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48章(1 / 3)

            盧忠也配合的表演起來,露出一副“我委屈但我不說”的表情,艱澀的回道,“一切尚可?!彪m說被革職查辦后,盧忠喪失了經濟來源,還被罰了不少錢,但他當了那么久的指揮使,總有積累。徐氏也精明強干,讓盧家可以在大變中保持正常的生活水平。

            “江愛卿身價不菲,和百姓站在一邊,的確是不想讓孤與其爭利的……”這話說的可大了,當臣子的不和皇帝站在一邊,你屁股是想掛樹上了?!而且朱見濟話里面透露出來的消息,也表明他早就把江淵的底子給摸出來了。那么他之前的“慷慨陳詞”,不就是小人之言了嗎?

            “臣有罪!”“請陛下責罰!”江淵滿頭大汗的跪下,自己將頭上的烏紗帽摘下,又是一張新面孔。其他人不屑的哼了一聲。景泰帝也冷了臉。江淵在內閣一向會說話,所以景泰帝一直都挺喜歡他的,誰知道這種人也會騙自己?還是用聽起來充滿了正義感的話來騙?

            士大夫的口舌功夫果然厲害!不過朱見濟顯然更高一籌。能養出來一堆鸚鵡的人又怎么可能不會說話?“青哥兒真是聰明,這種東西也能查到?!本疤┑鄹袊@道,又夸起了兒子??纯催@優秀的大臉,這聰明的大腦袋,果然只有皇家精品糧才能養出來這樣的品種!

            朱見濟謙虛的笑道,“兒子也就是派錦衣衛們隨手一查,想著人之一生,不過衣食住行幾個字,便著重找了些這方面的東西,就湊巧知道原來江侍郎家里是做布匹生意的?!苯瓬Y慘淡的笑了笑,烏紗還擺在地上。他心想小太子也是奇妙,錦衣衛竟然被他派去做這種事了。

            太祖設立這個機構不是為了監察百官的嗎?但對朱見濟來說,派遣底下人打聽消息,有盧忠跟仝寅一內一外的配合就差不多了。他倆的工作進展也算順利。朱驤還擔任指揮使,以他的性格,再考慮到于謙這個額外因素,那明面上的錦衣衛就不能讓他們去做一些太過分的事情,干脆放出去巡查兼職捕快和登記處好了。

            而調查這種東西也不算太難。正如朱見濟此前處理石亨一樣,有很多民間都知道的事情,之所以不聞上位者之耳,是因為“不接地氣”了,或者上位者裝聾作啞罷了。景泰帝愛護百姓,但沒有主動去傾聽底下聲音的意識,中間的官僚也會上下蒙騙,利用信息差來為自己謀取好處,反正在地理隔絕和信息不流動的情況下,“天高皇帝遠”嘛!

            明末的崇禎也就在上吊之前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在遺書上面悲憤的寫下了“諸臣誤朕”這句話。朱見濟可不會是他!后發優勢很清楚告訴他,掌握信息就掌握了大勢。朱見濟也不會成為一個被底下人堵住了耳目,民間怨聲載道還以為天下太平的統治者。

            眼下不就是最好的例子?江淵口口聲聲說著“不能與民爭利”,被朱見濟一打斷揭穿,就頓時頹廢了。而這只是一個江淵,自己也只是一個手里還有武力存留的統治者。朝堂里面不知道還藏著多少的“江淵”。等到歷史繼續前進,皇帝高高在上卻沒有了直接控制的隊伍,民間話語權被士紳壟斷,這群人還會因為真面目被戳穿,慌張的自免烏紗請求皇帝寬恕嗎?

            第六十三章:太子預備解決老孫跟老張“什么?!”“怎么會有人如此污蔑我?鎮兒明明就是先帝的嫡長子!”“他們是想造反嗎?!”孫太后反應激烈,頭上的珠釵都跟著搖擺?!袄细缫仓滥闶乔灏椎?,只是這謠言源于宮里,不把這謠言的揪出來,著實的讓人難以下咽?!?br>
            孫太后幻想了一下自己吃飯吃出只蒼蠅,也是極為惡心?!翱墒侨蕢蹖m中的宮人,都是皇帝安排的耳目,我又能做什么?”孫太后長嘆一聲?!澳愕降资翘?,怕他做什么?”孫繼宗胡子一翹,根本沒把景泰帝放在眼里。誰讓孝道比天大?

            在仁壽宮被更換了宮人后,為了顯示自己當真是替太后“著想”,景泰帝也會時不時帶著老婆孩子過來問安,打個卡就走,讓人找不到話說?;实圻€會來問安呢,還給太后換了更盡心的宮人服侍。誰敢說他不孝?而且為了不把孫太后真的逼到魚死網破,孫家人要來探視,景泰帝也不會過于攔著。

            區區外戚,能飛起來不成?“就算皇帝對你陽奉陰違,你也可以找其他人,比如說皇后跟吳妃……”反抗不了他們,就不會惡心他們嗎?!孫繼宗對著妹妹怒其不爭。如果他有這種讓皇帝不敢冒犯的身份,一定要把這皇宮鬧得雞飛狗跳!

            奈何他妹妹順風順水一輩子,腦子一點都沒見進化。你老公死了,你就忘了當年宮斗的手段了?秉持著這種想法,孫繼宗小聲的給孫太后出主意。話剛說完,就有宮人走過來,提醒會昌伯每日的會見機會到點了。這種事是不能續個鐘的。

            孫繼宗這才氣哼哼的走了。不過孫太后卻是被大哥指明了一條新的路,當真端起自己太后的架子,在景泰帝的后宮們日常來打卡問安之時折騰她們,搞得景泰帝做操時都得看著美人的汪汪淚眼——起初他還以為是自己的勇猛讓花苞帶水呢,誰知道人根本就沒對他有多大感受。

            讓美人落淚的只是一個中年婦女!景泰帝真的被惡心到了。但是后妃每日問安是規矩,他作為天子,在后宮卻是要聽皇太后的。畢竟男主外女主內,長久之理。只要孫太后拿出年輕時做作的本事來,還真能“父子通殺”。特別是景泰帝的生母吳賢妃最近也常被孫太后叫過去,話里話外的磨她,將內斂低調的吳賢妃磨的連怒氣都不敢生,還被要求出面,去大搜宮廷,把亂嚼舌根的宮人抓起來,為孫太后和太上皇證明清白。

            吳賢妃唯唯諾諾。誰讓吳賢妃一直很怕她?宣德皇帝年近三十才和真愛孫太后生下了第一個叉燒,甚至為了愛情廢了原配皇后,可見其人得寵的厲害。結果正當孫太后志得意滿之時,吳賢妃卻成為了漏網之魚,為皇帝生下了第二個兒子。

            被氣到的真愛從此看吳賢妃極為不順眼,有事沒事就愛找她的麻煩。宣德皇帝沒管住下半身,也自覺對不住愛情,只要孫太后不針對他珍貴的兒子,那就隨便她了。這種情況,到了正統朝也沒有改變。等到兒子景泰帝上臺了,吳賢妃心里卻早就生出了陰影,在宮里也一直很沉默,連景泰帝父子跟孫太后的斗法都不敢插手。

            這是個真正清修度日的愛佛人士。奈何因為孫繼宗的主意,讓她被迫參與到了這渾水里?!八@是借著母親您來磨搓兒子??!”景泰帝來拜見生母時,見著吳賢妃低沉的模樣,問了伺候她的宮人,得知來龍去脈后當即大怒。沒想到都到這地步了,孫太后竟然還敢做這種事!

            偏偏他還真沒什么辦法。就像景泰帝常常被強調正統的臣子說的啞口無言一樣,孫太后是宣德皇帝的正妻,吳賢妃只是一個人形的物件,地位是不一樣的。景泰帝要尊重太上皇。吳賢妃也要尊重孫太后。景泰帝折騰太上皇,她就折騰他老娘。

            簡直是互相折磨。無奈之下,景泰帝只能找到他聰明的大臉兒子,問朱見濟該怎么辦。朱見濟也沒想到自己讓人傳的謠言竟然牽扯到了他奶奶的身上,心中略微尷尬。但這沒關系,他臉大走天下!“歸根結底,還是在太上皇身上?!?br>
            “太上皇一日還在他們眼里,他們就一日不肯放棄?!毕裢馄葸@種和皇帝本人息息相關的東西,當然是要拼命去維護的?!澳窃趺崔k?他已經被囚禁了??!”事到如今,景泰帝都沒有對朱祁鎮下黑手的想法。他甚至覺得把人關嚴實了,他和對方的矛盾就沒有了。

            朱見濟此前跟他說過的把人趕去鳳陽老家,景泰帝都逐漸放到腦后去了。朱見濟對好爸爸的政治手腕從來不報希望,看著他逐漸安于現狀連南宮都不針對了,可見還得自己擼袖子上?!澳莾鹤觼硐朕k法,區區外戚,孫家人安分還好,不安分咱們就做了他!”

            如今在奪門事件中充當最強武力的石亨已經去詔獄度假了,孫家人也能當年豬殺了。跟孫繼宗玩得好的張輗也要一塊解決了。反正都要動手的,先前也收集過不少他們的黑料,不算師出無名。趁著東宮六率近來訓練完畢,朱見濟打算開門放狗了。

            “你對你二叔怎么看?”回到咸陽宮,朱見濟先抓來自己的小伙伴張懋問話。張懋搖搖頭,“二叔不行,他只對我大哥好一點,對我一向沒什么好臉色?!闭f完這句,張懋還對朱見濟感嘆起了他在家里的生活不易。因為年幼,雖然頭頂一個“英國公”的稱號,但事務基本上都是他大哥在管理,張輗也頻頻插手,雙方可以說是把張懋這個真正的主人給架空了。

            而張忠對這個叔叔馬首是瞻。也就是張懋進宮和小太子當了伴讀,有了靠山后,張忠一系才對這個小弟弟稍微尊重了點,經常來串門的張輗看到張懋,卻仍然是一副“你也配姓張”的表情。所以對張懋而言,待在東宮反而更像待在家里,他也是伴讀天團里最親近皇家的一個。

            “難怪張輗跟孫繼宗玩得好,原來都是一類人?!敝煲姖f道。這種人小肚雞腸,只覺得所有人都得對自己好,他富貴那是命中注定的,所以面對冒犯了自己利益的崽種,自然是“行止發乎于情”了?!坝援斢赡阕鲋?,你叔叔早就分家出去了,憑什么摻和你家事情?”

            朱見濟提起了腰帶,讓張懋低下頭直視自己?!皬堩?,你想當個真正的英國公嗎?”------------第六十四章:太子開門放狗張懋的心砰砰大跳,被小太子的提議蠱惑住了。他也不傻,作為勛貴出身,知道自己一進東宮,就跟太子綁在一塊了。

            而他在家里逐漸的被大哥看在眼里,不再被底下人當個孩子一樣哄騙輕視,也是因為他成了太子的伴讀。他是受了好處的,所以他需要回報太子殿下。只是他年幼,管家權力又被老叔叔架空,縱然看著小太子能傲然立在諸大臣間充當指揮,心生羨慕,卻也無能為力。

            張懋算虛歲,已經快十一歲了,性格也算穩妥懂事,他覺得自己是可以學著管理“英國公”這個龐大家族的。更何況作為這一代的家主,張懋也不愿意看到老叔叔這個旁支的力量壓過主家。只要他能在家里發出自己的聲音!現在太子殿下這么說,是要幫自己嗎?

            “我愿意!”“我想要!”張懋大聲的喊出了自己的話,手激動的微微發抖?!澳呛?,那我就幫你!”朱見濟微微墊腳,面不改色的搭上了張懋的肩膀?!澳闶翘影樽x,自當與孤榮辱與共!”“太子殿下的命令就是我人生前進的方向!”

            張懋隆重宣誓,還沒有褪去嬰兒肥的臉上是不符合年齡的嚴肅?!白屃?、宋興和朱儀來見孤吧!”朱見濟轉頭吩咐馬沖。馬沖應聲,隨后小跑過去叫人。三人不久趕到。雖然太子召見神機營和禁衛長官有些越職,放到其他朝代都要犯皇帝忌諱的,可景泰帝都愿意讓朱見濟當“兒皇帝”了,哪里會在乎這點小事?

            柳溥看得也清楚,所以當聽聞太子召見時,連迅速處理完手中事物,來到了咸陽宮。他沒有看旁邊的兒子柳承慶,只是很安靜的跪在地上。朱見濟讓張懋來到自己手邊,對著這三位說道,“英國公家綱常擾亂,作為分家的護駕將軍竟然成了掌家之人,這是不符合禮法的?!?br>
            “而且孤還聽說,張輗與石亨走的近,只怕也有些臟東西在身上?!薄肮履钪@是勛貴之間的問題,所以特此請你們這些長輩過來,為英國公出出力?!薄皬堩x過各位叔叔了!”沒等對方說什么,張懋率先給人講禮貌,讓三人在太子跟小英國公的左右夾擊下無法敷衍此事。

            其實勛貴們是不想摻和別人家亂子的,特別是英國公這種頂級的豪門。但現在哪里有他們退縮的份兒?!“定西侯,你是此間長者,你來說說怎么解決?”朱見濟點了宋興回答。宋興無奈說道,“老臣與張懋沒什么交情,何況張輗生性傲慢,連自己大哥都不曾放在眼里,想要說服他放棄主家權力,著實有難度?!?br>
            “所以你的意思是,來軟的不行嘍?”朱見濟點點頭,表示自己懂了?!翱磥聿话牙蠔|西打一頓,他是不會知道疼的?!薄俺蓢投ㄎ骱?,你們兩位都是掌兵之人,可愿意帶著人去英國公府一趟,把鳩占鵲巢的張輗趕出去?”朱儀和柳溥對視一眼。

            作為同等級的成國公,朱儀自然是不怵張輗的,再說這么久了,東宮六率已經訓練到個個肌肉滿滿,是該拉出去擺擺姿勢了。柳溥瞄了眼旁邊的兒子,最后也狠心點頭應了,“臣愿往!”他跟兒子的前途都在小太子身上,該顯示忠心就得顯示忠心。

            柳溥性格雖說有些懦弱遲疑,但帶著兵馬去嚇唬人還是敢做的。于是朱見濟滿意的點點頭,拍了拍張懋的手臂對他說道,“你看,這么多長者都站在你這邊呢,占了你家的那個老東西不足為據!”張懋感動的又開始積蓄眼淚。徐永寧終于憋不住了,“我也要跟著去!”

            “你不能去英國公府?!苯Y果朱見濟搖搖頭,不同意對方的自告奮勇。徐永寧剛剛把臉鼓起來,丹田運氣就要發出質問,卻又聽到了朱見濟后面的話,“你帶著人去會昌伯那邊,給孤把他家給圍了!”“圍了不要動手,也別說什么,只要不放人出來就好?!?br>
            孫繼宗不是要惡心他嗎?那朱見濟也不介意惡心下他們全家?!澳俏易赃叜斨影??”徐永寧還不高興?!胺判?,你圍了人家宅子,孫繼宗這個老不羞肯定會出來跟你辯論,到時候你就可以縱情辱罵他了?!薄澳怯檬裁蠢碛蓢??”

            “就說石亨跟他有關系嘛!”現在石亨算是一塊磚,哪里需要他朱見濟就往哪里搬。反正人在詔獄里被關著,誰知道他供出來了什么。孫繼宗的確也跟石亨有過往來,不算冤枉。于是徐永寧高興的走了,帶走了東宮六率中的兩百人。

            朱儀跟柳溥則是各自召集自己的部下,一個帶著剩下的東宮衛隊,一個則是神機營中的火銃隊伍,湊足一百五十人的精英團也去英國公府開荒洗地圖了。朱見濟慢悠悠的過去找好爸爸,匯報一下自己做的事情。畢竟在京城之內調集軍隊,再怎樣也得跟皇帝說一聲,不然容易引起騷亂。

            ——————英國公府。張輗跟著大侄子張忠正在談話,說的卻是近來“官員財產登記”的問題。作為勛貴,張忠身有殘疾沒有當官,可張輗卻是有職位的。而在太子殿下的深切關注下,張輗的財產問題自然被戶部和都察院詳細的核實了一頓,將他私底下侵占的田地和商鋪都給抓了出來,甚至將張輗作為一個典型,通報給了他的同僚們。

            張輗對此恨得牙癢癢。再顯貴的身份也要有錢財支撐,沒了錢他去當個落魄貴族嗎?張輗覺得,這是小太子在報復自己沒去給他的車馬行送錢導致的,也有可能是張懋這個小雜種給主子吹了什么風。反正當初的伴讀天團為了響應太子號召,的確認真給皇莊制造的新式馬車打了廣告,短短時間內,定國公和定西侯兩家出行都換成了四輪子。

            而英國公這邊,由于張懋沒有話語權,沒人搭理,只有張懋一人堅持換成了四輪馬車,每天坐著它進宮陪太子讀書。大糾察之時更有不少官員捧著錢往車馬行里面砸,而這些人中又有不少,沒有被糾察人員抓出來黑料。對此,張輗怎么看不出其中門道。

            但他是如此的倔強,對著大哥張輔都一點不怕,何況小小太子?現在私產被沒收了,張輗沒有后悔,只是痛恨起了朱見濟的不懂事——哪里有勛貴不置辦黑暗產業的,憑什么只針對他!小太子一點都看不清局勢,不知道是有官員和勛貴們的共同支持,他爹才當得好皇帝。

            景泰帝用了于謙這個官場中格格不入的清風俠,現在小太子又針對官員頻頻出招,簡直是要自壞根基。長此以往,國將不國!景泰帝要是有太上皇一半的好,何至于引得官場哀聲連連?如果太上皇還掌權就好了。張輗心里想著,最后竟然冒出來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第六十五章:太子圍了英國公府【二合一】他這人混賬慣了,活到這歲數也不打算改,已然是要混賬到底了。他是護駕將軍,開國元勛之后,人脈廣泛。直接造反很有難度,但這并不意味著擁戴太上皇重新登基就不行了。

            可惜石亨因為被小太子構陷謀反被抓了起來,不然自己還能把他拉攏過來。心里的念頭一起,張輗就不受控制的瘋狂幻想起來,甚至羅列起了他可以聯系到的人手。張忠看著叔叔臉上忽然浮現的狂熱之情,不知道其中內涵,只是沉默的給他續了一杯酒。

            張忠的一些產業也在這次大糾察中被查出來沒收了,他跟張輗一樣不滿。只是他性格沒張輗那么橫,私底下也不敢對著皇帝太子口出怨言。但這并不妨礙他指桑罵槐?!皬堩@小子天天混在宮里,莫不是以為抱上了小太子的腿,就能翻身了?”

            就小太子那模樣,聽說他在宮里騎的羊車都有些拽不動他,張懋湊上去,不怕被使喚著跟羊一塊拉車?想想幼弟給小太子當馬騎的場景,張忠心中生出了報復的快意。他極為嫉妒自己唯一的弟弟。因為他健全,因為他在搖搖欲墜的時候,抓到了皇家伸過來的橄欖枝。

            憑什么享受這一切的不是自己呢?幸好,看小太子最近推出的各種政策都頗為刻薄,想來對自己身邊的人更加不堪。張忠可以通過幻想,快意地傾瀉自己的嫉恨。而當叔侄二人暢快的想像某些畫面時,英國公府卻是被熱熱鬧鬧的圍了起來。

            對比起徐永寧那邊,他們的人手雖然不多,但大半是拿火銃的,一排槍桿子對著你,威懾力比刀兵還大?!澳銈兏墒裁??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看大門的走出來,看著那一溜黑洞洞,抖著腿大聲發問。張懋從高大的人群中擠出來,對著門房回復,“奉太子殿下敕令,這些人是來幫我清理家事的!”

            “還請兩位將軍隨我進去,這個時候我大哥和老叔應該都在其中?!睆堩畬χ靸x和柳溥說道。兩人當然答應,選了幾個親衛隨身,披盔戴甲的就氣勢洶洶的大步邁入英國公府。門房哪里見過這陣仗?屁滾尿流的跑進去找真正的管家人張老太爺了。

            “奉太子敕令,都給我閃開!”朱儀一邊走,一邊讓身邊的肌肉猛男推開前來阻擋的張忠和張輗屬下。張懋仗著有猛男團護體,慢慢也走出來了個虎虎生風,步子邁的極大。他大踏步的來到了正廳,站在臺階之上,朱儀柳溥護法左右。

            張輗聽聞消息急忙趕過來的時候,正好對上張懋居高臨下而來的目光。張忠一瘸一拐的跟在他后面,略顯癡肥的身體有些承受不住剛剛的劇烈運動。他在家里喝茶聊天呢,怎么突然就被圍了?!“你們想干什么?”張輗急吼吼的說道,指著張懋,“你帶著外人來家里如此行事,是連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嗎?!”

            張忠也喘著氣沖他喊話,在這么多人圍觀下難得沒有跟張懋擺臉色,“小弟還是不要胡鬧了,今日弄出來這么大的笑話,傳出去了可要禍害咱們全家的!”有下人也開始應和起兩位管家人的話來,嚷嚷的跟群蒼蠅似的。朱儀哼了一聲。

            他帶過來的人立馬接受召喚,抬起火銃對準了下面的狗腿子們。一聲響起,院子中的地面立馬開了花。狗子們瞬間安靜了。他們突然想起了張輔還在世時立下的規矩,個個聽話懂事的退到兩邊,不再敢摻和大人物間的斗法??匆娺@一幕的張懋也想起了他在小本本上看到過的太子名言——“真理只在槍炮范圍之內”。

            于是他更加明白自己是有靠山的人,沒看火銃一擺出來,連胡子都快氣飛上天的張輗都溫和了下來?“還記得太子說了什么嗎?照著吩咐辦,端起你國公的架子來!”朱儀小小推了下張懋,讓他趕緊的以英國公府當家人的身份,把張輗這個老混球趕出去。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