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29617章(1 / 2)

            只要南詔在亂,只要本部萬軍在手,那我等抵達南詔王城之日,便是功成之時?!薄笆?!”沐隆被伍無郁表現的輕松、鎮定感染,深吸一口氣后,便大步離開。望著他的背影,伍無郁臉上依舊掛著笑意,只是眼眸深處,多出了些許悲憐。

            古戰車的主人并不答話,在北木城上空浮了一陣,化作一道黑芒,亦是入了北木城中?!扒岸稳兆邮悄穷^白極真冰妖蛇,這次是閻家的小妖孽,這北木城還真是熱鬧?!薄斑€有那與他交手的,不是赤羽生還能是誰,這倆人不知怎么一直互相不對付,看彼此都不順眼,見面必爭?!?br>
            “你們忘了,不久后就是那場氣運之爭,這次可是不同尋?!薄霸趺磦€不同尋常法”“天機可不泄露啊?!惫艜d曰:“天道降慈。覺萬年之久,未有此變局;溯亙古之以來,舊史從前所未有。是以放榜蒼生,皆可為進:分太極之泉,布運于天下;化陰陽之儀,御氣于大塊?!敝v的便是人榜之爭。

            相傳天道放榜,作天地人三卷。相傳那是一卷白書,并未著墨,只書年輕俊杰之名,每一次榜單之爭其上已書姓名都會被新人替代,應了天道循環周而復始,是當代百舸爭競,能者居之。北木城這幾日本就是浮著的,這一下更是熱鬧紛呈。兩事相逢,試問年輕一代中有哪一位不想在不久后人榜留名縱使不是為了那番盛名,但氣運之數乃是冥冥中的造化,所有人都會拼上一切去爭、去奪。

            就如葉枯的那一道孽氣,他曾以為孽氣就是一團凝實的氣運,但后來卻發現并非如此簡單,以他的見識尚且不懂,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更要去探尋。所以才有了不日后北地年輕一代盛會,不只是大夏北域,更是整個古夏國的大事,原因無他,商、周二國亦有人榜之說。

            人道書青云,九萬里鵬風正舉。道書分鴻運,八千魁星競點斗。仍舊是那顆神樹之下,三人看過了北木城上空短暫的交手,對葉枯和上官玄清而言剛才的事兒無論是那個女孩兒還是在北木城眾目睽睽之下交手的兩位年輕一代頂峰都只是插曲,倒是顧鈞神情有些激動。

            上官玄清見他這般模樣,沒由來的問道:“顧鈞,他們與你相比,作何?”。顧鈞一聽,嘴角有些苦澀,平復了心境,搖了搖頭道:“閻昊、赤羽生兩人都是我古夏不世出的天才,凡骨搏殺化境,哪里是我能比的”上官玄清聽罷,反問了一句:“你不也是被譽為天才嗎”不等顧鈞說話,她接著說到:“也對,天才尚分三六九等,有些人天生就輸了不止一籌?!边@話是淡淡的無意,可聽者卻是有意。

            顧鈞聽的心里一驚,不僅是為了在上官玄清心中的印象,更是為了自己那搖搖欲墜的道心。他并非容易動搖之人,只是年紀尚欠,少了些閱歷的支撐,難以將心湖練作一潭靜水?!捌鋵嵨沂呛芰w慕他們的?!币慌缘娜~枯也不提樹上的事兒了,這時突然插了句話。只不過他羨慕的其實是那份爭雄的少年意氣,他有過,只是剩的不多了。

            上官玄清輕輕嗯了一聲,揶揄道:“沒事,沒有武功還能有治?!碑吘勾蠖鄶等诉€是普通百姓,還是要吃飯穿衣過日子,古夏國也設有官。葉枯是出了名的武不就,天生不能習武,雖然上官玄清知道些什么,但在外人面前挖苦葉枯兩句還是別有樂趣,“我記著前幾日誰還說自己不參加是因為怕打擊了這些人的信心來著”

            語氣平淡,但偏偏云邁本就心中復雜,此時便更覺諷刺。于是沉著臉,咬牙道:“本官不求平安!”“大人……”卞搏連忙上前,拽著他的袖子,可他卻梗著脖子,不為所動。顯然自己妹妹出現在伍無郁身旁,讓他心中起了羞憤,那股執拗勁,又升騰了。

            氣氛有些微妙,只見伍無郁眼中閃過一道微光,好似不在意先前的話,淡淡道:“本侯昨日,途徑你境內的河安縣。觀其有民夫在鞏固河岸,開拓河道??墒悄闼鶠??”不知他何意,但云邁還是點頭道:“是。前些時日,天降大雨,滄瀾江河水暴漲,各處支流亦是水漲。雖然許州境內水勢平緩,河岸寬闊,但雨季將至,自該修整,以防水禍?!?br>
            右手攥起,伍無郁沙啞道:“你之境內,大小河流六條,皆為滄瀾江支流罷了,并非滄瀾江主流。何須如此勞民,鞏固河堤?”提及此事,云邁當即忘了其他,肅穆道:“欽差此言差矣,大小河流非是滄瀾江主流不錯,然這河流之側,卻活民數萬,雖然雨季來臨時,不大可能泛濫,然本官身為一地之長,豈可忽視?

            難道非要有百姓遭受其難,才肯著眼治理嗎?”“料禍于前,治民于先。好?!蔽闊o郁鼓掌輕撫,然后沉聲道:“本侯再問,既然這幾條小河都讓你如此大動波折,那滄瀾江流經之地,何以無人去管?”聞此,云邁攥了攥拳,沉默片刻,才低頭道:“下官只是一介刺史,無權管旁事?!?br>
            “你告訴本侯一句實話,近幾年,朝廷沒收到各地上報的水禍折子。是各地治水有功,致使江河安穩?!毖凵裼行┪kU,伍無郁盯著云邁,喑啞道:“還是有人,瞞禍不報?!”“下官……”云邁額頭冷汗淋漓,喃喃道:“下官……不知?!?br>
            啪!怒而拍案,伍無郁沉聲道:“是不知,還是不敢說?”就在這時,那卞搏卻是笑了笑,來到云邁身邊,輕聲道:“大人您看,卞搏沒說錯吧,十道巡檢督查使,豈能是個名頭那般簡單?您等了多年的機會,就在眼前,還怕什么呢?”

            被其點醒,云邁頓時從牛角尖醒神,然后擦了擦汗水,咬牙道:“回侯爺!其他之地下官不知,但往南所屬,直到江南道,卻是心如明鏡!年年水禍,害民無數。死百人,無人問津,死千人,才有官府出面平息。但不是賑災,而是封口!

            至于前些年所報,皆因死到了萬人,他們瞞不住,才報的。百姓常常念道:雨季至,吃人時。離岸無所依,近岸無所活啊……”“何以……不報?”“侯爺,您當真不知嗎?”云邁反問一聲,悲哀道:“報不上去的,上奏所書,連神都都到不了。各級各地,各署各衙……那是一張遮天大網,在下官之前的常老大人,便是要上京面奏,結果剛剛離了州城,連十里都未走出去,便被人害了。

            陛下喜各地上貢的祥瑞,凡此事之折,可謂是本本必至君案。厭惡聽到災禍之事,因此這等災報,可謂是一壓再壓,一拖再拖……”“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蔽闊o郁吐出一口氣,平息心情,瞇眼問道:“不說這些了,你許州可有我鷹羽衙門?”

            “沒……”“本侯走后,就有了。你們下去吧?!薄谒陌倨呤哒?雨下觀潮浪滔滔云邁呆呆走出慶仙樓,站在寂靜的街道上,抬頭望了望月色,有些迷茫。見他這樣,卞搏笑了笑,沙啞道:“大人,回去了?!睆碗s低頭,他遲疑道:“侯爺這是……”

            “聰慧如您,怎會看不出?侯爺他……”卞搏還未說完,便見身后又走來一人?!澳悴槐囟嘞?,侯爺未曾如何我,我也沒原諒你?!痹颇餂_云邁撂下一句,便轉頭回了酒樓。深知他們兄妹的事,卞搏嘆氣一聲,搖頭道:“大人,找個空,跟云娘好好聊聊吧。她心里是惦記著您的,您在世上,可就云娘一個親人了?!?br>
            靜默良久,云邁笑了笑,然后點頭應允,“好,該跟這丫頭,聊聊了?!眱扇瞬⒓缍?,走過這漆黑街巷,仿佛是卸下了千鈞重擔一般,格外輕松?!蘸?,臨近江南道的滄瀾江邊。八人身穿蓑衣,頭戴斗笠,于江邊而立,其中七人,身后皆負長物,形似刀劍。

            陰雨綿綿,潮浪滔滔?!按笕?!速離吧,此地太過兇險了……”恭年在側,看著面無表情的伍無郁,急忙出聲。聲落,便見遠處河岸,泥沙傾斜,滾入江濤之中。伍無郁沒有回應,而是微微側頭,看向不遠處那群雨中跪拜的百姓。

            “祭奉神明,以求安康?!蔽闊o郁吐出八字,隨即眼泛冷光道:“可若此地之官像那許州刺史云邁一般,又何須祭拜神明?!”“大人!此處非是說話之地啊……”恭年眼神四處打量,生怕他伍無郁的腳下泥沙,猛然被浪水侵吞。

            好言難勸死心眼,更何況他伍無郁現下,也沒甚好言?!@雨一下,便是大半天。伍無郁眾人在一處臨江的村落,落了腳?!皝韥韥?,喝碗魚湯去去濕氣?!币粋€佝僂著身軀的老婦人,端著碗奶白魚湯,缺了口的大牙不住的往外露,“都別傻站著,鍋里還有呢,家里別的沒有,但這魚多得是??烊タ烊ァ?br>
            老婦人熱情的招呼著,伍無郁笑著點點頭。恭年這才帶人離去?!袄先思疫^的如何?”伍無郁笑道:“怎不見你家里人?”老人說這話時,并沒甚太過悲傷的語氣,溝壑縱橫的臉上,亦是不見淚水。就是……就是眼神空洞地厲害。

            喝著帶股腥味的魚湯,伍無郁沉默了一會,這才繼續開口,“江岸這般危險,為何不遠離這?”“呵呵……你這傻娃子啊?!崩蠇D人笑罵一聲,一手撩了撩鬢角銀絲,一手輕捶著自己的膝蓋,用平靜的語氣道:“在這危險,可多少,江神也給口吃的不是?離開了這,又能去哪?”

            “種田啊……”一旁的古秋池沒忍住插話。這老婦人似是有些眼疾,廢了好大的勁,才看清古秋池,然后頓時翻個白眼,嘟囔道:“娃子們小,不懂事,你這當老的,怎也不知?凈說胡話,哪來的田給你種?若有田,若有活路,咱當年為啥背井離鄉,拖家帶口的來這?”

            古秋池還欲再問,伍無郁卻是沖其微微搖頭。一行人在老婦人家喝完了魚湯后,又歇了歇,趁著天色還早,便起身告辭了。許是獨居寂寞,老婦人抓著伍無郁的手,就是不肯讓他走,急聲道:“這外頭路滑的很吶,再歇歇,等日頭出來,等日頭出來……”

            恭年正欲上前,卻被伍無郁眼神斥退??粗兆∽约菏值睦先?,他笑道:“老人家,再等下去,就不是日頭出來,是月亮出來了?!薄鞍??”老人驚訝一聲,略有混沌的想了想,然后嘆氣松手,“娃子你瞧著不像苦力人,是干啥的???”

            看來真是一個人太寂寞了,讓他們入門的時候不問,聊的時候也不問,現在該走了,才想起來問問是什么人。搖搖頭,伍無郁突然起了一個念頭,這一別,怕是此生都不會再遇這個老婦人了。到了嘴邊的謊話吞咽下去,他望著眼巴巴看著自己的老人,笑道:“是當官的?!?br>
            “當官?”老人一愣,原本平靜的臉上頓時露出了驚恐,再瞧了瞧他,作勢就要俯下身去,嘴里更是顫顫巍巍,連句話都說不出。連忙扶住老人,伍無郁低聲安撫,“老人家別怕,不是那些壞官,是好官,來這去教訓那些壞官的,您別怕?!?br>
            一陣手忙腳亂,老人終于又能說話了,但神情還是少了幾分溫和,多了些躲閃,同時更是忍不住詢問,是不是來抓他們這些逃戶的……在伍無郁的連聲保證后,這才安下心。只見老人松了口氣,隨即喟嘆道:“唉,也是嚇怕了,當年跑到這,我跟孩他爹睡都不安穩。生怕官府的,老爺家的,誰來抓……

            現在想想也是,就剩我老婆子一個了,抓就讓他抓,還有甚怕嘞?!毖凵裎?,伍無郁深吸一口氣,沙啞道:“放心,沒人來抓你了,以后會有好日子的?!薄昂萌兆??”老人笑了笑,搖了搖頭,然后問道:“你這娃子說是官,我還真不信,哪有跟我這老婆子這么說話的官。你什么官啊,是縣太爺手下的嗎?”

            “縣太爺可管不了我,我的官,大著呢……”“你這娃子,指定是騙我老婆子,凈說大話。以后可不敢亂說了,要被打板子的……”“好,好,聽您的……”第四百七十八章 相迎國朝田稅,十取其一,到了這,為三至五不足,甚者為六。

            此為田一項,還有許多苛捐雜稅,名頭繁多。糧不足納,若非親眼所見,伍無郁也不敢信。百姓們發現辛苦一年,種出來的糧食還不夠繳納田稅的,活不下去,怎么辦?賣田,賣身。然若遇有善心的士紳地主,尚能有口吃的,若是碰上狠心的,還是活不下去。

            樹挪死,人挪活。大江險,但卻有讓人飽腹的魚蝦。因此,這滄瀾江邊,才多了那么多村子,才活著這么多人。當然,這也并非絕對,但也是大部分。這幾日,伍無郁輕裝簡從,風雨不避,沿著滄瀾江,走過了幾十個村落,見了許多的人,這才得出了結論。

            難得的晴朗天,伍無郁在江南道界邊的一處小鎮落腳。沒去客棧,而是來到了一家宅院內。原本空曠的大院,此時擠滿了人。他們皆是虎背熊腰的漢子,但此刻聚在一塊,卻露出了幾分緊張、期盼的神色。彼此交頭接耳,十分激動。

            “肅靜!”恭年現身,大喝一聲。眾人連忙止住話頭,紛紛看向那緊閉的房門。下一秒,房門打開,伍無郁一身青衫,走了出來。所有人凝住呼吸,只聽他笑著說了句,“諸位安好?”然后便是齊聲呼喊,“參見大人??!”他們,便是伍無郁一早秘密調至這江南道的鷹羽各個頭頭。

            “免禮免禮?!蔽闊o郁擺擺手,瞇眼道:“諸位有些見過我,有些沒見過。但都不礙事,今日,我們也是見過了。差事,諸位也知道,如何辦,也該知道。但我在入江南道前,還得見一見你們,跟你們說句話。本侯,入江南是要殺人的。你們,就是本侯手里的刀。明白嗎?”

            “大人放心!”“我等誓死效力??!”“……”見此,伍無郁滿意的笑了笑,側頭瞇眼道:“大隊鷹羽,何時到?”恭年上前,低聲開口,“快了,一個時辰,就能到這?!币粋€時辰……伍無郁想了想,眼神微瞇,然后沉聲道:“諸位謹記,用心辦差?;厝グ?,記得替本侯跟底下的兄弟問個好?!?br>
            “哈哈哈,卑職待那些小崽子謝過大人!”“謝大人!”眾人紛紛散去?!按笕诵菹?,大隊人馬到了,屬下喚您?”恭年上前開口勸說,這幾日,他們是沒事,可大人的腿腳畢竟……臉上的確有些困乏,伍無郁點點頭,走向屋內。

            進門前,他擰眉道:“剛有人說,見賈樂民帶人往北,像是要迎接本侯?”“正是!”恭年擰眉道:“臨近共六位刺史,包括賈樂民,攜其下官吏數十,浩浩蕩蕩而來??礃幼?,就是為了大人您?!薄昂呛恰蔽闊o郁開懷大笑,冷冷道:“這算什么?抱團來送?”

            撓了撓頭,恭年笑著應和?!傲T了,我去睡會,你注意著動向,有任何事立刻叫我?!薄懊靼?!”………………土地松軟,馬蹄輕輕一踏,便能踩出一個陷坑來。只見一浩浩蕩蕩的車隊,自南而來,在小鎮外,駐足停下?!百Z大人……”

            一人身穿官服,肥胖的身軀不住的在馬背上扭動,難耐道:“咱們為何要來迎他伍無郁?”被問之人,顴骨高聳,雙眼暗沉,便是不動也有三分陰險象,估摸著不到三十歲,這正是吉州刺史,賈樂民。只見賈樂民捻了下細撮胡須,笑道:“怎地,你也看不起這天驕侯?”

            “這……”肥胖官吏遲疑道,“我等與其半點瓜葛都無,卻如此隆重去迎,是否有些不妥?!薄昂呛?,這迎一迎,不就有瓜葛了?”賈樂民陰笑道:“這天驕侯別看是被趕出來的,可卻深受陛下信任,說不上如日中天,但也算樹大根深。與這樣的人打些交道,沒壞處。

            更何況,你想想他一路出京南下,都做了些什么?嘿嘿,跟咱們像不像一路子人?俗話說得好,人以類聚,物以群分。要本官看啊,這天驕侯,跟咱們,可以聚一聚?!彼磉吰渌思娂姵雎暩胶?,“賈大人說的是啊?!薄昂?,若日后跟天驕侯混得熟了,咱們也算在京里有人了!”

            “……”聽著他們的話,賈樂民淡笑不已,隨即似是想起什么,轉頭看向一名三角眼男子,沉聲道:“這是不是一路人,得見過,試探過,才知道。但在此之前,他可還是十道巡檢督查使!不管他有沒有心思當這個使,咱們也不能出岔子。

            蔡大人,您的地界,聽說這幾日可不太平,本官可是老早就跟你傳過話了,處理好了嗎?”蔡姓刺史當即哈哈一笑,三角眼里散出陣陣不屑,“賈大人放心便是,我已下令,派各縣衙役把守住了各個要道。那群江河邊的泥腿子,一個也鬧不過來?!?br>
            “賈大人,那群泥腿子,多是逃奴出身,就算殺了也活該?!庇腥瞬[眼問道:“何須在他們那,大費周章?”眼底閃過一抹不屑,賈樂民擺擺手,擰眉道:“話雖如此,但真讓人鬧到了天驕侯面前,總是不好看的。莫急,先探一探這天驕侯再說。

            若這天驕侯是個知趣的,則那些泥腿子的事,自然算不得什么。若這天驕侯……”說著,便見身后有一騎快馬奔騰而至,來人勒身勁衫,徑直行至賈樂民身前,毫無敬意的沖其微微拱手,然后沉聲道:“夫人讓小的傳話,讓您速回本境,不得多生事端?!?br>
            所有人都知這人口中的夫人是誰,因此都不敢發出半點聲響。到是賈樂民臉色霎時陰沉下來,惱怒道:“滾!趕緊滾!本官來迎接欽差大臣,有何不對?”那人面對怒火,毫無懼意,仍是冷冷道:“這是夫人的意思?!鄙钗豢跉?,賈樂民咬牙道:“知道了,回去跟你家夫人說一聲,我知道怎么辦事,不用教!”

            聞此,來人最后看了眼賈樂民,然后架馬飛奔離去?!百Z大人,這……咱們還迎天驕侯嗎?”“迎,當然要迎!”賈樂民咬牙道:“若攀上天驕侯這顆大樹,看誰還小瞧我!”………………第四百七十九章 稱兄道弟日近黃昏,小鎮宅院里,房門終于被打開。

            伍無郁拿著條濕巾擦了擦臉,隨意問道:“外面現在是什么情況?”站在他身側,恭年瞇眼回應,“回大人,大隊鷹羽早已抵達,正在附近駐扎。以賈樂民為首的隊伍,就在鎮外等候?!薄芭??他們等多久了?”伍無郁隨手將濕巾遞過去,伸個懶腰詢問。

            “約莫有兩個時辰了?!惫甑吐暬貞??!巴τ心托?,就沒派人進來問問?”“沒有?!币馕恫幻鞯匦α诵?,伍無郁捏了捏手中,瞇眼道:“通知所有弟兄,出鎮!”“是!”………………當他們離開小鎮后,果然看到了那浩浩蕩蕩的車隊。

            不用做任何舉動,便有幾人快步趕來,各個額前帶汗,恭敬行禮?!跋鹿偌荽淌焚Z樂民,參見欽差大人……”“下官梨州刺史……”“……”坐在馬上,伍無郁仔細打量了眼賈樂民,隨即笑道:“來此,迎接本侯?”“正是?!?br>
            賈樂民直身,笑道:“聽聞侯爺您一路南下,將至我江南道,我等下官自然不敢怠慢?!薄氨竞畛鼍┮詠?,想見我的,不少。但更多是的是避之不及。像你們這樣,攔在本侯前頭等著的,還是頭一遭?!蔽闊o郁微微俯身,瞇眼道:“怎地,有事?”

            站在馬前,賈樂民抬頭望著伍無郁,眼珠子一轉,隨即上前幾步,站在馬頭之側,低聲道:“下官仰慕侯爺威名,聽聞侯爺將至,便帶些同僚相迎,想要盡一盡地主之誼。還給侯爺您,帶了些小禮物……”說著,他扭頭示意一番,便有人將一份冊子遞來。

            接過之后,他捧著這書冊,雙手呈上。接過書冊,入眼便是禮單二字,伍無郁面有不耐,隨意翻開,可當即看到其上的文字時,雙眼不禁怔住。這變化,皆在賈樂民的眼中,見他這樣,賈樂民自然是會心一笑。緩緩掃過這禮單上的字,伍無郁沉默良久,隨即哈哈大笑,“諸位如此厚禮,當真是叫本侯盛情難卻啊……”

            一句話出,眾人皆明白了他的意思,紛紛附和著?!澳睦锬睦?,些許當地特產罷了?!薄昂顮斚矚g就好?!薄啊薄班?,”伍無郁點點頭,將禮單遞給恭年,瞇眼道:“恭年,讓弟兄們把諸位大人帶的特產,收下?!薄笆?!”恭年翻身下馬,帶著一隊鷹羽,前去接收。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