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14427章(1 / 2)

            “屬下遵命!”這城前風頭,豈容你二人獨享?!果不其然,在伍無郁驚異的目光下,展荊亦是飛身,躍下了城墻!剛剛落地,展荊便是一刀橫掃,斬殺數敵,而后腳下猛踏,左右斜斬,刀鋒所過之處,無人可擋,無物可阻!這……這不科學啊……

            可惜,他沒膽子說。第八十四章:惡鬼入夢亂帝心“架!”伍無郁起伏于駿馬之上,身后一眾鷹羽追隨疾行,回頭看去,只見杞縣縣城,緩緩變小。希望下任縣令,能讓這些百姓,過的好些吧?!按笕?!等等卑職??!等等卑職??!”

            任無涯在后一邊運勁奔行,一邊急聲高呼。聞此,伍無郁咧嘴一笑,快馬一鞭,放聲喊道:“在貧道抵達衛隊后一炷香時間內,若任護衛還未趕到,那以后任護衛就別騎馬了,一路跑著回京吧!架!”“???不要啊大人,卑職知錯了~~”

            “哈哈哈哈?。?!”一眾鷹羽開懷大笑,沒一個人同情他,皆是不斷提速,跟緊國師大人。到是魚七一邊架馬,一邊歪著頭困惑道:“大人,任無涯做錯什么了嗎?為什么要罰他?”斜眼看了魚七一眼,伍無郁瞇眼道:“誰說罰他了?只是鍛煉一下他。不是常說練武之人,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嗎?貧道是為他好?!?br>
            “哦?!辈惶徇@邊,伍無郁隨著衛隊回京,那遠在千里之外的神都宮城之中,卻是人心惶惶?!喝A貴的宮城,到處一片沉靜。一處雕龍畫鳳的青石廊下,一行侍女,正低頭捧著鎮著冰塊的瓜果,默默前行。倏地,一名侍女不慎踩到了自己的裙子,一個趔趄差點將手中瓜果打翻。

            隊伍停下,為首那名女官皺眉走來,低聲呵斥道:“怎地如此不小心?!”“婢子知錯?!狈稿e的侍女連忙垂首,不敢反駁。見此,女官搖頭一嘆,環視四周侍女囑咐道:“近些時日好生辦差,不可大意。陛下近幾日,時常被夜魅驚擾,難以入眠。

            現下正煩郁著呢,若是被陛下撞見了,你們的小命可就完了!”“是?!北娛膛崛嵋粦?,女官這才點點頭,重新來到一行人前方?!笕瘴鞔?,宮城開始漸漸陷入昏暗之中。武英身穿內衣,雍容的面上,盡顯疲態。只見其看了眼為自己揉腿的女官,然后轉頭瞥向一側的紫金香爐。

            香爐由紫金所鑄,精致非凡,縷縷青煙,更是緩緩上升。嗅著這濃郁的香味,武英嘆氣道:“楠兒,都用了好幾日,怎還是無用?”檀木榻前名叫楠兒的女官停下手,恭敬回應?!盎乇菹?,這香都是太醫署所制,有安眠定神之效。若陛下不喜,婢子這便撤了去?”

            “算了,”武英眼中閃過一絲煩躁,“能讓朕入眠不假,可朕要的是入眠嗎?對了,國師到哪了?”“估摸著時日,在入秋前,應能回來?!甭劥?,武英臉上多出一絲笑意,“火殺百萬蝗神?神火大國師?呵呵,朕到是不知,這麟兒還有這般本事。此行讓他跟著去,到是給朕不小的意外?!?br>
            第646章 病君子青政我說話足夠狠毒,而且還是當著眾人的面上來嘲諷這么一個威望極高的青家老者,后果可想而知。比武臺下群情洶涌,這些年輕的青家子弟雖然單挑不過晉一二他們,但若是有群毆的機會,他們自然不會錯過。

            老頭吃了一驚,顯然也沒想到我敢這樣開口說話?!肮詫O,不愧是我乖孫,說得不錯,誰愛當大鳳儀就當去,別打擾我們一家團聚?!崩项^咧嘴笑道。母親身旁的青語嚇得不輕,那個被我奚落的老婆子不是別人,正是連青驍都恭恭敬敬喊上一聲姨子的人,如今,她臉色鐵青,布滿皺紋的老臉如打了霜的瘸子一般,難看到了極點……

            “青驍,這等外孫,難不成還要留著貽笑大方?”青驍幽幽嘆了口氣,大手一揮,道:“女兒,既是我青驍長女,便要守這族規,你也見到了孩子,該回去了?!蹦赣H聽到這話,眼中多了幾分落寞。青驍繼續道:“孩子驕橫畢竟還是孩子,但身為青家之人,有些事想必知道,青家的大鳳儀之所以傳承這么多年恒古不變,為的就是犧牲一人,護佑青家全族?!?br>
            母親無言,眼眶的淚水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墜落,世人只知上古家族神秘高貴,卻不知出生在這里的人只有兩條路可走;要么踏步青云成為人中之龍,要么犧牲自我成全他人。很顯然,我母親自出生后的命運便被安排成了后者。只是,我并不甘心,我來青家只有一個目的,那便是帶我母親回家,誰也無法阻攔我,即便是所謂傳說中的青家老祖,也不行!

            青驍身旁有好幾個老者,一個個氣息強大不凡,不等青驍開口,便有幾個青家老者在彼此的慫恿下,儼然將我和母親包圍住。遠處的青驍平靜道:“你看了也看了,該回去了?!薄澳阏嬉詾槲也桓覄邮??”我怒道?!吧僬f狗屁,今天我就要帶我母親走,我看誰敢攔!”

            “孽子,休要張狂!”青家老婆子雙腿狠狠一跺,如腳下生風一般整個飛速彈來?!扒嗵m心,想欺負我乖孫,先過我這一招?!崩项^冷哼一聲,拂起袖子將我護在身后,并道:“乖孫,帶你母親離去?!薄瓣惡澜?,聽聞你們陳家天生奇力,我青石虎不才,也要會一會你?!?br>
            眨眼間功夫,足足有三道身影魚貫而出,皆是青家老者中氣息最強的幾位,瞬間便纏住了老頭。老頭的實力毋庸置疑,但要面對這么多青家高手顯然也不輕松,我挑眉,雙眼逐漸變得血紅。青蘭心指著我道:“眾青家男兒,攔住此子!”

            比武臺下,一眾青家的年輕人面面相覷,在遲疑了幾秒鐘后,終于也向我沖了過來。我目光望去,足足有十幾道身影,除了受傷的青松外,其余的青家年輕高手皆加入到了戰團中……青語臉色蒼白,道:“他再混蛋,可也是大鳳儀的兒子,是青家的大公子啊,你們怎么能這么多人欺負他一個?”

            我回頭看了一眼母親,嘴角浮起笑容安慰她道:“母親,且看你兒子,如何獨戰這群天之驕子,我要讓青驍看看,縱然我流落凡塵,但依然比這群只會叫嚎的兔子們強多了?!笔畮讉€青家年輕人赤手空拳,他們沒有動用武器,在他們眼中,我手無寸鐵,又如何抵擋得住他們的聯合攻擊。

            但他們卻忘了一條恒古不變的道理,羊叫得再兇那還是羊,孤狼再無助,那他也是一頭可以撕碎任何敵人的野獸!我仰天怒喝一聲,迅速將體內的氣力調動到極致,與此同時,我將脖子上的神靈之墜扎進皮肉里,體內血氣翻騰,右邊的心臟吞噬著我身體里的鮮血,轉而成為一股澎湃的力量……

            我一頭扎進了人群中,沒有過多猶豫,但凡攔在我面前的人,盡管一拳轟倒!“化凡師傅,我來幫你?!睍x一二也從比武臺跳了下來,他足夠義氣,一時間和我肩并肩,愣是將十幾個青家年輕高手打得連連后退……不遠處的三小姐緊張觀望著局勢,一雙美眸盯著我的身影,在見到我一拳擊倒了一個青家年輕高手時,她小臉陰冷,忍不住朝身后受傷不能戰的青松罵了一聲廢物。

            青松露出苦澀的笑容,他雖然受了傷,但實際上還有一戰之力,只是今天的局面,他并不屑加入……就在這時,剛才還一臉挫敗感的三小姐忽然眼神光亮了起來,她注意到遠處緩緩走來了一道瘦削的身影,那個男子五官極俊,可偏偏臉上沒有一絲血色,全然是一股病態。

            年輕男子眼神不動如水潭,靜謐中透著自信,他走了幾步,將手中的帕子捂到口中忍不住輕咳了一聲,等再松開帕子時,上面已經多了一抹血跡?!靶∷?,你終于出來了?!鼻嗾⑽Ⅻc頭,他臉上雖然帶著病色,但舉止行為宛若賢人君子,所以被不少人稱為病君子,他來到青嫣的身旁,抬起頭,目光向不遠處的戰團落去,在那里,我被十幾個青家年輕高手圍攻,但依然不落下風。

            “四弟,這個浪蕩敗類是大鳳儀在外面的兒子,今天……”青政側目,打斷道:“既是大鳳儀的兒子,便是你和我的兄長,下次別讓我聽著這般稱呼?!鼻噫腾s緊把自己后面想說的話硬生生停住,青政雖然比她小,但一言一行卻給人一種無形的威壓感,畢竟,青家年輕一代的最強者,如若沒幾分威嚴,又如何震撼外人。

            青政來到我的面前,他輕咳了一聲,雖然臉上掛著一抹病態的神色,但難掩他眼中的光芒。我知道,他是我至今遇到的上古家族年輕一代中的最強者。青政雙眸凝視著我,這時其他的青家年輕人都已經退后,一下子騰出了大片空間,我和青政相距不到五步距離,他身形單薄,好似弱不禁風。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野蠻許多?!鼻嗾鋈晃⑿Φ??!澳惚闶乔嗉夷贻p一代最厲害的?”我道?!皡柡Σ粎柡?,那只是別人的看法,至于我強不強,只有交手過的人才知道?!薄澳阋彩菙r我的?”我冷聲道。青政搖了搖頭,“論輩份,你是我大哥,做弟弟的又如何能逆上?”

            “那你倒是來做什么?”青政露出笑容,道:“青政和大哥初次見面,想送東西給你?!薄笆裁礀|西?”我雙眼瞇成一條線,已然從這個年紀比我還小了一點的男子眼中看出了濃烈的戰意。果不其然,青政斂起笑容,一字一句道:“弟弟便送大哥下龍墓吧?!?br>
            我初到青家,自然不知道龍墓是個什么地方,但我身后的母親和青語則是臉色一變,至于不遠處的那些青家年輕一代,更是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神情。尤其是三小姐,嘴角微抿鳳目泛光,笑臉上難掩喜悅,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對她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以至于如此厭惡我……

            “四公子,龍墓那不是一般人可以去的,你怎么可以……”青語小心翼翼道。青政道:“大哥在外的名頭我早已聽說過,斗門掌眼,倒盡天下奇墓,想必這龍墓,應該很對大哥的胃口才對……”青語還想再開口時,不遠處的三小姐冷哼一聲,嚇得她頓時噤若寒蟬。

            “龍配鳳,青家還真是好傳承,母親,那龍墓真有龍嗎?”我問道。母親搖頭,“無人能知,每一個下龍墓的大鳳儀,沒有一個活著出來的,除此之外,每一年,青家都要送一批活牛羊進龍墓,說是祭祀龍神,以保青家昌盛永久……”

            母親對龍墓的認知不過寥寥幾句話,可卻給我一股莫大的沖擊,這世上,真有龍嗎?如果沒龍,為何青家要建什么龍墓?難道是為了震懾其他上古家族?龍墓有沒有龍,我不清楚,但那地方絕對是一個險地,而眼下,這個剛出關的青政,儼然要將我送進去!

            “大鳳儀違反族規,她不進龍墓,自然就要大哥代勞了?!鼻嗾?。我挑眉,眼中透出一股凜冽的冷意!青政踏步走過來,一陣冷風吹過,這個時候我才發現,他的衣角里竟是繡著一條七爪青龍,比起身為族長的青驍只少了一爪。

            “化凡師傅小心?!睍x一二忽然發出警告。不等他話音落下,我便看到青政在我面前只化為了一團虛影消散在空氣中。我腦子一愣,全然沒想到他的實力竟恐怖到這種境界,一具實實在在的身體,竟是與空氣化為了一體……我倒吸了口冷氣,雙拳緊握,身上毛孔盡數散開,感受著周邊空氣中的任何氣息。

            但,我還是低估了青政!這個年紀比我還小一點,自出生就飽受青家資源培養的天才在眾多青家老者中施展出了他的絕技??諝庵虚W過一道微弱的氣息,我心頭一動,迅速揮動手中的拳頭砸向過去!可就在下一秒鐘,我的拳頭擊中了空氣,而在我的身后,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瞬間襲來!

            青政突然出現在了我的背后,他沒有任何的猶豫,手指成扣撞在了我的后背上,我仿佛感覺到有一座小山一般撞擊過來,將我的身體轟飛了好幾米遠。我重重的摔在地上,鮮血從我嘴角流出,青政只是用手指便將我撞飛,如此杰作,自然引起了那些青家年輕人的歡呼聲。

            三小姐美眸流轉,嘴角含笑,她的意中人大出光彩,仿佛也能讓她沾光一般?!靶∷牡膶嵙?,竟和我這個老頭子差不多了?!币粋€青家老者不敢置信道,他的衣角上也繡著七爪青龍,可兩者的年齡差了兩個輩份,若是再給青政些許時間,他的實力必定又是更上一層樓……

            我輸得明明白白,青政的實力明顯比我強得太多;即便我身體里比常人多了一顆心臟,但剛才連續的戰斗已經消耗了我許多氣力,如今再面對青政,我儼然心有余留不住。再看看老頭那邊,已經被五六個實力高強的青家老者纏住,老頭見到我吃癟,想要抽身來救我,結果被青驍出手阻攔。

            老頭怒氣沖沖,但畢竟是孤身一人,他看了我一眼,在見到我緩緩從地上站起來后,沖我道:“乖孫,風緊便扯呼?!薄帮L緊扯個蛋呼,老頭管好你自己!”我罵道。青驍不動神色走到了比武臺旁邊,伸出一腳硬生生將那座偌大的比武臺往后踢退了十幾米,這一舉動引得不少人失聲驚呼,青家年輕一代的最強者,實力不同凡響。

            “外人只知青家有龍墓,卻不知道這龍墓就在龍家比武臺下,大哥,正是良辰吉時,你不入龍墓,誰入?”青政單手將比武臺再次掀飛,露出下面的一道血色祭壇,在祭壇中,一道猶如深淵一般的黑暗入口出現在我眼前。青政的目光投來,迅速鎖定我的身影。

            我艱難轟出雙拳,但被他輕松化解?!按蟾?,你的氣勁已經泄了,不用再頑固,人言生死難料,可又有誰知生死之外,也許是大氣運也不一定?!鼻嗾?。我聽不明白他的話,此時我的心里已經知道,打是打不過了,可能逃都逃不了,我索性吐出一口血沫子,隨后對晉一二道:“帶我母親離開!”

            晉一二點頭應好,但想要拉著我母親離去時,一個青家老者極速飛出,一掌將他擊飛后,迅速制住了我母親。我雙眼欲裂,但就在這時,青政踏步而來?!按蟾?,吉時已到,我送你入龍墓?!蔽覂A盡全力迎上青政,但無奈體內血氣不足,一拳沒有擊中青政,反而被他在半空中一指敲中腦袋,讓我瞬間腦袋一震,意識迅速消散。

            緊接著,我整個身體如斷了線一般的風箏從空中緩緩墜落向比武臺下的血色祭壇,在那里,無盡的黑暗仿佛有一股吸力一般將我的身體吞下。臨落入到黑暗入口時,我看到天空中忽然飄下了一層細細的雪,有人發出了驚呼聲,這下的雪滿是讓人驚恐的血色。

            我眼角余光注意到,在不遠處的角落里,正站著一道熟悉的身影。只見那個布滿皺紋的老神棍臉上流露出幾分無奈?!疤斓雷兞?,它來了,青城終歸要死人了……”第648章 太古幽熒兩天后的青城內,已然一片肅然,鮮血一般的大雪幾乎堆滿了整個青城,道路兩旁,隨處可見到人們落下的財物,若是能仔細看,路旁丟棄的值錢財物可不少,但匆匆路過的行人卻沒有一個停下腳步去翻撿。

            行人們攜老帶幼,背著口糧和少數換洗的衣物,在不少身穿青龍刺繡衫的青家人指揮下,往還沒來及完全造好的地城魚貫而去。整個青城的人數足足有近七八萬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老幼婦孺,少數壯實的男人們則被其他的青家人帶上了城墻。

            在那里,平時難得一見的青家人們沾滿了城墻,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凝重的神色……青城內一片嘈雜和慌亂,雖然臨時挖的地城空間也足夠大,但還是有人舍不得住了多年的家園,道路旁,小孩的哭聲,老人的嘆息充斥著每個人的耳畔。

            青家人所在的青軒莊里,大部分房子早已人去樓空,在此前的一天時間,所有的青家人比青城人更先進入到了地城,在青驍的命令下,青家的女人負責維護地城的秩序,而青家的男人,則全部駐守在城墻上。在地城里,晉一二小心翼翼護衛著青語與母親青翎,自兩天前天空開始飄著血一般的大雪后,整個青家如臨大敵,以至于連青家老者們連架都顧不上打,丟下陳豪杰,全部一股腦沖出了青家。

            而把我鎮入龍墓的青政則在臨走前,將那入口給封了上去,嘴里喃喃了句:“青家如若顛覆,你便是我們最后的希望……”在青城外,大雪飄飛,雪花落地融化成鮮血一般的液體,瞬間將整個青城之外都變成了一片猩紅之地。青驍站在城墻上,目光注視著遠處,老眼中流露著從未有過的擔憂之色。

            在他身旁,一眾青家老者睜大了眼睛,老臉中皆是不安與驚恐?!暗爻沁€沒造好,它就提前出來了,這如何是好?”一個青家老者嘆氣道。青驍瞇著眼睛,道:“還要多久?可以將地城的所有機關造好?”身旁的老者沉吟了下,道:“最快也要五天時間,但它會給我們時間嗎?”

            “時間不是它給的,是我們自己打出來的!”青驍將手放在了城墻上,手指輕輕一動,墻上立即多了一條細微可見的裂縫,而這條裂縫直通到地面,隨后沖向遠處,將那猩紅的雪地一分為二,氣勢沖天,猶如一道鋒刃一般,似要將這大地斬出一道巨大深淵。

            但在這深淵中,率先傳來了一道令人心臟急劇跳動的詭異吼叫聲!這一聲怒吼,儼然如驚天旱雷一般,讓整個城墻都為止顫動。不少青家年輕子弟臉色陡然一變,他們何曾見識過這種場面,這到底是何種存在?只是發出了一道吼叫聲,就有種讓人心臟都要跳出來一般。

            在城墻上的一處角落里,一個衣服臟兮兮的老頭咬著不知從哪弄來的豬肘子,一邊嘆氣,一邊大快朵頤著?!疤斓酪炎?,什么牛馬鬼神都出來了……唉,可惜那臭小子被鎮到龍墓了,要不然他看到這玩意出來,臉色肯定那叫一個精彩……”

            老神棍自言自語著,滿嘴油光,恨不得將那個比他胳膊還粗的豬肘子全部吐入腹中。相比于餓死鬼投胎一般的老神棍,其他人可就沒這么淡定了。在不少青家年輕人的簇擁下,青政咳嗽了幾聲,眼神空洞的望著遠處的深淵?!敖K于要出來了嗎?”青政平靜道了一句。

            在他話音落下,只見城墻外的巨大地縫里,一道高大如小山一般的身影緩緩走了出來。那身影頭生雙角,全身幾乎有半個城墻那么高,身體漆黑如墨不說,還刻滿了各種奇形怪狀的符文,而讓人感到恐懼的是它那雙眼,如血一般鮮紅,目光所及,讓人頭皮發麻。

            青驍倒吸了口冷氣,老臉上隨即多了一抹釋然?!皞髀勌斓雷兓?,各種上古惡獸會盡數醒來,沒想到,第一個蘇醒的,竟是這畜生?!鼻囹斂酀??!凹抑?,這到底是何物?”有青家老者問道?!扒嗉夜抛V上有記,上次天道變換是五千年前,那一次,有一只惡獸,在一夜之間戮盡了一個上古家族,上萬人口,無一活命,而這惡獸一旦蘇醒,天地必定驟變,敢叫那白云做血……”

            青驍的話緩緩還沒落下,另一邊的青政替他說出了這頭惡獸的名字?!疤幱奈灐瓘s千人骨,戮萬人血,上古十大邪惡災獸中,排名第七?!鼻嗾D了頓,輕聲道了一句讓眾人心頭顫動的話,“太陰出,血滿天,青城危矣……”

            這些行尸走肉衣著破爛得跟老神棍有得一比,一看就知道都是沉睡了無盡歲月的尸體,但在太陰幽熒的怒吼下,它們如夢初醒,一邊拍打著地面,一邊匯集成流,源源不斷往城墻壓了過來。數量之多,遠遠看去,就跟蟻群一般滔滔不絕。

            城墻上,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膽小一些被青家人叫來一起守城的普通男子,則是干脆嚇得渾身發抖,這么多的行尸走肉齜牙咧嘴朝著自己瘋狂沖來,不被當場嚇尿已是難能可貴……青政垂下眼眸,道:“傳聞是真的,只要被太陰幽熒殺死的人,魂魄飄散,肉體死而不滅,無論歲月悠悠,太陰一怒,尸行天下……”

            第649章 青龍子城墻上的普通人雖然驚恐得無以言表,但青家畢竟是傳承了悠悠歲月的上古家族,它自有自己的底蘊所在。青驍揮動手臂,冷風吹起了他的袖子,那上面刺著一條猙獰的八爪青龍圖騰?!捌?!”青驍一語落下,在城墻下驟然多了一條橫貫幾百米的護城河,一下子將整個青城給護在了后頭。

            這時可以看見城墻上的青家老者神色激動的盯著青驍,這護城河是青家的護城機關之一,多年來在青家人的精心規制下,一直沒有重見天日的機會。今天,這條護城河一出現,立即引起了無數人的注意力。青驍手里不知道什么時候起多了一把刻著青龍圖案的小刀子,他面不改色的用刀子割破自己手心,然后再接過身后一個青家老者遞上來的旗子。

            青驍將手心鮮血滴落在旗子上,他嘴里念念有詞?!耙郧嗉抑?,召喚青龍子?!鼻囹攲⒄礉M鮮血的旗子投進了護城河,他臉上微微泛起了一抹蒼白,誰也不知道,身為青家家主的他,究竟能召喚出什么東西來……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護城河。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