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14341章(1 / 7)

            刀子唰唰過去,就能讓這群家伙骨頭軟了,直接不要圣人了!今天只是個人失了爵位就大罵皇帝,那蒙元廢了“衍圣公”,又有誰敢罵元朝的皇帝?賤骨頭!只是正當王驥放棄了觀賞孔家鬧劇,和心腹商量如何得手孔彥縉漂亮小妾之時,意外出現了——

            面對天堂接踵而至的連續發難,韓瀚也是做出了一個讓人驚奇的選擇。他那抬起的右腿竟是和上身一起繼續向后仰起,在空中做了一個空翻的動作。與此同時,他的左腳彈起就是踢向天堂。此時,韓瀚雙腿張開的幅度已經完全超出了正常人所能想象出來的范疇,這已經不是一百八十度了,身體的柔韌程度絕對是修煉果特殊的練體技巧。

            雖然憑借著豐富的挨打經驗,在擁有先手的情況之下,天堂能夠成功抵擋韓瀚連續的幾次攻擊。這一次天堂雖然也預料到,但韓瀚也絕不會再次被他輕易得逞??墒翘焯猛耆珱]有預料到,韓瀚竟然能夠擁有如此變態的柔軟身體?,F在天堂全部的力量已經發出,身體也已經沖出,身體天然的慣性,讓他即使是想要收回,也已然是來不及了。

            而這樣的突發局勢,很可能從此就讓天堂陷入單純的被動挨打的局面。料敵先機必定會有一定的優勢,眼看韓瀚彈起的左腳踢向他的面門,天堂雙手同時做出一個下按的格擋動作,與韓瀚的左腳直接碰撞在一起?!芭尽笨此朴行┦萑醯捻n瀚,力量卻也是大的出奇,一點也不像是一個十二歲孩子該有的力量。他這一腳還附帶著難以形容的強大震蕩力,天堂只覺得雙臂一陣發麻,直接就是被震得趔趄退幾步后,靠住宿舍的墻才勉強穩住身形。

            韓瀚倒翻的身體只是用右腳在地面上輕輕的一點,就是穩固住向后翻越的身體,然后再提起左腳向下落去,整個身體就是重新站住了。正在后退過程中的天堂,在韓瀚身體彈起瞬間就立即做出應對動作。這些年來挨過無數打的經驗教訓,在關鍵時刻起到了重要作用。

            天堂細小瘦弱的小腿,突然邁出快速的步伐,腳下的動作也變得靈動起來,身形一晃,迅速向左側閃開?!芭椤表n瀚向下甩出的狠厲右腳,重重的踏在石質地板上,居然在堅硬的地板上面留下了一個淺淺的裂痕。由此可見,韓瀚這因憤怒發出的一腳,上面蘊含的力量有多么的巨大。

            這貨竟然敢隨意的破壞公物,絕不能放任他這種惡劣姿態不管。保護公共環境靠大家,人人都要愛護它。于是,天堂決定為保護公物,為維護社會的正義,不能坐視不管韓瀚的這種不文明行為,一定要給破壞公物者一個教訓。緊接著,韓瀚整個人就像是一個旋轉的大風車一般,滴溜溜的轉著繼續沖向天堂,雙腿猶如兩道凌厲的鋼鞭,再次向天堂發起了狂風暴雨一般的猛烈攻擊。

            經過先前幾次的交鋒,天堂此時想要接住韓瀚的攻擊已經是非常的困難,局面也變得非常的窘迫。但是現在的天堂反而變得更加的平靜起來,因為他知道越是危急時刻,頭腦就需要越發的冷靜下來,想要預判出韓瀚的下一次進攻的成功性就越高。

            所以,兩人的短暫對戰,雖然看起來是呈一邊倒的情形,韓瀚一直在壓制著天堂在打。但實際上,在承受韓瀚猛烈攻勢下的天堂,看起來就如同一葉小舟左右支絀,卻就是沒有徹底的傾覆,反而讓左擺右擺讓小舟安全的行駛在激流之中。

            于是朱見濟受教,打算等自己登基以后,再發散一下光芒。不過他覺得,這一天還是晚來一些為好。陳研拿著幾張紙,對皇太子敘述這段日子的玻璃收益——北邊不用多說。作為掌握部落生產資料大部頭的蒙古首領們追求時尚高雅,對各種玻璃或者琉璃制品愛不釋手。

            在玻璃廠的產量隨著爐子、溫度等方面改良而隨之提升后,玻璃廠還對外推出了“定制項目”,讓顧客能拿到符合自己審美的產品。于是各種玻璃駿馬、雄鷹出現在了首領的帳篷里,而首領們通過賣羊毛獲得的錢,也轉了一手,重新流入大明。

            雖然錢財數目不變,但雙方都賺了。南方部分,因為玻璃生意被承包給了南京的幾家勛貴和官宦家族,每年的詳細賬目都得等七月份才能送到京城這邊,所以略過。不過同在大明市場,雙方的情況和玻璃在江北地帶的售賣應該差不了多遠。

            在玻璃產量提高后,不再局限于“軍需”和對外特售,也走向了民間。包裝一下,把玻璃說成水晶,做成戒指或者發簪賣給民間小康人家,不僅有了新市場,“物美價廉”的產品也讓他們收入頗豐。另外,在充滿孝心的小太子帶頭之下,京城的顯貴家中,也流行起了以玻璃做窗的風尚。

            這是在景泰帝病重期間,朱見濟陪好爸爸養病附帶的作品。在充滿苦藥味和病氣的房間里悶著,讓太子殿下深刻憂慮景泰帝的病情會不會更嚴重。門窗禁閉,也讓室內缺少充足的光線,顯得好爸爸因病蒼白的臉更加陰沉。于是趁著某天天氣晴朗,景泰帝被兒子用自己的小羊拉車帶出去曬太陽愉悅身心時,他就命人把未央宮的窗子從紙糊的,改成了玻璃擋板。

            這些小動作完成的非常迅速,后面也的確讓景泰帝感覺心里舒坦了許多。等后面皇帝病好了,跟人炫耀自己兒子有多孝順時,自然也會著重提一下這件事,引得他人紛紛效仿。又給玻璃廠增加了一條新財路。除了開辟新財源,玻璃廠也因為這幾年的做大做強而不得不去京郊之地選了個更大的地方做廠子,對外招收起了青壯男子。

            在飛梭和黃氏機普及來后,大明的紡織業已經是換了個模樣,有大量的女工被紡織廠的薪資待遇吸引,主動或者被動的走出家門,開始依靠自己的勞動力,換取屬于自己的報酬。等女性手里有了收入,地位也相對提高了,這算是一種良性的社會變化。

            但是“男耕女織”的小農經濟被強行拆分,在生活壓力之下,男子也不得不從地里走出來,通過其他辦法獲得更高的收入。他們成了玻璃廠、水泥廠,乃至于車馬行的新勞動力。這些廠子的前綴都帶著皇家字樣,待遇自然是有保證的。

            所以現在只要去這些地方看一眼,就能看到無數光著膀子,肌肉滿滿的哲學場面。大明的經濟,就在“男打鐵女織布”的新發展模式,迅速的破繭。------------第153章:年終總結吳敬憑借能力,此時已經成了東宮頭號計算機,以及經濟顧問,他在其他方面對大明商業的情況做出總結。

            太府寺那邊情況在吳敬加入,并且提出相應意見后,再一次被改變——現在不僅僅調控起了物價,還正式兼職起了“工商所”的工作,要求將商鋪的情況詳實記錄下來。京城里但凡有人要開設新店,那就必須來太府寺辦理相關手續,取得證件后才可以正式營業,規模不論大小,但沒有官方證件,那也別怪哪天錦衣衛給你掀了攤子。

            然后明令,商鋪有義務將每月的經濟情況向太府寺進行匯報,后者也會隨機上門調查,如有隱瞞那下場就會很美妙。這讓太府寺在商人心里的地位再次拔高。超市開起來后,吳敬敏銳的發現隨著家有余財的百姓數量增多,他們的所需也不再局限于鹽鐵等生活必需品上面,所以在超市貨架上面增設了不少新貨物,讓這個粗糙的超市越來越有后世百貨市場的樣子。

            吳敬還負責過直隸地帶田賦的統計。根據他的調研計算,在農會模式普遍后,田地的利用率提高了不少,集體化生產讓百姓減去了多余的支出,相對應的收入增加。同時,農會的規模是很方正整齊的,這讓鄉間的地主難以再把自己手里的地藏起來,而且為了和農會搶勞動力,有些地主不得不減少了對佃戶的壓迫。

            不然,即便有田地,沒人耕種那也只能是擺設。所以這兩三年里,朝廷能夠在直隸地區收取足夠的賦稅,像徭役也能得到足夠的征發。而徭役,大多也是在進行修路。目前圍繞京城,已經出現了一個頗為完整的路線帶,有不少百姓從太府寺那里申請了一塊小牌子,然后就在路邊擺起了攤子。

            工部旗下的公交業務也發展良好。唯一的問題,就是吳敬的主業數學了。小太子希望他能夠規?;呐囵B出一些數學家出來,順便將數算跟實用科技聯合起來??上壳疤旆莞叱牡茏記]幾個,讓吳敬覺得非??鄲?。不過能做到這樣子,也算很好了。

            因為城里有個歸化學校,其中已經培養出了不少熟悉大明文化風俗的蒙古青少年,所以有他們的帶領,牧民們能夠迅速熟悉起新環境。有一些倒霉蛋沒能在第一時間跑到城里,還被其他部落的人抓住過當成奴隸對待。后面梁白開覺得壓榨奴隸給人放羊有點過分。

            那太浪費勞動力了。所以他給上面打報告,可以向各個部落主“購買奴隸”,然后分散安排到其他地方修路,只要保證對方手里沒有武器,旁邊有人看著,那問題也不大。畢竟修路也是體力活,天天拌水泥誰還有空去造反?李秉為他的主意點了個贊,然后又和草原部落積極展開新的貿易。

            這些奴隸,以及由于大明官兵時常清掃其他蒙古勢力而被俘虜的家伙,都安排去了遼東方面進行修筑驛站、邊堡和長城等事務,遠離他們原來生活的地方。遼東的女真人對此有些惶恐。因為筑城,那就代表了大明來了就不走了!長城修起來了,也意味著大明在這邊圈定了地盤。

            想干什么?女真的首領曾經大膽對著李秉發問??衫畋鼘Υ酥萌糌杪?,根本不理他們的焦慮,繼續驅使奴隸和徭工把大明的邊關城堡修的遍地開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更何況遼東本就是大明領土。老子修城只要問過朝廷就好,何須爾等同意?

            有女真代表來京進貢的時候,偶爾也會控訴一下這人的霸道。朱見濟心想李老頭每年問他要那么多活動經費,都用在了實處,是個好事。至于女真的委屈?管他做什么?厲害的還沒來呢!杜新那邊,關于羊毛供給不足的抱怨也終于少了點,不過轉過去又嫌棄起了人手不夠的問題。

            目前而言,大明九邊的大半毛織品都需要大寧紡織廠提供,一到天氣轉寒催他們趕工的文書基本能把杜新給埋了。如果不是因為紡織廠是“國企單位”,九邊的總兵們都忍不住上門取杜新這個廠長而代之,強迫工人勞動。放假?放什么假?

            你為什么不能一天做幾百件羊毛衫出來?看來是時候多建幾個新廠子了。對此,小太子決定擴大生產。但北邊也有不好的消息傳來——阿剌知院死了。就在上個月,蒙古草原上早就吹起了寒風飄雪,但阿剌知院穿著毛皮大衣窩在帳篷里烤火,忘記了外面的寒冷,甚至還覺得有點熱。

            所以他飄飄然的命人給自己端來了一壇來自大明的烈酒,還是冰凍過的那種,和自己的兒子慶祝自己成為蒙古大汗的第四年。作為一名老年人,阿剌知院的腸胃是很脆弱的,更何況冰凍過的酒水更加刺激。在他的老不懂事下,幾碗冰酒下肚,當夜就瘋狂的鬧肚子,直接坐在馬桶上一整晚,第二天更是出現了便血和腹痛難忍的癥狀。

            他的兒子達巴拉干服侍在一旁,親眼看著老爹迅速的衰弱下去。沒過幾天,阿剌知院的情況進一步惡化,最后直接咽了氣。想這一位曾在土木堡一戰中做出過大貢獻,抓住過大明皇帝,隨后又擊敗也先成為新大汗的英雄人物,沒有被近年來作對的小王子政權給弄死,反而是死在了幾碗冰酒上。

            好在他臨死前忍著疼痛和空虛做了些安排——阿剌知院知道自己的手下并不全是一條心,有些人只是礙于大明對他的支持而沒有動作罷了?,F在他一去,還是冬天這種信息更加不便的時候,原本就心中騷動的人哪里能按耐???他們先把事情做下,爭權奪位,等大明使節過來,為了對草原分化政策的推行,也得捏著鼻子認了。

            這讓還年輕的達巴拉干大驚失色,對著面如金紙的老爹痛哭流涕,生怕自己跟阿剌知院一塊去了。阿剌知院痛罵他不成器,像個懦夫一樣,然后又咬牙讓他隱瞞住自己的死訊,抓緊時間去向大明投誠,起碼要讓大明朝廷相信,扶持他們家,比起其他人當大汗,是更有利的。

            一直被阿剌知院捂在手里當大寶的玉璽也被他取出,讓達巴拉干送去大明?!拔乙凰?,肯定會亂?!薄耙尨竺鞒霰鴰湍?,不是你靠著眼淚就能哭來的?!薄澳弥癍t過去,看在這個東西的份上,他們總得出點兵馬!”說完這些,阿剌知院就徹底離開了人世。

            達巴拉干順著他的意思做,連老爹的后事都沒安排,把人放帳篷里,并且讓心腹偽裝成大汗仍在世間的模樣,自己帶著老婆孩子跑到了宣府,求見方瑛?,F在,傳國玉璽已經在送往京城的路上了。搞來搞去,還不是回到了大明手上?

            錦上添花,來的真好!“這幾年來,是辛苦大家了!”朱見濟舉起酒杯對著下方眾人說道,仍顯圓潤的臉龐因為五官張開了,失去了金童的風采。不過起碼能看出虛歲快十三歲的小太子是個帥哥了?!敖裉旌贸院煤?,等會就給你們發紅包做獎勵!”

            東宮的待遇一直都很大方。這一點在最初一代的計算姬身上就深有體會。當年跟著王竑去南方賑過災的五朵金花,現在已經長成了太府寺的招牌。胡安壽這個長官都要儀仗她們的計算能力,才能把堆滿了府庫的賬本算清楚。馬沖笑得也很開心,跟在皇太子身后給人發紅包。

            現在馬沖的地位也不低,誰都知道他是太子爺的心腹,雖然沒有入司禮監,但說話的分量跟阮伯山卻是差不多的。這讓馬沖覺得自己已經達到了人生追求的目標。不過還是需要努力,繼續服侍皇太子才行!------------第154章:景泰十一年

            景泰十一年的正月份。景泰帝帶著兒子一塊祭天敬祖,告訴祖先自己在去年做的一些微薄貢獻。朱見濟站在下一層的臺階上,抬頭望著位于天壇正中的景泰帝,然后又看了眼匍匐在下面的諸多朝臣,心里感嘆站的高果然舒服。就是今天的風有點大,把他的腦袋都吹得有點懵。

            更高處的他爹是真厲害,能頂著這么大的風堅持走完流程。不幸的是,回程途中,才被好大兒夸完不久的景泰帝窩在馬車上打起了噴嚏?;侍恿ⅠR從旁邊抽了張軟紙過去給好爸爸擦擦——在改土歸流展開后,朱見濟也提議逐步放棄從蜀中運來絲綢給皇帝擦屁股這種嚴重浪費的行為。

            景泰帝當然是欣然同意的。不只是因為疼兒子,其實景泰帝在朱見濟感慨“用絲綢擦屁股過于奢侈,只怕后世人會把這點當做皇家窮奢極欲的證據”時,也曾跟兒子吐槽過用那玩意兒……有點不爽快。絲綢太光滑了。它弄不干凈!

            于是父子倆一拍即合,又找人去研發一種新的、柔軟又廉價的紙張。材料沒必要用太好的,就用一些廢紙和桑麻攪碎,重新制作。而以大明此時的科技,對于造紙方面的技術也是非常發達的,朱見濟都來不及上心,他想要的紙就被人弄出來了。

            唯一的問題,就是用“紙”擦屁股,有點讓士大夫們應激。雖然這幾年里,皇家父子檔弄出來了不少東西折騰官老爺們,通過鼓勵都察院和言官的方式,讓在官場上渾水摸魚的家伙消失了不少,留下來的大多都有實際工作經驗,頗有太祖太宗之時,官員們的踏實肯干。

            但文人的臭毛病還在。在他們眼里,“紙”一直都是承載文化的貴重之物,哪里能用來做那種腌臜之事?就算那些紙一看就極其廉價和粗糙,根本無法用來寫字,但他們還是要說!朱見濟嫌棄這群嘰嘰歪歪的家伙,讓孔家代表人孔公誠出面,幫他們調整了一下彈道,免得成天找不著正確的道路。

            于是孔公誠又在《文政雜談》這個已然成為直隸流通的官報上面發表了一篇議論文,講述了一下皇家紙巾的來歷,又提到了蜀中每年供應絲綢一事。他很明確的指出,把華貴絲綢換成粗紙,這是皇家自己放下了高貴的臀部,為國家節約資源!

            原本負責制作這些絲綢的蜀中百姓也因為改土歸流過程中需要各種勞動力,而獲得了新的謀生手段,無需擔憂。這是天大的好事!難道以大明承平十年的積蓄,還不能讓天家父子享受一下綢緞貼在局部的絲滑?難道以大明天子那樣珍貴的身份,就一定要用原材料為廢紙和桑麻的粗黃紙巾嗎?

            這都是為了天下百姓??!如此節省,如此樸實??v使站在紫禁之巔,卻仍然初心不改,接著地氣。這哪里會是士大夫們嘴里的“奢靡天子”?這簡直是大明的道德楷模!然后孔公誠再一次拋出了政治正確——蒙元之時,那些皇帝也拿紙擦屁股,還是造價高昂的珍貴紙張,怎么就沒有人說話?!

            他是不怕說這個問題的。畢竟有負面黑料的是北孔,南孔卻是婉拒過蒙元招攬的真正清流。有的時候為了讓自己更好的站在道德高地,孔公誠也常會舉出類似的例子,說的對方辯手聞之掩面。就是偶爾會把北孔親戚給波及一下,不過這群家伙目前被管在曲阜洗心革面,對于孔公誠的諷刺,也沒力氣去反駁了。

            孔公誠言辭尖銳,罵那些不敢說蒙元卻敢于對大明天子嗶嗶賴賴的家伙是“小人”,讓其他人根本不敢啃聲,看得看報的百姓拍手叫好。百姓的看法是極為簡單的。作為可能一輩子都穿不起絲綢衣服的人,他們一看到皇帝用真絲擦屁股,都忍不住心疼,然后感慨皇帝們是不是不用自己種田。

            但歸根結底,能省著錢用,而且還讓自己過上了比往年好上許多的好日子,那景泰帝肯定是絕對正確的存在。反對他的人也許是不想讓紙觸碰到天子局部,而是想自己親自上陣。百姓們對此又多了一份新的談資?!凑?,在孔公誠一通輸出以后,士大夫們閉了嘴,皇家的造紙廠也弄起來了。

            這是一個規模完全比不上其他“國企”的小機構,作用也不是為了跟宣紙等老牌子搶市場。它只是小太子隨手設置的,專門生產一次性用紙的地方罷了。不過吃喝拉撒,人之常情。這個廠子開起來后,有不少貴人跑過來訂購,也的確為皇家又添了一筆新的收入。

            也讓皇家的局部體驗良好了一些。那時候景泰帝就曾經感嘆,“說不能玷污紙的是這些人,現在買紙的還是這些人,人吶……”朱見濟淡定的給好爸爸剝著底下人新進貢的螃蟹,嘴上說道,“人是上下兩張口,各做各的活?!弊炖镩L泡,尚可忍受。

            可局部出了問題,那是真讓人坐立不安的。根據盧忠的情報,朝堂上近一半的臣子有著痔瘡問題,也是絕了?!斑@就是傳國玉璽?”回去之后,還是覺得鼻子發癢的景泰帝命人把剛送到的玉璽拿出來,跟兒子一塊欣賞。四四方方的一塊,有朱見濟巴掌那么大,上面陰刻著幾個扭來扭去的字。

            朱見濟跟好爸爸發現……他們都看不懂。但旁邊的商輅指出,玉璽上的文字應該是“皇帝恭膺天命之寶”,而不是秦始皇玉璽的“受命于天,既壽永昌”。而且李賢也指出,先代玉璽體積應當不大,以便于攜帶,不像宋徽宗那樣,因為一口氣弄了八枚玉璽出來,到哪兒都能拿一個來用,所以轉為大體積,顯擺威風。

            真正的秦璽估計只有常人手心那般大小。最重要的,秦漢傳國玉璽可是“金鑲玉”!這枚玉璽看來看去,也沒有缺了一個角然后被金子補上??!“果然是假玉璽!”景泰帝笑道?!熬驼f了,蒙元怎么配有傳國玉璽?只怕真的在五代之時就沒了?!敝煲姖卜鲅鼛дf道。

            如果那枚玉璽當真有靈性,那在五代亂世消失也頗為應和中華國運。畢竟宋代和前邊朝代的風格差太遠了。慫成那樣,估計傳國璽也不想待在大宋天子的手里。等大明“遠邁漢唐”,到時候再慢慢尋找新的也不遲。不過那樣也只是錦上添花了,

            大明天命所在,得國之正自古未有,玉璽在手,也就是個好看好聽的吉祥物,沒必要讓它來證明自身的正統地位。也就大宋君臣因為被遼、金壓的喘不過氣,才會因為有人供上了一枚據說是真貨的玉璽而大搞特搞,弄了個“元符受璽”出來。

            真是錢多的沒處花了!“那還要不要對達巴拉干?”“還是要得!”朱見濟看著好爸爸把玉璽拿起來瞧稀奇,沒有繼續說下去。景泰帝先是疑惑,然后就懂了。他拍拍兒子肩膀說道,“青哥兒自己說就是了,為父先玩著!”要說景泰帝作為一名帝王,一直沒有因為自己被兒子“架空”而生氣,除了他就這么一個大寶貝之外,還得益于朱見濟的態度非常好。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