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25822章(1 / 5)

            我眉頭挑了一下,桃花姬離我近在咫尺,我甚至都能聞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幽蘭體香,滲人心鼻,再加上那張絕美的小臉就在我眼皮子底下,多少讓我心神微亂。?!澳銈儑业呐?,都是這么主動的?”我平靜道。桃花姬頓時笑顏如花,她的身體挨在我懷里,飽滿的胸口也有意無意的抵在我身上,她笑盈盈道:“化凡君你誤會了,我們國家的女人很少主動的,而我,也是第一次對一個男人這么主動……”

            這個金發洋妞,腦子里想的都是怎么樣勾引我,然后讓我來答應幫她報仇,在經過我苦口婆心的教育之后,她這才總算有了一絲覺悟,至少能把衣服穿好,不再隨便暴露自己的身體。到了下半夜,聶子風醒來替我值夜,我很快昏昏睡去。

            等我再醒來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圍著樓玉蘭,一個個表情驚詫到了極點?!澳棠虃€熊,怎么小爺睡了一覺,這個人形怪物就成了個小鮮肉?”周小舍震驚道?!翱稍摬粫潜坏舭税?,之前的那小怪物長得賊丑,滿身都是毛發,你們看這個,細皮嫩肉的,就跟電視上的娘炮一樣?!迸=▏泊蟠筮诌值?,還不忘伸手在樓玉蘭臉上捏了一把,差點惹惱了樓玉蘭。

            至于白羽和聶小白,對于面前長得眉清目秀、算得上是唇紅齒白的樓玉蘭更是吃驚?!鞍子鸾憬?,這是怎么回事???那個小怪物怎么就變得這么好看了?”白羽也是一頭霧水,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不過還真別說,長得確實挺好看的?!?br>
            牛建國一聽不樂意了,道:“哪里好看了?長得跟娘炮似的,俺更喜歡它以前的模樣,至少看起來爺們?!薄叭トト?,自己長得丑,還怪別人長得好看了?”聶小白不悅道?!澳銈冞@些小女孩子的審美觀真是出問題了,娘炮居然也叫好看?!?br>
            牛建國想要在聶小白和白羽面前討點面子回來,故意伸手抓了抓樓玉蘭,結果不料,樓玉蘭一惱羞成怒,當即紅著眼撲了上去,別看他身材瘦,但一下子就將虎背熊腰的牛建國給扛了起來。牛建國猝不及防,也沒想到樓玉蘭說變臉就變臉,當即被舉到半空中,騎虎難下。

            我一看這架勢,連忙跳起來,沖樓玉蘭喊道:“住手!”我話一說出來,樓玉蘭目光看了過來,在我的眼神下,他臉上露出一抹惶恐的表情,然后慢慢將牛建國放了下來?!澳锲ノ鞯?,這小子真變1態,爆發力太驚人了!”牛建國心有余懼,他的力氣不小,但爆發力可沒有樓玉蘭這么強大。

            我一出來,樓玉蘭頓時顯得老實了不少,眼巴巴的盯著我?!俺魺o賴,他真的是那個小怪物嗎?怎么本姑娘才睡了一覺,他就變得這么好看了?”聶小白問道。我點點頭,隨后將昨晚自己怎么樣給樓玉蘭刮毛剪頭發的事情說了一遍。

            眾人一聽,這才相信眼前長得眉清目秀的樓玉蘭,就是此前跟個猴子似的人形怪物?!澳棠虃€熊,這差距也太大了吧,要不老鐵,你也給我刮一下毛,讓我也變帥點?!敝苄∩岬??!靶邪?,可你的臉就巴掌大,毛都不長一根,怎么刮?”我嘲笑道。

            牛建國嚇了一跳,道:“娘匹西的,掌柜你可別嚇俺,這么多尸體,少說也有好幾千……”我倒是不想嚇牛建國,可眼下的情況確實如此;無數的尸體在吸收了地上鮮血之后,它們的身體慢慢動彈起來。城門只推開了一巴掌寬的距離,根本還進不去人。

            我心急如焚,而遠處那些正在肆無忌憚爭搶著金山的盜墓者們,則是還沒發現到身旁那些士兵尸體的變化……“快,繼續推!”我道。牛建國臉色漲紅,他已經在使勁,聶子風和聶小白也加入到了推城門的行列當中??蛇@個城門卻跟生了根一樣,任憑眾人使勁,也只能是一點點推開;但我身后的那些士兵尸體,已然開始慢慢睜開了眼睛……

            好在這個時候,我看到幾個身影趕了過來,卻是冷瞳和桃花姬,她們沒有帶著人去爭搶金山,而是來到了城門旁,似乎也發現了那些士兵尸體的異?!渫吞一а杆僮屪约菏窒碌娜艘布尤氲搅送瞥情T的行列當中。有了他們的助力,城門被推開的速度頓時快了不少,但此時的戰場上,已然是風聲鶴唳,無數的士兵尸體徐徐睜開眼睛,露出了冰冷兇殘的目光……

            在遠處的金山上,有盜墓者漸漸發現了周圍士兵尸體的不對勁,但可惜這個時候明顯已經晚了。幾秒鐘后,城門被推開,我背著白羽迅速進了城。此時,冷瞳和桃花姬他們也出奇的平靜,她們目光全部落在城門外的戰場上,在那里,一具具士兵的尸體將冰冷的目光望向了那些盜墓者。

            原本正在金山上爭搶的盜墓者,頓時便陷入到了無數尸體的包圍。我心頭一動,這個時候,唯一的生路便是跑進城門,但那些盜墓者因為為了爭搶金山,早就遠離了城門,如今在他們面前,除了尸體還是尸體……一陣如惡狼嚎叫一般的聲音響起,尸體們如潮水一般涌向了那些盜墓者。

            幾乎沒有任何的意外,對于那些尸變的士兵來說,這完全就是一場盛大的宴會,幾十個新鮮血肉的盜墓者,全然成為了它們撕咬的獵物……盜墓者們在哀嚎求救,但很快便被尸體的叫聲所掩蓋,偶有幾個逃出金山的盜墓者,也很快其他尸體給當場撕裂成碎片,化為一堆爛肉。

            幾十個盜墓者,對上幾千具行尸走肉,全然沒有一絲生路可說。不到十分鐘的時間,所有的盜墓者無一幸存,而剛才還金光閃閃的小金山,轉眼間已經覆蓋了一層鮮血……一個個盜墓者倒在血泊中,瞬間被撕咬殆盡,空氣中一下子變得血腥味彌漫,不少行尸走肉因為沒有啃食到鮮活的血肉,轉而開始將目光望向了我們這邊。

            我倒吸了口冷氣,看著那一群密密麻麻的行尸走肉,連忙道:“老牛,快把城門關上去!”牛建國打了個冷顫,即便見多識廣如他,這會也被那么多的行尸走肉所嚇到。完全就跟潮水一樣涌了過來,一眼望去密密麻麻數之不盡,足以讓任何人心頭發涼……

            在眾人的合力下,城門迅速被關了上去。兩三秒鐘后,門外邊傳來了一陣猛烈的撞擊聲,隨即,牛建國面露苦色,只見那沉重的城門,竟是被外邊的行尸走肉給慢慢推開了一道縫隙……“掌柜,它們快要沖進來了,我們根本擋不住?!迸=▏炭值?。

            這一下,不止是我,就連冷瞳和桃花姬她們也是臉色一變……第489章 古城不再桃花姬小手一揮,身后立即有五六個戴著面具的保鏢跑到牛建國的旁邊,各自用身體堵住城門。桃花姬向冷瞳做了個手勢,意思很明顯,我都派人上去,也該你出點人了。

            冷瞳紫色的眸子里閃過一絲惱怒,但她還是朝著身后的冷家高手點了點頭。很快,在冷瞳的身后,同樣也挺身站出來了五六個人擋住城門。但就算是這樣,城門還是搖搖欲墜,外邊的行尸走肉還是在瘋狂的沖擊者城門,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城門的縫隙也被推得越來越開。

            忽然間,城門外有一只手伸進縫隙,迅速便抓住了一個冷家的高手,轉眼間就從那人的胸口里掏出了一顆帶血的心臟。那冷家高手發出一道慘叫聲,緩緩倒地身亡,讓旁邊的人頓時神色一震?!澳锲ノ鞯?,都打起精神來??!”牛建國大罵,門的縫隙已經是越來越大,不時有行尸走肉將手伸進來攻擊擋城門的人。

            第一個死的冷家高手,桃花姬嘴角還露出了一絲笑容。但沒多久,桃花姬便笑不出來了,因為第二個死的是她的人,一個戴著面具的日本男子,連慘叫聲都還沒來得及發出來,直接就被一具瘦小的尸體給咬斷了脖子。一道劍影閃過,諸葛玉樹及時出手,一劍斬斷了那具尸體的腦袋。

            可惜這個時候,門縫已經足夠大,開始有干瘦的行尸走肉從門縫里鉆了進來,戰斗隨即在狹小的門縫里展開,伴隨著刀光劍影,行尸走肉的嚎叫聲不絕于耳……“牛鼻子,還有炸藥不?”我喊道。周小舍面露苦色,道:“都用完了?!?br>
            我看到擁有更好武器的山本君卻沒有動手,他袖手旁觀的站在一旁,目光冷冷的盯著諸葛玉樹和聶子風,仿佛今晚的戰斗與他沒有絲毫關系一樣。冷瞳和桃花姬針鋒相對,兩個人的身后都有一些高手沒有加入到抵擋行尸走肉的戰斗中,她們彼此忌憚,所以各自都保留了一定的力量。。

            我這邊則是連老木提和周小舍都加入到了堵城門的隊伍中,白羽受了傷,臉色虛白,看到門外邊瘋狂沖擊的行尸走肉,眼中露出幾分不安的神色?!瓣愊壬?,我們會不會死?!卑子鸬?。我嘴角露出笑容,緩緩將白羽從背上放了下來。

            “放心,有我在?!蔽移届o道。隨著我話音落下,白羽目光倒也恢復了平靜,她眼神有些躲閃,道:“陳先生,謝謝你?!蔽覜]有再回應白羽的話,隨即將目光看向了身后搖搖欲墜的城門。我已經催動過血脈之力,身體還處于虛弱的狀態。

            冷瞳和桃花姬目光投來,臉上流露出幾分古怪之色。城門外,無數的行尸走肉擠破腦袋要沖進來;城門內,牛建國他們拼死抵擋,縱然危險將至,他們也沒有后退一步……我從身上掏出了陰兵虎符,這個時候,也唯有動用它的力量了。

            冷瞳看著我手中小小的虎符,一開始還露出了不屑的神情,但很快,接下來的一幕讓她大吃一驚。我目光一冷,迅速翻動手中的陰兵虎符。剎那間,陰風陣陣,氣溫驟然下降;一陣黑煙從我手中的陰兵虎符里鉆出來,然后從門縫里飄了出去……

            沒多久,我便聽到城門外傳來了一陣凄厲的鬼嘯聲,是那陣黑煙化為了一大群厲鬼冤魂,乍看之下,數量也足足有兩三千之多。魔女曾告訴我,陰兵虎符里差不多有十萬陰兵厲鬼,但現在我一開,就放出來了將近三成的陰兵,頓時讓我心頭大疼。

            兩三千陰兵厲鬼迅速對上了同樣數量的行尸走肉,它們生前都是驍勇善戰的士兵,但在今天,一方成為了陰兵厲鬼,一方則是行尸走肉,兩邊勢如水火,鏖戰正酣。這一刻,包括冷瞳和桃花姬在內的眾人,也是被我的舉動所驚到。

            他們不敢相信,我就只是隨便拿出來了個虎符,居然能夠釋放出這么的陰兵厲鬼,天知道,我要是用陰兵虎符對付她們的話,后果可想而知……冷瞳不敢再小看我,心里并暗暗慶幸沒有把我逼急,要不然現在被陰兵厲鬼纏住的,可就是她了。

            另外一邊的桃花姬,則是美眸泛動,她也沒想到我手里居然會有陰兵虎符,隨意就釋放出來了兩三千頭陰兵厲鬼,如此大手筆,正是她想極力拉攏的……隨著兩三千陰兵厲鬼突降在城門外的戰場上,局勢迅速得到了扭轉,陰兵和行尸走肉的戰斗勢均力敵,而這邊再加上諸葛玉樹和聶子風他們,其實戰斗的天平已然開始傾斜。。

            “掌柜,牛逼,你手里到底是什么法寶,居然可以放出這么多厲鬼冤魂?”牛建國興奮得不行,在看清楚我手里就只是拿了個小小東西時,臉上猶多了幾分好奇的表情。我自然不會告訴牛建國自己手里的虎符,那可是之前在連山白起墓時得到的,戰神白起一生殺死了無數人,那些人死去之后的魂靈,都被白起收進了虎符當中,如今白起已是魂飛魄散,留下來的虎符里,少說也有近十萬陰兵……

            陰兵和行尸走肉纏斗在一起,雙方都是生前都是士兵,死后成了邪物,斗起來愈加的悍不畏死……城門暫時是保住了,我心神一動,城門外邊的兩三千陰兵厲鬼,緩緩將所有的行尸走肉往另外一個方向引去。沒多久,城門外已然沒有了行尸走肉。

            我忍不住松了口氣,剛才已是千鈞一發之際,好在有陰兵虎符,否則要靠冷瞳和桃花姬,肯定只能眼睜睜看著城門被沖破……在眾目睽睽之下,我將陰兵虎符收了起來,里面還有六七千的陰兵厲鬼,我可得省著用才行。我示意牛建國將城門關嚴實了,以免被那些行尸走肉找回來。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有心思重新打量了一番自己所處的位置。我們現在是已經進了城門,前面便是樓蘭古城,不遠處有稀稀疏疏的房屋,再遠一些,則是一條青石鋪成的道路和隱隱約約可見的寺廟與宮殿……據說在漢朝時,樓蘭古城便是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那時候的樓蘭古城,匯集著四面八方的來往商旅,所以傳聞在樓蘭古城里,便有一處藏寶之地,那里藏著無數的金銀珠寶,得之便能富甲天下。

            但可惜后來樓蘭古城一夜之間破敗,風沙掩去了它所有的面目,無數后人尋尋覓覓,卻始終沒能找到它的真正入口。眼下,我們找到了樓蘭古城,置身于古城內,一眼望去,仿佛千年前的古城繁華便出現在自己面前一般。老木提觸景傷情,多少也讓我有些恍然失神,因為我自進來古城后,自己竟也有一點莫名的熟悉感,就像是自己曾來過這里一般,可我仔細一想,這又不太現實,我從未來過羅布泊,又怎來的熟悉感呢?

            我搖頭苦笑,懷疑是自己出現了幻覺。這個時候,冷瞳瞥了一眼,帶著自己的人往另外一個方向走了過去,既然已經進來了樓蘭古城,誰都不想輕易放棄那傳說中的藏寶之地……冷瞳走了,臨走前還不忘恨恨瞪了一眼,這個女人,感覺就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樣,今日相見沒有動手,真是實屬不易。

            冷瞳前腳剛走,桃花姬也要帶著人離去。不過相比于冷瞳,桃花姬倒是客氣得多。她朝我彎腰點了點頭,嘴角含笑道:“化凡君,我對你的邀請永遠有效,如果哪一天你想聯盟,我隨時歡迎你?!薄澳悄憧峙乱??!蔽业?。

            桃花姬莞爾一笑,對我的拒絕不以為意,她看了一眼已經遠去的冷瞳身影,對我道:“化凡君,冷瞳小姐與你好像有莫大的仇恨,不過,在我們日本,越是強勢的女人,往往越崇拜強者?!薄笆裁匆馑??”“我的意思就是,我覺得你和冷瞳小姐很配,我并不喜歡她,所以我很期待有一天,你可以征服她……”

            第490章 破廟、千年燈桃花姬一語驚人,好在冷瞳沒聽見,不然這兩個女人必定又是一場火星撞地球一般的火拼!桃花姬說完,沖我莞爾一笑后,便是帶著人離去。不過在她身后的山本君,臨走前還不忘對我流露出一抹怨恨的表情,醋意沖天……

            城門外已是一片寂靜,所有的行尸走肉都被陰兵厲鬼給吸引到了遠處。城門內,光線昏暗到了極點,偶有一點的光亮,還是從遠處的一座破落寺廟里傳來的?!罢乒?,我們現在去哪?”牛建國問道。此時的牛建國,滿身大汗,剛才為了擋住城門,可沒少耗費他的氣力,也正是有他的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牛勁,才沒能讓外邊的行尸走肉輕易沖破城門進來。

            所以說,牛建國這一次可謂是立了大功。我眉頭一挑,見到白羽臉色還有些虛白,便道:“我們去前面的寺廟吧?!迸=▏c頭,二話不說就扛起了自己的大錘子在肩膀,往前開路。此處已是樓蘭古城的城內,青石鋪路,遠處房屋稀疏,一切都顯得格外平靜。

            冷風陣陣吹來,將城門外的血腥味沖散了不少;我們踏步在青石路上,迎著寺廟走去。白羽受了傷,路都走不動,我只好將她繼續背在身上。白羽并不重,外表看似亭亭玉立的她,其實身體卻十分輕,任憑我背在身上,卻絲毫感覺不到沉重。

            白羽趴在我的背上,她身體散發出一股淡淡的女人香,滲透心鼻,讓我多少有點心神一動?!瓣愊壬?,謝謝你?!卑子鸬??!翱蜌饬?,你受了傷,我背你是應該的?!蔽业??!瓣愊壬?,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個累贅,跟著你們來到這里,我什么忙也幫不上,還連累你們,現在更受了傷……”

            “別這么說,我們是一個團隊,既來之則安之?!蔽倚睦镱^完全沒有責怪白羽絲毫,我既然答應帶她來了,有什么事,我自然也要承擔,而且要不是她為了我抵擋攻擊,可能這會我都不一定能夠活下來……我背著白羽繼續行走,她的心跳似乎有些加快,我好幾次回頭看去,總是能看到她絕美的小臉上掛著一絲羞澀之色;她極少與男人有接觸,眼下被我這樣背著,更是頭一回。。

            女人心海底針,我并沒有去猜測白羽的心思,我目光落在遠處的寺廟,心里暗暗狐疑,樓蘭古城里一片廢墟和漆黑,唯獨這寺廟里還有點光線,難不成,里頭有什么活物?在我們的身后,老木提和周小舍還押著一個人形怪物,剛才那些盜墓者群起攻擊,為的就是將它搶過去,這樣也好得知關于樓蘭古城藏寶之地的一些線索。

            只可惜,這個人形怪物雖然會說話,卻是說的一口古樓蘭語,就連身為羅布泊人的老木提,也愣是聽不太懂他的話。不得已,我們只能將他抓著一并行走……約莫著在廢墟古城內走了十幾分鐘,我們來到寺廟門前。我抬頭看去,眼前的寺廟在經過蒼蒼歲月,早已是破落不堪,寺廟門前的燈籠,更是破爛得不成形狀,還有寺廟的木門,上面也長滿了青苔,天知道,這里到底有多久沒人來過……

            老木提恭恭敬敬朝著寺廟拜了一拜,這才小心翼翼推開了寺廟木門。隨著一陣悶沉難聽的聲響傳來,木門被緩緩打開,里面正是一個三合院的寺廟,左右兩邊皆立著一尊佛像,上面落滿了灰塵,反倒是正前方的佛像,卻被人用薄紗所蓋住,絲毫見不到佛像的模樣……

            我不禁有些狐疑,尋思著這寺廟還真是有意思,居然還要用薄紗來蓋住佛像。老木提也是面露不解,身為羅布泊人的他,對寺廟很是恭敬,但他也是頭一次見到佛像用薄紗罩住的;這佛都講究蓬蓽生輝,用薄紗蓋住了,那還怎么佛光普照。

            老木提不樂意,上前就要去將正前方的佛像的薄紗給掀開。我在后邊環顧一周,寺廟很小,但角落里卻分別點著幾盞油燈,那油燈里的燈芯雖然火焰微小,但卻怎么也燒不盡……“這寺廟有點怪,哪有燒了幾千年都沒燒掉的油燈?”

            周小舍一臉狐疑,連忙去打量那幾盞油燈了,這個沒出息的家伙,看見點稀奇古怪的玩意,總是能好奇心滿滿……我找了一處干凈的地方,將白羽放下來。她的傷口已經止血,但禁不住再折騰,最好在原地休息一段時間,讓傷口盡快愈合;好在這一次我們來羅布泊,也帶了不少藥,其中就有一些可以效果極好的外傷藥,剛好可以給白羽用。

            男女授受不親,我將給白羽上藥的事情交給了聶小白,白羽還是個黃花閨女,我可不想敗壞了她的名聲……我與聶子風商量了一番接下來的計劃,既然已經進來樓蘭古城,勢必要好好探索一番才行,至于雙魚玉佩會不會在這里,說句實話,我心里也沒有底氣。

            除了雙魚玉佩之外,其實我還想尋找魔女的下落。她就這樣莫名消失了,我想,也許在樓蘭古城里,可以尋找到她的一些蛛絲馬跡……幾分鐘后,周小舍眉開眼笑的提著一盞油燈過來了,沖我道:“老鐵,這可是好東西???”“什么鬼?”

            “嘿嘿,一看你就不知道好東西,告訴你,這油燈的油,你可知道是什么做成的?”周小舍賣弄道。我翻了個白眼,道:“愛說就說,不說拉倒?!敝苄∩嵋荒樸?,道:“這燈芯燃的油,可是蛟油,你看,這燈芯,燃燒了千年都沒壞吧?這可是用蛟的筋所做成……奶奶個熊,千年不滅,這可都是好東西啊,要是放我家里,還能驅邪的作用……”

            周小舍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這家伙德行就是如此,一見著個好東西,嘴巴都能笑成一朵菊花。我懶得看周小舍,我眼角余光隨意掃了一圈,而當我目光落在正前方的佛像時,我心頭一震,忽然一下愣住了!第491章 蛇皮臉男子

            我眼睛死死盯著正前方的佛像,腦袋一陣轟鳴,仿佛被雷擊了一般!“老木提,你別擋著……”我喃喃道。老木提回頭看了我一眼,連忙從桌子上跳了下來。我眼睛里只有佛像,雙腳慢慢走上前,連呼吸都開始變得有些急促……“老板,怎么了?”老木提在一旁小聲問道。

            我沒有看他,道:“你幫我把佛像上的薄紗都拉下來?!崩夏咎徇t疑了下,但還是照做,他將薄紗從佛像上慢慢拉下,我抬起頭,一眼便看見在薄紗下的佛像,露出它原本的模樣……“怎么會是一尊女的佛像?”我身后的周小舍吃驚道。

            不過很快,周小舍的眼睛忽然一下子瞪得大大的,滿臉的不敢置信?!霸趺磿?,怎么會是她……”周小舍目瞪口呆,而我,更是腦袋一片空白!不錯,此刻,在我面前的佛像,其實就是一尊女人的雕像,而這個女人的模樣,竟然就是無數次在我夢境中出現的月璃。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