

            只是冬至祭天還是要的。每當景泰帝獨自站在祭天的圜丘之上,群臣矗立在下,頂禮膜拜的時候,總會讓他產生一種切實的“天子”之感。景泰帝十分喜歡這種感覺。因此他不會放棄任何在臣子面前名正言順擺架子的機會。冬天風大,大不了穿厚點,讓內侍偷偷給自己在禮服之下套點棉襖就行。

            景泰帝長得瘦,若是衣服厚點,也能顯出他的“威武高大”來?!耙惨〞r安排太醫問安,”朱見濟打蛇隨棍上,對著自己的好爸爸說道,“等有空了,我要父皇母后跟我一塊去走走健身?!痹儆锌站桶褟V播體操安排上。朱見濟在心里草率的制定了個一家三口強身健體的計劃,目標是讓他爸他媽多活幾年。

            景泰帝隨口應下,只覺得兒子當真孝順。不過想起某事,景泰帝又偷偷對兒子打報告,“今日下朝朱驤請見,估計是匯報關于你看中的那名太監的事?!薄盀楦赴阉虬l走了,你那邊可以隨時去見他?!鄙蛋职謱χ唤獾闹煲姖UQ劬?,“那是我兒要做的事,為父不去摻和?!?br>
            朱見濟感動了。他決定以后只要天氣好,都要拉著景泰帝鍛煉身體——這么好的皇帝老爸哪里找?!而且看景泰帝這態度,以后自己豈不是能越過皇帝,直接去指揮錦衣衛了?這是白送權力給他??!景泰帝看著兒子先從不解再到震驚,最后一臉感動的想哭的模樣,臉上帶了點驕傲,手悄咪咪背到身后扶住了腎虛無力的腰桿,對朱見濟說道,

            ------------第十五章:太子的早朝初體驗良好的家庭關系是孩子健康成長的主要因素,在此時特殊的情況下,朱見濟更離不開景泰帝和杭皇后的支持??上r間過去的太慢,封建時代的養分也不能夠讓朱見濟迅速發育——前世他小侄子小學剛畢業就快一米八了,摘了紅領巾跟三十歲似的。

            如果朱見濟能像對方一樣吃激素長大,哪里用得著擔心年幼參政被人看不起?好在局面正在被改變。好在朝堂上永遠不缺投機分子,這個冬天還沒過去,已經有人在給自己和景泰帝揮旗吶喊了。等到了景泰五年,朱見濟有信心讓他們徹底倒向自己這邊。

            而冬至之后,便是春節。景泰五年說來就來。朱見濟前世忙著打工,早就不看春晚了,過大明朝版本的春節時也沒覺得有多難受,繼續對著父母撒嬌賣萌,把景泰帝和杭皇后逗的哈哈大笑。畢竟后者都清楚,等春節過去,景泰帝帶著兒子一塊上朝去了,朱見濟為了維持太子威嚴,很少再有這樣的機會了。

            宮人后妃也都沾了喜氣,起碼咸陽宮里的一些都被朱見濟一視同仁發了紅包,錢是不多,但心意擺出來了。等那些收到紅包的宮人對自己露出感激的目光時,朱見濟就知道,自己做了筆好買賣。而春節過后,再過幾天,便是正月早朝。

            朱見濟昨晚早就睡了,也提前喝了羊奶助眠,一夜無夢。凌晨四點醒了后用熱粥暖胃,熱水敷臉,做了廣播體操中的幾個動作,精神還算可以。景泰帝派來的宦官張永早就在一邊候著,等太子殿下洗漱完畢,就帶著人前往奉天門。

            按照大明的早朝制度,此時的文武百官已經在午門等候多時了,再過不久就要呼啦啦的涌入皇宮。文武百官分別從左右掖門進入,過御橋到奉天門丹墀前等候,繼續分成文武左右兩班。而等皇帝到達御門坐上金臺御座,才由鴻臚寺唱班上前,百官叩拜。

            此時文武仍舊各自成列,但合稱為“大班”,像勛貴皇親集團則是自成一班,稱之為“勛戚班”。朱見濟坐在景泰帝提前為他準備好的椅子上,靠近御座,居高臨下。他一眼看過去,看見的不是所謂的“班”,而是各種各樣的利益集團。

            勢力極速膨脹的文官們、還保留著靖難時幾分兇悍傲氣的武將們、被土木堡折騰的奄奄一息的勛貴們……還有皇帝身邊的太監們。他們各有各的訴求,但關系網糾糾纏纏,最后卻還是匯聚在金臺御座的一端?;蕶辔∥?,眾生螻蟻。

            當鴻臚寺的人再次大聲的催促百官“有事啟奏”的時候,原本還有些緊張的朱見濟忽然放松下來。也就那么回事。朱祁鎮那樣的廢物都能安安穩穩當幾十年的皇帝,他怕什么?!更何況景泰帝還在他旁邊坐著,于謙還在底下站著,天塌下來首先讓高個子頂著。

            而且正月里的第一次大朝會,也沒有什么大事值得討論。鴻臚寺的人最先站出,清點好了缺位、辭職和最近新升到中央的官員人數,并且將記錄呈上。隨后才是真正的君臣朝會。每個臣子出來說話之前都要咳嗽一聲,以免出現兩個人同時發言的尷尬情況。

            一些提前呈遞了奏疏的則是由鴻臚寺官員負責給皇帝念上面的內容,聲音洪亮,讓諾大的奉天門都聽得見。沒有大事件,但每個人仍在努力的表演,朱見濟可以感覺到有很多人在打量自己,顯然對小太子出現在朝堂之上表示疑惑。

            只是上座的一大一小都一臉坦然,臣子擺出一副吃驚的模樣,倒是顯得格局小了。于是有眼力的臣子都紛紛閉嘴,只是順著朝會流程走下去。朱見濟在上方偷偷觀察,發現胡瀅等人看見自己出現,只是胡子一動,然后假裝什么都沒發生。

            因為給朱見濟上了幾次課,這幾位發現以太子殿下的聰明伶俐,不是他們可以掌控住,將之洗腦的存在。而且人家還是“好圣孫”,是大明正經的太子。他要上朝誰能管的???傳說中的于謙則是面色冷肅,并沒有因為小太子的登場而有任何震動。

            在他眼里,只要朝會不被小孩子哭鬧破壞,那皇帝喜歡帶著兒子上班就隨便他去,甚至當場給奶娃娃換尿布他都可以接受。如此人物都不動彈,正常人都不會去瞎說話。但正如朱見濟所言——“大明朝臣多有奇葩”,還真有位不懂事的冒出來,指責景泰帝濫用皇權。

            誰能想到又是這個鐘同?!景泰三年自己提出要廢立太子的時候,就是這個家伙跳的最歡!現在他又來了!“朕帶太子上朝,關你何事?”景泰帝不滿的斥責鐘同,“速速退下!”但大明朝的文官是有抖M性質的,皇帝越罵他,他越來勁。

            于是鐘同顯得更加激動,“朝堂之上無不肅穆,哪里容得下一個稚童?”作為一名堅定的道德黨人,鐘同本來就反對朱見濟取代沂王朱見深為太子,甚至在他看來,五年前景泰帝既然成了監國,就該安安分分的當監國王爺。如果不是因為時運所致,國不可一日無主,他也成不了皇帝。

            要知道,在景泰帝接受太上皇朱祁鎮的隔空“禪位”前,朱見深已經被孫太后立為太子了!侄子朱見深成為太子的時間不但早于叔叔景泰帝,而且名正言順??删疤┑凵吓_后憑什么廢掉他?他怎么敢?!充滿士大夫道德感的鐘同極其反對這樣的事情,只是他試圖激烈的抗爭,很多時候都被同好給勸阻回去了。

            鐘同只能憋著。好在去年年末,朱見濟生了一場大病,眼見人要沒了。鐘同聽說之后極為高興,私下里跟人喝酒的時候都放出豪言,“太子之所以生病,那是因為搶了別人的位子,天命不認可他的行為,所以老天爺給出了懲罰?!?br>
            這段話聽得跟他一塊喝酒的人冷汗淋漓,心想鐘同心直口快如此,以后肯定是要搞大事的,于是沒幾天就找了個理由跟他疏遠了關系。而以上種種,朱見濟都不知道。但這并不妨礙朱見濟看出這位是名頑固守舊分子。從對方的眼神和氣質,朱見濟可以感受到他對自己的排斥。

            其余朝臣則是打算趁著這個機會,站出來給太子說說話,讓景泰帝在心里給自己記上一筆功勞。特別是像王文這樣的景泰帝心腹,更是已經清好了嗓子,預備出場和鐘同對線。雖然他已經是左都御史,是鐘同的直系上司,但為了皇帝和未來皇帝,王文可以放下他的身段。

            但結果出人意料,朱見濟自己先站了起來。------------第十六章:太子處理了鐘同只見他跳下為其準備的金臺副座,走了兩步,正臨高臺邊緣,俯瞰著臺下的鐘同。景泰帝微微側目,搭在龍椅上的手朝著底下大臣輕擺一下,示意大家不要亂動,看朱見濟的發揮。

            于謙的鼻子里輕輕一哼,終究是沒動。于是整座奉天殿安靜下來,只剩下朱見濟與鐘同隔空相望。小太子稚嫩的聲音傳遍大殿,“你是何人?”鐘同發揮強項令的傳統,梗著脖子道,“臣乃御史鐘同?!薄澳枪率呛稳??”朱見濟又問。

            鐘同被他這話說的一頭霧水,但仍然皺著眉頭大聲回復,“自然是太子!”“那太子又是什么?”“太子就是太子!”鐘同越聽越氣,只當朱見濟這個小男孩是在無事找事,說些廢話。連“太子”是什么都要問自己這個御史,那他還當什么當??!

            只是鐘同沒有注意到,和他同行而列的其他御史已經把頭低了下去,還有人悄悄挪了點地方,和鐘同拉開了距離。正常人在職場混久了,通常會知道一些常識——當領導問你一些簡單至極的問題時,不是代表領導腦子有病,而是領導覺得你腦子有病。

            而且等你把話接住以后,領導就要開始針對你了??上х娡瑳]有這樣的概念。畢竟他爹死的早,沒有傳授給兒子當官的經驗,或者說,他爹也沒遺傳給兒子正常人的智商。于是朱見濟嘴角勾起冷笑,雙手往腰帶上一搭,突顯出小小年紀卻充滿了領導氣息的小肚腩。

            他對著鐘同說道,“看來鐘御史并不了解孤的身份,那孤只好認真講講了……”“太子,乃國之儲君!”“孤再問你,何以為君,何謂之儲!”“這……”鐘同結結巴巴,激動過頭的腦袋終于冷靜下來。他總算意識到了自己沒資格對著朱見濟伸手指。

            但承認是不可能承認的,大明的文官寧可挨打,也不愿意朝著皇帝低頭,更何況是太子?于是鐘同繼續憋紅了臉狡辯,“此前無有先例……”“既無先例,那當自孤始!”朱見濟眼神冷漠的盯住額頭開始冒汗的鐘同,“陛下帶孤至于早朝,是天子與儲君的意同?!?br>
            “禮部!”朱見濟忽然轉頭,將看戲的胡瀅喊了出來。胡瀅只好下場應和,“臣在?!薄肮虑覇柲?,陛下攜帶太子上朝,可有違反我大明禮法?”“太子為國副君,自有參政之權,不違背禮法?!焙鸀]做出了回復。其實在此之前,大明的太子當的很輕松的。

            懿文太子朱標監國二十余年,太祖皇帝對他的看重前所未有,距離皇帝也就差個名頭了。后來的仁宗皇帝亦是在太宗遠征漠北時監國理政,可以說要是沒有仁宗朱高熾的努力,太宗哪里來得那么多錢搞北征和下西洋?宣宗作為嫡子,根正苗紅,太宗欽定的“好圣孫”,從小被爺爺帶在身邊親自教導,當了八個月太子就繼位了。

            至于正統皇帝……這位不提也罷。所以雖然朱見濟年紀小,但以大明朝的傳統,太子參政也不是問題,只看皇帝愿不愿意罷了。朱見濟滿意的點頭,然后又喊了一聲,“吏部!”年老力衰的王直顫巍巍的響應,“臣在!”“孤第一次接觸朝政,麻煩吏部尚書為孤講解講解,御史的職責有何方面?”

            “御史負責監察百官,糾其錯處,風聞言事,以正朝風?!薄翱捎凶屗肛熖訁⒄穆毮??”“未有!”“那好!”朱見濟繼續點頭,示意王直退回朝列,看向汗流的越來越多的鐘同。這人還是梗著脖子,一臉“威武不能屈”的樣子。

            朱見濟實在想不明白,都到這時候了,鐘同為什么還要死不認賬。果然這人的腦回路有問題。于是朱見濟只能主動開口,“鐘御史,事已至此,你覺得自己有錯嗎?”“臣身為御史,本就應該指出君王的錯處。更何況天子在上,太子殿下難道想越俎代庖,責罰大臣嗎?!”

            朱見濟聽了,只能嘆氣。難怪大明后面的皇帝都喜歡摸魚不上朝,要成天面對這種死腦筋的臣子,高血壓都給他氣出來。還是應該召喚他爹?!澳强磥礴娪愤€真是忠心體國?!本疤┑鄞藭r也開口,對著鐘同難掩怒氣,“朕帶著太子上朝,本意是培養他成為合格的儲君,以便造福社稷,不負祖宗?!?br>
            “如今太子指出了你的不對之處,你竟然還在狡辯,有什么資格當御史?”“還是說御史都以知錯不改,故意犯上為尋常事?”“太子是你主動冒犯的,如果太子要罰,你便給朕好好受著!”景泰帝站起來和兒子并肩而立,目光掃過朝堂諸臣,“爾等記著,太子就是太子,只要不做違法亂紀之事,便不該受胡亂指責!”

            “以后太子會一直跟著朕上朝,見的多了,你們也該習慣了!”“臣等謹記!”此時的文官集團的確崛起了,但時間上也沒崛起多少年,甚至于還有一些人沒有意識到,文官力量已經成為了整個大明朝堂最強大的一方。他們對于太祖太宗的陰影仍然存在,對于皇權的敬畏仍然存在。

            雖然開始有人緊張的伸出手去試探性的奪取新的利益,可面對發威的皇帝,文官們還是低下了頭。景泰帝把手搭上朱見濟的肩,讓他和自己一起俯視朝臣?,F在這里是他的朝堂,將來這里會是朱見濟的朝堂,提前讓兒子感受一下皇帝的至高無上,和兒子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悅,景泰帝是很舍得的。

            他已經為了兒子付出很多了。朱見濟也感受到了來自爸爸的愛,再次堅定了自己要當一個孝子的念頭。不過眼下,還是先處理了鐘同再說。他的確是被冒犯了,如果輕飄飄放過,就有些不給自己面子了。體面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掙出來的!

            特別是朱見濟原本懷抱跟他爹一樣的念頭,想著自己第一次登上大舞臺,總得你好我好大家好,最后拿出自己關于減免課鈔的報告,打出一個完美結局。結果鐘同這家伙破壞了朱見濟的計劃,并且成功上了太子的黑名單。也許還上了其他官員的黑名單。

            畢竟這么傻的同僚接觸久了,難免會出現人傳人現象。所以朱見濟打算給他來個大的,讓像鐘同這樣,靠著“風聞言事”的權力,自詡正直的清流一個好印象——以景泰帝為依靠,朱見濟不但將鐘同罰俸三月,命其閉門思過一旬,還命令鴻臚寺的官員將今日“鐘同無故犯上”的事錄于紙上,傳抄于京城內幾處人流量大的地方,以供人賞閱。

            京城是什么地方?是大明最精華之地,天子腳下本就有無數魚龍,更何況正月一過,便要準備春闈,已經有不少讀書人聚集京城了。要是這樣的文章被他們看見,那造成的影響可就大發了!朱見濟很清楚,文官們靠什么來站在道德高點指責皇帝。

            無非就是他們掌握了在民間說話的權力,或者說,以儒家思想塑造了國家民族習慣的文人們,在社會上說話的聲音是最大的。當他們的聲音大到蓋過皇帝的發聲時,他們就沒有問題了,他們就要幫皇帝體面了。面對這種情況,除非皇帝手里有槍有刀,還夠不要臉,才能把這群嘴碎的文人殺到閉嘴,讓他們再也不敢大聲跟皇帝說話。

            韃清的“圣君”們不就是這么做的嗎?太祖高皇帝出生貧賤,可以說是最能體會百姓疾苦的統治者了,結果在后世很長時間里,不也是被冠以“暴君”之名嗎?而經受過幾百年后教育的朱見濟更加意識到,輿論就是戰場。你不去占領,別人就要去占領。

            而讓皇家的聲音壓過文人,就從自己開始吧!趁著文官們還沒意識到他們的天下已經到來,朱見濟必須先下手為強。------------第十七章:太子提出了政見而鐘同訝然的反應也證明了這種魔法攻擊對看重名聲的文人有多大殺傷力。

            “這種事情,怎么可以傳于百姓耳中?豈不是自損朝堂威嚴?”當朱見濟的話音剛落,鐘同惶恐的跪在地上不知所措之時,有人忍耐不住站出來反駁了。即便沒有把握住真正的矛盾,但這位大臣很直觀的意識到——這事不行!文官是清高的,

            朝堂是干凈的,面子是不能落的。如果真的按照朱見濟的方法做了,文官們還憑什么在老百姓面前擺出高高在上的樣子?皇帝為了保障權力要塑造神圣性,文官們也需要塑造自己的神圣性!就連于謙都忍不住,上前一步打算勸阻景泰帝,讓他勸勸兒子,別第一次上朝就把人往死里得罪了。

            這就是典型的文官思維了。哪里有太子“得罪”大臣的事?但事情關系到兒子,景泰帝總是顯得很執著。他也看不慣這群亂嚼舌頭的言官很久了。朱見濟冷漠的看向那發聲的大臣,又環視一周。小太子的目光把原本想要站出來附和的臣子硬生生憋了回去。

            于謙這等有能耐的大臣也被景泰帝注視著,不準他們打擾。今天的早朝,應該是太子的舞臺!景泰帝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他花了那么大的代價將自己的兒子拱上儲君寶座,被守舊派攻擊了那么久,現在終于要收獲果實了。他要證明,

            不僅僅是自己比起正統皇帝還要適合坐龍椅,自己的兒子也比沂王朱見深更適合當太子!景泰帝用手輕輕壓了下兒子的肩膀。朱見濟于是開口對著那名大臣說道,“你這句話說的可有些問題!”“《尚書》中曾經有言,‘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可見百姓地位?!?br>
            “我朝太祖也曾說過,‘爾俸爾祿,民脂民膏’?!薄澳銘斠彩亲x了經年圣賢書出身的,怎么連《尚書》和太祖名言都沒聽說過?甚至于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便忘卻百姓,自以為清高?!薄澳愕男惺?,就不配為百姓所知?”

            “再者便如鐘御史先前所言,皇帝陛下都沒有對這件事表示什么,你就跳出來念叨著什么有損朝堂威嚴……不也是越俎代庖?”“臣有罪!”那位大臣沒想到自己只說了一句話,就引得朱見濟向他發起了嘴炮攻擊,而且樁樁件件,要么引用圣人之言,要么引用皇家祖訓,完全讓他找不到反駁的地方。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